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3【禪世界版】1

SN.3.1-10SN.3.11-20SN.3.21-2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3【禪世界版】1

第三章 拘薩羅相應(相應三)
第一品(束縛品)

SN.3.1-10


 SN.3.1  年輕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那時,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去拜見世尊,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波斯匿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喬達摩大德也會聲稱“我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嗎?”

“大王!假如一個能正確宣說的人說任何人“他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那麼只有我這樣的人才可能如此正確宣說。大王!因為我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

“喬達摩大德!甚至那些作為傳承和團體的領袖、導師,知名的、著名的和被眾人公認為聖人的開山祖師的沙門和婆羅門,即如富蘭那迦葉(Puruna Kassapa)、末伽利瞿舍羅(Kakkhali Gosala)、尼乾陀若提子(Nigantha Napaputta)、刪闍耶吠羅底子(Sanjaya Belatthiputta)、迦據陀迦旃延(Pakudha Kaccayana)、阿耆多翅欽婆羅(Ajita Kesakambali)等,當我問他們是否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時,他們沒有聲稱已經證悟辦道。那麼為何喬達摩大德,當他如此年紀輕輕且新近出家,就聲稱已經覺醒至無上遍正覺呢?”

“大王!有四種事物不應該被輕侮和蔑視為“年輕”。是哪四種呢?大王!一位剎帝利不應該被輕侮和蔑視為“年輕”;大王!一條蛇不應該被輕侮和蔑視為“年輕”;大王!一團烈火不應該被輕侮和蔑視為“年輕”;大王!一位比丘不應該被輕侮和蔑視為“年輕”。這些就是四種事物。”

世尊如是所說。說完這個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說道:

374  “對於出生顯貴的一位剎帝利,

一個人不能輕侮他為“年輕”。

一位具有顯赫名聲且出生高貴的王子:

一個人不能蔑視他為“年輕”。

375  因為這位剎帝利假如得到王位,

會是人們的王,

當他發怒時,會對一個人

處以一種嚴厲的王家懲罰。

因此,守護自己的生命,

一個人應該迴避他。

376  如果在村莊或林野偶爾看見一條蛇,

一個人不能輕視它為“年輕”,

一個人不能蔑視它為“年輕”:

377  因為那條兇猛的蛇,

會以各種不同的形色遊走顯現,

它會攻擊和咬嚙愚蠢的人,

不論一個男人或女人。

因此,守護自己的生命,

一個人應該迴避它。”

378  對吞噬眾物的一團烈火,

一個人不能輕侮它為“年輕”。

捲起黑煙的大火,

一個人不能蔑視它為“年輕”。

379  因為假如它得到一批柴薪燃料,

已經成為大火之後,

它會攻擊與焚燒愚蠢的人,

不論一個男人或女人。

因此,守護自己的生命,

一個人應該迴避它。

380  當一團捲起黑煙的大火,

燒掉一個山林時,

隨着日夜的流逝,

幼芽們在那裡再次煥發生機。

381  可是假如一位戒德具足(of perfect virtue)的比丘,

用他的戒德之火鍛煉自身,

一個人既沒有兒子們與牛群,

他的繼承人們也得不到財富。

他們沒有子嗣和繼承人,

就像棕櫚樹們的樹樁。

382  因此,一個明智的人,

出於對他自己利益的考慮,

應該總是適當地對待這些事物:

一條兇猛的蛇與一團烈火,

一位著名的剎帝利,

和一位戒德具足的比丘。”

當世尊說完上面的話,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對世尊說道:“大德!太偉大了!大德!太偉大了!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為那些有視力的人們高擎明燈以看見諸色一般,同樣地,世尊以種種方法來闡明正法。大德!我皈依世尊、法和比丘僧團。大德!請世尊把我作記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


SN.3.2  一個人經

在舍衛城。 那時,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去拜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有多少種事物,當它們在一個人當中生起時,為了他的損害、痛苦和不適而生起呢?”

“大王!有三種事物,當它們在一個人當中生起時,為了他的損害、痛苦和不適而生起。是哪三種呢?它們是貪婪(greed)、嗔恨(hatred)和妄想痴迷(delusion)。這些是三種事物,當它們在一個人當中生起時,為了他的損害、痛苦和不適而生起。

383  貪婪、嗔恨和妄想痴迷,

從一個人當中生起,

如同其果實摧毀蘆葦一般,

它們會傷害充滿邪惡之心的人。”

【注】:《南傳法句經》(Dharmapada;了參法師譯)第164句里說有種格他格草(Katthaka; 蘆葦之屬;名為格他格竹Velu-Sankhata-Katthaka),一旦結實,就會死亡。


SN.3.3  衰老和死亡經

在舍衛城。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對於已經出生的人來說,除了衰老死亡之外還有其它什麼可期望的呢?”

“大王!對於已經出生的人來說,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沒有其它什麼可期望的。甚至在那些大富的眾剎帝利的情形中,儘管他們富庶,有許多財富和財產,大量的金銀,很多財寶和物產,以及錢財、穀物,也是如此 – 因為他們已經出生,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沒有其它什麼可以期望。甚至在那些大富的婆羅門的情形中,儘管他們富庶,有許多財富和財產,大量的金銀,很多財寶和物產,以及錢財、穀物,也是如此。因為他們已經出生,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沒有其它什麼可以期望。甚至在那些成就阿羅漢的比丘們的情形中,儘管他們煩惱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已經放下重負、已經達到他們自己的目標、存在(有)的諸束縛已被徹底摧毀,已經以究竟智獲得徹底解脫,也是如此:對他們來說,甚至身體屈從於破裂,屈從於被放下。”

384  “國王們的漂亮戰車們受到磨損,

這個身體也經歷衰退。

但善的正法不會衰退:

而善人與善人們一同如此宣說。”


SN.3.4  愛人經

在舍衛城。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在這裡,當獨自隱退遠離時,我在心裡如是反思:“誰待己如愛人呢?而誰待己如仇寇呢?” 接着,大德!我想道:“那些以身行惡、以語行惡和以意行惡的人,他們待己如仇寇。即使他們會說:“我們以愛人待己”,而他們仍待己如仇寇。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他們對待自己的所作,與仇敵對待仇敵所作的方式一致,因此他們待己如仇寇。 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語行善和以意行善的人,他們待己如愛人。即使他們會說:“我們以仇寇待己”,而他們仍待己如愛人。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他們對自己的所作,與愛人對待愛人所作的方式一致,因此他們待己如愛人。 ”

(世尊:)

“它的確如此,大王!它的確如此,大王! ”

“大王!那些以身行惡、以語行惡和以意行惡的人,他們待己如仇寇。即使他們會說:“我們以愛人待己”,而他們仍待己如仇寇。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他們對待自己的所作,與仇敵對待仇敵所作的方式一致,因此他們待己如仇寇。 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語行善和以意行善的人,他們待己如愛人。即使他們會說:“我們以仇寇待己”,而他們仍待己如愛人。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他們對自己的所作,與愛人對待愛人所作的方式一致,因此他們待己如愛人。”

(世尊接著說如下偈誦:)  

385  “如果待自己如愛人,

那麼一個人不應該朝向邪惡制約自己,

因為幸福,

是不易被作了一個惡行的人所獲得。

386  當被終結者所俘獲,

在離棄人的狀態時,

一個人能確切稱自己的是什麼呢?

一個人離開時能帶走什麼呢?

什麼如影隨形,

與他同去不離呢?”

387  諸福德與邪惡兩者,

一位凡夫在這裡造作它們:

這確實是一個人自己的,

這個人離去時能把它們帶走;

它們如影隨形,

與他同去不離。

388  因此,一個人應該行善,

作為來世的一種積聚。

諸福德是過活的眾生的供養,

當它們在另一個時間生起之時。”


SN.3.5  守護自己經

在舍衛城。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

“大德!在這裡,當獨自隱退遠離時,我在心裡如是反思:“誰守護自己呢?誰不守護自己呢?” 接着,大德!我想道:“那些以身行惡、以語行惡和以意行惡的人,他們沒有守護自己。” 即使象軍團會守護他們,或騎兵團會守護他們,或戰車團會守護他們,或步兵團會守護他們,而他們仍未守護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這些守護是外在的,不是內在的;因此,他們未能守護自己。大德!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語行善和以意行善的人,即使沒有象軍團守護他們,或沒有騎兵團守護他們,或沒有戰車團守護他們,或沒有步兵團守護他們,他們仍然守護了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這些守護是內在的,不是外在的,因此他們守護了自己。”

“它的確如此,大王!它的確如此,大王!”

“大王!那些以身行惡、以語行惡和以意行惡的人,他們沒有守護自己。即使象軍團會守護他們,或騎兵團會守護他們,或戰車團會守護他們,或步兵團會守護他們,而他們仍未守護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這些守護是外在的,不是內在的;因此,他們未能守護自己。大王!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語行善和以意行善的人,即使沒有象軍團守護他們,或沒有騎兵團守護他們,或沒有戰車團守護他們,或沒有步兵團守護他們,他們仍然守護了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由於這些守護是內在的,不是外在的,因此他們守護了自己。

389  以身克製為好,

以語克制也為好;

以意剋制為好,

到處能剋制為好。

小心謹慎,處處克制,

一個人就能稱之為得到保護。”


SN.3.6  很少經

在舍衛城。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大德!在這裡,當獨自隱退遠離時,我在心裡如是反思:“在此世間這樣的人們很少,當他們獲得優越的財富時,不沉迷、不疏忽放逸、不貪求諸感官享樂和不惡待其他眾生。” 而在此世間那些人們卻更多,當他們獲得優越的財富時,他們沉迷、疏忽放逸、貪求諸感官享樂和惡待其他眾生。”

(世尊:)

“正是這樣,大王!正是這樣,大王!”

“大王!在此世間這樣的人們很少,當他們獲得優越的財富時,不沉迷、不疏忽放逸、不貪求諸感官享樂和不惡待其他眾生。” 而在此世間那些人們卻更多,當他們獲得優越的財富時,他們沉迷、疏忽放逸、貪求諸感官享樂和惡待其他眾生。”

(世尊宣說此偈:)

390  “在他們的諸慾望和財富上迷戀,

貪婪,被諸感官慾望惹得頭昏目眩,

他們無法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得太遠,

猶如鹿墮入設置的陷阱。

之後他們會得到更苦的果報,

因為惡行是其結果。”


SN.3.7  法庭經

在舍衛城。拘薩羅國(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大德!在這裡,當我坐在法庭中時,我看見甚至那些大富的眾剎帝利、眾婆羅門、眾屋主,儘管他們富庶,有很多財富和財產,大量的金銀,很多財寶和物產,以及錢財和穀物,他們借諸感官娛樂為名,以諸感官娛樂為由,為了諸感官娛樂的緣故,有意地存心說謊。接着,大德!我想道:“現在我對法庭受夠了!” 現在讓“賢面”依他的諸裁斷讓眾人所知吧。”

(世尊:)

“正是這樣,大王!正是這樣,大王!大王!甚至那些大富的眾剎帝利、眾婆羅門、眾屋主,儘管他們富庶,有很多財富和財產,大量的金銀,很多財寶和物產,以及錢財和穀物,他們借諸感官娛樂為名,以諸感官娛樂為由,為了諸感官娛樂的緣故,有意地存心說謊。那將導致他們在以後很長時間的損害和痛苦。”

391  “在他們的諸慾望和財富上迷戀,

貪婪,被諸感官慾望惹得頭昏目眩,

他們無法意識到自己已經走得太遠,

猶如魚兒陷入撒開的羅網。

之後他們會得到更苦的果報,

因為惡行是其結果。”

【注】:關於“賢面”,庄春江大德註:“「現在賢面將以法庭被看到」(bhadramukho dāni aḍḍakaraṇena paññāyissatī’”ti),菩提比丘長英譯為:「現在是好面將被知道他的審判。」(Now it is Good Face who will be known by his judgements.)。按:《顯揚真義》說:當國王坐在法庭中時知道大臣(amaccā)收賄(lañjaṃ),而想:「毘琉璃(viṭaṭūbho, Viḍūḍabho)將軍現在將主持自己的統治。」依此,「賢面」是國王的兒子毘琉璃,但菩提比丘長老依〈本生〉No.465的因緣(序)說前將軍Bandhula的可能性比毘琉璃大。”


SN.3.8  茉莉(Mallika)經

在舍衛城。當時,拘薩羅國波斯匿王與茉莉王后一起去宮殿上層。然後,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對茉莉王后說道:“茉莉!對你來說,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對你自己更親愛嗎?”

“大王!沒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對我自己更親愛。可是,大王!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對你自己更親愛嗎?”

“茉莉!對我來說也是着這樣,沒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對我自己更親愛。”

然後拘薩羅國波斯匿王從宮殿下來,去拜見世尊。抵達後,他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世尊說道:“大德!我與茉莉王后一起去宮殿上層。然後我對茉莉王后說道:“茉莉!對你來說,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對你自己更親愛嗎?” 大德!茉莉皇后對我說道:“大王!沒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對我自己更親愛。可是,大王!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對你自己更親愛嗎?” 大德!我對茉莉皇后說道:“茉莉!對我來說也是着這樣,沒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對我自己更親愛。”” 世尊已經知道這件事的含義後,於是宣說此偈:

“以心遊歷一切之處後,

從未在任何地方發現比自己更親愛自己的人。

同樣地,每個人都對自己最為親愛;

因此親愛自己的人,

不應該傷害其他人。”


SN.3.9  牲祭(Sacrifice)經

在舍衛城。當時,一個大牲祭已為拘薩羅國波斯匿王準備完備:五百頭公牛、五百頭小公牛、五百頭小母牛、五百頭山羊、五百頭公羊,被帶到柱子上作為犧牲。他那些被懲罰和恐懼嚇壞的奴隸、奴僕和工人們,淚流滿面地忙着準備工作。

那時,眾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進入舍衛城托缽乞食。

比丘們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拜見世尊。抵達後,比丘們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說道:“大德!一個大牲祭為拘薩羅國波斯匿王準備完備:五百頭公牛、五百頭小公牛、五百頭小母牛、五百頭山羊、五百頭公羊,被帶到柱子上作為犧牲。他那些被懲罰和恐懼嚇壞的奴隸、奴僕和工人們,淚流滿面地忙着準備工作。”

那時,世尊已經知道這件事的含義後,當時宣說這些偈頌:

393  “馬祭,人祭,

擲棒祭,酒祭,無遮祭(Sammapasa, vajapeyya, niraggala):

這些充滿着暴力的大祭,

不會帶來大果報。

394  秉持正行的聖人們不會參加那種牲祭,

那裡種種的山羊、綿羊和牛群,

被屠宰和殺戮。

395  但是當諸牲祭沒有暴力時,

總是由家庭的習俗而供奉,

那裡沒有種種的山羊、綿羊和牛群

被屠宰和殺戮:

秉持正行的聖人們,

會參加這樣的牲祭。

396  一個智者應該供奉,

這一種帶來大果的犧牲。

對供奉這樣的犧牲的一個人來說,

它的確較為良善,而不是更為邪惡。

這樣一個犧牲確實巨大,

並且天神們也會十分高興。”


SN.3.10  系縛(Bondage)經

當時,一大群人被拘薩羅國波斯匿王綁縛 – 有些用繩子,有些用腳鐐,而有些用鎖鏈。

那時,眾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進入舍衛城托缽乞食。

比丘們在舍衛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從施食處返回後,食畢,去拜見世尊。抵達後,比丘們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說道:“大德!一大群人被拘薩羅國波斯匿王綁縛 – 有些用繩子,有些用腳鐐,而有些用鎖鏈。”

那時,世尊知道這件事的含義後,當時宣說這些偈頌:

397  “用鐵、木或繩索製作的系縛,

智者們說它們並不堅固;

迷戀於珠寶和耳環,

焦慮於妻子和孩子們 – 

398  智者們說這個卻是堅固的系縛,

下作、柔軟,卻難解脫。

但是甚至他們切斷這個而出家漫行,

無所希冀,已經捨棄諸感官享樂。”

第一品(初品)終。


SN.3.1-10SN.3.11-20SN.3.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9-2018.05.26-1.2-M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