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經》講記-南懷瑾2

前言第一品佛國第二品方便第三品弟子第四品菩薩第五品文殊師利問疾第六品不思議第七品觀眾生第八品佛道第九品入不二法門第十品香積佛第十一品菩薩行第十二品見阿閦佛第十三品法供養第十四品囑累


《維摩詰經》講記 2

南懷瑾

第二品方便


2.01 方便品第二

【爾時,毗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已曾供養無量諸佛,深殖善本;得無生忍,辯才無礙;遊戲神通,逮諸總持;獲無所畏,降魔勞怨;入深法門,善於智度;通達方便,大願成就;明了眾生之所趣,又能分別諸根利鈍;久於佛道,心已純淑,決定大乘;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儀,心大如海,諸佛咨嗟,弟子、釋、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毗耶離。資財無量,攝諸貧民;奉戒清凈,攝諸毀禁;以忍調行,攝諸恚怒;以大精進,攝諸懈怠;一心禪寂,攝諸亂意;以決定慧,攝諸無智。雖為白衣,奉持沙門清凈律行;雖處居家,不着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現有眷屬,常樂遠離;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若至博弈戲處,輒以度人;受諸異道,不毀正信。雖明世典,常樂佛法;一切見敬,為供養中最;執持正法,攝諸長幼;一切治生諧偶,雖獲俗利,不以喜悅;游諸四衢,饒益眾生;入治正法,救護一切:入講論處,導以大乘;入諸學堂,誘開童蒙:入諸淫舍,示欲之過:入諸酒肆,能立其志。若在長者,長者中尊,為說勝法。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斷其貪着。若在剎利,剎利中尊,教以忍辱。若在婆羅門,婆羅門中尊,除其我慢。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若在內官,內官中尊,化正宮女。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興福力。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誨以勝慧。若在帝釋,帝釋中尊,示現無常。若在護世,護世中尊,護諸眾生。長者維摩詰,以如是等無量方便,饒益眾生。其以方便,現身有疾。以是疾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及諸王子,並余官屬,無數千人,皆往問疾。其往者,維摩詰因以身疾,廣為說法。 】

【諸仁者!是身無常,無強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為苦為惱,眾病所集。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是身如焰,從渴愛生。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是身如夢,為虛妄見。是身如影,從業緣現。是身如響,屬諸因緣。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是身如電,念念不住。是身無主,為如地。是身無我,為如火。是身無壽,為如風。是身無人,為如水。是身不實,四大為家。是身為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凈,穢惡充滿。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諸仁者!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從無量功德智慧生。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從慈、悲、喜、捨生。從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從方便生。從六通生。從三明生。從三十七道品生。從止觀生。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凈法,生如來身。諸仁者!欲得佛身,斷一切眾生病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如是,長者維摩詰,為諸問病者如應說法,令無數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

(以上為原文。)

方便」這兩個字不要隨便看過去了,你們學佛的同學答一下:方便波羅蜜是十波羅蜜中的第幾波羅蜜?是第七波羅蜜!這就是打你們一香板,連這個佛學基礎知識都沒有。所以方便是修菩薩道的一個法門,是但登彼岸的一個法門,不是要你讓讓路的方便。方便是一個大法門,十波羅蜜中的一條大路。現在《維摩詰經》告訴你方便波羅蜜,你看這一品中包含着什麼,你就了解方便波羅蜜,這就是話頭了。普通看經以為文字都懂了,其實一點都不懂。

前面是由釋迦牟尼佛演出的序幕,這一場戲的真正主角是在家佛維摩居士。佛是教主,必須現出家身。在家的也可以成佛,這就是佛法的方便法門。這一品是《維摩詰經》全經的關鍵所在。現在方便品正式推出,維摩居士出場了。


2.02 有辯才 有神通 方便度人

爾時,毗耶離大城中有長者,名維摩詰。已曾供養無量諸佛」,這裡讚歎形容維摩居士的每一句話都要注意,都是我們學佛的方法,都是方便波羅蜜。維摩居士,「已曾供養無量諸佛」,在過去生乃至當時,已曾經供養不曉得多少佛。

深殖善本」,這裡用的是繁殖的殖,而不是種植的植,是說維摩居士多生多世做善事,深深的繁殖,不是只做一件,否則就該用木字邊的植了。

得無生忍」,悟了無生法忍,是八地以上的菩薩。

辯才無礙」,不是說人很會講話會強辯,而是什麼問題都解答得了。為什麼他能辯才無礙呢?因為多生多世修得口業清凈。其實他的口業修法正如禪宗祖師講的:「言滿天下無口過」。即使罵人也是功德,不是過錯,因為出發點是慈悲喜舍。同樣的話,他說的人家會信;同樣的話,他說的就有份量:同樣的事,他說了就可以定案。如果這一生沒有辯才無礙,要深自反省,是生生世世沒有口業清凈,老是批評人家,刺激別人,不講好話,怎麼會有好果報?更不要說辯才無礙了,以世間法來說,要找有演講天才的學生都沒有。現在的歌星或是播音員,他的聲音悅耳都是前生的善因得的善果。有人相貌雖不是很好,但是聲音好就蓋過了一切外相的不足。

遊戲神通」,神通已經很難了,他能遊戲神通。什麼是遊戲神通呢?六神通的前五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是共法,魔道外道都有的。第六通的漏盡通是佛法的不共法,是魔道外道所沒有的。遊戲神通,是具足所有的大小乘魔道外道神通,可以遊戲自在。遊戲神通第二個意義是,這位大菩薩活在這個世界是來玩玩的,隨時可以走。

逮諸總持」,佛經講咒語也叫總持,因為咒語包含了一切意義。總持的真正意義是一切的總綱,總是涵蓋一切的意思,維摩居士已經成就了一切總持。

獲無所畏,降魔勞怨」,比丘有怖魔之意,破掉煩惱、生死等魔,證得無所畏的阿羅漢果。有些比丘說法不能圓融,而大阿羅漢、大菩薩,因為生死煩惱之魔已經破除了,說一切佛法得無所畏,大小乘佛法、所謂經律論三藏十二部、世法出世法、外道法、魔法,無所不通。所以在魔道外道中說法無所畏,能夠降伏世間的塵勞煩惱魔。你覺得作人作得很累,因為沒有到達菩薩境界,不能降伏塵勞。自覺對人萬分慈悲,卻換來以怨報德,而生惱怒。菩薩若不能降魔勞怨,就不能停留在這個世界上遊戲。到這裡有個問題你們參一下,維摩居士能夠降魔勞怨,為什麼不能降伏病魔?

入深法門,善於智度」,大乘佛法的不共法注重的是智慧的成就,就是智度,不是普通人所追求的神通或者是禪定。世人以為佛法的究竟是共法的神通,那是絕對錯誤的。要得到智慧的成就,就要懂得入深法門,不是淺薄地懂了幾個佛學名詞,看懂了一些經典的文字,就可以了,而是要拿身心來求證,深入又深入。入深法門與善於智度是互為因果的。

通達方便,大願成就」,我們學佛都曉得先要讓大願,慣用的第一個大願是慈悲,可是不但普通人很少有慈悲的,就是學佛的人也很少有真慈悲的,都只是有限度的,以自我為主的一點輕微的同情心而已,而且時間也是很短暫的。真正能有大慈大悲心的願和行的人,他不成就也已到了成就的邊緣。我們觀察不只是佛教界,任何宗教或學術界,有了地位或學問的人,他的行為跟他的思想往往差得很遠,乃至成為一個令人討厭的人。這原因就在於不能通達方便,沒有方法,不學無術。 話說回來,我們年紀大了,看的各種人多了,就了解這很不容易。宋朝有位大臣寇準,權傾一時,官拜宰相,有次問一位好朋友對自己的評價,朋友勸寇準回去讀《漢書》的霍光傳,他回去翻《漢書》,原來史書對霍光的評語是不學無術,寇準才知道被朋友罵了。不學無術的術,就是方便。我們年輕時常愛批評別人是不學無術,現在年紀大了,覺得不學無術的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不學而有術的人,這是我幾十年的經驗。有人自己沒有能力,做事沒有條理,一朝當權或做一件事情,耽誤別人更大,你說不可怕嗎?佛家有句話說:「慈悲生禍害,方便出下流」,一味的講求慈悲和方便,如果沒有智慧,就反而出問題。通達方便,大願成就是非常難的。這兩句話也是互為因果的。

明了眾生心之所趣」,除了已經成佛得他心通的人外,一般人不能明白眾生心裏的思想和方向。但是就算你能明白,也不能度了每一個,有些眾生心中業力的關係,絕不是這一生能成就的。這一生能讓他種一些善根已經很了不起了,要想即生成就,談何容易。所以要度人,首先要能明了眾生心之所趣。

又能分別諸根利鈍」,有利根器的人是多生累積修持功德來的,這種人反應敏捷,看到煙就曉得有火,就是禪宗祖師講的:「良馬見鞭影而馳」。眾生根器利鈍的差別與心理的趣向一樣,利根的人心理趣向非常堅決,反應靈敏。孔子再三讚歎他的學生顏回,《論語》記載,有一次孔子問另一個高足子貢,要他自己同顏回比較,子貢回答說無法比,顏回聞一而知十,自己聞一而知二,孔子聽了就說,不只你不如他,連我也不如他啊!從這裡可以看見,眾生根器的利鈍可以差得很遠。歷史上的張良,所以輔助劉邦而不去幫項羽,就是因為他看出來劉邦是利根,腳在桌子下一碰他,劉邦馬上就會意了。今天講教育,真的教育家必須看出來學生能領受的程度,甚至於他的性向所趣。現在西方教育很注重小孩子的性向,其實中國三千年前已經知道了。

久於佛道,心已純淑」,這裡說維摩居士實際上早已悟道成佛,久遠以來對於佛的菩提大道早已經純熟了,因此「決定大乘」,決定走大乘道路線。我常跟與我平輩的和尚說笑,不要和居士爭,他們聽了都笑,心裏明白,你看,每天拜的諸位菩薩都是居士身,觀音、文殊、普賢、彌勒都是。彌勒的本像不是大肚子的,那是中國塑的布袋和尚像,是彌勒的化身。只有地藏王菩薩一位是出家菩薩。大乘道是不限於出家在家的。大乘的菩薩道簡單的說有八個字,永遠都做不到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能做到了就是決定大乘,決不退轉的。

現在演繹什麼是大乘道的基本道理,就是「諸有所作,能善思量,住佛威儀,心大如海,諸佛咨嗟,弟子、釋、梵、世主所敬。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毘耶離。」大乘道做所有事情要再三思量,這是大乘與小乘不一樣的地方,小乘人動輒想無念,求空,不求思量,萬事怕啰嗦,山裡頭打坐最好,不敢用思想;大智度的成就是能善分別一切法,於第一義而不動,一切用心而菩提正道沒有動過妄念,這是智慧成就的境界。所以是大乘道的人能善思量,不是情感的衝動,喜怒哀樂都自智慧發出。但是他的內心是「住佛威儀,心大如海」,就是佛境界,就是現生的佛,他的心量之大,包容萬象。而且十方諸佛都向他求教,他的學生,欲界天的天主帝釋天,色界初禪天的天主大梵天,人世間的帝王領袖,以及三界天人都尊敬他。因為要度人,以變化神通的方便,現普通人一樣的身像,不是從石頭裡跳出來或者是蓮花里生出來,為的是與眾生親近,否則眾生不會修道了,以為成佛的人必須是天生的。所以維摩居士以善方便居住在毘耶離。 (此時南師忽對某同學說:某某人,你在幹什麼?不要裝模作樣,放鬆!休息!很輕鬆地學佛作人就好了。聽到沒有?對了,笑了就好了,一個人每天笑幾次多好!不信試試看,躺下來休息,躺下來聽,不要打坐了,知道嗎?去後面躺下來。)


2.03 六度波羅蜜成就

資財無量,攝諸貧民」維摩居士資財無量,財富多得不得了,沒有限度,像是有個中國的聚寶盆似的。明朝初年首富沈萬三,據說就有個聚寶盆,朱元璋建都南京,沈萬三財富的力量很大,出錢修了三分之一的城。後來朱元璋要殺他,他被佛教人士稱為馬如來的馬皇后所救,財產沒收,流放邊疆。朱元璋的脾氣真壞,我現在發現很多學佛的人脾氣壞,包括我在內。馬皇后死後朱元璋變本加厲,不知殺了多少人!講到維摩居士「資財無量,攝諸貧民」,一切的窮人都救濟,這是他布施的功德。

奉戒清凈,攝諸毀禁」,維摩居士雖然是在家人,但是他奉守一切在家出家戒律,不會犯戒。

以忍調行,攝諸恚怒」,以最高的忍辱修養,調伏自己的心理和行為。忍辱而沒有嗔恨心,輕微的怒是恚,再重的就是發怒、真正重的就是嗔,也就是恨心了。有嗔恨心的人可能會墮入畜生道,因為他所有的神經肌肉都帶一種恨意,很嚴重的。

以大精進,攝諸懈怠」,我們學佛的榜樣就是如此,晝夜都在大精進,隨時都在努力,對自己不鬆懈,.沒有懶惰怠慢。

一心禪寂,攝諸亂意」,他的心永遠在禪定的境界中,寂滅清凈,在任何的情況下都不亂。

以決定慧,攝諸無智」,這是般若智慧的成就,他智慧力之高,對無量法門有決定性的判斷力,無智的人到了他這裡都變得有智慧了。

上面這一路經文講的就是六波羅蜜門,原文說:「資財無量,攝諸貧民」,就是布施的意思。因為經典講究文學的境界,兩句一對排下來,很美。所以看《維摩詰經》,文字好像都懂了,觀念都沒搞清楚,中文程度不好,佛經禪學都看不懂。如果加一句,成為「資財無量,攝諸貧民,是布施也」,就清楚明白了。

大乘道為什麼講六波羅蜜?是為了這六個大方向的成就。因為布施,可以攝諸窮苦的人,免除他們窮困的痛苦,這就是度人。因為維摩居士資財無量,可以救助世上的窮苦人;因為他持戒的成就,影響了旁人不犯罪;因為他能忍辱,不會發脾氣生嗔恨心;因為他修精進,就不懈怠不馬虎;因為修禪定,心沒有散亂;因為修般若成就,對天上天下一切事無所不知。學佛學六度,為的就是這個,不是空口說白話。下面是我們在家居士要學的榜樣。


2.04 在家身 出家心 行為美

雖為白衣,奉持沙門清凈律行」,白衣是代表平民的意思,是相對於做官或出家的人而言,中國的出家人穿緇衣,是染了不漂亮顏色的布。我有時寫信給出家人,具名的地方就寫白衣,就代表我是在家俗人,因為我也不好自稱是他的弟子。維摩居士雖然是在家人,但能夠奉守出家人的一切戒律的行為,心是出家的。

雖處居家,不着三界」,雖然表現是在家人,心已經跳出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一切不執着。

示有妻子,常修梵行」,雖然與在家人一樣,有太太和孩子,可是一直修的是清凈行。

現有眷屬,常樂遠離」,本身有許多眷屬圍繞,像是父母、妻子、朋友、學生等等都算,可是他的修行境界是不會留戀這些的,已經超越了。好像我跟老朋友說,兒女大了,就不要再牽掛了,互不相欠,也不要指望兒女回報,否則你下輩子可能變成兒女的兒女來還債。也有朋友為兒女不肖而愁,我便勸他們看開些,社會上年輕人一定有好有壞,不可能個個都好,也不要要求自己的子女一定全都是好的,總要分擔一些吧!自己家裡樣樣都要好的,不是菩薩道。別人的苦難我們挑一些,這也是迴向。

雖服寶飾,而以相好嚴身」,常有些人向我說某某女士已經學佛了還打扮那麼濃。我就說,這有什麼奇怪?難道學了佛就不顧形像,使一切眾生不願親近你嗎?你看觀世音菩薩打扮得多好看,頭上掛的,手上拿的,都滿了。菩薩要相好嚴身,不要使人討厭,並不是為了漂亮。維摩居士也帶珠寶,不是為了誘惑人,是要莊嚴這個色身。我們人的色身太髒了,把皮剝下來裏面又臟又臭!所以要莊嚴色身,但是心裏不要執着。

普通凡夫打扮都是為別人看的,漢武帝有一個愛妃生重病,武帝去看她,這妃子硬是把臉遮起來不給武帝看,侍女問這妃子為什麼,她就說皇上寵愛自己,是因為愛自己的容貌美麗,如果把病容給皇上看了,不但自己要失寵,連自己的家人往後都會失去照顧,就是這個道理。

雖復飲食,而以禪悅為味」,在家人當然要吃要喝,但是一切的飲食營養是為了自己得道用,如果吃了反而妨礙自己學道就不吃了。

若至博奕戲處,輒以度人」,維摩居士也進出賭場,也下棋,也去娛樂場所,但是他去這些地方是為了方便教化度人,在那個場合仍然還在布施持戒。這不是你們所做的,尤其你們出家人,要懂這道理。

受諸異道,不毀正信」,學了一切外道,同外道都有來往,但是以佛法的正信教化人。

雖明世典,常樂佛法」,世典是世間一切學問,他沒有不會的,但是他真正的中心是修佛法,是大乘道的居士行為。

一切見敬,為供養中最」,因此維摩居士到任何場所都最受到尊敬,受人供養。另一個意思也可以說,維摩居士自己對待一切眾生,都是以最尊敬的心,沒有看不起任何人,都是在以法供養。

執持正法,攝諸長幼」,他堅持走正佛法,毫不馬虎,就是我常說的:寧可將身下地獄,不把佛法當人情。一講到佛法,毫不客氣,沒有人情講的,不對就是不對。同學在這裡常挨我的罵,但是一旦離開這裡了,偶爾回來,我會客客氣氣地當他是客人。不論是什麼人,真是學佛法的,我尊敬你供養你,若是冒充的,決不理你。

一切治生諧偶,雖獲俗利,不以喜悅」,維摩居士也做生意噢!一切謀生的事業都來,所以養了那麼多人,像寶積菩薩這些人,不做生意,錢哪裡來?諧,是描寫他談笑輕鬆和諧的樣子。偶,是什麼都來。但是賺了錢也不會高興,都是為眾生賺的。

游諸四衢,饒益眾生」,他外出遊玩,隨時隨地都在做利益別人的事,到了哪裡,哪裡就沾他的光了。俗話說「龍行一步,百草沾恩」,就是這個意思。

入治正法,救護一切」,他在所住的毘耶離城等於是當地的主席,盡量愛護犯錯的人,重的罰減輕,輕的罰取銷。如果居士從政或者執法的話,要有智慧,但是不能一味的慈悲,慈悲生禍害,方便出下流。

入講論處,導以大乘」,到了學術團體,他會用種種的方法,引導人走入佛法的大乘道。

入諸學堂,誘開童蒙」,到了幼兒園小學,會用誘導的教育教導不懂事的孩子們。

入諸淫舍,示欲之過」,他連妓女院都去,但是他在其中說法,使人解脫淫慾。

入諸酒肆,能立其志」,他也去飲酒場所,有酒德,喝酒心不醉亂,因自己的清醒,能使酒徒不沈迷,能自救自拔。

這篇文章我就把它標題為維摩居士行為的美,你會怎麼標題呢?你不要把這一段理解成了讚歎維摩居士的德行,真實這裡每一條都是我們學大乘佛法要引為榜樣、引以為鑒的。不然《維摩詰經》還是《維摩詰經》,你還是你。在家學佛戒律的榜樣都在這裡了,沒有一點要你做個面有菜色婆婆媽媽的人。

像有些年輕人一來就要行跪拜禮,你有恭敬心一進門就看出來了,打個招呼就好了嘛!不須要來這個,害我還得跪着還禮。你規規矩矩學佛,好過跟我磕頭。你成了佛我還來拜你。我一輩子不受人跪拜,因為我受八關齋戒,不坐高廣大床,這都是沙彌戒、比丘戒的基本,不坐上位。我講經白衣升座已是不應該了,所以我一定擺個佛像在前面。你們是拜佛不是拜我,這樣一來有人來磕頭我也不在乎了。

《維摩詰經》沒有一點形式主義的味道,真正大乘道不用裝起那個學道的樣子,有的人一臉佛相,滿口佛話,一身佛氣,進了房間把空氣都染污了,我最怕這種人。當然不只佛教徒如此,我看到這樣的基督徒同樣害怕。有一次有輛基督教的宣傳車開到我家門口,講了兩個鐘頭還不停,我已經忍辱波羅蜜吃了好幾個了,只好寫張條子遞出去,上面說;上帝曰不要騷擾別人的安寧。他看了只好把車開走了。人家問我遞了什麼條子,我說是道教張天師畫的符,只有他懂我懂。所以,不要搞這麼多形式,反而引人反感。


2.05 維摩居士成就的功德

上文都是在述說維摩居士的成就德行,道業是這樣深。接着是說明維摩居士成就的功德。

若在長者,長者中尊,為說勝法。」佛法所謂的長者,在過去印度是四種姓之首婆羅門階級中,年高德劭之人稱為長者。後來佛教傳入中國,長者居士要具備十種德行,年高、有學、有德、有道等等,才堪稱長者,我們現在有時也依佛教的習慣,寫信給前輩時尊稱對方為長者。維摩居士即使在眾多婆羅門階級長者眾中,也受長者們尊重,為長者們開導說教更高的出世法門。

若在居士,居士中尊,斷其貪着。」這裡的居士不是指長者居士,而是普通居士,是在家學佛的。維摩居士在居士眾中受尊重,在家居士多半對世法、世間的因緣還有貪着,不能完全解脫。維摩居士對居士說法,可以斷了居士的貪着習氣。以下的敘述句子都差不多,我們就不詳細講了。

若在剎利,剎利中尊,教以忍辱。」剎利是剎帝利,是印度的四種階級之一,是帝王將相等人世間的統治者,僅次於婆羅門,釋迦牟尼就出生於剎帝利階級。好武功的人多半是不會忍辱的,無勇之人能忍讓固然是很好的德性,但是可能只是窩囊,有勇而能忍才是真忍辱。

若在婆羅門,婆羅門中尊,除其我慢。」婆羅門是教士階級,至今仍然存在。

若在大臣,大臣中尊,教以正法。若在王子,王子中尊,示以忠孝。」王子是世子,研究歷史深刻了就知道,愈是帝王家庭,富貴之家,就愈沒有忠孝,愈是骨肉相殘,古今中外皆然。

若在內官,內官中尊,化正宮女。」內官是太監,中國歷史上也稱黃門或中宮,佛教戒律中也有提到黃門,是非男非女之人。看中國歷史就覺得內官力量之可怕,完全是變態心理。得勢的內官連皇帝的性命,挑選繼位的皇子,都捏在手裡,外廷的大臣大將,一點辦法也沒有。看了《維摩詰經》可以了解,印度歷史也一樣。化正宮女是使後宮能夠清凈。

若在庶民,庶民中尊,令興福力。」庶民是老百姓。

若在梵天,梵天中尊,誨以勝慧。」梵天是色界初禪天的天主,是得了定的,已經是有大修行的天人,他們有定而無最高的慧。維摩居士還是可以教誨他們般若勝慧,因為梵天仍然貪着色界天的境界,不能得般若勝慧解脫。天人也有慾望,例如愛乾淨是好色,藝術家愛美是好色,愛山水是好色,愛清凈莊嚴也是好色,都落在色界中。如何是解脫?能做到愛山林清潔同豬圈廁所一樣就解脫了。從前在四川我就碰過一位出家人,神通很大,只曉得大家管他叫瘋師爺,他一輩子住在過去那種茅房廁所中,不垢不凈,這就是解脫三界相;但是如果他是貪着廁所,那後果不得了,來世要變蛆蟲。

若在帝釋,帝釋中尊,示現無常。」帝釋是欲界天的天主,就是中國所講的玉皇大帝,不是大梵天,大梵天比玉皇大帝還要大。玉皇大帝生在欲界天中的三十三天,這不是第三十三層天的意思,而是那個天界的名稱就叫做三十三天,是由三十三個區域組成的,勉強比方說等於是天上的聯合國似的,玉皇大帝就是其中推舉出來的天主。欲界和色界有何不同?欲界天的天人同我們一樣,貪戀五欲之樂。大的五欲是色、聲、香、味、觸,小的五欲是笑、視、交、抱、觸。欲界天人也有男女之欲,不過帝釋天的孩子是由肩膀上生出來的,不像人世間孩子是向下生出來的。到了色界天,就沒有欲了。據說如此,你修到那兒去求證吧!

大家做功夫,欲界這一關就過不去,精滿不思淫做不到,晚上會漏丹,天人都會漏的。宋朝朱熹寫給朋友有首名詩,就是講欲:

十年浮海一身輕 乍睹梨渦倍有情
世上無如人慾險 幾人到此誤平生

梨渦,就是酒窩,指美人而言。欲,最基本的一關是男女之欲,兩性關係都是荷爾蒙在作怪,你要是能化掉這荷爾蒙,也不要談修定通氣脈,就成功了一半。過了這一關,到了色界的幾關就比較容易。看各位修道,都是在二界關上徘徊,像蹺蹺板一樣,醒了就上升,不醒就再下墮。作功夫修道,到了一定程度就像站在蹺蹺板上,難啊!道家講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的確有這樣的次第。煉精化氣做到了就精滿不思淫,氣滿了就不思食,神滿就不思睡,都是確實的功夫。到了這樣的程度,才能說基本上破了兩性慾的這一關,只是身欲。還沒破眼、耳、鼻、舌四個欲關呢!看了美麗的衣裳、秀麗的山水你還喜歡嗎?喜歡就着欲了。舌是食慾,比身欲還難解脫。譬如這有一杯茶,茶葉要一萬塊錢一兩,想喝一杯嗎?這一念就可以把你的欲逗起來,飲食之欲難解脫啊!

你能解脫欲就超越欲界天去了色界天,可是在色界天還要求解脫。這裡代大家提出個問題,你說欲、色這麼難解脫,可是有的人不愛漂亮,是無欲無色了嗎?還有的人,自己長得體面,可是偏偏愛上眾人認為不漂亮又笨拙的人,原因何在?剛才說欲界是荷爾蒙在作怪,色界不是荷爾蒙在作怪,是神經在作怪。無色界呢?是感情的情在作怪,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是情的原因。所以「乍睹梨渦倍有情」,碰到情,你一點辦法沒有。我積數十年之經驗,很多男女同學告訴我,他們這一輩子決不談情。我說,這個話好像是我前幾輩子發過的願,你碰到了個冤家,他不想你,你要想他。這就印證了紅樓夢的話:「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聚頭幾時休」,這就是情。

欲界的天人還同我們一樣有色身,到了色界的天人就沒有肉身,只有光明的光身,若有若無。無色界的天人連光身都沒有,但是這一念情還在。有再大的成就,父母、兒女、兄弟、男女的情不能斷,是永遠跳不出三界的。問題來了,既然斷了情又何以稱菩薩菩提薩埵呢?薩埵就是有情,一切諸佛有情。中國有句老話,「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佛菩薩度一切眾生豈不是多情嗎?他們是已經把情、欲化作慈悲。當然,從邏輯立場來講,慈悲就是有情,但是佛菩薩的有情,是對一切眾生大慈大悲的大有情。所以,諸佛菩薩都是我們的大情人,你念他們,他們就會念你,會加庇你。這個情就不是世俗的情,是真慈悲,愛一切眾生。為什麼要再三跟大家講這個道理?要真求修證,根本就在這條路上,就在此處下刀子,這裡病根拔除不了,解脫無望,這一點非常重要。

現在回到經文,所以維摩居士在帝釋天教化天人,一切無常,不要貪戀欲。

若在護世,護世中尊,護諸眾生。」護世是天神,廟裡的四大金剛就是護世天神。是欲界天中層的四天王天的天神,我們這個地球世界就受他們的保護。譬如韋馱菩薩,相傳就是四天王中南天門毘沙門天王的一名天將,他是在中國唐朝時始為人所知。當時有位禪師在終南山上坐禪,一時陷入昏沈跌下山崖,被護法天神托住而沒摔死。禪師叩謝,請求天神現身。天神現身自稱是韋馱,禪師把韋陀相貌描真繪下,才流傳於世。在我們這一個賢劫中,一共會有一千尊佛出世,釋迦牟尼佛是第四位出世的佛。韋馱菩薩是發了願,將會是賢劫一千尊佛當中,最後一位出世的佛。

上面說了維摩居士成就的功德,無論他處在哪裡,在哪一行里,都是第一流的聖者,都能夠領導他人。他是我們在家出家的人學習大乘菩薩道的榜樣,也是儒家所講的「化民成俗」,教化民眾而變成社會的一股風氣。維摩居士不但做到對世間人「化民成俗」,還能教化天人。我常用一句俗話來說笑,人家問我多大歲數?我說「逢人大一歲」,地位呢?是「逢官高一級」,至於作人,則是「見人矮一輩」,作到了這樣,就是維摩居士了。下面開始是進入《維摩詰經》的正題了。


2.06 居士病了

長者維摩詰,以如是等無量方便,饒益眾生。」維摩居士修成功了前面所說的,以無量無數的方便法門,充分地利益一切眾生。

其以方便,現身有疾。」但是維摩居士生病了。佛為了解脫生老病死而出家,以維摩居士這樣一位居士如來,雖是古佛化身,成就如此之大,結果還是有病,這佛法怎麼去學?不但維摩居士,連釋迦牟尼佛到八十一歲入涅槃,寒風發背,生病而死。怎麼寒風發背?佛年輕的時候在雪山修苦行六年,現在要你們打坐時身上披蓋好,佛當年可沒有這樣的設備,所以成了宿疾。佛有一次這老毛病發了,叫弟弟阿難去化緣,要酥油來熬藥。阿難去到維摩居士家裡化緣,被維摩居士罵了一頓,本經後面會講到。我們眾生有病,為什麼諸佛菩薩也不能離開病?這是個大問題,是個話頭,要去參。

我們看佛經,佛與佛見面時會彼此問訊;「少病少惱否?眾生易度否?」可見,成了佛在現身時免不了病,也免不了度眾生的煩惱。眾生不容易度是當然的,有時度得佛都要生惱。有些同學寫信問候我:「少病少惱否?」我看了真啼笑皆非,我又不是佛,你也不是佛。

以其疾故,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婆羅門等,及諸王子,並余官屬,無數千人,皆往問疾。」因為維摩居士有病,消息傳來,從國王到各界人士有好幾千人,都去探視。那個時候整個印度沒有多少人口,這麼多人去看他,那是轟動了全國。可以看到維摩居士道德學識的威風之大。

其往者,維摩詰因以身疾,廣為說法。」對前來探病的眾人,維摩居士以生病作機會教育、教化大眾。


2.07 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

諸仁者!是身無常,無強無力無堅,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維摩居士怎樣說法呢?我們可以想像他躺在病床上,向來探病的人說,諸位,我們這個父母所生的肉身是不會永恆存在的,而且不堅固,脆弱,很快就會壞掉了,不要信賴這個身體。

由這句話我們反省一下,大家打坐修道搞氣脈,求健康長壽,都是在信賴這個身體。以為是在修道,已經錯了,非正見也。「速朽之法,不可信也」,看看自己年輕時的照片,那個你、三年前的你、去年的你,早就死了。我們覺得活着,真實那個你一天一天都過去了。這個肉體的我,不是真我。

為苦為惱,眾病所集。」這個身體是痛苦的根本,這個身體是煩惱的根本。我們所有一切身心的痛苦,都是因為這個肉身而來。佛經上說過,我們一生當中所可能患的痛,以大類算,有四百零四種,因為地、水、火、風這四大,每一大所發生的痛,各有一百零一 種。同樣的意思,老子的表達是:「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

諸仁者!如此身,明智者所不怙。」他說,諸位,真有大智慧的人,不會憐惜愛護這個身體。失掉父親叫無怙,失掉母親叫無恃 。這不是叫你自虐身體,而是不要姑息它。我們對身體愈不姑息,它愈健康,聽起來很奇怪,但確實是如此。

接下來一段話,是維摩居士講這個身體的,文字很好,如果把它當文學境界看過去就可惜了。這每句話都是方法,是修止觀修密宗 的觀法!觀就是上面講的「明智」,把自己觀察清楚。

是身如聚沫,不可撮摩。是身如泡,不得久立。」我們這個身體,等於水面上浮聚了一堆的泡沫,我們的細胞、血液、血球堆攏 一起,外面罩上一層皮,就成個人樣。這層皮剝開來,泡沫一流走就完了。所以講聚沫是真的,不是文學上的形容。「不可撮摩」,是 捏不得,抓不住的。身體像泡沫,水泡不會持久,一下子就散掉了,就像文學上說的「百年一瞬」。中國文人的文章好,多因通了佛學 的緣故。你能悟到佛學的境界,雖然寫白話文,照樣可以寫得優美。

講到一瞬,袁世凱的二兒子袁克文,字寒雲,人家比他是曹操的兒子曹植,是個才子。當時他寫了首詩

小院西風向晚晴 囂囂恩怨未分明
南回寒雁掩孤月 東去驕風動九城
駒隙留身爭一瞬 蛩聲吹夢欲三更
山泉繞屋知深淺 微念滄波感不平

駒隙留身爭一瞬,蛩聲吹夢欲三更」,是諷喻父親不要想當皇帝,不要爭了,光陰似白駒過隙,人生一瞬即逝,不要再作夢了, 夜都已到三更了。真是好詩,外表不像是佛法,真實里子有佛法,等於是引用了《維摩詰經》「是身如泡,不得久立」。

他作了另一首意境相同的好詩:

乍着吳棉強自勝 古台荒欄一憑陵
波飛太液心無住 雲起魔崖夢欲勝
偶向遠林聞怨笛 獨臨虛室轉明燈
劇憐高處多風雨 莫到瓊樓最上層

唉!不要講詩了,貪戀詩詞的文學境界就墮落到了色界、無色界里。我有時作作詩,一首接一首,正在陶醉,又意識到了,馬上自我警惕,不要沈迷。文學也是情,墮不得。不過你不會文學,可不要抓住這一點來解嘲,要會而能解脫。你本來不會,根本沒有綁住,解脫個什麼!怕是文學家,恰恰墮在色界無色界的情里。實際上情也是欲,文人當然有欲,漸漸就會好名好勝,然後就「天下文章在三江,三江文章在我鄉,我鄉文章屬舍弟,舍弟跟我學文章」,這樣我見就來了,慾望就生了。

學佛是起心動念都要檢查,這是觀的法門,一旦意識到自己對什麼事情沈迷上癮的時候,要實時甩掉,決不受它拖累。當年我下功夫練字,有老前輩看了誇我將來一定成為名家。我聽了從此不練字,不要成了書法家反而被這竹管子、黑墨困住了。當年于右任一天到晚為人家寫字,真是辛苦,就為了書法家這三個字,我才不上這個當呢!

但是這些你說不會也不行,要樣樣會,又樣樣解脫丟得掉,這才是佛法。樣樣不會,然後說自己是學空的,那是莫名其妙。

是身如焰,從渴愛生。」看得懂嗎?這都是修觀法,講身體像火焰。你看某人氣色好,紅光滿面,就是身體放的煙火,所以精神好,身體狀態好。身心不健康,就沒有光澤。這是怎麼來的?從愛欲來的。咦!剛才不是還在講愛欲不可取嗎?男女愛欲是荷爾蒙來的,這點荷爾蒙能轉化以後,就是密宗講修氣修脈修成了,肉身變成虹霓之身,就報身成就了。佛經上說佛在說法的時候面門放光,是真的,就是虹霓之身在不同光線、不同角度下反映,由不同的眾生不同的眼睛,看到的色彩均不同。

所以「是身如焰,從渴愛生」是觀法。如果用普通的說法,是男女愛欲暴發,成為饑渴的狀態,如果用定力和智慧把渴愛轉化,將所有身上的荷爾蒙精氣神轉成真液下來,就如醍醍醐灌頂似的清涼,色身就轉了。

佛在世時,很多人在佛的跟前只消半天甚至片刻功夫,就證果了。到我們後世的人,因為福報不夠,雖然一心專修,恐怕也要十幾年才能證果,同時還得一點魔障都沒有。如果碰到「十年浮海一身輕,乍睹梨渦倍有情」,嘿!那就他生再說吧!

凡夫的身體是從渴愛而生,有父母二人貪慾交合的因緣,加上我們的中陰身,三緣和合入胎。只有精蟲卵子沒有加入神識,是不能成胎的,縱然成胎也是死胎。我們得這個人身可難了,雖然維摩居士在本經里那樣的貶低身體,但是我們還是要珍惜自己這個難得的身體。

佛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明師難遇,佛法難聞」,共有四難。佛形容人身難得,如大海中的盲龜浮上海面,正巧頭能鑽進浮 在水面上的一隻車輪孔中。這個機會是如此之難!我們年輕時總覺得佛說得太誇張了,後來懂了成胎的醫學道理,才大嘆佛的高明。我 們曉得男性一次排放精蟲的數目之多,如幾億盲龜在海中,進入女體還要正巧碰上排卵。健康的卵子只有一顆,而眾多精蟲只有一個能 與卵子結合,其它都犧牲掉了。卵子受精成胎之後還要能安度十月懷胎期,並且順產,這人才出世。夠難得了吧!我們幸而得了這個人身,又能聽到像法時期的佛法,自己再不好好修,下一次的機會恐怕「百千萬劫難遭遇」了!

《維摩詰經》每一句話好像都很淺近容易懂,仔細研究下去,每一句關於修持的內容有這樣多。因此再一次告訴大家,看起來容易 的反而艱難,看來困難的卻沒什麼了不起,這道理在世法出世法都一樣。

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堅。」芭蕉樹的樹榦是中空的,不是實心的。

是身如幻,從顛倒起。」我們都認為現在這個身體是存在的,你看看以前自己年輕時的照片,就會覺得如幻夢,照片中的人與你 的樣子已經不同了。這個身體只是暫時屬於你,不能算是你永遠所有,終歸是要耗盡的。究竟此身是不是我?這是個大問題。其它的顯 教皆認為這個身體不是我,四大是假的,四大皆空。但這個空又從何而來?何以會起四大?又都是問題。

是身如夢 ,為虛妄見。」認為身體存在能作一切活動,是在做白日夢,是虛妄的見解,把假的當作是真的。

是身如影,從業緣現。」人人都有五官,但是人人就是長得不同,健康不同,肢體也許有殘缺,這沒什麼遺憾,都不是這一生的 事,是多生多世因緣業力湊合而來的,身體只是果報所顯現出來的影像。此中道理很深,要在法相唯識里去解決,普通經典沒有說,但 《瑜伽師地論》就講得很清楚。

是身如響,屬諸因緣。」音響音聲是由因緣而來,身體也如是。

是身如浮雲,須臾變滅。」這看起來是文學境界,真實詳細分析是科學的。

是身如電,念念不住。」各位不要光用耳朵聽這些句子,要拿心來聽,你把這些句子聽到心裏面,看看清楚,是不是如此,這樣 聽經才有用。你聽經時拿耳朵聽,再拿眼睛盯着文字研究,那只是搞普通文學,是白搞了,屬於妄想境界。這裡講如電是一閃即逝,思 想一個接一個,無法停留。大家喜歡講空,什麼是空?空是形容不住,不是你去空它,是它要空你。你打坐求空,覺得空了,清凈了, 都是在假造妄想,那可不是空。你不打坐呢?空就沒了嗎?空者是念念自性空,不是你去空它。這個道理不懂的話,你坐一萬年也枉然。

是身無主,為如地。」如同大地不是屬於哪一個人的,身體也是無主的。你說買塊地有所有權,那是人類社會假定的,反而人是屬於大地的,人最終都歸於大地。

是身無我,為如火。是身無壽,為如風。」身體像火一樣,燒完就滅了。身體無所謂壽命或時間,幾十年就像一陣風吹過去了。

是身無人,為如水。」我們看到大家每人都有個身體,人世間的觀念把每個身體叫作「人」,但每具身體都是骷髏堆上血肉,外表長了五官,你稱這是人,真實就像流水一樣,你看到的就已經過去了,決不回頭,身體正如此。智者如孔子看流水就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三國演義》一開頭也說;「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是身不實,四大為家。」地水火風四大房東湊起這個身體給我們住,我們也要交租金,餐餐要喂它,天天要洗它。

是身為空,離我我所。是身無知,如草木瓦礫。」這個身體是空的,離開我,無我,也沒有我的。身體自己沒有知覺的,一口氣不來就同草木瓦礫一樣。

是身無作,風力所轉。是身不凈,穢惡充滿。」我們的身體會動作是因為有口氣在,是風大。風大不來就不會動了。皮膚底下儘是髒的、臭的,你進開刀房去看看,或者看看受災而死的屍首,就不會覺得身體可愛了。

是身為虛偽,雖假以澡浴衣食,必歸磨滅。是身為災,百一病惱。」人們為身體洗浴穿衣抹香水,還給它吃喝,但它畢竟是留不住的,會消失的。身體一切災難的根本,地水火風四大,每一大各會引發一百零一種病變,使人死亡。

是身如丘井,為老所逼。是身無定,為要當死。」身體像是陷阱,人陷在其中,看着老死向自己逼近,終歸有一天要死亡的。

是身如毒蛇,如怨賊,如空聚,陰界諸入所共合成。」身體如此可怕,我們檢討自己的生活,都為了這個肉體的需要在忙,都是為了我們暫住的這個傢伙在忙,不是為真正的自已。肉體需要吃,又拉出來,不是在整你嗎?它要睡,你就得睡下去,它要起來,你也得跟着起來,不是冤家嗎?空聚就是旋風旋氣流,中間沒有東西的。「陰界諸入所共合成」,簡單地說,就是心理和生理合攏起來,假想地構成了今天這個假我。

上面是維摩居士,對來探視他的人說法,把這個肉身說得一文不值。下面地做個結論:


2.08 如何成就佛身

諸仁者!此可患厭,當樂佛身。所以者何?佛身者,即法身也。」諸位!我們的肉身極可厭,你們不要上當。我們要追求每一個人自己生命真正的身體,那就是佛身。佛身不是只有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他們才有。一切眾生本來是佛,個個都有佛身;你找到了這個身,你就成功了。禪宗所追求的所要悟的,是悟這個身,就是法身。法身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是我們真正的生命,而我們都找不到。法身並沒有藏起來,它就擺在你肉身上,但是和肉身沒有關連,可是它又隨時在這裡。你找到了這個身,就證到了法身佛。這是個要點,學佛追求的也就是這個。常有年輕同學問要怎麼去學禪,用維摩居士在這邊講的一段話就可以回答了,這是正統的禪宗。

從無量功德智慧生。」接著說法身是怎麼證得的。不是你小忠小信小根器表現一下就證得的,而是來自無量的功德和智慧,這是學佛的兩個資本,福德資糧和智慧資糧。這是講證得法身的原則。

從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生。」這是求證法身的下手功夫了。修戒定慧成就了,就得解脫;解脫之後的所知所見就開發了,透澈了,法身就可以成就。光功夫還不夠,下面說還要從各種作人做事的行為上着手。

從慈、悲、喜、捨生。從布施、持戒、忍辱、柔和、勤行精進、禪定、解脫、三昧、多聞、智慧,諸波羅蜜生。」由四無量心證得法身。由各種波羅蜜證得法身。

從方便生。從六通生。」無量法門誓願學,遍學一切方便法門證得法身。從神通具足證得法身,就是法身成就。

從三明生。」三明是宿命明、天眼明、漏盡明,由此證得法身。真悟道的人沒有不知前生事、將來事的。雖然道不在神通上,但三明六通都是知道的。你自己有沒有開悟,從這裡自己可以印證。

從三十七道品生。」是證道的三十七種資糧,即;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

從止觀生。」前邊已講了止觀的道理。

從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生。」這些名詞也不細說了。

從斷一切不善法,集一切善法生。」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切佛法不用發什麼大願,你能做到這兩句話就成功了。

從真實生。從不放逸生。從如是無量清凈法,生如來身。」從上面這些無邊無量的清凈法門,才生如來身,得到成就。

諸仁者!欲得佛身,斷一切眾生病者,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是維摩居士的總結,真證得了法身就能了生老病死,否則這個肉身免不了生老病死。縱然肉身修成金剛不壞,還是有病噢!不是這一種病,是另一種病。如修禪時得的禪病,那還不是世間葯治得了的。沒有到大乘菩薩第八地不動地以前,小病小惱,乃至大病大惱都在所不免。所以菩薩要具備的五明中,有一明是醫方明。而要得法身,了生老病死者,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要發大心,發無上正等正覺,追求大徹大悟的心。這才是真正的發心,發菩提心。菩提心也是慈悲心,其發了心的人,對眾生一定慈悲。

如是,長者維摩詰,為諸問病者如應說法,令無數千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維摩居士藉病說法,令無數來探病的人,都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前言第一品佛國第二品方便第三品弟子第四品菩薩第五品文殊師利問疾第六品不思議第七品觀眾生第八品佛道第九品入不二法門第十品香積佛第十一品菩薩行第十二品見阿閦佛第十三品法供養第十四品囑累


【禪世界收集整理】2019.12.24-2019.12.24-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