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禪世界版】2

SN.4.1-10SN.4.11-20SN.4.21-25


《相應部》卷4【禪世界版】2

第一篇 有偈篇

第四章 魔相應(相應四)
第二品  (主宰品)

SN.4.11-20


SN.4.11  巨石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Mount Vulture Peak;鷲峰山)。 當時,夜色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著細雨。那時,魔王波旬想讓世尊生起害怕(fear)、憂慮(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在離世尊不遠處粉碎了數個巨石。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王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67  「即使你搖動

這整座耆闍崛山,

由於正覺者們完全自由解脫,

他們不會受到擾動(perturbed)。」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2  獅子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世尊被大眾圍繞著正在教導正法(the Dhamma)。

那時,魔王波旬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被大眾圍繞著,正在教授正法。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把他們擾亂。」

那時,魔王波旬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68  「你為何在集會中,

現在充滿信心地如獅子般吼叫呢?

因為你有一個匹敵的對手,

你認為自己是勝利者嗎?

(世尊:)

469  「偉大的英雄們確實在眾集會中,

充滿信心地發出獅子吼 – 

獲得了諸多權力的如來們,

已渡過對世間的執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注】:在沒有歧義的地方,the Dhamma譯作正法。


SN.4.13  碎石片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王舍城摩達屈支(Maddakucchi)的鹿野苑(Deer Park)。那時,世尊的腳被岩石碎片割傷。世尊甚感痛楚,身之所受,包括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和不合意等。但是世尊以正念(mindful)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沒有困苦不堪。接著世尊將他的罩袍疊成四折後,在右側以獅子卧的姿勢躺下,將一條腿疊在另一條腿上,充滿正念和正知。

那時,魔王波旬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70  「你茫然(daze)或陶醉在詩歌中而卧嗎?

你不是有極多的目標需要實現嗎?

獨自在遠離的居所,

為何你容色倦怠而卧呢?」

(世尊:)

471  「我並非茫然(daze)或陶醉在詩歌中而卧,

我已達目標,我沒有憂傷。

獨自在遠離的居所,

我對眾生充滿憐憫而卧。

472  甚至那些在胸口插著一隻箭的人

一刻接著一刻地刺穿他們的心臟 – 

甚至這些在這裡被擊打的人,去睡了,

那麼, 為什麼我不該去睡

當我的箭已經被拔出時呢?

473  我並非茫然(daze)或陶醉在詩歌中而卧,

我已達目標,我沒有憂傷。

這些日日夜夜不會折磨我,

我出於對所有眾生的憐憫

在此世間親自看見不衰退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4  合適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國艾卡薩羅(Ekasala)一個婆羅門村。當時,世尊被在家大眾圍繞著教授正法。

那時,魔王波旬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被在家大眾圍繞著教授正法。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把他們擾亂。」

那時,魔王波旬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74  「你教誡其他人,

這對你不適合。

當你那樣做時,

不要在吸引與排斥上執著。」

(世尊:)

475  「(因為)憐憫他們的利益,

佛陀才教誡其他人。

如來已經從吸引與排斥上

得到完全的釋放。」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5  精神上的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那時,魔王波旬去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76  「在天空中有一個(慾望的)羅網在移動,

某種意也在隨處移動,

通過它我將會捕獲你:

沙門!你無法從我這裡逃脫!」

(世尊:)

477  「諸色(forms)、諸聲音(sounds)、諸味道(味)(tastes)、諸氣味(odors)

和喜悅的諸所觸物(tactile objects) –

我對它們的慾望已經消失,

終結者!你被擊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6  那些缽經

在舍衛城。 當時,世尊正在以關於五取蘊(the five aggregates subject to cling)的法談(Dhamma talk)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而那些比丘們也把它當作關鍵的事情(vital concern)來關切,聚精會神地側耳諦聽正法。

那時,魔王波旬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正在以關於五取蘊的法談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這些比丘們也全心投入其中。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把他們擾亂。」

當時,許多乞食所用的缽在外放置。那時,魔王波旬化作公牛的樣子,接近那些缽。那時,一位比丘對另一位比丘說道:「比丘!比丘!那頭公牛會打破那些缽。」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那位比丘說道:「比丘!那不是公牛,那是魔王波旬,他為了擾亂你們而來這裡。」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78  「色(form)、受(feeling)、感知(想)(perception)、

識(consciousness)和諸行(formations) –

「我不是這個(或非我),這不是我的(或我所),」

這樣其人離它而無依戀附著。

479  儘管他們到處搜尋他,

魔王和他的魔軍沒有找到他:

其人如此冷靜離欲(而無貪著),安定自如,

他已超越一切束縛。」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7  六觸處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Vasali)大林(the Great Wood)重閣講堂(the Hall with the Peaked Roof)。

當時,世尊正在以關於六觸處的法談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而那些比丘們也把它當作關鍵的事情來關切,聚精會神地側耳諦聽正法。

那時,魔王波旬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正在以關於六觸處的法談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這些比丘們也全心投入其中。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把他們擾亂。」

那時,魔波旬去見世尊,在離世尊不遠處,放出巨響,令人擔驚受怕,好象大地裂開一樣。

那時,一位比丘對另一位比丘說道:「比丘!比丘!好象大地裂開。」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那位比丘說道:「比丘!大地沒有裂開。那是魔王波旬,他為了擾亂你們而來這裡。」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80  「諸色(forms)、諸聲音(sounds)、諸味道(tastes)、諸氣味(odors),

諸所觸物(tactile objects),和諸精神對象(法)(mental objects):

這是此世間可怕的誘惑,

由於它們此世間天昏地暗。

481  但是其人在超越這之後,

這充滿正念的佛陀的弟子,

超越了魔王的領域之後,

象太陽那樣光輝普照。」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8  施食(Alms)

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國(Magadhans)五沙羅樹(Pancasala)的婆羅門村。 當時,五沙羅樹的婆羅門村正在舉行年輕人交換禮物的慶典。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五沙羅樹。當時,五沙羅樹的婆羅門屋主們已被魔王波旬所擁有,他們受到煽動:「不要讓沙門喬達摩得到食物!」

那時,世尊離開五沙羅樹村,他的缽如同他剛進入五沙羅樹乞食時洗凈的缽那樣乾淨,(空空如也)。那時,魔王波旬去見世尊,對他說道:「沙門!你或許得到了食物吧?」

「魔王波旬!你不是看見我沒有得到乞食嗎?

「那樣的話,大德!請世尊再次進入五沙羅樹托缽乞食。我將看到世尊得到乞食。」

(世尊:)

482  「魔王!你攻擊如來,

已經產生過失。

魔王波旬!你真的認為:

「我的惡報不會成熟」嗎?

483  我們確實快樂地生活,

一無所有的我們,

將住於以狂喜為營養物,

一如光音天的諸天。」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9  農夫經

在舍衛城。當時,世尊正在以關於涅槃的法談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而那些比丘們也把它當作關鍵的事情來關切,聚精會神地側耳諦聽正法。

那時,魔王波旬想道:「這位沙門喬達摩正在以關於涅槃的法談教導、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他們歡喜。這些比丘們也全心投入其中。讓我去見沙門喬達摩,把他們擾亂。」

那時,魔王化作農夫的樣子,在肩上扛著大犁,握著趕牲口的的長刺棒,頭髮蓬亂,穿著粗麻布衣,腳上沾滿泥土,去見世尊,對他說道:

「沙門!是否看見一群公牛呢?」

「魔王波旬!對你來說公牛是什麼呢?」

「沙門!此眼是我的,諸色(forms)是我的,眼觸(eye-contact)和識處(the base of consciousness)是我的。沙門!你還能為了逃脫我而去哪裡呢?沙門!此耳是我的,聲音是我的……沙門!此鼻是我的,諸氣味是我的……沙門!此舌是我的,諸味道是我的……沙門!此身是我的,諸所觸是我的……沙門!此意是我的,諸精神現象(法)(mental phenomena)是我的,意觸(mind-contact)和識處是我的。沙門!你還能為了逃脫我而去哪裡呢?」

「魔王波旬!此眼是你的,諸色是你的,眼觸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眼、色、眼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耳是你的,諸聲音是你的,耳觸(ear-contact)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耳、聲音、耳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鼻是你的,諸氣味是你的,鼻觸(nose-contact)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鼻、諸氣味、鼻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波旬!魔王波旬!此舌是你的,諸味道是你的,舌觸(tongue-contact)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舌、諸味道、舌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身是你的,諸所觸是你的,身觸(body-contact)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身、諸所觸物、身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意是你的,諸精神現象(法)是你的,意觸(mind-contact)和識處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沒有意、諸精神現象(法)、意觸和識處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裡沒有你的立足之地。

(魔王波旬:)

484  「他們所說「它是我的」,

以及那些他們說「我所有的」事物,

如果你在它們中存在,

沙門!你無法逃離我。」

(世尊:)

485  「他們所說起的不是我的,

我不是那些說起「我所有的」人們中的一員。

魔王波旬!你因該如是了知:

你甚至不會看到我的蹤跡。」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20  主宰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國喜馬拉雅山區的山林小屋。 那時,當世尊獨自靜坐禪修時,心中生起了這樣的沉思關照:「正確地行使統治:不殺害、不唆使他人殺害、不沒收、不唆使他人沒收、不憂傷和不引起憂傷,這是可能的嗎?」

那時,魔王波旬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沉思關照,去見世尊,並對世尊說道:「大德!請正確地行使統治:不殺害、不唆使他人殺害、不沒收、不唆使他人沒收、不憂傷和不引起憂傷。」

「魔王波旬!你看見了什麼,而對我如此所說:「大德!請正確地行使統治:不殺害、不唆使他人殺害、不沒收、不唆使他人沒收、不憂傷和不引起憂傷」 呢?」

「大德!世尊已修習和培育了四神足(the four bases of spiritual power),把它們作為一個工具,一個基礎,已安定它們,在它們中應用,已經完善地保護了它們。大德!如果世尊希望,他只要決定將群山之王喜馬拉雅山變成黃金,它就成為黃金。」

(世尊:)

486  「如果有一座金山,

全部都由堅金所造,

象這樣的兩倍其人也不會滿足:

已如是了知,其人能平衡地行進。

487  其人看見諸痛苦之泉的源頭,

他如何還會傾向於感官享樂呢?

已經了知獲取依著是此世間的一個系縛,

一個人應該經歷除卻它的訓練。」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第二品(主宰品)終。


SN.4.1-10SN.4.11-20SN.4.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4.22-2021.04.16-1.2-M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