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4【禪世界版】1

SN.4.1-10SN.4.11-20SN.4.21-2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4【禪世界版】1

第四章 魔相應(相應四)
第一品  (壽命品)

SN.4.1-10


SN.4.1  苦行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Uruvela)的尼連禪(Neranjara)河岸上牧羊人的印度榕樹(Banyan;菩提樹)下,恰是他獲得正覺之後。那時,世尊獨自禪修,心中生起了這樣的反思: “我確實已經從那苦行中解脫!好在我確實已從那無益的苦行中解脫!好在我安定、具念(mindful),已證得正覺!”

那時,魔王波旬(Mara the Evil One)以自己的心知道世尊心中的反思後,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46  “偏離人們凈化自己的苦修,

你本不清凈,卻認為自己清凈:

你已經違背

導向清凈之道。”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王波旬”,於是以偈頌回答魔王波旬:

447  “已經了知任何以不生不死為目標的苦行

都是無益的,

那一切苦修都毫無效果,

猶如陸地上的的槳與舵。

448  通過修習導向證悟之道 –

戒(virtue)、定(concentration)與慧(wisdom),

我已達到至高無上的清凈:

終結者!你被擊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注】:戒,包含道德,可作”戒德“。魔王,在這裡是修行中的精神現象。


SN.4.2  象王(The King Elephant)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Uruvela)的尼連禪(Neranjara)河岸上牧羊人的印度榕樹(菩提樹)下,恰是他獲得正覺之後。當時,夜色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細雨。

那時,魔王波旬想讓世尊生起害怕(fear)、憂慮(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便化作一個巨大的象王形象,去拜見世尊。他的頭如一塊很大的滑石,他的象牙如純銀,他的鼻如巨大的犁桿。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王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49  “你在長久的輪迴中遊盪,

化作各種漂亮和醜陋的的形象。

波旬!夠了!你的那套把戲:

終結者!你被擊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3  漂亮的(Beautiful)經

住在優樓頻螺。當時,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細雨。那時,魔王波旬想讓世尊生起害怕(fear)、憂慮(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去拜見世尊,離世尊不遠,顯示各種不同的光輝形象,漂亮和醜陋的都有。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王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50  “你在長久的輪迴中遊盪,

化作各種漂亮和醜陋的的形象,

波旬!夠了!你的那套把戲:

終結者!你被擊敗。

451  那些在身、語和意上

善於約束的人們,

不會來由魔王控制,

也不會變成魔王的走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4  魔王的羅網經 (1)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Isipatana)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Baranasi)。 那時,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說道:

“比丘們!通過仔細注意、仔細正勤努力,我達到了無上解脫,我實現了無上解脫。比丘們!你們也應該通過仔細注意、仔細正勤努力,必須達到無上解脫,必須實現無上解脫。”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52  “你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被魔王的羅網所束縛。

你被魔王的羅網所束縛,

沙門!你逃不出我的束縛。”

(世尊:)

453  “我已經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從魔王的羅網得到解脫。

我已從魔王的束縛得到解脫:

終結者!你被擊敗。”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14.5  魔王的羅網經 (2)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Isipatana)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Baranasi)。 那時,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說道:

“比丘們!我從所有的羅網得到解脫,包括天界和人界兩者;比丘們!你們也從所有的羅網得到解脫,包括天界和人界兩者。為了眾人的利益,為了眾人的幸福,為了此世間的憐憫,為了眾天神與眾人的福利、利益和幸福,你們要向前遊行(wander forth)。不要兩個人走一條路。比丘們!你們要教導開端為善、中間為善和終點為善的正法,含義和措辭都要正確。你們要揭示圓滿的完整和凈化的梵行。有些眾生,眼睛有很少塵垢,由於沒有聽見正法而退失。也將會有那些將了知正法者。 比丘們!我也將為了教導正法到優樓頻螺的謝那鎮(Senanigama)去。”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54  “你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被所有的羅網所束縛,

你被巨大的羅網所束縛,

沙門!你逃不出我的束縛。”

(世尊:)

455  “我已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從所有的羅網得到解脫,

我已從巨大的束縛得到解脫:

終結者!你被擊敗。”


SN.4.6  蛇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當時,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細雨。那時,魔王波旬想讓世尊生起害怕(fear)、憂慮(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化作一條巨大的王蛇形象去拜見世尊。它的身體猶如由整棵大樹榦製造的巨船一樣;它的風帽猶如大釀酒篩一樣;它的眼睛猶如拘薩羅國的大銅碟們一樣;它的舌頭從嘴巴伸出,猶如天空打雷時閃電的閃光一樣;它的呼吸聲猶如鐵匠灌着風的吼聲一樣。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是魔王波旬”,於是以偈頌對魔王波旬說道:

456  “依靠空屋而寄宿者,

他是牟尼、自製者。

在捨棄後一切後,他應該住在那裡:

對一個象他一樣的人頗為合適。

457  儘管很多生物到處爬行,

有許多恐怖、蒼蠅、蚊虻和蛇,

而到空屋裡的大牟尼,

不因它們而動搖一根毫毛。

458  儘管天空可能分裂,大地震動,

而且一切生物都驚怖萬分,

儘管人們在胸前揮舞標槍,

覺者們也不在諸獲取依着(acquisitions) 中尋求庇護。”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7  睡覺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那時,夜色漸褪,世尊在露天里已經反覆走了大半夜後,洗了腳,進入他的住處,以獅子卧的姿勢在他的右側躺下,將一條腿疊在另一條腿上,具念(mindful),清楚地了知,已注意到了生起的念頭。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59  “怎麼,你睡了?你為何睡覺呢?

這是怎麼了,你睡得象個可憐人呢?

你睡覺時想着“屋是空的”:

這是怎麼了,當太陽已經升起,你還在睡覺呢?”

(世尊:)

460  “在他(心)里渴愛不再潛行,

引導他到任何地方的纏繞和系縛,不再潛藏;

隨着所有諸獲取依着的摧毀

此覺悟者入睡了:

魔王!這與你有何干係呢?”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8  他歡喜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在世尊面前以此偈對世尊說道:

461  “有兒子們的歡喜兒子們,

有牛群的歡喜牛群。

諸獲取依着確實是人們的歡喜,

沒有諸獲取依着的人不會歡喜。”

(世尊:)

462  “有兒子們的為兒子們憂愁,

有牛群的為牛群憂愁。

諸獲取依着確實是人們的憂愁,

沒有諸獲取依着的人不會憂愁。”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9  壽命 (1)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宣說:“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人們此生的壽命很短。其人不得不去往來世。其人應該造作善業和修習梵行;因為已經出生者,不可避免地會死去。比丘們!活得長的人,他活到百年或更長些。”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463  “眾人的壽命很長,

賢善之人不該輕視它。

其人應該如吃奶的嬰兒般(無憂地)生活:

死亡還沒有來臨。”

(世尊:)

464  “眾人的壽命很短,

賢善之人應該輕蔑它。

其人應該如頭上着火般生活:

死神的到來不可阻擋。”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SN.4.10  壽命經 (2)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宣說:“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人們此生的壽命很短。其人不得不去往來世。其人應該造作善業和修習梵行;因為已經出生者,不可避免地會死去。比丘們!活得長的人,他活到百年或更長些。”

那時,魔王波旬去拜見世尊。抵達後,以偈頌對世尊說:

465  “日夜不會飛度流逝,

生命不會終止。

凡夫們壽命到處迴轉,

如戰車的外輪環繞車軸一般。”

(世尊:)

466  “日夜飛度流逝,

生命的終止就會來到。

凡夫們的壽命終被耗盡,

猶如小河裡的水一般。”

那時,魔王波旬認識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灰心喪氣,失望不已,就在那裡消失離開。

第一品(壽命品)終。


SN.4.1-10SN.4.11-20SN.4.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3-2018.05.07-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