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6【禪世界版】

SN.36.1-10SN.36.11-20SN.36.21-31


第三篇 諸蘊品

《相應部》卷36【禪世界版】

受相應(相應三十六)

SN.36.1-31


第一品  有偈品

SN.36.1-10

SN.36.1  定(Concentration)經

“比丘們!有這三種受。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Pleasant feeling, painful feeling, neither-painful-nor-pleasant feeling)。這些是三種受。

得定、正知和充滿正念的佛弟子,

了知諸受

與諸受的集起,

以及它們在何處息滅,

與導向它們的息滅之道。

隨着諸受的息滅

一位比丘不再飢腸轆轆而完全寂滅(涅槃)。”


SN.36.2  樂(愉快)經

“比丘們!有這三種受。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Pleasant feeling, painful feeling, neither-painful-nor-pleasant feeling)。這些是三種受。

無論它是令人快樂的還是令人不快的

或是既不令人不快也不令人快樂的,

內在的和外在的兩者,

無論有何種受:

已經了知,“這是痛苦的、

易敗壞的和易瓦解的。”

在反覆接觸它們後,看見它們的衰落,

如是其人對它們失去激情。”


SN.36.3  捨棄(Abandonment)經

“比丘們!有這三種受。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Pleasant feeling, painful feeling, neither-painful-nor-pleasant feeling)。

比丘們!對快樂的受的貪慾的基本趨勢(underlying tendency)應該被捨棄。對痛苦的受的厭惡的基本趨勢應該被捨棄,對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的無明的基本趨勢應該被捨棄。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已經捨棄了對快樂的受的貪慾的基本趨勢,對痛苦的受的厭惡的基本趨勢,對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的無明的基本趨勢時,他就稱為一位沒有基本趨勢的比丘,一位具正見者。他切斷了渴愛,斷絕了諸束縛,並且通過突破狂妄我慢,他結束了痛苦。”

當一個人體驗愉快時,

如果他不了知受,

對一個看不見從它出離的人,

貪慾的趨勢就會呈現。

當一個人體驗痛苦時,

如果他不了知受,

對一個看不見從它出離的人,

厭惡的趨勢就會呈現。

關於那平靜的受,

廣慧者已經教導,

不苦不樂:

如果一個人甚至在這當中尋求歡喜,

其人仍然未從痛苦解脫。

可是一位熱忱的比丘

不忽視清楚的正知,

那賢智的男子就完全了知

作為一個整體的諸受。

在完全了知(遍知)諸受後,

他在此當生中沒有煩惱,

在正法當中屹立,隨着身體的破裂

明智者無法為人估量。”


SN.36.4  無底深淵(The Bottomless Abyss)經

“比丘們!當未受教導的凡夫宣稱,“在大海中有一個無底的深淵,”  他是在宣稱不存在和不真實的某事物。“無底的深淵”,比丘們!只不過是對於痛苦的身體上的諸受的一個名稱。

當未受教導的凡夫被一種痛苦的身體上的受接觸時,他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這就稱為一位還未從無底深淵中升起和還沒有獲得一個立足之處的未受教導的凡夫。”

可是,當已受教導的聖弟子被一種痛苦的身體上的受接觸時,他不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不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這就稱為一位已從無底深淵中升起和已獲得一個立足之處的已受教導的聖弟子。”

一個不能忍受

已生起的痛苦的諸受,

使其生命衰竭的身體上的諸受的人,

當它們接觸他時,他戰慄不已,

一個無力的懦夫

大聲地哭泣和哀嚎:

他既未從無底深淵中升起

也沒有獲得一個立足之處。

可是一個能忍受它們 –

已生起的痛苦的諸受,

使其生命衰竭的身體上的諸受 –

當它們接觸他時,他不會戰慄:

他已從從無底深淵中升起

並且已獲得一個立足之處。


SN.36.5  應該被看到(Should Be Seen)經

“比丘們!有這三種受。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Pleasant feeling, painful feeling, neither-painful-nor-pleasant feeling)。比丘們!快樂的受應該被看作是苦的;痛苦的受應該被看作一隻箭;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應該被看作是無常的。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已經把快樂的受應看作是苦的、把痛苦的受看作一隻箭;把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看作是無常的時,他就稱為一位正確看見的比丘。他切斷了渴愛,斷絕了諸束縛,並且通過突破狂妄我慢,他結束了痛苦。

已把愉快的看作痛苦的

並且把痛苦的看作一隻箭,

已把平靜的受,

既不是痛苦的,也不是痛苦的,看作無常的:

他是一位正確看見的比丘,

其人已完全了知諸受。

完全了知諸受後,

他在此當生中沒有煩惱。

在正法當中屹立,隨着身體的破裂

明智者無法估量。”


SN.36.6  箭(The Dart)經

“比丘們!未受教導的凡夫感受到一種快樂的受,一種痛苦的受,和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已受教導的聖弟子也感受到一種快樂的受,一種痛苦的受,和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在那裡,比丘們!已受教導的聖弟子與未受教導的凡夫之間有什麼區別、不同和差異呢?”

“大德!我們的諸教誡根植於世尊,由世尊引導,以世尊為皈依。大德!如果世尊能釐清這宣說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世尊的教導後,比丘們將會憶持。”

“那麼,比丘們!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好的,大德!” 比丘們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當未受教導的凡夫被一種痛苦的受接觸時,他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他感受兩種受:一種身體上的受與一種精神上的受。設想他們要用一隻箭射穿一個男子, 而且他們之後會馬上用第二隻箭射穿他,使得男子會感受到兩隻箭引起的受。同樣地,當未受教導的凡夫被一種痛苦的受接觸時,他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他感受兩種受:一種身體上的受與一種精神上的受。

當被同樣的痛苦的受接觸時,他對它藏匿厭惡。當他對痛苦的受藏匿厭惡時,對於痛苦的受的厭惡的潛在趨勢就潛伏下來。當被痛苦的受接觸時,他在感官享樂中尋求歡喜。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未受教導的凡夫不知道任何從痛苦的受的出離而(只知尋求)感官快樂。當他尋求在感官享樂當中的歡喜時,對於令人快樂的受的貪慾的潛在趨勢就潛伏下來。他不如實了知集起和逝去,滿足,危險,和碰到這些受時的出離。當他不了知這些事物時,對於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潛伏下來。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愉快的受時,他感到系縛於它。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感到系縛於它。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不苦不樂的受,他感到系縛於它。比丘們!這就稱為一位未受教導的凡夫,他系縛於出生、衰老和死亡;他系縛於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我說他系縛於痛苦。

比丘們!當已受教導的聖弟子被一種痛苦的受接觸時,他不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不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他感受到一種受 – 一種身體上的受,不是一種精神上的受。設想他們要用一隻箭射穿一個男子,但是他們之後不會馬上用第二隻箭射穿他,使得男子會感受到只有一隻箭引起的受。同樣地,當已受教導的聖弟子被一種痛苦的受接觸時,他不悲傷、哀痛、哀慟(sorrows, grieves, and laments);他不哭泣、捶胸和心煩意亂(weeps and beats his breast and becomes distraught)。他感受到一種受 – 一種身體上的受,不是一種精神上的受。

當被同樣的痛苦的受接觸時,他不對它藏匿厭惡。當他對痛苦的受不藏匿厭惡時,對於痛苦的受的厭惡的潛在趨勢就不會潛伏下來。當被痛苦的受接觸時,他不在感官享樂中尋求歡喜。是什麼原因呢?因為已受教導的聖弟子了知從痛苦的受的出離而不是感官快樂。因為他不尋求在感官享樂當中的歡喜,對於令人快樂的受的貪慾的就不會潛伏下來。他如實地了知集起和逝去,滿足,危險,和碰到這些受時的出離。因為他了知這些事物,對於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不會潛伏下來。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愉快的受時,他感到不系縛於它。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感到不系縛於它。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不苦不樂的受,他感到不系縛於它。比丘們!這就稱為一已受教導的聖弟子,他不系縛於出生、衰老和死亡;他不系縛於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我說他不系縛於痛苦。

比丘們!這就是已受教導的聖弟子與未受教導的凡夫之間的區別、不同和差異。

賢智者學習,不會感受

令人快樂的和痛苦的精神上的受。

這是賢智者和凡夫之間

的巨大差別。

因為理解了正法的有學者

他看清此世間和來世,

諸合意的事物不會激發他的心,

對不合意的事物他沒有厭惡。

- 

對他來說吸引和排至不再存在;

兩者都已經被消滅,已經終止。

已經了知無塵垢,無憂傷的狀態,

存在的超越者正確地了知。”


SN.36.7  病房經 (1)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的大林重閣講堂。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隱退獨坐中起來,前往病房,他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一位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和正知地等待他的時候的到來。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那麼,比丘們!一位比丘如何有正念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住於在身當中注視思考此身,熱忱、有正知、有正念,能拋棄對此世間的貪婪和不滿。他住於在諸受當中注視思考諸受……在心當中注視思考心……在諸現象當中注視思考諸現象。通過這種方式,一位比丘有正念。

那麼,比丘們!一位比丘如何鍛煉正知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在前進和後退時行於正知;當在前視、和旁視時行於正知;在四肢曲伸時行於正知;在穿袍和拿着外袍和缽時行於正知;在食、飲、嚼食和品嘗時行於正知;在大小便時行於正知;在走路、站立、坐下、睡去、醒來、言語和沉默時行於正知。通過這種方式,一位比丘鍛煉正知。

一位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和正知地等待他的時候的到來。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而住,充滿正念和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快樂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依賴於什麼呢?依賴於此身。可是此身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令人快樂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的身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身當中和在令人快樂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身和令人快樂的受的貪慾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所住,充滿正念和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痛苦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痛苦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依賴於什麼呢?只是依賴於此身。可是此身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令人痛苦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的身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身當中和在令人快樂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身和令人痛苦的受的厭惡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所住,充滿正念和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不苦不樂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不苦不樂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依賴於什麼呢?只是依賴於此身。可是此身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不苦不樂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的身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身當中和在不苦不樂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身和不苦不樂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不苦不樂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

當他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 當他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破裂,隨着生命的枯竭,所有被感受的、自己沒有喜愛的,都將在這裡成為清涼。”

比丘們!正如一盞油燈依賴於燈油和燈芯而燃燒,隨着燈油和燈芯的耗盡,它會因燃料的缺乏而熄滅一樣,同樣的比丘們!當他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 當他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破裂,隨着生命的枯竭,所有被感受的、自己沒有喜愛的,都將在這裡成為清涼。”


SN.36.8  病房經 (2)

有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離的大林重閣講堂。那時,世尊在傍晚時,從隱退獨坐中起來,去前病房,他在設置好的座位坐下,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一位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和正知地等待他的時候的到來。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所住,充滿正念、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令人快樂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 依賴於什麼呢?只是依賴於此觸。可是此觸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令人快樂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依賴而生起的觸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觸當中和在令人快樂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觸和令人快樂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所住,充滿正念、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痛苦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痛苦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依賴於什麼呢?只是依賴於此觸。可是此觸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痛苦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依賴而生起的觸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觸當中和在痛苦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觸和痛苦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如是所住,充滿正念、正知,勤奮、熱忱和堅決時,如果在他當中生起了一種不苦不樂的受,他如是了知:“在我當中生起了一種不苦不樂的受的受。現在那是有依賴的,不是獨立無依的。依賴於什麼呢?只是依賴於此觸。可是此觸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因此當不苦不樂的受的受依賴一個無常的,有條件的,依賴而生起的觸而已經生起時,它怎麼會是常的呢?” 他住於注視思考在觸當中和在不苦不樂的受的受當中的無常性,他住於注視思考消失,注視思考逝去,注視思考息滅,注視思考讓渡(relinquishment)。當他如是所住時,對於此觸和不苦不樂的受的受的無明的潛在趨勢就被他捨棄了。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依附的。”他了知:“它是自己沒有喜愛的。”

如果他感受到一種令人快樂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如果他感受到一種痛苦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如果他感受到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他感到它是分離的。

當他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 當他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破裂,隨着生命的枯竭,所有被感受的、自己沒有喜愛的,都將在這裡成為清涼。”

比丘們!正如一盞油燈依賴燈油和燈芯燃燒,隨着燈油和燈芯的耗盡,它會因燃料的缺乏而熄滅一樣,同樣的比丘們!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身體終止的一種受。” 當他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時,他了知:“我感受到隨着生命終止的一種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破裂,隨着生命的枯竭,所有被感受的、自己沒有喜愛的,都將在這裡成為清涼。”


SN.36.9  無常的(Impermanent)經

“ 比丘們!這些三種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緣所生的,屈從於摧毀、屈從於消失、屈從於褪盡和屈從於息滅。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和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 這些三種是無常的、有條件的、由依賴而生起緣所生的,屈從於摧毀、屈從於消失、屈從於褪盡和屈從於息滅。”


SN.36.10  根植於觸(Rooted in Contact)經

“比丘們!這三種受生於觸,根植於觸,以觸作為他們的來源和條件。是哪三種呢?快樂的受、痛苦的受和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

比丘們!依賴於體驗為令人快樂的觸,一種令人快樂的受生起。隨着體驗為令人快樂的觸的息滅,相應的受-依賴於體驗為令人快樂的觸而生起的令人快樂的受,息滅和平息。

依賴於體驗為痛苦的觸,一種痛苦的受生起。隨着體驗為痛苦的觸的息滅,相應的受-依賴於體驗為痛苦的觸而生起的痛苦的受,息滅和平息。

依賴於體驗為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觸,一種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生起。隨着體驗為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觸的息滅,相應的受-依賴於體驗為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觸而生起的既不痛苦也不快樂的受,息滅和平息。

比丘們!正如兩塊引火柴的結合和磨擦,能產生熱和引發火,而當那兩塊引火柴分離和放在一邊時,產生的熱息滅和平息;同樣的,這些三種受生於觸,根植於觸,以觸作為他們的來源和條件。依賴於適當的諸觸,相應的諸受生起;隨着適當的諸觸的息滅,相應的諸受息滅。”


SN.36.1-10SN.36.11-20SN.36.21-31


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01-2018.12.0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