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1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相應部》卷47【禪世界版】1

第五篇 大篇

第三章 念處相應 (相應四十七)
第一品  蓭婆巴利品

SN.47.1-10

SN.47.1  蓭婆巴利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Vesali)蓭婆巴利(Ambapali)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

「大德!」 比丘們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the body in the body),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feelings in feelings),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mind in mind),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諸現象(phenomena in phenomena; 諸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比丘們!這是單向直接之道,使眾生清凈,超越憂傷和哀慟,息滅痛苦和悲傷,獲得正道(the right path),實現涅槃,這就是四念處。」

這就世尊所說。那些比丘們興高采烈,對世尊的宣說滿懷歡喜。


SN.47.2  具念的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Vesali)蓭婆巴利(Ambapali)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

「大德!」 比丘們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一位比丘應該住於具念的狀態,並清楚地理解: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那麼,比丘們!那麼一位比丘如何是具念的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他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比丘們!通過這種方式,一位比丘是具念的。

那麼,比丘們!一位比丘如何運用清楚的理解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當往還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往還;當前瞻和周圍觀望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前瞻和周圍觀望;當屈伸身體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屈伸身體;當穿衣、拿外袍和持缽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穿衣、拿外袍和持缽;當大小便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大小便;當行走、站立、坐著、睡覺、醒來、說話和沉默無語時,他帶著清楚的理解而行走、站立、坐著、睡覺、醒來、說話和沉默無語。

「比丘們!一位比丘應該住於具念的狀態,並清楚地理解。這是我們給你們的教誡。」

【注】:具念的(mindful),在不引起歧義處,也可譯作「正念的」。


SN.47.3   一位比丘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那時,某位比丘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說道:

「大德!如果世尊能將法簡要地教導給我,這樣當我從世尊處聽了法後,我可能會獨居、隱退、精勤不放逸、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這剛好是一樣的情況,在這裡一些愚者請求我,但是當向他們宣說了正法時,他們只是想四處跟隨我。」

「請世尊為我簡要教導法!請善逝為我簡要教導法!我興許能理解世尊所宣說的義理;興許我能繼承世尊所宣說的法義。」

「既然這樣,比丘!你要清凈化諸善狀態(法)的起點。什麼是諸善狀態(法)的起點呢?就是很好地得到清凈化的戒德和正直的見(view;  觀點)。然後,比丘!當你的戒德得到很好的清凈化,你的見變得正直時,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你應該用一個三方面的方式來修習四念處。

「是哪四種呢?比丘!在這裡,你內在地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外在地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內在地和外在地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比丘!你內在地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外在地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內在地和外在地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比丘!你內在地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外在地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內在地和外在地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比丘!你內在地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外在地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你內在地和外在地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比丘!當基於戒德,建立於戒德,你如是用一個三方面的方式修習這些四念處時,那麼,不論夜來或日到,你可以期望諸善狀態(法)只有增長而不會衰退。」

那時,那位比丘對世尊的宣說已經感到喜悅和高興,起座,並在向世尊禮敬後,右繞離去。

那時,當那位比丘獨居、隱退、精勤不放逸、熱忱和堅決,以正智親自實現它後,就在此生中進入和住於為了男子們從在家而正確地前行出家的無上的的梵行目標。他直接地知道:「出生已盡,梵行已立,該辦已辦,此存在(有)的狀態不再。」 後來那位比丘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SN.47.4  在薩羅(Sal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國薩羅的婆羅門村的拘薩羅國人中。 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那些新近剃度,出家不久,最近來修習這個法和律的比丘們,在修習四念處當中,應該由你們勸誡、安住和建立。是哪四種呢?

「來吧!學友們!請你們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此身的如是知道而觀察思考。請你們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諸受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請你們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心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請你們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諸現象(法)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

比丘們!那些還是諸有學(trainees)、心的理想還未達成和住於希冀脫離束縛的無上安穩的比丘,他們也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此身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諸受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心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為了諸現象(法)的如實知道而觀察思考。

比丘們!那些諸煩惱已毀壞、梵行已立、該辦已辦、負擔已卸、自己的目標已達、有的束縛已徹底摧毀、以究竟智(final knowledge)完全解脫的阿羅漢比丘們,他們也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得定,心一境,不著於此身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不著於諸受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不著於心而觀察思考。他們也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統一、內心清澈、專註、不著於諸現象(法)而觀察思考。

「比丘們!那些新近剃度,出家不久,最近來修習這個法和律的比丘們,在修習四念處當中,應該由你們勸誡、安住和建立。


(5)  一個善聚(A Heap of the Wholesome)(SN.47.5)

在於舍衛城。在那裡,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假如某人要說到任何事物為「一個不善聚時」,一個人能正確如此所說的其實涉及五蓋(the five hindrances)。因為這是完全的「不善聚」,即說的是「五蓋」。是哪五蓋呢?感官慾望蓋(sensual desire)、惡意蓋(ill will)、懶惰遲鈍(sloth and torpor)蓋、掉舉後悔蓋(restlessness and remorse)、懷疑蓋(doubt)。假如某人要說到任何事物為「一個不善聚」時,他能正確如此所說的其實涉及五蓋。因為這是一個完全的「不善聚」,即說的是「五蓋」。

比丘們!假如某人要說到任何事物為「一個善聚」(a heap of the wholesome) 時,一個人能正確地如此所說的其實涉及四念處(the four establishments of mindfulness)。因為這是一個完全的「善聚」,即說的是「四念處」。是哪四念處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苦惱);在諸受當中……在心當中……在諸現象(法)當中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法)(phenomena),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比丘們!假如某人要說到任何事物為「一個善聚」(a heap of the wholesome) 時,一個人能正確如此所說的其實涉及四念處(the four establishments of mindfulness)。因為這是一個完全的「善聚」,即說的是「四念處」。」


(6) 鷹(SN.47.6)

「比丘們!從前,有一隻鷹突然俯衝而下並且捉住一隻鵪鶉。那時,當鵪鶉被鷹帶走時,哀慟道:「我們太不幸了,福德太薄!我們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們的地盤。如果今天我們還呆在自己常呆的地界里,在我們自己前輩的地盤裡,這隻鷹就不會對我有打鬥的機會。」

「可是,鵪鶉!什麼是你自己常呆的地界?什麼是你自己前輩的地盤呢?」 「就是新犁過的蓋著一些土塊的田地。」

比丘們!那時,鷹對自己的威力很有信心,也不誇耀自己的威力,便放了鵪鶉,說道:「鵪鶉!現在你走吧!甚至到那裡,也不會逃過我的利爪。」

比丘們!那時,鵪鶉前去新犁過的蓋著一些土塊的田地。已經登上一個大土塊,他站在那裡並對鷹說道:「現在來抓我啊!鷹!現在來抓我啊!鷹!」

那時,那隻鷹對自己的威力很有信心,也不誇耀自己的威力,向上縮緊她的雙翼,然後突然向下俯衝去抓鵪鶉。

比丘們!當鵪鶉知道」那隻鷹已很近」時,它就溜進土塊,而鷹的胸部就撞那裡。比丘們!當一個人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就是這樣。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不要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比丘們!魔王就有機會接近那些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者們,魔王就會抓住他們。

比丘們!什麼不是一個比丘常呆的地界而是別人的地盤呢?它就是五種感官享樂之索(感官享樂的五結縛)。是哪五個呢?能被眼認知的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愉悅的、感官上誘惑的和撩人的諸色;能被耳認知……的諸聲音;能被鼻認知……的諸氣味;能被舌認知……的諸味道;能被身認知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愉悅的、感官上誘惑的和撩人的的諸所觸物。比丘們!這就不是比丘常呆的地界而是別人的地盤。

比丘們!你們要住進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比丘們!魔王就沒有機會接近那些住進自己常呆的地界和自己先輩們的地盤的人們;魔王將不會抓住他們。

比丘們!什麼是一位比丘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呢?就是四念處。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在諸受當中……在心裡……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比丘們!這是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

【注】:地盤,也作「領域」。


(7) 猴子(SN.47.7)

「比丘們!在群山之王喜馬拉雅山脈中,有崎嶇和不平的諸地域,在那裡猴子們和人們都到達不了。比丘們!在群山之王喜馬拉雅山脈中,有崎嶇和不平的諸地域,在那裡猴子們可去而人們到達不了。在群山之王,喜馬拉雅山脈中,有平坦和愉悅的諸地域,在那裡猴子們和人們都能到達。 比丘們!在那裡,獵人在猴子們經過的路上布下沾膠(或瀝青) 陷阱來捉猴子。

比丘們!那些不蠢笨的、不躁動的猴子們,見了沾膠後,它們遠遠地避開。但是有一隻蠢笨的、躁動的猴子,走近沾膠,用手抓住;在那裡它被沾住。它想「我將使手解脫」,它用另一隻手去抓;在那裡它被沾住。 它想「我將使雙手解脫」,用以腳去抓;在那裡它被沾住。 它想「我將使雙手與腳解脫」,用另一隻腳去抓;在那裡它被沾住。 它想「我將使雙手與雙腳解脫」,以嘴去抓;在那裡它被沾住。

比丘們!那隻猴子在五處中了陷阱,躺在那裡吼叫。它已經遭遇不幸和災禍,獵人可以對它為所欲為。比丘們!獵人刺穿它,在那沾膠的木塊上把它綁緊,離開而去想去的地方。比丘們!當一個人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就是這樣。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不要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比丘們!魔王就有機會接近那些偏離出自己常呆的地界而進入別人的地盤者們,魔王就會抓住他們。

比丘們!什麼不是一個比丘常呆的地界而是別人的地盤呢?它就是五種感官享樂之索(感官享樂的五結縛)。是哪五個呢?能被眼認知的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愉悅的、感官上誘惑的和撩人的諸色;能被耳認知……的諸聲音;能被鼻認知……的諸氣味;能被舌認知……的諸味道;能被身認知滿意的、可愛的、合意的、愉悅的、感官上誘惑的和撩人的諸所觸物。比丘們!這就不是是比丘常呆的地界而是別人的地盤。

比丘們!你們要住進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比丘們!魔王就沒有機會接近那些住進自己常呆的地界和自己先輩們的地盤的人們;魔王將不會抓住他們。

比丘們!什麼是一位比丘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呢?就是四念處。是哪四種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在諸受當中……在心裡……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住於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比丘們!這是自己常呆的地界和你們自己先輩們的地盤。」


(8)  廚師(SN.47.8)

(I 無能的廚師)

「比丘們!設想一個蠢笨的、無能的、技藝不嫻熟的廚師以各種咖哩呈給一個國王或國王的一個大臣:酸的、苦的、辣的、甜的、強烈的、溫和的、鹹的和淡的。

比丘們!那個蠢笨的、無能的、技藝不嫻熟的廚師沒有掌握自己主人的口味偏好的相:「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這種咖哩,或者他吃了這種,或者他拿了很多這種,或者他稱讚了這種;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酸的咖哩,或者他吃了酸的咖哩,或者他拿了很多酸的咖哩,或者他稱讚酸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苦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辣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甜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強烈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溫和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鹹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淡的咖哩,或者他吃了淡的咖哩,或者他拿了很多淡的咖哩,或者他稱讚淡的咖哩。」

比丘們!那個蠢笨的、無能的、技藝不嫻熟的廚師就得不到衣物,得不到薪資,得不到犒賞。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那個蠢笨的、無能的、技藝不嫻熟的廚師沒有掌握自己主人的口味偏好的相。

同樣的,比丘們!在這裡,某位蠢笨的、無能的、不嫻熟的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注】:巴利文和英譯如此) 。但當他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時,他的心沒有專註得定,沒有捨棄諸雜染,他沒有掌握那個相;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注】:巴利文和英譯如此) 。當他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時,他的心沒有專註得定,沒有捨棄諸雜染,他沒有掌握那個相。比丘們!那位蠢笨的、無能的、不嫻熟的比丘在此生就得不到愉悅的住處,得不到正念和清楚的正知。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那位蠢笨的、無能的、不嫻熟的比丘未掌握自己心的相。

(II 能幹的廚師)

「比丘們!設想一個明智的、能幹的、技藝嫻熟的廚師以各種咖哩呈給一個國王或國王的一個大臣:酸的、苦的、辣的、甜的、強烈的、溫和的、鹹的和淡的。

比丘們!那個明智的、能幹的、技藝嫻熟的的廚師掌握了自己主人的口味偏好的相:「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這種咖哩,或者他吃了這種,或者他拿了很多這種,或者他稱讚了這種;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酸的咖哩,或者他吃了酸的咖哩,或者他拿了很多酸的咖哩,或者他稱讚酸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苦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辣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甜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強烈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溫和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鹹的咖哩,……或者我的主人今天喜好淡的咖哩,或者他吃了淡的咖哩,或者他拿了很多淡的咖哩,或者他稱讚淡的咖哩。」

比丘們!那個明智的、能幹的、技藝嫻熟的廚師就得到衣物,得到薪資,得到犒賞。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那個明智的、能幹的、技藝嫻熟的廚師掌握了自己主人的口味偏好的相。

同樣的,比丘們!在這裡,某位明智的、能幹的、嫻熟的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當住於在身當中住於觀察思考此身時,他的心專註得定,捨棄了他的諸雜染,他掌握了那個相;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當他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時,他的心准諸得定,捨棄了他的諸雜染,他選取了那個相。比丘們!那位明智的、能幹的、嫻熟的比丘在此生就得到愉悅的住處,得到具念和清楚的正知。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那位明智的、能幹的、嫻熟的比丘掌握了自己心的相。


(9) 病(SN.47.9)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Vesali)畢樓婆(Beluvagamaka)村。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來吧!比丘們!你們在毘舍離附近不管哪裡有朋友、熟人和密友們,都進入雨季安居。而我自己就在畢樓婆村這裡進入雨季安居。」

「好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他們在毘舍離附近不管哪裡有朋友、熟人和密友們,都進入雨季安居,而世尊就在畢樓婆村這裡進入雨季安居。

那時,當世尊已經進入雨季安居時,得了重病,瀕於死亡的可怕痛苦在攻擊著他。但是世尊靠著具念和清晰的正知忍受了諸痛苦,沒有困苦不堪。那時世尊心想:「還沒有向我的隨侍們宣說和向比丘僧團告別,我就成就般涅槃,這對我來說不太合適。讓我以精進來壓制病痛,並繼續生活,在行壽上已經獲得解決(盡行壽) 。」  那時,世尊以精進來壓制病痛,並繼續生活,在行壽上已經獲得解決(盡行壽) 。

世尊然後從病中康復。他康復後不久,從住處出來,在住處後面蔭影中布置好的座位上坐下。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說道:「大德!好極了!我看見世尊正在振作;大德!好極了!我看見世尊已經康復。可是,大德!當世尊生病時,我的身體就像被麻醉了一樣,我已不辨方向,對(正法的) 教誡也不清楚。然而,想到世尊還沒有就比丘僧團發布聲明之前應該不會成就般涅槃,我心裡有很大的舒緩和安慰。」

「那麼,阿難!比丘僧團對我有什麼期待呢?阿難!我已經教導了正法,沒有內外之分。如來沒有把任何法留在自己收緊的拳頭之內。阿難!如果確實有人想「我將領導比丘僧團」或者「比丘僧團受我所指導」,那麼他就應該就比丘僧團發布聲明。阿難!但是如來本沒有想「我將領導比丘僧團」或者「比丘僧團受我所指導」,那麼為什麼如來要就比丘僧團發布聲明呢? 阿難!現在我年紀大了,衰老了,長年勞累,年事已高,到了生命的最後的階段。現在我已經80歲,象一部老車要靠著皮帶的牽引才能繼續前行一般,如來的身體也需要皮帶的牽引才能繼續前行。

阿難!無論何時由對一切相漠不關心、由某些受的息滅,如來進入並住於心的無相定時,阿難!那時如來的身體才較為舒適。阿難!因此在這裡,你們要住於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島洲,以你們自己作為你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你們自己的島洲,而沒有其他皈依。可是,阿難!一個比丘要如何才能住於以他自己作為他自己的島洲,以他自己作為他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自己的島洲,而沒有其他皈依呢?  阿難!在這裡,一個比丘住於在身當中住於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在諸受當中……在心裡……住於在諸現象(法)里上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

阿難!那些比丘!要麼現在,要麼在我成就般涅槃之後,住於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島洲,以他們自己作為他們自己的皈依,而沒有其他皈依;住於以正法作為他們自己的為島洲,而沒有其他皈依。阿難!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們必將是那些對修學最為熱衷的比丘們了。」


(10) 比丘尼住所(SN.47.10)

那時,尊者阿難在早上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去某個比丘尼們的住所,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坐下。那時,眾多比丘尼們去見尊者阿難,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他說道:

「阿難大德!在這裡,眾多比丘尼安住於在四念處上建立起來的心,次第察覺感知更卓越的諸特質的階段。」

「正是這樣,師姊們!正是這樣,師姊們! 師姊們!可以預期任何人,無論比丘或比丘尼,住於在四念處上建立起來的心,如此之人將次第察覺感知更卓越的諸特質的階段。」

那時,尊者阿難以法說開示、勸誡和激勵那些比丘尼們,使之充滿喜悅,然後起座離開。 接著,尊者阿難在舍衛城托缽乞食而行。他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尊者阿難對世尊說道:

「大德!在這裡,我早上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去某個比丘尼們的住所,在安排好的座位上坐下。那時,眾多比丘尼們來見我,向我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我說道:

「阿難大德!在這裡,眾多比丘尼安住於在四念處上建立起來的心,次第察覺感知更卓越的諸特質的階段。」

我說「正是這樣,師姊們!正是這樣,師姊們! 師姊們!可以預期任何人,無論比丘或比丘尼,住於在四念處上建立起來的心,如此之人將次第察覺感知更卓越的諸特質的階段。」」

(世尊:)

「正是這樣,阿難!正是這樣,阿難!可以預期任何人,無論比丘或比丘尼,安住於在四念處上建立起來的心,如此之人將次第察覺感知更卓越的諸特質的階段。

是哪四種呢? 阿難!在這裡,一個比丘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當他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時,生起身所基於的,或在身當中的的熱惱、或在心當中的倦怠,或這心向外被擾亂。那位比丘應該將他的心導向於某種激勵的相。當他將他的心導向某種激勵的相時,則產生欣喜;當他已歡悅時,則產生狂喜(rapture);當心被狂喜提升時,則身變得寧靜。身寧靜的一個人體驗快樂;快樂者的心變得專註得定。他如此反思:「我為了導向心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讓我把它撤回。」 因此他就撤回心,不尋思或檢查。他了知:「以無尋思、無檢查,身內充滿具念,我很快樂。」

再者,阿難!一個比丘住於在諸受當中……在心裡……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經除去對此世間的貪婪和悲傷。當他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時,生起身所基於的,或身里的熱惱,或心的倦怠,或這心向外被擾亂。阿難!那樣,此比丘的心接著應該被導向某些激勵的相。當他的心被導向某些激勵的相時,則產生欣喜;當他已歡悅之後,則產生狂喜(rapture);當心被狂喜提升時,則身變得寧靜;身已寧靜,則體驗快樂;此快樂者的心,則得定。他如此反思:「我為了將心導向的目的已經達到。現在讓我把它撤回。」 因此他就撤回心,不思考或檢查。他了知:「以無思想和無檢查,內在地充滿正念,我很快樂。」

阿難!通過這種方式,有通過由導向的修習。

那麼,阿難!如何有通過由導向的修習呢?一位比丘不向外導向他的心,他了知:「我的心不向外導向。」 接著,他了知:「前後無限制的,解脫的,沒有導向的。」 接著更進一步,他了知:「我住於在身當中觀察思考此身,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我很快樂。」

阿難!一位比丘不向外導向他的心後,他了知:「我的心不向外導向。」 接著,他了知:「前後無限制的,解脫的,沒有導向的。」 接著更進一步,他了知:「我住於在諸受當中觀察思考諸受,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我很快樂。」

阿難!一位比丘不向外導向他的心後,他了知:「我的心不向外導向。」 接著,他了知:「前後無限制的,解脫的,沒有導向的。」 接著更進一步,他了知:「我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我很快樂。」

阿難!一位比丘不向外導向他的心後,他了知:「我的心不向外導向。」 接著,他了知:「前後無限制的,解脫的,沒有導向的。」 接著更進一步,他了知:「我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清楚地理解,具念,我很快樂。」

阿難!通過這種方式,有由不導向的修習。」

阿難!我已經教授了由導向的修習,也教授了由不導向的修習。阿難!任何一位出於對他的弟子們的憐憫,並且為了他們福利而期望的慈悲的導師該做的任何事情,我已經為你們做了。阿難!這些是樹下,這些是空屋。阿難!你們要靜坐禪修!不要放逸,以免以後懊悔。這是我們給你們的教誡。」

世尊如是所說。興高采烈的尊者阿難,對世尊的宣說十分喜悅。

第一品蓭婆巴利品終。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4.27-2018.12.12-1.2-M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