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部》【禪世界版】16大般涅槃經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第六品


 《大般涅槃經》(DN.16) 1

第一誦品


1.1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Vulture’s Peak;鷲峰山)。當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想要攻打跋耆人(Vajjians)。他如是說道:「雖然跋耆人擁有如此巨大的神通力和威力,我要滅絕跋耆人,使跋耆滅亡,使跋耆人遭受不幸與厄運。  」

1.2

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告訴摩揭陀國首席大臣禹舍婆羅門(Vassakara;另為作雨者):

「來吧!婆羅門!請去見世尊。抵達後,請用我的名義以頭在世尊的雙向他禮敬,問候世尊是否無病、無苦惱、起立輕快、強健和安住,(並且說): 「大德!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以頭在世尊雙足向你禮敬,問候你是否無病、無惱、起立輕快、強健和安住。 」 並且請這麼說: 「大德!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想要攻打跋耆,他如是說道:「雖然跋耆人擁有如此大的神通力和威力,我要滅絕跋耆人,使跋耆滅亡,帶給跋耆人不幸與厄運  」 。 你要好好憶念世尊的答覆,(回來)向我報告。諸如來都不說虛妄不實之語。 」

1.3

「是的,陛下! 」 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回答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後,準備多輛華麗的車乘,登上其中一輛車乘。多輛華麗的車乘從王舍城出發,前往耆闍崛山。車乘一直到能通行之處,然後下車步行,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致意。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對世尊說道:

「尊敬的喬達摩先生!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以頭在喬達摩先生的雙足向他禮敬,他問候你是否無病、無苦惱、起立輕快、強健和安住。尊敬的喬達摩先生!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想要攻打跋耆,他如是說道:「雖然跋耆人擁有如此大的神通力和威力,我要滅絕跋耆人,使跋耆滅亡,使跋耆人遭受不幸與厄運。  」」

1.4

當時,尊者阿難站在世尊背後為世尊搧扇。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經常集會,有很多集會」嗎? 」 – 「大德!我聽說: 「跋耆人經常集會,有很多集會。 」 – 「阿難!只要跋耆人經常集會,有很多集會,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人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和合地集會、和合地結束,並和合地做跋耆人應該做的事」嗎? 」 – 「大德!我聽說:「跋耆人和合地集會、和合地結束,並和合地做跋耆人應該做的事」。 」 – 「阿難!只要跋耆人和合地集會、和合地結束,並和合地做跋耆人應該做的事,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未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制定;已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廢除;尊崇和實踐往昔跋耆人制定的法規」嗎? 」 – 「大德!我聽說:「跋耆人未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制定;已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廢除;尊崇和實踐往昔跋耆人制定的法規」。 」 – 「阿難!跋耆人未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制定;已制定的法規,不輕易廢除;尊崇和實踐往昔跋耆人制定的法規,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恭敬、尊崇、禮敬和供養那些跋耆老者們,並且認為應該聽他們的告誡」嗎? 」 – 「大德!我聽說: 「跋耆人恭敬、尊崇、禮敬和供養那些跋耆老者們,並且認為應該聽取他們的告誡」。 」 – 「阿難!跋耆人恭敬、尊崇、禮敬和供養那些跋耆老者們,並且認為應該聽取他們的告誡,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沒有把婦人、少女以暴力抓獲後強迫同居嗎」? 」 – 「大德!我聽說: 「跋耆人沒有把良家婦人、少女以暴力抓獲後強迫同居 」 。」 – 「阿難!只要跋耆人沒有把良家婦人、少女以暴力抓獲後強迫同居,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尊敬、敬重、尊崇和供奉城內外那些跋耆人的跋耆塔廟,而且不廢除以前的施與、以前所作的如法的祭祀」嗎?」 – 「大德!我聽說: 「跋耆人尊敬、敬重、尊崇和供奉城內外那些跋耆人的跋耆塔廟,而且不廢除以前的施與、以前所作的如法的祭祀」 。 」 – 「阿難!跋耆人尊敬、敬重、尊崇和供奉城內外那些跋耆人的跋耆塔廟,而且不廢除以前的施與、以前所作的如法的祭祀,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阿難!你是否聽說: 「跋耆人對阿羅漢們如法地善加安排守護、防護、保護,使得未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來跋耆,已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在跋耆安樂而住」嗎?  」 – 「大德!我聽說: 「跋耆人對阿羅漢們如法地善加安排守護、防護、保護,使得未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來跋耆,已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在跋耆安樂而住」。」 – 「阿難!只要跋耆人對阿羅漢們如法地善加安排守護、防護、保護,使得未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來跋耆,已來過跋耆的阿羅漢們會在跋耆安樂而住,阿難!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1.5

那時,世尊對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說道: 「婆羅門!有一次,我住在毘舍離沙蘭達達塔廟(Sarandada Shrine)。婆羅門!在那裡,我給跋耆人教導這七種不衰退法。婆羅門!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在跋耆人中仍然存在,而且跋耆人好好地奉行這七種不衰退法,婆羅門!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世尊如是所說。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對世尊說道:「尊敬的喬達摩先生!即便只具備一種不衰退法,就應該可以預期跋耆的興盛,而不是衰退,何況說到跋耆具備七種不衰退法。尊敬的喬達摩先生!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除非以欺騙和離間,不可能依靠戰爭和外交征服跋耆人。尊敬的喬達摩先生!現在我們應該走了,我們很忙,有許多事情要做。 」

「婆羅門!現在你要因時制宜。 」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歡喜世尊所說後,起座離開。

1.6

那時,在摩揭陀國大臣禹舍婆羅門離去不久,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阿難!請告訴所有王舍城附近居住的比丘們到講堂中會集。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召集了所有王舍城附近居住的比丘到講堂中會集。然後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坐在一旁,尊者阿難對世尊說道:「大德!比丘僧團已經彙集一堂,大德!現在請隨宜尊便。 」

那時,世尊起座,前往講堂,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他坐好後,對比丘們宣說道:「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七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思惟。我要說了。 」

「是的,大德! 」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經常集會,有很多集會,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和合地集會、和合地結束、和合地做比丘們應該做的事,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依照未制定的不輕易制定,已制定的不輕易廢除的方法,實踐已制定的律法,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恭敬、尊崇、禮敬和供養年高德重、富於經驗的諸上座比丘長老、僧團的師父和僧團的導師們,並且聽從他們的告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受已生起的、導致重生輪迴的渴愛的影響,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仍然樂於住阿蘭若,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善於自己提起守護正念,使得未來的良善同梵行者們會來,已來的良善同梵行者們能夠安住,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存在於諸比丘中,以及諸比丘依照這七種不衰退法諄諄相互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1.7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另外七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思惟。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樂於俗務、不愛好沾染俗務、不樂於致力俗務,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樂於閑談、不愛好閑談、不樂於致力閑談,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樂於睡眠、不愛好睡眠、不樂於致力睡眠,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樂於社交、不愛好社交、不樂於致力社交,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懷持邪惡慾望,不陷入邪惡慾望的影響之中,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諸比丘不與惡人為友、不與惡人為伴和不親近惡人,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因獲得小而殊勝的境界而中途停止去往涅槃,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在諸比丘中存在,以及諸比丘依照這七種不衰退法諄諄互相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1.8

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另外七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我要說了。」

比丘們!持有信心……有慚……有愧……多聞……精進……注意周到……念已現前……多智慧,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在諸比丘中存在,以及諸比丘依照這七種不衰退法諄諄互相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1.9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另外七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思惟。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修習念覺支……修習擇法覺支……修習精進覺支……修習喜覺支……修習寧靜覺支(輕安覺支)……修習定覺支……修習平靜覺支(舍覺支),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在諸比丘中存在,以及諸比丘依照這七種不衰退法諄諄互相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1.10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另外七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思惟。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修習無常想……修習無我想……修習不凈想……修習憂患(邪念危險)想……修習舍離想……修習心清凈離貪想(離染想)……修習涅槃(寂滅)想,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七種不衰退法在諸比丘中存在,以及諸比丘依照這七種不衰退法而諄諄互相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1.11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其他六種不衰退法,你們要注意,仔細諦聽思惟。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對同梵行者們公開或私下表現仁慈身業,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對同梵行者們公開或私下表現仁慈語業……對同梵行者們公開或私下表現仁慈意業,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能公平分配,與有戒德的同梵行者們,共同平等分享從僧團所獲得的如法所得利養,包含缽中的所有物等,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論公開或私下能與同梵行者們修習不斷、不壞、無瑕、無垢、不染、及導致戒與定增長,為自由人和智者們所稱讚的戒律,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比丘們不論公開或私下能與同梵行者們住於導致涅般的聖見,實踐可導致出離、完全滅苦的正見,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比丘們!只要這六種不衰退法在諸比丘中存在,以及諸比丘依照這六種不衰退法諄諄互相教誡,比丘們!應該可以預期比丘們的興盛,而不是衰退。 」

1.12

當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時,他對比丘們宣說道:

「此為戒、此為定、此為慧。當已經完全修習戒時,則一定有大果報和大利益;當已經完全修習定時,則慧有大果報和大利益;當已經完全修習慧時,心就完全地解脫諸煩惱(諸漏),即欲的煩惱(欲漏)、有的煩惱(有漏)、無明的煩惱(無明漏)。 」

1.13

那時,世尊隨其意住在王舍城後,對尊者阿難說道:「來吧!阿難!我們去菴摩羅樹園(芒果樹園)。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1.14

那時,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抵達菴摩羅樹園(芒果樹園)。在那裡,世尊住在菴摩羅樹園的王宮。在那裡,當世尊住在菴摩羅樹園的王宮時,他向比丘們宣說如是之法要:「此為戒、此為定、此為慧。當已經完全修習戒時,則一定有大果報和大利益;當已經完全修習定時,則慧有大果報和大利益;已經完全修習慧時,則心就完全地解脫煩惱(諸漏),即欲的煩惱(欲漏)、有的煩惱(有漏)、無明的煩惱(無明漏)。 」

1.15

那時,世尊隨其意住在菴摩羅樹園的王宮後,對尊者阿難說道: 「來吧!阿難!我們去那爛陀。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1.16

那時,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去那爛陀。在那裡,世尊住在那爛陀(又譯作那難陀)波婆迦(Pavarika)的芒果園(Mango Grove)。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凈信: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knowledgeable)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

「舍利弗!你如吼的表達確實很崇高。舍利弗!作絕對的和無條件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凈信: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  舍利弗!你現在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過去世的所有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並已了知:「那些世尊們具足如此戒德,或如此特質,或如此智慧,或如此安住處(dwellings),或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 「那麼,舍利弗!你現在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將來的所有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並已了知:「那些世尊們具足如此戒德,或如此特質,或如此智慧,或如此安住處,或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 「那麼,舍利弗!你現在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現在的所有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並已了知:「那些世尊們具足如此戒德,或如此特質,或如此智慧,或如此安住處,或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 「舍利弗!當你對過去、未來和現在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沒有任何了知時,舍利弗!你為何作出崇高的如吼的表達,和作絕對的和無條件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這樣的凈信: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knowledgeable)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呢?」

1.17

「大德!我對過去、未來和現在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確實沒有任何了知,但我已通過正法的推論了知了這一點。大德!設想一位國王有一個前線城市,有堅固的壁壘、城牆和拱門,只有一道門。在那裡的守門人應該聰明、能幹和有智慧;其人阻止陌生人,而讓熟識的人進來。當他在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上巡視時,應不會看到城牆有任何裂縫或甚至貓能溜過的孔洞。他可能想:「任何能進出這城市的大東西,都只能由此門進出。」

同樣的,大德!我已通過正法的推論了知: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那一切世尊們都首先捨棄了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的五蓋;接著善於將心在四念處上建立後,如實修習七覺支;最終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大德!那些在未來生起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那一切世尊們也都將首先捨棄了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的五蓋;接著善於將心在四念處上建立後,如實修習七覺支;因此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大德!現在的世尊,目前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也首先捨棄了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的五蓋;接著善於將心在四念處上建立後,如實修習七覺支;最終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1.18

在那裡,當世尊住在那爛陀(又譯作那難陀)波婆迦(Pavarika)的芒果園(Mango Grove)時,他對比丘們宣說如是種種法要:

「此為戒、此為定、此為慧。當已經完全修習戒時,則一定有大果報和大利益;當已經完全修習定時,則慧有大果報和大利益;當已經完全修習慧時,則心就完全地解脫煩惱(諸漏),即欲的煩惱(欲漏)、有的煩惱(有漏)、無明的煩惱(無明漏)。 」

1.19

那時,世尊隨其意住在那爛陀之後,對尊者阿難說道:「來吧!阿難!我們去巴吒釐村。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那時,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抵達巴吒釐村。

1.20

那時,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聽說: 「世尊已抵達巴吒釐村。 」  然後,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懇請世尊同意住在我們村的休息堂。 」 世尊以沉默而同意。

1.21

那時,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知道世尊同意了後,起座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接著去休息堂,鋪設休息堂的一切鋪設物,設置座位,設立水罐,懸掛油燈後,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他們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休息堂的一切鋪設物已鋪設,座位已設置,水罐已設立,油燈已懸掛,大德!現在請世尊隨宜尊便。 」

1.22

那時,世尊在傍晚穿好衣服,取缽與僧袍,與比丘僧團一起去休息堂。抵達後,洗足,然後進入休息堂。接著靠中央柱子面向東坐下。比丘僧團也洗足,進入休息堂,然後靠西邊牆壁面向東,在世尊后面坐下。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也洗足,進入休息堂,然後靠東邊牆壁面向西,面對世尊坐下。

1.23

那時,世尊對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說道:「屋主們!有五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的危險過患。是哪五種呢?屋主們!這裡,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因為放逸懶惰而遭受重大財產的損失而陷於窮困,這是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的第一種危險過患。

再者,屋主們!破戒行惡和戒德已壞失者們的惡名遠播,這是第二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的危險過患。

再者,屋主們!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無論參加任何社團,如剎帝利和婆羅門,他缺乏自信,心意不定,這是第三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的危險過患。

再者,屋主們!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死時迷亂不安,這是第四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的危險過患。

再者,屋主們!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者們身體崩解,死後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和地獄,這是第五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的危險過患。

屋主們!這些是五種破戒行惡和戒德壞失的危險過患。

1.24

屋主們!有五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是哪五種呢?屋主們!這裡,持戒行善者、戒德具足者們因為精勤不放逸而獲得大財富的聚集,這是第一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

再者,屋主們!持戒行善者、戒德具足者們善名遠揚,這是第二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

再者,屋主們!持戒行善者、戒德具足者們無論參加任何社團,如剎帝利和婆羅門,他具有自信、而心志安泰,這是第三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

再者,屋主們!持戒行善者、戒德具足者們死時不迷亂,這是第四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

再者,屋主們!持戒行善者、戒德具足者們身體的崩解,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這是第五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的利益。

屋主們!這些是五種持戒行善和戒德具足者們的利益。

1.25

那時,世尊以法說開示、勸誡和鼓勵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直到大半夜,使之皆大歡喜,然後讓他們離開道:「屋主們!夜已至深,現在請隨宜尊便。 」

「是的,大德! 」 巴吒釐村的優婆塞們回答世尊后,起座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離開。

那時,世尊在巴吒釐村優婆塞們離去不久進入空屋。

1.26

當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為了抵抗跋耆人的入侵,在巴吒釐村構建城堡要塞。當時,數千位天神在巴吒釐村劃占宅地。在屬於有大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勸心有大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在屬於有中等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則勸心有中等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在屬於有低等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則勸心有低等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

1.27

世尊以清凈和超人的天眼看見那數千位天神在巴吒釐村劃取宅地。那時,世尊在拂曉時起來後,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誰在巴吒釐村建造城堡要塞呢? 」 – 「大德!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為了抵抗跋耆人在巴吒釐村建造城堡要塞。 」

1.28

「阿難!摩揭陀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為防禦跋耆人,在巴吒釐村建造城堡要塞,他們猶如與三十三天神商量訂約一般。阿難!這裡,我以清凈和超人的天眼看見數千位天神在巴吒釐村劃占宅地:在屬於有大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勸心有大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在屬於有中等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則勸心有中等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在屬於有低等力量天神宅地的地方,他們則勸心有低等力量的國王大臣在那裡建造住宅。阿難!所有亞利安人往返所及之處;所有商賈聚集所及之處,此巴吒釐子城將成為第一都市和物貨的集散地。阿難!此巴吒釐子城有三種危險:火災、水災和敵人的破壞。 」

1.29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捨去見世尊,互相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站立,對世尊如是說道:

「請尊敬的喬達摩先生與比丘僧團一起同意今日去我們家納受施食供養。 」

世尊以沉默同意。

1.30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知道世尊同意後,各自回到自己的住處。回家後,在自己的住處準備美味的硬食(嚼食; hard food)與軟食(噉食; soft food),來通知世道:

「尊敬的喬達摩先生!施食供養已準備好,請隨宜尊便。 」

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後,取缽與僧袍,與比丘僧團一起去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的住處。抵達後,與比丘僧團一起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那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親手以美味的硬食與軟食供奉以佛陀為上首的比丘僧團,至他們滿足為止。

那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看見世尊食用完畢,洗手和缽時,取一個低矮坐具,在一旁坐下。

1.31

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在一旁坐好後,世尊以這些偈頌感謝道:

「在任何地方,

明智者建造住所,

在那裡他護持持戒行善者,自我約束者,

守護梵行者。

在那裡凡有天神們被告他供養,

他們因受他供養而尊敬他,

因受他服侍而崇重他。

他們因此而憐憫他,

如母親對自己的孩子。

被天神憐憫的人,

他經常看見吉祥。 」

那時,世尊以這些偈頌感謝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後,起座離開。

1.32

當時,摩揭陀國大臣須尼陀與禹舍緊追在世尊之後,心想:「現在,沙門喬達摩離開的門將命名為喬達摩門;他渡過恆河的渡頭將命名為喬達摩渡。 」

1.33

那時,世尊離開的門名為喬達摩門。那時,世尊去恆河邊。當時,恆河漲滿河水,滿到河邊烏鴉能喝到的程度。想渡過到彼岸的一些人到處找船,一些人到處找筏,而另一些人在此岸結桴欲渡。那時,世尊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恆河此岸消失後,與比丘僧團一起出現,立於恆河彼岸。

1.34

那時,世尊看見那些到處找船的人們,到處找筏的人們,和在結桴欲渡的人們。那時,世尊自說優陀那偈:

 「凡越渡海洋、湖泊的世人們,

他們離開深處造橋,

他們還在綁結筏桴,

而有智慧的人已經渡越。 」

第一誦品終。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第六品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Chanworld.org】2017.05.20-2018.09.11-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