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大宝法王3

【1】【2】【3】【4】【5】【6】


法王噶玛巴2016年亚洲讲经法席《心经》课程 (3)

时间:2016年8月16日下午
地点:印度德里古拉冈凯悦酒店

karmapa HS afternoon 16Aug2016 14

别问什么是“空性”,先问怎么去“修行”

“大家阿弥陀佛!”这堂课一开始,法王先以中文佛号问候大众之后,接着以藏文说:

今天下午接着讲解《心经》内容,这次课程真的很多人前来,时间也很短暂,这几天之中我要接见很多人,也要准备课程,并给予教学,时间紧迫,因此有准备不周的地方。

早上我们讲解完了八个部份当中的第四个“因缘”。但是,第五个“问”的部份,只讲到了开头的部分,还没讲到真正的问题,也就是“时,具寿舍利子,承佛威力,白圣者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曰”这个部分。所以接下来,在下午这堂课当中,会把第五个部份“问”讲完。这个“问”的问题呢,就是下面的这段经文:

■《心经》经文正说

若善男子。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复当云何修学。

这就是观音菩萨的问题。当然我们今天没有办法讲完全部,只能讲解“善男子,欲修行”,后面的“复当云何修学”今天讲不完。

种姓:能够圆满修持正法的潜力

若善男子

善男子,在一些经典当中,翻译为“种姓子”。根据智友阿阇黎的说法,因为这些菩萨是经由大乘经教而生,成为了如来的孩子,所以称为“善男子”与“善女人”。

而狮子贤论师的《庄严光明论》,这是一部对于《般若八千颂》的注释,当中提到:“种姓是什么?种性代表能够圆满修持正法的一种潜力。”种姓代表人可以圆满修持正法的能力。

另外,因为古时印度很强调种姓制度,现在也满强调的,所以彼此之间会互相尊称“善男子”或“尊贵的”等类似称呼。同样的,因为这样古时印度的一种礼仪,因此在这部经典当中,也恭敬地将这些眷属众们,尊称为“善男子”。

另外,在阿底峡尊者的《心经注释》中,认为“善男子”,就是“以觉悟为目标而努力修行”的人,指的就是修行的人。所以接下来的经文“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就是这些善男子们的“目标”,而“欲修行”这句子,则是为了目标而努力发心的意思,做此解释。

总之,“善男子”是指尚未进入大乘道上,但对大乘有恭敬心,并且想要广大利益众生的有缘弟子,他们希望能够修持甚深的修行,也就是说,他们为了甚深的菩提,发起了菩提心。

大部份的注释,都认为这里的“善男子”、也就是“种姓子”,是指他们出生在佛陀的种姓,或大乘的种姓之中。

接下来对“种姓”做个解释:所谓的“种姓”,有“因”、“界”、“自性”等等多重意思。

而大乘或小乘种姓,是指弟子们会基于各自的潜力和智慧,对于特定的法教生起信心,比如说,对大乘、小乘等等法教怀有信心,这样的人就会被称为“大乘种姓”,或者“小乘种姓”。

然而,大乘与小乘中的不同宗派,对于“种姓”的定义,都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小乘:声闻乘会谈到所谓的四种自性、“四姓圣贤”,这是声闻乘中的种姓。
大乘:中观和唯识派,对于“种姓”也各有不同的看法。
当然唯识、中观有时有不同看法,今天若要往下说,可能我能力不够,你们也可能听不明白,无论如何,我还是说一下:

(一唯识:

主张种姓可以分为两种:
1.本性住种姓:先天的种姓
2. 习所成种姓:后天的种姓。

就像是《瑜伽师地论》当中提到:“云何种姓。谓略有二种。一本性住种姓。二习所成种姓。本性住种姓者。谓诸菩萨六处殊胜有如是相。从无始世展转传来法尔所得。”而习所成种姓,在这部论典中又谈到:“习所成种姓者。谓先串习善根所得是名习所成种姓。”

(二)中观:

中观派虽然也认为“习所成种姓”是有生灭的有为法,但是却认为“本性住种姓”是有垢心的法性。

欲不是欲,“想要”和“贪爱”大不同

再来刚刚说到“欲修行”,“欲”的意思有希望、渴望和想要的意思。“欲”和我们平常所说的“欲望”是不一样的。“欲望”和“欲”,是两种不同的内心状态:

一,欲:对世间或出世间,单纯的“想要”。
二,欲望:就是“贪爱”,深切的执著,无法轻易离开。

从佛教的专有名词来看,对于“欲望”比较准确的名称是“贪爱”。根据唯识学派,和“阿毗达磨”著作的主张来说,“欲”和“贪爱”的定义也是不同的。欲的定义是“渴求事物”、“想要”;而“贪爱”的定义则是“深切地执著世间的事物,并因此而引生出各种的痛苦、各种烦恼。”

然而,我们常常分不清楚“想要”跟“贪爱”的差别,将两者混淆在一起,除了上面提到定义的不同之外,我觉得“欲”和“贪爱”之间,还有几个很关键的差异。

首先,本质上来看,“欲”只是一种单纯的想要,但贪爱则是一种深度的执著,一种无法轻言放弃的执著,这里我们常常会用蝉宝宝吐丝、作茧自缚来做比喻,意思就是无法容易轻易的放弃离开,贪爱、也就是渴求的对象,“欲”是比较开阔的,并不会局限于一般的世俗事物或佛法上,但是“贪爱”通常只局限于世间事物。

所以,我们会说,渴求佛法的念头,那是一种“欲”,但不是“贪爱”,因为所贪爱的对境,一定只能是世间的事物,无论贪爱的是外在的种种享乐,还是人与人之间的贪爱,这些都是属于世间的“欲望”,这些欲望就是“贪爱”。但仅仅是想要佛法,不会变成“贪爱”,因此有些差别。

再来,欲求和贪爱的差别是,贪爱的欲望一定会带来痛苦的结果,因为它是属于烦恼;但“欲求”却不一定会带来痛苦,比如说:单纯想要利益众生的念头,这可以说是“欲”,但不会带来痛苦。总之这些说明可以让我们知道,“欲求”跟“贪爱”之间的差异,其实是很大的。简略来说,欲求比较中性,它可善可恶;但是贪爱一定是属于烦恼的,贪爱比较复杂。即使是渴望佛法也不能想太多,想得简单一些,如果想太复杂,就会变成“贪爱”。

怎么“修行”?舍利子问了一个好问题!

修行

这里经文接着说道:“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这一句当中出现了“修行”两个字,我想这应该是佛教徒们,最常挂在嘴边的一个用词,但是,到底什么才是“修行”呢?可能我们也有时很难掌握,到底什么才是修行?有些人会从字面上去做解释,说“修行”是什么呢?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或者还有的人以为,修行是某种灵修的方法,可以跟什么神鬼沟通的一种方式等等。

因此修行应该要将“修”“行”两者分开,我们先说“行”,再来说“修”。因为藏文是先行再修,按照藏文《心经》来说,应该是行在前面,修在后面,因为藏文通常动词会放在受词的名词后面,但如果这么用,大家就听不懂,“吃饭”会变成“饭吃”。

首先,我们说“行”,是以般若的智慧去证悟甚深的空性。大乘的经论都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根、道、果三者是密不可分的:
根,指的是理论基础;
道,指的是认识这个基础的智慧;
果,则是由这样的智慧所带来的结果。

这部《心经》阐述的核心思想,就是“空性”,也就是这部经典的“根”,但我们如果看经文,会发现舍利子问的问题,并不是问:“观自在菩萨啊!请问什么是空性呢?”而是问说:“一个想要修行般若波罗蜜多的人,应该要如何修行?”

也就是说,他问的问题是从“道”、也就是智慧来问;而不是从“根”,也就是般若的理论思想来问的。

为什么舍利子不直接问什么是空性,而是问到该如何修行呢?很多人来拜访我时会问一堆问题,他们的问题常常很直接了当,例如:“请问法王,心性是什么”,“请法王直指心性”,马上就要我直指心性,也不先问问要如何去修行,意思是“请马上给我指引心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修行,请马上给我看实物,马上把心性拿出来给我看!”

舍利子为什么问“要怎么修行”,而不是问“空性是什么”?这有几个原因:

一,理论思想合一:以正确的见地,开展智慧

首先,我们刚刚讲到,大乘的思想、也就是根,和大乘的道、也就是修行方式,是密切相关联的。换句话说,这是在告诉我们一个重点:就是身为一个大乘的修行者,我们所要修行的,就是大乘的理论。用佛学术语来说,我们要用大乘的“道”去体悟大乘的“根”。总之,理论和修行是不能拆开的。

很多时候,理论是理论、修行是修行,两者没什么关系,但我们不应将佛法理论纯粹当成思想,“了解思想的智慧”本身,就是一种修行,因此简单来说,什么是大乘的修行呢?白话来说,就是要去体会、通达大乘的空性思想,这就是大乘的修行。

所以,我们在这个段落当中,可以看到舍利子请问观自在菩萨大乘的修行方式是什么。其实舍利子就是在问说:“我们应该如何培养、开显大乘的智慧?”而观自在菩萨,在接下来的回答,就是从空性本身的状态来做解释,这代表了什么呢?就是告诉我们,开显大乘智慧的方式,就是要去彻底地暸解空性。

很多人来要求我“开智慧”,说:“我很笨,请法王帮我开智慧”,我没办法动手术呀,他们以为开智慧就像动手术一样,往脑子里放一个记忆卡、或一个晶片,就变得很厉害,不是这样,我们开展智慧最大的因素、关键就是见解、见地。

你有正确的见解,就会慢慢开展智慧;若缺乏正确的见地,可能就无法开展智慧。不能把世间的聪明才智称为是智慧,真正的智慧是有正确的见解,才能得到。

换句话说,舍利子是从智慧的角度来提问,而观自在菩萨呢,他是从甚深空性的角度来回答的,这两者是对境跟心识的关系,就好像“柱子”跟“看到柱子的眼识”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堂课讲到“般若”的时候,谈到般若有很多种。其中的“道般若”,就是指舍利子所提问的“智慧”;而“自性般若”,则是指观自在菩萨所解释的“甚深空性”。以上这是第一个原因。

二,理论是产生智慧的技巧,实际运用才重要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作为一个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我们应当关注的不是过多的理论,而是这些理论要如何实际使用,如果你太关注理论,心离教法会越来越远,脑子会坏掉,脑子当中一堆问题,因此一定要将理论用于实用,而不是放在脑子中,而是实际去体会、去实用,才会解除疑惑,因此解除疑惑的最好方式,就是实用,所以舍利子才会问“要怎么修行”而不是问“空性是什么”,理论与思想,是帮助我们调整自心的一个技巧、一个方便而已,关键是自心有没有得到调整,如果看了许多的经论,自心却没有任何的改变,那真的太可惜了、太可悲、可悲到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说:“世俗为方便,胜义谛是方便生。”就是指“理论”与“思想”不过是一个技巧,是让我们产生究竟智慧的技巧而已。

三,修行,就是要调整、锻炼自己的心

第三个原因,是根据弥勒菩萨对般若系经典的解释,弥勒菩萨在他最受藏传佛教重视的著作—《现观庄严论》里面,这是藏传佛教最重视的五大论之一,在此之中,主张般若系的经典,表面上虽然是在解释各式各样的空性,十六空性、十八空性等等,但实际上,这些经典中暗示了种种观察空性的智慧,这称为“显扬空性,密宣现观”

般若系统的经典有很多,以印度来看,最长的有三百多万字的《般若十万颂》,还有《般若两万五千颂》、《一万八千颂》、《般若八千颂》等等,有很多不同的经典,而在中国来看,最长、最完整的“般若经典”,是由玄奘大师翻译的六百品《大般若经》,里面涵盖了十万颂、两万五千颂等等这些般若的经典。

尽管这整个庞大的般若系统,每一部经典都有“显扬空性,密宣现观”的意思在内,但是现观的整个次第,是从凡夫到成佛之间的所有过程,这总共有八个大纲、七十个条目、一千两百多个细节,因此这完整的现观次第,只有在篇幅比较庞大的般若经,包括十万颂、两万五千颂或一万八千颂里,才会有完整的阐述。

而在诸如《金刚经》、《心经》这些篇幅比较短的般若经里面,尽管有暗示了修行空性的智慧、也就是般若的道理,但是没有细节去介绍整个完整的次第、或者是成佛的蓝图,有这样的差异。

以上这些,是对“行”这个字做的简单解释。总的来说,我们要知道,“行”的意思,是要“调整、锻炼我们的内心”,问题是:要怎么调整呢?我们必须了解空性的思想,但不能只是停留在理论或思想上面,必须对自己的自心产生影响才行。

因此,修行就是要调整、锻炼自己的心,用什么方法呢?用了解空性的智慧,来调整自己的心。有时候一讲到空性,会觉得是理论、思想,我们不能仅将此视为理论,而是将空性思想变成一种生活态度。

菩萨四行,是为了调伏不同众生

总的来说,菩萨的“行”有四种:
一,顺菩提行:是为了虔敬小乘者而修“顺菩提分行”;
二,六波罗蜜行:为了虔敬大乘者而修六波罗蜜行;
三,神力行:为了令二乘人生起信心的神力行,神通的力量;
四,成熟众生行:调伏二乘众生的成熟众生行。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算是“般若波罗蜜多行”,因为它们是令修行者证悟般若波罗蜜多的一个方法。但无论如何,菩萨有具备刚刚所说的四种行:顺菩提分行、六波罗蜜行、神力行和成熟众生行。让小乘大乘生起信心的“神力行”、需要具备神通,是真正的神通,不是装模作样的那种神通,当然神通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没有禅定,那你就无法具备神通”,因此宣称自己有神通的人,要先看看他们有没有禅定、定力,如果没有定力,就是胡说八道,或鬼神加持。

因此,这四种菩萨行,是菩萨弥勒所说说:“诸度诸觉分,诸通及诸摄,为大亦为小,俱入亦俱成。”意思就是菩萨应当具备这四种行持,这是根据《大宝积经》记载所分类的菩萨行。

实践十法行,大家来抄《心经》

但是初学者、初学菩萨道者无法马上具备这些行持,因此从容易实践的面向来看,“四行”可以分为“十法行”,根据《般若经》的说法,这“十法行”是:“佛告阿难言:受持此修多罗,有十种法。何等为十?一者书写,二者供养,三者流传,四者谛听,五者自读,六者忆持,七者广说,八者口诵,九者思惟,十者修行。阿难!此十种法,能受持此修多罗。”

初学者应当实践这十法行。因此今天晚上就有一个“书写”的法行,就是《心经》的抄经活动,今天晚上7:30开始,这就是我们今天提到的“十行法”的书写,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我们今天就来实行。今天用的摹本是小的我写的。之前写过两、三个心经,也没有很好看,大家将就将就吧!大家随意,不用全部参加,依据大家自己情况来决定。

修,就是精进、如理的去做

“修”的意思是“精进、如理地去做”。昨天我们说到,佛教的法门有很多,但这么多的法门摆在那边,如果我们不精进地去做,那也没什么用,十万、一万,都变成一个数字,就像噶当派善知识们所说,“一切的法、都是今天要修的法”,如果没有这种“机会就在现在”、“现在就能创造未来”的这种想法,不去努力理解大乘的思想,那佛法再有效,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我们这样就知道,根据《心经》的解释来看,“修行”一词,是告诉我们“要精进地去认识空性”,我们这次来到这里学习《心经》,听闻《心经》课程,虽然我讲得不好,而且大家都很辛苦,花了很多的时间与金钱,但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回去之后,要继续努力地去更加认识空性,这样的话,才是真正在“修行”《心经》吧!不然就浪费很多时间和金钱,不太好。以上讲解完“修行”的部分。

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复当云何修学。

接下来的颂文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这部份在今天早上已经讲过了,不用多说,至于“复当云何修学”的部分,就留在明天再说。因为这部分,可以讲得很复杂,因此我觉得还是留到明天早上。

然后,这次《心经》课程第一天我和大家所说的,算是我此生第一次讲佛经,也是第一次用中文讲佛经,我觉得这可能有些因缘。第一次讲佛经、而且是用中文,可能有很深因缘,但因缘为何我也不知道。

无论如何,因为用中文讲,因此必须要准备讲法内容,准备不容易啊,我们幕后有四大高手,他们加上这个驽钝的我,加起来也抵挡不住、撑不住这么甚深的内容啊,譬如昨天晚上三点半才睡觉。但是我觉得这是很有福气的,有这样的机缘和大家分享“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再次感恩大家给我这样机会,谢谢!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附录:法王陪大众抄经,现身行范“书写行”

今天晚间,是此次《心经》课程特别安排的“十法行”行持之一:书写经典,让法友们抄写《心经》。“妙法”抄经本中收录了第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所亲笔撰写的隶书三种经文,依序是《心经》、《佛说三十五佛礼忏文》、《拔济苦难陀罗尼经》。

在场法友,不论母语是中文或各国语言,不论来自世界哪一方,大家都拿起笔,徜徉于中国书法线条与力度的美丽中。而正当大众置心一处、专注随文临摹法王时,笔画点纳之间,没想到忙于备课的法王,趁空档悄悄的走进会场,缓步的经过埋首抄经的法友旁,不时弯下身来,探看大家的书法程度。之后,法王踏上舞台,接过锦缎包裹的抄经本,摊开,拿起墨水笔,和大众一起抄经。

这应该又创了一次历史纪录,这或许是噶举传承中的第一次,大宝法王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僧俗四众弟子,同心抄写中文版《心经》。发觉法王到来的法友们纷纷抬起头来,合掌观看着法王屏气凝神的恭敬抄经,法王下笔迅捷而稳重,当大家大约抄写到三分之二时,较晚入场的法王已合起抄经本,盘坐于法座上,悠然巡顾大众。

不久,法王收起抄经本,轻步迈出会场,一路不忘特别检视在场藏籍僧众的抄经表现,向乖巧学写字、抬头挥手的孩子们点头微笑,并不时悄悄站在埋首抄写的法友们后面,俯身看看大家写得如何,之后重新上楼,准备隔天的课程。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