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5【禪世界版】3


SN.35.1-12SN.35.13-22SN.35.23-42SN.35.43-62SN.35.63-73SN.35.74-83SN.35.84-93SN.35.94-103SN.35.104-113SN.35.114-123SN.35.124-133SN.35.134-145SN.35.146-155SN.35.156-227,和SN.35.228-248


第四篇  六處品

《相應部》卷35【禪世界版】3

六處相應(相應三十五)

SN.35.23-42


 第三品  一切品

SN.35.23-32

SN.35.23  一切(The All)經

在舍衛城。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一切。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一切呢?

眼和諸色,耳和諸聲音,鼻和諸氣味,舌和諸味道,身和諸所觸物,以及意和諸精神現象(法),這就稱為一切。

比丘們!如果任何人會如是說道:“拒絕了這個一切後,我要讓另一個一切得到了知” – 那隻會是其人的虛妄自誇。如果他被問起,他會沒有能力回答,並且進一步,他會遇到困惑。是由於什麼理由呢?比丘們!因為那不在他的領域(his domain)之中。”


SN.35.24  捨棄經(1)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捨棄一切的法(the Dhamma)。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捨棄一切的法呢?

比丘們!眼應該被捨棄,諸色應該被捨棄,眼識應該被捨棄,眼觸應該被捨棄,還有所有以眼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耳 / 諸聲音 / 耳識 / 耳觸 / 還有所有以耳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鼻 / 諸氣味 / 鼻識 / 鼻觸 / 還有所有以鼻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舌 / 諸味道 / 舌識 / 舌觸 / 還有所有以舌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 / 身觸 / 還有所有以身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 / 意觸 / 還有所有以意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比丘們!這就是捨棄一切的法。”


SN.35.25  捨棄經(2)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通過證智(direct knowledge)與遍知(full understanding)捨棄一切的法。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通過證智與遍知捨棄一切的法呢? 比丘們!眼應該通過證智與遍知被捨棄,諸色應該如此被捨棄,眼識應該如此被捨棄,眼觸應該如此被捨棄,還有所有以眼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如此被捨棄。

耳 / 諸聲音 / 耳識 / 耳觸 / 還有所有以耳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如此被捨棄。

鼻 / 諸氣味 / 鼻識 / 鼻觸 / 還有所有以鼻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如此被捨棄。

舌 / 諸味道 / 舌識 / 舌觸 / 還有所有以舌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如此被捨棄。

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 / 身觸 / 還有所有以身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如此被捨棄。

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 / 意觸 / 還有所有以意觸而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 – 那都應該被捨棄。 比丘們!這就是經通過證智與遍知捨棄一切的法。”


SN.35.26  遍知經(1)

“比丘們!沒有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一切,沒有針對它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沒有能力摧毀痛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沒有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去捨棄的,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呢?

沒有智證和遍知眼,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諸色 / 眼識 / 眼觸 / 還有所有以眼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耳 / 諸聲音 / 耳識 / 耳觸 / 還有所有以耳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鼻 / 諸氣味 / 鼻識 / 鼻觸 / 還有所有以鼻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舌 / 諸味道 / 舌識 / 舌觸 / 還有所有以舌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 / 身觸 / 還有所有以身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沒有智證和遍知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 / 意觸 / 還有所有以意觸而生起的受,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它,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可是,比丘們!通過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一切,通過針對其開發修習冷靜離欲和去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通過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通過針對其開發修習冷靜離欲和去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呢?

通過智證和遍知眼,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諸色 / 眼識 / 眼觸 / 還有所有以眼觸而生起的受,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耳 / 諸聲音 / 耳識 / 耳觸 / 還有所有以耳觸而生起的受,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鼻 / 諸氣味 / 鼻識 / 鼻觸 / 還有所有以鼻觸而生起的受,通過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舌 / 諸味道 / 舌識 / 舌觸 / 還有所有以舌觸而生起的受,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 / 身觸 / 還有所有以身觸而生起的受,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通過智證和遍知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 / 意觸 / 還有所有以意觸而生起的受,通過針對其開發修習冷靜離欲和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比丘們!這就是通過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


SN.35.27  遍知經(2)

“比丘們!沒有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一切,沒有對它開發修習冷靜離欲和去捨棄,一個人沒有能力摧毀痛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沒有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去捨棄的,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呢?

眼 / 諸色 / 眼識和由眼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耳 / 諸聲音 / 耳識和由耳識所認知的諸事物。鼻 / 諸氣味 / 鼻識和由鼻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舌 / 諸味道 / 舌識和由舌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和由身識所認知的諸事物。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和由意識所認知的諸事物。

比丘們!這就是沒有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沒有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去捨棄的,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

可是,比丘們!通過智證和遍知一切,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去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通過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去捨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呢?

眼 / 諸色 / 眼識和由眼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耳 / 諸聲音 / 耳識和由耳識所認知的諸事物。鼻 / 諸氣味 / 鼻識和由鼻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舌 / 諸味道 / 舌識和由舌識所認知的諸事物。身 / 諸所觸物 / 身識和由身識所認知的諸事物。意 / 諸精神現象(法) / 意識和由意識所認知的諸事物。

比丘們!這就是通過智證(directly knowing)和遍知(fully understanding)的,通過針對其開發冷靜離欲和捨棄的,一個人有能力去摧毀痛苦的一切。”


SN.35.28  燃燒(Burning)經

有一次,世尊與一千位比丘一起住在伽耶的伽耶山頂。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一切都在燃燒。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在燃燒的一切呢? 眼在燃燒,諸色在燃燒,眼識在燃燒,眼觸在燃燒,和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在燃燒。在燃燒什麼呢?我說貪慾之火在燃燒,瞋恨之火在燃燒,妄想痴迷之火在燃燒,出生(birth)、衰老(aging)、死亡(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在燃燒。

耳在燃燒,……意在燃燒,諸精神現象(法)在燃燒,意識在燃燒,意觸在燃燒,和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在燃燒。在燃燒什麼呢?我說貪慾之火在燃燒,瞋恨之火在燃燒,妄想痴迷之火在燃燒,出生(birth)、衰老(aging)、死亡(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在燃燒。

比丘們!當如是看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眼,對諸色,對眼識,對眼觸,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對耳……對意,對諸精神現象(法),對意識,對意觸厭離,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當體驗厭離時,他冷靜離欲,通過冷靜離欲,他的心獲得解脫。當解脫時,而有”它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這就是世尊所說。那些興高采烈的比丘對世尊所說十分歡喜。 而且當這個講述被說出(discourse was being spoke)時,這一千位比丘的心通過不執取而從諸煩惱染污中解脫。


SN.35.29  被壓垮(Weighed Down)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園栗鼠庇護所。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一切都被壓垮。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被壓垮的一切呢?眼被壓垮,諸色被壓垮,眼識被壓垮,眼觸被壓垮,和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被壓垮。被什麼壓垮呢?我說被貪慾壓垮,被瞋恨壓垮,被妄想痴迷壓垮,被出生(birth)、衰老(aging)、死亡(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壓垮”。

耳被壓垮……意被壓垮,諸精神現象(法)被壓垮,意識被壓垮,意觸被壓垮,和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被壓垮。被什麼壓垮呢?我說被貪慾壓垮,被瞋恨壓垮,被妄想痴迷壓垮,被出生(birth)、衰老(aging)、死亡(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壓垮。

比丘們!當如是看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眼,對諸色,對眼識,對眼觸,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對耳……對意,對諸精神現象(法),對意識,對意觸厭離,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當體驗厭離時,他冷靜離欲,通過冷靜離欲,他的心獲得解脫。當解脫時,而有”它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SN.35.30  適於根除(Appropriate for Uprooting)經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的途徑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不構想眼,不在眼中構想,不從眼構想,不構想“眼是我的”。不構想諸色,不在諸色中構想,不從諸色構想,不構想“諸色是我的”。不構想眼識,不在眼識中構想,不從眼識構想,不構想“眼識是我的”。不構想眼觸,不在眼觸中構想,不從眼觸構想,不構想“眼觸是我的”。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構想它,不在它中構想,不從它構想,不構想“那是我的。”

他不構想,……他不構想意,不在諸精神現象(法)中構想,不從諸精神現象(法)構想,不構想“諸精神現象(法)是我的”。不構想意識,不在意識中構想,不從意識構想,不構想“意識是我的”。不構想意觸,不在意觸中構想,不從意觸構想,不構想“意觸是我的”。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構想它,不在它中構想,不從它構想,不構想“那是我的。”

他不構想一切,不在一切中構想,不從一切構想,不構想“一切是我的”。當不執取時,他不會焦慮不安。當不會焦慮不安時,他自己成就涅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這就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


SN.35.31  適於根除的(Suitable for Uprooting) (1)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的途徑呢?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不構想眼,不在眼中構想,不從眼構想,不構想“眼是我的”。不構想諸色,不在諸色中構想,不從諸色構想,不構想“諸色是我的”。不構想眼識,不在眼識中構想,不從眼識構想,不構想“眼識是我的”。不構想眼觸,不在眼觸中構想,不從眼觸構想,不構想“眼觸是我的”。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構想它,不在它中構想,不從它構想,不構想“那是我的”。

他不構想耳,……他不構想意,不在諸精神現象(法)中構想,不從諸精神現象(法)構想,不構想“諸精神現象(法)是我的”。不構想意識,不在意識中構想,不從意識構想,不構想“意識是我的”。不構想意觸,不在意觸中構想,不從意觸構想,不構想“意觸是我的”。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構想它,不在它中構想,不從它構想,不構想“那是我的”。比丘們!因為不論一個人構想什麼,不論在什麼中構想,不論從什麼構想,不論構想什麼“那是我的”,那是本來的。此世間,本來變異,依着於變異,只在變異中需求歡喜。

比丘們!無論諸蘊、諸界、諸感知處的程度範圍,他不構想那東西,他不在那東西中構想,不從那東西構想,不構想“那東西是我的”。

因為他不如此構想任何東西,所以他在此世間不執取任何東西。當不執取時,他不會焦慮不安。當不會焦慮不安時,他個人成就涅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他不構想一切,不在一切中構想,不從一切構想,不構想“一切是我的”。當不執取時,他不焦慮不安。當不焦慮不安時,他自己成就涅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這就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


SN.35.32 適當於根絕除的(Suitable for Uprooting經) (2)

“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的途徑呢?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眼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還是快樂?”  “是痛苦,大德! ”  “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適合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大德!”

“比丘們!當如是看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眼,對諸色,對眼識,對眼觸,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對耳……對意,對諸精神現象(法),對意識,對意觸厭離,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當體驗厭離時,他冷靜離欲,通過冷靜離欲,他的心獲得解脫。當解脫時,而有”它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這就是適於根除一切構想(conceiving; 構想)的途徑。”

第三品一切品終。


第四品  屈從於出生品

SN.35.33-42

SN.35.33  屈從於出生(Subject to Birth)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一切都是屈從於出生的。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屈從於出生的一切呢?眼屈從於出生,諸色屈從於出生,眼識屈從於出生,眼觸屈從於出生,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屈從於出生。耳……意屈從於出生,諸精神現象(法)屈從於出生,意識屈從於出生,意觸屈從於出生,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屈從於出生。

比丘們!當如是看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眼,對諸色,對眼識,對眼觸,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對耳……對意,對諸精神現象(法),對意識,對意觸厭離,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當體驗厭離時,他冷靜離欲,通過冷靜離欲,他的心獲得解脫。當解脫時,而有”它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SN.35.34-42  屈從(Subject to Aging)衰老等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一切都屈從於衰老。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屈從於衰老的一切呢?眼屈從於衰老,諸色屈從於衰老,眼識屈從於衰老,眼觸屈從於衰老,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屈從於出生。耳……意屈從於衰老,諸精神現象(法)屈從於衰老,意識屈從於衰老,意觸屈從於衰老,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屈從於衰老。

比丘們!當如是看見時,已受教導的聖弟子對眼,對諸色,對眼識,對眼觸,對所有以眼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對耳……對意,對諸精神現象(法),對意識,對意觸厭離,對所有以意觸為條件所生起的受,不管是快樂的還是痛苦的,或既不是快樂的也不是痛苦的,也都體驗厭離。當體驗厭離時,他冷靜離欲,通過冷靜離欲,他的心獲得解脫。當解脫時,而有”它解脫”之智。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疾病……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死亡……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悲傷(sorrow)……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染污(defilement)、……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破壞(destruction)……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消失(vanishing)……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集起(origination)……存在的狀態不再。””

“比丘們!一切屈從於息滅(cessation)……存在的狀態不再。””

第四品屈從於出生品終。


SN.35.1-12SN.35.13-22SN.35.23-42SN.35.43-62SN.35.63-73SN.35.74-83SN.35.84-93SN.35.94-103SN.35.104-113SN.35.114-123SN.35.124-133SN.35.134-145SN.35.146-155SN.35.156-227,和SN.35.228-248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11.22-2020.12.16-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