南傳《大般涅槃經》巴宙版1

序言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和第六章


南傳《大般涅槃經》
第一章

01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住在王舍城靈鷲山峰。爾時摩竭陀阿闍世王━━韋提希之子立意欲征伐越祗人,彼自念言:「我將摧毀越祗人使之根絕種滅,雖然說彼等是很強盛」。

02 於是他告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說:「來,婆羅門,你去薄伽梵處稱我名頂禮佛足,問其少病少惱,健愉輕安否?你白佛言:『世尊,摩竭陀阿□世王頂禮佛足,並問候世尊少病少惱,健愉輕安否?』又說:『世尊,摩竭陀阿□世王立意欲征伐越祗人,他曾說:『我將摧毀越祗人使之根絕種滅,雖然說彼等是很強盛。』凡薄伽梵所指示者應善憶念,轉述於我,因為如來是不語虛妄。」

03 「誠然」,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回答說。他下令準備好許多輛精美車乘,自己坐上一輛車,與其侍從離開王舍城進向靈鷲山峰。凡可通車的地方皆以車行,後乃下車步行去到佛陀的住處,到已,同佛陀互敘寒暄及問候起居,就座其側以後,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白佛言:「世尊,摩竭陀阿□世王━━韋提希之子,頂禮佛足,並問候慈座少病少惱,健愉輕安否?彼立意欲征伐越祗人,他曾說:『我將摧毀越祗人使之根絕種滅,雖然說彼等是很強盛』」

04 爾時尊者阿難立於佛後用扇扇佛。薄伽梵語尊者阿難說:「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常相集會?」「我聽聞越祗人常相集會,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常相集會,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是一心一德相會、相起及相負責任?」「我聽聞越祗人是一心一德相會、相起及相負責任,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是一心一德相會、相起及相負責任,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凡有所作為皆依照越祗古昔所傳制度,而是未興者不興,已興者不廢?」「世尊,我聽聞越祗人凡有所作為皆依照越祗古昔所傳制度,是未興者不興,已興者不廢。」「阿難,當越祗人凡有所作為皆依照越祗古昔所傳制度,仍是未興者不興,已興者不廢,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恭敬尊奉其年長者並接受其忠告?」「我聽聞越祗人恭敬尊奉其年長者並接受其忠告,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恭敬尊奉其年長者並接受其忠告,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過越祗人不誘迫其本族的婦女與之同居?」「我聽聞越祗人不誘迫其本族的婦女與之同居,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不誘迫其本族的婦女與之同居,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恭敬尊奉其城市或鄉鎮的神舍,不廢棄往昔所規定,所遵行的正當祭獻?」「我聽聞越祗人恭敬尊奉其城市或鄉鎮的神舍,不廢棄往昔所規定,所遵行的正當祭獻,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恭敬尊奉其城市或鄉鎮的神舍,不廢棄往昔所規定,所遵行的正當祭獻,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阿難,你是否聽聞越祗人對諸阿羅漢有適當的保護,防衛及供養,其在遠地者將趨赴境內,而已在境內者會平安居處?」「我聽聞越祗人對諸阿羅漢有適當的保護、防衛及供養,其在遠地者將趨赴境內,而已在境內者會平安居處,世尊。」「阿難,當越祗人仍對諸阿羅漢有適當的保護、防衛及供養,其在遠地者將趨赴境內,而已在境內者會平安居處,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05 於是佛陀語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婆羅門說:「婆羅門,往昔我住在□舍離的沙然達達神舍,以此七興盛法教越祗人,當此七法尚存在於越祗人中,當越祗人仍諄諄以此相訓,婆羅門,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時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白佛言:「喬達摩,若越祗人有此七興盛法之一,已只會興盛,不會衰微,何況彼等有此七法,若如是,喬達摩,摩竭陀國王是不能屈伏越祗人;那是說在戰爭中得採用詭謀,或離間其同盟,國事繁忙,現請告辭。」佛言:「婆羅門,可宜知時。」時摩竭陀宰相瓦沙卡羅對佛陀的教言發生欣喜,遂離座而去。

06 瓦沙卡羅去已,薄伽梵語尊者阿難說:「阿難,你往告住在王舍城附近的諸比丘盡集講堂。」「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他即往告住在王舍城附近的諸比丘盡會講堂。回來時他向佛作禮,退立一面說:「世尊,比丘僧眾已齊集講堂,唯聖知時。」爾時佛陀即從座起,走向講堂,就座後,告諸比丘說:「諸比丘,我將宣說七種興盛法,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諸比丘,當諸比丘(一)仍常相集會;(二)當彼等仍是一心一德相會、相起及相儘力於僧團職務;(三)當彼等依照所制定的律法而行,仍是未興者不興,已興者不廢;(四)當彼等仍恭敬尊奉年高望重富於經驗之長老,僧伽之師父,並接受其忠告;(五)當能使人轉世的貪慾既起,彼等仍不為其所影響;(六)當彼等仍樂於隱居;(七)當彼等仍守心於一,其同道中之良善者將趨赴之,而已來者將平安居處,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七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諸比丘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07 「諸比丘,復有七種興盛法,我將宣說,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諸比丘,(一)當諸比丘仍不喜沾染俗務;(二)當彼等仍不愛好閑談;(三)當彼等仍不喜偷懶;(四)當彼等仍不喜交遊;(五)當彼等仍不懷邪欲,或為邪欲所左右;(六)當彼等仍不與惡人為友或伴侶;(七)當彼等仍不因已證小果而停止進趣最高聖位,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七興盛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彼等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08 「諸比丘,復有七種興盛法,我將宣說,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當諸比丘仍有(一)信心,(二)恥心,(三)畏惡,(四)多聞,(五)精進,(六)警勤,(七)多智慧,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七興盛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彼等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09 「諸比丘,復有七種興盛法,我將宣說,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諸比丘,當諸比丘仍修七菩提分:(一)念菩提分,(二)擇法菩提分,(三)精進菩提分,(四)喜菩提分,(五)輕安菩提分,(六)禪定菩提分,(七)舍菩提分,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七興盛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彼等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10 「諸比丘,復有七種興盛法,我將宣說,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諸比丘,當諸比丘仍有(一)無常觀,(二)無我觀,(三)不凈觀,(四)邪念危險觀,(五)舍離觀,(六)心清凈觀,(七)涅盤觀,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七興盛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彼等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11 「諸比丘,復有六種興盛法,我將宣說,且專心諦聽!」「是,世尊。」諸比丘回答說。薄伽梵說:「諸比丘,當諸比丘仍在公在私均以(一)身慈,(二)口慈及(三)意慈對待其同道;(四)當彼等仍公平分配及與其善友分享從僧伽所獲得之法定凈物,下至缽中所有;(五)當彼等在公在私仍與聖者同居,修習那圓滿、不缺、不染、清凈、助長智慧,為賢者所稱讚,及不為後世欲所玷污的德行;(六)當彼等與聖者同居仍在公在私執持那依之而行可以使痛苦完全毀滅的正見,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當此六興盛法尚存在於諸比丘中,當彼等仍諄諄以此相訓,則彼等是只會興盛,不會衰微。」

12 薄伽梵住王舍城靈鷲山峰與諸比丘如是宣說關於戒定慧的法要。彼謂:「修戒則定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定則慧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慧則心從漏得解脫━━欲漏、有漏、見漏及無明漏。」

13 爾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隨宜住已,語尊者阿難說:「來,阿難,我等去安巴拉提卡。」「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於是佛與大比丘僧眾向安巴拉提卡進行。

14 於安巴拉提卡,佛陀住在王宮內。彼亦向諸比丘宣說關於戒定慧的法要。彼謂:「修戒則定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定則慧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慧則心從漏得解脫━━欲漏、有漏、見漏及無明漏。」

15 爾時薄伽梵在安巴拉提卡隨宜住已,語尊者阿難說:「來,阿難,我等去那爛陀。」「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於是佛與大比丘僧眾向那爛陀進行。到已,佛住在帕瓦哩卡□果林。

16 爾時尊者舍利弗走向佛之住處向佛作禮,就座其側以後,白佛言:「世尊,我於如來有如是信心:於過去、未來及現在,在高深智慧方面,沒有任何其他沙門或婆羅門比如來為更偉大及聰慧。」「舍利弗,你所說如獅子吼是偉大而勇敢。舍利弗,誠然,你發出喜不自勝之歌。你當然知久遠世過去諸佛為阿羅漢,正等正覺。是否以你的心了悟彼等的心,並覺知其操行、智慧、生活方式及所證之解脫?」「世尊,不如是。」「既如是,舍利弗,你當然知久遠世未來諸佛為阿羅漢正等正覺。是否以你的心了悟彼等的心,並覺知其操行、智慧、生活方式及所證之解脫?」「世尊,不如是。」「既如是,舍利弗,最低限度你知我為現在世阿羅漢、正等正覺。是否以你的心了悟我的心,並覺知我之操行、智慧、生活方式及所證之解脫?」「世尊,不如是。」「既如此,舍利弗,你是不能以你的心了悟過去、現在及未來阿羅漢、正等正覺諸佛的心。舍利弗,為何你所說如獅子吼,是偉大而勇敢?你為何發出如是喜不自勝之歌?」

17 「世尊,我不能了解過去、未來及現在阿羅漢、正等正覺諸佛的心,我只知傳承的信仰。世尊,譬如國王有城在其邊境,城基城牆及城樓均甚堅固,且唯有一門;其守門者精敏多智,拒納陌生人,唯許相識者入內。當其環巡該城附近,或許未察及城牆相聯處,或有孔之罅隙可容小貓出入。但彼知任何較大動物慾出入此城,非從此門進出不可。世尊,我所知傳承的信仰亦復如是。世尊,過去世阿羅漢,正等正覺諸佛捨棄貪、嗔、懶惰、煩惱、困惑。此五障為心病能使解悟羸弱;持心於四正念。兼修習七菩提分而證無上正等正覺之圓果。未來世阿羅漢、正等正覺諸佛亦將如此行之。」

18 薄伽梵住那爛陀的帕瓦哩卡□果林與諸比丘如是宣說關於戒定慧的法要。彼謂:「修戒則定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定則慧有很大利益與果報;修慧則心從漏得解脫──欲漏、有漏、見漏及無明漏。」

19 爾時薄伽梵在那爛陀隨宜住已,語尊者阿難說:「來,阿難,我等去拔塔里村。」「是,世尊。」尊者阿難回答說。於是佛與大比丘僧眾向拔塔里村進行。

20 爾時拔塔里村諸優婆塞聞佛已到達該處。彼等走向佛所,向佛作禮,就座其側以後,白佛言:「世尊慈愍,請到村上休息室去。」薄伽梵默然許可。

21 拔塔里村諸優婆塞知佛已接受邀請,從座起向佛作禮,右□畢,即向村上休息室走去。到已,彼等散鮮沙於地,鋪設地毯於休息室,安置水瓶並掛上油燈。彼等再到佛前向佛作禮,就座其側以後白佛言:「世尊,村上休息室已全部布置就緒,鮮沙、地毯、水瓶、油燈,均已安置,唯聖知時。

22 爾時薄伽梵著衣持缽與大比丘僧眾走向村上休息室。到已,洗腳入室,靠中柱而坐面向東。比丘僧眾亦洗腳入室,靠西壁□佛而坐面向東。拔塔里村諸優婆塞亦洗腳入室,靠東壁坐在佛之對方,面向西。

23 爾時薄伽梵告拔塔里村諸優婆塞說:「諸居士,此是行惡不正直的五失。何者為五?第一,行惡不正直,因懶惰而遭貧困。第二、惡名遠播。第三、無論其參加任何社團如剎帝利、婆羅門、居士或沙門━━彼覺得自慚與忐忑不寧。第四、死時憂慮不安。第五、身壞命終,墮入地獄。諸居士,此是行惡的五失。」

24 「諸居士,此是行善的五得。何者為五?第一、行善者因實行正直,因勤奮而獲大財富。第二、善名遠播。第三、無論其參加任何社團如剎帝利、婆羅門、居士或沙門━━他有自信力和鎮定。第四、死時無憂慮。第五、身壞命終,上生天界。諸居士,此是行善的五得。」

25 爾時薄伽梵向拔塔里村的優婆塞開示法要至於深夜,使彼等皆大歡喜。彼謂:「諸居士,現已深夜,可宜知時。」「是,世尊。」彼等回答說;即從座起,向佛作禮,右□而去。於彼等歸去後不久,薄伽梵亦退入其丈室。

26 爾時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為抵抗越祗人,在拔塔里村築城一座。同時有無數神祗,在拔塔里村劃封數以千計的宅地。凡宅地是屬於有大威力的神祗,彼等恿慫最有權威的國王大臣去該處建造居宅。凡宅地是屬於中等神祗,彼等恿慫中等的國王大臣去該處建造屋宇。凡宅地是屬於下等神祗,彼等亦慫恿下等的國王大臣去該處興建房舍。

27 爾時薄伽梵以其偉大超人的天眼望見數以千計的神祗在拔塔里村劃封宅地。彼於破曉時分起來語尊者阿難說:「阿難,誰在拔塔里村築城?」「世尊,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在該處築城,為抵禦越祗人。」

28 「阿難,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為抵禦越祗人在拔塔里村築城,彼等曾與忉利天天神約定。我以我之偉大清明超人的天眼望見數以千計的神祗在拔塔里村劃封宅地。凡宅地是屬於有大威力的神祗,彼等慫恿最有權威的國王大臣去該處建造居宅。其中神下神亦復如此(其全文見本章第二十六節)。阿難,當阿利安人仍常往還及商賈雲集,此拔塔里子城將成為一大都市與商業中心。但此拔塔里子城將有三種危險,一者從火,二者從水,三者從朋友失和。」

29 爾時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走向佛前互敘寒暄及問候起居,侍立其側以後白佛言:「唯願世尊慈允今日與大比丘僧眾赴舍間午餐。」佛陀默然許可。

30 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知佛許可遂各還家。歸家後,備辦甜粥糕餅已訖,即來白佛言:「世尊,諸事已備,唯聖知時。」爾時薄伽梵於清晨著衣持缽與大比丘僧眾走向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的宅第。到已,坐於敷座。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即親手奉獻甜粥糕餅,以佛為首,下至諸比丘僧。佛食既竟,置缽已,彼等取兩小凳,就座其側。

31 當彼等就座已,佛陀以偈贊曰:任何智者居住此地供養僧眾━━能自調伏之善人,以此功德迴向劃封宅地之神祗。互相敬禮,互相尊敬。彼等以仁慈待之如母親之對於獨子;人為神所眷顧者,彼等常有幸福。佛陀以偈讚歎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己。即從座起。離去。

32 爾時摩竭陀大臣蘇尼陀與瓦沙卡羅尾隨佛後說:「今天沙門喬達摩從某門出,該門將名為『喬達摩門』;從某渡頭渡河,該渡頭將名為『喬達摩渡』。」其後佛所從出之門是名為「喬達摩門」。

33 爾時薄伽梵走向河邊。時恆河水漲泛,欲渡河者或求船,或求筏,或求桴。世尊此時如大力士一屈伸臂頃即不見於恆河此岸,與諸大比丘僧眾再出現於恆河彼岸。

34 爾時薄伽梵見人求船、求筏或求桴,欲用渡河,遂說偈曰:幻世正縛扎筏桴,已渡苦海者造橋樑以渡池沼,彼為知者,彼為得救者。

第一章竟


序言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和第六章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7.5.5-MG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知識共享許可協議

禪世界版的內容採用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