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4【禪世界版】

第三篇 諸蘊品

《相應部》卷34【禪世界版】

禪定相應(相應三十四)

SN.34.1-57

SN.34.1  關於定的成就(Attainment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成就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成就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成就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2 關於定的保持(Maintenance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3  關於定的發生(Emergence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4  關於定的柔順(Pliancy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5   關於定的對象(The Object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 所緣物)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6  關於定的範圍 (The Range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7  關於定的決心(Resolution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8  關於定的完全性 (Thoroughness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9  關於定的堅持(Persistence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是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的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0  關於定的合適性(Suitability in relation to Concentra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但不是一個行適於定的人。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行適於定的人,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也不是一個行適於定的人。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定,並且是一個行適於定的人。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作為一個行適於定的人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作為一個行適於定的人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1  關於成就的保持(Maintenance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保持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2  關於成就的發生(Emergence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3   關於成就的柔順(Pliancy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定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4  關於成就的對象(The Object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對象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5  關於成就的範圍( The Range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6  關於成就的決心(Resolution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7  關於成就的完全性(Thoroughness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 )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8 關於成就的堅持(Persistence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 )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19  關於成就的合適性(Suitability in relation to Attainment )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但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適於定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也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成就和作為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20  關於保持的發生(Emergence in relation to Maintenanc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保持和關於定的發生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21-27  關於保持的柔順(Pliancy in relation to Maintenance)等經

(這7則經與SN.34.20的模型相同,但是用“柔順 / 對象 /範圍 / 決心 / 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 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 一個適於定行的人” 來替換“發生”。)


SN.34.28  關於發生的柔順(Pliancy in relation to Emergenc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柔順。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發生和關於定的柔順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36-40  關於柔順的範圍(The Range in relation to Pliancy) 等經

(這5則經與SN.34.35的模型相同,但是用“範圍 / 決心 / 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 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 一個適於定行的人” 來替換“對象”。)


SN.34.41  關於對象的範圍(The Range in relation to the Object)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對象和關於定的範圍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42-45  關於對象的決心( Resolution in relation to the Objec) 等經

(這4則經與SN.34.41的模型相同,但是用“決心 / 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 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 一個適於定行的人” 來替換“範圍”。)


SN.34.46  關於範圍的決心( Resolution in relation to the Range )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也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範圍和關於定的決心兩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47-49  關於範圍的完全性(Thoroughness in relation to the Range)等經

(這3則經與SN.34.46的模型相同,但是用“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 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 一個適於定行的人” 來替換“決心”。)


SN.34. 50  關於決心的完全性(Thoroughness in relation to Resolution)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但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和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熟練於關於定的決心和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51-52  關於範圍的堅持(Persistence relation to the Rang)等經

(這2則經與SN.34.50的模型相同,但是用“ 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 一個適於定行的人” 來替換“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SN.34. 53  關於完全性的堅持(Persistence in relation to Thoroughness)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也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54  關於完全性的合適性(Suitability in relation to Thoroughness)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但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適於定行者,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也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SN.34.55  關於堅持的合適性(Suitability in relation to Persistenc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有這四種禪修者。是哪四種呢?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但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適於定行者,但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既不是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也不是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某一種禪修者是一個關於定的完全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

比丘們!在這裡,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比丘們!正猶如從奶牛有牛奶(milk),從牛奶有奶油(cream),從奶油有黃油(butter; 生酥);從黃油有酥油(ghee);從酥油有酥油醍醐(cream-of-ghee),它被稱為在所有這些中是最好的。同樣地,比丘們!作為一個關於定的堅持行者和一個適於定行者的禪修者,在這四種禪修者中是第一的、最好的、最殊勝的、最高的和最傑出的。”


《禪定相應》終。


第三篇諸蘊品終。


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2.29-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