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2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2

第五篇 大篇

第三章 念處相應 (相應四十七)
第二品  那難陀品

SN.47.11-20

SN.47.11  一個偉人(A Great Man)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舍利弗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人們說「一個偉人(大丈夫)、一個偉人。」 大德!在什麼情形下,一個人是一個偉人呢?」

「舍利弗!我說有一顆解脫心的人是一個偉人;我說沒有一顆解脫心的人不是一個偉人。

那麼,舍利弗!一個人如何有一顆解脫的心呢?舍利弗!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當他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身時,此心變得冷靜離欲,通過不執取而從諸煩惱得到解脫。

他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當他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時,此心變得冷靜離欲,通過不執取而從諸煩惱得到解脫。

舍利弗!通過這樣的方式,一個人有一顆解脫的心。舍利弗!我說有一顆解脫心的人是一個偉人;我說沒有一顆解脫心的人不是一個偉人。」

【注】:具念的(mindful),在沒有歧義的情況下也作「具正念」或「充滿正念」。


SN.47.12  那難陀(Naland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難陀波婆迦(Pavarika)的芒果園(Mango Grove)。 那時,尊者舍利弗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我對世尊有如此的信心: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knowledgeable)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

「舍利弗!你如吼的表達確實很崇高。舍利弗!你已經作了一個絕對的和明確的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如此的信心: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  那麼,舍利弗!你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過去世的所有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並已經如是知道:「那些世尊們具足如此戒德,或者如此特質,或者如此智慧,或者如此安住處(dwellings),或者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那麼,舍利弗!你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將來的所有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並已經如是知道:「那些世尊們具足如此戒德,或者如此特質,或者如此智慧,或者如此安住處,或者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那麼,舍利弗!你已經用你的心圍繞了我的心 – 我是目前的阿羅漢、遍正覺者 – 並已經如是知道:「世尊具足如此戒德,或者如此特質,或者如此智慧,或者如此安住處,或者如此解脫」了嗎?」

「沒有,大德!」

「舍利弗!當你對過去、未來和現在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沒有任何知識(智)圍繞時,舍利弗!你為何說出崇高的如吼的表達,並且你已經作了一個絕對的和明確的的獅子吼:「大德!我對世尊有如此的信心:無論過去、將來或現在都不存在比世尊有更高覺悟(knowledgeable)的另一位沙門或婆羅門」呢?」

「大德!我對過去、未來和現在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的心確實沒有任何知識(智)圍繞,但我已通過正法的推論已經了知了這一點。大德!假設一個國王有一個前線城市,有堅固的壁壘、城牆和拱門,只有一道門。在那裡布置的守門人應該聰明、能幹、有智慧;是一個阻止陌生人,而讓熟識的人進來的人。當他在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上巡視時,不會看到城牆有任何裂縫或甚至貓能溜過的孔洞。他可能想道:「任何能進出這城市的大東西,都只能由此門進出。」

同樣地,大德!我已經通過正法的推論了知: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所有那些世尊們都首先已經捨棄了五種障礙(五蓋),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然後隨著他們的心很好地建立於四念處,他們已經正確地修習了七覺支;最終他們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大德!那些在未來生起的阿羅漢們、遍正覺者們,所有那些世尊們也都將捨棄了五種障礙(五蓋),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然後隨著他們的心很好地建立於四念處,他們將正確地修習七覺支;最終他們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大德!現在的世尊,目前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首先捨棄了五種障礙(五蓋),心的諸雜染和智慧的衰弱者們;然後隨著他的心很好地建立於四念處,他已經正確地修習了七覺支;他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舍利弗!很好!很好!舍利弗!因此,在這裡,你要時常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和優婆夷們重複這段法義闡述。舍利弗,即使一些愚痴的人可能對如來有困惑(Perplexity)或不確定(uncertainty),但是他們在聽了這段法義闡述之後將會把困惑或不確定捨棄。」


SN.47.13  純陀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當時,尊者舍利弗住在摩揭陀國的那羅迦村 – 生了病,備受折磨,重病纏身 – 純陀沙彌是尊者舍利弗的侍者。那時,尊者舍利弗因為那種疾病而成就般涅槃 。純陀沙彌帶著尊者舍利弗的缽與僧袍,到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去拜訪尊者阿難。抵達後,向尊者阿難禮敬,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大德!尊者舍利弗已經成就般涅槃,這是他的缽與僧袍。」 – 「純陀學友!關於這件事我們應該去拜見世尊。來吧!純陀學友!讓我們一起去拜見世尊,把這件事情告訴世尊。」 – 「是的,大德!」純陀沙彌回答道。

那時,尊者阿難與純陀沙彌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這位純陀沙彌對我如是說道:「大德!尊者舍利弗已經成就般涅槃,這是他的缽與僧袍。」 大德!聽到「尊者舍利弗已經成就般涅槃」後,我的身體就像被麻醉了一樣,已不辨方向,對法的教誡也不清楚。」 – 「

為什麼這樣呢?阿難!舍利弗般成就了涅槃,他帶走你的戒蘊(aggregate of virtue)、你的定蘊(aggregate of concentration)、你的慧蘊(aggregate of wisdom)、你的解脫蘊(aggregate of liberation)或者你的解脫知見蘊(aggregate of the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liberation)了嗎?」 – 「

大德!尊者舍利弗般成就了涅槃,並未帶走我的定蘊、我的慧蘊、我的解脫蘊或者我的解脫知見蘊。但是,大德!對我來說,尊者舍利弗是教導者;他善於教導、開示、勸誡、鼓勵,令人景仰,使人歡喜,諄諄說法,不知疲倦,熱衷於幫助同梵行者。我們憶持尊者舍利弗所給予的法的精華、法的財富和法的助益。」

「可是,阿難!我以前不是已經宣說過這一點,我們必須從一切對我們親愛的和合意的人得到分開、分離和切斷嗎?阿難!在這裡,如何能得到:「願出生的、來生起的、有條件的和屈從於瓦解的,不會瓦解!」 – 這是不可能的。阿難!正如一棵擁有心材而立的大樹,最粗大的枝幹會斷一般,同樣地,阿難!在擁有心材而立的大比丘僧團中,舍利弗已經成就般涅槃。阿難!在這裡,如何能得到:「願出生的、來生起的、有條件的和屈從於瓦解的,不會瓦解!」 – 這是不可能的。

因此,阿難!在這裡,你們要住於以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島洲,以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你們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可是,阿難!一位比丘要如何才能住於以自己作為他自己的島洲,以自己作為他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 阿難!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在諸受當中……在心當中……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阿難!一位比丘要住於以自己作為自己的島洲,以自己作為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

阿難!那些比丘,要麼現在,要麼我入滅之後,住於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島洲,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們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阿難!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們必將是那些對修學最為熱衷於的比丘們了。」


SN.47.14  烏迦支羅(Ukkacela)經

有一次,在舍利弗和目犍連已經成就般涅槃後不久,世尊與大比丘僧團共住在跋耆的烏烏迦支羅恆河岸邊。那時,世尊被比丘僧團圍繞著,在露天而坐。那時,世尊考察了沉默的比丘僧團後,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對我來說,由於舍利弗和目犍連已經成就般涅槃,這個大會看起來空空蕩蕩。對我來說,以往這個大眾不是空空蕩蕩的,並且舍利弗和目犍連所在的方向,我是不必關心的。

比丘們!那些在過去生起的阿羅漢、遍正覺者和世尊們,也都有這樣一對殊勝的上座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和目犍連一般;那些在未來將生起的阿羅漢、遍正覺者和世尊們也將有這樣一對殊勝的上座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和目犍連一般。

比丘們!就這樣的弟子們而言,不可思議啊!比丘們!就這樣的弟子們而言,非同尋常啊!他們根據導師的諸教誡修行和遵守他的諸訓誡,並且他們對四眾親愛和和藹可親,並受到四眾的尊重與尊敬。

比丘們!就這樣的如來而言,不可思議啊!比丘們!就這樣的如來而言,非同尋常啊!當這樣一對出色的弟子已經成就般涅槃時,如來沒有悲傷或者哀慟。

比丘們!在這裡,如何能得到:「願出生的、來生起的、有條件的和屈從於瓦解的,不會瓦解!」 – 這是不可能的。正如一棵擁有心材而立的大樹,最粗大的枝幹會斷一般,同樣地,比丘們!在擁有心材而立的大比丘僧團中,舍利弗和目犍連已經成就般涅槃。比丘們!在這裡,如何能得到:「願出生的、來生起的、有條件的和屈從於瓦解的,不會瓦解!」 – 這是不可能的。

因此,比丘們!在這裡,你們要住於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島洲,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你們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可是,比丘們!一位比丘要如何才能住於以自己作為他自己的島洲,以自己作為他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住於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在諸受當中……在心當中……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上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比丘們!在這裡,你們要住於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島洲,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你們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

那些比丘,要麼現在,要麼我入滅之後,住於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島洲,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們自己的為島洲,不以其他為皈依比丘們!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們必將是那些對修學最為熱衷的比丘們了。」


SN.47.15  婆希耶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婆希耶(Bahiya)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如果世尊能將法簡要地教導給我,這樣當我從世尊處聽了法後,我可能會獨居、隱退遠離、精勤不放逸、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 「婆希耶!既然這樣,你要凈化諸善狀態的起點。什麼是諸善狀態的起點呢?就是很好地得到凈化的戒德和正直的見。然後,婆希耶!當你的戒德到很好地凈化,你的見變得正直時,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之上,你應該修習四念處。

是哪四種呢?婆希耶!你要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你要住於在諸受當中……你要住於在心當中……;你要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

婆希耶!當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之上,通過這種方式,你修習這四念處,那麼,不論夜來或日到,你可以期望諸善狀態只會增長而不會衰退。」

那時,尊者婆希耶對世尊所說感到歡喜和高興,起座向他禮敬,然後右繞離去。

那時,當尊者婆希耶獨居、隱退、精勤不放逸、熱忱、堅決地修習,以證智親自實現它後,就在在此生中進入和住於無上的為了男子們從在家而正確地前行出家的梵行目標。他直接地知道(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立,該辦已辦,此存在(有)的狀態不再。」 尊者婆希耶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SN.47.16  優提耶(Uttiya)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優提耶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如果世尊能將法簡要地教導給我,這樣當我從世尊處聽了法後,我可能會獨居、隱退遠離、精勤不放逸、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 「優提耶!既然這樣,你要凈化諸善狀態的起點。什麼是諸善狀態的起點呢?就是很好地得到凈化的戒德和正直的見。然後,優提耶!當你的戒德到很好地凈化,你的見變得正直時,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之上,你應該修習四念處。

是哪四種呢?優提耶!你要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你要住於在諸受當中……你要住於在心當中……;你要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

優提耶!當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之上,通過這種方式,你修習這四念處,你將超越死神的領域。」

那時,尊者優提耶對世尊所說感到歡喜和高興,起座向他禮敬,然後右繞離去。

那時,當尊者優提耶獨居、隱退、精勤不放逸、熱忱、堅決地修習,以直接的了知親自實現它後,就在在此生中進入和住於無上的為了男子們從在家而正確地前行出家的梵行目標。他直接地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立,該辦已辦,此存在(有)的狀態不再。」 尊者優提耶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SN.47.17  聖者經

「比丘們!這些四念處,當已經得到修習和培育時,是聖的和解放的;它們能帶領一個行持它們的人而出,到達痛苦的完全摧毀。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諸受當中……住於在心當中……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

比丘們!這些四念處,當已經得到修習和培育時,是神聖的和解放的;它們能帶領一個行持它們的人而出,到達痛苦的完全摧毀。」


SN.47.18  梵天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Uruvela)的尼連禪(Neranjara)河岸上牧羊人的印度榕樹(Banyan;菩提樹) 下,恰是他獲得正覺之後。那時,當世尊獨自隱退遠離時,他心中生起了這樣的反思:「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是哪四種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諸現象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

那時,梵天,娑婆世界主以他自己的心已經知道世尊心中的深思後,猶如一位強壯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彎曲伸直的手臂那樣快速地在梵天娑婆世界消失,重新出現在世尊面前。那時,梵王娑婆世界主將上衣搭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禮敬後,對世尊如是說道:

「正是這樣,世尊!正是這樣,善逝!大德!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是哪四種呢?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他住於在諸現象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苦惱。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

梵天娑婆世界主如是所說。如是所說後,又進一步說道:

「出生得到摧毀的先知們,

充滿憐憫,知道這單向直接之道,

通過它,在過去他們渡過了洪流

通過它,他們將渡過和現在渡過了洪流。」


SN.47.19  舍陀迦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孫波國一個名叫舍陀迦(Sedaka)的城鎮的孫波國人(Sumbhas)中。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從前,有一位旃陀羅頂竹竿雜技師,頂起旃陀羅竹竿後,對徒弟彌陀離迦(Medakath›lik›)如是說道:「來吧!親愛的彌陀離迦!你登上我的肩膀後,站到旃陀羅竹竿上。」 – 「是的,師傅!」  比丘們!雜技師的徒弟彌陀離迦回答後,登上老師的肩膀,然後站到旃陀羅竹竿上。

比丘們!那時,旃陀羅頂竹竿雜技師對徒弟彌陀離迦如是說道:「親愛的彌陀離迦!你保護我,我保護你,這樣,我們相互守護,相互保護。我們將表演技藝來賺取利養,之後我們平安地從竹竿上下來。」

比丘們!這時候,徒弟彌陀離迦對雜技師如是說道:「老師!不是這樣。師傅!請你保護你自己,我保護我自己,這樣,我們自我守護,自我保護。我們將表演技藝來賺取利養,之後我們平安地從竹竿上下來。」

雜技師說: 「就按你的方法吧。」 

在那裡,那就是方法。」 世尊說道。「正如徒弟彌陀離迦對他的師傅所說,比丘們!「我將保護我自己」:應該如此實踐諸念處。比丘們!保護自己時,一個人保護了其他人;保護其他人時,一個人保護了自己。

那麼,比丘們!通過保護自己,一個人如何保護了其他人呢? 通過四念處的追求、修習和培育。用這一方式,通過保護自己,一個人保護了其他人。

那麼,比丘們!通過保護其他人,一個人如何保護了自己呢?通過耐心、無害、慈愛和憐憫(patience, harmlessness, lovingkindness, and sympathy)。用這一方式,通過保護其他人,一個人保護了自己。

【注】:耐心,又作忍辱,khantiyā;無害,又作不害,avihiṃsāya;慈愛,又作慈心,mettacittatāya;憐憫,anudayatāya

比丘們!「我將保護我自己,」:應該如此實踐諸念處。比丘們!「我將保護其他人,」:應該如此實踐諸念處。

比丘們!保護自己時,一個人保護了其他人;保護其他人時,一個人保護了自己。」

【注】:佛陀的金玉良言,保護自己時,一個人保護了其他人;保護其他人時,一個人保護了自己。」


SN.47.20  全國最漂亮的女孩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孫波國一個名叫舍陀迦(Sedaka)的城鎮的孫波國人(g the Sumbhas)中。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宣說道:「比丘們!」 –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假設聽到「全國最漂亮的女孩!全國最漂亮的女孩!」時,一大群人將會聚集起來。現在那位全國最漂亮的女孩會最優美地跳舞和演唱。聽說「全國最漂亮的女孩會最優美地跳舞和演唱!」時,將會有更大量的人來聚集。那時,如果有一位想活命而不要死亡,想快樂而不要痛苦的男子走過來,如果有人對他如是說道:「善男子!你必須帶著這個裝滿油的缽,在觀賞表演的人群和美女之間行走。有個已拔劍的男子,在後面跟隨你,並且不管在何處你灑出少許油,他都會就地斬下你的頭。」

比丘們!你們想怎麼想呢?那位男子能不注意油缽,而出於放逸而向外轉移他的注意嗎?」 – 「不會,大德!」 – 「比丘們!為了傳達一個義理,我作了這個譬喻。在這裡,這個義理是:「裝滿油的缽」:這是導向身的念的一個名稱。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你們應該如是修學:「我們將修習和培育導向身的念(繫念身),把它作為我們的車輛工具,把它作為我們的基礎,穩固它,在它當中練習,並且完全地圓滿它。」  比丘們!你們應該如是修學。」

第二品那難陀品終。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4.27-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