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22【禪世界版】4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諸蘊品

《相應部》卷22【禪世界版】4

第一章 諸蘊相應 (相應二十二)

第一部  根五十(The Root Fifty)

第四品  不是你們的品
SN.22.33-42
SN.22.33  不是你們的(Not Yours)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凡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那麼,什麼不是你們的呢?色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受不是你們的……想不是你們的……諸行不是你們的……識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

比丘們!設想在這祇樹林中,人們會拿走草、木棍、枝條和樹葉,或把它們燒掉,或隨心所欲地處理它們。你們會想道:「人們拿走我們,或把我們燒掉,或隨心所欲地處理我們”嗎?”

“不會,大德!是什麼原因呢?大德!因為那既不是我們自己,也不是屬於我們自己的。”

“同樣的,比丘們!色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受不是你們的……想不是你們的……諸行不是你們的……識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


SN.22.34  不是你們的(Not Yours)經(2)

在舍衛城。「比丘們!凡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那麼,什麼不是你們的呢?色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受不是你們的……想不是你們的……諸行不是你們的……識不是你們的,捨棄它。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

當你們已經捨棄了它,那將導致你們的福利和快樂。”


SN.22.35  某位比丘經(1)

在舍衛城。 那時,某位比丘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如果世尊簡要地給我教導法,使我聽聞世尊的法後,我能獨居、隱退遠離、勤奮、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比丘!如果一個人對某事物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某事物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你通過何種方式詳細地知道我簡要所宣說的義理呢?”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想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識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想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識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通過這種方式,我詳細地知道世尊所簡單宣說的義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詳細地知道我簡要所宣說的義理呢,很好!

比丘!如果一個人對色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想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識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想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識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比丘!應該通過這種方式詳細地知道我簡要地所宣說的義理。”

接著,那位比丘對世尊所說十分歡喜和高興,起座向世尊禮敬後,作右繞而離去。

那時,當那位比丘獨居、隱退遠離、勤奮、熱忱和堅決,不久後通過以證智(with direct knowledge)親自實現它,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善男子們從在家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的梵行的無上目標。他直接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SN.22.36  某位比丘經(2)

在舍衛城。 那時,某位比丘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坐下,並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如果世尊簡要地給我教導法,使我聽聞世尊的法後,我能獨居、隱退遠離、勤奮、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比丘!如果一個人對某事物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依照某事物被量度,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某事物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沒有依照某事物被量度,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你通過何種方式詳細地知道我簡要所宣說的義理呢?”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想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識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沒有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想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識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沒有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大德!我通過這種方式詳細地知道世尊簡要地所宣說的義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詳細地知道我簡要所宣說的義理,很好!

比丘!如果一個人對色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想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識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大德!如果一個人對色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沒有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如果一個人對受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想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諸行沒有潛在的趨勢……;如果一個人對識沒有潛在的趨勢,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依照它為人所量度;如果一個人沒有依照它被量度,那麼一個人就不會以它為人所推測。

比丘!應該通過這種方式詳細地知道我簡要所宣說的義理。”

接著,那位比丘對世尊所說十分歡喜和高興,起座向世尊禮敬後,作右繞而離去。

那時,當那位比丘獨居、隱退遠離、勤奮、熱忱和堅決,不久後通過以證智(with direct knowledge)親自實現它,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善男子們從在家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的梵行的無上目標。他直接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SN.22.37  阿難經(1)

在舍衛城。 那時,尊者阿難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坐下,世尊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阿難!如果他們如是問你:「阿難學友!有什麼東西,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呢?」 你會怎樣回答呢?」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我會如是答道:「學友們!從色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從受……從想……從諸行……從識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學友們!這些就是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的東西。”  大德!當如是受到詢問時,我會如是回答。”

「阿難!很好!很好!阿難!從色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從受……從想……從諸行……從識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 阿難!這些就是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的東西。 阿難!當被如是所問時,你應該用這種方式回答。”


SN.22.38  阿難經(2)

在舍衛城。 那時,尊者阿難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世尊對尊者阿難如是說道:

“如果他們如是問你:「阿難學友!有什麼東西,從它們曾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呢?  有什麼東西,從它們將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呢?有什麼東西,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呢?」 你會怎樣回答呢?」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我會如是回答:「學友們!從已過去、終止和變化的色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從已過去、終止和變化的受……從已過去、終止和變化的想……從已過去、終止和變化的行……從已過去、終止和變化的識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學友們!這些就是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的東西。

學友們!從還未出生和未顯現的色將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從還未出生和未顯現的受……從還未出生和未顯現的想……從還未出生和未顯現的行……還未出生和未顯現的識將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學友們!這些就是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的東西。

學友們!從已出生和已顯現的色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從已出生和已顯現的的受……從已出生和已顯現的想……從已出生和已顯現的行……從已出生和已顯現的識能辨認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學友們!這些就是從它們可辨認出一個生起、一個消散和一個立足點的改變的東西。」

大德!當如是受到詢問時,我會用這種方式回答。”

「阿難!很好!很好!阿難!」

(世尊重說尊者阿難以上所說。)

當如是受到詢問時,你應該用這種方式回答。”


SN.22.39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經(1)

在舍衛城。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實踐時,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應該住於對色、受、想、諸行和識的專心致志的厭離 (revulsion)。 一個住於對色、受、想、諸行和識的專心致志的厭離的人,便會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一個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的人,從色、受、想、諸行和識解脫。他從出生和老死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我說從痛苦解脫。」


SN.22.40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經(2)

在舍衛城。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實踐時,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應該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無常性(contemplating impermanence)。 一個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無常性,便會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一個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的人,從色、受、想、諸行和識解脫。他從出生和老死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我說從痛苦解脫。」


SN.22.41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經(3)

在舍衛城。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實踐時,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應該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痛苦(suffering)。 一個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苦,便會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一個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的人,從色、受、想、諸行和識解脫。他從出生和老死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我說從痛苦解脫。」


lSN.22.42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經(4)

在舍衛城。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實踐時,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應該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無我(nonself)。 一個住於在色、受、想、諸行和識中思考無我,便會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一個遍知色、受、想、諸行和識的人,從色、受、想、諸行和識解脫。他從出生和老死解脫;從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解脫;我說從痛苦解脫。」

第四品不是你們的品終。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1.2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