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22【禪世界版】15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諸蘊品

《相應部》卷22【禪世界版】15

第一章 諸蘊相應 (相應二十二)

第三部  最後五十(The Final Fifty)

第五品  諸見(Views)品

SN.22.150-159

SN.22.150   內在地(Internally)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時,會內在地生起歡喜與痛苦( pleasure and pain)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時,會內在地生起歡喜與痛苦。當有受……當有想……當有行……當有識,通過執取識時,會內在地生起歡喜與痛苦。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而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會內在地生起歡喜與痛苦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而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會內在地生起歡喜與痛苦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1  這是我的(This Is Min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一個人對諸事物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 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一個人對諸事物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 。當有受……當有想……當有行……當有識,通過執取識,通過粘附識時,一個人對諸事物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 。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一個人會對任何事物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 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一個人會對任何事物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 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2  我(The Self)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就是此世間;在逝去後,我一定會是常的、堅固的、永恆的和不屈從於變化的」   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就是此世間;在逝去後,我一定會是常的、堅固的、永恆的和不屈從於變化的」  。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就是此世間;在逝去後,我一定會是常的、堅固的、永恆的和不屈從於變化的」  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就是此世間;在逝去後,我一定會是常的、堅固的、永恆的和不屈從於變化的」 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3  它可能不是為我(It Might Not Be For Me)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可能不曾是(I might not be),而且它可能不曾是為我(it might not be for me);我將不會是(I will not be),它將不是為我(it will not be for me) 」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可能不曾是(I might not be),而且它可能不曾是為我(it might not be for me);我將不會是(I will not be),它將不是為我(it will not be for me) 」 。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可能不曾是(I might not be),而且它可能不曾是為我(it might not be for me);我將不會是(I will not be),它將不是為我(it will not be for me) 」 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這樣一個見會生起:「我可能不曾是(I might not be),而且它可能不曾是為我(it might not be for me);我將不會是(I will not be),它將不是為我(it will not be for me) 」 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4  邪見(Wrong View)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邪見會生起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邪見會生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邪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邪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5  有身見(Identity View)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有身見會生起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有身見會生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有身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有身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6   我見(View of Self)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我見會生起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我見會生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我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我見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7   粘附(Adherence;執持)經(1)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和枷鎖(shackles)會生起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和枷鎖(shackles)會生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和枷鎖(shackles)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和枷鎖(shackles)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8  粘附(Adherence;執持)經(2)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什麼存在,通過執取什麼,通過粘附什麼時,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枷鎖(shackles)和掌控(holding)會生起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根植於世尊……。」 – 「比丘們!當有色,通過執取色,通過粘附色時,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枷鎖(shackles)和掌控(holding)會生起。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枷鎖(shackles)和掌控(holding)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可是對無常的、痛苦的和屈從於變化的事物不執取,那些諸束縛(fetters)、粘附(adherences)、枷鎖(shackles)和掌控(holding)會生起嗎?」 – 「不會,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SN.22.159   阿難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向他禮敬,在一旁坐下,對他說道:

「大德!如果世尊簡要地給教我導法,使我從世尊聽聞法後,能住於獨處、隱退、精勤、熱忱和堅決,那就好了!」 – 「阿難!你怎麼想呢?色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無常的、痛苦的,並屈從於變化的,適合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嗎?」 – 「不,大德!」 – 「受……想……行……識是常的,還是無常的呢?」 – 「是無常的,大德!」 – 「「無常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呢?」 – 「是痛苦的,大德!」 – 「無常的、痛苦的,並屈從於變化的,適合如是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這是我的自我」嗎?」 – 「不,大德!」 – 「當如是看見時……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第五品諸見品終。

第三部最後五十終。


第二十二相應諸蘊相應終。返回《相應部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