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55【禪世界版】4

SN.55.1-10SN.55.11-20SN.55.21-30SN.55.31-40SN.55.41-74


禮敬那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第五篇  大品

《相應部》卷55【禪世界版】4

入流(Stream-Entry)相應(相應五十五)

第四品   諸福德之流品

SN.55.31-40

 SN.55.31  諸福德之流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福德之流、諸善之流和諸快樂的營養物。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這是第一個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法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法是由世尊善加闡述的(well expounded by the Blessed One)、直接可見的、立即的(immediate)、吸引人來見的(inviting one to come and see)、適用的(applicable)和智者個人所體驗的。” 這是第二個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僧團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的弟子們的僧團實踐善道,實踐直道,實踐真道,實踐適道;即四雙之人,八輩之士(the four pairs of persons, the eight types of individuals) – 這個世尊弟子們的僧團是值得諸供養,值得款待,值得諸布施,值得虔誠的尊稱的,是此世間的無上福田(worthy of gifts, worthy of hospitality, worthy of offerings, worthy of reverential salutation, the unsurpassed field of merit for the world)。”  這是第三個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擁有聖人們所親愛的諸戒德:“完整的、未撕開的、無污點的、無雜色的、解脫的、智者所稱讚的、不取着的和導向定的。”  這是第四個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比丘們!這些是四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SN.55.32  諸福德之流經 (2)

“比丘們!有這四種諸福德之流、諸善之流和諸快樂的營養物。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這是第一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法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法是由世尊善加闡述的(well expounded by the Blessed One)、直接可見的、立即的(immediate)、吸引人來見的(inviting one to come and see)、適用的(applicable)和智者個人所體驗的。” 這是第二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僧團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的弟子們的僧團實踐善道,實踐直道,實踐真道,實踐適道;即四雙之人,八輩之士(the four pairs of persons, the eight types of individuals) – 這個世尊弟子們的僧團是值得諸供養,值得款待,值得諸布施,值得虔誠的尊稱的,是此世間的無上福田(worthy of gifts, worthy of hospitality, worthy of offerings, worthy of reverential salutation, the unsurpassed field of merit for the world)。”  這是第三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以一顆沒有吝嗇污點的心住於在家,自在慷慨,親手施與,歡喜放棄讓渡,其人致力於慈善,歡喜施捨和分享。這是第四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比丘們!這些是四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SN.55.33  諸福德之流經 (3)

“比丘們!有這四種諸福德之流、諸善之流和諸快樂的營養物。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天人師、佛陀和世尊。”這是第一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法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法是由世尊善加闡述的(well expounded by the Blessed One)、直接可見的、立即的(immediate)、吸引人來見的(inviting one to come and see)、適用的(applicable)和智者個人所體驗的。” 這是第二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僧團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的弟子們的僧團實踐善道,實踐直道,實踐真道,實踐適道;即四雙之人,八輩之士(the four pairs of persons, the eight types of individuals) – 這個世尊弟子們的僧團是值得諸供養,值得款待,值得諸布施,值得虔誠的尊稱的,是此世間的無上福田(worthy of gifts, worthy of hospitality, worthy of offerings, worthy of reverential salutation, the unsurpassed field of merit for the world)。”  這是第三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是賢智的,他擁有導向生起與逝去之慧,是聖的和洞察的,導向痛苦的完全摧毀。這是第四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比丘們!這些是四種福德之流、善之流和快樂的營養物。”


SN.55.34  諸天道(Divine Tracks)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有這四種諸天的天道。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是第一種諸天的天道。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具備對法……對僧團……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是第三種諸天的天道。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擁有聖人們所親愛的諸戒德:“完整的、未撕開的、無污點的、無雜色的、解脫的、智者所稱讚的、不取着的和導向定的。”  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是第四種諸天的天道。

比丘們!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些是四種諸天的天道。”


SN.55.35  天道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有這四種諸天的天道。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是第一種諸天的天道。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具備對法……對僧團……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是第三種諸天的天道。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擁有聖人們所親愛的諸戒德:“完整的、未撕開的、無污點的、無雜色的、解脫的、智者所稱讚的、不取着的和導向定的。”  他如是反思:“那麼,什麼是諸天的天道呢?”  他如是了知:“我已經聽說目前諸天以不壓迫為最高,而我不壓迫任何懦弱或堅強的人。我確實住於擁有一種天道。” 這是第四個諸天之天道。

比丘們!為了尚未清凈化的眾生的清凈化,為了尚未凈化的眾生的凈化,這些是四種諸天的天道。”


SN.55.36  類似諸天(Similar to the Devas)經

“比丘們!當以為聖弟子擁有四種事物時,諸天很高興,並說到他與他們的類似性。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師人、佛陀和世尊。” 那些在此人世間這裡逝去而在那裡一個天界中重生的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的諸天,想道:“因為聖弟子擁有對佛陀證實的信心,與當我們在那裡逝去和在這裡重生時擁有的信心相同,他將來到諸天的面前。”

再者,比丘們!一位聖弟子對法擁有……對僧團……擁有聖人們所親愛的諸戒德“完整的、未撕開的、無污點的、無雜色的、解脫的、智者所稱讚的、不取着的和導向定的。”  那些在此人世間這裡逝去而在那裡一個天界中重生的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的諸天,想道:“因為聖弟子擁有聖人們所親愛的諸戒德,與當我們在那裡逝去和在這裡重生時擁有的信心相同,他將來到諸天的面前。”

比丘們!當以為聖弟子具備這四種事物時,諸天很高興,並說到他與他們的類似性。”


SN.55.37  摩訶男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釋迦族人中。那時,釋迦族人摩訶男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他說道:“大德!通過什麼方式一個人才是優婆塞(或優婆夷)呢?”

“摩訶男!當其人已經皈依佛、法和僧團時,摩訶男!通過這種方式,一個人是優婆塞(或優婆夷)。”

“大德!通過什麼方式一個優婆塞(或優婆夷)才具足戒德呢?”

“摩訶男!當一個優婆塞(或優婆夷)戒除殺生、未給予而取、邪淫、妄語、果酒、烈性酒和作為疏忽放逸的一個基礎的諸麻醉品時,優婆塞(或優婆夷)具足戒德。”

“大德!通過什麼方式一位優婆塞才具足信念呢?”

“摩訶男!在這裡,一位優婆塞是一個有信念的人。他對如來的正覺有如是的信念:“世尊……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通過那種方式,一位優婆塞具足信念。”

“大德!通過什麼方式一位優婆塞才具足慷慨施捨呢?”

“摩訶男!在這裡,一位優婆塞以一顆無吝嗇污點的心,自在地慷慨,親手施與,歡喜放棄讓渡,他致力於慈善事業,歡喜給予和分享。通過這種方式,一位優婆塞具足慷慨施捨。”

“大德!通過什麼方式一位優婆塞才具足慧呢?”

“摩訶男!在這裡,一位優婆塞是有慧的,他擁有導向生起和逝去的慧,它是聖的和洞察的,導向痛苦的完全摧毀。通過這種方式,一位優婆塞具足慧。”


SN.55.38  雨經

“比丘們!猶如在山頂下了一場大暴雨,順着山坡向下流的雨水使裂縫(cleft)、溝壑(gullies)、溪流(creeks)充滿;在裂縫(cleft)、溝壑(gullies)、溪流(creeks)充滿後,使諸池塘充滿;在諸池塘充滿後,使諸湖泊充滿;在諸湖泊充滿後,使諸小河充滿;在諸小河充滿後,使諸大河充滿;在諸大河充滿後,使大海充滿;同樣的,對一位聖弟子來說,這些事物 – 對佛、法和僧團和聖者們親愛的諸戒德 – 向前流動,已經到達彼岸後,它們導向諸煩惱的摧毀。”


SN.55.39  葛利鉤達(Kaligodh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釋迦族人中。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去釋迦族女葛利鉤達的住處,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那時,釋迦族女葛利鉤達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世尊於是對釋迦族女葛利鉤達說道:

“葛利鉤達!一位擁有四種事物的一位女聖弟子是一個入流者(stream-enterer),不再系縛於下界,命運決定以正覺作為她的目的地。是哪四種呢?

葛利鉤達!在這裡,一位女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對法……對僧團……她以一顆無吝嗇污點的心住於在家,自在地慷慨,親手施與,歡喜放棄讓渡,她致力於慈善事業,歡喜給予和分享。

葛利鉤達!一位擁有這四種事物的一位女聖弟子是一個入流者(stream-enterer),不再系縛於下界,命運決定以正覺作為她的目的地。”

“大德!關於世尊所教導的這四入流支,在我當中存在這些事物,並且我符合那些事物過活。大德!因為我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對法……對僧團……。此外,無論在我的家庭中的任何能施之物,我沒有保留地在那些有戒德和有好的人格的人中分享那一切。”

“葛利鉤達!這是你的獲得,葛利鉤達!你善加獲得了它。世尊善加了知了我們。你已經宣布了入流果。”


SN.55.40  難提(Nandiy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毘羅衛城尼拘律園釋迦族人中。那時,釋迦族人難提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並且對他說道:

“大德!當一位聖弟子完全徹底地不存在四入流支時,那種聖弟子住於疏忽放逸嗎?”

“難提!我說完全徹底地沒有四入流支的人是“在外者”,其人站在凡夫一側。可是,難提!關於一位聖弟子如何是住於放逸者的人和是住於精進不放逸的人,你要諦聽!你要密切地注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釋迦族人難提回答道。

“那麼,難提!一位聖弟子如何是一個住於疏忽放逸的人呢?難提!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滿足於對佛那種證實的信心,他既沒有更加努力地在白天獨處,也也沒有在夜晚獨處。當他這樣住於疏忽放逸時,則沒有喜樂(gladness)。當沒有喜樂時,則沒有狂喜。當沒有狂喜時,則沒有寧靜。當沒有寧靜時,則他住於痛苦。一個痛苦的人的心不會集中得定。當心沒有集中得定時,諸現象沒有變得明顯。因為諸現象沒有變得明顯,他被認為是“一個住於疏忽放逸的人”。

再者,一位聖弟子擁有對法……對僧團……擁有聖者們所親愛的戒德:“無毀壞……導向定。” 滿足於擁有聖者們所親愛的戒德,他既沒有更加努力地在白天獨處,也也沒有在夜晚獨處。當他這樣住於疏忽放逸時,則沒有喜樂(gladness)。當沒有喜樂時,則沒有狂喜。當沒有狂喜時,則沒有寧靜。當沒有寧靜時,則他住於痛苦。一個痛苦的人的心不會集中得定。當心沒有集中得定時,諸現象沒有變得明顯。因為諸現象沒有變得明顯,他被認為是“一個住於疏忽放逸的人”。

難提!通過這種方式,一位聖弟子是一個住於疏忽放逸的人。

那麼,難提!一位聖弟子如何是一個住於精進不放逸的人呢?難提!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擁有如是證實的信心:“世尊是……天人師、佛陀和世尊。” 不滿足於對佛那種證實的信心,他更加努力地在白天獨處和在夜晚獨處。當他這樣住於精進不放逸時,則有喜樂(gladness)生出。當有喜樂時,則有狂喜生出。當心被狂喜提升時,則身變得寧靜。一個在身當中寧靜的人體驗快樂。一個快樂的人的心會集中得定。當心集中得定時,諸現象變得明顯。因為諸現象變得明顯,他被認為是“一個住於精進不放逸的人”。

再者,一位聖弟子擁有對法……對僧團……擁有聖者們所親愛的戒德:“無毀壞……導向定。” 不滿足於擁有聖者們所親愛的戒德,他更加努力地在白天獨處和在夜晚獨處。當他這樣住於精進不放逸時,則有喜樂(gladness)生出。當有喜樂時,則有狂喜生出。當心被狂喜提升時,則身變得寧靜。一個在身當中寧靜的人體驗快樂。一個快樂的人的心會集中得定。當心集中得定時,諸現象變得明顯。因為諸現象變得明顯,他被認為是“一個住於精進不放逸的人”。

通過這種方式,一位聖弟子是一個住於精進不放逸的人。

第四品諸福德之流品終。


SN.55.1-10SN.55.11-20SN.55.21-30SN.55.31-40SN.55.41-7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12.28-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