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56【禪世界版】3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禮敬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第五篇  大品

《相應部》卷56【禪世界版】3

諸諦(真相)相應(相應五十六)

第四品 – 第五品

SN.56.31-50


第四品  申恕林(The Simsapa Grove)品
SN.56.31-40
SN.56.31  申恕林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睒彌城申恕林中。 那時,世尊拿起幾片申恕樹葉在手中,然後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在我的手中拿起的少量的申恕樹葉,與那些在申恕林中的樹葉相比,哪個較多呢?”

“大德!在世尊手中拿起的的申恕樹葉較少,而那些在申恕林中的樹葉較多。”

“同樣地,比丘們!我已經證知的但還未教導給你們的事物很多,而我已經教導給你們的事物很少。那麼,比丘們!為什麼我還未教導那些很多事物呢?因為它們是無益的,與梵行的諸基本原理無關,並且不會導向厭離、冷靜離欲、息滅、平靜、證智、正覺和涅槃。因此我還未教導它們。

那麼,比丘們!我已經教導了什麼呢?我已經教導了:“這是痛苦”;我已經教導了:““這是痛苦的集起”;我已經教導了:“這是痛苦的息滅”;我已經教導了:“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那麼,比丘們!為什麼我已經教導了這個呢?因為這個是有益的,與梵行的諸基本原理有關,並且會導向厭離、冷靜離欲、息滅、平靜、證智、正覺和涅槃。因此我已經教導了這個。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2  金合歡樹(Acacia)經

“比丘們!如果任何人如是說道:“還未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們!正如某人如果如是說道:“已經用金合歡樹樹葉或松針葉或油柑子(myrobalan)樹葉製作了一個籃子,我將盛着水或一個棕櫚果” – 這是不可能的;同樣地,如果任何人如是說道:“還未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比丘們!如果任何人如是說道:“已經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可能的。

比丘們!正如某人如果如是說道:“已經用蓮葉或吉納紫檀(kino)葉或常春藤(maluva)葉製作了一個籃子,我將盛着水或一個棕櫚果” – 這是可能的;同樣地,比丘們!如果任何人如是說道:“已經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可能的。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3  棒子(Stick)經

“比丘們!正如一根被拋到空中的棒子,有時以底部落下,有時以頂部落下,同樣地,那些無明所遮蓋和渴愛所束縛的漫步和遊行的眾生,有時他們從這個世間去往另一個世間,有時他們從另一個世間來到這個世間。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他們還沒有看見四聖諦。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4  衣服經

“比丘們!如果一個人的衣服或頭被點燃,其人應該做什麼呢?”

“大德!如果一個人的衣服或頭被點燃,為了熄滅燃燒的衣服或頭,其人應該激發非凡的慾望,作出非凡的努力,鼓舞幹勁和熱情,毫不鬆懈,運用念和正知。”

“比丘們!一個人可能平靜地旁觀其燃燒的衣服或頭,對它們漠不關心,可是只要一個人還未如實地對四聖諦取得突破,其人為了取得突破應該激發非凡的慾望,作出非凡的努力,鼓舞幹勁和熱情,毫不鬆懈,運用念和正知。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5  一百隻槍矛經

“比丘們!假定一個人有一百年的壽命,他能活一百年。某人會對他說道:“來吧!善男子!他們在早晨將用一百隻槍矛擊打你;他們在中午時將用一百隻槍矛擊打你;他們在夜晚將用一百隻槍矛擊打你。善男子!被三百隻槍矛日復一日地擊打,你將有一百年的壽命,將活一百年;而且在一百年過後,你將對之前你還沒有突破的四聖諦取得突破。”

比丘們!對於一個有意為了其利益而接這個條件的善男子來說,這是合適的。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這個輪迴沒有可發現的開始;一個第一點是不能由諸槍矛的打擊、諸劍的打擊和諸斧子的打擊來得到察覺認知的。並且,比丘們!即使可能是這樣,我不會說對四聖諦的突破要通過痛苦或不愉快來相伴。相反,對對四聖諦的突破要通過幸福和快樂來相伴。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6  眾生物(Creatures)經

“比丘們!假定一個男子要砍掉任何在這這閻浮洲中的草、棍棒、樹枝和樹葉,並把它們收集成一堆。如此做完後,他會把海洋中的大的生物們釘在大籌樁上,把中等大小的生物們釘(impale)在中等大小的籌樁(stakes)上,把小的生物們釘在小的籌樁上。可是,比丘們!甚至在這閻浮洲中的草、棍棒、樹枝和樹葉都已經用完和和耗盡後,大海中的總生物量仍不會耗盡。在海洋中不易被釘在樁上的眾小生物甚至比這還要多。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它們的體型的微小性。

比丘們!因此,悲慘之界(苦界)是廣大的。見具足和從那悲慘之界解脫的人,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7  太陽經 (1)

“比丘們!這是太陽升起的先驅與前導,即黎明。同樣地,比丘們!對一個比丘來說,這個是如實地對四聖諦的突破,即正見(right view)。可以預期一位具有正見的比丘將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8  太陽經 (2)

“比丘們!只要太陽和月亮在此世間還未升起,因為如此之久沒有巨大光明和光輝的顯現,於是使人盲目的黑暗,一團密集的黑暗就會盛行;因為如此之久沒有看到白天和黑夜,就會看不到一個月和半個月,看不到諸季節和一年。

可是,比丘們!當太陽和月亮在此世間升起,於是有巨大光明和光輝的顯現;然後就沒有使人盲目的黑暗,一團密集的黑暗;於是就看到一個月與半個月,看到諸季節和一年。

同樣地,比丘們!只要一位如來、一位阿羅漢和一位遍正覺者還沒有在此世間生起,因為如此之久沒有巨大光明和光輝的顯現,如此之久沒有對四聖諦的解釋、教導、宣布、建立、披露、分析或闡明,於是使人盲目的黑暗,一團密集的黑暗就會盛行。

可是,比丘們!當一位如來、一位阿羅漢和一位遍正覺者在此世間生起,於是有巨大光明和光輝的顯現;然後就沒有人盲目的黑暗,一團密集的黑暗;於是就有對四聖諦的解釋、教導、宣布、建立、披露、分析或闡明。

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9  因陀羅柱(Indra’s Pillar)經

“比丘們!那些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仰視另一個沙門或婆羅門的臉而想道:“這個有價值的人肯定是一個真正知道和看見的人。”

比丘們!正如一束棉花簇絨或木棉簇絨,輕盈,在風中飄蕩,已經在一塊平坦的地上安定下來。一陣東風會將其西移;一陣西風會將其東移;一陣北風會將其南移;一陣南風會將其北移。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簇絨的輕盈性。

同樣地,比丘們!那些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仰視另一個沙門或婆羅門的臉而想道:“這個有價值的人肯定是一個真正知道和看見的人。”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他們還沒有看見四聖諦。

可是,比丘們!那些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不會仰視另一個沙門或婆羅門的臉而想道:“這個有價值的人肯定是一個真正知道和看見的人。”

比丘們!假定有一根基礎深厚、安穩樹立、穩定不動和毫不動搖的的鐵柱或因陀羅柱,即使一陣強風吹來 – 不管是從東面、西面、北面或南面 – 那根柱子不會動搖、震動或顫抖。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柱子的基礎深厚和得到安穩樹立。

同樣地,比丘們!那些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不會仰視另一個沙門或婆羅門的臉而想道:“這個有價值的人肯定是一個真正知道和看見的人。”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他們已經清楚地看見了四聖諦。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0  尋求一個爭論(Seeking an Argument)經

“比丘們!如果任何比丘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並且那時一位沙門或婆羅門來了 – 不管是從東面、西面、北面或南面 – 尋求一個爭論,尋找一個爭論而想道:“我將駁斥他的論題”  他會使那位比丘動搖、震動或顫抖,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們!假定有一根一個十六碼長的石柱:其八碼長的部分沉入地下,八碼長的部分在地面上。即使一陣強風吹來 – 不管是從東面、西面、北面或南面 – 那根石柱不會動搖、震動或顫抖。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柱子的基礎深厚和得到安穩樹立。

同樣地,比丘們!如果任何比丘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並且那時一位沙門或婆羅門來了 – 不管是從東面、西面、北面或南面 – 尋求一個爭論,尋找一個爭論而想道:“我將駁斥他的論題”  他會使那位比丘動搖、震動或顫抖,這是不可能的。為了什麼理由呢?因為他們已經清楚地看見了四聖諦。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第四品申恕林(The Simsapa Grove)品終。


第五品  斷崖(THE PRECIPICE)品
SN.56.41-50
SN.56.41  關於此世間的反思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栗鼠庇護處。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從前,某位男子從舍衛城出發,前往須摩揭陀蓮花池(the Sumagadha Lotus Pond),想道:“我將反思此世間。” 於是他在須摩揭陀蓮花池畔坐下,反思着此世間。比丘們!那時,那位男子在須摩揭陀蓮花池畔看見一支四師的軍隊正進入一支蓮花莖。看見這個後,他想道:“我一定是發狂了!我一定是發瘋了!我看見了在此世間不存在的某個事物。” 那位男子回城後,告訴一大群人道:“先生們!我一定是發狂了!先生們!我一定是發瘋了!我看見了在此世間不存在的某個事物。”

人們對他說道:“善男子!你是如何發狂的呢?你是如何如何發瘋的呢?並且你看見了在此世間不存在的什麼事物呢?”

“先生們!在這裡,我從舍衛城出發,前往須摩揭陀蓮花池……我看見一支四師的軍隊正進入一支蓮花莖。 那就是為什麼我發狂了,那就是為什麼我發瘋了,那就是為什麼我看見了那在此世間不存在的事物。”

“善男子!你肯定是發瘋了,你肯定是發狂了,你已經看見的事物在此世間不存在。”

儘管如此,比丘們,那個人所看到的事物實際上是真實的,不是不真實的。從前,諸天與阿修羅眾列陣而戰。在那場戰鬥中,諸天獲勝,而阿修羅眾被擊敗。在失敗中,阿修羅眾驚恐萬分,並且經由蓮花莖進入阿修羅城,令諸天困惑不已。

比丘們!因此,你們不要反思此世間而想道:“此世間是永恆的” 或“此世間不是永恆的”;或“此世間是有邊的” 或“此世間是無限的”;或“靈魂(命)和身體是相同的” 或“靈魂是一種事物而身體是另一種事物”;或“如來死後存在”  或“如來死後不存在”;或“如來死後存在且不存在” 或“如來死後既非存在也非不存在。” 為了什麼理由呢?比丘們!這些反思是無益的,與梵行的諸基本原理無關,並且不會導向厭惡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平靜、證智、正覺和涅槃。

比丘們當你們反思時,你們應該反思:“這是痛苦”;你們應該反思:“這是痛苦的集起;”你們應該反思:“這是痛苦的息滅”;你們應該反思:“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為了什麼理由呢?比丘們!這些反思是有益的,與梵行的諸基本原理是有關,並且會導向厭惡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平靜、證智、正覺和涅槃。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2  斷崖(The Precipice)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那時,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來吧!比丘們!我們前往巴低邦那山頂作日中所持。”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於是,世尊與眾多比丘一起前往巴低邦那山頂。某位比丘看見巴低邦那山頂的陡峭的斷崖,於是對世尊說道:“大德!那個斷崖確實很陡峭;那個斷崖非常可怕。可是,大德!有其它斷崖比這那個斷崖更陡峭和更可怕嗎?”

“比丘!有的。”

“那麼,大德!比那個更陡峭和更可怕的斷崖是什麼呢?”

“比丘們!那些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導向衰老的諸行,導向死亡的諸行,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產生了如此的諸行後,他們跌下出生的斷崖,跌下衰老的斷崖,跌下死亡的斷崖,跌下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斷崖。他們沒有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沒有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沒有從痛苦得到解脫。

可是,比丘們!那些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和眾婆羅門 – 他們不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不歡喜導向衰老的諸行,不歡喜導向死亡的諸行,也不歡喜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不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不會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不會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不會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也不會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沒有產生如此的諸行後,他們不會跌下出生的斷崖,,不會跌下衰老的斷崖,不會跌下死亡的斷崖,也不會跌下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斷崖。他們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從痛苦得到解脫。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3  大火(The Great Conflagration)經

“比丘們!有一個叫作大火的地獄。在那裡,用眼睛看到的任何色都是不可取的,永遠不可取;是不可愛的,永遠不可愛。

用耳朵聽到的任何聲音……用鼻聞到的任何氣味……用舌嘗到的任何味道……用身感受到的任何所觸物……用意認知的任何精神現象,都是不可取的,永遠不可取;是不可愛的,永遠不可愛。”

當如是所說時,有一位比丘對他說道:

“大德!那個大火的確可怕。大德!那個大火的確十分可怕。可是,大德!有任何其他的大火比那個更可怕和更恐怖嗎?”

“比丘!有的。”

“那麼,大德!比那個更可怕和更恐怖的大火是什麼呢?”

“比丘!那些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導向衰老的諸行,導向死亡的諸行,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產生了如此的諸行後,他們被出生的大火燒毀,被衰老的大火燒毀,被死亡的大火燒毀,被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大火燒毀。他們沒有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沒有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沒有從痛苦得到解脫。

比丘!那些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和眾婆羅門 – 他們不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不歡喜導向衰老的諸行,不歡喜導向死亡的諸行,不歡喜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不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不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不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不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也不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沒有產生了如此的諸行後,他們沒有被出生的大火燒毀,沒有被衰老的大火燒毀,沒有被死亡的大火燒毀,也沒有被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大火燒毀。他們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從痛苦得到解脫。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4  尖頂房子(重閣)經

“比丘們!如果有人如是說到:“還未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們!正如有人如果如是說道:“還沒有建造一座尖頂房子的低層,我將豎立起上層,”  這是不可能的。同樣地,比丘們!如果有人如是說道:“還未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還未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比丘們!如果有人如是說道:“已經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可能的。

比丘們!正如有人如果如是說道:“已經建造一座尖頂房子的低層,我將豎立起上層,”  這是可能的。同樣地,比丘們!如果有人如是說道:“已經如實地對痛苦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集起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痛苦的息滅聖諦取得突破,已經如實地對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取得突破,我將完全終止痛苦” – 這是可能的。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5  頭髮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大林重閣講堂。那時,尊者阿難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毘舍離。 尊者阿難看見眾多離車族青年正在訓練堂練習弓術,從遠處一箭接一箭地無失誤地頭尾穿過非常小的鑰匙孔。當他看到這個,想道:“這些離車族青年確實受過訓練!這些離車族青年確實訓練有素!因為他們從遠處一箭接一箭地無失誤地頭尾穿過非常小的鑰匙孔。”

那時,尊者阿難在毘舍離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後,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並且報告他所看到的事情。

世尊對尊者阿難說道:“阿難!你怎麼想呢?從遠處一箭接一箭地無失誤地頭尾穿過非常小的鑰匙孔,與用箭頭刺入頭髮尖分裂成七股,哪個更困難和更具挑戰性呢?”

“大德!用箭頭刺入頭髮尖分裂成七股,更困難和更具挑戰性。” 、

“那麼,阿難!那些如實地洞察(貫穿)“這是痛苦”……如實地洞察(貫穿)“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人,他們貫穿更難貫穿的事物。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6  黑暗經

“比丘們!有很多世界間隙,空虛的和深不可測的很多盲目的黑暗和昏暗區域,在那裡,如此強大的和有力的日和月的光芒,都不能抵達。”

當如是所說時,有一位比丘對他說道:

“大德!那種黑暗的確巨大;大德!那種黑暗的確非常巨大。可是,大德!有其它黑暗比那個更巨大和更可怕嗎?”

“比丘!有的。”

“那麼,大德!比那個更巨大和更可怕的其它黑暗是什麼呢?”

“比丘!那些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或眾婆羅門 – 他們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導向衰老的諸行,導向死亡的諸行,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產生了如此的諸行後,他們跌進出生的黑暗,跌進衰老的黑暗,跌進死亡的黑暗,跌進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黑暗。他們沒有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沒有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沒有從痛苦得到解脫。

比丘!那些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眾沙門和眾婆羅門 – 他們不歡喜導向出生的諸行,不歡喜導向衰老的諸行,不歡喜導向死亡的諸行,不歡喜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不歡喜如此的諸行,他們不產生導向出生的諸行,不產生導向衰老的諸行,不產生導向死亡的諸行,也不產生導向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諸行。沒有產生了如此的諸行後,他們沒有跌進出生的的黑暗,沒有跌進衰老的黑暗,沒有跌進死亡的黑暗,也沒有跌進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黑暗。他們從出生,衰老和死亡得到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得到解脫;我說從痛苦得到解脫。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7  有一個孔的軛經 (1)

“比丘們!假定一個男子會拋出有一個單孔的軛進入巨大的海洋,並且有一隻盲龜,它每一百年會浮出水面一次。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是否那隻每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的盲龜,會將它的脖子插入那個有一個單孔的軛中呢?”

“大德!如果它會這樣做的話,只有在很長時間之後才會。”

“比丘們!我說,那隻每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的盲龜,會將它的脖子插入那個有一個單孔的軛中,要比一個曾經落入下界的傻瓜會再獲得人的狀態較快。為了什麼理由呢?比丘們!因為在這裡,沒有法指導的行為(法隨行)、正行、善業和福德業。在這裡盛行相互吞噬,對弱者的吞噬。為了什麼理由呢?比丘們!因為他們還未看見四聖諦。是哪四種呢?就是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8  有個孔的軛經 (2)

“比丘們!假定這大地已經變成一團水,並且一個男子會拋出有一個單孔的軛。一陣東風會把它吹向西面;一陣西風會把它吹向東面;一陣北風會把它吹向南面;一陣南風會把它吹向北面。有一隻盲龜,它每一百年會浮出水面一次。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是否那隻每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的盲龜,會將它的脖子插入那個有一個單孔的軛中呢?”

“大德!那隻每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的盲龜,會將它的脖子插入那個有一個單孔的軛中,這是偶然的。”

“同樣地,比丘們!一個人得到人的狀態,這是偶然的;一位如來、一位阿羅漢和一位遍正覺者在此世間生起,這是偶然的;由如來宣說的法和律在此世間照耀,這也是偶然的。

比丘們!你們已經得到人的狀態;一位如來、一位阿羅漢和一位遍正覺者已經在此世間生起;由如來宣說的法和律在此世間照耀。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49  須彌山(Sineru)經 (1)

“比丘們!假定一個男子在須彌山山王放置七綠豆大小的小石粒。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七綠豆大小的小石粒與須彌山山王相比,哪個較多呢?”

“大德!須彌山山王較多,而七綠豆大小的小石粒微不足道。七綠豆大小的小石粒與須彌山山王相比,無法計算,無法比較,甚至不到零頭。”

“同樣地,比丘們!對一位聖弟子來說,一個具足見已經取得了突破,已經徹底摧毀和消除的痛苦更多,而留下的較少。同前者相比,後者無法計算,無法比較,甚至不到零頭,因為至多還有七生。他如實了知“這是痛苦”……他如實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50  須彌山經 (2)

“比丘們!假定除了七顆綠豆大小的小石粒外,須彌山山王被毀壞和消除。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已經被毀壞和消除的須彌山山王部分,與殘餘的七顆綠豆大小的小石粒,哪個較多?”

“大德!這已經被毀壞和消除的須彌山山王部分更多,而殘餘的七顆綠豆大小的小石粒微不足道。殘餘的七顆綠豆大小的小石粒與經被毀壞和消除的須彌山山王部分相比,無法計算,無法比較,甚至不到零頭。

同樣地,比丘們!對一位聖弟子來說,一個具足見已經取得了突破,已經徹底摧毀和消除的痛苦更多,而留下的較少。同前者相比,後者無法計算,無法比較,甚至不到零頭,因為至多還有七生。他如實了知“這是痛苦”……他如實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第五品斷崖(THE PRECIPICE)品終。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