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2

第1卷第2卷第3卷,和第4卷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

後漢月支國三藏支婁迦讖譯


第2卷

佛告阿難:「若言是也。如帝王,雖於人中好無比,當令在遮迦越王邊住者,其面目形貌甚醜惡,其狀不好,比如乞人在帝王邊住耳。帝王面丑,尚復不如遮迦越王面色姝好百千億萬倍也。如遮迦越王於天下絕好無比,當令在第二忉利天帝釋邊住者,其面甚丑不好,尚復不如天帝釋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萬倍也。如天帝釋,令在第六天王邊住者,其面貌甚丑不好,尚復不如第六天王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倍也。如第六天王,令在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邊住者,其面甚丑,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中諸菩薩、阿羅漢面貌端正姝好百千億萬倍也。」

佛言:「無量清淨佛諸菩薩、阿羅漢,面貌悉皆端正絕好無比,次於泥洹之道也。」

佛告阿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講堂、精舍、所居處舍宅、中外浴池上皆有七寶樹。中有純銀樹、中有純金樹、中有純水精樹、中有純琉璃樹、中有純白玉樹、中有純珊瑚樹、中有純虎珀樹、中有純車璩樹,種種各自異行。

「中復有兩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銀枝、金葉、銀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金枝、銀葉、金華、銀實。是兩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

「中復有三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銀葉、金華、水精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金葉、銀華、水精實;水精樹者,水精根、銀莖、金枝、水精葉、銀華、金實。是三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

「復有四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銀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金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銀枝、金葉、水精華、琉璃實;琉璃樹者,琉璃根、水精莖、金枝、銀葉、琉璃華、水精實。是四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

「復有五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金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枝、銀葉、金華、琉璃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水精枝、金葉、銀華、珊瑚實;珊瑚樹者,珊瑚根、琉璃莖、水精枝、金葉、銀華、琉璃實。是五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

「復有六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枝、琉璃葉、珊瑚華、虎珀實;金樹者,金根、銀莖、水精枝、琉璃葉、虎珀華、珊瑚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枝、銀葉、虎珀華、金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虎珀枝、水精葉、金華、銀實;珊瑚樹者,珊瑚根、虎珀莖、銀枝、金葉、水精華、琉璃實;虎珀樹者,虎珀根、珊瑚莖、金枝、銀葉、琉璃華、水精實。是六寶樹轉共相成,各自異行中。

「復有七寶共作一樹者:銀樹,銀根、金莖、水精節、琉璃枝、珊瑚葉、虎珀華、車璩實;金樹者,金根、水精莖、琉璃節、珊瑚枝、虎珀葉、車璩華、銀實;水精樹者,水精根、琉璃莖、珊瑚節、虎珀枝、車璩葉、白玉華、金實;琉璃樹者,琉璃根、珊瑚莖、虎珀節、白玉枝、車璩葉、水精華、銀實;珊瑚樹者,珊瑚根、虎珀莖、白玉節、銀枝、明月珠葉、金華、水精實;虎珀樹者,虎珀根、白玉莖、珊瑚節、琉璃枝、車璩葉、水精華、金實;白玉樹者,白玉根、車璩莖、琉璃節、珊瑚枝、虎珀葉、金華、摩尼珠實。

「是七寶樹轉共相成,種種各自異行,行行自相值、莖莖自相准、枝枝自相值、葉葉自相向、華華自相望,極自軟好,實實自相當。」

佛言:「無量清淨佛講堂、精舍中,外內七寶浴池繞邊上諸七寶樹,及諸菩薩、阿羅漢七寶舍宅中外,七寶浴池繞池邊七寶樹,數千百重行,皆各各如是。行行自作五音,聲甚好無比。」

佛語阿難:「如世間帝王萬種伎樂音聲,不如遮迦越王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遮迦越王萬種伎樂音聲,尚復不如第二忉利天上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忉利天上萬種伎樂之聲,尚復不如第六天上諸伎樂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如第六天上萬種音樂之聲,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中七寶樹一音聲好百千億萬倍也。無量清淨佛國亦有萬種自然之伎樂無極也。

「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欲浴時,便各自入其七寶池中浴。諸菩薩、阿羅漢意欲令水沒足,水則沒足;意欲令水至膝,水則至膝;意欲令水至腰,水則至腰;意欲令水至腋,水則至腋;意欲令水至頸,水則至頸;意欲令水自灌身上,水則灌身上;意欲令水轉復還如故,水則轉還復如故,恣若隨意所欲好憙。」

佛言:「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浴已,悉自於一蓮華上坐,則四方自然亂風起。其亂風者,亦非世間之風也,亦復非天上之風也;是亂風者,都為八方上下眾風中之自然,都相合會共化生耳。其亂風亦不大寒亦不大溫,常和調中,適其涼好無比;亂風徐起,亦不遲、亦不疾,適得中宜。吹國中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華,悉覆蓋其國中。華皆自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適墮地,華皆厚四寸,極自軟好無比。華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則復四方復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華,悉復自然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則自然亂風復吹萎華,悉自然去。則復四方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華,如是者四反。

「諸菩薩、阿羅漢中有但欲聞經者、中有但欲聞音樂聲者、中有但欲聞華香者、中有不欲聞經者、中有不欲聞五音者、中有不欲聞華香者,其所欲聞者輒則獨聞之,其所不欲聞者了獨不聞也,則皆自然隨意,在所欲憙樂,不違其心中所欲願也。

「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浴訖已各自去,其諸菩薩、阿羅漢各自行道,中有在地講經者、中有在地誦經者、中有在地說經者、中有在地口受經者、中有在地聽經者、中有在地念經者、中有在地思道者、中有在地坐禪一心者、中有在地經行者;中有在虛空中講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誦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說經者、中有在虛空中口受經者、中有在虛空中聽經者、中有在虛空中念經者、中有在虛空中思念道者、中有在虛空中坐禪一心者、中有在虛空中經行者。中有未得須陀洹道者則得須陀洹道、中有未得斯陀含道者則得斯陀含道、中有未得阿那含道者則得阿那含道、中有未得阿羅漢道者則得阿羅漢道、中有未得阿惟越致菩薩者則得阿惟越致菩薩。菩薩、阿羅漢各自說經行道,皆悉得道,莫不歡喜踴躍者。

「諸菩薩中有意欲供養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即皆俱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卻,長跪叉手,白佛辭行:『欲供養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無量清淨佛則然可之,則使其行供養諸菩薩等,皆大歡喜。數千億萬人、無央數不可復計——皆智慧勇勐——各自翻飛等輩相追,俱共散飛則行即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皆前為佛作禮,便則供養諸佛。

「其諸菩薩意欲得萬種自然之物在前,則自然百雜色華百種、自然雜繒幡綵百種物、自然劫波育衣、自然七寶、自然燈火、自然萬種伎樂悉皆在前。其華香萬種自然之物者,亦非世間之物也、亦復非天上之物也;是萬種之物都為八方上下眾物自然共合會化生耳。意欲得者,則自然化生在前;意不用者,便則自化去。諸菩薩便共持供養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邊傍前後徊繞周匝,自在意所欲得則輒皆至。當爾之時,快樂不可言也。

「諸菩薩意各欲得四十里華,則自然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甚香好。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八十里華,則自然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萎華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百六十里華,則自然百六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於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三百二十里華,則自然三百二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六百四十里華,則自然六百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千二百八十里華,則自然千二百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千五百六十里華,則自然二千五百六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五千一百二十里華,則自然五千一百二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萬二百四十里華,則自然萬二百四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則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萬四百八十里華,則自然二萬四百八十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復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五萬里華,則自然五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十萬里華,則自然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二十萬里華,則自然二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四十萬里華,則自然四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八十萬里華,則自然八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則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百六十萬里華,則自然百六十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三百萬里華,則自然三百萬里華在前。諸菩薩皆復於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皆在虛空中下向。華適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自然去。

「諸菩薩意各復欲得四百萬里華,則自然四百萬里華在前。諸菩薩心意俱大歡喜踴躍,皆在虛空中共持華則散諸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都自然合為一華,華正團圓,周匝各適等。華轉倍前極自軟好,轉勝於前華好,數百千色,色色異香,甚香不可言。諸菩薩皆大歡喜,俱於虛空中大共作眾音自然伎樂,樂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當是之時,快樂不可言。諸菩薩皆悉卻坐聽經,聽經竟則悉皆諷誦通利,重知經道,益明智慧。其諸華香小萎便自墮地,則自然亂風吹華,悉皆自然去。

「則諸佛國中從第一四天王上至三十六天上,諸菩薩、阿羅漢、天人皆復於虛空中大共作眾音伎樂。諸天人前來者轉去避後來者,後來者轉復供養如前,更相開避。諸天人歡喜聽經,皆大共作音樂。當是之時,快樂無極。

「諸菩薩供養聽經訖竟,便皆起為諸佛作禮而去。則復飛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則復供養聽經,皆各如前時悉遍。以後日未中時,諸菩薩則皆飛而去,則還其國,悉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皆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皆大歡喜。」


◎佛言:「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欲食時,則自然七寶機、自然劫波育、自然罽[迭*毛]以為座。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皆坐已,前悉有自然七寶鉢,中皆有自然百味飲食。飲食者,亦不類世間飲食之味也,亦復非天上飲食之味也;此百味飲食者,都為八方上下眾自然之飲食中精,味甚香美無有比,都自然化生耳。其飲食自在,所欲得味甜酢,鉢自在所欲得。

「諸菩薩、阿羅漢中有欲得銀鉢者、中有欲得金鉢者、中有欲得水精鉢者、中有欲得琉璃鉢者、中有欲得珊瑚鉢者、中有欲得虎珀鉢者、中有欲得白玉鉢者、中有欲得車璩鉢者、中有欲得瑪瑙鉢者、中有欲得明月珠鉢者、中有欲得摩尼珠鉢者、中有欲得紫磨金鉢者,皆滿其中,百味飲食自恣若隨意則至,亦無所從來,亦無有供作者,自然化生耳。

「諸菩薩、阿羅漢皆食,食亦不多、亦不少,悉自然平等。諸菩薩、阿羅漢食,亦不言美惡,亦不以美故喜。食已,諸飯具、鉢、機、坐皆自然化去;欲食時,乃復化生耳。諸菩薩、阿羅漢皆心清潔不慕飯食,但用作氣力耳,皆自然消散,糜盡化去。」

佛告阿難:「阿彌陀佛為諸菩薩、阿羅漢說法時,都悉大會講堂上。其國諸菩薩、阿羅漢及諸天、人民,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悉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卻坐聽經。無量清淨佛便則為諸比丘僧、諸菩薩、阿羅漢、諸天、人民廣說道智大經,皆悉聞知經道,莫不歡喜踴躍、心開解者。

「則四方自然亂風起,吹國中七寶樹,七寶樹皆復作五音聲。亂風吹七寶華,華覆蓋其國,皆在虛空中下向。華甚香,極自軟好,香遍國中。華皆自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皆厚四寸,華適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自然去。

「則四方俱復自然亂風起吹七寶樹,七寶樹皆復自作五音聲。亂風吹七寶樹華,華復如前,皆自然散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上。華墮地復厚四寸,華小萎則自然亂風吹,萎華悉自然去。亂風吹華,如是四反。

「則第一四天王諸天人、第二忉利天上諸天人、第三天上諸天人、第四天上諸天人、第五天上諸天人、第六天上諸天人、第七梵天上諸天人,上至第十六天上諸天人,上至三十六天上諸天人,皆持天上萬種自然之物——百種雜色華、百種雜香、百種雜繒綵、百種劫波育迭衣——萬種伎樂,轉倍好相勝,各持來下,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則供養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諸天人皆復大作伎樂,樂無量清淨佛及諸菩薩、阿羅漢。當是之時,快樂不可言。諸天人前來者轉去避後來者,後來者轉復供養如前,更相開避。

「則東方無央數佛國不可復計——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遣諸菩薩無央數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悉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則西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則北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南方無央數諸佛國——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則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則復四角無央數諸佛國——各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各如是——諸佛各復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前為無量清淨佛作禮已,頭面著佛足,悉卻坐一面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佛言:「八方上下諸無央數佛,更遣諸菩薩飛到無量清淨佛所,聽經供養,轉更相開避。

「如是,則下面諸八方無央數佛國——一方者各復如恆水邊流沙,一沙一佛,其數復如是——諸佛各遣諸菩薩無央數都不可復計,皆飛到無量清淨佛所,前為阿彌陀佛作禮,以頭面著佛足,悉卻坐聽經。聽經竟,諸菩薩皆大歡喜,起為無量清淨佛作禮而去。

「上方諸佛更遣諸菩薩飛到無量清淨佛所,聽經供養相開避,前來者則去避後來者,後來者供養亦復如是,終無休絕極時。

「譬若如恆沙剎,  東方佛國如是,
各各遣諸菩薩,  稽首禮無量覺;
西、南、北面皆爾,  如是恆沙數土,
是諸佛遣菩薩,  稽首禮無量覺。
此十方菩薩飛,  皆以衣裓諸華,
天拘蠶種種具,  往供養無量覺。
諸菩薩皆大集,  稽首禮無際光,
遶三匝叉手住,  歎國尊無量覺。
皆持華散佛上,  心清淨稱無量,
於佛前住自說:  『願使我剎如此。』
所散華止虛空,  合成蓋百由旬,
其柄妙嚴飾好,  悉遍覆眾會上。
諸菩薩都往至,  諸尊剎難得值,
如是人聞佛名,  快安隱得大利。
吾等類得是德,  諸此剎獲所好,
計本國若如夢,  無數劫淨此土。
見菩薩遶世尊,  威神勐壽無極,
國覺眾甚清淨,  無數劫難思議。
時無量世尊笑,  三十六億那術,
此數光從口出,  遍炤諸無數剎。
則迴光還遶佛,  三匝已從頂入,
色霍然不復現,  天亦人皆歡喜。
廅樓亘從坐起,  正衣服稽首問,
白佛言:『何緣笑?  唯世尊說是意。
願授我本空莂,  慈護成百福相。』
聞是諸音聲者,  一切人踴躍喜,
梵之音及雷霆,  八種音深重聲。
佛授廅樓亘決:  『今吾說,仁諦聽。
眾世界諸菩薩,  到須阿提禮佛,
聞歡喜、廣奉行,  疾得至得淨處。
已到此嚴淨國,  便速得神足俱,
眼洞視、耳徹聽,  亦還得知宿命。
無量覺授其決,  我前世有本願,
一切人聞說法,  皆疾來生我國。
吾所願皆具足,  從眾國來生者,
皆悉來到此間,  一生得不退轉。
若菩薩更興願,  欲使國如我剎,
亦念度一切人,  令各願達十方。
速疾超便可到,  安樂國之世界,
至無量光明土,  供養於無數佛。
其奉事億萬佛,  飛變化遍諸國,
恭敬已歡喜去,  便還於須摩提。』
非有是功德人,  不得聞是經名;
唯有清淨戒者,  乃逮聞此正法。
曾更見世尊雄,  則得信於是事,
謙恭敬、聞奉行,  便踴躍大歡喜。
惡驕慢、弊懈怠,  難以信於此法;
宿世時見佛者,  樂聽聞世尊教。
譬從生盲冥者,  欲得行開導人,
聲聞悉惑大乘,  何況於俗凡諸?
天中天相知意,  聲聞不了佛行,
辟支佛亦如是,  獨正覺乃知此。
使一切悉作佛,  其淨慧知本空,
復過此億萬劫,  計佛智無能及。
講議說無數劫,  盡壽命猶不知,
佛之慧無邊幅,  如是行清淨致。
奉我教乃信是,  唯此人能解了,
佛所說皆能受,  是則為第一證。
人之命希可得,  佛在世甚難值,
有信慧不可致,  若聞見精進求。
聞是法而不忘,  便見敬得大慶,
則我之善親厚,  以是故發道意。
設令滿世界火。  過此中得聞法,
會當作世尊將,  度一切生、老、死。」

佛語阿難:「無量清淨佛為諸菩薩、阿羅漢說經竟,諸天人民中有未得須陀洹道者則得須陀洹道、中有未得斯陀含道者則得斯陀含道、中有未得阿那含道者則得阿那含道、中有未得阿羅漢道者則得阿羅漢道、中有未得阿惟越致菩薩者則得阿惟越致菩薩。阿彌陀佛輒隨其本宿命、求道時心所喜願大小,隨意為說經輒授之,令其疾開解得道,皆悉明慧。各自好喜所願經道莫不喜樂誦習者,則各自諷誦經道,通利無厭無極也。諸菩薩、阿羅漢中有誦經者,其音如雷聲;中有說經者如疾風暴雨。時諸菩薩、阿羅漢說經行道皆各如是,盡一劫竟終無懈倦時也。皆悉智慧勇勐,身體皆輕,便終無有痛癢。極時行步坐起,皆悉才健勇勐——如師子中王在深林中當有所趣,向時無有敢當者。

「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說經行道皆勇勐,無有疑難之意,則在心所作為不豫計百千億萬倍,是勐師子中王也。如是勐師子中王百千億萬倍,尚復不如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勇勐百千億萬倍也。無量清淨國諸菩薩、阿羅漢皆勝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也。」

佛言:「如摩訶目揵連勇勐,於諸佛國、諸阿羅漢中最為無比。如摩訶目揵連飛行進止、智慧勇勐、洞視徹聽——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百千億萬倍都合為一智慧勇勐,當在無量清淨佛國諸阿羅漢中者,其德尚復不如無量清淨佛國一阿羅漢智慧勇勐者千億萬倍也。」

是時,坐中有一菩薩,字阿逸菩薩。阿逸菩薩則起,前長跪叉手問佛言:「阿彌陀佛國中諸阿羅漢,寧頗有般泥洹去者不?願欲聞之。」

佛告阿逸菩薩:「若欲知者,如是四天下星,若見之不?」

阿逸菩薩言:「唯然,皆見之。」

佛言:「而我第二弟子摩訶目揵連飛行四天下,一日、一夜遍數星,知有幾枚也。如是,四天下星甚眾多,不可得計,尚為百千億萬倍是四天下星也。」

佛言:「如天下大海水減去一渧水,寧能令海水為減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水百千億萬斗石水,尚復不能令海減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中雖有般泥洹去者,如是大海減一小水耳,不能令諸在阿羅漢為減知少也。」

佛言:「減大海水一溪水,寧能減海水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百千萬億溪水,尚復不能減海水令知減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中有般泥曰去者,如是大海減一溪水耳,不能減諸在阿羅漢為減知少也。」

佛言:「而大海減一恆水,寧能減海水不?」

阿逸菩薩言:「減大海水百千萬億恆水,尚復不能減大海水令減知少也。」

佛言:「阿彌陀佛國諸阿羅漢般泥曰去者無央數,其在者、新得阿羅漢者亦無央數,都不為增減也。」

佛言:「令天下諸水都流行入大海中,寧能令海水為增多不?」

阿逸菩薩言:「不能令海水增多也。所以者何?是大海為天下諸水眾善中王也,故能爾耳。」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亦如是,悉令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無央數諸天、人民、蜎飛蠕動之類,都往生無量清淨佛國者——其輩甚大、眾多,不可復計——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眾比丘僧,都如常一法不異為增多也。所以者何?無量清淨佛國為最快,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國中、眾菩薩中王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雄國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珍寶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極長久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之眾傑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之廣大也、無量清淨佛國為諸無央數佛國中都自然之無為也、無量清淨佛國為最快明好甚樂之無極也。無量清淨佛國獨勝者何?本為菩薩求道時,所願勇勐,精進不懈,累德所致,故乃爾耳。」

阿逸菩薩則大歡喜,長跪叉手言:「佛說無量清淨佛國諸阿羅漢般泥洹去者甚眾多,無央數國土快善之極、明好最姝無比,乃獨爾乎?」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所居七寶舍宅中,有在虛空中居者、中有在地居者。中有意欲令舍宅最高者,舍宅則高;中有意欲令舍宅最大者,舍宅則大;中有意欲令舍宅在虛空中者,舍宅則在虛空中;皆自然隨意在所作為。中有殊不能令其舍宅隨意所作為者。所以者何?中有能者,皆是前世宿命求道時慈心精進,益作諸善,德重所能致也;中有不能致者,皆是前世宿命求道時不慈心精進,作善少德小。悉各自然得之,所衣被服飲食俱自然平等耳,是故不同,德有大小別知勇勐,令眾見耳。」

佛告阿逸菩薩:「若見是第六天上天王所居處不耶?」

阿逸菩薩言:「唯然,皆見之。」

佛言:「無量清淨佛國土講堂、舍宅,倍復勝第六天王所居處百千億萬倍也。

「無量清淨佛國其諸菩薩、阿羅漢,悉皆洞視徹聽;悉復見知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復知諸無央數天上、天下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皆悉知心意、所念善惡、口所欲言;皆知當何歲何劫中得度脫得人道、當往生無量清淨佛國;知當作菩薩道、得阿羅漢道,皆豫知之。

「無量清淨佛國諸菩薩、阿羅漢,其項中光明皆悉自有光明、所照大小。

「其諸菩薩中有最尊兩菩薩,常在無量清淨佛左右座邊坐侍政論。無量清淨佛常與是兩菩薩共對坐,議八方、上下、去來、現在之事。無量清淨佛若欲使令是兩菩薩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是兩菩薩便飛行,則到八方上下無央數諸佛所;隨心所欲至到何方佛所,是兩菩薩則俱飛行,則到飛行駃疾如佛,勇勐無比。

「其一菩薩名廅樓亘,其一菩薩名摩訶那,光明智慧最第一。其兩菩薩項中光明,各焰照他方千須彌山佛國常大明,其諸菩薩項中光明各照千億萬里、諸阿羅漢項中光明各照七丈。」

佛言:「其世間人民——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一急恐怖、遭縣官事者,但自歸命是廅樓亘菩薩,無所不得解脫者也。」

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卷第二


第1卷第2卷第3卷,和第4卷


【Chanworld.org】底本來自CBETA。2018.03.23-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