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禅世界版】2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第一篇  有偈品

第一章 诸天相应 (相应一)
第二 欢喜园品

SN.1.11-20

(11) 欢喜园(SN.1.1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世尊在那里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们回答世尊。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从前,有位三十三天的天神在欢喜园里狂欢,具足天界中感官享乐的五欲,由一群随行的天女相伴。那时,他说了此偈:

“没见过欢喜园者,

他们不懂何谓极乐。

这属于三十三天的欢喜园,

是荣耀的男神们的住处。”

比丘们!当这么说时,有位天神以偈颂回应那位天神:

“愚痴的你不明了,

那些阿罗汉们的座右铭吗?

诸行无常,其本质是生灭,

生后灭亡,而其平息是极乐。””

【注】:佛教称欲界第六天为三十三天,即忉利天,后形容最高的地方,乃六欲天之一。


(12) 欢喜(SN.1.12)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有儿子们的喜爱儿子们,

有牛群的喜爱牛群。

一个人的欢喜真的就是依恋获取,

没有依恋获取他不会欢喜。”

(世尊:)

“有儿子们的为儿子们忧伤,

有牛群的为牛群忧伤。

依恋获取真的就是一个人的忧伤;

没有依恋获取就不会忧伤。”


(13) 对儿子们的爱无有等同(SN.1.13)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对儿子们的爱无有等同,

没有等同于牛群的财富。

没有等同太阳的光明,

大海在水界中至高无上。”

(世尊:)

“对自我的爱无有等同,

没有等同于谷物的财富。

没有等同于智慧的光明,

雨在水界中至高无上。”


(14) 刹帝利(SN.1.14)

(天神:)

 “刹帝利是两足中最好的,

四足动物中则是公牛最好,

 说到妻子们年轻女子最好,

说到儿子们则是长子最好。”

(世尊:)

  “正觉者是两足中最尊贵的,

四足动物中则是骏马最好,

  说到妻子们柔顺的女子最好,

说到儿子们则是孝顺的最好。”


(15) 低语(SN.1.15)

(天神:)

 “正午时分,

鸟儿们安顿下来,

 广大的山林低声自语,

在我看来极为恐怖。”

(世尊:)

“正午时分,

鸟儿们安顿下来,

广大的山林低声自语,

在我看来极为欢喜。”

【注】:在山林中修行时,不同对象的心理感受不同。


(16) 困倦与昏睡(SN.1.16)

(天神:)

“困倦、昏睡、伸懒腰,

闷闷不乐、餐后懒散,

在这里的众生中,

由此圣道不会显现。”

(世尊:)

“困倦、昏睡、伸懒腰,

闷闷不乐、餐后懒散,

当用精进驱逐它们后,

圣道就能得到澄清。”


(17) 难为(SN.1.17)

(天神:)

“沙门苦行生活是很难过的,

不适者很难忍受,

对很多人来说,

有愚人堕入其中的障碍。”

“如果不驾驭自心,

一个人能过几天沙门苦行生活?

在意向的控制下,

其人每一步都会摔倒。”

(世尊:)

“比丘摄入心念,

如龟将手足收纳壳中,

不依著,不困扰他人,彻底涅槃,

就不会非难任何人。”


(18) 羞耻心(SN.1.18)

(天神:)

“在此世间什么地方,

有这样由羞耻心约束的人吗?

他不引起非难,

如良马不用着鞭。”

(世尊:)

“很少有人能由羞耻心约束,

他总是以正念行进;

很少有人能在获得苦的了结后,

他在不平衡中平衡地行进。”


(19) 小屋(SN.1.19)

(天神:)

“你没有小屋吗?

你没有小巢吗?

你没有子嗣吗?

你已解脱了束缚吗?”

(世尊:)

“我确实没有小屋,

我确实没有小巢,

我确实没有子嗣,

我确实已解脱了束缚。”

(天神:)

“你认为我说的小屋是什么?

你认为我说的小巢是什么?

你认为我说的子嗣是什么?

你认为我说的束缚是什么?”

(世尊:)

“你说的小屋是母亲,

你说的小巢是妻子,

你说的子嗣是儿子们,

你说的束缚是渴爱。”

(天神:)

“好在你没有小屋,

好在你没有小巢,

好在你没有子嗣,

好在你已解脱束缚。”


(20) 三弥提(SN.1.20)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温泉园。那时,尊者三弥提在拂晓时起来,去温泉洗澡。在温泉洗完后回来,身着一件长袍,站着等身体晾干。当时夜已深沉,有位绝美的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温泉园,去见尊者三弥提。到了后,她站在空中,用偈颂对尊者三弥提说道:

(天神:)

“比丘!你不先享受然后乞食,

你不在享受后乞食。

比丘!你要先享受然后乞食,

你不要让时间白白流逝!”

(尊者:)

“我确不知道时间可能会是什么,

时间隐藏着看不见。

因此我不先享受而是去乞食,

不要让时间白白流逝!”

然后天神飞落到地上对尊者三弥提说道:

“ 比丘!你年轻出家,黑发青年,具备青春的幸福,在人生的全盛期,不在感官之欲中追风逐月。比丘!你要畅享人欲;不要舍弃直接可见的事物而去追逐那些耗时的东西。”

(尊者:)

“朋友!我没有为追逐那些耗时的东西而舍弃直接可见的事物。我舍弃了耗时的东西,而追逐直接可见的事物。朋友!因为世尊说过:感官享乐是耗时的、多苦的、多绝望的,里面的危险仍然更多,而此佛法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吸引人来见的、能受用的、智者能自己体证的。”

(天神:)

“可是比丘!世尊是怎样说的呢:“感官享乐是耗时的、多苦的、多绝望的,里面的危险仍然更多,而此法是直接可见的、即时的、吸引人来见的、能受用的、智者能自己体证的。””

(尊者:)

“朋友!我是新剃度的,出家不久,刚来参学这法和律。我不能够详细解说它。但是那位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住在王舍城温泉园。你去见世尊,然后问这个道理。当他向你解说时,你应该忆持它。”

(天神:)

“比丘!我们不易见到那位世尊。比丘!因为世尊被其他威力巨大的诸天围绕。如果你去见世尊,然后问这个道理,我们也会为听法而跟着去。”

“好的,朋友!”尊者三弥提回答道。接着他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讲述他和那位天神的整个交谈,补充说道:“如果那位天神所说是真实的,大德!那位天神应该就在此处不远。”

这么说时,那位天神对尊者三弥提说道: “问吧!比丘!问吧!比丘!我已到此。”

那时,世尊以偈颂对那位天神说道:

“可理解认知能被表达的东西的众生,

会执着于能被表达的东西。

如果不能完全理解认知能被表达的东西,

就会被死神所束缚。

但是如果能完全理解认知能被表达的东西,

其人就不会设想有“表达者”。

因为 “表达者”对他来说说不存在,

虽然 “表达者”可以描述他。

(尊者:)

“夜叉!如果你已了知,请你大声说出来。”

(天神:)

“尊者!我不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尊者!请让世尊为我说明,以便我能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世尊:)

“凡设想“我相同、殊胜或差劣”的人,

他可能因为那样而发生争辩。

当在三种慢和分别中不动摇时,

他就不会认为“我相同或殊胜”。”

(尊者:)

“夜叉!如果你已了知,请你大声说出来。”

(天神:)

“这次也一样。尊者!我不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尊者!请让世尊为我说明,以便我能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世尊:)

“他舍弃了名称计较,也没有狂妄胜慢;

他在这里切断对名色的渴爱。

尽管诸天和人们,上天入地,

在此处和别处,到处搜寻,

他们找不到,

那已切断束缚、已无苦、已无欲者。”

(尊者:)

“夜叉!如果你已了知,请你大声说出来。”

(天神:)

“尊者!我这样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在任何一切世间中,

不应该以身、语、意作恶。

舍弃感官诸欲后,充满正念、正知解,

不应该追求痛苦和有害的道路。”

欢喜园品第二,其摄颂:“欢喜园、欢喜,对儿子的爱无有等同, 刹帝利,低语,困倦与昏睡,难为, 羞耻心,小屋为第九,第十说三弥提。”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7.11.21-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