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覺經略說》南懷瑾4

說明/章1-2章3-6章7-10章11-12


《圓覺經略說》4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圓覺經略說》第11章 圓覺菩薩(01)

本章講述了以下四個內容:

如何安居修此圓覺清凈境界
三種凈觀以何為首
可以隨便閉關嗎
為何要懺悔罪業

於是圓覺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

接着是圓覺菩薩出場提問題。圓覺菩薩的名號與本經的經題相同,本經的重點也在這裡。

大悲世尊,為我等輩廣說凈覺種種方便,令末世眾生,有大增益。

大慈大悲的佛啊!您已經為我們講了十種問答,解答了十位菩薩所提的問題,講述了如何使我們悟道,如何凈化一切煩惱而覺悟成佛的種種方法,使將來的眾生得到最大的利益。

世尊,我等今者已得開悟,若佛滅後,末世眾生未得悟者,云何安居,修此圓覺清凈境界?此圓覺中,三種凈觀,以何為首?唯願大悲,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施大饒益。

我們聽了佛的開示之後,已經明白開悟了。假如佛走了以後,末世的眾生也要學佛,但是沒有開悟,如何安居?如何找一個清凈道場住下來修?為什麼要蓋廟子?給出家人安居修道之用。安居很難,例如大家都有房子住,請問那一位對自己所住的地方感到百分之百滿意?有沒有?我看一千個之中只有一兩個。一般人組成家庭之後,都會存錢買房子,為什麼?為的是安居。所以,中國人講“安居樂業”,管你什麼主義,只要你讓我“安居樂業”,讓我有個工作,好好的干,有口飯吃,有個地方住,少來干擾就好了。再加上八個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這就是政治上最高的理想了。安居很難,不只是自己一個人能夠安居,天下一切眾生都能夠安居。如此的話,就不用去殺豬、殺牛。人造業造得很大,你看!河裡的魚不曉得犯了什麼罪?颳了鱗,還要加上蔥花。牛也不曉得犯了什麼罪?我們喝它的奶,吃他的肉,牛皮還拿來做鞋子穿。假如一切眾生都能安居的話,那就是現成的極樂世界。如何安居是個大問題,所以,圓覺菩薩在這裡問如何安居好好修道。

圓覺菩薩再問:“此圓覺中,三種凈觀,以何為首?”記住!圓覺之路是沒有先後的,“知幻即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這是如來禪的頓悟法門,大家還記得嗎?很重要喔!假如不懂的話,把它背下來,當咒子念,總有一天念通。再其次,假如不能做到頓悟,則有三種漸修法門,那三種?修止、修觀、修禪那。此三種配合起來,一共廿五種。這三種修法,以那一種開始呢?“唯願大悲,為諸大眾及末世眾生施大饒益”,為我們現場大眾以及未來的眾生,指示一條路,讓大家得到大利益。

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講完了,五體投地,跪下來拜,如是再三行禮。

爾時,世尊告圓覺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問於如來如是方便,以大饒益施諸眾生,汝令諦聽,當為汝說。

此時,釋迦牟尼佛告訴圓覺菩薩說:好的,好的,你們能夠詢問這些問題,來幫助眾生得到大利益,你們現在好好注意聽,我來為你們解說。

時圓覺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圓覺菩薩聽到佛願意解答,非常高興,其他大眾也都靜默耹聽。

善男子,一切眾生,若佛住世,若佛滅後,若法末時,有諸眾生具大乘性,信佛秘密大圓覺心,欲修行者,若在伽藍,安居徒眾,有緣事故,隨分思察,如我已說。

佛說一切眾生,不只是我們人類,包括禽獸游魚在內,在佛活着的時候,所謂正法時代;或者,在佛涅槃以後,所謂像法時代,經教佛像還在;或者,在末法時代,一切經典佛像都沒有了。到了最後末法時代,末法儘管末法,佛法的正法仍然存在,眾生一樣有佛性,也一樣有了不起的人。“有諸眾生具大乘性”,具備了大乘道的根性,“信佛秘密大圓覺心”,《圓覺經》是不是密宗?這裡又沒有傳個咒子。什麼是秘密?禪宗六祖講得很清楚,“密在汝邊”,秘密在你自己那裡,怎麼說呢?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佛性在那裡?在你那裡,但是,找不出來,這就是大秘密。天下最大的秘密就是沒有秘密,明白告訴你,可是你不懂,這就是大秘密。佛在這裡說,圓覺法門就是大密宗。

假如有心想修行的人,“若在伽藍”,伽藍就是清凈道場,另外有個名稱“阿蘭若”也是清凈道場,單獨住茅棚的叫阿蘭若,團體共修的叫伽藍。“安居徒眾”,大家住在伽藍里好好共同修行,早晚課中稱為“伽藍聖眾”,徒眾包括四眾弟子,即比丘、比丘尼、男居士、女居士;若再加上沙彌及近事男、近事女,則稱為七眾弟子。剛出家的叫作沙彌,即使一百歲,也是同樣的稱呼;在家人中受過五戒,介於沙彌與居士之間叫作近事男、近事女。“有緣事故”,心中有所緣,例如想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或者想即生成就。“隨分思察”,很多人學佛都搞錯了,以為學佛修行就是什麼思想念頭都不要有,那是學豬,不是學佛。什麼都不想,最高的成就是外道無想定,差一點的成就就是畜生道,我說的是真的,不是開玩笑,很嚴重喔!真正學佛是用智慧,叫作正思惟修,禪那的意思是正思惟,《瑜伽師地論》里說周遍尋思,周遍伺察,禪宗就叫作“”,參並不是不用心、不用思想。如何尋思呢?“如我已說”,佛前面已經講過了。

若復無有他事因緣,即建道場,當立期限,若立長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安置凈居。

假如沒有其他的事情,就馬上建立修道的場所,而且應當立下一個期限,如果是長期的話,以一百二十天為標準,中期一百天,短期八十天,安靜下來修行用功,以求證果。

若佛現在,當正思惟。若佛滅後,施設形像,心存日想,生正憶念,還同如來常住之日,懸諸幡花,經三七日,稽首十方諸佛名字,求哀懺悔,遇善境界,得心輕安,過三七日,一向攝念。

假如佛在世的時候,只要聽佛說法,好好去研究,用“正思惟”修。若佛逝世以後,就要設置佛像,這並不是崇拜偶像,而是因他立我,利用佛像使自己起恭敬心、謙卑心、慈悲心。“心存日想”,心中作日輪觀,在心窩與肚臍之間觀想一個太陽,在日輪中加上一尊坐姿或立姿之佛也可以。“生正憶念”,就是時時刻刻心中有佛,心中想着一個佛,這就是真正念佛,不是嘴巴念。“還同如來常住之日”,這一切的修行就如同佛還在世間一般,如同中國儒家所謂的“敬神如神在”,拜佛的時候,就如同佛活生生地在前面一樣,一念至誠,自他相應。以前有個外國朋友過世,我叫一個同學給他買一部紙棚的汽車,還有冰箱,洋房也要。另外一個朋友問我,你也相信這一套?我說你不信啊?我信得很,燒完就不信了,燒的時候,絕對相信,一念至誠,自他相應,過後即空。你說這是紙做的,真有用?就有用,誠則靈。假如你拜佛的時候,心不恭敬不誠懇,當作是運動,即使拜一萬次也沒有用,千萬注意!道理就在一個“”一個“”。

懸諸幡花”,香、花、燈、水、果、茶、食、寶、珠、衣十種供養,樣樣俱全。衣服、卧具、飲食、湯藥都可以拿來供養。注意!供佛也要像剛才所講的誠懇恭敬,如同泡一杯茶給我最敬愛的爸爸媽媽,不可以隨隨便便。否則,不要供,沒有用,不但沒有用,還有罪過。“經三七日”,經過二十一天,“稽首十方諸佛名字”,頂禮膜拜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誠誠懇懇,恭恭敬敬。“求哀懺悔”,誠誠懇懇地懺悔以前的一切罪過,洗凈自己以前所造的污垢,凈化自己的心靈,如此日日夜夜誠敬禮拜懺悔,持續二十一天。注意!要專心,晝夜都在干唷!對不起!這句話不恭敬,應該說晝夜都在拜!(眾笑),我隨便慣了,先向諸位求懺悔。“遇善境界,得心輕安”,如此誠敬禮拜懺悔,身心自然起反應,並與諸佛菩薩感應,頭頂發生清涼,百病消除,而且覺得有光自頂上灌過來。佛在別的經典告訴我們,假如佛過世以後,找不到一個善知識的話,你就皈依佛,佛親自給你灌頂,給你清涼灌頂,給你光明灌頂。“過三七日,一向攝念”,再過二十一天,收攝身心,修行止觀法門。

若經夏首,三月安居,當為清凈菩薩住止,心離聲聞,不假徒眾。

在佛教出家眾有個名稱叫作“結夏安居”,就是在夏天的時候,大家集中在一起共同修行,不能出門。尤其在印度,夏季就是雨季,出家人出去化緣不方便,而且在雨季也是萬物生長的季節,出去化緣容易踩死許多小生命,所以,佛規定在這個時候結夏安居。

現在,在這裡正是講到結夏安居,為期三個月,應當與清凈的大菩薩們一起專修,“心離聲聞”,為什麼呢?聲聞是。。道,菩薩道是大乘道,大乘道並不是不要。。,而是包括了人乘、天乘、聲聞乘、緣覺乘。學佛的第一步是先學做人,人做好了之後,行一切善,止一切惡,達到天人境界。雖然到達了天人境界,但是,仍然沒有跳出三界外。因此,要修跳出三界外的法門,那就是聲聞道,甚至要完全出世,出世的話,當然最好是出家,出家就是離情棄欲,杜絕拖累。這樣專修,證得四禪八定,乃至於永遠在清凈無為中,這還是屬於聲聞緣覺。。道。

大乘菩薩則不然,不離人間,甚至,不離三惡道,菩薩願意來做畜生,願意來做惡鬼,願意下地獄,以一切眾生相來度一切眾生。所以,像觀世音菩薩的普門品,觀世音菩薩以三十二應化身度眾生,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譬如說這個人喜歡打牌,菩薩度眾生,先要學會打牌,應以打牌身得度者,即現打牌身而為說法。菩薩要有這種本事,又如應以王者身得度者,你就要現王者身而為說法,你是總統,我也是總統,而且我這個總統還比你高明一點。普門品有三十二應化身,密宗也有二十一度母,例如白度母,紅度母、綠度母……等等都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原理相同。

這是最偉大的教育,依一切眾生性向的不同,而顯現不同的性向,與他共事,因此影響他、教化他,使他成道。所以,大乘菩薩道不是那麼簡單,這是非常痛苦,非常艱難的事。大乘菩薩不只以一個方式度眾生,你喜歡什麼,他會什麼;你懂什麼,他也懂什麼,而且,總比你高明一點,讓你跟他走。所以,菩薩要具備五明,那五明呢?第一是因明,就是邏輯,一切理論的學問無所不懂。第二是聲明,不管中文、英文、日文都要懂。第三是醫方明,菩薩要懂得醫理醫藥,隨手可以救人。第四是工巧明,就是一切科學技術都要會。第五是內明,內明最重要,內明就是明心見性悟道;不悟道的話,以上四明學得再好,還是世間法。此處所說的清凈菩薩,就是指得內明的菩薩。

若要進一步了解這些菩薩的境界,就要參考《維摩經》,維摩詰居士所說經,出家佛是釋迦牟尼佛,在家佛就是維摩詰,他所講的是入世在家菩薩的修行,雖有妻子,常修梵行。同時要參考《法華經》,以及《瑜伽師地論》的菩薩地。菩薩的一切作為不是為自己,絕對的利他,絕對的清凈。例如禪宗的葯山禪師告訴李翱:“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最偉大最崇高的成就,最普通最平凡的行為。《中庸》也講“極高明而道中庸”,最高明的人,他的行為做法是最平凡的,是最合適的,而不是古怪奇特,奇特與古怪不是大乘道的行為。

再說,這一段講結夏安居三個月,等於是閉關。閉關這兩個字是出自於《易經》——先王以至閉關,什麼是至呢?日子到了就去閉關,不是這麼解釋。中國曆法有二至,夏至與冬至,夏至一陰生,冬至一陽生。冬至是在陰曆的十一月之間,冬至一陽生,陽氣初生,屬於復卦,一陽來複,恢復生機的意思。二陽是在十二月,到了三陽則是正月歲首,所謂三陽開泰,地天泰卦,又稱為三羊開泰,羊是吉祥的意思。我們現在陰曆以正月為歲首,這是周代文化,周代上一朝的殷商,則以十二月丑月為歲首;再上一朝的夏朝則以十一月為歲首,取冬至一陽生之意。

中國的老祖宗先王閉關做什麼呢?齋戒沐浴。持齋不是吃素,吃素不是持齋。其實,吃素也不能叫作吃素,什麼是素?很難講,素者白色乾淨,應該說不吃肉最準確。更不能講成持齋,齋者清凈謂之齋,真正持齋的意思是“洗心退藏於密”,把自己的心洗得乾乾淨淨,一念不生,什麼思想都沒有了,空了,找不到了,所以,叫作退藏於密。

後來,佛教思想進入中國,用了“閉關”這個名詞。你們學佛可不要輕易談閉關,禪宗有兩句話:“不破本參不入山,不到重關不閉關。”沒有悟道以前,還沒有資格到山裡住,因為你身心的煩惱還沒有清凈,即使到了最清凈的地方,你還是有煩惱,要悟了道,破了本參,破了初關,明心見性,才有資格入山。初關是見空不見有,到了重關是起有而修,此時,晝夜都在定中。真正的閉關不是在拜佛、看經,關房裡什麼都沒有,一個蒲團,一個水壺,非常簡單幾樣東西。到了現在,把門一鎖都閉關了,你閉什麼關?觀音關,拜經關,都是關。

我們講了半天,是解釋“清凈菩薩住止”,千萬注意,大乘菩薩不止於內明,不止於悟道,更重要的是行願,你的行為是不是真正的利世利人?光想修道,青菜蘿蔔吃得很好,萬事不管,那不是菩薩道。

《圓覺經》在這裡說,結夏安居的時候,必須找這麼一位清凈菩薩大善知識共同進修。剛才提到閉關,有些同學要去閉關,你憑什麼閉關?我想去專修一下,你憑什麼修呀?你拿什麼來修?你知道修行的路嗎?有方法嗎?到了這個境界,下一個境界如何,你知道嗎?不知道,你怎麼修啊?例如打坐搖起來了,搖起來又怎麼樣?搖到那裡去?你說氣脈通了,通到什麼程度?通到那裡去?這些都不懂,你如何專修?你如何閉關?古人閉關是依止明師而修的呀!照應你閉關的是老師,真正護關護法的是善知識,隨時告訴你下一步怎麼辦。我有幾位年紀大的老朋友說要去閉關,誰去照應你呀?我有學生,我有徒弟,好吧!你去關吧!

心離聲聞,不假徒眾”。結夏安居,修的是大乘佛法,不是聲聞乘。“不假徒眾”,假就是藉,借用;決不依靠徒眾。


《圓覺經略說》第11章 圓覺菩薩(02)
至安居日,即於佛前作如是言:我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踞菩薩乘,修寂滅行,同入清凈實相住持,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涅槃自性無系屬故,今我敬請不依聲聞,當與十方如來及大菩薩三月安居,為修菩薩無上妙覺大因緣故,不系徒眾。

至安居日,道場布置好了,日子確定了。布置道場並不一定要花很多錢,乃至於你沒有錢買佛像,寫一個“”字掛在那裡也可以。即使不掛“”字也可以,佛在那裡?佛在心中,內心莊嚴就可以了。以前的印光法師,他的寮房裡沒有佛像,也沒有供一個“”字,只有“”字,念死,隨時想到死,所以,趕緊修。我把一切安頓好,等到後天再來修行,死!明天有沒有你還不知道呢!還有後天?常常有同學問:老師啊!年底打七不打七呀?我說我啊!明天在不在還不知道,還到年底?人世無常。但是,你要布置一個佛的壇場就要莊嚴了,香、花、燈、水、果一應俱全,敬佛如佛在。

道場布置好了,跪在佛前,告訴佛說:我比丘某某。假如是男居士就說我優婆塞某某某。然後就是發願,發什麼願?這是上乘禪的修法,也是無上密的修法,假如是真心至誠發願的話,願力到了,功夫也到了,初發心即成正覺。“踞菩薩乘”,我要修的是大乘道。修大乘道,先要求證內明,就是寂滅行,一切念,一切行,了不可得。

同入清凈實相住持”。同入,與誰同入?與諸大菩薩同入,包括觀世音、大勢至、文殊、普賢。同入什麼呢?清凈實相。什麼是清凈實相?智慧的成就——般若實相,般若波羅蜜多。此實相般若不假修持,自然清凈。“住持”,住持正法,以實相般若為主持。

以大圓覺為我伽藍”,以大圓覺境界為我的道場,盡虛空、遍法界均是我的道場。“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我相沒有了,一切眾生與我性相平等,同一本體,沒有差別。為什麼呢?“涅槃自性無系屬故”,因為一切眾生與諸佛的本性本來清凈,本來解脫無所系,本來平等無所屬。

今我敬請不依聲聞,當與十方如來及大菩薩三月安居”,我現在請十方一切佛與一切大乘菩薩,與我同在,與我共同修行。

為修菩薩無上妙覺大因緣故,不系徒眾”。因此,在這樣一個莊嚴的道場,十方一切佛與菩薩都與你同在,自己的身心隨時要清凈,以求得無上妙覺,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徹大悟。在此大因緣下,當然不系徒眾。

善男子,此名菩薩示現安居,過三期日,隨往無礙。

不管是出家的比丘或是在家的居士,如此專修三個月,如何專修呢?就是遵照剛才的發願內容而修,修寂滅行,晝夜都在清凈實相中,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如此經過三個月,“隨住無礙”,得大自在大解脫。

善男子,若彼末世修行眾生,求菩薩道入三期者,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佛又再吩咐,末世時代修行的眾生。修行的眾生不只指出家眾,包括在家眾,想求得菩薩道,以三個月為一期努力專修。“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意思就是說一切境界來的時候,都不要抓住,不要執着,一執着就入魔道了。有許多人打坐修行,慢慢地會聽到一些聲音,聲音告訴他什麼都對了,哦!這是菩薩指示我。全錯了,早就着相了,非着魔不可,這決不是神通,而是神經。記住啊!此時要記住《金剛經》說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佛在這裡特別作原則性的叮嚀吩咐,“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修行上的障礙,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眼睛看到什麼了,以為是得眼通了;另一種是耳朵會聽到聲音,或者聽到美妙的音樂。記住!這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奢摩他,先取至靜,不起思念,靜極便覺,如是初靜,從於一身至一世界,亦復如是。

佛又慈悲再三吩咐。假定在這三期修行期間,要修什麼呢?“修奢摩他”,就是修止。我們的思想念頭像流水一般,修奢摩他就是把它止在一點上,繫心一緣,所有一切的修行,第一步都是先求得止,不管是那一宗,甚至是道家、儒家,都是一樣。思想、念頭、情緒安定不下來,止都得不到,你說功夫有多好,不是自欺,就是欺人。

所以佛說“先取至靜”,我們學習打坐,打坐是練習如何養靜,靜還不能說是止。你們打坐靜靜坐在那裡,但是,內心的思想七上八下,並未得止。你說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地念,有沒有止呢?沒有。如何先取至靜呢?“不起思念”。不起思念並不是把念頭壓下去,不準想,如此的話,非出毛病不可。那麼,如何不起思念呢?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起思念呢?對不起!沒有方法。若還有方法,已經不是至靜,還在鬧中。如何先取至靜?——不起思念。如何不起思念?——先取至靜。就是這個樣子,不可說,猶如雪竇禪師的詩:“太湖三萬六千頃,月在波心說向誰?

靜極便覺”,靜到了極點,智慧開了,悟道了。“楞嚴徑”上說:“凈極光通達”,這句話不是比喻,是實際上的功夫,此光不是有相之光,而是自性之光,智慧之光。

如是初靜”,對不起,到達這個境界,還是初靜,再進一步,“從於一身至一世界,亦復如是”。由自己身心清凈,再擴大到整個宇宙世界都在清凈圓覺中,都在你的心量中,你的心與整個宇宙融和在一起,那便由“凈極光通達”達到“寂照含虛空”了。

善男子,若覺遍滿一世界者,一世界中有一眾生起一念者,皆悉能知,百十世界亦復如是。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到達了這個地步,清凈覺性遍滿一世界,所有眾生只要動一個念頭,都能清清楚楚地知道。我們舉一個故事,對這件事稍作說明。清朝中興名將胡林翼,雖是儒家,也一樣靜坐,只是沒有盤腿罷了。中國的儒家也一樣講求靜定的功夫。有一次夜裡紮營,大家都休息了,他在營里靜坐。到了半夜,突然下令部隊緊急集合,有敵人偷襲,部隊馬上開往西北方十里外溝渠。到了目的地,果然發現一批敵人,結果打了勝仗。全軍官兵歡欣鼓舞,不在話下。當然,有將領就問胡林翼:“大帥!你怎麼知道有敵人來偷襲?”他說:“我夜裡靜坐,靜到了極點,方圓十里外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敵人經過水溝,驚動了蘆葦下的野鴨與雁子,這些聲音我都聽到了。”在這裡,只是隨便舉個例子,佛菩薩的境界當然更大,不只聲音聽得見,心念只要一動就知道了。

百千世界亦復如是”,大菩薩的境界就更大了,不只一世界皆悉能知,百千世界亦復能知。“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假如我們凡夫也能知悉眾生的心念,那可有得忙了,這個想發財,那個想害人,怎麼辦?這一切有如過眼雲煙,一切皆不妨礙自性之清凈。


《圓覺經略說》第11章 圓覺菩薩(03)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三摩缽提,先當憶想十方如來十方世界一切菩薩,依種種門,漸次修行勤苦三昧,廣發大願,自熏成種,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上面講的是修止,現在講的是修觀。若有眾生其根性適合修三摩缽提,適合修觀,“先當憶想”,注意這個“”字,憶就是回憶、記住的意思,隨時挂念着。“憶想十方如來”,釋迦牟尼佛在這裡並沒有指定要念那個佛,隨你挑選,西方有阿彌陀佛,東方有藥師如來。每個佛各有不同的願力,阿彌陀佛有四十八願,藥師如來有十二大願,你看看那尊佛的願力與你有緣,就憶念那尊佛。即使不憶念佛,憶想十方世界一切菩薩也可以,例如密宗黃教觀想大威德金剛——文殊菩薩的化身,或者是紅度母、綠度母——觀世音菩薩的化身。重點在憶想兩個字,講到憶想,宋代詩人黃山谷有兩句詩:

五更歸夢三千里,一日思親十二時。

夜裡五更作夢,夢到回到相隔三千里外的家,一天十二個時辰都在思念着親人。若能做到一日思佛十二時,那就成功了。憶想十方如來十方菩薩,必須做到如此地步,才會有所成就。

依種種門”,憶想的方法有很多,例如修念佛法門,就必須熟悉《觀無量壽經》里的各種觀想方法,如日想、水想、華座想、像想……等等。再說觀佛的形像,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在心中顯現出來。假如觀不起來,只觀佛眉間的白毫光也可以,或是觀佛胸口的卍字也可以。假如有人心量廣大,智慧廣大,功德廣大,一觀,佛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乃至整個極樂世界全體顯現。我們心量小的人,就觀小一點吧!小人修小法。

漸次修行勤苦三昧”,一步一步地觀,觀想不是那麼容易成就,所以要勤苦三昧漸次修行。觀想成就的話,隨時隨地都在觀想境界中,並不一定要專修、閉關、禪坐才能做到,在一切行、住、坐、卧日用之間,觀想境界非常明顯地現前,也不需要閉眼睛,開眼閉眼都現前,那你說是眼睛看到佛菩薩了,倒也不是,是心意識的境界。

廣發大願”,還要發願,發什麼願?譬如修念佛法門,你必須知道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願是捨己為人,是利他,而不是自私的慾望。願不只是心愿,還要變成行為,才是真正發願。若不廣發大願,觀想不會成就。

觀想的道理在那裡呢?為什麼要觀想呢?“自熏成種”。觀想是利用第六意識來觀,例如觀想四臂觀音,先在意識上有個模模糊糊的影像就可以,慢慢地讓他越來越清楚,如同真的菩薩在前面,再進一步,把自己觀想成四臂觀音,四臂觀音就是我,無二無別。利用第六意識觀想來慢慢熏習第八阿賴耶識,這就是觀想自熏成種的道理,利用第六意識的現行,形成第八阿賴耶識的種性,死後生生世世,以前所觀想的佛菩薩仍然現前。

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如果以觀想憶念法門修行的人,因為這種修法是有相的修法,如果不通教理,盲目迷信,很容易走上岔路,走上神經之路。不合教理的一切境界,終不可取。要明白什麼道理呢?能觀者是我,所觀者是佛,即使真佛來到前面,與我講話,都不予理會,“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假如忘了能觀者是我,看到佛菩薩現前,自己忘了我,那就着魔了。

這一段所講的修觀,與上一段所講的修止,有什麼不同呢?有很大的不同。修止是讓第六意識止在一點上,不去想像;修觀想憶念法門是讓六意識去想像造作,同時止在這個觀想境界上。

善男子,若諸眾生修於禪那,先取數門,心中了知生住滅念,分劑頭數。如是周遍四威儀中,分別念數,無不了知。漸次增進,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雨,猶如目睹所受用物。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接下來講的是禪那,禪那是正思惟修,與所謂的禪定有所不同。禪定有四禪八定、九次第定,禪定也是共法,與外道共有的法門;修止、修觀、修禪那其中都有禪定,功夫層次深淺不同。那麼,這裡所講的禪那是不是中國的禪宗呢?也不是。禪宗又稱為心宗,諸佛法門中心的中心,又叫作“心中心”法。密宗里也有心中心的修法,有其咒語及手印,做到了也可以悟道。這種心中心的修法都屬於禪那,禪那的最高境界就是寂滅清凈,清凈圓明,這是“如來禪”的境界,與中國禪宗同中有異。所以,禪那與修止、修觀有所不同。

修習禪那如何修呢?佛在這裡告訴我們,“先取數門”,這裡所講的數不是天台宗的數息法,而是觀心法門。觀什麼心呢?觀後天妄想心,在靜中反觀自己的起心動念,每一個思想,每一個念頭,一個一個都很清楚,心中了知“生住滅念”。我不曉得諸位的經驗如何?真正的修行沒有不觀心的,對自己的思想念頭來去要清清楚楚才是修行。有很多人記憶力不好,修觀心法門,記憶力一定會好起來,越放鬆,影像越容易留;越空越容易裝下東西。

修行人要做到心念隨時空,禪宗祖師教我們修行要“無心於事,無事於心。”心中不求什麼事。常常有人告訴我明天要怎麼樣怎麼樣,我煩起來,就告訴他:你好多餘,明天有沒有我還不知道呢!管他明天幹嘛?這就是無心於事。還要無事於心,所有的事不裝到心裡頭,過了就算,發脾氣,要發就發,我發起脾氣比誰都大,一邊發脾氣一邊心裡還在笑。有同學問我某人這件事怎麼處理,我說罵都罵了,還要怎麼處理?罵他就是處理了嘛!你還要他怎麼樣?錯了已經錯了,你打死他也錯了,錯了還挽得回呀?

分劑頭數”,對於每一個念頭還須懂得分辨善惡,劑就是排列歸類,對於自己心中的每一個思想都念念清楚,在《瑜伽師地論》里稱為周遍尋思、周遍伺察,這就是修心、修行。許多人學佛修行對於自己講的話都搞不清楚,都沒有好好的觀心,都不曉得觀照自己的內心。念念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才是正修行之路。你們想求智慧,求福德,要如此修法。為什麼呢?把心觀察清楚,這就是智慧;假如對自己的心念不清楚,那是細昏沉,因為落在細昏沉中,所以智慧發不起來。怎麼說這也是修福德呢?對於自己心念的是非善惡都清清楚楚,把惡念拿掉,善念增加,功德自然增長。所以,觀心法門有如此重要,尤其號稱學禪的朋友們,特別注意這個法門,連這個最基本的都做不到,還談什麼禪?不要自欺欺人。

如是周遍四威儀中,分別念數,無不了知。”無論行、住、坐、卧,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對於自己的心念都清清楚楚,甚至在睡覺中,對自己的夢也清清楚楚。更進一步,在夢中還可以作主,變個山來玩玩就變出一個山來,如此的話,修行才算稍有成就,死了嘛,才不會迷糊,不會被業力牽着走,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動念就去了。

講到作夢,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四、五十年前,我有一位一起學禪的朋友,他的太太也想一起來學,他這位太太很嬌,也很折磨丈夫,很愛丈夫,拿感情折磨丈夫。有一天她來看我們的袁老師,袁老師對她很不客氣,鬍子一抹,問她:“你來幹嘛?”“我跟劍秋來,(他的丈夫名叫劍秋),想先生收我作徒弟。”袁老師眉毛一橫,頭一歪,說:“我這裡不收女人的!”我們在旁邊看到,擔心死了,不要回去吃安眠藥唷!趕緊跟在後面送她出去,“大嫂!不要難過啊!先生脾氣就是這樣。”“我不難過,我不難過。”她態度表現很好。

她回到家裡,氣了,這糟老頭有什麼了不起,擺臭架子,我就成佛給你看看!於是,自己弄個蒲團,打起坐來。拚命用功,飯也少吃,覺也少睡,想馬上成佛,腿痛也強忍下來,搞了幾天,病倒了,發高燒。剛好碰上家裡沒有錢,她先生急了,不曉得怎麼辦?只好守在太太旁邊,求觀世音菩薩幫忙。平時叫他念佛,打死也不幹。現在太太病了,家裡又沒錢,只好念佛,他一口氣念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念了五個鐘頭。

到了黎明,他太太突然坐起來,一把抓住先生的手說:“劍秋!我信了。”這下可把我那位朋友嚇了一跳,以為她發高燒,燒過了頭,發瘋了。問她:“你信了什麼?”她說:“你是菩薩,你的老師是佛。”這麼一答,更加令人莫名其妙。“怎麼了?你怎麼這樣講呢?”她說:“我病好了。”這樣一說,他才放心。“那倒底怎麼回事?”他太太說:“我病得好難過!好痛苦啊!我叫你拿水給我喝,看到你全身都是金光,金光照到我身上,就清涼了,痛苦全消,然後就睡著了。醒來以後,燒也退了,病也好了。所以說你是菩薩。”第二天,我這位朋友跑到維摩精舍來說給大家聽,大家都笑,袁先生也笑,大家等着看她下一步會怎麼樣?

她還是繼續用功,天天打坐。有一天夜裡作個夢,她自己也知道要作夢了,就讓它作吧!她心裡想:好,要作夢嘛!就作個大夢,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看看。她的念頭這麼一動,就看到一尊大佛,光芒四射,她就跪下來,向佛磕頭。她說她一邊磕頭,一邊心裡還在想:袁老師!你這個糟老頭!嗯!我現在看到佛了。她向佛說:“佛啊!你要度我,我要回去跟那位老頭子比一下。”阿彌陀佛對她笑一笑,也不講她什麼,對她說:“你餓了吧?”“對呀!我餓了。”地上就冒出一張桌子出來,什麼好吃的東西都有。吃完之後,佛問她:“你到這裡來,還想看什麼?”她說:“佛啊!你這裡有沒有跳舞的呀?”佛說:“有啊!”佛將手一比,馬上出來一群美女,那些女的真漂亮呀!她說我根本就無法跟她們比。看完了跳舞,佛又對她笑,她問佛:“佛啊!你這裡有沒有電影?”佛說:“有啊!”馬上電影銀幕就出來了,反正,要想看什麼就有什麼。過了一段時間,她想一想,我在作夢,不要夢太久了,假如丈夫以為我死了,把我抬去埋了可不好。於是,她跪下來向佛說:“謝謝!我要回去。”佛說:“好,你回去吧!

故事還沒有完,她拜別了阿彌陀佛,就走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堆墳墓,從墳墓里走出一位女鬼,這女鬼很兇惡,要抓她。她趕緊打坐,把心定下來,向女鬼說:“你不要抓我,有冤也好,有仇也好,有愛有恨也好,我剛從阿彌陀佛那裡回來,等我成佛以後,我帶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而且,我喜歡漂亮,你那麼丑,我不怕你。”她這麼一說,那女鬼羞答答鑽回墳墓里去。

然後,她就繼續往前走。走沒有多久,出來一位男鬼,這位男鬼真漂亮,比以前所見過的男人都漂亮,向她百般挑逗,她心裡知道這個男鬼就是那個女鬼變的,她告訴這個鬼:“你少來這一套,我剛從西方極樂世界回來,什麼好看的都看過了,你這一套迷不住我。”這個時候,這個漂亮的男鬼突然變成青面撩牙的厲鬼,這下子把她嚇住了,她拚命跑,拚命往家裡跑,跑到家門前,踩到一塊踏板,一滾,滾到床上,出了一身冷汗。

她就這樣醒了,醒來之後,楞了半天,坐起來,看看丈夫還在睡覺,於是將丈夫搖起來。她丈夫問她:“你幹什麼?”—,“我悟了!”她丈夫說:“你不要發神經。”她說:“我真的悟了。”她丈夫看她說得那麼正經,說:“怎麼回事?你講給我聽聽。”她說:“夢的也是我,阿彌陀佛也是我,西方境界也是我,那個女鬼也是我,男鬼也是我,那可怕的厲鬼也是我。我愛你愛得要死,其實,愛的是我自己。從此以後,我不再愛你了,以後我們是道友。我不再被自己騙了。

她的丈夫聽了很高興,告訴她:“好了,你真悟了,現在我也解脫了,老實說你這樣死愛我,我被你纏得也受不了。你現在悟了,我很高興,我來皈依你。”她的丈夫就在床上跟她磕頭。第二天清晨,兩人一齊去見袁老師,袁老師也怪,一進門就叫她跪下磕三個頭,這下我收你作徒弟了。她說:“袁老師,今天你不收我也沒有用,我已經打好主意,一進門就要向您磕頭了”。袁老師說:“好!好!我都知道了。

我們講了一個作夢的故事。夢中能夠作主,生死才有把握。所以,平時在行、住、坐、卧之間,自己心中的分別念數,無不了知。若有一念不知,便是昏沉,便是無明。所以,你們天天在無明中,迷迷糊糊,不是密宗的呼圖克圖,而是糊塗可土。這怎麼得了?一定要無不了知,清清楚楚。

然後,“漸次增進”,一步一步地進步,“乃至得知百千世界一滴之而,猶如目睹所受用物”。由自己的心念清清楚楚,而至於一切眾生的心念也清清楚楚。佛在這裡以百千世界的一滴之雨來作比方,因為雨的數目太多,數不清,但是,你都很清楚,猶如目睹所受用物,猶如親目看見,都在心中清清楚楚。一面又吩咐,到了這個境界不要得意,這只是修禪那的初步,沒什麼了不起,其間還有很多變化,甚至十方諸佛與你摩頂授記等等,這些都不要理會,“非彼所聞一切境界,終不可取。

以上所講的是修止、修觀、修禪那初步開始的方法。

是名三觀初首方便。

這就是最初修止、修觀、修禪那三觀的方便法門。

若諸眾生遍修三觀,勤行精進,即名如來出現於世。

假如有眾生修止、修觀、修禪那,能夠非常認真勤快,不斷求進步,等於佛再來住世。


《圓覺經略說》第11章 圓覺菩薩(04)
若復末世鈍根眾生,心欲求道不得成就,由昔業障,當勤懺悔,常起希望,先斷憎愛嫉妒諂曲,求勝上心,三種凈觀,隨學一事,此觀不得,復修彼觀,心不放舍,漸次求證。

假如將來末世的鈍根眾生,所謂鈍根就是很笨,不能快刀斬亂麻。鈍根眾生想要求道學佛,修什麼都不得成就,例如在中國流行的凈土法門,非常簡單,只要念一句佛號,念到一心不亂,可是,很少人能夠做到一心不亂。不要認為打個坐,念個咒子;然後,閉起眼睛看到了什麼,或是心裡有什麼靈感,以為這就是成就,千萬不要搞錯,所謂成就就是要證得果位。

為什麼不得成就呢?“由昔業障”,由於被過去生所造的業力所障礙了。業障的問題,講起來很多,可另作專題討論,在這裡不詳細講。

那麼,被自己的業力所障礙,不能證得道果,怎麼辦呢?“當勤懺悔”。懺悔這兩個字,我們很熟,尤其是我們學佛的人,動不動就懺悔。到佛菩薩前面磕幾個頭,拜一拜,哭一場,唉呀!我在懺悔,事情過掉以後,又是我行我素。這樣是不是懺悔呢?這不是懺悔,這是作假、自欺。所謂懺悔,就是停止以前所做的錯誤,永遠不再犯,以後的行為只起善不起惡。

佛在這裡告訴了我們懺悔的辦法,“常起希望,先斷憎愛嫉妒諂曲”。常常生起希望斷除業障之心,先斷除憎心與愛心,憎是討厭,愛是喜歡,正反兩面。憎是由嗔心而來,是一種仇恨的心理,討厭這個人,討厭那個人,埋怨這件事,埋怨那件事,怨天尤人。我們仔細觀察人的心理,很好玩!一個人做錯了事,剛開始,臉紅一下,過幾秒鐘,紅就退了。想了一想,我還是沒有錯,錯的是他,或是別的什麼原因才促使我這樣。甚至歸咎於社會問題,不是你的錯,也不是我的錯,是社會的錯。不要忘了社會也是人組成的,歸咎於社會問題,這是推託之辭,不負責任的行為。把錯誤推給人家,把責任推開,或是排斥一切,這種心理是憎。

憎的反面是愛,愛不只是男女之間的愛欲,包括了廣義的貪愛。愛就是執着、佔有。假如把自私的貪愛反轉過來,變成犧牲自我,愛護別人,就是慈悲。

嫉妒的心理屬於嗔,嫉妒的心理也有很多種,發生在感情方面比較多、比較明顯。因為求之不得,貪之不足,所以產生嗔恨,見不得別人比你好,也因為智慧不明了,自己的心結解不開,佛學稱為結使,。。佛法歸納為九十八個結使。修行就是去除這些結使,把這些結使一個一個解開來,就是修行的成果,例如一個內心充滿仇恨的人,經過修行,變成非常慈悲,或是一個愚笨的人,經過修行,變得聰明開通。但是,很多人學佛的結果,變得越來越笨,脾氣越來越大;信了教以後,越來越脫離現實生活,變得神經兮兮,古里古怪,幾乎每個宗教都是如此,看了真使人害怕。再說,宗教徒彼此之間互相排斥,也是嫉妒;不管男女老幼都有嫉妒的心理,你的學問比他好,他會嫉妒;你的事業比他好,他會嫉妒;你長得比他好,他會嫉妒。你在街上多看女人一眼,夫妻回家保證吵架,女人在小地方很仔細,比較愛吃醋。有些人對比自己地位低的人很好,對比自己地位高的人不理,其實,這就是嫉妒心理的反面,你為什麼要有所差別?能平等對待就好了,他不能平等。修行要從這個地方檢查自己,不是說我去學了一個法,又會打坐,又會念咒,又會結手印,這就可以修成佛了。

還有諂曲,諂曲就是圓滑,轉個彎。講話拐彎抹角,內心打主意想計謀,都是諂曲。諂是諂媚,在外表上討你喜歡;曲就是彎曲,掩飾作假,所以佛說:“直心是道場。”你說:“我要罵他就當面罵他”,這就是真心嗎?不是,這是嗔心。

佛告訴我們,懺悔要去除切斷憎愛嫉妒諂曲這些心理,把內心洗刷乾淨,這才是懺悔。並不是跑到佛堂哭一場,就是懺悔了。哭是情緒的發泄,哭過以後,心情很平靜,那是哭累了,別的事情想不起來了。你不要以為在佛(或是上帝)前一跪,一哭,懺悔之後覺得好安詳啊!得到上帝的靈感啊!得到菩薩的加庇啊!那是累啦!不是佛菩薩的感應。不信,再過幾個鐘頭,吃飽了,體力足了,他的脾氣又來啦!注意!什麼是真懺悔要搞清楚。

懺悔之後,內心洗刷乾淨之後,再來修止、修觀、修禪那,“求勝上心”。但是,我們一般人相反,不求懺悔,就想修止、修觀、修禪那;結果,越修,心越亂,止也止不了,靜也靜不下。先求懺悔,內心純善,到了善的境界,中國人講“為善最樂”,心理產生喜悅,生理髮起輕安,再來求定,那就容易了。

在修止、修觀、修禪那三種法門中,“隨學一事”,隨你選擇一種修習。但是,選定之後,就不要隨便更換,須易觀時再改。一門深入,心不放舍,專心一志,全力以赴,“漸次求證”,一步一步進步,一步一步求證。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圓覺汝當知,一切諸眾生,欲求無上道,先當結三期懺悔無始業,經於三七日,然後正思惟,非彼所聞境畢竟不可取,奢摩他至靜,三摩正憶持,禪那名數門是名三凈觀,若能勤修習,是名佛出世,鈍根未成者常當勤心悔,無始一切罪,諸障若消滅,佛境便現前

這個時候,佛歸納以上所講的要點,作成偈語。 “圓覺汝當知”:圓覺菩薩,你應當知道。 “一切諸眾生”:所有一切的眾生。 “欲求無上道”:想要求得成佛無上大道。 “先當結三期”:先要準備長期、中期、短期專修。 “懺悔無始業”:懺侮自己無始以來的業障。 “經於三七日”:經過了二十一天的專修。 “然後正思惟”:然後見地思想正確。 “非彼所聞境”:不是自己理上所懂得的境界。 “畢竟不可取”:都不可以去執着。 “奢摩他至靜”:奢摩他就是修止,先取至靜,不起思念。 “三摩正憶持”:三摩缽提就是修觀,憶想十方如來。 “禪那名數門”:禪那是了知自己的心念。 “是名三凈觀”:修止、修觀、修禪那是為三觀。 “若能勤修習”:若能勤苦修習這三種法門。 “是名佛出世”:等於佛再來世間。 “鈍根未成者”:鈍根修法不得成就者。 “常當勤心悔”:應當努力求懺悔。 “無始一切罪”:懺悔過去無始以來一切業障。 “諸障若消滅”:所有業障結使都消除了。 “佛境便現前”:佛的境界便一一現前。


《圓覺經略說》第12章 賢善首菩薩(01)

本章講述了以下三個內容:

此經叫什麼名字
如何奉持
修習此經有何功德
誰來護持此經

於是賢善首菩薩在大眾中,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長跪叉手而白佛言:

這一段我們不再解釋了。

大悲世尊,廣為我等及末世眾生,開悟如來不思議事。

賢善首菩薩一開始先讚歎佛,大慈大悲的佛為我們以及末世的眾生說法,使我們悟到佛的境界。佛是什麼境界?不可思議,我們要特別注意,不可思議,或不思議的意思是不可以用我們現在的觀念去討論去想像佛的境界,圓覺的境界是不可思議的境界,但是,並沒有說不能思議。一般人看到不可思議,就不用腦筋,不去研究,變成傻傻地迷信,這是不對的。

世尊,此大乘教,名字何等?云何奉持?眾生修習得何功德?云何使我護持經人,流布此教?至於何地?

賢善首菩薩問佛,佛以上所講的問答紀錄要叫什麼名字?我們要如何奉持?未來的眾生依照佛所說的去修習,會有什麼功德?我們要如何護持正法?如何使此經典廣布流傳?傳到什麼地方?

作是語已,五體投地,如是三請,終而復始。

這一段我們不再講了。

爾時,世尊告賢善首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為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問於如是經教功德名字,汝當諦聽,當為汝說。

此時,佛告訴賢善首菩薩說:好的!好的!你們能夠為其他諸大菩薩以及末世的眾生,問我這部經叫何名稱?依教修習,有何功德?你們好好仔細聽,我來為你們說。

時賢善首菩薩奉教歡喜,及諸大眾默然而聽。

此時賢善首菩薩知道佛要答覆,非常歡喜,與其他大眾一齊靜默聆聽。

善男子,是經百十萬億恆河沙諸佛所說,三世如來之所守護,十方菩薩之所歸依,十二部經清凈眼目。

佛說這部經不只是我在說,已經經過百千萬億恆河沙許許多多無數的佛都說過。守護這部經的不是什麼神或鬼,而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一切諸佛。而且這部經是十方一切菩薩之所歸依,任何菩薩想要成佛,都要走這個法門。這部經也是佛法三藏十二部的清凈眼目,最重要的部分,佛經中的佛經。

是經名大方廣圓覺陀羅尼,亦名修多羅了義,亦名秘密王三昧,亦名如來決定境界,亦名如來藏自性差別,汝當奉持。

這部經典的名字叫“大方廣圓覺陀羅尼”。大,廣大,偉大。方,遍滿十方,無所不在。廣,廣大無邊。我們學佛,其實,佛的境界就是大方廣,所以,我們學佛的人從做人,心理、思想上就要走這個路子,心胸要廣大,人品要廣大,思想要廣大。圓覺,圓是圓滿,不是局部,不是殘缺,圓融無礙。覺,具有覺性,也是佛性,就是佛的意思。陀羅尼,就是總綱,一切佛法的總綱。

亦名修多羅了義”,修多羅就是經藏,經藏分為了義經與不了義經,這部經是徹底了義的經藏。

亦名秘密王三昧”,明白告訴你就是佛,可是,你不懂,這就是大秘密。道就在你那裡,可是,你找不到,你無法成就,這是無上大秘密。這裡所說的秘密,不是念個咒子嗡隆嗡隆,捏個手印,然後在頭上灑點水,傳你一個什麼法。這裡說的秘密不是普通的秘密,稱為秘密王,密中之密,直接告訴你什麼是佛,心就是佛,如何找到心?如何修持?這部經都告訴你了。

亦名如來決定境界”,懂了這個圓覺法門,決定成佛,必然性的,絕對性的,不用懷疑。

亦名如來藏自性差別”,人性就是佛性,悟到了人性是佛,人性就變成了佛性,把佛性換一個名稱,就叫如來藏。如來藏就是一切眾生的自性,不悟的話,不懂的話,認為有所差別;一旦悟了,就沒有差別。

因為一個名稱無法涵蓋這部經,所以有幾個名稱。汝當奉持,你應當依照以上所講的名稱來命名。


《圓覺經略說》第12章 賢善首菩薩(02)
善男子,是經唯顯如來境界,唯佛如來能盡宣說,若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修行,漸次增進,至於佛地。

佛又再吩咐,這部經所講的是成佛境界,只有成佛之後,才能把這個法門講得透徹清楚。假如有發心修行的菩薩及眾生,依照這部經來修行,一步一步地漸修增進,可以成佛。在這裡,透漏一個秘密給各位,你從第十一位菩薩開始,倒轉來走,就是漸次增進的秘訣所在,否則,你從第一位菩薩開始,容易走上狂禪。

善男子,是經名為頓教大乘,頓機眾生,從此開悟,亦攝漸修一切群品,譬如大海,不讓小流,乃至蚊蚋及阿修羅,飲其水者,皆得充滿。

頓機利根的眾生,有聰明智慧的眾生,聽了這部經,從此開悟。假如不是頓根,而是鈍根的話,一步一步漸修,也可以成佛。這部經猶如大海,不捨棄小河流,乃至細小的蚊蟲喝了這個水,或者魔王喝了這個水,都可以成佛。這就是這部經真正的功德,接下來,佛又作了一些比喻。


《圓覺經略說》第12章 賢善首菩薩(03)
善男子,假使有人純以七寶,積滿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不如有人聞此經名,及一句義。

假如有人把積滿三千大千世界的財寶,例如黃金、白銀、瑪瑙之類,拿來布施出去做善事,這個功德了不起吧!但是,不如有人聽到這個經的名字,或者聽懂了其中一句經的意義。好了,各位都聽到了《圓覺經》的名字了,也聽了《圓覺經》的講解了,這下功德可大了。

善男子,假使有人教百千恆河沙眾生得阿羅漢果,不如有人宣說此經,分別半偈。

佛說假如有人教一個人修道,讓他得阿羅漢果,教一個人有此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何況教了百千恆河沙數的人都得阿羅漢果。但是,不如有人宣揚解釋這部《圓覺經》,不要說講解整部經,乃至於能夠把經中的半句偈子解釋通了,其功德大於使無數人得阿羅漢果。

善男子,若復有人聞此經名,信心不惑,當知是人,非於一佛二佛,種諸福慧,如是乃至盡恆河沙一切佛所種諸善根,聞此經教。

假如有人聽到《圓覺經》的名字,相信這是成佛之路,而不懷疑。這樣的人已經在前世,不只是在前一任佛,甚至在過去很多佛前種了善根,才能聽到這部《圓覺經》。


《圓覺經略說》第12章 賢善首菩薩(04)
汝善男子,當護末世是修行者,無令惡魔及諸外道,惱其身心,令生退屈。

佛吩咐賢善首菩薩,你應當保護以後末世依此《圓覺經》修行的人,不要被魔道及外道來擾亂正修行人的身心,使此修行人不生退道心。

爾時會中有火首金剛,摧碎金剛,尼藍婆金剛等八萬金剛,並其眷屬,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若後末世一切眾生,有能持此決定大乘,我當守護,如護眼目。乃至道場所修行處,我等金剛自領徒眾,晨夕守護,令不退轉。其家乃至永無災障,疫病消滅,財寶豐足,常不乏少。

此時會中有火首金剛、摧碎金剛、尼藍婆等八萬金剛。金剛也是菩薩,只是不同於一般慈眉善目的菩薩,而顯現另一種兇惡怒目的樣子來度化眾生。有八萬金剛,並其眷屬,包括大金剛、小金剛、男金剛、女金剛、老金剛、少金剛,即從座起,從座位上站起來,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告訴佛說:世尊!假如以後末世的一切眾生,有人能夠修持此決定性的大乘要道,我們發願永遠作他們的護法,保護他們如同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乃至於在他們修行的道場,我們這些金剛會帶領着徒眾,早晚守護着他們,使他們不致退轉。並且讓他們家中永遠沒有災難,也不會生病,而且財寶豐富,不愁吃穿,生活安定。

爾時,大梵天王、二十八天王,並須彌山王、護國天王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亦守護是持經者,常令安隱,心不退轉。

接着大梵天王、二十八天王、須彌山王、護國天王等這些天王、天神都來護法,他們告訴佛說:我們也要保護修持圓覺境界的人,讓他們安隱,心不退轉。

爾時,有大力鬼王名吉槃茶,與十萬鬼王,即從座起,頂禮佛足,右繞三匝,而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守護是持經人,朝夕侍衛,令不退屈,其人所居一由旬內,若有鬼神侵其境界,我當使其碎如微塵。

接下來有名叫吉槃茶的大力鬼王以及十萬鬼王也來護法,他們告訴佛說:世尊!我們也來守護修持圓覺境界的人,早晚侍衛,令不退屈,在他們所住的四十里內,假如有鬼神侵犯他的境界,我一棒就把他打死,打成粉碎。

這些鬼神都來護法,是真的?假的?我勸各位還是要信,信則得救。

佛說此經已,一切菩薩、天龍鬼神八部眷屬,及諸天王梵王等一切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佛說完了這部經典,一切菩薩、天龍鬼神八部眷屬,各天主梵王等一切大眾,聽佛所說,皆大歡喜。注意最後四個字——信受奉行。信,要信得過,信不過,再去研究,不可盲目迷信。受,接受是要實際修證功夫。奉,依教奉持。行,實行求證。除了信受奉行之外,同時也要聞思修慧,例如我們現在把這本經典研究了,聽過了,這是聞。聽過了就算了嗎?不行。大家聽完經之後,回去把經一放,就不去管它,然後等着鬼神來守護,沒有這回事。聽過了之後要思,要去想,要去研究。思考之後還不夠,要修行,按照這個法門去修,然後才有智慧。那麼,聞思修慧要聞什麼?思什麼呢?教、理、行、果,聞佛所說的經典,思佛所講的道理,理通了之後,行為也要做到,最後,智慧成就,證得果位。現代人喜歡到處去聽經,聽過就算了,沒有去思,沒有去行,這有什麼用?

《圓覺經》是由十二位菩薩一一上來提問題,第一位是文殊菩薩,第二位是普賢菩薩,第三位是普眼菩薩,第四位是金剛藏菩薩,第五位是彌勒菩薩,第六位是清凈慧菩薩,第七位是威德自在菩薩,第八位是辨音菩薩,第九位是凈諸業障菩薩,第十位是普覺菩薩,第十一位是圓覺菩薩,第十二位是賢善首菩薩。這十二菩薩排列的順序,隱藏很大的秘密,我已告訴各位了,這十二位菩薩中,四位菩薩為一組。第一組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第二組是大乘漸修法門,第三組是漸修法門的入手,而後到大徹大悟的境界。好了,我把秘密都告訴你們了,你們聽了以後,如果不好好修行,你說這些護法神會怎麼辦?例如你雇了許多保鑣,然後不發薪水,他不打你才怪呢!天下的道理都有正反兩面,自己去留意。


說明/章1-2章3-6章7-10章11-12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8.01.10-2018.03.23-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