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經》講記-南懷瑾10

前言第一品佛國第二品方便第三品弟子第四品菩薩第五品文殊師利問疾第六品不思議第七品觀眾生第八品佛道第九品入不二法門第十品香積佛第十一品菩薩行第十二品見阿閦佛第十三品法供養第十四品囑累


《維摩詰經》講記 10

南懷瑾

第十品香積佛


10.01 香積佛品第十

【於是舍利弗心念:日時欲至,此諸菩薩當於何食?時維摩詰,知其意而語言:佛說八解脫,仁者受行,豈雜欲食而聞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須臾,當令汝得未曾有食。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諸大眾,上方界分,過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今現在。其國香氣,比於十方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為第一。彼土無有聲聞辟支佛名,唯有清凈大菩薩眾,佛為說法,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樓閣,經行香地,苑園皆香。其食香氣,周流十方無量世界。時彼佛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有諸天子皆號香嚴,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供養彼佛及諸菩薩,此諸大眾莫不目見。時,維摩詰問眾菩薩言:諸仁者,誰能致彼佛飯?以文殊師利威神力故,咸皆默然。維摩詰言:仁此大眾,無乃可恥。文殊師利曰:如佛所言,勿輕未學。於是,維摩詰不起於座,居眾會前,化作菩薩,相好光明,威德殊勝,蔽於眾會,而告之曰:汝往上方界分,度如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汝往到彼,如我辭曰: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當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令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時,化菩薩即於會前,升於上方,舉眾皆見其去,到眾香界,禮彼佛足,又聞其言: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欲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使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彼諸大士,見化菩薩,嘆未曾有!今此上人,從何所來?娑婆世界,為在何許?云何名為樂小法者?即以問佛,佛告之曰:下方度如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娑婆,佛號釋迦牟尼,今現在於五濁惡世,為樂小法眾生敷演道教。彼有菩薩名維摩詰,住不可思議解脫,為諸菩薩說法,故遣化來,稱揚我名,並贊此土,令彼菩薩增益功德。彼菩薩言:其人何如,乃作是化?德力無畏,神足若斯?佛言:甚大!一切十方,皆遣化往,施作佛事,饒益眾生。於是香積如來,以眾香缽盛滿香飯,與化菩薩。時,彼九百萬菩薩俱發聲言:我欲詣娑婆世界,供養釋迦牟尼佛,並欲見維摩詰等諸菩薩眾。佛言:可往!攝汝身香,無令彼諸眾生起惑著心。又當舍汝本形,勿使彼國求菩薩者,而自鄙恥。又汝於彼,莫懷輕賤而作礙想。所以者何?十方國土,皆如虛空。又諸佛為欲化諸樂小法者,不盡現其清凈土耳。時,化菩薩既受缽飯,與彼九百萬菩薩俱,承佛威神,及維摩詰力,於彼世界,忽然不現,須臾之間,至維摩詰舍。時,維摩詰即化作九百萬師子之座,嚴好如前,諸菩薩皆坐其上。時,化菩薩以滿缽香飯與維摩詰,飯香普熏毗耶離城及三千大千世界。時,毗耶離婆羅門居士等,聞是香氣,身意快然,嘆未曾有。於是長者主月蓋,從八萬四千人,來入維摩詰舍,見其室中菩薩甚多,諸師子座高廣嚴好,皆大歡喜。禮眾菩薩及大弟子,卻住一面。諸地神、虛空神,及欲色界諸天,聞此香氣,亦皆來入維摩詰舍。時,維摩詰,語舍利弗等諸大聲聞:仁者可食,如來甘露味飯,大悲所熏,無以限意食之,使不消也。有異聲聞念:是飯少,而此大眾人人當食。化菩薩曰:勿以聲聞小德小智,稱量如來無量福慧。四海有竭,此飯無盡。使一切人食,摶若須彌,乃至一劫,猶不能盡。所以者何?無盡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功德具足者,所食之餘,終不可盡。於是缽飯,悉飽眾會,猶故不儩。其諸菩薩、聲聞、天人,食此飯者,身安快樂,譬如一切樂莊嚴國諸菩薩也。又諸毛孔皆出妙香,亦如眾香國土諸樹之香。】

【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香積如來以何說法?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彼諸菩薩問維摩詰:今世尊釋迦牟尼以何說法?維摩詰言:此土眾生剛強難化,故佛為說剛強之語,以調伏之。言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諸難處,是愚人生處。是身邪行,是身邪行報。是口邪行,是口邪行報。是意邪行,是意邪行報。是殺生,是殺生報。是不與取,是不與取報。是邪淫,是邪淫報。是妄語,是妄語報。是兩舌,是兩舌報。是惡口,是惡口報。是無義語,是無義語報。是貪嫉,是貪嫉報。是瞋惱,是瞋惱報。是邪見,是邪見報。是慳吝,是慳吝報。是毀戒,是毀戒報。是瞋恚,是瞋恚報。是懈怠,是懈怠報。是亂意,是亂意報。是愚痴,是愚痴報。是結戒,是持戒,是犯戒。是應作,是不應作。是障礙,是不障礙。是得罪,是離罪。是凈,是垢。是有漏,是無漏。是邪道,是正道。是有為,是無為。是世間,是涅槃。以難化之人,心如猨猴,故以若干種法,制御其心,乃可調伏。譬如象馬(心+龍)悷不調,加諸楚毒,乃至徹骨,然後調伏。如是剛強難化眾生,故以一切苦切之言,乃可入律。彼諸菩薩,聞說是已,皆曰:未曾有也。如世尊釋迦牟尼佛,隱其無量自在之力,乃以貧所樂法,度脫眾生。斯諸菩薩,亦能勞謙,以無量大悲,生是佛土。】

【維摩詰言:此土菩薩於諸眾生大悲堅固,誠如所言。然其一世饒益眾生,多於彼國百千劫行。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諸餘凈土之所無有。何等為十?以布施攝貧窮,以凈戒攝毀禁,以忍辱攝瞋恚,以精進攝懈怠,以禪定攝亂意,以智慧攝愚痴,說除難法度八難者,以大乘法度樂小乘者,以諸善根濟無德者,常以四攝成就眾生,是為十。彼菩薩曰:菩薩成就幾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凈土?維摩詰言:菩薩成就八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凈土。何等為八?饒益眾生而不望報。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所作功德盡以施之。等心眾生謙下無礙。於諸菩薩視之如佛。所未聞經,聞之不疑。不與聲聞而相違背。不嫉彼供,不高己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常省己過,不訟彼短,恆以一心求諸功德。是為八。維摩詰、文殊師利於大眾中說是法時,百千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十千菩薩得無生法忍。】

(以上為原文。)


10.02 想吃飯的菩薩

於是舍利弗心念:日時欲至,此諸菩薩當於何食?」我們講的時間很長,都半年多了,維摩居士那邊還在上午,差不多快到中午了,經中人物都還餓著肚子。後來有個人動了念頭,就挨罵了,這個人還是舍利弗。

照佛教規矩,中午是佛吃飯,早晨是天人吃飯,晚上是鬼吃飯。因為佛在世時是過著人道的生活,所以人道也在中午吃飯,這一點要注意。

過午不食是以每一個地區太陽當頂時,作為佛吃飯的時候。但這也不是死板的,梁武帝(《梁皇懺》就是志公和尚為梁皇夫人所作超度的法門)常常去廟子吃飯布施,皇帝不到,廟中的和尚不敢開動,那一天過了中午他還不到,大家心中想今天這一頓靠不住了,要餓到明天中午了。他後來終於到了,大和尚照樣要大家吃,理由是皇帝是天子,上帝的兒子剛來,可見太陽正當頂,大家吃啦!所以中國的這些大和尚很通達。

至於為什麼過了午時不可以吃飯,有什麼理由?真要講過午不食非常難,看你持那一個「午」。嚴格講,過午不食還有密法的,修持到了某個境界是不可以吃的,那個才是過午不食。一吃下去,你的定力會被破壞。那個「午」是活午,是不定的。等於道家修行時有活子時,這個子時是不定的。這個是大秘密,可能千多年來都沒有人說破過,今天給你們透露一點點。所以這個午時就很難講了,將來你修持功夫到了的時候,我再告訴你。

舍利弗心中想,已經要到中午,這麼多的菩薩和天人要怎麼吃飯?

時,維摩詰知其意而語言:佛說八解脫,仁者受行,豈雜欲食而聞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須臾,當令汝得未曾有食。」舍利弗念頭才一動,維摩居士就知道了,就對舍利弗說,學佛是學解脫。八解脫以前說過了,這裡不重複。這個是真的問題,你學解脫,肚子餓了你空空看!你空不了就不要學佛,那是自欺。你若功夫到了,真可以空得了,就不需要飲食,這是真的。你們學佛,道理都會講,修持做不到。

佛說飲食有四種:段食(又叫搏食,用手、用筷、用刀叉吃食,一日三頓)、觸食(感覺、交感,皮膚的觸覺、呼吸都是)、思食(思想)、識食(八識有關的識)。吃飯時青菜牛肉大蔥,只不過是段食中的一種,營養不過是如此。人不只是靠營養而活,修定得道的人,可以很久才吃一次,也不會死。

觸食比段食還要嚴重。你營養很好,但是沒有呼吸就完了。呼吸不只是口鼻呼吸,把人從心口以下埋在土裡,不用多久也會死的,因為全身都要呼吸。按中醫的理論,人身上的脈不只在手腕,身上到處都有,一個人還有沒有脈,最後還要靠屁股上的脈斷定,就是臀部那裡。如果那裡都沒有脈了,絕對救不回來了。這些都是觸食,是交感的,現在的心電圖、腦電圖的測定都與這個有關。

第三種是思食,也很重要。不讓你思想你會發瘋的,那是最殘酷的刑罰。不讓你有機會想,不讓你亂看,三五天就瘋了,比殺你的頭還厲害,所以思想自由是很重要的。

識食就難懂了,要入大阿羅漢定的人才懂,他入定可以定八萬四千劫肉體不壞,不吃不屙。第八阿賴耶識轉了,定在那裡,智識充實,不需要飲食。

你們出去講經,只曉得講食有四種,但是對於這四食沒有親證。像飲食,確實可以斷去的,不過你們不要自己亂修,不懂正確方法一定搞成胃出血要開刀。以前有位很有名的修道人,他練辟穀,練到胃出血,最後血液中毒,毒走到腿上去,那條腿就必須開刀切除,成了殘廢。胃是個吊住的袋子,它是會蠕動消化食物的,如果胃空空的,它還是會蠕動,結果胃的內壁互相摩擦,就磨出血了。你得了定,心跳和胃的活動都變得很慢,胃中也是充氣的,不是全空,就不會磨出血。你們不要看我有時不吃不睡就跟著我學,我不吃不睡還可以寫文章,還可以罵人。你學會了,我這個位置讓給你,還給你磕九個頭,因為我可以撒手去休息了。所以不要亂學啊!

生命存在要吃飯,《維摩詰經》現在講到吃飯,吃飯是修行上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道家很注重「辟穀休糧」,就是避吃五穀和其它糧食。漢初的張良協助漢高祖打天下,事情成功後他就去修道,據歷史上記載,他已經到了辟穀的階段,最後呂后強迫他吃好飲食,因此而死了。

很多學佛修道的人想做到不吃飯,但是多半會出毛病。所以我們對於這一段經文要特別注意。這一段經文在中國文學上也占很重要的地位,唐宋以後,經當在詩詞中看到「香積廚」這個名稱,把人家家庭中,尤其是廟子上的廚房,稱為香積廚。香積就是本經的香積佛的國土,是上方世界,十方世界各有佛國土,上方是香積佛國土。

現在我們再回頭看維摩居士對舍利弗講的一段話,「佛說八解脫,仁者受行,豈雜欲食而聞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須臾,當令汝得未曾有食。」學佛是學解脫,飲食也是一種束縛。教理上講我們生命功能被五種大類蓋住了、遮住了,人的五蓋就是色、聲、香、味、觸,小的五蓋是男女飲食方面的:財、色、名、食、睡。我們之所以不能成道,就是被這些遮住了。要解脫,就要解脫掉這些。我們學佛的人自己檢查一下,在這一方面解脫了多少?恐怕很難,能解脫一點點的幾乎連半個人都沒有。大的解脫更難,就是所謂的「八解脫」,又叫做「八背舍」,解脫就是拋棄,是與世間法違背的。學佛最基本就是要得八解脫,例如第一個要解脫的是身體,能不能解脫身見。大家打坐念佛,鬧了半天都在身體上鬧,身見不能解脫就身心都不能解脫。

所以維摩居士就對舍利弗說,你是佛的首座弟子,學佛是為了達到八解脫,你親身受了佛的教育修行,究竟解脫了什麼?一餐飯遲了一點,還沒有吃,你就已經受不了了,你參雜有欲界的飲食觀念,又何必來研究佛法?換句我們現在的話講,維摩居士是教訓舍利弗,你修行修個半天,是修個什麼東西!這話罵得很嚴重。孔子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告子講「食色性也」,這都是欲界中人性存在的,這些不解脫是不能成道的。

不過維摩居士罵歸罵,人家來了總是客人,當然要請這幾萬人吃飯。此時,維摩居士就說,你等一下,我讓你吃到你從來沒吃過的飲食。


10.03 眾香國的佛與香

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諸大眾。」當時維摩居士就自己入定了。入定是普通話,定的境界太多了。眾生一起心動念就有八萬四千煩惱,諸佛菩薩定的境界,就有八萬四千三昧不同。三昧是梵音,「三」這個音就是中文的「正」,三昧就是正受。那種非常特別、非常超越的感受,就是定的境界。唐宋以後,三昧這一句名詞就融入中國文學,指有超越的成就,有特殊的境界。有人特別會畫,就說是得繪畫三昧;打拳打得好,就得武功三昧。別的經典也有把三昧翻成殊勝或勝境。勝不是勝利,是超越一切,沒法能比的意思。

維摩居士入定之後,就展現神通,神通都是要在定境中方發出來的。維摩居士展現了什麼呢?下面有交待。

上方界分,過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今現在。」一個太陽系統算一個世界,我們這個地球只是其中一個星球而已。現代天文學證實,像這樣的太陽系統在太空中不知道有多少,可見佛說的都對,其它宗教的天體觀念統統垮了。這裡說,維摩居士以神通力向上方走,過四十二恆河沙佛土。而一粒沙等於一個佛的國土。一佛國土是三千大千世界。你不要說像恆河這樣的大河有多少沙了,即使一條小河川,也有數不盡的沙子!所以究竟向上走了多遠,即使用現代科學光年的概念,也無法說得清。如果是我們,這一餐飯就吃不到了。

在那麼遠的上方世界,有個佛土名叫眾香,有位佛,名號叫香積,現今還在。即使到我們這個時代,這位佛還是存在的。當時講經距現在有二三千年,在佛看來只是一彈指的事。那個世界不在欲界,也不在色界,也不是無色界。像阿彌陀佛的國土和香積佛的國土等等,都是超出三界的,所以那邊的境界是殊勝的,如何殊勝?看下文:

其國香氣,比於十方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為第一。」香積佛國佛土的香,當然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什麼檀香、香水比得上的,而且十方一切諸佛世界、神人的香味都不能比的。這個不是我們容易了解的,因為我們人都很臭,不過聞慣了不覺得,所以要齋戒沐浴之後,才敢做最恭敬的事,在東西方都如此。

彼土無有聲聞辟支佛名,唯有清凈大菩薩眾,佛為說法。」香積世界沒有小乘的人,也沒有小器的人,沒有聲聞眾阿羅漢,只有清凈的大菩薩眾,香積佛親自為他們說法。

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樓閣,經行香地,苑園皆香。」在這個世界,有神通變化的亭台樓閣,都是香作的,當然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建築形式,那裡打坐走路的地方,園林裡面,都是香。

其食香氣,周流十方無量世界。」那個世界的人還是要吃飯的,那邊食物的香氣,散布到十方無量世界。我們有沒有聞過?好像有些人打坐時,聞到點檀香味就覺得已經不得了了。

時彼佛與諸菩薩,方共坐食。」維摩居士一現神通,在他房間里的幾萬人,立即看到香積國的景象,見到香積佛和他的弟子們,坐在那裡吃飯。

有諸天子皆號香嚴,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供養彼佛及諸菩薩,此諸大眾莫不目見。」上方世界有諸天神,他們都叫作香嚴,都已經發了無上正等正覺之心,只是還沒有證佛果而已。這些天人,都在恭敬供養香積佛和諸位菩薩。我們這個世界的物質供養是衣服、飲食、卧具、湯藥四種,供養長輩、眾生、佛菩薩。心的供養,最上品的供養是法供養。法供養就是每一部經典最後一句:「信受奉行」。依據佛所教你的,很誠懇地聽話去實行。每部經典的第一句都是「如是我聞」,最後一句都是「信受奉行」。

時,維摩詰問眾菩薩:諸仁者,誰能致彼佛飯?」這真妙不可言,你看維摩居士在整人,大家在肚子餓,四大皆空,只有肚子這第五大空不了。維摩居士就現神通,讓他們看到香積佛正帶弟子們在吃飯,又香又好。當時恐怕很多人看了都在流口水。這還不算,維摩居士又問眾菩薩,他還不問小乘的羅漢,低年級生不問。他問哪一位可以上去拿一下?這真把大家整慘了。

以文殊師利威神力故,咸皆默然。」文殊師利菩薩是領頭的,他不表示意見,其它的菩薩們,包括觀世音菩薩等,都不講話。其實這些菩薩們都做得到,是在和維摩居士唱雙簧,來教訓低年級的小乘羅漢們。

維摩詰言:仁此大眾,無乃可恥。」這句話罵得嚴重了,維摩居士就說,在座諸位太可恥了吧!

文殊師利曰:如佛所言,勿輕未學。」這時文殊菩薩開口頂回去了,他就對維摩居士說,老哥,請注意,佛教導我們千萬不要輕視任何一個人、一個眾生,乃至一條蟲、一頭牛,都不該輕視,這是東方文化儒釋道共通的。不要因為人家是初學者,而輕視他。這裡是用未學,有的經典用末學,也是一樣。你們有時寫信給我,信中自稱愚生,這用錯了。愚是老師、長輩的謙稱,我們年輕時,有的老師寫信給我們,他會謙稱自己為愚兄;我的娘舅寫信給我,會自稱愚舅;哥哥寫給弟弟,也可以用愚兄;學生寫信給老師,自稱愚生就不可以。你是愚生的話,我這老師就該死。我講了多少年了,你們還是有人寫信用愚生,真是愚不可及,這個愚字是不能亂用的。

我了解你們自己覺得笨,所以用愚。其實用愚字是假謙虛的。你是愚生,乾脆稱我笨師好了。你寫信給前輩,人家身份地位高,但是又同你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也不是親戚、長官、師長,就自稱末學。還有人自稱後學,這又不同,後學是一般的謙稱,比末學還高些。出家人外出參訪善知識,但也不是老師,就可以自稱學人某某合十,或學人某某頂禮。到了現在學人又不能用了,以前講學人是說自己還在學習階段,還沒到果位。現在自稱學人,不懂的人反而會罵你竟敢如此傲慢。所以我們老輩子的人,活到這時代真不知幹嘛!

《瑜伽師地論》大乘菩薩戒,第一條就是戒自贊毀他,那是根本重戒。學大乘菩薩道的人是絕對的謙虛,不輕視任何一個人。換言之,不輕視任何一個人,也就是尊重任何人。維摩居士在這裡犯了一條戒,他罵這些菩薩們太可恥了,文殊菩薩馬上糾正他。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文殊菩薩和諸大菩薩,是故意把神通壓住,等維摩居士表演,因為他才是這部戲的主角。

好!這一下誰去拿飯?你們想修到不吃飯的境界,問題都在這裡頭,怎麼才做得到?最近要你們看憨山大師的年譜,他一入定就好多天不吃飯,那只是初步,真要做到入定不需要吃飯,談何容易!那要做到段食和觸食都不需要了,到了只有思食和識食的境界。我們普通人是四種都要吃的,像所謂的精神食糧就是思食,知識分子不讀書就難過,這就是第三種飯,一定要吃。你們有些人既不讀經,又不研究,你三餐飯都不吃會長大嗎?不想看書,光聽經,只用耳朵來吃是靠不住的,你沒有吃進去的!

這一段經文,讀起來好像是神話境界,其實是真實的。前面講的八解脫中,第一個就是色身解脫,色身就是我們的肉體,由四大合攏而來。色身的解脫不是由功夫來的,還是靠智慧。借用道家的說法,是到了「身外有身」,或是得了《楞伽經》所講的「意生身」,那麼可以得到五陰解脫。色身是最難解脫的,我先把這個秘密講穿了,然後再看這一段經文,就知道很嚴重了。


10.04 化身菩薩取食之旅

於是維摩詰不起於座」,注意這句話,他不用另外一個方法,就在本位上。哪一個本位?可以說是打坐的本位,也可以說是自性的本位。

居眾會前,化作菩薩,相好光明,威德殊勝,蔽於眾會」,既然別人不動手,維摩居士只好自己表演,不起於座,大家都看到,十方諸佛也看到。他沒有像小說上寫的放一陣煙霧,很自然地就化成另外一位菩薩,這就是他的身外之身。他化作這位菩薩,相貌好得不得了,那個莊嚴是講不出來的,一站出來,所有在場的眾人和大菩薩,都給蓋下去了,變得黯然無光。

而告之曰:汝往上方界分,度如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與諸菩薩方共坐食。」維摩居士告訴自己化身的菩薩,命令他上去眾香國找香積佛。

汝往到彼,如我詞曰: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這是維摩居士交待化身菩薩對香積佛講的外交辭令,像是大使到任何他國,給地主國元首送上一封國書的辭令差不多,什麼政躬康泰、國運昌隆這一套。不過這裡是佛與佛見面的外交辭令。「稽首」就是磕頭頂禮。我們磕頭拜佛時,兩手掌心上翻,表示讓佛的雙足踏在自己手上,自己的頭挨到佛的腳背。維摩居士要化身菩薩代他向香積佛磕頭。「致敬無量」,這句話你們寫信給老前輩或是父母都可以用,表達無限的恭敬。「問訊起居」,問候平常生活。中國古時皇帝身旁跟著一個史官,寫起居注,是中國文化特色。他把皇帝每日生活的細節都記錄下來,皇帝做錯了什麼事,要他改記錄,他可以不聽皇帝的。有的史官寧可殺頭也不改,因為皇帝和他都要為歷史負責。所以古時的皇帝和大臣都不容易當,因為史官給你下一筆就完了。

少病少惱,氣力安不?」你看連佛都會有病有惱,其它經典記載佛與佛的問候語,還多一句「眾生易度否?」這佛也不是好當的,得了天下笨才而教之,眾生脾氣又難以調伏,當然會有煩惱。每天這麼講,也是會生病的。所以沒有病的,除非是法身和化身,這個肉身是不免病苦的,只要少病少惱,就是無上的幸福了。絕對的無病無痛苦的,我的朋友中只有兩個,不過一個死掉了,一個還沒生。修行能到了少病少惱,就是第一流的人。

願得世尊所食之餘,當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令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這是維摩居士教化身菩薩講的第二段話。第一段話還蠻好聽的,第二段話就開口要東西了。他讓化身菩薩代表他去討飯,這成了出家人「乞士」了。乞士是上乞法於佛,下乞食於人。普通人說出家人吃十方,維摩居士吃到天上去了,到佛前去討飯。希望佛把吃剩下來的飯,布施給下方的娑婆世界嘗嘗味道。

「娑婆」讀如「梭婆」,不讀成「沙婆」,是翻音,意義是堪忍,能夠忍。這個世界很痛苦,煩惱大得很,空氣污染,思想也污染,《阿彌陀經》說這是「五濁惡世」。諸佛菩薩很佩服眾生能忍受這個世界,難忍而忍下來,所以叫堪忍世界。你看大家都在忍,在騙自己,希望到三十歲會運氣好一點了,到了六十歲,喔!希望七十五歲要轉運了。

娑婆世界另外一個意義是缺陷世界,這個世界沒有一樣東西是沒有缺陷的。不知你們有沒有看過《浮生六記》這本言情小說,如果沒有,那還懂什麼文學?書裡面描寫夫婦之間的感情,好得那樣,但是苦一輩子!男女感情好一輩子的,不是窮就是沒有孩子,或者沒有其它的。什麼都有的,沒有這回事,或者其中一個就要早死,絕對沒有給你圓滿的。如有夫婦倆白頭到老,兒孫滿堂,這兩位可能一天到晚吵架,等到老頭子還是老太婆走了,沒有對象吵了,剩下一位也很快走了,真應了《紅樓夢》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冤家聚頭幾時休」。這叫娑婆世界,有缺陷,沒有缺陷就不叫娑婆了。你們有些年輕人,結婚不久就有埋怨之心,不要埋怨啦!阿彌陀佛!娑婆世界的事是難忍能忍啊!

維摩居士向香積佛要飯,好在娑婆世界做一點佛事。娑婆世界的人都很小器,念一句佛還要吵是「帶業往生」,還是「消業往生」。我出來講了一次,就結了冤家,還寫信說要我下十八層地獄。好在我早有準備,已經在十八層地獄之下蓋了地下室,這個世界之可憐真無法說。維摩居士希望,這邊眾生吃了香積佛的飯,使原本樂於小法的,能夠知道大法,也可以為香積佛宣傳。

時,化菩薩即於會前升於上方,舉眾皆見其去,到眾香界,禮彼佛足」,維摩居士交代化身菩薩完了,化身菩薩才動身,坐在維摩居士房中的大眾,看到他走了,也見到他向佛頂禮,向佛說話。究竟這是法身、還是化身、還是報身?你們參參看,這是個大話頭。你們要參話頭,不要去參「念佛是誰」「狗子有沒有佛性」,這些都是空話。你要參,就參這大話頭。

又聞其言: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欲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使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大家聽到化身菩薩轉述維摩居士的話,一字不少。

彼諸大士見化菩薩,嘆未曾有!今此上人從何所來?娑婆世界為在何許?云何名為樂小法者?即以問佛。」派去的化身菩薩,把維摩居士的話講完後,上方世界的這些大菩薩,覺得奇怪了,不知道這個外國人從哪來的?就問佛,這位「上人」哪來的?(你們尊稱師父就可以用上人,上師是西藏規矩。)這個娑婆世界在什麼地方?什麼是小法?


10.05 香積佛介紹維摩居士

佛告之曰:下方度如四十二恆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娑婆,佛號釋迦牟尼,今現在於五濁惡世,為樂小法眾生敷演道教。」香積佛就告訴他們,娑婆世界就在我們這個世界往下走,那邊有位釋迦正在那個污濁的世界傳真理。這裡的「道教」不是指道家,唐宋以前,真理就叫作「道」。

彼有菩薩名維摩詰,住不可思議解脫,為諸菩薩說法,故遣化來,稱揚我名,並贊此土,令彼菩薩增益功德。」那邊有位維摩詰菩薩,是真得到不可思議解脫的。他正在說法,所以派了自己的化身來化緣,他在下方娑婆世界,宣揚我的功德和我們的國土,為那邊世界的眾生,增加一點功德。增加什麼功德呢?使他們恭敬他方世界的佛。

彼菩薩言:其人何如,乃作是化?」香積佛帶領的菩薩又問,那位維摩詰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派化身來,作這樣教化的事?化身就是身教,俗話說,言教不如身教。學佛成就了一定有化身的,搞小神通的談都不用談,只看能不能拿出化身來。維摩居士就用化身的事實,對眾人作了個很好的教化,看到學佛的成就就是如此。

德力無畏,神足若斯?」他的功德成就威力有如此之大,得無畏力,簡直是位佛了,所以神通那麼的俱足。

佛言:甚大!一切十方,皆遣化往,施作佛事,饒益眾生。」香積佛說,那維摩詰的成就大得很,他的肉體雖然住在下方世界,他的化身隨時可以去十方世界,作佛事,利益眾生。「饒」是加強擴大之意。

於是香積如來,以眾香缽盛滿香飯,與化菩薩。」香積佛就用他香氣作成的飯碗,添了一碗飯,交給了維摩居士的化身菩薩。


10.06 上方菩薩來訪維摩居士

時,彼九百萬菩薩俱發聲言:我欲詣娑婆世界,供養釋迦牟尼佛,並欲見維摩詰等諸菩薩眾。」那時,香積佛面前有九百萬菩薩。注意這個數字,只有九百萬,不是一千萬,沒有整體,為什麼?要懂得這數字的理,就懂《易經》了。九是陽數的極點,是至陽純陽之氣。上方世界是至陽之氣,沒有一點陰,所以五陰皆空。陽氣充滿了,才可以不吃飯,非到這個境界不行,所以再三告訴你們,不要亂去學斷食。但是上方世界的他們還是要吃飯,吃什麼?香積佛的飯,這是個秘密。雖然到了不食人間煙火的境地,老實講,另外有吃的,上方世界不是吃人間煙火做的飯,它自然會來的,而且吃了一次可以一百年不用再吃,至少吃了很滿足。這都是秘密。所以這個九百萬的數字不是神話,是真實的功夫,真實的境界。

當時這九百萬菩薩,就要求香積佛放他們假,想跟這位化身菩薩下去娑婆世界,供養釋迦牟尼佛,同時也見一見這位維摩詰菩薩。

佛言:可往!攝汝身香,無令彼諸眾生起惑著心。」香積佛批准了,但是有個條件,你們要用神通把自己身上的香味收起來。因為這個娑婆世界的眾生都臭得很,吃豬肉的人身上就有豬味,吃牛羊的有牛羊腥味,你們香積佛國去的菩薩一去,會害了娑婆世界的眾生,會起煩惱,會有香臭相對的分別心,而起自卑感。

又當舍汝本形,勿使彼國求菩薩者,而自鄙恥。」第二個條件,你們要把身體變成同娑婆世界眾生一樣,因為你們太漂亮了,如果不變一變,他們看了你們又會起自卑感。要變成什麼樣呢?像四川人說的土話,「面帶豬像,心頭明亮。」把智慧藏起來。

又汝於彼,莫懷輕賤而作礙想。所以者何?十方國土,皆如虛空。」第三個條件,吩咐他們不要犯戒,不要對其他人起輕慢心,只要心存一點傲慢,就是犯了菩薩大戒,是很嚴重的。如果有這樣的念頭,道業就會受障礙。什麼理由?不要被任何世界、任何人的表面現象騙了,真正的佛土不是凈土,也不是穢土,沒有土的!真證到虛空了,才真證到佛果。什麼是真正的佛土?證到了空。如果證到了空,那又何必一定往生西方、南方、北方?方方大吉,門門皆利,一切是唯心的,哪一方不好?你們還用算命看風水嗎?

又諸佛為欲化諸樂小法者,不盡現其清凈土耳。」這是個附帶的條件,你們到了娑婆世界,不要輕視那兒,因為釋迦牟尼佛和其他諸佛,為了教化這些小器的眾生,而使他們的國土呈現不幹凈,那是故意的。你們若是起了一點輕視的念頭,就立刻回不來了。所以人不要向高處走,走慣了很嚴重的,一墮落下來就再也爬不上去了。人一定要永遠保持本色,維摩居士「不起於座」也是完全保持本來面目,不看你特別高貴,也不看你特別低賤。《金剛經》上也說「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學佛的人要養成這樣的心境,「心平行直」是佛法的基本起點,也是最高的成就。

時,化菩薩既受缽飯,與彼九百萬菩薩俱,承佛威神及維摩詰力,於彼世界忽然不現,須臾之間,至維摩詰舍。」當時這位維摩居士化身的菩薩,就接受了香積佛給他的這碗飯,帶著香積佛國的九百萬菩薩一起下來。這些人是靠著香積佛和維摩居士的威力和神通,剎那間就來到維摩居士的房間了。我們要記得,維摩居士那間方丈大的房間,當時已經坐了很多人,有人世間的菩薩三萬二千人,還有更多天人,現在又加上這九百萬上方世界來的大菩薩。

時,維摩詰即化作九百萬師子之座,嚴好如前,諸菩薩皆坐其上。」當時維摩居士以神通之力,立刻又變出九百萬張師子之座。(這不是獅子座,是老師上師之座。)這些增加的座位,與之前變出來的座位一樣莊嚴,上方世界來的九百萬菩薩,就坐上去了。

時,化菩薩以滿缽香飯與維摩詰,飯香普熏毗耶離城及三千大千世界。」化身的菩薩,就把化緣而來的香飯,交給了維摩居士的肉身。我們當時不在座,否則非搶不可,這香飯之香,不只是毗耶離城當地充滿了飯香,連三千大千世界都聞得到,這個飯實在很奇怪。

時,毗耶離婆羅門居士等聞是香氣,身意快然,嘆未曾有。」當時城中的婆羅門和居士等等人(婆羅門是印度社會最高階級的人,居士也是特殊身分的人,前面提過了),聞了飯香味,身體和精神都很快活,那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於是長者主月蓋,從八萬四千人,來入維摩詰舍。」長者同居士,都是年高有德的人,主月蓋是人名,他又帶了八萬四千人,來到維摩居士的房間。

見其室中菩薩甚多,諸師子座高廣嚴好,皆大歡喜。禮眾菩薩及大弟子,卻住一面。」這八萬四千人來到房間時,看到已經有這麼多菩薩在場,又有這麼多這麼好的座位,心中無限歡喜。因為維摩居士沒有請他們坐,只好買站票,同菩薩和羅漢們行禮之後,就退站到一邊去了。

諸地神、虛空神,及欲色界諸天,聞此香氣,亦皆來入維摩詰舍。」飯香又引來了地神(土地公,城隍等)、虛空神(虛空中的神很多了,夜叉、羅剎等)以及欲界色界中的天人,都來到維摩居士的房間。

這段的文字很容易懂,重點在飯,飯香引來了那麼多人。維摩居士方丈之室,何以能容納那麼多人?而且從香積佛那兒化緣來的飯,只有一碗,這麼多人怎麼吃?其實我們世界上也只有一碗飯,世界上有這麼多人吃,這個道理也要注意一下。我們世界上的土地也不多,可是有那麼多人住,而且那麼多人活著,都是為了吃飯。中國北方道教龍門派的主要道觀,是北京的白雲觀,門口有副對子非常好:「人間莫若修行好,世上無如吃飯難。」每天能打坐念佛,什麼事也不用管,是最大的福氣與享受。可是這碗飯哪裡來?生命非要這碗飯不可。這個裡面就是個大問題。

時,維摩詰語舍利弗等諸大聲聞:仁者可食,如來甘露味飯,大悲所熏,無以限意食之,使不消也。」當時場面很大,維摩居士就講話了,他說這個飯不是普通的飯,是佛甘露法味的飯(甘露味是形容,不是說用甘露水作的),吃了可洗凈煩惱,永遠得到清凈。

甘露不是普通的露水,中醫熬藥有用陰陽水,這陰陽水有很多種,有河水同井水,也有雨水同井水合起來煎藥。還有用無根水,那就是接下來的雨水。講究茶道的,用什麼水來泡茶,也是大有學問。修道的人有很多丹藥,要用露水來熬才有藥效。漢武帝為了自己煉丹藥,用了國家經費建了一個承露台,是一個很高的台,台上有個柱頭,柱頭上塑一個人,手中拿一個盤,用來接露水。

甘露並不是露水,真正的甘露諸佛菩薩有,我們自己也有,但是一定要禪定到了某個程度才嘗到。在定中天人合一境界,肉身與天地交通,像莊子所說「與天地精神相往來」,那時就不是口水,而是有種甘甜的液體,從頭頂上流下到口中,源源而來。這正如朱熹的話「為有源頭活水來」。密宗所謂的灌頂,也就是用自己的甘露灌頂。到了這個境界,頭頂就隨時是清涼的,乃至有種快活感覺貫通全身。

所以真正的甘露是很難得的,要如何才能成就甘露灌頂呢?就要注意下一句話「大悲所熏」。不是你小器心態,只顧自已修道可以得到的,縱然你偶爾得了一點清涼境界,也是不算數的。要大慈大悲無量功德圓滿了,才能到那個境界。維摩居士也提醒當時在座大家,不要拿人世間的意識、有限度的心量,來吃這一碗飯,否則你吃下去也不消化。

這一段經文一看就懂,但它文字的內義,卻是要配合真實的修持。我們凡夫學佛,通常都是以有限度的意識在修,為自己在求,頂多為自己成道而已,嘴中念慈悲,心中一點不慈悲。這樣是無法成就菩薩大願大行的功德。沒有大乘的心量,吃了香積佛的飯也不會消化。


 

10.07 永遠吃不完的飯食

有異聲聞念:是飯少,而此大眾人人當食。」異聲聞是小乘聲聞中特別的一種,是異部聲聞,雖然是學佛,但是見解有偏差,也可以算是外道。《大藏經》中就有部經典,叫作《異部宗輪論》,佛過世以後,聲聞弟子分了很多門派,對於五蘊的解釋和修持的經驗,各有不同,因此形成了二十個宗派,彼此互不同意。這些爭論,很多也保留了下來,這是佛教偉大的地方,能包容不同見解,《異部宗輪論》中,也有他們獨到的見解。當時在座有異聲聞的小乘人,聽到維摩居士請大家用飯,心中就想,那麼多人怎麼分這一碗飯?你們要注意,小乘的人是不容易發大悲心的。

化菩薩曰:勿以聲聞小德小智,稱量如來無量福慧。」當時這異聲聞的人一動念,化身菩薩就知道了,就告誡他,你不要用聲聞人的小器量小功德智慧,來推測佛的無量福德智慧,這不是你能推測得到的。講到這兒,我們先岔進來一個故事。

達摩祖師到了中國,還沒找到傳人,在嵩山面壁打坐入定。二祖神光以最至誠的心來求道,達摩祖師沒理他,他就一直合掌站在雪地里等。書上沒講他站了多久,可是提到降雪都超過他的膝蓋了。那有多辛苦啊!但是他毫不動搖,結果達摩祖師回頭問他究竟來求什麼,二祖神光就說,要請大師開示無上大法甘露法門。為什麼他不說求別的,而只求甘露法門?達摩祖師回答:「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禪宗雖然講不立文字,可是我們當年看了這些文字,幾十年都能背下來的。你只看過了有什麼用?不但要背下來,還要把每一句話回到心裡檢查自己。

因為《維摩詰經》這裡講到「小德小智」,所以我引述了達摩祖師這句話。大家覺得自己學佛很誠心,甚至出了家受了戒。但這些都是表面文章,你沒有至誠的心理和行為,都是在用禪宗祖師罵人的「偷心」來學法。偷就是偷巧,做一點小小的功德,表示一點小小的恭敬,就認為自己不得了了,就想得到大法,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達摩祖師說,無上大法是要「曠劫精勤」修來的,要從無始劫以來,發心精進勤勞修行而來。像你這樣合個掌站在雪裡等,能算什麼?小忠小信而已!不是恭敬,是輕心,還有慢心。如果是我們,聽了一定不服,格老子,我非搥你達摩祖師不可!我已經這麼辛苦了,你還這樣講。

但二祖神光不同,被達摩一罵,就在此時斷臂。他這個時候,沒有什麼可以供養的,沒有什麼可以表示自己的誠心,急得只有抽出戒刀,砍掉一條手臂供養了。二祖沒出家之前學問就已經高超,為人講《易經》。出家之後,在湖南打坐修定好多年了,現在仍然要求菩提大道。你們能把這些祖師和密勒日巴祖師求道的過程,整理出書,相信大家讀了都會掉眼淚的。達摩祖師要他那條手臂幹什麼?但到了這個時候,才開始接引他。

《金剛經》上說,「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這樣的人才能聽到如來般若空的道理,所以就有那麼難!一般人常常認為,佛經就是佛經嘛,我們修行過來的,才知道佛經的每一句話都很真實。

所以化身菩薩就罵異聲聞的人,想用聲聞乘的小德小智,來稱量無上佛道,他說:

四海有竭,此飯無盡。使一切人食,摶若須彌,乃至一劫,猶不能盡。」你不要小看這碗飯,四大海水有乾的時候,這一碗飯是永遠吃不完的!就算一切人來吃,把飯搓成像須彌山那樣高大,用了一劫數的時間,這碗飯都不會見底的。

前面講過有四種飯要吃,佛境界的飯是什麼飯?這一碗飯是最重要的一種食,我們的生命不是只靠吃大米青菜。不過營養愈好,愈會吃出毛病。美國報導有一種實驗,一組老鼠給予過量的營養,一組老鼠給予正常定量的營養,一組老鼠經常挨餓。結果營養好的老鼠死得最快,正常營養的,活得比第一組長些,但是後來多半生癌,只有餓飯的這一組活得最長。所以出家同學守過午不食的戒,原來還可以長壽。而《百丈禪師叢林要則》,也以減食為生病時的湯藥。

孔子也說過,「食氣者神明而壽」,修道的人食氣可以長壽,可是我再三告誡你們不要自己亂練,你真會食氣(這個當然不是空氣的氣),就可以吃到香積佛飯,甘露味來了,就永遠長壽。孔子又說,「不食者不死而神」,最高成就不需要吃了,就永遠不生不死。你說這句話四書五經沒有寫的,要知道,孔子的話不止是在四書五經之中,這一句是出自《孔子家語》。所以稱孔子是萬世師表,是至聖,不是隨便說說,這些道理他都懂,不過他不向這個路上走,他走的是一肩挑起仁道的路子。

所以者何?無盡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功德具足者,所食之餘,終不可盡。」為什麼這碗飯吃不盡?這裡要注意,學佛大小乘修持共通的步驟: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解脫以後所見叫做解脫知見。學佛第一步要持戒,因為持戒可使自心不散亂不昏沈,才能修定。戒律持不好,要想修定必無是處。「戒」就是莊子提到過,也是孔子對顏回說的「心齋」,從起心動念做起。齋同戒是一個東西,得了定才能真發起智慧,智慧成就了,才能解脫煩惱,煩惱解脫了,才能去除無始以來煩惱的根根,由解脫所知所見,才能了一切之源。光解脫,沒有發起解脫知見還不究竟,由此可知見地的重要。

原來這碗飯是無窮盡「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功德成就的佛,所吃的佛食剩下來的。佛境界所吃的飯,是能使一切生命得到滋養滿足的,所以當然是無盡的。

於是缽飯,悉飽眾會,猶故不儩。其諸菩薩、聲聞、天人,食此飯者,身安快樂,譬如一切樂莊嚴國諸菩薩也。又諸毛孔皆出妙香,亦如眾香國土諸樹之香。」於是大家就放心地從化身菩薩那兒接過飯來吃,所有在場的人都吃飽了,再看看那碗飯,「猶故不儩」,不儩就是不盡,還是跟沒有分賜之前一樣多。在場的諸菩薩、聲聞、天人吃了這飯,本來生什麼病的,都好了,那身心快樂的境界,就和所有極樂世界國土中菩薩的境界一樣。同時,吃了飯的人,身上所有毛孔都發出香味,香到與眾香國的樹一樣的香。

這碗飯是四食中哪一種食?現在可以告訴大家,是思食,正思惟,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完成無量功德所生的精神食糧。所以真正得道的人,不需要吃人間的煙火之食,我們的生命是由無比功德所形成的,我們會覺得餓想要吃東西,是我們的業力之一。這世界上最重的業力,就是飲食和男女,我們欲界的眾生很可憐,就是為這兩樣事勞碌,不能得甘露法味。


10.08 香積佛如何說法

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香積如來以何說法?」現在飯吃完了,維摩居士就向上方眾香國來的大菩薩們提問,香積佛是怎麼說法的?

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此處這個「土」字,照舊式讀法要念成「度」,過去的佛經,在這個土字的右上角加上一點,表示與土的讀音不同。現在人不明白,仍然讀土,唉,老土就老土吧!

大菩薩們說,我們那邊講佛法不用文字,也不用嘴說,也不用經本,修法就用鼻觀(這個觀是觀想之義,要讀「灌」音)。香積佛國土是用鼻觀修法,聞香味就可以悟道。大菩薩在那兒是坐在樹下打坐,聞到樹的香味,就可以成就,得到功德成就三昧,同時也具足菩薩所有功德。

我們學佛第一步是修功德和福德,福德不具足,智慧不會發起,智慧不發起,沒有辦法證得菩提。大家想悟道的念頭,都是妄想,連一點善行都沒有,何況是福德!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心理和行為,發起大慈悲、利他的心理和行為,成就功德,智慧圓滿,才能開悟成佛。

上方香積佛世界的修法,與娑婆世界不同,他們是用鼻觀聞香而得成就,各個佛國土的修法,都是一門深入。娑婆世界的眾生因為業力重,煩惱多,一念之間有八萬四千煩惱,所以佛對這個世界特別慈悲,說了八萬四千方便的法門。

六根修持都可以成道,譬如念佛是用意根來念,念出聲音的是用舌根,觀音法門用耳根等等。而鼻觀是用聞香味來修,我們這個世界在佛前點香,不過我個人不大讚成燒香。佛經上講香,有燒香、末香、塗香等好多種,燒香會污染空氣,同抽煙一樣。我是有抽煙的壞毛病,人家問我為什麼要抽煙,我說因為我想作菩薩,作菩薩的每天要忍受被煙熏,有的菩薩熏得臉都黑了。現在有的香是用香水的香做的,這也不好,打坐聞了容易動邪念(這邪念不一定是指男女之間的邪念),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魔障。真正的香,以學密宗的人來講,只有檀香。檀香木出在熱帶和溫帶,印度很多,價格比較貴。

至於中國有沒有因香味悟道的人?有的,就是宋朝詩人黃山谷,他用功參禪多年,都沒有悟道,有一天他問師父,希望給他一個簡單扼要悟道的方法。他也是起偷心,偷巧的心理,他的師父是黃龍晦堂禪師,在江西廬山的廟子。晦堂禪師就問他,你念過《論語》沒有?這句話今天聽聽無所謂,在當時卻是非常侮辱人的,古代小孩子六歲就要會背《論語》。黃山谷學問那麼好,這樣問等於是問博士學位的人,有沒有讀過幼兒園的書,真難堪極了。黃山谷答,讀過的。

晦堂禪師就說:「二三子以我為隱乎?吾無隱乎爾者。」《論語》上記載,有一天孔子告訴他身旁幾個學生,你們這幾個年輕人,以為我還留了一手嗎?我什麼秘密都沒有保留啊!你們怎麼還不懂呢?

晦堂禪師引用這句話,就是在罵黃山谷。黃山谷聽了還是茫然,但是我們曉得他這時候心裡一定不好受,這樣一位文豪名士被人如此罵。晦堂禪師看他不懂,就拂袖向山門外走了,黃山谷就跟在後面走,當時是秋天,桂花盛開。

講到桂花,我的習氣妄想又來了。當年我這個浙江人去了四川成都,在秋天時,我們最喜歡去成都四十里外的新都縣。新都有一個湖叫桂湖,湖旁還有個禪宗大叢林叫寶光寺。到了那裡是荷花千朵桂千株的景象,一路都是桂花香味,這種境界現在都成了夢中事了。

講回到黃山谷,他跟著師父走了一段路,晦堂禪師忽然回頭問他:「聞木樨花香么?」你聞到了桂花香嗎?黃山谷答:「聞。」晦堂禪師說:「吾無隱乎爾。」黃山谷當時就開悟了。這是有名的公案,黃山谷聞木樨而悟道。

當然上面這段公案,黃山谷只是破了初關而已,後面還有事的。我們引用來說明香積佛國聞香味而悟道的道理,不是用文字說法。我過去有一位朋友,他打坐非要點檀香不能入定,我就笑他是眾香國人,犯了戒被打下來的。


10.09 釋迦佛如何說法

彼諸菩薩問維摩詰:今世尊釋迦牟尼以何說法?」眾香國的菩薩就問維摩居士,你們這個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是拿什麼來說法呢?

維摩詰言:此土眾生剛強難化,故佛為說剛強之語,以調伏之。」維摩居士向上方世界菩薩,報告了我們的醜陋面,他大概先嘆一口氣,唉!我們這個世界的眾生個性倔強,又剛愎自用,很難辦。所以佛要說些狠話,才把他們降伏下來,不狠就對付不了他們。

言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諸難處,是愚人生處。是身邪行,是身邪行報。是口邪行,是口邪行報。是意邪行,是意邪行報。是殺生,是殺生報。是不與取,是不與取報。是邪淫,是邪淫報。是妄語,是妄語報。是兩舌,是兩舌報。是惡口,是惡口報。是無義語,是無義語報。是貪嫉,是貪嫉報。是嗔惱,是嗔惱報。是邪見,是邪見報。是慳悋,是慳悋報。是毀戒,是毀戒報。是嗔恚,是嗔恚報。是懈怠,是懈怠報。是亂意,是亂意報。是愚痴,是愚痴報。是結戒,是持戒,是犯戒。是應作,是不應作。是障礙,是不障礙。是得罪,是離罪。是凈,是垢。是有漏,是無漏。是邪道,是正道。是有為,是無為。是世間,是涅槃。

所以佛說六道的報應、講三災八難來教化世界眾生,講哪種身體上的邪行,就會遭遇哪種身體上的果報。你要曉得有許多行為不是意識上要做,而是身體上做的,大家要體會。「身邪行」是什麼邪行?例如大家坐著,幾乎沒有兩個人的坐相是相同的。儒家講「正襟危坐」,危就是正,什麼是正坐是很難講的。以佛法來說,可以講只有毗盧遮那佛的七支坐法才是正坐。儒家的正坐不同,以前的椅子不像沙發,西式沙發坐久了,到老了骨頭容易出毛病。中國舊式的椅子,坐上去沒有辦法彎腰的,非直著腰板坐不可。以前我們作小輩的,有長輩在時,只敢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腰自然直。我常告訴同學們,我三十歲以前沒有蹺過腿坐,就算沒有人看到,我都不敢蹺腿。

曾國藩是儒家人物,當時有個英國顯要來訪,他陪客人談話一夜,喝茶嗑瓜子。等他離座站起來時,英國人發現瓜子殼圈出來兩個腳印,表示他坐在那兒幾個鐘頭,兩條腿沒動過!事實上這種坐法對人體非常健康。所以我一向不坐沙發的,偶爾到外頭必須坐沙發,坐了一下就很難受。坐沙發使人都變成了蝦子,歪斜著身體,開始會很舒服,坐久了精神愈來愈差。

同樣的,我也勸人不要睡沙發床,睡到老來骨頭也會出毛病。中國老式的床是木板,上面鋪稻草。現在睡榻榻米,上面再鋪墊子,睡起來當然舒服多了。

再說身邪行,身子的邪行非常多,講起來可以寫一本書。小乘很多戒律,就是防止身邪行的,例如吃飯前一定洗手,又如上完大號一定用水洗,不用草紙去揩,可是到了中國就改了。現代有抽水馬桶可以噴水清洗,又可以合於戒律了。這些小乘身邪行的戒律,不算重戒,是屬於攝威儀戒,修正生活習慣的。中國的《禮記》也說,「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威儀太多了,大部分的威儀,都是防止身邪行的。

身邪行是有身邪行的果報,因此釋迦牟尼佛就教導大家,身不可有邪行。身邪行報是什麼?不健康,多病。兩千多年前,佛就非常注重衛生,現在看起來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在當時的印度,卻是很切中時弊的。這些行為的教育,在小乘經典中特別多。中國人一學起佛來,就看《金剛經》、銀剛經、銅剛經這些大經,所以就少知道佛的行為教育了。

口邪行有口邪行的報。嘴巴有什麼邪行?例如咬指頭,有些人長大了還改不掉,真要命!這既不衛生,又容易手指變形。尤其女孩子,講話時把手指放在嘴邊,是種很難看的不好相貌。諸如此類的口邪行有很多,乃至現代人一邊說話一邊咬口香糖,也算沒有禮貌。又如在街上看見女性就吹口哨,也是口邪行。

什麼是意邪行?是思想上的,例如創立一種什麼學說理論,本意並不邪,也是想濟世,但是後來走偏差了,反而為禍世間,這就是意邪行,也會有意邪行的果報。

殺生的人,會有殺生的報。

不與取就是盜,佛經上不用「盜」字,因為以佛法來看,世界上沒有那個不是強盜。個個是強盜小偷,都是不與取,就是沒有得人家同意就拿,就用,就吃。世界上沒有不侵佔別人的人,兒女長大成人,還向父母親要錢用,就是侵佔父母財物的行為。但是人類認為是當然的,真是奇怪,沒有哪一個應該給哪一個的。有人說人生用錢有三階段,當人兒女時,躺著向父母要錢,不給就躺在地上哭。長大了向先生、太太、兄弟、朋友拿錢,是站著要。到老了向兒女拿錢,那是要跪著拿的。

邪淫有邪淫報,這裡不像其它的經典,絕對戒淫,而是給在家人開個方便之門,是邪淫才有果報,但人們還是讚歎不邪淫是最好的品德。

妄語,是說謊話。兩舌,我們常犯的,講話說過來說過去,有時並不想挑撥是非,偶然一不小心講了句話,就變成兩舌。惡口是罵人,像我就經常惡口。無義語,無聊不要緊的話。尤其女性們坐在一起,講了半天言不及義,當然男性也會犯的。貪嫉是貪心妒嫉。嗔惱,是怨恨惱怒別人。接下來的我們不一個一個講了,講下去成了講戒律,光是這一篇,半年都講不完。可是每一點你都要注意。又例如這個亂意,你打坐散亂也是有果報的。

以難化之人,心如猨猴,故以若干種法,制御其心,乃可調伏。」這個世界上人的心理像猴子一樣,難以教化(有這本經典之後,到了明朝吳承恩就寫了《西遊記》,把人心寫成了孫悟空)。所以釋迦牟尼佛用了種種辦法,讓眾生把這個心制下去,才好修道。

譬如象馬𢤱悷不調,加諸楚毒,乃至徹骨,然後調伏。」比如不好的象和馬,不好駕御,要痛打它,打到皮開肉綻見到骨頭,才甘心受調伏。

如是剛強難化眾生,故以一切苦切之言,乃可入律。」世界上這些倔強難以教化的眾生,必須要把一切痛苦的果報遭遇告訴他,他才能慢慢走上軌道。律就是就道、規律。

彼諸菩薩聞說是已,皆曰:未曾有也。如世尊釋迦牟尼佛,隱其無量自在之力,乃以貧所樂法,度脫眾生。斯諸菩薩,亦能勞謙,以無量大悲,生是佛土。」這些上方世界來的菩薩們,聽了維摩居士這一番話,都大嘆從來沒聽過,釋迦牟尼佛真是難得,他已經成佛了,有無量大的神通之力,卻都用不出來,只好把自己弄得很苦,所以又出家,又苦行,又餓肚子才得道,都是做給眾生看的。同時又難得有諸位大菩薩,像是彌勒、文殊、觀音等等,都這麼勞苦謙虛(這些菩薩中,好多是早已成佛了的,為了要幫助釋迦牟尼佛,所以願意來到世間),發起無限的大悲心,才願意生到這個世界上來。

你們諸位也是發了大悲心,才願意生到這個世界上來,又生了一點小悲心,才願意到這裡來坐著聽經。


10.9 維摩居士說如何學佛

現在開始,維摩居士要講,在我們這個世界如何學佛。讀起來很淺,大家都懂,但是做起來很難。這裡的道理同東方世界的道德系統,有很大的關係。

維摩詰言:此土菩薩,於諸眾生大悲堅固,誠如所言。」這裡維摩居士先提出一個要點,在這個世界修行的大菩薩們,對於一切眾生的大悲心,是非常堅固的,這是真的。他肯定了香積佛國菩薩,對我們這個世界菩薩的讚歎。「誠如所言」這四個字,後來變成了成語,就是出自《維摩詰經》。

他只用大悲,沒有用大慈。慈和悲在現代的意義也是有區別的,慈是具有父性的愛,悲是母性的愛。所有的人都可以稱為菩薩,是因地上的菩薩,都具備當菩薩的資格。我們有志學佛的人,自然都是菩薩,對於一切眾生就要發大悲心,而且是非常堅固的大悲心,不要把發大悲心推給了菩薩。

西方文化的愛心同大悲心差不多,與儒家講的仁字也差不多。老子就不用仁這個字,他對仁批評得很厲害,他用的是慈,所以慈、悲、仁、愛都是同一個道理。根據《維摩詰經》這裡的觀點,我們回想世界上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學家,所有的教育家,第一步都是要人培養慈悲仁愛之心。

然其一世饒益眾生,多於彼國百千劫行。」但是這個世界的菩薩捨己為人(菩薩行不管你走的是什麼路線,不是一定要走宗教、社會、教育的路線)的行為,要比在其它清凈國土修行的功德還要大。

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諸餘凈土之所無有。」什麼理由?這個娑婆世界有十善業道,十種善法,是佛教的基本,在其它的凈土是沒有的。在西方極樂世界,或東方藥師琉璃光凈土都沒有,因為用不著。藥師如來的十二大願同十善業道相近,但是並不完全相同。

說其它的凈土沒有,這話只說了一半,下品下生是不是要修?這是一個問題,須要思考。


10.10 十種善法的修持

何等為十?以布施攝貧窮,以凈戒攝毀禁,以忍辱攝嗔恚,以精進攝懈怠,以禪定攝亂意,以智慧攝愚痴,說除難法度八難者,以大乘法度樂小乘者,以諸善根濟無德者,常以四攝成就眾生,是為十。」他開始講有哪十種善業。首先是六度,然後還有四種。我們有同學正要寫論文,十善業道不是很好的題目嗎?你把它們和東方文化的關係搞清楚,就已經是非常大的題目了。講到東方與西方,有一個世界文化上非常有趣的現象,五大宗教的教主都是出自東方。耶穌一生中有好多年的行蹤成謎,現代有的學者提出證據,他那些年去了印度學佛。甚至有說在西藏達賴喇嘛的宮中有本經典,其中提到有位道友回去傳道,因為其它人反對,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你說這些資料是偽造的嗎?我想用不著吧!你說這講法是真的嗎?只能說事出有因。

拿第一句話來說,「以布施攝貧窮」不止是東方在做,大家都在做的,因為上文曾說「此土菩薩,於諸眾生大悲堅固」。不止是佛家在做,我們拿中國的儒家道家為例,都是這麼教人的。捨己為人、恤老憐貧、博世濟眾的思想,不是佛法進入中國才開始的,四書五經之中都有。了解了這個,就明白何土無佛啊!

攝貧窮是攝度救濟貧窮,拉他一把的意思。按我們過去的文化,沒什麼度不度的,這是作人本位義所當為的。換句話說,我們祖宗文化認為,人不是為自己而活,是為別人活著的。當然別人也為我而活著,這是互助的關係。根據好幾本佛經所載,這種行為是在我們這個世界才有的,所以不要輕視自已。

第二句話「以凈戒攝毀禁」,你也可以寫一篇論文研究,從我們有文字開始,一直到了有四書五經,在這段期間,佛教還沒傳進中國。四書中只有《論語》是孔子思想,《大學》是孔子嫡傳門人曾子所作,《中庸》是孔子的孫子子思所作,《孟子》是子思的學生所作。你查查《高僧傳》,十個中有七八個是儒家出身,所以很多人都引儒家的觀念講解佛法。儒家的四書五經是教人如何作人,偏重於人道,為何如此?《左傳》說過「天道遠,人道邇」,形而上道要怎麼修?天究竟在哪裡?孔子教我們「敬鬼神而遠之」,他是承認有鬼神的,你要恭敬它,但是這個問題太深遠了,不要輕易去研究它,你先把淺近的人道做好了,才進一步去探究天道。人道都做不好,就想學佛嗎?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實在作人都有問題,可是標榜學佛,讀過佛經,皈依了佛之後,脖子都硬了,把頭仰著,好像我就是第一,那之墮落啊!

儒家所有的書都是在講人道,用大乘戒律比對一下就知道,為什麼我常說四書五經就是佛教的律宗,是人道的戒律,也就是居士戒。真正一個居士必須做到這些戒。譬如《論語》處處是戒條,就在教我們怎麼作人,怎麼做事,怎麼作兒女父母。所以這個世界上的眾生,都能夠「以凈戒攝毀禁」,尤其在東方文化中,更是如此。

西方文化在二千年前是很淺薄的,其後也引進了東方的文化,也向這個路上走,以凈戒攝毀禁,這也是自然的趨勢。所以在佛法的觀點看,真正的佛法不會有末法時代的,所謂末法,只是指宗教的形態,事實上,正法的真理是永遠住世的。所以說「正法常住」,只不過諸大菩薩的教化方法和姿態,隨時代的變化不同而已。如能這樣理解,那你理解的範圍就廣,胸襟也大了。佛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這是佛法偉大之處。

第三句是「以忍辱攝嗔恚」,這就不用說了,學佛要學忍辱,同樣中國的諸子百家,沒有哪一本書不是教我們謙虛的。謙虛就是忍辱的表達,忍辱是原則,謙虛是行為。人能謙退才是真正的忍辱。這一切的教化,都是佛法。

第四句「以精進攝懈怠」,更不用說了,東方文化順手拈來都是勤勞、努力,只不過是佛學的名詞翻譯不同罷了。

第五句「以禪定攝亂意」,這一點我們要注意,對任何宗教哲學,我們都要放開眼光,他們都是講定的,定就是靜。譬如《大學》講修定的次序,非常清楚:「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個修養的次序就是修禪定,不是佛法來了以後才有的。後來佛經翻禪定,這個「禪」字是翻音,你用廣東、閩南語讀來比較接近本音。「定」字就是取自於《大學》中的「知止而後有定」。禪定是共法,大小乘、佛、外道、菩薩、凡夫都有的。乃至跳舞專心一致,到了忘我境界,也就是禪定,不過那是凡夫的禪定三昧。其它宗教的祈禱,也是禪定的一種方式,有其它宗教的教友對我說,他受洗時心境無比清凈,全身毛孔都張開的,我就說,你真得救了!在儒家就是講「誠」和「敬」。他跪下去的那一剎那是真得感應,不是誰給他的感應,是自己給自己的,自己本有的,就是禪定。不過這仍是凡夫禪,不是佛法與外道不共法般若所得的智慧,這是下面要說的。

所以禪定在任何宗派都有,諸如宋儒,雖然反對佛教,可是每一家都在修禪定。所以我對宋儒是不大原諒的,他右手偷了佛,左手偷了道,然後還要罵人家不對,這算是什麼儒家?氣派太小了。但是這個過錯可不是孔子孟子的。宋儒主張誠和敬,我的老師當中有好幾位,我看了就怕,他生活上沒有馬虎過的,都很嚴謹,臉上也沒有笑容,其中有一位是秀才,又學佛又講儒家,還是日本留學回來的。他上課還擺一本印光大師的文鈔在旁邊,也是吃素的。我到現在還很懷念這位林老師,他就是位儒家人物,出家人講戒律都沒有他嚴格。

第六句「以智慧攝愚痴」,這也不用說了。剛才說過,你要是能把十善業道同東西方文化的關係研究清楚,至少你在佛學學理的研究,已經很高明了。

第七句「說除難法度八難者」,佛學中常提到三災八難,三災我們前面說過了。這個「難」是艱難困難的難。可是有時書上看到某人向某人問難,這是向人請教一個困難的問題,不是想要問倒人家的意思。八難是八種學佛的大困難,障礙我們學佛的前三難是:地獄、餓鬼、畜生。一般說在這三道中不能學佛,但是進一步說則不然,大乘道主張在這三道中還是有化身菩薩在度眾生,這一點我們在此也不詳說了。

另外五難是:一、盲聾瘖瘂、二、世智辯聰、三、佛前佛後,這些是人道學佛的障礙,下定決心學習,都可破除,所以佛經說我們這個世界苦樂參半,因此我們應當精進追求真諦。四、學佛難,北俱盧洲的人固然在物質精神上享受,但是他們永遠不會得到真理智慧,所以也是災難之一,常言也道「富貴發心難,貧窮布施難。」五、無想天或雲長壽天,耽著禪定,不得聞法,也是災難。

本經所講的八難,是八種突不破的困難,可是在我們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菩薩行的人,都有各種的辦法教化人突破這個困難。突破的方法如果發揮起來是很多的。譬如佛教和道教都有度餓鬼、度畜生的修法。我們有位同學是搞電子的專家,他做過研究,認為電能比較強的,修道的成就也會比較快。他用各種動物的皮磨擦玻璃棒,試驗哪種動物的電能最強,結論是人皮最快,只要擦幾下子就產生電能。其次是狐狸皮,牛皮也不太差,所以他認為畜生道離人道也不太遠,是可以得度的。

像這樣幫助眾生突破八難去修道,在別的佛國是沒有的。

第八句是「以大乘法度樂小乘者」。佛法本來只有一乘,譬如我們這裡的顯明老和尚,每星期四為各位講《法華經》,他是正統講經說法,我不能與他比,我這不能算講經,只是和各位隨便作基礎佛法的研究。我鼓勵大家好好跟他學,老法師萬一涅槃了,天台宗的分科判教就沒有人了。我為什麼提這個?就是想起《法華經》上說,佛法只有一乘道,沒有分三乘五乘,但是一乘道就是無上乘,太難了。因此佛的教育方法分了聲聞緣覺等等,有種種不同的方便,這是其它佛國凈土所沒有的。譬如我們看凈土三經,極樂世界只有一句阿彌陀佛,本經在後面就說,與其它佛國世界的說法,完全不同,我們可以對照《華嚴經》的佛國世界的道理。所以我們這個世界有特殊的成就方法。

第九句,「以諸善根濟無德者」,這個世界的善知識們諸大菩薩,常常以自己修行成就的法門,幫助惡根深厚的人,以各種方法來感化他們。這也是同其它佛國世界不同的。

最後,第十句,「以四攝成就眾生」,這個世界諸大菩薩修四攝法(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也是其它佛國世界沒有的。

維摩居士說了這十種善業道,他不是說給香積佛國的菩薩聽的,這些菩薩也不是不懂,他們是和維摩居士唱雙簧,其實他是說給我們這個世界眾生聽的,學佛就是要走這十個路線。

彼菩薩曰:菩薩成就幾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凈土?」香積佛國的菩薩就提出一個問題,這正是帶業往生或消業往生凈土的問題。他問,修大乘菩薩道的,要成就幾種修行的方法,使得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品德和行為變得圓滿無缺,死後往生凈土?

瘡是生瘡,疣是長贅肉瘤。瘡疣並不妨礙生命,但是會給生命帶來痛苦,是個病態。人在行為上都有病態,我這個人就很不規矩,沒有資格作佛教徒,所以我尤其怕宗教徒,因為很多人信了宗教以後,就拿了一把宗教的尺去度量別人。看一看這個人不是菩薩,那個人不夠資格作神父,卻從來不量量自己。這是犯了很大的錯誤,真學佛的人應該只要求自己,不要求別人。任何一個人都免不了病態的,乃至連菩薩的行,有時都有病態。


10.11 菩薩成就八法

維摩詰言:菩薩成就八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於凈土。」維摩居士回答,要能夠成就八種法門,才做得到。

何等為八?」有哪八種呢?你看下面所說的,與我們東方文化的教育有絕對的關聯。東方與佛法有密切的關係,東方是生生不已的方向,釋迦牟尼佛一生說法,多少次都提到東方。《維摩詰經》這一品,講的是上方香積佛國和吃飯的問題,我已經點出來,這裡吃的飯是思食和識食的境界,不是段食和觸食。這個飯是得到禪定的人才吃得到,而吃了也會有成就的。下一品會呈現另一個佛國凈土,是阿閦佛的佛土,又是在東方。這個關聯好像古人和今人都沒有注意,你們青年可以向這一方面努力。

饒益眾生而不望報。」佛經都是用「饒益」,不是「利益」,因為饒是充份地、盡量地的意思,光說利益不夠。維摩居士說的這第一個修行方法,不止是佛教,在東方文化、中國文化中處處都有。所以說東方早有古佛了,這也是佛經上的話。中國文化做好事叫作積陰德,就是「為善不求人知」,若被人知道會恭維你,就會消了自己的善業和福報。下面還有另一句話,「為惡不畏人知」,希望人家知道,好糾正你。

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這是由戒律來的,佛經就是戒。戒律像是規範道德行為的法律,法律是由法理而來,就是法律的哲學道理。醫學要有醫理,有人學醫但是不出來看病,因為他學的是醫理學,是醫生的顧問。佛經就是戒律的法理,剛才講的十事善法是戒,現在講的成就八法也是戒。這些戒不用去戒壇受戒,你若接受了佛教教育,就要依此改正自己的行為。

我常提英雄與聖人的分界,現在再提一下,英雄是征服天下,聖人是征服自己,學佛就是學征服自己。征服天下難,征服自己更難。許多人可以作英雄,但是沒有辦法作聖賢,因為不能征服自己。英雄是把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煩惱,建立在別人的身上;聖人是把天下人的痛苦煩惱,自己挑起來。聖人就是菩薩道,就是「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

所以我們看這些經文,就等於是念戒,若《維摩詰經》有時真看不下去,因為看了都做不到。以這一條來講,不要說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了,就算好朋友要我們分擔一下困苦都做不到。

所作功德盡以施之。」有功德自己不佔有,都布施出去,也就是大家誦經時最後的迴向。迴向的道理前面講過不少次了,一部老子《道德經》,就是在講迴向,例如「為無為」,又例如「外其身而後身存」,都是迴向的道理。

等心眾生謙下無礙,於諸菩薩視之如佛。」看一切眾生平等,盡量地謙虛,如果傲慢的話就有障礙了。要尊重任何一個人如聖賢,這跟儒家道家,沒有任何區別啊!

所未聞經,聞之不疑。」深信所有聽過的大乘經典,雖然有些道理從未聽過,但也不懷疑。

不與聲聞而相違背。」不看不起小乘道,因為小乘是大乘的基礎,大乘不過是小乘的範圍擴大而已。

不嫉彼供,不高己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出家人不嫉妒別人受供養,這也包括了在家人,看到別人得意了不嫉妒。我常說「一家飽暖千家怨」,所以儒家道理是,人不敢自己太富貴。過去我在家鄉時,年輕人不準穿皮袍,老輩見了要罵的,年紀輕就玩這個!中年人穿皮袍,還要在外面加一層蓋住。人家看你發了財,會眼紅的,但你窮了也沒有人會同情你的。這都是一般眾生心理。我們學佛的人修行,就要改變這種心理,所以人家的好,不要嫉妒,要視之為應該;自己有什麼好,要謙退,不以此為榮,要在這樣的心態中修行。現代人常說,對某某事值得驕傲,這是不通的中文,是從外文翻譯來的,勉強說值得自豪還差不多。中國文化中說值得自己驕傲,那是狗屎心態。

常省已過,不訟彼短,恆以一心求諸功德。」六祖也講過,修行人要「但觀已過,莫論人非」。真學佛只有反省自己,要求自己,不去談論別人的過錯,一心一意修一切善行,完成一切功德。

是為八法。」這就是維摩居士所說的往生凈土八法,你能修成就了,必定往生。但是即使這八法成就了,你說無始以來的業消完了嗎?不見得,因為這只是成就大菩薩行的基本八法而已。菩薩行不止八法,這八法成就了,也就是守了大乘的戒律,就不會有修行的病態,臨終時必然能往生所發願前往的佛國凈土。

維摩詰、文殊師利於大眾中說是法時,百千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十千菩薩得無生法忍。」這是這一品的結論,文字就不用解釋了。


前言第一品佛國第二品方便第三品弟子第四品菩薩第五品文殊師利問疾第六品不思議第七品觀眾生第八品佛道第九品入不二法門第十品香積佛第十一品菩薩行第十二品見阿閦佛第十三品法供養第十四品囑累


【禪世界收集整理】2019.12.24-2019.12.24-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