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6【禪世界版】

SN.6.1-10 和 SN.6.11-1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6【禪世界版】

第六章  梵天相應(相應六)
第一  勸請

SN.6.1-10

SN.6.1  梵天的勸請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Uruvela; 優留毗羅)的尼連禪(neranjiaraya)河岸邊牧羊人(ajapala)的榕樹下,恰在他成就遍正覺後。那時,當世尊獨自隱退遠離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反思:“我發現的這個正法(注釋書:四諦法)很深邃,很難見到,很難了知,寂靜微妙(santoti, panitoti),不在思索推理之中,深妙無比而只有明智者(the wise)才能體驗。然而這一代人喜歡附着(adhesion;阿賴耶;alaya),在附着中獲得歡喜,在附着中歡樂(rejoice in adhesion)。對這一代人來說,這個狀態很難見到,即特定條件性和緣起(specific conditionality, dependent origination)。並且也很難見到這個狀態:一切諸行(formations)的止靜(stilling),一切獲取依着(acquisition)的放棄讓渡(relinquishment),渴愛的摧毀、冷靜離欲、息滅和涅槃。如果我要教導正法,而別人不了解我,那麼對我而言,那會很乏味,那會很麻煩。”

於是,這些以前聞所未聞和不可思議的偈頌出現在世尊心中:

556  “我如此艱難所發現的,

現在沒有試圖教導的必要。

被貪慾與瞋恨壓制的人,

很難了知這個正法。

557  那些被貪慾所燃燒和被黑暗所遮蔽的人們,

將永遠看不見此深奧之法,

它逆流而行,

深邃,難以看見,而且十分微妙。

當世尊如是反思時,他的心傾向於舒適過活而不是教導正法。

【注】:律藏和經藏都有此故事。龍樹《中論》引用,瑜伽行派也有引用。注釋書說,時間:佛陀成佛後第八周的七天內;地點:榕樹下。中文大乘佛經的翻譯本多來自龜茲國語(鳩摩羅什)和健陀羅語,而玄奘由梵文本翻譯。唯識派從阿含經或尼柯耶尋找阿賴耶的根據,此經是出處。樂、愛和喜阿賴耶。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Brahma Sahampati)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反思後,想道:“唉!世界就要消失了。唉!世界就要毀滅了。在這種情況下,如來、阿羅漢和遍正覺者的心卻傾向於舒適過活而不是教導正法。”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而出現在世尊面前。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將上袍搭到一邊肩膀後,右膝着地,然後向世尊合掌禮敬,對世尊說道:“大德!請世尊教導正法!請善逝教導正法!此世間有不少眾生,儘管只有很少眼塵,但是因為沒有聽見正法而正在衰退。在此世間應該有那些了知正法的人。”

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說。說此之後,他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558  “從前在摩揭陀國人中(Magadhans),

那些仍然有染污的人設計構思了不清凈法。

請開啟無死之門!

讓他們聽見離垢者所發現的正法。

559  正如站在山頂的一個人,

可能看見下面到處的人們。

同樣地,啊,慧者和普眼者(universal eye)

登上正法所築成的高樓。

你自己免於悲傷,

但看着陷入憂愁,被出生與衰敗所壓迫的人們。

560  請起來吧!啊,英雄!戰鬥中的勝利者!

啊,商隊的領袖和無債者,在此世間遊行。

啊,世尊!請教導正法吧!

一定會有那些了知正法的人。”

那時,世尊在了知梵天的勸請後,出於對眾生的悲憫,以一位佛陀的眼調查此世間。當世尊以一位佛陀的眼調查此世間時,他看見眼塵很少和很多的眾生,有鋒利的諸根和遲鈍的諸根的眾生,品質良好和品質惡劣的眾生,易於教導的和難以教導的眾生,和一些住於看見在另一個世界的責難與恐怖的眾生。正如在一個生長着一些青蓮花、紅蓮花或白蓮花的池塘中,一些蓮花可能生於水中,長於水中,在水面下茁壯成長,而不是從水面升起;一些蓮花可能生於水中,長於水中,與水同平面而玉立;一些蓮花可能生於水中,長於水中,會在水面上升起,而不被水打濕。同樣地,當世尊用一位佛陀的眼調查此世間時,看見眼塵很少和很多的眾生,有鋒利的諸根和遲鈍的諸根的眾生,品質良好和品質惡劣的眾生,易於教導的和難以教導的眾生,和一些住於看見在另一個世界裡的責難與恐怖的眾生。

在已經看見這個後,世尊以偈頌回答梵天娑婆世界主:

561  “諸無死之門對那些眾生們打開:

讓那些有耳的人釋放信念。

預見困擾, 啊,梵天!我不在

眾人當中說微妙崇高的正法。”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心想,“對於正法的教導,世尊已經應允了我的請求。” 於是向世尊禮敬,然後就在那裡消失。

【注】:無死之門,即進入涅槃的入口,又譯作甘露門。《增支部》有相似的經,《中部》MN.1.26.19-20也有類似段落。


SN.6.2  恭敬(Reverence)

如是我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Uruvela)的尼連禪河岸邊牧羊人的榕樹下,恰在他成就遍正覺之後。那時,當世尊獨自隱退遠離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反思:“如果某人不尊重和不恭敬,他會住於痛苦當中。那麼,我能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哪位沙門或婆羅門呢?”

那時世尊想道:“為了成就一種未實現的戒蘊(aggregate of virtue),我會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然而,在此世間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在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我沒有看見到比我戒德更為圓滿的我能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為了成就一種未實現的定蘊(aggregate of concentration)……為了成就一種未實現的慧蘊(aggregate of wisdom)……為了成就一種未實現的解脫蘊(aggregate of liberation)……為了成就一種未實現的解脫知見蘊(aggregate of the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liberation),我會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然而,在此世間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在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我沒有看見到比我戒德更為圓滿的我能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那麼就讓我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這個我獲得完全覺醒的正法吧。”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反思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世尊面前。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將上袍搭到一邊肩膀後,右膝着地,然後向世尊合掌禮敬,對世尊如是說道:“正是這樣,世尊!正是這樣,善逝!那些過去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 – 那些世尊們,他們也只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正法本身。那些未來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 –  那些世尊們,他們也將只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正法本身。讓世尊,目前的阿羅漢,遍正覺者,恭敬、尊敬和住於依止正法本身。”

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說。 說此之後,他進一步如是說道:

562  “過去的諸佛,

未來的諸佛,

以及現在的佛,

除去許多人的憂傷 – 

563  所有的佛陀,都已經住於、將住於和正住於

深深地恭敬正法:

對於諸佛來說,

這是一個自然的法則。

564  因此期望自己的利益,

追求精神崇高的人,

要深深地恭敬此真實正法,

回憶着諸佛的教導。”


SN.6.3 梵天(Brahamadeva)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當時,有一位名叫梵天的女婆羅門之子,在世尊座下從在家生活出家,進入無家生活。

那時,尊者梵天獨居、隱退、精勤不放逸、熱忱和堅決,以證智(direct knowledge)親自實現它後,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善男子們從在家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的梵行的無上目標。他直接知道:“出生已盡,梵行已立,該辦已辦,這個有的狀態不再。” 並且尊者梵天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那時,尊者梵天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舍衛城。他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挨家挨戶而行時,來到自己母親的住處。當時,尊者梵天的母親女婆羅門,經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 梵天娑婆世界主如是想道:“這位尊者梵天的母親女婆羅門,經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讓我去見她,並且激發她的緊迫感。”

於是,梵天娑婆世界主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現在尊者梵天的母親的住處。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站在空中,對尊者梵天的母親女婆羅門以偈頌說道:

565  “ 女婆羅門!這裡遠離遙遠的梵天世界,

你經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

女婆羅門!梵天們不享用這樣的食物,

為何你要咕噥,而不了知梵天之道呢?

566  女婆羅門!你的梵天比丘,

沒有獲得依着,已經超越天神們。

一無所有,也不養育他人,

這位比丘為了托缽乞食已經進入你家。

567  天資聰慧、知識淵博、向內地得到修習

他值得被眾人和諸天供養。

已經除去所有的邪惡,未受污染,

心裡冷靜,他來尋求施食。

568  對他來說,身後或面前,空無所有,

平靜,無瞋恚之煙,沒有困擾,無欲無求。

他對弱者和強者都放下了暴力,

就讓他食用你的祭品,那最上的供養!

569  遠離眾人,內心平靜,

他的行為舉止如同已調御的和不燥動的一條龍。

一位具足清凈戒德的比丘,很好地在心中解脫:

就讓他食用你的祭品,那最上的供養!

570  對他有信心而不要動搖,

請你供奉值得被供養的人。

已經看見渡過洪流的一位牟尼後,

啊,女婆羅門!去造作導向未來快樂的福德

對他有信心而不動搖,

她供奉了值得被供養的人。

已經看見渡過洪流的一位牟尼後,

女婆羅門造作了導向未來快樂的福德。”


SN.6.4 婆迦梵天(Brahma Baka)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當時,婆迦梵天生起如是的邪惡投機之見:“這是永久的,這是穩定的,這是永恆的,這是完全的,這是不朽的。的確,這是一個人不出生、不衰老、無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處;而且沒有比這更優越的其他出離之道。”

那時,世尊以心知道婆迦梵天心中的反思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祇樹園消失,出現在梵天世界中。婆迦梵天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世尊如是說道:“親愛的先生!來吧!親愛的先生!歡迎你來!親愛的先生!久違了!親愛的先生!的確,親愛的先生!這是永久的,這是穩定的,這是永恆的,這是完全的,這是不朽的。的確,這是一個人不出生、不衰老、無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處;而且沒有比這更優越的其他出離之道。”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婆迦梵天說道:“唉!先生!婆迦梵天沉浸於無明之中。唉!先生!婆迦梵天沉浸於無明之中,只要他將實際上無常的說成常的;只要他將實際上不穩定的說成穩定的;只要他將實際上非永恆的說成永恆的;只要他將實際上不完全的說成完全的;只要他將實際上易腐的說成不朽的;並且關於一個人不出生、不衰老、無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處,他將會如是說道:“的確,這是一個人不出生、不衰老、無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處”;並且當有一個比這個優越的另一個出離時,將說道,“沒有比這個更優越的出離。””

(婆迦梵天:)

572  “喬達摩!我們七十二作福德者(merit-makers),

現在我們行使權力,超越了出生和衰老。

這個知識淵博者,是我們梵天的最終成就,

嚮往我們的人很多。

(世尊:)

573  “在這裡,壽命短暫而不長,

婆迦!儘管你想象壽命長久。

啊,梵天!我知道你的壽命

有百年或億年(nirabbudas)。”

(婆迦梵天:)

 574  “啊,世尊!你說:

“我是無邊見者(of infinite vision),

已超越出生、衰老和憂傷。”

我從前的禁戒與戒德的實踐是什麼呢?

告訴我這個,因此我可能理解。”

(世尊:)

575  “你過去給許多人供水,

他們焦渴,被炎熱折磨:

這是你從前的禁戒和戒德的實踐,

我就象剛醒來回想起它一樣。

576  當人們在耶尼河岸(Antelope Bank)被捕捉,

你引導他們逃脫。

這是你從前的禁戒與戒德的實踐,

我就象剛睡醒回想起它一樣。

577  當在恆河上的一條船,

被渴望吃人的惡龍狂打抓獲。

你英勇地強行使船獲得自由:

這是你從前的禁戒與戒德的實踐,

我就象剛醒來回想起它一樣。

578  我曾是你的徒弟,名叫迦葉(劫波)。

你認為他聰明和虔誠。

這是你從前的禁戒與戒德的實踐,

我就象剛醒來回想起它一樣。

(婆迦梵天:)

“你的確知道我的壽命,

你也知道其他人的壽命,這樣你確實是佛陀。

確實如此,你的威嚴光輝,

甚至照耀着梵天世界。”


SN.6.5 某位梵天經(另一個見)

在舍衛城。當時,某位梵天生起如是惡見:“沒有沙門或婆羅門可以到達此處。” 那時,世尊以心思量這位梵天心中的反思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祇樹園消失,出現在梵天世界中。那時,世尊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盤腿而坐,已經進入了火界禪定。

那時,尊者大目犍連如是想道:“世尊現在正住於何處呢?” 尊者大目犍連以清凈和超人的天眼看見世尊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看見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祇樹園消失,出現在那梵天世界中。那時,尊者大目犍連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在東方低於世尊,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

那時,尊者大迦葉如是想道:“世尊現在住於何處呢?” 尊者大迦葉以清凈和超人的天眼看見世尊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看見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祇樹園消失,出現在那梵天世界中。那時,尊者大迦葉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在南方低於世尊,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那時,尊者大劫賓那……那時,尊者大劫賓那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在西方低於世尊,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那時,尊者阿那律……那時,尊者阿那律住於那位梵天之上的虛空中,在北方低於世尊,盤腿而坐,進入了火界禪定。

那時,尊者大目犍連以偈頌對那位梵天說:

580  “朋友!今天,你還持有那個見,

那個你之前持有的見嗎?

你看見了那光輝

已超越了在梵天世界中的光明嗎?”

(梵天:)

581  “親愛的先生!我現在不再持有那個見,

那個我之前持有的見。

我的確看見了那光輝,

超越了在梵天世界中的光明。

今天,我如何能仍然說,

“我是常和永恆的”呢?”

那時,世尊在激起那位梵天的緊迫感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那個梵天世界消失,重新出現在祇樹園。

那時,那位梵天對其中一位梵天眾說道:“來吧!親愛的先生!你去見尊者大目犍連。抵達後,請對尊者大目犍連如是說道:“親愛的目犍連先生!那位世尊還有其他如同目犍連、迦葉、劫賓那、阿那律大德這麼大神通力和大威力的弟子嗎?”” – “是的,親愛的先生!” 那位梵天眾回答那位梵天后,就去見尊者目犍連。抵達後,對尊者目犍連如是說道:“親愛的目犍連先生!那位世尊還有其他如同目犍連、迦葉、劫賓那、阿那律大德這麼大神通力和大威力的弟子嗎?”

那時,尊者目犍連以偈頌對那位梵天眾說道:

582  “有諸神通的三明獲得者們,

嫻熟地知道其他人的心的歷程,

諸煩惱已經得到毀壞的阿羅漢們,

在佛陀的弟子中為數眾多。”

那時,那位梵天眾歡喜尊者目犍連所說後,就去見那位梵天。抵達後,對那位梵天如是說道:

“親愛的先生!尊者目犍連如是說道:

583  “有諸神通的三明獲得者們,

嫻熟地知道其他人的心的歷程,

諸煩惱已經得到毀壞的阿羅漢們,

在佛陀的弟子中為數眾多。”

這就是那位梵天眾所說。興高采烈地,那位梵天對那位梵天眾所說十分歡喜。


SN.6.6  梵天世界(疏忽放逸)

在舍衛城。 當時,世尊已經去開始他的日中所持,處於隱退遠離當中。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與凈居辟支梵天(the independent brahmas Subrahma and Suddhavasa)去見世尊。抵達後,各依門兩側站立。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對凈居辟支梵天如是說道:“親愛的先生!今天大概不是拜訪世尊的適當時機,世尊已經去開始他的日中所持,處於隱退遠離當中。某某梵天世界富有和繁榮,而且那裡的梵天住於疏忽放逸。來吧!親愛的先生!讓我們去那個梵天世界。抵達後,激起那位梵天的緊迫感。”

“是的,親愛的先生!” 凈居辟支梵天回答道。

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與凈居辟支梵天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那樣快速地在世尊前消失,重新出現在那個梵天世界中。那位梵天看見這兩位梵天遠遠地走來。看見後對兩位梵天如是說道:“親愛的先生們!你們從哪裡來呢?”

“親愛的先生!我們從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處而來。親愛的先生!你也應該去供奉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當如是所說後,那位梵天不同意那些忠告之語,就化作一千個自我後,對須婆羅門辟支梵天如是說道: “親愛的先生!你看到我有多大的神通和威力了嗎?”

“親愛的先生!我看到你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

“親愛的先生!我既然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為何我要去侍奉別的沙門或婆羅門呢?”

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化作兩千個自我後,對那位梵天如是說道:

“親愛的先生!你看到我有多大的神通和威力了嗎?”

“親愛的先生!我看到你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

“親愛的先生!世尊比你我有更大神通力與更大威力。親愛的先生!你應該去侍奉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那時,那位梵天以偈頌對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說道:

584  “有三百隻金翅鳥(Three hundred supannas)、

四百隻鵝和五百隻獵鷹,

啊,梵天!我這禪修者塔廟的宮殿,

照亮了北方。”

(須婆羅門辟支梵天:)

585  “即使你的禪修者塔廟的宮殿,

照亮了北方。

已經看見色的缺陷,和它長期的戰慄,

慧者不會不歡喜色。”

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與凈居辟支梵天在已經激起了那位梵天的緊迫感後,就在那裡消失了。 過些時候,那位梵天去侍奉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SN.6.7 瞿迦利迦(Kokalika)

在舍衛城。當時,世尊已經去開始他的日中所持,處於隱退遠離當中。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與凈居辟支梵天去見世尊。抵達後,各依門兩側站立。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在世尊面前說此關於迦達摩大迦低舍迦比丘的偈頌:

586  “ 衡量一個不可衡量的人,

在這裡哪位智者會去考察分別呢?

衡量不可衡量的一個人,

我想他一定是已被遮蔽的凡夫俗子。”


SN.6.8  低沙迦(Tissaka)

在舍衛城。當時,世尊已經去開始他的日中所持,處於隱退遠離當中。那時,須婆羅門辟支梵天與凈居辟支梵天去見世尊。抵達後,各依門兩側站立。那時,凈居辟支梵天在世尊面前說此關於迦達摩大迦低舍迦比丘(bhikkhu Katamorakatissaka)的偈頌:

587  “衡量一個不可衡量的人,

在這裡哪位智者會去考察分別呢?

衡量不可衡量的一個人,

我想他一定是已被遮蔽的蠢人。”


SN.6.9  都頭梵天(Brahma Tudu)

在舍衛城。當時,瞿迦梨迦(Kokalika)比丘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那時,夜已深沉,絕美的都頭辟支梵天(the independent brahma Tudu)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去見瞿迦梨迦比丘。抵達後,站在空中,對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說道:“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目犍連有信心。舍利弗、目犍連是舉止美善之人。”

“朋友!你是誰?”

“我是都頭辟支梵天。”

“朋友!世尊作記說你是不還者,不是嗎?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何你還來這裡呢?看吧!在這裡,你的的過失有多大。”

(都頭辟支梵天:)

588 “當一個人已經出生時,

一柄斧頭生在他的口中,

愚痴者說惡語時,

斧頭會砍斷他自己。

589  一個人稱讚應受責備的人,

或責備應受稱讚的人,

他以他的口丟出了厄運的骰子,

由於那厄運的骰子他找不到快樂。

590  這厄運骰子的一投雖然微不足道,

但在厄運的骰子上可輸掉財產,

和所有一切包括自己。

到目前更糟的是,這厄運骰子的一投

懷有對善逝們的仇恨。

591  經歷十萬垓年(nirabbudas),三十六更多,和五秭年(abbusas),

已經對他們設置了邪惡的言語和心,

聖人們的誹謗者,

趣向地獄。”


SN.6.10 瞿迦梨迦經 (2)

在舍衛城。那時,瞿迦梨迦比丘去見世尊。 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舍利弗和目犍連有諸邪惡的願望;他們已經受到諸邪惡的願望的支配。”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說道: “瞿迦梨迦!不要這麼說!瞿迦梨迦!不要這麼說!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和目犍連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連表現良好。”

第二次,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儘管世尊值得我信賴。大德!我說同樣的話,舍利弗和目犍連有諸邪惡的願望;他們已經受到諸邪惡的願望的支配。”

第二次,世尊對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說道:“瞿迦梨迦!不要這麼說!瞿迦梨迦!不要這麼說!瞿迦梨迦!請你對舍利弗和目犍連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連表現良好。”

第三次,瞿迦梨迦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大德!儘管世尊值得我信賴。大德!我說同樣的話,舍利弗和目犍連有諸邪惡的願望;他們已經受到諸邪惡的願望的支配。”

第三次,世尊對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說道:“瞿迦梨迦!不要這麼說!請你對舍利弗和目犍連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連表現良好。”

於是,瞿迦梨迦比丘起座,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離開。

瞿迦梨迦比丘離去不久,全身遍滿芥子大小的膿瘡;芥子(mustard seeds)漸成為綠豆(mung beans)大小;綠豆漸成豌豆(chickpeas)大小;豌豆漸成棗核(jujube stones)大小;棗核漸成棗子(jujube fruits)大小;棗子漸成阿摩羅果(myrobalans; 餘甘子)大小;阿摩羅果漸成未成熟的木瓜(unripe beluva)大小;未成熟的木瓜漸成成熟木瓜大小;成為成熟木瓜大小後破裂,流出膿汁與血液。瞿迦梨迦比丘由於此病過世。由於對舍利弗和目犍連生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後在缽曇摩(Paduma; 紅蓮)地獄重生。

那時,夜已深沉,絕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瞿迦梨迦比丘過世了。大德!由於對舍利弗和目犍連生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後在缽曇摩(Paduma; 紅蓮)地獄重生。” 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說。梵天娑婆世界主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就在那裡消失。

那時,當那夜過後,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就在昨夜,夜已深沉,絕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瞿迦梨迦比丘過世了。大德!由於對舍利弗和目犍連生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後在缽曇摩(Paduma; 紅蓮)地獄重生。” 比丘們!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說。 梵天娑婆世界主向我禮敬,然右繞就在那裡消失。””

如是所說時,某位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在缽曇摩地獄中的壽命有多長?”

“比丘!在缽曇摩地獄中的壽命很長,那不容易計算,說它是如此好幾年,或好幾百年,或好幾千年,或好幾十萬年。”

“那麼,大德!能用一個譬喻解說嗎?”

“比丘!這是能夠的。比丘!猶如二十佉梨滿滿一拘薩羅國車的芝麻,每過一百年從那裡拿出一粒芝麻。比丘!二十佉梨滿滿一拘薩羅國車的芝麻以此方法取盡,也比不了一阿浮陀地獄的壽命。比丘!二十阿浮陀地獄的壽命等於一尼羅浮陀地獄壽命;比丘!二十尼羅浮陀地獄壽命等於一阿婆婆地獄壽命;比丘!二十阿婆婆地獄壽命等於一阿吒吒地獄壽命;比丘!二十阿吒吒地獄等於一阿訶訶地獄壽命;比丘!二十阿訶訶地獄等於一水蓮地獄;比丘!二十水蓮地獄等於一青睡蓮地獄;比丘!二十青睡蓮地獄等於一青蓮地獄;比丘!二十青蓮地獄等於一白蓮地獄;比丘!二十白蓮地獄等於一紅蓮地獄。比丘!由於對舍利弗和目犍連生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後在缽曇摩(Paduma; 紅蓮)地獄重生。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了這個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592 “當一個人已經出生時,

一柄斧頭生在他的口中,

愚痴者說惡語時,

斧頭會砍斷他自己。

593  一個人稱讚應受責備的人,

或責備應受稱讚的人,

他以他的口丟出了厄運的骰子,

由於那厄運的骰子他找不到快樂。

594  這厄運骰子的一投雖然微不足道,

但在厄運的骰子上可輸掉財產,

和所有一切包括自己。

到目前更糟的是,這厄運骰子的一投

懷有對善逝們的仇恨。

595  經歷十萬垓年(nirabbudas),三十六更多,和五秭年(abbusas),

已經對他們設置了邪惡的言語和心,

聖人們的誹謗者,

趣向地獄。”

第一品初品終


SN.6.1-10 和 SN.6.11-1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30-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