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7【禪世界版】2

SN.7.1-10  和 SN.7.11-22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7【禪世界版】2

第七章 婆羅門相應(相應七)
第二  優婆塞們

SN.7.11-22

SN.7.11  耕田婆羅墮若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國南山一葦(Ekanala)婆羅門村。當時,耕田(Kasi)婆羅墮若婆羅門在播種,為五百具犁裝上了軛。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去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勞作之處。

當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正在給眾人分配食物。於是,世尊到了食物分配處。抵達後,在一旁站立。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看到世尊為了乞食站立著,對世尊如是說道:「沙門!我耕田和播種,並且在耕田和播種後才吃東西。沙門!你也應該耕田和播種,並且在耕田和播種後才吃東西。」

「婆羅門!我也耕田和播種,並且在耕田和播種後才吃東西。」

「但是我們確實沒有看到喬達摩大師的軛、犁、犁頭(ploughshare)、刺棒(goad)或牛;然而喬達摩大師卻說道:「婆羅門!我也耕田和播種,在耕田和播種後才吃東西。」」

那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以偈頌對世尊說:

662  「你自稱是耕田的農夫,

我卻沒有看見你耕田。

如果你是一位耕田的農夫,那麼回答我:

我們怎麼才知道你耕田了呢?」

(世尊:)

663  「信仰是種子,苦行為甘雨,

智慧是我的軛與犁;

慚為犁桿,意為韁繩,

正念為我的犁頭與刺棒。

664  身得到守護,語得到守護,

我自己的食量得到控制,

我用真理作為我的鋤草鋤,

用溫雅作為我的卸軛。

665  活力精進是我負重的牲畜,

把我從束縛之中帶到安穩之處。

它前行而不停止,

到達那裡後,一個人不會悲傷。

666  我通過這種方式耕耘,

獲得不死的果報。

在如是耕耘之後,

一個人解脫一切痛苦。」

「請喬達摩大師吃吧!因為喬達摩大師耕耘,獲得不死之果,是一位值得供養的耕耘者。」

(世尊:)

667  「為此唱誦過偈頌的食物,

不適合我來食用。

婆羅門!這不是那些看見者們所遵循的原則。

正覺著們排斥如此

為它唱誦過偈頌的食物。

啊,婆羅門!因為存在這一原則,

這就是他們的行為準則。

668  供奉其它食物和飲料

圓滿者,偉大聖者

隨著諸煩惱已經得到毀壞,並且後悔已經得到平息,

因為他是一個尋求福德的人的福田。」

當如是所說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對世尊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從今天起終生皈依世尊、法和僧團。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日起終生皈依。」


SN.7.12 優陀耶經

在舍衛城。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前往優陀耶(Udaya)婆羅門的住處。那時,優陀耶婆羅門把米飯盛滿了世尊的缽。第二次,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前往優陀耶婆羅門的住處……第三次,優陀耶婆羅門把白米飯盛滿了世尊的缽後,對世尊說道:「這個討厭的沙門喬達摩一來再來。」

(世尊:)

669  「他們一再地播種;

天神一再地降雨;

農夫們一再地耕耘;

穀物一再來到領地。

670  托缽乞食者們一再地乞食;

施主們一再地施與;

當施主們一再地施與後,

他們一再地去往天界。

671  牛奶夥計們一再地擠牛奶;

牛仔一再地去它的母親處;

他一再地疲倦與顫抖;

傻瓜一再地進入母胎;

他一再地出生與死亡,

們一再地把一個人送到墓地。

672  但是當一個人已經獲得

不再重生之道,

已經變得智慧廣大之後,

一個人不會一再重生。」

當如是所說時,優陀耶婆羅門對世尊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從今天起終生皈依世尊、法和僧團。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日起終生皈依。


SN.7.13  提婆比多經

在舍衛城。當時,世尊受風寒折磨,尊者優波婆那(Upavana)是世尊的侍者。 那時,世尊對尊者優波婆那說道:「來吧!優波婆那!請你為我找些熱水來!」

「是的,大德!」尊者優波婆那回答世尊后,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前往提婆比多(Devahita)婆羅門的住處。抵達後,默默地在一旁站立。 提婆比多婆羅門看見尊者優波婆那默默地在一旁站立。 看見後,以偈頌對尊者優波婆那說道:

673  「大師默默地站立,

剃光頭髮,身著一件僧伽梨(stitched robe),

你想要什麼呢?你尋求什麼?

你來乞求什麼呢?」

(優波婆那:)

674  「在此世間的阿羅漢、善逝,

牟尼被風寒折磨。

如果有熱水,婆羅門!

請施與牟尼。

675  他受到那些值得被崇敬者們的崇敬,

由那些值得被恭敬者們的恭敬,

受到那些值得被尊敬者們所尊敬,

我願意為他而取熱水。」

那時,提婆比多婆羅門讓一名男子給尊者優波婆那拿了一擔熱水與一袋糖蜜(molasses)。於是,尊者優波婆那去見世尊。他用熱水為世尊沐浴,以熱水沖了糖蜜,然後供奉給世尊。接著,世尊的病平息下來。

那時,提婆比多婆羅門去見世尊,與世尊相互致敬。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676  「一個合適的布施應該施於何處呢?

布施在什麼地方一個布施有大果報呢?

對於一個供養施食的人,

一個布施怎樣帶來果報繁盛呢?」

(世尊:)

677  一個已經知道過去諸住處的人,

看見天界與悲傷之界。

已經達到出生的摧毀,

一個牟尼在證智(direct knowledge)中圓滿實現。

678 一個人應該在這裡施予一個適當的布施,

施予一個布施在這裡有大果報。

對於一個供養施食的人,那就是

一個布施如何帶來果報繁盛。」

當如是所說時,提婆比多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從今天起終生皈依世尊、法和僧團。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日起終生皈依。」


SN.7.14  大富者經

在舍衛城。 那時,有一位很富有的婆羅門,看起來衰弱貧窮,穿著一件粗鄙的斗篷來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大富婆羅門如是說道:「婆羅門!為什麼你看起來衰弱貧窮,穿著一件粗鄙的斗篷?」

「喬達摩大師!在這裡,我的四個兒子,他們與妻子們共謀,將我趕出家門。」

「既然這樣,婆羅門!你記住這些偈頌後,當眾人在會堂集會,兒子輩們在座時唱誦:

679  「我在他們出生時歡喜,

更希望他們成長有成,

他們與妻子們共謀,

如群狗驅趕豬一般,將我趕出家門。

680  這些壞傢伙確實是卑賤不善,

儘管他們也叫我「爹啊,親爹啊」,

他們是裝扮成兒子們形相的惡魔們,

當我老了就將我捨棄。

681  猶如對待一匹衰老無用的馬,

不提供飼料一般,

我是那些青年男子的老父,

卻在別人家裡乞食。

682  我的手杖確實比

那些不孝順的兒子們為好;

因為我用它驅趕野牛,

以及兇惡的走狗。

683  它在黑暗中能引導我,

在深處,可作立足之處。

憑藉手杖之力,

我蹣跚後可以堅定地站立。」」

那時,那位大富婆羅門在世尊的面前記住這些偈頌後,當眾人在會堂集會,兒子輩們在座時唱誦道:

684  「我在他們出生時歡喜,

更希望他們成長有成,

他們與妻子們共謀,

如群狗驅趕豬一般,將我趕出家門。

685  這些壞傢伙確實是卑賤不善,

儘管他們也叫我「爹啊,親爹啊」,

他們是裝扮成兒子們形相的惡魔們,

當我老了就將我捨棄。

686  猶如對待一匹衰老無用的馬,

不提供飼料一般,

我是那些青年男子的老父,

卻在別人家裡乞食。

687  我的手杖確實比

那些不孝順的兒子們為好;

因為我用它驅趕野牛,

以及兇惡的走狗。

688  它在黑暗中能引導我,

在深處,可作立足之處。

憑藉手杖之力,

我蹣跚後可以堅定地站立。」」

於是,那位大富婆羅門的兒子們帶他回家後,給他沐浴,然後各自給了他一套衣服。那時,那位大富婆羅門拿了一套衣服,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大財富的婆羅門對世尊說道:「喬達摩大師!我們婆羅門遍求敬師費給老師。請喬達摩大師納受我的敬師費。」 世尊出自憐憫而納受。

那時,那位大富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15  傲慢經

在舍衛城。 當時,有一位名叫傲慢(Manatthaddha)的婆羅門住在舍衛城,他不禮敬母親,不禮敬父親,不禮敬老師,也不禮敬兄長。

當時,世尊由大眾圍繞著教授法要。那時,傲慢婆羅門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被大眾圍繞著教授法要,讓我去見他吧!如果沙門喬達摩和我說話,我也將和他說話;如果沙門喬達摩不和我說話,我也將不和他說話。」

那時,傲慢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默默地在一旁站立。 那時,世尊沒有對他說話。於是,傲慢婆羅門心想「這位沙門喬達摩什麼也不知道,」 因此他想要回去,可是世尊以他自己的心已經知道傲慢婆羅門心中的深思後,以偈頌對傲慢婆羅門說道:

689  「對一個熱衷於自身利益的人來說

傲慢自負的培育從來不好。

婆羅門!由於為切身利益而來,

相反你應該培育那個目的。」

於是,傲慢婆羅門心想:「沙門喬達摩知道我的心,」 就在那裡,他低頭觸及世尊的雙足。他親吻世尊的雙足,再以手擦拭,並報上自己的名字:「喬達摩大師!我是傲慢,喬達摩大師!我是傲慢。」

那時,那個集會驚訝萬分並且人們說到:「實在不可思議啊,大師!實在未曾有啊,大師!這位傲慢婆羅門不禮敬母親,不禮敬父親,不禮敬老師,也不禮敬兄長,然而卻對沙門喬達摩行如此最高之禮。」

於是,世尊對傲慢婆羅門說道: 「夠了,婆羅門!起來吧!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因為你的心對我已經有信心。」

那時,傲慢婆羅門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後,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690  「應該對誰不傲慢呢?

應該對誰尊敬呢?

應該對誰崇敬呢?

應對誰好好禮敬呢?」

(世尊:)  

691  「首先對母親與父親,

然後對長兄,

然後第四對老師:

一個人應該對他們避免傲慢;

一個人應該對他們尊敬;

一個人應該對他們很好地崇敬;

一個人應該對他們深入地禮敬。

692  已經擊倒了狂妄輕慢,謙卑地,

一個人應該向阿羅漢們禮敬,

那些人心地清涼,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

毫無煩惱,至高無上。

當如是所說時,傲慢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16 反對者

在舍衛城。當時,名叫反對者(Paccanikasata, Relisher of Contradiction)的婆羅門住在舍衛城。 那時,反對者婆羅門如是想道:「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每當沙門喬達摩說什麼,我就反對他。」 當時,世尊在露天中經行。於是,反對者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對經行中的世尊如是說道:「沙門!說法吧!」

(世尊:)

693  「一個懷著矛盾的人,

一個有一顆腐敗之心的人,

專註於攻擊性的人

難以了知得到很好地宣說的忠告,

694  但是假如一個人已經除去了攻擊性

和他的心的不信任,

假如一個人已經拋棄了厭惡,

他才能了知得到很好地宣說的忠告。」

當如是所說時,反對者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17  監工婆羅墮若婆羅門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國某處叢林的拘薩羅國人中。 當時,監工(Navakammika)婆羅墮若婆羅門在那處叢林中正在要做完某事。監工婆羅墮若婆羅門看見世尊坐在一棵沙羅樹下,盤腿而作,身體挺立,已經在他面前建立起正念。已經看見世尊后,他如是想道:「我喜歡在這處叢林中做完事情。而這位沙門喬達摩喜歡做完什麼呢?」

於是,監工婆羅墮若婆羅門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他說道:

695  「比丘!在沙羅林中,

你要在參與什麼樣的工作呢?

喬達摩!你獨自在山林里

因什麼原因而尋找歡喜呢?」

(世尊:)

696  「我在山林里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已經在根部切斷後,我的林木乾枯已盡。

沒有貪慾之林和煩惱之箭,拋棄不滿足後,

我在山林中獨處而找到歡喜。」

當如是所說時,監工婆羅墮若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18  打柴者們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國某處叢林的拘薩羅國人中。 當時,某位婆羅墮若姓婆羅門的眾多打柴學生婆羅門弟子們,前往叢林,撿拾木柴。抵達後,看見世尊坐在叢林中,盤腿而坐,身體挺立,在他面前建立起正念。

他們看見世尊后,去見婆羅墮若姓婆羅門。抵達後,對婆羅墮若姓婆羅門說道: 「真的,大師!你應該知道,有位沙門坐在某某一處叢林中,盤腿而坐,身體挺立,在面前建立起正念。」

那時,婆羅墮若姓婆羅門與那些青年們一起前往那處叢林,看見世尊坐在那處叢林中,盤腿而坐,身體挺立,在面前建立起正念。他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697  「獨自進入了空無一人的荒涼的的山林

在叢林的深處有許多恐怖潛行

身體紋絲不動,平穩而可愛,

比丘!你如何靜坐深思而得如此之美?

698  在山林里,既沒有歌曲,也沒有音樂,

一位孤獨的牟尼依止林木!

你能以喜悅之心獨自住在林木中,

這使我驚訝到不可思議。

699  我揣測你希望生於無上的三重天(the supreme triple heaven),

與那個世間的聖主為伴。

因此你獨自依止荒涼的山林:

你為了成就梵天而在這裡修習苦行。」

(世尊:)

700  「無論多少慾望和喜悅

它們總是依著於多方面諸界(manifold elements)。

各種渴望從無智(unknowing)之根生長:

沿著它們的根我已經毀壞一切。

701  我毫無慾望,也不依著,脫開參與;

我在一切事物上的眼力原件已經清凈化。

已經成就了吉祥 – 至高無上的正覺,

婆羅門!我有自信而獨自靜坐深思(禪修)。」

【注】:禪修,就是靜坐深思。

當如是所說時,婆羅墮若姓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19  母親奉養者經

在舍衛城。 那時,奉養母親者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奉養母親者婆羅門對世尊如說道:「喬達摩大師!我依法遍求施食,依法遍求施食後,我奉養父母。喬達摩大師!我這麼做,是否做了應該做的事情呢?」

「婆羅門!你這麼做,確實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情。婆羅門!凡依法遍求施食,在依法遍求施食後奉養父母的人,能得到許多福德。」

「如果一個依法奉養父母的凡夫,

由於對父母的服侍,

在這裡賢智者就在此世間讚揚他,

而死後會欣喜地生往天界。」

當如是所說時,奉養母親者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20  托缽乞食者經

在舍衛城。那時,一位托缽乞食者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乞食者婆羅門對世尊說道:

「喬達摩大師!我是一位托缽乞食者,大師也是一位托缽乞食者。那麼在這方面,我們彼此有什麼差別呢?」

(世尊:)

「只是因為向他人乞食,

一個人並不因此成為真正的托缽乞食者。

只要還受持在家的實踐,

一個人就不成其為一位比丘。

然而在這裡一個過梵行生活的人

已經捨棄了福德與邪惡後,

他依理解而行於世間,

他確實可稱之為一位比丘。」

當如是所說時,托缽乞食者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21  僧伽羅婆經

在舍衛城。 當時,有位名叫僧伽羅婆(Sangarava)的婆羅門住在舍衛城,他是一位水清凈化的修持,信仰以水求得清凈化,住於致力在黃昏和黎明把自己沉浸在水中的修持。

那時,尊者阿難在午前時穿好衣服後,拿著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舍衛城。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在這裡,有位名叫僧伽羅婆的婆羅門住在舍衛城,他是水清凈化修持者,信仰以水求得清凈化,住於致力在黃昏和黎明把自己沉浸在水中的修持。大德!假如世尊出於憐憫去僧伽羅婆婆羅門的住處,那就好了!」 世尊以沉默同意。

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去僧伽羅婆婆羅門的住處。抵達後,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那時,僧伽羅婆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僧伽羅婆婆羅門如是說道:「是真的嗎?婆羅門!你是一位水清凈化的修持者,信仰以水求得清凈化,住於致力在黃昏和黎明把自己沉浸在水中的修持。」

「是的,喬達摩大師!」

「可是,婆羅門!當看見如此修持有什麼利益時,你是一位水清凈化的修持者,信仰以水求得清凈化,住於致力在黃昏和黎明把自己沉浸在水中的修持呢?」

「喬達摩大師!在這裡,白天所作的惡業,我在黃昏時以沐浴除去;而夜間所作的惡業,我黎明時以沐浴除去。當看見這個利益時,我是一位水清凈化的修持者,信仰以水求得清凈化,住於致力在黃昏和黎明把自己沉浸在水中的修持。」

(世尊:)  

705  「婆羅門!正法是一個具有戒德淺灘的湖泊,

澄清之湖,由善人對善人稱讚 –  

在那裡明智者們來沐浴,

並且肢體不被打濕而橫渡到彼岸。」

當如是所說時,僧伽羅婆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SN.7.22  麻衣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名叫麻衣(Khomadussa)的釋迦族城鎮的釋迦族人中。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麻衣城。

當時,麻衣的婆羅門屋主們因事在會堂集合,天下著細雨。那時,世尊前往會堂。當麻衣的婆羅門屋主們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時,如是說道:「這些剃光頭髮的沙門是誰呢?他們為何不知集會的法則呢?」

那時,世尊以偈頌對麻衣的婆羅門屋主們說道:

「在沒有善人之處,那裡沒有會議;

那些不宣說正法者,也不是善人們。

然而已經捨棄了貪慾、瞋恚和妄想痴迷,

那些能如法宣說的人,是獨處的善人們。」

當如是所說時,麻衣的婆羅門屋主們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喬達摩大師!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為那些有視力的人們高擎明燈以看見諸色一般,同樣地,正法被喬達摩大師以種種方法所闡明。大德!我們皈依喬達摩大師、法和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大師作記我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第二品優婆塞們品。


SN.7.1-10SN.7.11-22


婆羅門相應終。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8.09.08-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