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8【禪世界版】

第四篇  六處品

《相應部》卷38【禪世界版】

閻浮迦相應(相應三十八)

SN.38.1-16

SN.38.1  一個關於涅槃的問題(A Question on Nibbana)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摩揭陀那羅村(in Magadha at Nalakagama)。 那時,遊行者閻浮迦去拜訪尊者舍利弗,與尊者舍利弗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後,在一旁坐下,遊行者閻浮迦對尊者舍利弗說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涅槃、涅槃。」  舍利弗道友!那麼,什麼是涅槃呢?」

「道友!貪慾的摧毀、瞋恨的摧毀和妄想痴迷的摧毀:這就稱為涅槃。」

「可是,道友!有實現這涅槃的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有實現這涅槃的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什麼是實現這涅槃的道路和途徑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right view, right intention, right speech, right action, right livelihood, right effort, right mindfulness, right concentration)。道友!這就是實現這涅槃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實現這涅槃的道路好極了,實現這涅槃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2  阿羅漢義(Arahantship)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阿羅漢義、阿羅漢義。」  舍利弗道友!什麼是阿羅漢義呢?」

「道友!凡貪慾的摧毀、瞋恨的摧毀和妄想痴迷的摧毀:這就稱為阿羅漢義。」

「可是,道友!有實現這阿羅漢義的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有實現這阿羅漢義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什麼是實現這阿羅漢義的道路和途徑呢?」

「道友!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這就是實現這阿羅漢義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實現這阿羅漢義的道路好極了,實現這阿羅漢義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3  法的倡導者們(Proponents of Dhamma)經

「舍利弗道友!誰是在此世間法的倡導者們呢?誰在此世間善於實踐呢?誰是此世間中的善逝們呢?」

「道友!那些教導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之法者:他們是此世間法的倡導者。那些為了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而在實踐者:他們在此世間善於實踐。那些其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已經被捨棄,在根部切斷,象棕櫚樹樁那樣,消失而將來不再生起:他們是此世間的善逝們。」

「可是,道友!有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有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道路和途徑。」

「那麼,道友!什麼是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道路和途徑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這就是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道路好極了,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4  為了什麼目的(For What Purpose?)經

「舍利弗道友!為了什麼目而在沙門喬達摩座下過梵行生活呢?」

「道友!為了痛苦的遍知而在沙門喬達摩座下過梵行生活。」

「可是,道友!為了痛苦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痛苦的遍知,有道路和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痛苦的遍知,什麼是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這就是為了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好極了,為了痛苦的遍知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5  安慰(Consolation)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已經獲得安慰者、已經獲得安慰者」,道友!用什麼方式,一個人能獲得安慰呢?」

「道友!當一位比丘如實地了知在六觸處的情形當中的集起、逝去、滿足、危險過患和出離,用這種方式,他能獲得安慰。」

「可是,道友!為了這種安慰的實現,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這種安慰的實現,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這種安慰的實現,什麼是道路和途徑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這就是這種安慰的實現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這種安慰的實現的道路好極了,為了這種安慰的實現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6  最高安慰(Supreme Consolation)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已經獲得最高安慰者、已經獲得最高安慰者」,道友!用什麼方式,一個人能獲得最高安慰呢?」

「道友!當一位比丘如實地了知在六觸處的情形當中的集起、逝去、滿足、危險過患和出離,用這種方式,他能獲得最高安慰。」

「可是,道友!為了這種最高安慰的實現,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這種最高安慰的實現,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這種安最高慰的實現,什麼是道路和途徑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這就是這種最高安慰的實現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這種最高安慰的實現的道路好極了,為了這種最高安慰的實現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7  受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受、受」,現在什麼是受呢?」

「道友!有這三種受:樂受、苦受和不苦不樂受。這些是三種受。」

「可是,道友!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這就是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的道路好極了,為了這三種受的遍知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8  諸煩惱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煩惱、煩惱」,道友!什麼是一種煩惱呢?」

「道友!有這三種煩惱:感官享樂的煩惱、存在(實有)的煩惱和無明的煩惱。這些是三種煩惱。」

「可是,道友!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的道路好極了,為了捨棄這三種煩惱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9  無明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無明、無明」,道友!現在什麼是無明呢?」

「道友!不了知痛苦,不了知痛苦的集起,不了知痛苦的息滅,不了知導向痛苦息滅之道。這就稱為無明。」

「可是,道友!為了捨棄這無明,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捨棄這無明,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道友!為了捨棄這無明,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捨棄這無明,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捨棄這無明的道路好極了,為了捨棄這無明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0  渴愛(Craving)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渴愛、渴愛」,道友!什麼是渴愛呢?」

「道友!有這三種渴愛:對諸感官享樂的渴愛、對存在(實有;有)的渴愛和對毀滅(無有; extermination)的渴愛。這些是三種渴愛。」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渴愛的捨棄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1  諸洪流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洪流、洪流」,道友!什麼是一條洪流呢?」

「道友!有這四條洪流:感官享樂的洪流、存在(有)的洪流、諸見的洪流和無明的洪流。這些是四條洪流。」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四條洪流的捨棄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2  執取(Clinging)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執取、執取」,道友!那麼,什麼是執取呢?」

「道友!有這四種執取:對諸感官享樂的執取、對諸見的執取、對諸規則和諸誓言(諸戒律)的執取和對一種自我主義(clinging to sensual
pleasures, clinging to views, clinging to rules and vows, clinging to a doctrine of self
)。這些是四種執取。」

【注】:又譯為「欲取、見取、戒取、我見取」。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四種執取的捨棄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3  存在(Existence; 有)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存在、存在」,道友!那麼,什麼是存在呢?」

「道友!有這三種存在:感官界的存在、色界的存在和無色界的存在。這些是三種存在。」

【注】:又譯為「欲有、色有、無色有」。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三種存在的遍知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4  痛苦(Suffering)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痛苦、痛苦」,道友!那麼,什麼是痛苦呢?」

「道友!有這三種痛苦:由於痛苦的痛苦、由於諸行的痛苦和由於變化的的痛苦。這些是三種痛苦。」

【注】:又譯為「苦苦、行苦、壞苦」。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三種痛苦的遍知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5  有身經

「舍利弗道友!人們說「有身(identity; 身份)、有身」,道友!那麼,什麼是有身呢?」

「道友!這些五種屈從於執取的蘊(五取蘊; five aggregates subject to clinging),已經由世尊稱為有身;即: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和識取蘊(the form aggregate subject to clinging, the feeling aggregate subject to clinging, the perception aggregate subject to clinging, the volitional formations aggregate subject to clinging, [260] the consciousness aggregate subject to clinging)。這些五種屈從於執取的蘊,已經由世尊稱為有身。」

「可是,道友!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嗎?」

「道友!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有一條道路和一個途徑。」

「那麼,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道友!它就是這八聖道,即正見……正定。道友!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這就是道路和途徑。」

「道友!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的道路好極了,為了對這有身的遍知的途徑好極了。並且,舍利弗道友!對精進不放逸來說,它已足夠了。」  


SN.38.16  難以去做(Difficult to Do)經

「舍利弗道友!什麼是在這法和律當中難以去做的呢?」

「道友!出家(Going forth)是在這法和律當中難以去做的。」

「道友!什麼是一個已經出家的人難以去做的呢?」

「道友!去發現高興,是一個已經出家的難人以去做的。」

「道友,什麼是一個已經發現高興的人難以去做的呢?」

「道友!如法實踐(Practic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是一個已經發現高興的人難以去做的。」

「可是,道友!如果一位比丘在如法實踐,他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成為一位阿羅漢嗎?」

「道友!不要花很長的時間。」

閻浮迦相應》終。


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10.22-2018.12.20-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