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6【禪世界版】2

SN.6.1-10 和 SN.6.11-1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6【禪世界版】2

第六章 梵天相應(相應六)
第二品 梵天品

SN.6.11-15

SN.6.1.11 常童子(Sanankumara)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葉毘尼(Sappini)河岸邊。那時,夜已深沉,絕美的的梵天常童子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葉毘尼河岸,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立,梵王天常童子在世尊面前說此偈頌:

596  「在屬於種姓階層的人們中,

剎帝利最為殊勝。

而一個明與行具足的人,

在諸天和眾人當中卻是至高無上。」

這就是梵天常童子所說。大師同意認可。 那時,梵天常童子想道「大師已認可了我,」  於是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就在那裡消失。


SN.6.12  提婆達多(Devadatta)

如是我聞。有一次,在提婆達多離去後不久,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鷲峰山)。 那時,夜已深沉,絕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王舍城耆闍崛山,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站立,在世尊面前說此關於提婆達多的偈頌:

597  「如同它們自己的果實摧毀

芭蕉、竹子和蘆葦,

如同騾子因胚胎而死一般,

諸榮譽的確象這樣摧毀邪惡之人。


SN.6.13 闇陀迦頻陀(Andhakavinda)

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國的闇陀迦頻陀摩揭陀國人中。當時,夜色漆黑,世尊露天而坐,天下著細雨。

那時,夜已深沉,絕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闇陀迦頻陀,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站立,對世尊面說此偈頌:

598  「一個人應該在偏僻處居住,

為了從諸束縛得到釋放而修行。

但是如果他在那裡不能獲得喜悅,

就應該居住在僧團中,得到守衛和充滿正念。

599  為了托缽乞食而挨家挨戶地行進,

諸根已經得到守護,明智而有正念,

一個人應該在偏僻處居住,

沒有害怕,在沒有恐懼中得到解脫。

600  在諸可怕的毒蛇遊走之處,

那裡電光閃耀,天雷滾滾。

在漆黑的夜色里,

坐著一位已遠離令人毛髮悚立的恐怖的比丘。

601  因為我確實親眼所見,

這不只是傳聞:

在一個單個的梵行中,

有一千人已經把死神留在身後。

602  有五百多個有學者(trainees),

與十的十倍的十倍:

全部都已經入流,

他們永遠不再回到畜生界。

603  至於那些留下來的其他人,

是我心中的「福德分享者」,

甚至我沒辦法給他們計數,

生怕說了妄語。」


SN.6.14 阿盧那越提(Arunavati)經

如是我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比丘們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比丘們!從前,有位國王名叫阿盧那越,他的王都名叫阿盧那越提。比丘們!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在止阿盧那越提低居住。比丘們!屍棄(Sikhi)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有一對至高無上的賢弟子,名叫阿毘浮(Abhibhi)和參跋婆(Sambhava),比丘們!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對阿毘浮比丘說道:「來吧!婆羅門!直到我們用餐時,我們去某個梵天世界。」 – 「是的,大德!」 阿毘浮比丘回答道。

比丘們!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和阿毘浮比丘一起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阿盧那越提王都消失,出現在那個梵天世界。

比丘們!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對阿毘浮比丘說道:「婆羅門!請你對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宣說法要。」 – 「是的,大德!」 阿毘浮比丘回答道。於是便以法要開示、教導和鼓勵梵天、梵天隨眾、梵天會眾,使他們歡喜。比丘們!在那裡,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譏嫌不滿,責難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一個弟子如何能在大師面前教導法呢?」

比丘們!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對阿毘浮比丘說道:「婆羅門!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譏嫌不滿,責難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一個弟子如何能在大師面前教導法呢?」 婆羅門!請你更大程度地激起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的覺悟緊迫感。」 – 「是的,大德!」 阿毘浮比丘回答道,以現身說法,也以隱身說法,也以顯現下半身、隱蔽上半身的方式說法,也以顯現上半身、隱蔽下半身的方式說法。比丘們!在那裡,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生被不可思議的和未曾有的事物所震驚,說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先生!實在未曾有啊,先生!沙門有如此的的大神通力和大威力!」

那時,阿毘浮比丘對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如是說道:「大德!我記得在比丘僧團中說過這樣的話:「學友們!當站在梵天世界中,我能夠以聲音讓大千世界聽見。」」 – 「婆羅門!這正是時候,婆羅門!這正是時候,婆羅門!當站在梵天世界中,你應該以聲音讓大千世界聽見。」  – 「是的,大德!」阿毘浮比丘回答道。當他站在梵天世界中,宣說了這些偈頌:

604  「激發你們的活力精進,努力啊!

在佛陀的教導中發揮自己的力量。

掃蕩死神之軍,

如同一頭大象擊破蘆葦茅屋一般。

605  在這法和律中,

一個住於精勤不放逸的人,

已經捨棄了在出生中的徘徊,

將要結束痛苦。」

比丘們!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與阿毘浮比丘激起梵天、梵天隨眾和梵天會眾的覺悟緊迫感後,猶如……在那個梵天世界消失,重新出現在阿盧那越提王都。那時,屍棄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你們聽見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所說的那些偈頌了嗎?」 – 「大德!我們聽見了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所說的那些偈頌。」 – 「比丘們!但是你們是如何聽見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那些偈頌呢?」 – 「大德!我們這樣聽見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說的那些偈頌:

606  「激發你們的活力精進,努力啊!

在佛陀的教導中發揮自己的力量。

掃蕩死神之軍,

如同一頭大象擊破蘆葦茅屋一般。

607  在這法和律中,

一個住於精勤不放逸的人,

已經捨棄了在出生中的徘徊,

將要結束痛苦。」

大德!我們這樣聽見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所說的那些偈頌。」 – 「很好!很好!比丘們!很好!比丘們!你們聽見了阿毘浮比丘站在梵天世界中所說的那些偈頌。」

世尊如是所說。那些興高采烈的比丘們對世尊所說十分歡喜。


SN.6.15   般涅槃(Final Nibbana)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屍那羅(Kusinara)的末羅族的惒跋單(Upavattana)沙羅園。他在雙沙羅樹中間,正是成就他的般涅槃之時。那時,世尊對比丘們說道:「好了,比丘們!我現在對你們教導:「諸行決定於閑散。你們要通過精勤不放逸來努力達成目標。」 這是如來最後的教導。

於是世尊就成就了第一禪;從第一禪起來後,他成就了第二禪;從第二禪起來後,他成就了第三禪;從第三禪起來後,他成就了第四禪;從第四禪起來後,他成就了空無邊處;從空無邊處起來後,他成就了識無邊處;從識無邊處起來後,他成就了無所有處;從無所有處起來後,他成就了非想非非想處;從非想非非想處起來後,他成就了想和受的息滅(the cessation of perception and feeling)。

世尊從想和受的息滅起來,他成就了非想非非想處;從非想非非想處起來,他成就了無所有處;從無所有處起來,他成就了識無邊處;從識無邊處起來,他成就了空無邊處;從空無邊處起來,他成就了第四禪;從第四禪起來,他成就了第三禪;從第三禪起來,他成就了第二禪;從第二禪起來,他成就了第一禪。

從一樣禪起來,他成就了第二禪;從第二禪起來,他成就了第三禪;從第三禪起來,他成就了第四禪;從第四禪起來,世尊直接成就了般涅槃。

當世尊進入般涅槃,與般涅槃同時,大地震動,令人恐懼和毛髮悚立,並且天雷滾滾。

當世尊進入般涅槃,與般涅槃同時,梵天娑婆世界主(Brahma Shampati)說此偈頌:

608  「在此世間所有的眾生,

最終將倒下身體,

因為如此一個象大師的人,

在此世間中無與倫比的人,

具有諸力量的如來,

佛陀,已經成就了般涅槃。 」

當世尊進入般涅槃時,與般涅槃同時,天帝釋(釋提桓因; Sakka)說此偈頌:

609  「諸行確實是無常的,

它們的本性是生起與消散,

已經生起後,它們息滅:

它們的平息是快樂的。 」

當世尊進入般涅槃時,與般涅槃同時,尊者阿難說此偈頌:

610  「那時大地震令人恐懼,

那時令人毛髮悚立。

具有一切殊勝慈悲行相,

佛陀,成就了般涅盤。 」

當世尊進入般涅槃時,與般涅槃同時,尊者阿那律說此偈頌:

611  「沒有了入息和出息,

當沒有受到擾動,決心於平靜,

在平穩的心的穩定者中,

有遠見者成就了般涅槃。

612  以未削弱的心

他忍受痛苦;

猶如一盞油燈的熄滅一般,

通過涅槃牟尼的心自由解放。 」

第二品終。


《梵天相應》終。返回《相應部》


SN.6.1-10 和 SN.6.11-1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8.05.07-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