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56【禪世界版】2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禮敬那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第五篇  大品

《相應部》卷56【禪世界版】2

諸諦(真相)相應(相應五十六)

第二品 – 第三品

SN.56.11-30


第二品 轉動法輪品

SN.56.11-20

SN.56.11  轉動法輪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Baranası in the Deer Park at Isipatana)。 在那裡,世尊對一群五位比丘如是說道:

「比丘們!這兩種極端,出家而進入無家的人不應該跟隨。是哪兩種呢?追求感官享樂中的感官快樂:這是低級的、粗俗的、凡夫之道的、卑鄙的和無益的;以及追求自我苦行:這是痛苦的、卑鄙的和無益的。不轉向這兩種極端的任何一個(Without veering towards either of these extremes),如來已經覺醒至中道(has awakened to the middle way),而中道引發眼力遠見(vision),引發智(knowledge),導致平靜、證智(direct knowledge)、正覺(enlightenment)和涅槃。

那麼,什麼是如來已經覺醒至的,引發眼力遠見(vision),引發智(knowledge),導致平靜、證智(direct knowledge)、正覺(enlightenment)和涅槃的中道呢?它就是八聖道;即正見……和正定。這就是如來已經覺醒至的,引發眼力遠見(vision),引發智(knowledge),導致平靜、證智(direct knowledge)、正覺(enlightenment)和涅槃的中道。

那麼,比丘們!這就是痛苦聖諦:出生是痛苦的,衰老是痛苦的,生病是痛苦的,死亡是痛苦的,與令人不愉快的結合是痛苦的,與令人愉快的分離是痛苦的,所求不得是痛苦的;總之,五取蘊是痛苦的。

那麼,比丘們!這是痛苦的集起聖諦:它是導致重生的渴愛,由歡喜和貪慾相伴,它到處搜尋歡喜;即對感官享樂的渴愛,對存在(有)的渴愛,和對滅絕的渴愛(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息滅聖諦呢?它就是同樣的渴愛的無餘褪盡和息滅,它的捨棄和放棄讓渡,對它的解脫,和對它的不依賴。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呢?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和正定。

「這是痛苦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there arose in me vision, knowledge, wisdom, true knowledge, and light)。

「這痛苦聖諦要得到遍知」: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痛苦聖諦已經得到遍知」: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痛苦的集起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痛苦的集起聖諦要得到捨棄」: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痛苦的集起聖諦已經得到捨棄」: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痛苦的息滅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痛苦的息滅聖諦要得到實現」: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痛苦的息滅聖諦已經得到實現」: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要得到修習」: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已經得到修習」:比丘們!對於以前未聽說的諸事物,在我當中生起了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比丘們!只要我在這四聖諦的三個階段和十二個方面中的智(知識)和眼力遠見通過這個方式沒有徹底地得到清凈化,那麼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不會宣稱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可是, 可是當我在這四聖諦的三個階段和十二個方面中的智(知識)和眼力遠見通過這個方式徹底地得到清凈化時,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並且在我當中生起智與眼力遠見(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脫不可動搖。這是我最後一次出生。如今重生不再。」」

這就是世尊所說。興高采烈地,那群五位比丘歡喜世尊所說。並且當這個談話被說到時,在尊者憍陳如當中生起了無塵和無垢的法眼:「任何屈從於集起的都屈從於息滅。」

而且,當法輪被世尊轉動時,地居眾天神(the earth-dwelling devas)發出一聲呼喊:「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這無上法輪已經被世尊轉動,將不會被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或在此世間中任何人所停止。」 聽到地居眾天神的呼喊後,四大天王之眾天神發出一聲呼喊:「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這無上法輪已經被世尊轉動,將不會被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或在此世間中任何人所停止。」 聽到四大天王眾天神的呼喊後,三十三天眾天神……夜摩眾天神……兜率眾天神……化樂眾天神……他化自在眾天神……梵眾天眾天神發出一聲呼喊: 「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這無上法輪已經被世尊轉動,將不會被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或在此世間中任何人所停止。」

如是在那一刻,在那一瞬間,在那一秒,呼喊傳遍開來,遠接梵天世界。這十千世界震驚、震顫和顫抖,並且無量的輝煌的光芒出現在此世間,超越了天眾的天威。

那時,世尊自說這優陀那:「憍陳如確實已了知!憍陳如確實已了知!」 尊者憍陳如通過這種方式獲得了「阿若憍陳如」 –  已經了知的憍陳如 – 的名字。


SN.56.12  諸如來經

「「這是痛苦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要遍知這痛苦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已經遍知這痛苦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痛苦的集起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要捨棄這痛苦的集起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已經捨棄這痛苦的集起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痛苦的息滅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要實現這痛苦的息滅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已經實現這痛苦的息滅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要修習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已經修習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如是對於以前未聽說過的諸事物,在如來當中生起眼力遠見、智(知識)、慧(智慧)、明(真知)和光。 」


SN.56.13  諸蘊(Aggregates)經

「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聖諦呢?應該說道:五取蘊。即色取蘊……識取蘊。這就稱為痛苦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集起聖諦呢?它就是導致重生的渴愛,由歡喜和貪慾相伴,到處搜尋歡喜;即對感官享樂的渴愛,對存在(有)的渴愛,和對滅絕的渴愛(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這就稱為痛苦的集起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息滅聖諦呢?它就是同樣的渴愛的無餘褪盡和息滅,它的捨棄和放棄讓渡,對它的解脫,對它的不依賴。這就稱為痛苦的息滅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呢?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和正定。這就稱為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這些就是四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4  諸內處經

「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聖諦呢?應該說道:六內處;即眼處……意處。這就稱為痛苦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集起聖諦呢?它就是導致重生的渴愛,由歡喜和貪慾相伴,到處搜尋歡喜;即對感官享樂的渴愛,對存在(有)的渴愛,和對滅絕的渴愛(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這就稱為痛苦的集起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息滅聖諦呢?它就是同樣的渴愛的無餘褪盡和息滅,它的捨棄和放棄讓渡,對它的解脫,對它的不依賴。這就稱為痛苦的息滅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呢?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和正定。這就稱為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這些就是四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5  憶持(Remembrance)經 (1)

「比丘們!你們對我所教導的四聖諦憶持嗎?」

當如是所說時,某位比丘對世尊說道:

「大德!我憶持世尊所教導的四聖諦。」

「那麼,比丘!你如何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呢?」

「大德!我憶持痛苦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一聖諦。我憶持痛苦的集起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二聖諦。我憶持痛的苦息滅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三聖諦。我憶持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為世尊所教導的第四聖諦。大德!我通過這個方式憶持世尊所教導的四聖諦。」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很好!你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比丘!痛苦為我所教導的第一聖諦:要如是憶持它。痛苦的集起為我所教導的第二聖諦:要如是憶持它。痛苦的息滅為我所教導的第三聖諦:要如是憶持它。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為我所教導的第四聖諦:要如是憶持它。比丘!你要通過這種方式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

比丘!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6  憶持經 (2)

「比丘們!你們對我所教導的四聖諦憶持嗎?」

當如是所說時,某位比丘對世尊說道:

「大德!我憶持世尊所教導的四聖諦。」

「那麼,比丘!你如何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呢?」

「大德!我憶持痛苦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一聖諦。因為如果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是說道:「這不是沙門喬達摩所教導痛苦的第一聖諦;已經拒絕這痛苦的第一聖諦後,我將揭示另一個痛苦的第一聖諦」 – 這是不可能的。

大德!我憶持痛苦的集起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二聖諦……我憶持痛苦的息滅為世尊所教導的第三聖諦……我憶持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為世尊所教導的第四聖諦。因為如果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是說道:「這不是沙門喬達摩所教導的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已經拒絕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後,我將揭示另一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 – 這是不可能的。

大德!我通過這種方式憶持世尊所教導的四聖諦。」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很好!你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比丘!痛苦為我所教導的第一聖諦:要如是憶持它。因為如果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是說道:「這不是沙門喬達摩所教導痛苦的第一聖諦;已經拒絕這痛苦的第一聖諦後,我將揭示另一個痛苦的第一聖諦」 – 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痛苦的集起……比丘!痛苦的息滅……比丘!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為我所教導的第四聖諦:要如是憶持它。因為如果任何沙門或婆羅門如是說道:「這不是沙門喬達摩所教導的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已經拒絕這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後,我將揭示另一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第四聖諦」 – 這是不可能的。

比丘!要通過這種方式憶持我所教導的四聖諦。

比丘!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7  無明經

在一旁坐下,那位比丘對世尊說道:「大德!人們說「無明、無明。」  大德!什麼是無明呢?而且通過什麼方式其人沉浸在無明當中呢?」

「比丘!不知道痛苦,不知道痛苦的集起,不知道痛苦的息滅,不知道導向痛苦息滅之道:比丘!這就稱為無明,而且通過這種方式其人沉浸在無明當中。

比丘!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8  明(True Knowledge)經

那時,某位比丘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然後對他說道:

「大德!人們說「明、明。」 大德!什麼是明呢?而且通過什麼方式其人抵達明呢?」

「比丘!痛苦的知道(knowledge of suffering),痛苦的集起的知道,痛苦的息滅的知道,導向痛苦息滅之道的知道:比丘!這就稱為明,而且通過這種方式其人抵達明。

比丘!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19  諸意義(Implications)經

「「這是痛苦聖諦」:我已經知道如此。在「這是痛苦聖諦」這個聲明中,有無數的細微差別,無數的細節,和無數的意義。

「這是痛苦的集起聖諦」……「這是痛苦的息滅聖諦」……「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我已經知道如此。在「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的聲明中,有無數的細微差別,無數的細節,和無數的意義。」

比丘!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0  實際的(Actual)經

「比丘們!這四種事物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這是痛苦」:這是真實的,這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這是痛苦的集起」:這是真實的,這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這是痛苦的息滅」:這是真實的,這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這是真實的,這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比丘們!這四種事物是真實的,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第二品轉動法輪品終。


第三品 拘利村(Kotigama)品

SN.56.21-30

SN.56.21  拘利村經 (1)

有一次,世尊住在跋耆族人的拘利村。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比丘們!因為不了知和不洞察四聖諦,你們和我已經通過這長久的輪迴歷程漫步和遊行。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因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聖諦,你們和我已經通過這長久的輪迴歷程漫步和遊行。因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的集起聖諦……因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的息滅聖諦……因為不了知和不洞察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你們和我已經通過這長久的輪迴歷程漫步和遊行。

比丘們!已經了知和洞察了那個痛苦聖諦。已經了知和洞察了那個痛苦的集起聖諦。已經了知和洞察了那個痛苦的息滅聖諦。已經了知和洞察了那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已經切斷了對有的渴愛;已經毀壞了存在的渠道;如今重生不再。」

這就是世尊所說。如是所說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由於不如實地

看見四聖諦,

我們在各種出生中,

已經通過長久的歷程遊行。

如今已經看見了這諸聖道,

存在的渠道被切斷;

切斷的是痛苦的根源:

如今重生不再。」


SN.56.22  拘利村經 (2)

「比丘們!那些眾沙門或婆羅門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不如實地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不如實地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而且,這些尊者沒有親自以證智(direct knowledge)實現它,在這當生中沒有進入並住於沙門義的目標或婆羅門義的目標(the goal of asceticism or the goal of brahminhood)。

可是,比丘們!那些眾沙門和婆羅門如實地了知這些事物:對我來說,他們是沙門中的沙和婆羅門中的婆羅門,而且,這些尊者親自以證智(direct knowledge)實現它,在這當生中進入並住於沙門義的目標或婆羅門義的目標(the goal of asceticism or the goal of brahminhood)。」

這就是世尊所說。如是所說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那些不知道痛苦,

不知道痛苦的集起,

也不知道在何處痛苦完全停止,

和它在何處無餘息滅的人;

他們不知道

導向痛苦的緩和的途徑:

他們沒有心解脫

也沒有慧解脫;

他們沒有能力終止,

於是在出生和衰老上過活。

那些知道痛苦,

也知道痛苦的集起,

和知道在何處痛苦完全停止,

和它在何處無餘息滅的人;

他們知道

導向痛苦的緩和的途徑:

他們被賦予了心解脫

還有慧解脫;

他們有能力終止,

不在出生和衰老中過活。


SN.56.23  遍正覺者(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這些是四聖諦。因為他已經完全如實地覺醒至這四聖諦,因此被稱為阿羅漢,遍正覺者。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4  諸阿羅漢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在過去,任何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在未來,任何將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將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在目前,任何已經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已經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

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在過去,任何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在未來,任何將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將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在目前,任何已經完全如實地覺醒至諸事物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都已經完全如實地覺醒至四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5  諸煩惱的摧毀經

「比丘們!我說諸煩惱的息滅,是對一個知道和看見(knows and sees)的人,而不是對一個不知道和不看見的人來說的。誰知道和看見什麼呢?諸煩惱的摧毀對於一個知道和看見的人來說:「「這是痛苦」;對一個知道和看見的人來說:「這是痛苦的集起」;對一個知道和看見的人來說:「這是痛苦的息滅」;對一個知道和看見的人來說:「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諸煩惱的息滅,是對一個知道和看見(knows and sees)的人來說的。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6  朋友們經

「比丘們!那些你們對其憐憫和認為你應該得到注意的人- 不管是朋友們或同事們,或親屬們或親族們 – 為了如實地對四聖諦取得突破,你應該教誡、安定和建立這些人。

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那些你們對其憐憫和認為你應該得到注意的人- 不管是朋友們或同事們,或親屬們或親族們 – 為了如實地對四聖諦取得突破,你應該教誡、安定和建立這些人。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7  實際的經

「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

比丘們!這四聖諦是實際的、毫無疑問的和毫無例外的。因此它們被稱為諸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8  此世間經

「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如來是聖者。因此它們被稱為諸聖諦。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29  要被遍知(To Be Fully Understood)經

「比丘們!有這四聖諦。是哪四種呢?痛苦聖諦、痛苦的集起聖諦、痛苦的息滅聖諦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比丘們!這些是四聖諦。

比丘們!在這四聖諦中有一種要得到遍知的聖諦;有一種要得到捨棄的聖諦;有一種要得到實現的聖諦;有一種要得到修習的聖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要得到遍知的聖諦呢?痛苦聖諦要得到遍知;痛苦的集起聖諦要得到捨棄;痛苦的息滅聖諦要得到實現,而導向痛苦息滅之道聖諦要得到修習。

比丘們!因此,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集起。」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痛苦的息滅。 」  應該努力來了知「這是導向痛苦息滅之道。」」


SN.56.30  牛主(Gavampati)經

有一次,眾多上座比丘住在撒哈拉提(at Sahajati)瑟訶人中。當時,眾多上座比丘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在亭子里集會共坐,於是出現這樣的談話:「學友!一個看見痛苦的人,也看見痛苦的集起,也看見痛苦的息滅,也看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嗎?」

當如是所說時,尊者牛主對上座比丘們如是說道:「學友們!我在世尊面前聽說和修學到這個:「比丘們!一個看見痛苦的人,也看見痛苦的集起,也看見痛苦的息滅,也看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一個看見痛苦的集起的人,他也看見痛苦,也看見痛苦的息滅,也看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一個看見痛苦的息滅的人,他也看見痛苦,也看見痛苦的集起,也看見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一個看見導向痛苦的息滅之道的人,他也看見痛苦,也看見痛苦的集起,也看見痛苦的息滅。」」

第三品拘利村(Kotigama)品終。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09.1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