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禪世界版】2

SN.3.1-10SN.3.11-20SN.3.21-25


《相應部》卷3【禪世界版】2

第三章 拘薩羅相應(相應三)
第二品(無子嗣)品

SN.3.11-20


SN.3.11  七位結髮者(Seven Jatilas)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東園鹿母講堂。當時正是傍晚,世尊從隱退獨處中起來,坐在外面的通道旁。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並在一旁坐下。

當時,有七位結髮者(jatilas)、七位尼乾陀弟子(niganthas)、七位裸體苦行者(naked ascetics)、七位身着一袍(one-robed)沙門苦行者、七位遊行(漫行;wanders)者,有着多毛的腋窩、長長的指甲和很長的體毛。他們帶着幾捆生活必需品,從離世尊不遠的地方走過。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從座位上起來,將上面的袍子搭到一邊肩膀後,右膝着地,然後向那七位結髮者、七位尼乾陀弟子、七位裸體苦行者、七位身着一袍沙門苦行者和七位遊行者合掌虔誠地致意後,三次報上自己的名字:“諸位大德!我是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諸位大德!我是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諸位大德!我是拘薩羅國波斯匿王。”

接着,在那七位結髮者、七位尼乾陀弟子、七位裸體苦行者、七位身着一袍沙門苦行者和七位遊行者離開後不久,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大德!那些人都會成為此世間的阿羅漢們,或已開始通往阿羅漢境界之道的人。”

(世尊:)

“大王!對於享受諸感官欲樂、住在塞滿子嗣的家裡、享用迦屍的檀香、戴着花環、塗著香料和香膏、接受金銀的一般在家人的你來說,難以理解此語:“這些人是阿羅漢,或這些人已開始通往阿羅漢境界之道。”

大王!通過與某人共住,其人的戒德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過與某人打交道,其人的誠實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在各種逆境里,其人的剛毅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過與某人交流討論,其人的智慧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波斯匿王:)

“不可思議啊,大德!好極了啊,大德!

大德!世尊如此宣說得太好了:“大王!對於享受諸感官欲樂、住在塞滿子嗣的家裡、享用迦屍的檀香、戴着花環、塗著香料和香膏、接受金銀的一般在家人的你來說,難以理解此語:“這些人是阿羅漢,或這些人已開始通往阿羅漢境界之道。”

大王!通過與某人共住,其人的戒德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過與某人打交道,其人的誠實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在各種逆境里,其人的剛毅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過與某人交流討論,其人的智慧才會為人所知,並且要經過很長時間,而不是短時間;要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德!這些人是我的間諜、卧底們,剛從國內偵察後回來。首先他們收集情報,然後我要讓他們披露信息。大德!現在當他們已經沖洗掉塵垢,新近沐浴、梳理,修剪好鬚髮,穿上白色衣服,他們將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賦予的五種感官享樂之索。”

那時,世尊已知這件事的含義後,當時宣說這些偈頌:

399  “既不容易通過外貌來了解一個人,

也不應該信賴一個快速的評估,

因為在操縱得很好的偽裝里,

缺乏制約的人們在此世間大行其道。

400  如同用粘土製作的假耳環,

如同一枚鍍金的半分銅錢,

有些事物偽裝而行,

外表亮麗,而內在不純。”

【注】:尊者菩提比丘此經的英譯十分流暢,符合巴利文原意。禪世界版在此處試圖契合尊者菩提比丘的英譯。


SN.3.12  五位國王經

在舍衛城。當時,波斯匿王領導的五位國王正在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賦予的五種感官享樂之索,他們當中引發了這樣的談話:“什麼在感官享樂中居於首位呢?”

其中有些人說:“諸色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聲音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氣味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味道居於首位。”  而有些人說:“諸所觸物居於首位。”

由於那些國王不能相互說服對方,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對他們說道:“來吧!尊敬的先生們!讓我們去拜見世尊,向他請教此事。世尊答覆我們後,我們應憶持它。”

“好的,尊敬的先生!”  那些國王回答道。接着那五位國王由波斯匿王領着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對世尊說道:“大德!在這裡,我的五位國王正在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賦予的五種感官享樂之索,他們當中引發了這樣的談話:“什麼在感官享樂中居於首位呢?” 其中有些人說:“諸色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聲音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氣味居於首位。”  有些人說:“諸味道居於首位。”  而有些人說:“諸所觸物居於首位。”  那麼,大德!什麼在諸感官享樂中居於首位呢?” ”

(世尊:)

“大王!我說,無論什麼最令人愉快,就決定了其在五種感官享樂中居於首位。大王!那些同樣的色,對某人賞心悅目,對另一個人卻是令人厭惡。當其人對某些色愉悅、完全滿意時,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色更為殊勝或更為崇高的色。對他來說,那些色已經最為殊勝;對他來說,那些色最為卓越。

大王!那些同樣的聲音,對某人賞心悅目,對另一個人卻是令人厭惡。當其人對某些聲音愉悅、完全滿意,則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聲音更為殊勝或更為崇高的聲音。對他來說,那些聲音已經最為殊勝;對他來說,那些聲音最為卓越。

大王!那些同樣的氣味,對某人賞心悅目,對另一個人卻是令人厭惡。當其人對某些氣味愉悅、完全滿意,則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氣味更為殊勝或更為崇高的氣味。對他來說,那些氣味已經最為殊勝;對他來說,那些氣味最為卓越。

大王!那些同樣的味道,對某人賞心悅目,對另一個人卻是令人厭惡。當其人對某些味道愉悅、完全滿意,則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味道更為殊勝或更為崇高的味道。對他來說,那些味道已經最為殊勝;對他來說,那些味道最為卓越。

大王!那些同樣的所觸,對某人賞心悅目,對另一個人卻是令人厭惡。當其人對某些所觸愉悅、完全滿意,則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所觸更為殊勝或更為崇高的所觸。對他來說,那些所觸已經最為殊勝;對他來說,那些所觸最為卓越。”

當時,栴檀額利迦 (Candanangalika) 優婆塞正坐在那些會眾當中。於是,栴檀額利迦優婆塞起座,將上面的袍子搭到一邊肩膀,向世尊合掌虔誠地致意後,對世尊說道:

“世尊!我有一個靈感;善逝!我有一個靈感。”

“栴檀額利迦!請你說出來。” 世尊說道。

接着栴檀額利迦優婆塞在世尊面前以一相宜的偈頌稱讚世尊:

401  “猶如芬芳的紅蓮與紅睡蓮,

在清晨開放,香薰未散,

看安耆羅(Angirasa)啊!這光芒四射者,

象太陽,在天空中照耀。”

那時,五位國王把五件上袍供奉給栴檀額利迦優婆塞。

接着,栴檀額利迦優婆塞把五件上袍供奉給世尊。


SN.3.13   一桶食物量經

在舍衛城。當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已經吃了一桶米飯和咖喱。那時,吃飽喝足、氣喘吁吁的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

那時,世尊知道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吃飽喝足、氣喘吁吁的情形,當時宣說此偈:

402  “當其人常持正念時,

了知飲食有度,

 他的病痛就會消失:

他能緩慢地衰老,守護生命。”

當時,青年婆羅門善見(Sudasana)站在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背後。 接着,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對青年婆羅門善見如是說道:“來吧!尊敬的善見!你從世尊這裡學得此偈,以後我無論何時吃飯,就把它誦給我聽。我會每天給你一百迦哈玻(Kahapanas)作為一種永久的資助。”

“好的,陛下!” 青年婆羅門善見回答道。從世尊處學得此偈後,無論何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吃飯,青年婆羅門善見就唱誦此偈:

403  “當一個人常持正念時,

了知飲食有度,

他的病痛就會消失:

他能緩慢地衰老,守護生命。”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逐漸地減少他的食量,到最多一那利(pint-pot)的煮米飯量。過了些時候,當他的身體變得相當苗條,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以手拍打着肢體,他以歡喜之語說道:“世尊確實以兩方面的利益憐憫我:適合當生的利益與適合來世的利益。”


SN.3.14  戰鬥 (1)

在舍衛城。那時,摩揭陀(Magadha)國阿闍世(Ajatasattu)王,即韋提希(Videhan)之子,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進攻拘薩羅國波斯匿王。 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聽到報告,“聽說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調動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對我進攻。”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也調集了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反攻摩揭陀國阿闍世王。

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與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展開戰鬥。在那次戰鬥中,阿闍世王打敗了波斯匿王,而敗北的波斯匿王,撤退到他自己的首都舍衛城。

那時,眾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進入舍衛城托缽乞食。

比丘們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後,食畢,去拜見世尊。抵達後,比丘們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說道:

“大德!摩揭陀(Magadha)國阿闍世王,即韋提希之子,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進攻拘薩羅國波斯匿王。 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聽到報告,“聽說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調動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對我進攻。”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也調集了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反攻摩揭陀國阿闍世王。

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與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展開戰鬥。在那次戰鬥中,阿闍世王打敗了波斯匿王,而敗北的波斯匿王,撤退到他自己的首都舍衛城。 ”

(世尊:)

“比丘們!摩揭陀國阿闍世王有惡友、惡同伴和惡同志。而拘薩羅國波斯匿王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 可是,比丘們!今天,敗北的波斯匿王今晚會不得安眠。

404  “勝利招致憎恨,

敗北者不得安寢。

放棄勝敗之後,

寂靜者得享安眠。”


SN.3.15  戰鬥經 (2)

在舍衛城。那時,摩揭陀(Magadha)國阿闍世(Ajatasattu)王,即韋提希(Videhan)之子,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進攻拘薩羅國波斯匿王。 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聽到報告,“聽說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調動調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對我進攻。”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也調集了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反攻摩揭陀國阿闍世王。

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與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展開戰鬥。在那次戰鬥中,波斯匿王打敗並活捉了阿闍世王。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想道: “儘管當我沒侵犯他時,這位摩揭陀國阿闍世王卻侵犯我。但是,他還是我的外甥。就讓我收繳他所有的大象部隊、騎兵部隊、戰車部隊、步兵部隊,讓他一無所有地活着離去。”

那時,波斯匿王收繳了阿闍世王所有的大象部隊、騎兵部隊、戰車部隊、步兵部隊,讓他一無所有地活着離去。

那時,眾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進入舍衛城托缽乞食。比丘們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後,食畢,去拜見世尊。抵達後,比丘們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說道:“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即韋提希之子,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進攻拘薩羅國波斯匿王。 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聽到報告,“聽說摩揭陀國阿闍世王韋提希子調動調動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對我進攻。”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也調集了四個師的軍隊,向迦屍進軍,反攻摩揭陀國阿闍世王。

那時,摩揭陀國阿闍世王與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展開戰鬥。在那次戰鬥中,波斯匿王打敗並活捉了阿闍世王。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想道: “儘管當我沒侵犯他時,這位摩揭陀國阿闍世王卻侵犯我。但是,他還是我的外甥。就讓我收繳他所有的大象部隊、騎兵部隊、戰車部隊、步兵部隊,讓他一無所有地活着離去。”

那時,波斯匿王收繳了阿闍世王所有的大象部隊、騎兵部隊、戰車部隊、步兵部隊,讓他一無所有地活着離去。” ”

那時,世尊知道這件事的含義後,當時宣誦這些偈頌:

405  “一個男子將一直掠奪,

只要掠奪有利於他的目的,

而當其他人掠奪他時,

那掠奪者就被掠奪。

406  愚者以為財富在他那邊,

只要其惡還未成熟。

而當其惡成熟

此愚者遭受痛苦。

407  殺手招致一個殺手,

征服者招致一個征服者。

施虐者招致施虐,

謾罵者招致一個謾罵者。

如此通過業的演化,

那掠奪者被掠奪。”


SN.3.16   女兒經

在舍衛城。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 那時,某位男子去見波斯匿王,對他耳語通知道: “陛下!茉莉王后生了一個女兒。” 當如是所說時,波斯匿王很不愉快。那時,世尊知道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不愉快後,宣誦這些偈頌:

408  “一個女人,啊,國王!

可能最後會比一個男人要好:

她可能明智和貞潔,

尊敬婆婆,是一個忠貞的妻子。”

“她生下的兒子,

可能成為英雄,啊,大地之主。

如此一個幸福女人的兒子,

甚至可能統治疆域。”


SN.3.17  精勤不放逸經 (1)

在舍衛城。坐在一旁,波斯匿王對世尊說道:“大德!存在這樣一種事物嗎?它能保障兩種利益:適合於當生的利益和適合於來世的利益?”

“大王!存在這樣一種事物,它能保障兩種利益:適合於當生的利益和適合於來世的利益。”

“那麼,大德!這樣一種事物是什麼呢?”

“大王!就是精勤不放逸。猶如叢林里剛巧走入那些大象足跡的眾生的足跡,大象的足跡由於其大小,被稱為它們中的首領,而精勤不放逸也是這種事物,它能保障兩種利益:適合於當生的利益和適合於來世的利益。

410  “對一位期望長壽和健康,

美貌、天界和高貴出生,

相隨不斷的種種崇高喜悅的人來說,

賢智者稱讚,

在作福德之行上的精勤不放逸。

411  精勤不放逸的智者,

他能保障兩種利益:

當生看得見的利益

和來世的利益。

通過獲得利益的堅定之人,

被稱為一位具足智慧的人。”


SN.3.18   精勤不放逸 (2)

在舍衛城。坐在一旁,波斯匿王對說道:“大德!在這裡,當我獨自隱退遠離時,心中生起了如是反思:“世尊已經透徹地解說了法,而法是為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人所說的,不是為有惡友、惡同伴和惡同志的人而說的。”

“正是這樣,大王!正是這樣,大王!  大王!我已經透徹地解說了法,而法是為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人所說的,不是為有惡友、惡同伴和惡同志的人而說的。

大王!有一次,我住在釋迦(Sakyans)族人中,那裡有一個名叫那軋拉迦(Nagaraka)的釋迦族人小城。那時,阿難比丘來見我,向我禮敬,在一旁坐下,說道:“大德!這是梵行的一半,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大王!當如是所說時,我告訴阿難比丘:“阿難!不是這樣的。阿難!不是這樣的。阿難!這就是梵行的全部,即: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阿難!當一位比丘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時,可以預期,他必將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可是,阿難!一位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比丘,如何修習和培育八聖道呢?阿難!在這裡,一位比丘依止遠離、依止冷靜離欲、依止滅、依止釋放的圓熟,而修習正見;依止遠離……修習正思惟……修習正語……修習正業……修習正命……修習正精進……修習正念;依止遠離、依止冷靜離欲、依止息滅、依止釋放的圓熟而修習正定。阿難!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比丘,這樣修習和培育八聖道。

阿難!通過下面的法門,興許能理解全部梵行如何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阿難!由於以我為善友,屈從於出生的眾生從出生脫離;屈從於衰老的眾生從衰老脫離;屈從於疾病的眾生從疾病脫離;屈從於死亡的眾生從死亡脫離;屈從於憂傷、哀慟、痛苦、苦惱和絕望的眾生從憂傷、哀慟、痛苦、苦惱和絕望脫離。

阿難!通過這個法門,興許能理解全部梵行如何是良好的友誼、良好的同伴之誼和良好的同志之誼。

大王!因此,你應該如此自我修習:“我將是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者。”大王!你應該如此自我修習。

大王!當你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時,你應該住於、依止於一種事物:在善法上精勤不放逸。

大王!當你住於精勤不放逸時,依止精勤不放逸時,你的後宮諸婦的隨從們將這樣想:“國王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來吧!讓我們也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當你住於精勤不放逸時,依止精勤不放逸時,你的剎帝利封臣們的隨從們將這樣想:“國王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來吧!讓我們也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當你住於不放逸時,依止不放逸時,你的軍隊將這樣想:“國王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來吧!讓我們也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當你住於精勤不放逸時,依止精勤不放逸時,你的城鄉的國民們將這樣想:“國王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來吧!讓我們也住於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當你住於精勤不放逸時,依止精勤不放逸時,你自己將得到守衛和保護;後宮諸婦的隨行們也將得到守衛和保護;你的財富與寶庫也將得到守衛和保護。

412  “對期望崇高財富

相續不斷的一個人來說,

賢智者稱讚

在作福德之行上的精勤不放逸。

413  精勤不放逸的智者,

他能保障二種利益:

當生看得見的利益,

和來世的利益。

通過獲得利益的堅定之人,

被稱為具足智慧者。”


SN.3.19  無子嗣經 (1)

在舍衛城。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中午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世尊對他說道: “大王!你中午從哪裡來呢?”

“大德!在這裡,舍衛城中金融家屋主死了。他死時未立遺囑,我把他的沒有繼承的財產搬到王宮後就來了。大德!黃金就有八百萬,更不用說白銀,還有,大德!那金融家屋主的飯食享用是這樣的:他吃紅米拌酸粥。他的衣服享用是這樣的:他穿三片粗麻布做的衣服。他的車乘享用是這樣的:他乘帶有樹葉雨蓬的破舊小車四處走動。”

“正是這樣,大王!正是這樣,大王!當非善人獲得充裕的財富後,既不使自己快樂、喜悅,也不使父母快樂、喜悅,也不使妻子、兒女們快樂、喜悅,也不使奴隸、工人、僕人們快樂、喜悅,也不使朋友、同僚們快樂、喜悅;他也不對沙門、婆羅門們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導向天界果報,導致幸福、歡樂,有益於轉生天界。由於他的那些財富沒有正當地使用,國王們拿走,或盜賊們拿走,或火燒掉,或水沖走,或不為人所愛的繼承人們拿走。就象目前這樣,大王!當不正當使用時,那財富就會浪費,而沒有得到利用。

大王!猶如在無人居處有一個令人愉快的蓮花池,其水明澈、清冽、甜美、乾淨,還有美麗的淺灘;但是人們既不會取水,飲水,在裡面沐浴,或是用於任何目的。在這種情況下,大王!那水,如果不正當使用,就會浪費,而沒有得到利用。所以同樣的,大王!當非善人得到充裕的財富後,既不使自己快樂、喜悅,也不使父母快樂、喜悅,也不使妻子、兒女們快樂、喜悅,也不使奴隸、工人、僕人們快樂、喜悅,也不使朋友、同僚們快樂、喜悅;他也不對沙門、婆羅門們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導向天界果報,導致幸福歡樂,有益於轉生天界。由於他的那些財富沒有正當地使用,國王們拿走,或盜賊們拿走,或火燒掉,或水沖走,或不為人所愛的繼承人們拿走。就象目前這樣,大王!當不正當使用時,那財富就會浪費,而沒有得到利用。

可是,大王!當善人得到充裕的財富後,既使自己快樂、喜悅,也使父母快樂、喜悅,也使妻子、兒女們快樂、喜悅,也使奴隸、工人、僕人們快樂、喜悅,也使朋友、同僚們快樂、喜悅;他也對沙門、婆羅門們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導向天界果報,導致幸福歡樂,有益於轉生界。由於他的那些財富正當地使用,國王們拿不走,盜賊們拿不走,火燒不掉,水沖不走,並且不為其所愛的繼承人們拿不走。就象目前這樣,大王!當正當使用時,那財富得到利用,而不會浪費。

大王!猶如在村落或城鎮不遠處有一個令人愉快的蓮花池,其水明澈、清冽、甜美、乾淨,還有美麗的淺灘;而且人們會取水,飲水,在裡面沐浴,或是用於他們的目的。在這種情況下,大王!那水,正當地使用,就會得到利用,而不會浪費。同樣地,大王!當善人得到充裕的財富後,既使自己快樂、喜悅,也使父母快樂、喜悅,也使妻子、兒女們快樂、喜悅,也使奴隸、工人、僕人們快樂、喜悅,也使朋友、同僚們快樂、喜悅;他也對沙門、婆羅門們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導向天界果報,導致幸福歡樂,有益於轉生天界。由於他的那些財富正當地使用,國王們拿不走,盜賊們拿不走,火燒不掉,水沖不走,並且不為其所愛的繼承人們拿不走。就象目前這樣,大王!當正當使用時,那財富得到利用,而不會浪費。

414  清冽的水在無人居處,

未被飲用就蒸發而盡,

所以當邪惡之人獲取財富後,

他既不快活享用也不施與布施。”

415  但是當智者得到財富後,

他快活享用和做所應做(施予布施)。

在供養親人們後,他無可責難,

那位聖者去往一個天國。”


SN.3.20  無子嗣經 (2)

那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中午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世尊對他說道: “大王!你中午從哪裡來呢?”

“大德!在這裡,舍衛城中金融家屋主死了。他死時未立遺囑,我把他沒有繼承的財產搬到王宮後就來了。大德!黃金就有一千萬,更不用說白銀,還有,大德!那金融家屋主的飯食享用是這樣的:他吃紅米拌酸粥。他的衣服享用是這樣的:他穿三片粗麻布做的衣服。他的車乘享用是這樣的:他乘帶有樹葉雨蓬的破舊小車四處走動。”

“正是這樣,大王!正是這樣,大王!大王!從前,那位金融家屋主以施食供養名叫多伽羅屍棄(Tagarasikhi)的辟支佛。他說了“給沙門食物!”後,起座離開。 但是,施完之後,他後來覺得後悔,心想:“如果是奴隸、工人們吃了這些飯食,會好一些。” 而且,他為了財富謀殺了他兄弟的獨子。

大王!因為那位金融家屋主以施食供養名叫多伽羅屍棄的辟支佛,以那個業的果報,他往生善趣(好的目的地)、天界七回。以那個業的剩餘果報,他就在這同一舍衛城獲得金融家的職位七回。大王!因為那位金融家屋主後來對布施感到後悔,以那個業的果報,他的心不愛好享用美食、華服、豪車,也不愛好享受五種感官享樂中的極致之品。大王!因為那位金融家屋主,為了財富謀殺了他兄弟的獨子,以那個業的果報,他在地獄備受折磨了好多年、好幾百年、好幾千年、好幾十萬年。以那個業的剩餘果報,他用第七次沒有繼承的財富供應國王的寶庫。

大王!那位金融家屋主以前的福德已經耗盡,而他又不累積任何新的福德。大王!金融家屋主如今正在“大號叫地獄”受到煎烤。

“如此,大德!金融家屋主已往生“大號叫地獄”了嗎?”

“是的,大王!金融家屋主已往生“大號叫地獄”了。

416  “穀物、財富、銀、金,

或者還有任何所有,

奴隸、工人、報信者們,

以及那些作為他的家眷生活的人們:

一切都拿不走,而他必須走,

一切都會在身後留下。

417  可是其人以身、以語

或以意所作的:

這確實是他自己的,

他走時帶着走;

這是一直跟隨他的,

如影隨形,永遠不離。”

418  因此,其人應該行善,

作為來世的積聚。

福德是生物類的供養,

當它們在另一個世間生起。”

第二品終。


SN.3.1-10SN.3.11-20SN.3.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9-2018.05.06-1.2-M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