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部》【禪世界版】16大般涅槃經3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和第六品


 《大般涅槃經》(DN.16) 3

第三誦品


3.1

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後,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毘舍離。在毘舍離托缽乞食而行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請你拿敷坐之具,我們去遮波羅塔廟午休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拿敷坐之具,緊隨在世尊之後而行。

3.2

那時,世尊去遮波羅塔廟(Capala Shrine)。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尊者阿難向世尊禮敬後,也在一旁坐下,世尊對他如是說道:

“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一個地方,屋跌那(Udena;又作憂園)塔廟、喬答摩葛(Gotamaka)塔廟、七芒果樹(Sattambaka;又作七聚)塔廟、多子(Bahuputta)塔廟和遮波羅塔廟都是令人愉快的。

3.3

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已把它們作為一個車輛工具和基礎,已穩固了它們,在它們當中自己運用,並完全地使它們圓滿,如果他願意如此,那麼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已把它們作為一個車輛工具和基礎,已穩固了它們,在它們當中自己運用,並完全地使它們圓滿,如果他願意如此,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3.4

可是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眾天與眾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他的心被魔王纏繞遮蔽到如此的程度

3.5

第二次,世尊……。乃至第三次,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一個地方,屋跌那塔廟、喬答摩葛塔廟、七芒果樹塔廟、多子塔廟和遮波羅塔廟都是令人愉快的。

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已把它們作為一個車輛工具和基礎,已穩固它們,在它們當中自己運用,並完全地使它們圓滿,如果他願意如此,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已把它們作為一個車輛工具和基礎,已穩固它們,在它們當中自己運用,並完全地使它們圓滿,如果他願意如此,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可是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他的心被魔王纏繞遮蔽到如此的程度

3.6

那時,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請你走吧!現在請隨宜尊便。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起座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接着坐在離世尊不遠處的一棵樹下。

3.7

那時,魔王波旬在尊者阿難離開後不久,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又作入滅;parinibbāna),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機。世尊說過這些話:“波旬!除非我的比丘弟子們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他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否則我將不會成就般涅槃。 ”

【注】:庄春江大德註:“(1)「般涅槃;得涅槃(GA)」,南傳作「般涅槃」(parinibbāna,名詞,另譯為「般泥洹;圓寂;完全涅槃;遍涅槃」),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最後的涅槃」(final nibbāna)。(2)「般涅槃」(parinibbāyi, parinibbāti,動詞),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達到最後的涅槃」(attained final nibbāna)。”

3.8

大德!可是現在,世尊的比丘弟子們都已經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他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再者,世尊說過這些話: “波旬!除非我的比丘尼弟子們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她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否則我將不會成就般涅槃。” 大德!可是現在,世尊的比丘尼弟子們都已經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她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再者,世尊說過這些話: “波旬!除非我的優婆塞弟子們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他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否則我將不會成就般涅槃。” 大德!可是現在,世尊的優婆塞弟子們都已經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他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再者,世尊說過這些話: “波旬!除非我的優婆夷弟子們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她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否則我將不會成就般涅槃。” 大德!可是現在,世尊的優婆夷弟子們都已經有慧、經受訓練、有信心、離軛安穩、精進多聞、嫻熟持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法義後,能解釋它、教導它,宣說它、建立它、披露它、分析它和闡明它;她們能有根據地完全排斥其他外道們的普遍流行的教條,並能教導有效的正法。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再者,世尊的確曾如是所言: “波旬!除非我的這個梵行已經成功、繁榮、廣布、遍為人知、到處流傳和在一切天人中得到宣揚,我將不會般涅槃。 ” 大德!現在,你的這個梵行已經成功、繁榮、廣布、遍為人知、到處流傳和在一切天人中得到宣揚。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

3.9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魔波旬如是說道: “波旬!請你不用過於操心。如來不久將成就般涅槃。從現在開始三個月後,如來將成就般涅槃。 ”

3.10

那時,世尊在遮波羅塔廟具足正念和正知地捨棄壽行。而當世尊捨棄壽行時,大地震動,令人震驚和毛髮悚立,而且天雷滾滾。

那時,世尊看到這種情形,知道這個義理後,而自說優陀那:

“比較不可相較的和繼續的存在,

牟尼放棄存在的形成(存在之行;the formation of existence),

他內在地感到欣喜,專註得定,

他裂解如同鎧甲外套的自我存在。 ”

3.11

那時,尊者阿難如是想道:

“實在不可思議啊!實在非同尋常啊!這地震確實很大,這地震確實非常大,令人震驚和毛髮悚立,而且天雷滾滾。出現大地震,是什麼原因和理由呢? ”

3.12

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

“實在不可思議啊,大德!實在非同尋常啊,大德!大德!這地震確實很大,大德!這地震確實非常大,令人震驚和毛髮悚立,而且天雷滾滾。大德!出現大地震,是什麼原因和理由呢? ”

3.13

“阿難!出現大地震,有八種原因和八種理由。是哪八個呢?

阿難!這大地建立在水上,水建立於風上,風建於空中。阿難!有時空中大風吹起,風起則水動,水動則地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一個原因和理由。

3.14

再者,阿難!有具備神通和得心自在的沙門或婆羅門;或有大神通力和大威力的天神,他的地想的修習較弱而水想卻是不可計量,他使這地顫慄、動搖和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二個原因和理由。

3.15

再者,阿難!當菩薩住於正念和正知,離兜率天死去,入於母胎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三個原因和理由。

3.16

再者,阿難!當菩薩住於正念和正知出母胎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四個原因和理由。

3.17

再者,阿難!當如來證悟無上遍正覺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五個原因和理由。

3.18

再者,阿難!當如來轉動無上法輪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六個原因和理由。

3.19

再者,阿難!當如來住於正念和正知地捨棄壽行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七個原因和理由。

3.20

再者,阿難!當如來般涅槃於無餘涅槃界時,這地顫慄、動搖、徹底震動,這是大地震出現的第八個原因和理由。

阿難!這就是大地震出現的八種原因和八種理由。

3.21

阿難!有八種眾。是哪八種呢?剎帝利眾、婆羅門眾、屋主眾、沙門眾、四大王天眾、三十三天(忉利天)眾、魔眾和梵天眾。

3.22

阿難!我憶念往昔自證去見過好幾百名剎帝利眾。在那裡,我還未就坐、言說和交談以前,他們的外貌如何,我的外貌就如何;他們的聲音如何,我的聲音就如何。我以法要教導、勸誡、鼓勵他們,使他們歡喜。但當我宣說時,他們不知道我而想道: “這位宣說者是誰呢?是天神或是人呢? ” 我以法要教導、勸誡、鼓勵他們,使他們歡喜後,我就消失了。當消失時,他們不知道我而想道: “這消失者是誰呢?是天神或是人呢?  ”

阿難!我憶念往昔自證去見過好幾百名婆羅門眾……屋主眾……沙門眾……四大王天眾……三十三天眾……魔眾……梵天眾。在那裡,我還未就坐、言說、交談以前,他們的外貌如何,我的外貌就如何;他們的聲音如何,我的聲音就如何。我以法要教導、勸誡、鼓勵他們,使他們歡喜。但當我宣說時,他們不知道我而想道: “這位宣說者是誰呢?是天神或是人呢? ” 我以法要教導、勸誡、鼓勵他們,使他們歡喜後,我就消失了。當消失時,他們不知道我而想道: “這消失者是誰呢?是天神或是人呢?  ”

阿難!這些是八種眾。

3.24

阿難!有八個勝處。它們是哪八個呢?

3.25

如果某位內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有限、美麗和醜陋的諸相,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我知道那些,我看見那些。 ” 這是第一個勝處。

3.26

如果某位內色想者,見到諸外色無限、美麗和醜陋的諸相,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那些,我看見那些。 ” 這是第二個勝處。

3.27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有限、美麗和醜陋的諸相,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那些,我看見那些。 ” 這是第三個勝處。

3.28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外色無限、美麗和醜陋的諸相,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那些,我看見那些。 ” 這是第四個勝處。

3.29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是青的(blue)、青色的、青色外觀和青色光澤,猶如烏摩迦華(flax flower)是青的、青色的、青色外觀和青色光澤一般;猶如波羅奈布(Benares cloth)兩面光滑,表裡精緻,是青的、青色相、青色外觀和青色光澤一般,同樣地,內非色想者看見諸外色是青的、青色的、青色外觀和青色光澤,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我看見。 ” 這是第五個勝處。

3.30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是黃的、黃色的、黃色外觀和黃色光澤,猶如羯尼迦華(kannikara)是黃的、黃色的、黃色外觀和黃色光澤一般;猶如波羅奈布兩面光滑,表裡精緻,是黃的、黃色的、黃色外觀和黃色光澤一般,同樣地,內非色想者看見諸外色是黃的、黃色相、黃色外觀、黃色光澤,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我看見。 ” 這是第六個勝處。

3.31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是赤(紅)的、赤色的、赤色外觀和赤色光澤,猶如般豆時婆迦華(hibiscus flower; 朱槿花)是赤的、赤色的、赤色外觀和赤色光澤一般;猶如波羅奈布兩面光滑,表裡精緻,是赤的、赤色的、赤色外觀和赤色光澤一般,同樣地,內非色想者看見諸外色是赤的、赤色的、赤色外觀、赤色光澤,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我看見。 ” 這是第七個勝處。

3.32

如果某位內非色想者,見到諸外色是白的、白色的、白色外觀和白色光澤一般,猶如烏沙那斯星(Osadhi;太白金星;啟明星)是白的、白色的、白色外觀和白色光澤一般;猶如波羅奈布兩面光滑,表裡精緻,是白的、白色的、白色外觀和白色光澤一般,同樣地,內非色想者看見諸外色是白的、白色的、白色外觀和白色光澤,在掌握它們後,那麼他如是想道: “我知道,我看見。 ” 這是第八個勝處。

阿難!這些是八勝處。

3.33

阿難!有八個解脫。是哪八個呢?有色者見諸色,這是第一解脫。內非色想者見外諸色,這是第二解脫。想道:“它很美”,只專註心於清凈思惟,這是第三解脫。完全超越一切事物的色想,不思惟注意種種想而想道: “虛空是無邊的 ”。進入後住於虛空無邊處,這是第四解脫。超越一切虛空無邊處而想道: “識是無邊的 ”。進入後住於識無邊處,這是第五解脫。超越一切識無邊處而想道: “什麼都沒有(無所有處) ”,進入後住於無所有處,這是第六解脫。超越一切無所有處,而進入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這是第七解脫。超越一切非想非非想處,進入後住於想和受的息滅,這是第八解脫,阿難!這些是八解脫。

3.34

阿難!有一次,我住在優樓頻螺的尼連禪河邊牧羊人的榕樹下,剛成就無上遍正覺時。那時,魔王波旬來見我。抵達後,向我禮敬,接着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魔王波旬對我如是說道: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候。 ”

3.35

我對魔王波旬如是說道:“波旬!如果我的比丘弟子們尚未達成目的、經受訓練、嫻熟持法、精進多聞、了知正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教導後,能傳遞、宣說、教導、安立、解釋、解析和闡明,對生起非難爭論能以正法降伏,以及他們還不能宣示正法的時候,我將不會般涅槃。

波旬!如果我的比丘尼弟子們尚未達成目的、經受訓練、嫻熟持法、精進多聞、了知正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教導後,能傳遞、宣說、教導、安立、解釋、解析和闡明,對生起非難爭論能以正法降伏,以及她們還不能宣示正法的時候,我將不會般涅槃。

波旬!如果我的優婆塞弟子們尚未達成目的、經受訓練、嫻熟持法、精進多聞、了知正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教導後,能傳遞、宣說、教導、安立、解釋、解析和闡明,對生起非難爭論能以正法降伏,以及他們還不能宣示正法的時候,我將不會般涅槃。

波旬!如果我的優婆夷弟子們尚未達成目的、經受訓練、嫻熟持法、精進多聞、了知正法、如法修行、正確修行和行於正法,學習了自己老師的教導後,能傳遞、宣說、教導、安立、解釋、解析和闡明,對生起非難爭論能以正法降伏,以及她們還不能宣示正法的時候,我將不會般涅槃。

波旬!如果我的梵行還沒有成功地建立、繁榮、廣布、遍為人知、到處流傳和在一切天人中得到讚揚,我將不會般涅槃。”

3.36

再者,阿難!現在就在這裡,在遮波羅塔廟,魔王波旬來見我。抵達後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後,阿難!魔王波旬對我如是說道: “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後,世尊說過這些話: “波旬!如果我的比丘弟子們尚未……如果我的比丘尼弟子們尚未……如果我的優婆塞弟子們尚未……如果我的優婆夷弟子們尚未……我將不會般涅槃。如果我的梵行還沒有成功地建立、繁榮、廣布、遍為人知、到處流傳和在一切天人中得到讚揚,我將不會般涅槃。 ”大德!世尊的梵行已經成功地建立、繁榮、廣布、遍為人知、到處流傳和在一切天人中得到讚揚。大德!現在,請世尊成就般涅槃,請善逝成就般涅槃,大德!現在是世尊成就般涅槃的時機。 ”

3.37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魔王波旬如是說道: “波旬!請你不用操心。如來不久將成就般涅槃。從現在開始三個月後,如來將成就般涅槃。 ”

“阿難!現在,就在這裡,在遮波羅塔廟,如來住於正念和正知而捨棄壽行。 ”

3.38

當如是所說時,尊者阿難對世尊說道:

“為了眾人的利益和幸福,為了此世間的憐憫,為了天與人的利益和幸福,大德!請世尊住留一劫壽命。大德!請善逝住留一劫壽命。 ”

“夠了,阿難!不要懇請如來,阿難!現在不是懇請如來的時機。 ”

3.39

第二次,尊者阿難……第三次,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

“為了眾人的利益和幸福,為了此世間的憐憫,為了天與人的利益和幸福,大德!請世尊住留一劫壽命。大德!請善逝住留一劫壽命。 ”

“阿難!你相信如來的覺悟(菩提)嗎? ” – “是的,大德! ”

“那樣的話,阿難!你為何三次打攪如來呢? ”

3.40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到和領受: “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阿難!你相信嗎? ” – “是的,大德! ”

“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1

阿難!有一次,我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阿難!在那裡,我也曾對你說道: “阿難!王舍城是令人愉快的,耆闍崛山是令人愉快的。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2

阿難!這裡,有一次,我住在王舍城喬達摩尼拘律樹那裡……我住在王舍城盜賊崖(Robbers’ Cliff)那裡……我住在王舍城毘婆波世山(Mount Vebhara)七葉窟(Satapanni Cave)那裡……我住在王舍城仙吞山坡(the slope of Mont Isigili)的黑岩那裡……我住在王舍城寒林蛇頭岩洞窟那裡……我住在王舍城溫泉園(the Tapoda Park)那裡……我住在王舍城栗鼠庇護所的竹林那裡……我住在耆婆(Jivaka)的芒果園那裡……我住在王舍城馬達庫奇(Maddakucchi)的鹿野苑那裡,阿難!在那裡,我也曾對你說道: “阿難!王舍城是令人愉快的,耆闍崛山是令人愉快的,喬達摩尼拘律樹是令人愉快的,盜賊崖是令人愉快的,毘婆波世山七葉窟是令人愉快的,仙吞山坡的黑岩是令人愉快的,寒林蛇頭岩洞窟是令人愉快的,溫泉園是令人愉快的,栗鼠庇護所的竹林是令人愉快的,耆婆的芒果園是令人愉快的,馬達庫奇的鹿野苑是令人愉快的。

3.44

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5

阿難!這裡,有一次,我住在這毘舍離屋跌那塔廟,阿難!在那裡,我也曾對你說道: “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屋跌那塔廟是令人愉快的。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6

阿難!有一次,我住在這毘舍離喬答摩葛塔廟……我住在這毘舍離七芒果樹塔廟……我住在這毘舍離多子塔廟…………阿難!現在,我住在這毘舍離遮波羅塔廟,阿難!在那裡,我也曾對你說道:“阿難!毘舍離是令人愉快的,屋跌那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喬答摩葛塔廟是令人愉快的,七芒果樹塔廟是令人愉快的,多子塔廟是令人愉快的。 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7

而今天在遮波羅塔廟我說:“這些地方是令人愉快的。” 阿難!任何人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four roads to power),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阿難!如來已修習和培育四神足,作為車輛工具和基礎,已建立它們,熟知它們,並適當承擔它們,當他願意時,他能住留一劫或一劫剩餘的時間。 ” 因為你對世尊這麼明顯的暗示和清晰的跡象,不能夠洞察,因此沒有懇請世尊:“大德!為了此世間眾人的利益、幸福和憐憫,為了天與人利益和幸福,請世尊住留一劫,請善逝住留一劫。 ” 阿難!如果你懇請如來兩次,如來會拒絕你兩次,而第三次他就會同意,阿難!因此這就是你的惡業,這就是你的罪過。

3.48

阿難!我以前不是曾說過這一點嗎?一切親愛的、合意的事物,都會變化,與我們分離,都會消逝。阿難!在這裡,“任何出生的、存在的、有為的、眾緣和合的事物都是不屈從於息滅的,都不會被破壞。” – 這是不可能的。阿難!如來已放棄、捨棄和釋放壽行,他確實決定如是所說: “如來不久將成就般涅槃。從現在開始三個月後如來將成就般涅槃。 ” 由於活命的理由如來再收回此宣言,這是不可能的。來吧!阿難!我們去大林重閣講堂。 ” –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道。

3.49

世尊與尊者阿難一起去大林重閣講堂。抵達後,對尊者阿難說道:

“阿難!請你告訴所有依毘舍離居住的比丘們到講堂中會集。

“是的,大德! ” 尊者阿難回答世尊后,召集了所有依毘舍離居住的比丘到講堂中會集。然後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坐在一旁,尊者阿難對世尊說道:“大德!比丘僧團已經彙集一堂,大德!現在請隨宜尊便。 ”

3.50

那時,世尊前往講堂。抵達後,坐在設置好的座位上,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對於那些我已證知後教導的法,你們要好好理解、實踐、修習、宣揚,以便此梵行長續久住,為了眾人利益、幸福和此世間的憐憫,為了天與人的利益和幸福。比丘們!什麼是那些我已證知後教導的法,你們要徹底學習、實踐、修習、培育,以便此梵行長續久住,為了眾人利益、幸福和此世間的憐憫,為了天與人的利益和幸福呢?即是:四念處(the four foundations of mindfulness)、四正勤(the four right efforts)、四神足(the four roads to power)、五根(the five spiritual faculties)、五力(the five mental powers)、七覺支(the 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八聖道(the Noble Eightfold Path) 。比丘們!這些是我已證後教導的法,你們要好好理解、實踐、修習、宣揚,以便此梵行長續久住,為了眾人利益、幸福和此世間的憐憫,為了天與人的利益和幸福。 ”

3.51

那時,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我現在對你們宣說: “諸行是因緣和合和屈從於消散的,你們要精勤不放逸,達到目的。 如來不久將成就般涅槃。從現在開始三個月後如來將成就般涅槃。 ””

這就是世尊所說,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我在歲月中已經成熟,

我的壽命得到確定。

捨棄後我將離你們而去,

我獨自皈依我自己。

比丘們!精勤不放逸,

具足正念,善持戒德,

以善得的正志(well-collected thought),

好好守護自己的心。

在法和律中,

住於精勤不放逸。

舍離生死流轉後,

得到痛苦的終結。 ”

第三誦品終。


 《大般涅槃經》: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和第六品


【第一戒蘊品】:DN.1DN.2DN.3DN.4DN.5DN.6DN.7DN.8DN.9DN.10DN.11DN.12,和 DN.13

【第二大品】: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20DN.21DN.22,和 DN.23

【第三波梨品】:DN.24DN.25DN.26DN.27DN.28DN.29DN.30DN.31DN.32DN.33,和 DN.34


【Chanworld.org】2017.04.18-2018.12.01-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