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部》【禪世界版】16大般涅槃經5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第六品


 《大般涅槃經》(DN.16) 5

第五誦品


5.1

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來吧!阿難!我們前往希連禪河(Hirannavati River)對岸,前往末羅(Mallas)拘屍那羅(Kusinara)附近的沙羅樹林(sal-grove)。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那時,世尊與大比丘僧團一起前往希連禪河對岸,前往末羅拘屍那羅附近的沙羅樹林。抵達後,對尊者阿難說道: 「來吧!阿難!請你為我在雙沙羅樹林中間頭朝北向鋪設卧床,阿難!我很疲倦,我想躺下。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在雙沙羅樹林中間頭朝北向鋪設卧床。那時,世尊以右側作獅子卧,將一條腿疊放在另一條腿上,充滿正念和正知而安住。

5.2

當時,雙沙羅樹忽然在非季節之時盛開,為了供養如來,花朵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曼陀羅花也從空中落下,為了供養如來,花朵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栴檀香末也從空中落下,為了供養如來,香末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鐃管也為了供養如來,在空中演奏;天界的歌曲也為了供養如來,在空中演唱。

5.3

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阿難!雙沙羅樹忽然在非季節之時盛開,為了供養如來,花朵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曼陀羅花也從空中落下,為了供養如來,花朵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栴檀香末也從空中落下,為了供養如來,香末飄散,繽紛撒落在如來身體;天界的鐃管也為了供養如來,在空中演奏;天界的歌曲也為了供養如來,在空中演唱。

阿難!如來從未受到如此尊崇、禮敬、尊敬、崇拜和供養。阿難!然而,如果比丘、比丘尼、優婆塞或優婆夷們的所有行為都住於法隨法行和隨法行持,保持正直、戒德和如法而行,這些就是對如來的無上供養。阿難!因此在這裡,「所有行為都住於法隨法行和隨法行持,保持正直、戒德和如法而行。 」 阿難!你們必須如是銘記。 」

5.4

當時,尊者優波摩那(Upavana)站在世尊前面為世尊搧扇。那時世尊拒絕尊者優波摩那而說道:「比丘!請你離開,不要站在我前面。 」

那時,尊者阿難如是想道: 「尊者優婆摩那長久以來,親自奉持、經常近侍世尊,而世尊在最後的時刻卻拒絕尊者優波摩那: 「比丘!請你離開,不要站在我前面。」 是什麼原因和理由讓世尊拒絕尊者優波摩那而說道: 「比丘!請你離開,不要站在我前面」 呢? 」

5.5

那時,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尊者優婆摩那長久以來,親自奉持、經常近侍世尊,而世尊在最後的時刻卻拒絕尊者優波摩那,說道:「比丘!請你離開,不要站在我前面。」 是什麼原因和理由讓世尊拒絕尊者優波摩那而說道:「比丘!請你離開,不要站在我前面」 呢?」

「阿難!十方世界眾多天神雲集而來瞻仰如來。阿難!在末羅拘屍那羅附近的沙羅樹林周圍十二由旬(yojanas)的範圍內,沒有任何毛髮尖點的地方,沒有被有大威神力的天神們佔據。阿難!這些天神們埋怨道: 「我們遙遠而來,瞻仰極少出現於此世間的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就在今晚後半夜,如來將成就般涅槃。可是這位有大力量的比丘卻站在世尊的面前遮擋如來,以致我們不能在如來涅槃的最後時刻瞻仰如來。 」 」

5.6

「大德!但是,世尊認為他們是什麼類型的天神們呢? 」

「阿難!有在虛空界而有地想(whose minds are earth-bound)的天神散發哭嚎,或揮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輾轉而痛哭,說道:「太快了,世尊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間之眼將消逝!」

阿難!在地上而有地想的天神們也散發號泣,或揮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輾轉而痛哭,說道:「太快了,世尊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間之眼將消逝!」  但是那些已離貪愛的天神們,他們具足正知和正念,耐心忍受而說道: 「諸行無常,除此之外,哪有什麼可得。 」 」

5.7

「大德!以前在各地住雨安居後,比丘們為見如來而來,我們能見到、能歡迎那些訓練有素的比丘們,讓他們可以見到和禮敬世尊。大德!可是世尊入滅後,我們不能見到和歡迎那些訓練有素的比丘們,讓他們見到和禮敬世尊。 」

「阿難!這裡有四處,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如來。是哪四處呢?阿難! 「在此處如來出生。 」  這是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之處;阿難!「在此處如來證悟無上遍正覺。」  這是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之處;阿難!「在此處如來轉動無上法輪。」  這是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之處;阿難!「在此處如來成就般涅槃於無餘涅槃。」  這是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之處。阿難!這些是讓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能瞻仰和禮敬的四處。

阿難!具有信仰心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和優婆夷們應該前往朝禮:「在此處如來出生。」 「在此處如來證悟無上遍正覺。 」 「在此處如來轉動無上法輪。 」 「在此處如來成就般涅槃於無餘涅槃。」  阿難!凡具有信仰心的善男子們,他們朝禮和恭敬這些聖跡後,隨着身體破裂,死後他們將往生到善趣和天界。 」

5.9

「大德!我們對於女人們,應該如何自處呢? 」

「阿難!不要看見她們。 」

「大德!當看見了時,我們應該如何自處呢? 」

「阿難!不要與她們說話。 」

「大德!如果她們與我們說話,我們應該如何自處呢? 」

「阿難!那時應該住於正念。 」

5.10

「大德!對如來的遺體,我們應該如何處理呢? 」

「阿難!對如來的遺體處理,你們不必憂慮。來吧!阿難!你們應該在最高目標上努力和奮鬥,應該住於精勤不放逸和熱忱。阿難!對如來懷有信仰心的賢智剎帝利、婆羅門和屋主們,他們會供養如來的遺體。 」

5.11

「那麼,大德!對如來的遺體,應該如何處理呢? 」

「阿難!對如來的遺體應該按照對轉輪王遺體那樣進行處理。 」

「大德!對轉輪王的遺體,應該如何處理呢? 」

「阿難!轉輪王的遺體用新梳理的吸收性棉布包裹。用新梳理的吸收性棉布包裹後,再用新亞麻布包裹。用新亞麻布包裹後,再用新梳理的吸收性棉布包裹,……以這方式成對包裹轉輪王的遺體至五百次。然後放進盛油的金槨(註:鐵質其實是金),再蓋上外面的金槨,放在用所有芳香木作火葬的柴堆上,然後火化轉輪王的遺體,而且在十字路口建轉輪王的塔。阿難!對轉輪王的遺體,應該這樣處理。阿難!對如來的遺體應該按照對轉輪王遺體那樣進行處理。阿難!應該在十字路口建如來的塔。在那裡,凡用凈信的心供養花環、香料或彩繪的人們,他們將長久獲得利益與安樂。

5.12

阿難!有這四種人,應該值得為他們造塔。是哪四種呢?一個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值得為他造塔;一個辟支佛(Pacceka Buddha)值得為他造塔;一個如來的弟子值得為他造塔;一個轉輪王值得為他造塔。

阿難!為什麼一個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值得為他造塔呢?阿難!如果人們思念:「這是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的塔。 」 則可以使很多眾人內心清凈。在那裡,他們得到內心的清凈後,隨着身體的破裂,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因此一個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們值得為他造塔。

阿難!為什麼一個辟支佛值得為他造塔呢?阿難!如果人們思念:「這是那位世尊辟支佛的塔。 」 則可以使很多眾人內心清凈。在那裡,他們得到內心的清凈後,隨着身體的破裂,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因此一個辟支佛值得為他造塔。

阿難!為什麼一個如來的弟子值得為他造塔呢?阿難!如果人們思念:「這是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的弟子的塔。 」 則可以使很多眾人內心清凈。在那裡,他們得到內心的清凈後,隨着身體的破裂,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因此一個如來的弟子值得為他造塔。

阿難!為什麼一個轉輪王值得為他造塔呢?阿難!如果人們思念:「這是那位公平好法者轉輪王的塔。 」 則可以使很多眾人內心清凈。在那裡,他們得到內心的清凈後,隨着身體的破裂,死後往生到善趣、天界,阿難!因此一個轉輪王值得為他造塔。

阿難!這四種人,應該值得為他們造塔。 」

5.13

那時,尊者阿難進入他自己的住處,靠着門柱站立而哭泣道:「唉!我還只是一個需要大量修學的有學者!而慈悲憐憫我的大師將成就般涅槃! 」

那時,世尊向比丘們問道:「阿難在何處呢? 」 他們告訴了他。

接着,世尊對某位比丘說道:「去吧!比丘!你以我的名義對阿難說道:「阿難學友!大師召喚你。 」」

「是的,大德! 」 那位比丘回答世尊后,就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阿難學友!大師召喚你。 」

「是的,學友! 」 尊者阿難回答那位比丘後,就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

5.14

世尊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夠了,阿難!不要悲哀,不要慟哭。阿難!我以前不是曾對你說過嗎?一切親愛的、合意的事物,都會變化,與我們分離,都會變成其它。阿難!在這裡,「任何出生的、變異的、有為的、眾緣和合的事物都不會破壞逝去」 – 這是不可能的。

阿難!長久以來,你依止慈愛、利行、安樂、無二和無量的身業,依愛語、利行、安樂、無二和無量的語業,依慈善、利益、安樂、無二和無量的意業,親近侍奉如來。阿難!你已造作了福德,只要精勤實踐,你將會快速息滅諸煩惱(漏盡)。 」

5.15

那時,世尊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們,都有那些世尊們的殊勝忠誠的隨侍,猶如我的阿難;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們,也都有那些世尊們的殊勝的忠誠隨侍,猶如我的阿難;比丘們!阿難是賢智者,比丘們!阿難是有智慧者,他知道: 「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國王、國王大臣、外道和外道弟子們在何時最適宜覲見如來。」

5.16

「比丘們!這裡有這四種關於阿難的不可思議和未曾有法。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如果比丘們前往見阿難,他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他們對阿難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比丘眾就感到失望。

比丘們!如果比丘尼們前往見阿難,她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她們對阿難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比丘尼眾就感到失望。

比丘們!如果優婆塞們前往見阿難,他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他們對阿難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優婆塞眾就感到失望。

比丘們!如果優婆夷們前往見阿難,她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她們對阿難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優婆夷眾就感到失望。

比丘們!這裡有這四種關於轉輪王的不可思議和未曾有法。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如果剎帝利眾前往見轉輪王,他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在那裡為他們說法,他們對轉輪王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轉輪王沉默不語時,剎帝利眾就感到失望。比丘們!如果婆羅門眾……比丘們!如果屋主眾……比丘們!如果沙門眾前往見轉輪王,他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在那裡為他們說法,他們對轉輪王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轉輪王沉默不語時,沙門眾就感到失望。

同樣的,比丘們!這裡有這四種關於阿難的不可思議和未曾有法。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如果比丘眾前往見阿難,他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他們對阿難所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比丘眾就感到失望。

比丘們!如果比丘尼眾……比丘們!如果優婆塞眾……比丘們!如果優婆夷眾前往見阿難,她們謁見後,則十分喜悅;如果阿難在那裡為他們說法,她們對阿難所說的法,則十分喜悅。比丘們!當阿難沉默不語時,優婆夷眾就感到失望。比丘們!這些是四種關於阿難的不可思議和未曾有法。

5.17

當如是所說時,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世尊不要在這不大而貧瘠城市的市郊成就般涅槃。大德!請到其他大都城,如瞻婆城(Campa)、王舍城(Rajagaha)、舍衛城(Savatti)、娑祗城(Saketa)、憍賞彌城(Kosambi)、波羅奈城(Varanasi)等都城,請世尊在這些都城的某一城市成就般涅槃。那裡有許多對如來極為凈信的富裕的剎帝利、婆羅門、富屋主們和皈依如來的弟子們。他們將供養如來的遺體。 」

「阿難!不要如是說道。阿難!不要如是說道: 「這是不大而貧瘠城市的市郊。 」

5.18

阿難!從前有名叫大善見王(Mahasudassana)的,他是征服四方天下、安定國土和具足七寶的如法轉輪王。阿難!大善見王的國都在拘屍那羅(Kusinara)名叫拘舍婆提(Kusavati)的地方,東西有十二由旬長,而南北有七由旬寬。阿難!拘舍婆提王都十分繁榮、富裕,人口眾多,民眾會集,食物充足。阿難!猶如名叫阿拉迦曼陀(Alakamanda)的諸天王都十分繁榮、富裕,天人眾多,夜叉會集,食物充足一般,同樣地,阿難!拘舍婆提王都日夜充滿十種聲音,它們是象聲、馬聲、車聲、大鼓聲、小鼓聲、琵琶聲、歌謠聲、法螺聲、鐃鈸聲, 以及「吃吧!喝吧!開心吧! 」 為第十種聲音。

5.19

阿難!去吧!你進入拘屍那羅後,請對拘屍那羅的末羅人(Mallas)說道: 「瓦世達們(Vasetthas)!今晚最後一更如來將成就般涅槃。瓦世達們!請你們前去。瓦世達們!請你們前去,不要以後會後悔:「如來在我們的村落的土地上成就般涅槃,而我們在最後時刻卻不能得見如來。 」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與一位比丘作伴,前往拘屍那羅。

5.20

當時,拘屍那羅的末羅人因要務在會堂集合。於是尊者阿難去拘屍那羅末羅人的會堂。抵達後,對拘屍那羅的末羅人說道:

「瓦世達們!今晚最後一更如來將成就般涅槃。瓦世達們!請你們前去。瓦世達們!請你們前去,不要以後會後悔道:「如來在我們的村落的土地上成就般涅槃,而我們在最後時刻卻不能得見如來。  」」

5.21

聽了尊者阿難的這些話後,末羅人與末羅人的兒子們、末羅人的媳婦們、末羅人的妻子們等,都被悲哀和痛苦擊中,有些人散發號泣,或揮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輾轉而痛哭,說道: 「太快了,世尊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將成就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間之眼將隱蔽不現!」 於是內心悲哀和痛苦的末羅人的兒子們、末羅人的媳婦們、末羅人的妻子們都前往末羅附近的沙羅樹林去見尊者阿難。

5.22

那時,尊者阿難如是想道: 「如果我讓拘屍那羅的末羅人一個接一個地禮敬世尊,恐怕世尊還沒被拘屍那羅的末羅人禮拜完,而天已經亮了。我安排拘屍那羅的末羅人每一家排作一群,一群接着一群地禮敬世尊: 「大德!末羅族某某及兒子們、妻子、僕人們和朋友們一起以頭禮拜世尊的雙足。」 」

於是尊者阿難安排拘屍那羅的末羅人每一家排作一群,一群接着一群地禮敬世尊:「大德!末羅族某某及孩子們、妻子、僕人們和朋友們一起以頭禮拜世尊的雙足。」

那時,尊者阿難以這個方法就在當晚初更時分使拘屍那羅的末羅人禮敬世尊完畢。

5.23

當時,名叫須跋陀(Subhadda)的遊行者住在拘屍那羅。遊行者須跋陀聽說:「在今晚最後一更,沙門喬達摩將成就般涅槃。 」 於是遊行者須跋陀心裏想道:「我曾經從遊行者的長老、大德及弟子們處聽說: 「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極少在此世間出現。 」 然而就在今晚最後一更,沙門喬達摩將成就般涅槃。我心裏有一個令人困惑的事物生起。這樣,沙門喬達摩對我說法,使我有這樣的信心:「沙門喬達摩能教導我如是之法,這樣我應該能捨棄這個令人困惑的事物。 」 」

5.24

那時,遊行者須跋陀到烏玻瓦達那的末羅族人的沙羅樹林,去見尊者阿難。抵達後,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阿難先生!我曾經從遊行者的長老、大德及弟子們處聽說: 「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極少在此世間生起。 」 然而就在今晚最後一更,沙門喬達摩將成就般涅槃。我心裏有一個令人困惑的事物生起。這樣,沙門喬達摩對我說法,使我有這樣的信心: 「沙門喬達摩能教導我如是之法,這樣我應該能捨棄這個困惑法。 」 阿難先生!如果我得以謁見沙門喬達摩,那就好了! 」

「夠了!須跋陀道友!不要打擾如來!世尊十分疲倦。 」

第二次,遊行者須跋陀……。 第三次,遊行者須跋陀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阿難先生!我曾聽遊行者的長老、大德及弟子們處聽說: 「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極少在此世間生起 」 然而就在今晚最後一更,沙門喬達摩將成就般涅槃。我有這個困惑法生起,我對沙門喬達摩有這樣的信心: 「沙門喬達摩能教導我這樣的法,這樣,我應該捨棄這個困惑法。 」 阿難先生!如果我得以見沙門喬達摩,那就好了! 」

第三次,尊者阿難對遊行者須跋陀如是說道:

「夠了!須跋陀道友!不要打擾如來!世尊十分疲倦。 」

5.25

世尊聽到尊者阿難與遊行者須跋陀的交談。 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夠了!阿難!不要阻止須跋陀,讓須跋陀得以謁見如來。須跋陀所問的任何事,都是因為想尋求完全智(覺悟)而問,而不是想打攪我。而我回答他所問的問題,將讓他快速得到理解了知。 」 那時,尊者阿難對遊行者須跋陀如是說道: 「須跋陀道友!進去吧!世尊允許你謁見。 」

5.26

那時,遊行者須跋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互相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遊行者須跋陀對世尊如是說道:「喬達摩先生!這些團體的領導者,教眾的老師,有名望的知名開宗祖師,眾人公認有德行的眾沙門和眾婆羅門,即如富蘭那迦葉、末迦利瞿舍羅、阿夷多翅舍欽婆羅、浮陀迦旃延、散惹耶毘羅梨子、尼乾陀若提子等,全都如自稱的靠自己的智慧已證知呢?還是全都未證知呢?或者他們中有些已證知而有些未證知呢? 」

「夠了!須跋陀!不用在乎: 「全都如自稱的靠自己的智慧已證知呢?還是全都未證知呢?或者他們中有些已證知而有些未證知呢?」 須跋陀!我將給你教導正法。須跋陀!你要注意聽!你要好好憶念思惟。我要說了。 」

「是的,大德! 」 遊行者須跋陀回答道。

5.27

世尊如是說道:  「須跋陀!在任何法和律中,凡無八聖道者,在那裏面,則沒有第一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沒有第二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沒有第三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沒有第四沙門果。須跋陀!但是在任何法和律中,凡有無八聖道者,在那裏面,則有第一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有第二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有第三沙門果;在那裏面,則也有第四沙門果。其它外道沙門的言論皆是空幻之語。須跋陀!如果這些比丘們住於正道,則在此世間不會缺少阿羅漢們。

須跋陀!

我年方二十九時,

出家尋求善道和正法。

我從出家開始到現在,

已經五十多年。

我在關於真理的正法處,

經常積極地四處遊行。

在此境地之外,

則不會有第一沙門果。

不僅不會有第一沙門果,也無第二沙門果,也無第三沙門果,也無第四沙門果。其它外道沙門的言論皆是空幻之語。須跋陀!如果這些比丘們住於正道,則在此世間不會缺少阿羅漢們。  」

5.28

當如是所說時,遊行者須跋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大德!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能在黑暗中高擎明燈,使有眼力者能看見諸色一般,同樣地,世尊以種種方法(法門)次第宣說闡明諸法。大德!我皈依世尊、法和比丘僧團。大德!願我能夠在世尊面前出家,願我能夠受具足戒。 」

「須跋陀!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我的法和律中受具足戒而出家,他要有四個月的別住。經過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的同意,則使他成為出家修行的比丘,能夠受具足戒。但我也會考慮其人性格的差別,由我確認。 」

5.29

「大德!先前為其他外道者,希望在這你的法和律中受具足戒而出家,他要有四個月的別住期。經過四個月後,獲得比丘們的同意,則使他成為出家修行的比丘,能夠受具足戒。而我將會別住四年,經過四年後,獲得比丘們的同意,則使我成為出家修行的比丘,受具足戒。 」

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既然這樣,可以讓須跋陀出家。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5.30

當時,遊行者須跋陀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阿難學友!這是你的的獲得。阿難學友!這是你的好獲得。在這裡,你親近導師,以內住弟子身份而由大師灌頂。 」

遊行者須跋陀得到在世尊面前出家,受具足戒。

在受具足戒後不久,尊者須跋陀遠離、獨居,精勤不放逸。不久,以證智親自實現它後,在當生中達到「善男子之所以從在家而正確地出家,進入非家生活的無上梵行目標」,他證悟了知: 「此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此生的輪迴不再。 」

尊者須跋陀證得阿羅漢,

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他由世尊所教化,

成為世尊最後的私淑弟子。

第五誦品終。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和第六品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Chanworld.org】2017.05.18-2019.02.2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