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3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3

第五篇 大篇

第三章 念處相應 (相應四十七)
第三品   戒住(VIRTUE AND DURATION)品

SN.47.21-30

SN.47.21  戒德(Virtue)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尊者阿難(Ananda)與尊者跋陀(Bhadda)住在波吒釐(Pataliputa)的公雞園(the Cock’s Park)。那時,尊者跋陀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seclusion)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與尊者阿難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阿難學友!世尊宣說各種善戒德(Virtue)。世尊所說的善戒德能達到什麼目的呢?”

“跋陀學友!很好,很好!跋陀學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詢問很好。跋陀學友!你如是問道:“阿難學友!世尊宣說各種善戒德。世尊所說的善戒德能達到什麼目的呢?””

“是的,學友!”

“跋陀學友!世尊宣說各種善戒德。世尊所說的善戒德是為了有助於四念處的修習而說的。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跋陀學友!世尊宣說各種善戒。世尊所說的善戒德是為了有助於這些四念處的修習而說的。


SN.47.22  

如是我聞。有一次,尊者阿難與尊者跋陀住在波吒釐子的公雞園。那時,尊者跋陀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與尊者阿難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阿難學友!是什麼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endure)呢?是什麼原因和理由,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呢?”

“跋陀學友!很好,很好!跋陀學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詢問很好。跋陀學友!你如是問道:“阿難學友!是什麼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呢?是什麼原因和理由,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呢?””

“是的,學友!”

“學友!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跋陀學友!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


SN.47.23   衰退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尊者阿難與尊者跋陀住在波吒釐子的公雞園。

那時,尊者跋陀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與尊者阿難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阿難學友!是什麼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正法會衰退(decline)呢?是什麼原因和理由,而正法不會衰退呢?”

“跋陀學友!很好,很好!跋陀學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詢問很好。跋陀學友!你如是問道:“阿難學友!是什麼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正法會衰退呢?是什麼原因和理由,而正法不會衰退呢?””

“是的,學友!”

“學友!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正法會衰退。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正法不會衰退呢。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跋陀學友!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學友!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正法會衰退。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正法不會衰退呢。


SN.47.24  簡單版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四念處。是哪四個呢?比丘們!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比丘們!這些就是四念處。”


SN.47.25  某位婆羅門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那時,某位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喬達摩先生!是什麼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endure)呢?是什麼原因和理由,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呢?”

“婆羅門!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什麼是四念處呢?婆羅門!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婆羅門!當人們不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不能久住。而當人們修習和培育四念處時,在如來成就般涅槃之後正法就能夠久住。

世尊如是所說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妙極了,喬達摩先生!妙極了,喬達摩先生!喬答摩先生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闡明法義,就象撥亂反正,象解釋幽微,象指點迷津,象在黑暗中高擎明燈,使其他有眼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喬答摩先生、法和比丘僧團。願喬答摩先生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現在開始,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SN.47.26  部分地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荊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時,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那律。抵達後,與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阿那律如是說道:“阿那律學友!說到 “有學(Trainee)、有學” 。學友!在什麼情形下,一個人是一個有學呢?” – “學友!由於一個人部分地親自修習了四念處,因此他是一位有學。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學友!由於一個人部分地親自修習了四念處,因此他是一位有學。”


SN.47.27  完全地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荊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時,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那律。抵達後,與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阿那律如是說道:“阿那律學友!說到 “無學(One beyond training)、無學” 。學友!在什麼情形下,一個人是一個無學呢?” – “學友!由於一個人完全地親自修習了四念處,因此他是一位無學。

“學友!由於一個人完全地親自修習了四念處,因此他是一位無學。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學友!由於一個人完全地親自修習了四念處,因此他是一位無學。”


SN.47.28  此世間(The World)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荊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時,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連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拜訪尊者阿那律。抵達後,與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對尊者阿那律如是說道:“阿那律學友!已親自修習和培育什麼哪些事物,尊者阿那律能獲得大無比智(大通智; greatness of direct knowledge)呢?”

“學友!由於我親自修習和培育了四念處,因此我獲得大無比智(大通智; greatness of direct knowledge)。什麼是四念處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學友!由於我親自修習和培育了這些四念處,因此我能直接了知此大千世界(this thousandfold world)。”


SN.47.29  尸利婆陀經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 飼餵處)。 當時,屋主尸利婆陀(Sirivaddha)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那時,屋主尸利婆陀對一個夥計說道: “喂!好夥計!來吧!你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雙足:“大德!屋主尸利婆陀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並且請你這麼說:“大德!請尊者阿難出於憐憫,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處,那就好了!””

那位夥計回答屋主尸利婆陀道: “主人,是的。” 於是前往尊者阿難那裡,向尊者阿難禮敬,坐在一旁,然後對尊者阿難說道: “大德,屋主尸利婆陀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雙足。請尊者阿難出於憐憫,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處,那就好了!” 尊者阿難保持沉默而同意。

於是,尊者阿難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和僧袍,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處。尊者阿難抵達後,坐在為他安置好的座位上,對屋主尸利婆陀說道: “屋主!我期望你振作起來。屋主!我期望你好轉。我希望你痛苦的感受正在減退而不會增加,能認識了知到其減退而沒有增加。”

“大德!我無法振作起來。大德!我沒有好轉。強烈痛苦的感受正在增加,而沒有衰減。我能認識了知到其增加而沒有減退。”

“屋主!既然這樣,在這裡你應這樣修學:“我要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屋主!你應這樣修學。”

“大德!世尊所教導的四念處在我心中存在,我遵照那些教導如法生活。大德!我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大德,世尊所教導的五下分結,我沒有看見在自己身體里,還有任何一個沒有得到斷除。”

“屋主!這是你的獲得。屋主!你善加獲得了它。屋主!你已經宣稱了不還果(阿那含果)。”


SN.47.30  摩那提那經

有一次,尊者阿難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 飼餵處)。 當時,屋主摩那提那(Manadinna)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那時,屋主尸利婆陀對一個夥計說道:“喂!好夥計!來吧!你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請你以我的名義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大德!屋主摩那提那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他以頭禮拜尊者阿難的足。”並且請你這麼說:“大德!請尊者阿難出於憐憫,前往屋主摩那提那的住處,那就好了!””

於是,尊者阿難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和僧袍,前往屋主摩那提那的住處。尊者阿難抵達後,坐在為他安置好的座位上,對屋主摩那提那說道: “屋主!我期望你振作起來。屋主!我期望你好轉。我希望你痛苦的感受正在減退而不會增加,能認識了知到其減退而沒有增加。”

“大德!我無法振作起來。大德!我沒有好轉。強烈痛苦的感受正在增加,而沒有衰減。我能認識了知到其增加而沒有減退。”

“屋主!既然這樣,在這裡你應這樣修學:“我要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屋主!你應這樣修學。”

“大德!世尊所教導的四念處在我心中存在,我遵照那些教導如法生活。大德!我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於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心裡住於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他在諸現象里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快。大德,世尊所教導的五下分結,我沒有看見在自己身體里,還有任何一個沒有得到斷除。”

“屋主!這是你的獲得。屋主!你已經很好地獲得了它。屋主!你已經宣稱了不還果(阿那含果)。”

第三品戒住品終。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4.27-2018.12.05-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