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5【禪世界版】

SN.45.1-10SN.45.11-20SN.45.21-40SN.45.41-148SN.45.149-170SN.45.171-180


禮敬那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第五篇  大品

《相應部》卷45【禪世界版】

道相應(相應四十五)

SN.45.1-181


第一品  無明品

SN.45.1-10

SN.45.1  無明(Ignorance)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無明是進入諸不善狀態(不善法)的先導,而無慚和無愧(shamelessness and fearlessness of wrongdoing)隨其而至。對一個沉浸於無明的無智者來說,邪見(wrong view)湧現。對一個邪見者來說,邪志(wrong intention)湧現。對一個邪志者來說,邪語(wrong speech)湧現。對一個邪語者來說,邪業(wrong action)湧現。對一個邪業者來說,邪命(wrong livelihood)湧現。對一個邪命者來說,邪精進(wrong effort)湧現。對一個邪精進者來說,邪念(wrong mindfulness)湧現。對一個邪念者來說,邪定(wrong concentration)湧現。

比丘們!明(true knowledge)是進入諸善狀態(善法)的先導,而慚和愧(a sense of shame and fear of wrongdoing)隨其而至。對一個已抵達明的智者來說,正見湧現。對一個正見者來說,正志湧現。對一個正志者來說,正語湧現。對一個正語者來說,正業湧現。對一個正業者來說,正命湧現。對一個正命者來說,正精進湧現。對一個正精進者來說,正念湧現。對一個正念者來說,正定湧現。”


SN.45.2  一半梵行(Half the Holy Life)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一個名叫那噶拉迦(Nagaraka)的釋迦族人城鎮的釋迦族人中。那時,尊者阿難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說道:

“大德!這是一半梵行,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阿難!並非如此,阿難!並非如此,阿難!這就是全部梵行,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阿難!當一位比丘有一個良好的朋友、一個良好的同伴、一個良好的同志時,應該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那麼,阿難!有一個良好的朋友、一個良好的同伴、一個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如何修習和培育八聖道呢?阿難!在這裡,一位比丘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他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定。阿難!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通過這一方式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阿難!通過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阿難!通過依賴作為一個良好的朋友的我,屈從於出生的的眾生就從出生解脫;屈從於衰老的眾生就從衰老解脫;屈從於死亡的眾生就從死亡解脫;屈從於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眾生就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阿難!通過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SN.45.3  舍利弗(Sariputta)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舍利弗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他說道:

“大德!這是全部的梵行,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很好!很好!舍利弗!這就是全部的梵行,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舍利弗!當一位比丘有一個良好的朋友、一個良好的同伴、一個良好的同志時,應該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那麼,舍利弗!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如何修習和培育八聖道呢?舍利弗!在這裡,一位比丘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他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定。阿難!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通過這一方式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舍利弗!通過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舍利弗!通過依賴作為一個良好的朋友的我,屈從於出生的的眾生就從出生解脫;屈從於衰老的眾生就從衰老解脫;屈從於死亡的眾生就從死亡解脫;屈從於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眾生就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舍利弗!通過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SN.45.4  婆羅門(The Brahmin)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阿難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若奴索尼婆羅門(Janussoni)乘一輛母馬牽引的全白的戰車離開舍衛城。戰車套軛的馬匹是白色的,它的諸飾物是白色的,車體是白色的,它的襯墊是白色的,韁繩、刺棒和傘蓋是白色的,他的的頭巾、衣服和便鞋是白色的,並且他被一柄白色的蠅拂搧着。看見這一情景的人們說道:“先生!車乘確實很神聖!先生!看起來的確是一輛很神聖的車乘。”

那時,尊者阿難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拜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並對他說道:

“大德!在這裡,我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舍衛城。我看見若奴索尼婆羅門(Janussoni)乘一輛母馬牽引的全白的戰車離開舍衛城。戰車套軛的馬匹是白色的,它的諸飾物是白色的,車體是白色的,它的襯墊是白色的,韁繩、刺棒和傘蓋是白色的,他的的頭巾、衣服和便鞋是白色的,並且他被一柄白色的蠅拂搧着。看見這一情景的人們說道:“先生!車乘確實很神聖!先生!看起來的確是一輛很神聖的車乘。” 大德!能在這法和律中指明一輛神聖的車乘嗎?”

世尊說道:“阿難!這是可能的!這是八聖道的一個名稱:“神聖的車乘”和“法的車乘”、“戰鬥中的無上勝利”。

阿難!正見,當已修習和培育時,它的最終目標是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貪、嗔和痴)的去除。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當已修習和培育時,它的最終目標是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貪、嗔和痴)的去除。

阿難!通過這一方式,能了知這如何是這八聖道的一個名稱:“神聖的車乘”和“法的車乘”、“戰鬥中的無上勝利”  ”

這就是世尊所說。說完後,善逝和大師,進一步如是說道:

“它的信念和慧的品質

總是一起平衡地共軛。

慚是它的桿,心是它的軛結,

而念是警惕的戰車御者。

戰車的飾物是戒德,

它的車軸是禪定,活力精進是它的諸輪;

平靜在保持負荷平衡,

無欲是它的襯墊。

善意、無害和隱退遠離:

這些是戰車的武器,

忍耐是它的鎧甲和盾牌,

當它向離縛安穩行駛之時。

這無上的神聖車乘

在其人當中集起。

賢智者在它當中離開此世間,

必然地贏得那勝利。


SN.45.5  為了什麼目的(For What Purpose)?經

在舍衛城。那時,眾多比丘去拜見世尊……在一旁坐下,那些比丘對世尊說道:

“大德!在這裡,其他外道遊行者們詢問我們:“道友們!在沙門喬達摩座下過梵行生活是為了什麼目的呢?” 大德!當我們被如是詢問時,我們如是回答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道友們!在沙門喬達摩座下過梵行生活是為了痛苦的遍知(the full understanding of suffering)。”  大德!我們希望,當如是回答時,我們宣說了世尊說過的,並且沒有用與事實相反的東西歪曲他;我們如法解釋,並且我們的斷言的合理結果不會招致非難。”

“比丘們!的確,當你們如是回答時,你們宣說了我說過的言語,並且沒有用與事實相反的東西歪曲我;你們如法解釋,並且你們的斷言的合理結果不會招致非難。比丘們!因為在我座下過梵行生活是為了痛苦的遍知(the full understanding of suffering)。

比丘們!如果其他外道遊行者們詢問你們:“可是,道友們!為了痛苦的遍知,有一條道路,有一條途徑嗎?” – 如是被詢問時,你們應該如是回答他們:“道友們!為了痛苦的遍知,有一條道路,有一條途徑。”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為了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徑呢?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這就是為了這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徑。

如是被詢問時,你們應該通過這一方式回答那些遊行者。”


SN.45.6  某位比丘經 (1)

在舍衛城。那時,某位比丘去拜見世尊……在一旁坐下,那位比丘對他說道:

“大德!人們說“梵行、梵行”,大德!什麼是梵行,什麼是梵行的最終目標呢?”

“比丘!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比丘!貪慾的摧毀、瞋恨的摧毀和妄想痴迷的摧毀:這就是梵行的最終目標。”


SN.45.7  某位比丘經 (2)

在舍衛城。那時,某位比丘去拜見世尊……在一旁下,那位比丘對他說道:

“大德!人們說“貪慾的去除、瞋恨的去除、妄想痴迷的去除。”  那麼,大德!這是什麼的名稱呢?”

“比丘!這是涅槃界的一個名稱:貪慾的去除、瞋恨的去除、妄想痴迷的去除。用那種方式來說諸煩惱染污的摧毀。”

當如是所說時,那位比丘對世尊說道:“大德!人們說“無死、無死。” 大德!什麼是無死?什麼是導向無死之道呢?”

“貪慾的摧毀、瞋恨的摧毀和妄想痴迷的摧毀:這就稱為無死。這八聖道就是導向無死之道;即正見……正定。”


SN.45.8  分析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八聖道,並且我將給你們分析它。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八聖道呢?就是正見……正定。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見呢?痛苦之智(Knowledge),痛苦集起之智,痛苦息滅之智,導向痛苦息滅之道之智:這就稱為正見。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志呢?放棄的意向、無惡意的意向和無害的意向:這就稱為正志。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語呢?放棄妄語、放棄離間語、放棄粗言粗語、放棄無聊饒舌:這就稱為正語。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業呢?放棄殺生、放棄未給予而取、放棄非梵行:這就稱為正業。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命呢?在這裡,一位聖弟子捨棄一個謀生的錯誤模式(邪命)後,用一個正命來謀生:這就稱為正命。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精進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為了還未生起的邪惡諸不善狀態(不善法)的不生起而產生慾望望;他努力,激發活力精進、應用其心和勤奮。他為已生起的邪惡諸不善狀態(不善法)的捨棄而產生慾望……為了還未生起的諸善狀態(善法)的生起而產生慾望……為了已生起的諸善狀態(善法)的持續、不衰退、增長、擴展和依修習的成就而產生慾望;他努力,激發活力精進、應用其心和勤奮:這就稱為正精進。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念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體當中觀察思考身體,熱忱、正知、具念,已經除去了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於在受當中觀察思考受,熱忱、正知、具念,已經除去了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於在心當中觀察思考心,熱忱、正知、具念,已經除去了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於在諸現象(法)當中觀察思考諸現象(法),熱忱、正知、具念,已經除去了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這就稱為正念。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正定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從感官享樂隱退遠離,從諸不善狀態(不善法)隱退遠離後,進入和住於第一禪,它由思想和檢查相伴,帶着由隱退遠離而生出的狂喜和快樂。隨着思想和檢查的沉澱平息,他進入和住於第二禪,它有內在的信心和心的一致性,沒有思想和檢查,卻有由定而生出的狂喜和快樂。隨着快樂和狂喜的褪去,他住於平靜,充滿正念和正知,用身體體驗快樂;他進入和住於這聖人們所宣說“他是平靜的,具念的,他快樂地住於”的第三禪。隨着愉快和痛苦的捨棄,他進入和住於既不是不痛苦的也不是快樂的和包含由於平靜而有的念的清凈化的第四禪。這就稱為正定。”


SN.45.9   一根芒刺(A Spike)經

在舍衛城。設想朝着一根稻芒或麥芒的相反方向以手或腳壓撫,手或腳會被它刺破,並會流血: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這根芒刺方向相反。同樣地,比丘們!一位有着一個錯誤導向的見、有着一個錯誤導向的道的修習的比丘,他會刺破無明、引發明(true knowledge)和實現涅槃: 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的見錯誤導向。

比丘們!設想朝着一根稻芒或麥芒的方向以手或腳壓撫,手或腳會被它刺破,並會流血:這是可能的。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這根芒刺導向正確。同樣地,比丘們!一位有着一個正確導向的見、有着一個正確導向的道的修習的比丘,他會刺破無明、引發明(true knowledge)和實現涅槃: 這是可能的。這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他的見正確導向。”

那麼,比丘們!如何這樣做呢?在這裡,一位比丘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見;……基於隱退遠離、冷靜離欲、息滅和在釋放中成熟(圓熟)而修習正定。

比丘們!通過這一方式,一位擁有一個正確導向見和有着一個正確導向的道的修習的比丘,會刺破無明、引發明(true knowledge)和實現涅槃。”


SN.45.10  難提(Nandiya)經

在舍衛城。那時,遊行者難提去拜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說道:“喬達摩大師!有多少事物,當修習和培育它們後,會導向涅槃,以涅槃作為它們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為它們的最終目標呢?”

“難提!有這八種事物,當修習和培育它們後,會導向涅槃,以涅槃作為它們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為它們的最終目標。是哪八種呢?正見……正定。難提!這八種事物,當修習和培育它們後,會導向涅槃,以涅槃作為它們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為它們的最終目標。”

當如是所說時,遊行者難提對世尊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大師!……從今天起終生皈依世尊、法和僧團。願尊者喬達摩將我作記為一位優婆塞,從今日起終生皈依。”

第一品無明品終。


SN.45.1-10SN.45.11-20SN.45.21-40SN.45.41-148SN.45.149-170SN.45.171-18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