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2【禪世界版】2

SN.2.1-10SN.2.11-20SN.2.21-30


《相應部》卷2【禪世界版】2

第二章  天子相應(相應二)
第二品  給孤獨(ANATHAPINDIKA)品

SN.2.11-20


SN.2.11  坎蒂瑪薩(Candimasa)經

在舍衛城。當時夜已深沉,絕美的坎蒂瑪薩天子,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去見世尊。他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時,並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90  “那些已經成就了諸禪,

專一、謹慎和正念充滿的人,

象在沒有蚊子的沼澤中的鹿一樣,

他們確實將獲得平安。”

(世尊:)

291  “那些已經成就了諸禪,

精勤不放逸、諸缺點已經得到捨棄的人,

象羅網切斷後的魚一樣,

他們確實將抵達彼岸。”


SN.2.12  毘紐(Venhu)經

在舍衛城(Savatti)。在一旁站立時,毘紐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92  “那些侍奉善逝的人,

確實快樂幸福,

他們把喬達摩的教誨應用於自身,

精勤不放逸地修學。”

(世尊:“毘紐!”)

293  “當我宣說教誡時,

那些禪修者在那裡

精勤不放逸地適時修學,

他們將不會被死神所控制。”


SN.2.13  帝伽拉提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Rajagha)竹園(Bamboo Grove)栗鼠庇護所(Squirrel Sanctuary)。當時夜已深沉,絕美的帝伽拉提(Dighalatthi)天子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竹園,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時,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94  “一個比丘應該是一個禪修者,

其心得到解脫,

如果他希望心的成就,

就把那當作他的優勢。

已了知此世間的興廢生滅後,

就讓他心意高遠和獨立無着。”


SN.2.14  難陀那(Nandana)經

在一旁站立時,難陀那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95  “我請問你,智慧廣大的喬達摩!

世尊的智(知識)和見(觀點)是無遮蓋的,

什麼樣的人是他們所說的持戒者呢?

什麼樣的人是他們所說的明智者(有慧者)呢?

什麼樣的人是已超越了痛苦者呢?

什麼樣的人是諸天敬奉者呢?”

(世尊:)

296  “一個持戒、有慧和心意純熟的人,

專註得定、充滿正念和享受禪定,

對於一切憂愁懊悔消失和捨棄的人,

煩惱沾染已盡、持有最後身者:

297  象這樣的人是他們說的持戒者,

象這樣的人是他們說的明智者(有慧者)。

象這樣的人是已超越痛苦者,

象這樣人的是諸天所敬奉者。”


SN.2.15  檀香經

在一旁站立時,檀香(Candana)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98  “誰渡過洪流,

日日夜夜毫不倦怠?

誰沒有支撐,沒有攀着,

在深處不會下沉?”

(世尊:)

299  “一個總是在戒德中圓滿的人,

具備智慧,善於得定,

精進而堅定者,

渡過如此難以渡過的洪流。

300  一個斷除感官知覺的人,

已經克服了色的羈絆,

已經摧毀了對存在的歡喜 –

他在深處不會下沉。”


SN.2.16  瓦須達多經

在一旁站立時,瓦須達多(Vasudatta)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301  “就象被一柄劍撞擊,

就象他的頭頂着火,

一個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地遊行,

以捨棄感官貪慾。”

(世尊:)

302  “就象被一柄劍撞擊,

就象他的頭頂着火,

一個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地遊行,

以捨棄有身見(identity view)。”

【注】:“有身見”,菩提比丘英譯為“identity view”。


SN.2.17  須婆羅門經

在一旁站立時,須婆羅門(Subrahma)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303  “對於尚未生起,

和已生起的苦難,

此心常擔驚受怕,

此意常焦慮不安。

如果存在恐懼的釋放,

如我所問,請為我宣說此義。”

(世尊:)

304  “不離開正覺與苦行,

不離開諸感知根的制約,

不離開對一切的放棄讓渡,

我的確看到諸生命的平安。”

這就是世尊所言……須婆羅門天子就在那裡消失。


SN.2.18  噶古他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沙計多(Saketa)安闍那林的鹿野苑。當時夜已深沉,絕美的噶古他天子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安闍那林,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時,噶古他天子於世尊面前說道:

“沙門!你歡喜嗎?”

(世尊:)

“朋友!你得到了什麼呢?”

(天子:)

“沙門!那麼你憂傷嗎?”

(世尊:)

“朋友!你失去了什麼呢?”

(天子:)

“沙門!你既不歡喜也不憂傷嗎?”

(世尊:)

“是的,朋友!”

(天子:)

305  “我希望你沒有苦惱,比丘!

我希望在你身上找不到歡喜。

我希望當你獨坐時,

不會悶悶不樂。”

(世尊:)

306  “夜叉!我的確沒有苦惱,

在我身上找不到歡喜,

當我獨坐時,

不會悶悶不樂。”

(天子:)

307  “你如何沒有苦惱呢?比丘!

你如何身上找不到歡喜呢?

怎麼可能當你獨坐時,

不會悶悶不樂呢?”

(世尊:)

308  痛苦不堪的人會迎來歡喜,

充滿快樂的人會迎來痛苦,

作為一個不歡喜與不苦惱的比丘:

朋友!你應該那樣了解我。”

(天子:)

309  “經過很久很久,

我終於見到一位涅槃的婆羅門,

一位不歡喜與不苦惱的比丘,

他已渡過對世間的執着。”


SN.2.19 優多羅經

在王舍城。在一旁站立時,優多羅(Uttara)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310  “生命席捲逝去而壽命如此之短,

趨向老年的人卻無庇護所得;

看清死亡如此恐怖,

應積功德獲得安樂。”

(世尊:)

311  “生命席捲逝去而壽命如此之短,

趨向老年的人卻無庇護所得;

看清死亡如此恐怖,

應棄誘惑期待寂靜。”


SN.2.20  給孤獨經

在一旁站立時,給孤獨(Anathapindika)天子於世尊面前唱誦這些偈頌:

312 “這裡確實是那祇樹園,

是聖人的群體所住之處;

法王所居之地,

此處帶給我喜悅。

313  行動,智(知識),正直,

戒德,一種高尚的生活:

凡夫依此得到凈化,

而不是依靠種姓或財富。

314  因此,一個賢智者,

出於自己利益的考慮,

應該認真檢查正法,

如是他在當中得到凈化。

315  舍利弗確實被賦予了智慧、

被賦予了戒德與內在的平靜,

甚至一位到彼岸的比丘,

至多也只能與他相同。”

給孤獨天子如是所說。他說了此言,禮敬世尊,然後右繞,就在那裡消失。

接着,當那夜過後,世尊召喚比丘們說道:

“比丘們!昨夜,有一位絕美的天子,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來見我。他抵達後,向我禮敬,在一旁站立時,並對我唱誦這些偈頌:

316 “這裡確實是那祇樹園,

是聖人的群體所住之處;

法王所居之地,

此處帶給我喜悅。

317  行動,智(知識),正直,

戒德,一種高尚的生活:

凡夫依此得到凈化,

而不是依靠種姓或財富。

318  因此,一個賢智者,

出於自己利益的考慮,

應該認真檢查正法,

如是他在當中得到凈化。

319 舍利弗確實被賦予了智慧、

被賦予了戒德與內在的平靜,

甚至一位到彼岸的比丘,

至多也只能與他相同。”

“這就是那位天子所說。他說了此言,禮敬我,然後右繞,就在那裡消失。”

當如是所說時,尊者阿難於世尊面前說道:“大德!他一定是給孤獨天子。因為屋主給孤獨對尊者舍利弗具有完全的信心。”

“阿難!很好!很好!通過推理你得出了正確的判斷。阿難!因為那位天子確實是給孤獨。”

第二品給孤獨品。


SN.2.1-10SN.2.11-20SN.2.21-3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8.05.26-1.2-MG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