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28【禪世界版】

第三篇 諸蘊品

《相應部》卷28【禪世界版】

舍利弗相應(相應二十八)

SN.28.1-10

SN.28.1  生於隱退遠離(Born of Seclusion)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那時,尊者舍利弗在早晨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舍衛城。在舍衛城為了托缽而行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為了日中所持(the day’s abiding)去盲者園,坐在一棵樹下,作日中所持。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時,從隱退遠離中起來,去祇樹給孤獨園。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dwelling)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我在隱退遠離於諸感官快樂(sensual pleasures)和不善法(unwholesome states)後,我進入後住於由尋和伺(thought and examination)相伴的,由隱退遠離所生的狂喜和快樂相隨的第一禪(the first jhana)。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第一禪」,或「我已獲得第一禪」,或「我已從第一禪起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諸尋;thoughts)。」

【注】:「尋和伺」,菩提比丘英譯作「thought and examination」,有思想/想法和檢查的意思;中文有時又譯作「覺」和「觀」。「日中所持」,有翻譯作「午休」。「純凈」,又作「清凈」。


SN.28.2  無尋(Without Thought)經

在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我以尋和伺的平息,擁有內在的信心和心的合一(unification),無尋無伺而具有由定所生(born of concentration)的狂喜和快樂,我進入後住於第二禪。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第二禪」,或「我已獲得第二禪」,或「我已從第二禪起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3 狂喜(Rapture)經

在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我以狂喜和快樂的褪盡,我住於平靜的(equanimous),充滿正念的,和清楚地理解,我體驗此身的快樂;我進入和住於聖者們宣告的第三禪:「他是平靜的,充滿正念的,快樂地安住的一個人。」 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第三禪」,或「我已獲得第三禪」,或「我已從第三禪起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4  平靜(equanimity)經

在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我以歡喜和痛苦的捨棄,並以之前歡樂和悲傷的逝去,我進入和住於第四禪,它既不痛苦也不令人歡喜,並且包含了通過平靜而有正念的清凈化。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第四禪」,或「我已獲得第四禪」,或「我已從第四禪起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5  虛空無限處(The Base of the Infinity of Space)經

在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以諸色想的完全超越(the complete transcendence of perceptions of forms),以之前感覺衝擊(sensory impingement)的諸想的逝去,以對多樣性的諸想的漠不關心,意識到「虛空是無限的」,我進入和住於虛空無限處。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虛空無限處」,或「我已獲得虛空無限處」,或「我已從虛空無限處出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注】: 虛空無限處,傳統翻譯中作「 虛空無邊處」。


SN.28.6  識無限處經

在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通過對虛空無限處完全超越(by completely transcending the base of the infinity of space),意識到「識是無限的」,我進入和住於識無限處。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識無限處」,或「我已獲得識無限處」,或「我已從識無限處出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7  無所有處(The Base of Nothingness)經

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通過對虛識無限處完全超越(by completely transcending g the base of the infinity of consciousness),意識到「無所有」,我進入和住於識無限處。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無所有處」,或「我已獲得無所有處」,或「我已從無所有處出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8  非想非非想處(The Base of Neither-Perception-Nor-Nonperception)經

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通過對無所有處完全超越(by completely transcending the base of nothingnes),我進入和住於非想非非想處。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非想非非想處」,或「我已獲得非想非非想處」,或「我已從非想非非想處出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9  息滅的獲得(The Attainment of Cessation)經

舍衛城……尊者阿難看見尊者舍利弗遠遠地走來,對他說道:「舍利弗學友!你諸根平靜(serene),容色純凈和明亮(pure and bright)。尊者舍利弗在什麼境界度過今日呢?」

「學友!在這裡,通過對非想非非想處完全超越(by completely transcending the base of neitherperception-nor-nonperceptio),我進入和住於想和受的息滅中。可是,學友!我沒有想道:「我正在獲得想和受的息滅」,或「我已獲得想和受的息滅」,或「我已從想和受的息滅中出來」。」

「這一定是因為對尊者舍利弗來說,長久以來,我作、我所作和導向煩惱的潛在趨勢已經被根除,以致尊者舍利弗不曾有這些想法。」


SN.28.10  淨口(Sucirnukhi)經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王舍城竹園栗鼠庇護所。那時,尊者舍利弗在早晨時穿好衣服,拿著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王舍城。在王舍城為了托缽乞食次第而行後,靠著某一個牆,食用施食。

那時,女遊行者淨口(Sucimukh)去見尊者舍利弗,對他說道:

「沙門!你面向下而食嗎?」

「姐妹!我不面向下而食。」

「那麼,沙門!你面向上而食嗎?」

「姐妹!我不面向上而食。」

「那麼,沙門!你面向四方而食嗎?」

「姐妹!我不面向四方而食。」

「那麼,沙門!你面向四方的中間方向而食嗎?」

「姐妹!我不面向四方的中間方向而食。」

「當你被問道「沙門!你面向下而食嗎?」 你說「姐妹!我不面向下而食。」 當你被問道「那麼,沙門!你面向上而食嗎?」,你說「姐妹!我不面向上而食。」 當你被問道「那麼,沙門!你面向四方而食嗎?」 ,你說「姐妹!我不面向四方而食。」 當你被問道「那麼,沙門!你面向四方的中間方向而食嗎?」 你說「姐妹!我不面向四方的中間方向而食。」  那麼,沙門!你如何而食呢?」

「姐妹!那些靠低劣的泥土占卜術謀生(earn their living by the debased art of geomancy;低劣的風水術)的沙門和婆羅門 – 一種錯誤的謀生方式 – 這些叫作面向下而食的沙門和婆羅門。那些靠低劣的星相占卜術謀生(earn their living by the debased art of astrology)的沙門和婆羅門 – 一種錯誤的謀生方式 – 這些叫作面向上而食的沙門和婆羅門。那些靠從事當差和送信謀生(by undertaking to go on errands and run messages)的沙門和婆羅門 – 一種錯誤的謀生方式 – 這些叫作面向四方而食的沙門和婆羅門。那些靠低劣的手相術謀生(earn their living by the debased art of palmistry)的沙門和婆羅門 – 一種錯誤的謀生方式 – 這些叫作面向四方的中間方向而食的沙門和婆羅門。

姐妹!我不靠如此低劣的泥土占卜術(the debased art of geomancy;低劣的風水術)謀生,或低劣的星相占卜術( the debased art of astrology)謀生,或從事當差和送信(undertaking to go on errands and run messages)謀生,或低劣的手相術(the debased art of palmistry)謀生。我正確地尋找施食,並且找到他後,我正確地食用施食。」

於是,女遊行者凈口在舍衛城裡從一條街走到另一條街,從一個廣場走到另一個廣場,向人們宣告:「這些跟隨釋迦之子的沙門食用正確的食物;他們食用無咎(blameless)的食物。請給跟隨釋迦之子的沙門們施捨食物吧。」


舍利弗相應》終。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05.06-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