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5【禪世界版】2


SN.35.1-12SN.35.13-22SN.35.23-42SN.35.43-62SN.35.63-73SN.35.74-83SN.35.84-93SN.35.94-103SN.35.104-113SN.35.114-123SN.35.124-133SN.35.134-145SN.35.146-155SN.35.156-227,和SN.35.228-248


第四篇  六處品

《相應部》卷35【禪世界版】

六處相應 (相應三十五)2
第二品  諸雙品

SN.35.13-22


SN.35.13  在正覺以前經(1)

在舍衛城。 「比丘們!在我成就正覺以前,還是一位沒有完全正覺的菩薩時,我想道:「什麼是眼的滿足、危險和出離呢?什麼是耳的……什麼是鼻的……什麼是舌的……什麼是身的……什麼是意的滿足、危險和出離呢?”

接著,比丘們!我想道:「依賴於眼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這是眼的滿足。眼是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這是眼的危險。對於眼的慾望和貪慾的去除和捨棄:這是從眼的出離。

依賴於耳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鼻……舌……身……依賴於意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這是意的滿足。意是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這是意的危險。對於意的慾望和貪慾的去除和捨棄:這是從意的出離。 

比丘們!只要我還未在這些六內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我沒對有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但是,當我在在這些六內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時,我對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那時,我生起了這樣的智與眼力遠見(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脫(my liberation of mind)不可動搖;這是我的最後一生;從此沒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35.14  在正覺以前經(2)

在舍衛城。 「比丘們!在我成就正覺以前,還是一位沒有完全正覺的菩薩時,我想道:「什麼是諸色的滿足、危險和出離呢?什麼是諸聲音的……什麼是諸氣味的……什麼是諸味道的……什麼是諸所觸物的……什麼是諸法的滿足、危險和出離呢?”

接著,比丘們!我想道:「依賴於諸色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這是諸色的滿足。諸色是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這是諸色的危險。對於諸色的慾望和貪慾的去除和捨棄:這是從諸色的出離。

依賴於諸聲音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依賴於諸法而生起的歡喜和快樂:這是諸法的滿足。諸法是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這是諸法的危險。對於諸法的慾望和貪慾的去除和捨棄:這是從意的出離。 

比丘們!只要我還未在這些六外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我沒有對包括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但是,當我在這些六內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時,我對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那時,我生起了這樣的智與眼力遠見(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脫(my liberation of mind)不可動搖;這是我的最後一生;從此沒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35.15  尋求滿足經(1)

「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眼的滿足。我曾發現在眼裡的無論什麼滿足。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眼裡的滿足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眼的危險。我曾發現在眼裡的無論什麼危險。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眼裡的危險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從眼的出離。我曾發現從眼的無論什麼出離。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從眼的出離擴展之遠。

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在耳 / 鼻 /舌 / 身 / 意里的滿足。我曾發現在耳 / 鼻 /舌 / 身 / 意里的無論什麼滿足。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耳 / 鼻 /舌 / 身 / 意里的滿足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耳 / 鼻 /舌 / 身 / 意的危險。我曾發現在耳 / 鼻 /舌 / 身 / 意里的無論什麼危險。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耳 / 鼻 /舌 / 身 / 意里的危險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從耳 / 鼻 /舌 / 身 / 意的出離。我曾發現從耳 / 鼻 /舌 / 身 / 意的無論什麼出離。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從耳 / 鼻 /舌 / 身 / 意的出離擴展之遠。

比丘們!只要我還未在這些六內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我沒有對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但是,當我在這些六內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時,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那時,我生起了這樣的智與眼力遠見(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脫(my liberation of mind)不可動搖;這是我的最後一生;從此沒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35.16  尋求滿足經(2)

「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諸色的滿足。我曾發現在諸色里的無論什麼滿足。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諸色里的滿足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曾出發去尋求諸色的危險。我曾發現在諸色里的無論什麼危險。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諸色里的危險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從諸色的出離。我曾發現從諸色的無論什麼出離。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從諸色的出離擴展之遠。

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里的滿足。我曾發現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里的無論什麼滿足。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里的滿足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危險。我曾發現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里的無論什麼危險。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里的危險擴展之遠。比丘們!我曾出發去尋求從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出離。我曾發現從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無論什麼出離。我曾以慧清楚地看見了從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出離擴展之遠。

比丘們!只要我還在這些六外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我沒有對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但是,當我在這些六外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時,我對包括眾天神、眾魔羅、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宣稱我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那時,我生起了這樣的智與眼力遠見(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脫(my liberation of mind)不可動搖;這是我的最後一生;從此沒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35.17  如果沒有(If There Were No)經(1)

在舍衛城。 「比丘們!如果沒有在眼中的滿足,眾生就不會對眼迷戀;可是,因為在眼中有滿足,眾生對眼迷戀。如果沒有在眼中的危險,眾生就不會對它體驗厭惡;可是,因為在眼中有危險,眾生對眼體驗厭惡。如果沒有從眼的出離,眾生就不會有從眼的出離;可是,有從眼的出離,眾生從眼出離。

比丘們!如果沒有在耳 / 鼻 / 舌 /  身 / 意中的滿足,眾生就不會對耳 / 鼻 / 舌 /  身 / 意迷戀;可是,因為在耳 / 鼻 / 舌 /  身 / 意中有滿足,眾生對耳 / 鼻 / 舌 /  身 / 意迷戀。如果沒有在耳 / 鼻 / 舌 /  身 / 意中的危險,眾生就不會對它體驗厭惡;可是,因為在耳 / 鼻 / 舌 /  身 / 意中有危險,眾生對耳 / 鼻 / 舌 /  身 / 意體驗厭惡。如果沒有從耳 / 鼻 / 舌 /  身 / 意的出離,眾生就不會有從耳 / 鼻 / 舌 /  身 / 意的出離;可是,有從耳 / 鼻 / 舌 /  身 / 意的出離,眾生從耳 / 鼻 / 舌 /  身 / 意出離。

比丘們!只要眾生還未在這些六內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他們沒有從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從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及眾人的這一代出離;他們沒有從它分離,從它釋放,也沒有住於除去障礙的一顆心。可是,當他們對這所有的如實直接了知它的本來面目時,他們從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從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出離;他們從它分離,從它釋放,住於除去障礙的一顆心。」


SN.35.18  如果沒有滿足經第(2)

在舍衛城。 「比丘們!如果沒有在諸色中的滿足,眾生就不會對諸色迷戀;可是,因為在諸色中有滿足,眾生對諸色迷戀。如果沒有在諸色中的危險,眾生就不會對它們體驗厭惡;可是,因為在諸色中有危險,眾生對諸色體驗厭惡。如果沒有從諸色的出離,眾生就不會從諸色的出離;可是,有從諸色的出離,眾生從諸色出離。

比丘們!如果沒有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的滿足,眾生就不會對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迷戀;可是,因為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有滿足,眾生對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迷戀。如果沒有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的危險,眾生就不會對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體驗厭惡;可是,因為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有危險,眾生對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體驗厭惡。如果沒有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出離,眾生就不會有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出離;可是,有從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出離,眾生從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出離。

比丘們!只要眾生還未在這些六外在處直接如實了知滿足、危險和出離,比丘們!他們沒有從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從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及眾人的這一代出離;他們沒有從它分離,從它釋放,也沒有住於除去障礙的一顆心。可是,當他們對這所有的如實直接了知它的本來面目時,他們從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從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出離;他們從它分離,從它釋放,住於除去障礙的一顆心。」


SN.35.19  歡喜經(1)

「比丘們!一個在眼中尋求歡喜的人,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沒有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在耳 、鼻、舌 、身、意中尋求歡喜的人,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沒有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不在眼中尋求歡喜的人,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不在耳 、鼻、舌 、身、意中尋求歡喜的人,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SN.35.20  歡喜經(2)

「比丘們!一個在諸色中尋求歡喜的人,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沒有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尋求歡喜的人,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沒有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不在眼中尋求歡喜的人,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一個不在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中尋求歡喜的人,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一個不在痛苦中尋求歡喜的人,我說從痛苦中獲得解脫。


SN.35.21  痛苦的生起經 (1)

「比丘們!眼的生起、持續、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生起、疾病的持續和老死的顯現。

耳 、鼻、舌 、身、意的生起、持續、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生起、疾病的持續和老死的顯現。

眼的息滅、平息、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息滅、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耳 、鼻、舌 、身、意的息滅、平息、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息滅、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SN.35.22  痛苦的生起經 (2)

「比丘們!諸色的生起、持續、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生起、疾病的持續和老死的顯現。

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生起、持續、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生起、疾病的持續和老死的顯現。

諸色的息滅、平息、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息滅、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諸聲音、諸氣味、諸味道、諸所觸物、諸現象(諸法)的息滅、平息、產生和顯現,就是痛苦的息滅、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第二品諸雙品終。


SN.35.1-12SN.35.13-22SN.35.23-42SN.35.43-62SN.35.63-73SN.35.74-83SN.35.84-93SN.35.94-103SN.35.104-113SN.35.114-123SN.35.124-133SN.35.134-145SN.35.146-155SN.35.156-227,和SN.35.228-248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11.22-2020.08.06-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