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9【禪世界版】2

SN.19.1-10SN.19.11-21。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9【禪世界版】2

第八章 勒叉那相應(相應十九)
第二品

SN.19.11-21


SN.19.11  把頭埋沒(With Head Submerged)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在王舍城竹園。「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把頭埋沒在糞坑裡的人。……比丘們!那個眾生過去曾在這同一個王舍城跟別人的妻子有染。他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2  食糞者(The Dung Eater)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埋沒在糞坑裡雙手拿糞來食的人……比丘們!那眾生過去就是在這王舍城的敵意婆羅門(a hostile brahmin),他在迦葉遍正覺者的教化的時代,曾邀請比丘僧團接受食物。他將糞便裝滿米飯鍋,然後對比丘們說道: 「賢者們,你們喜歡吃多少便吃多少,喜歡拿走多少便拿走多少吧!」 他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3  無皮膚女子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沒有皮膚的女子在空中而行,鷲、烏鴉、老鷹們一直尾隨,啄她,刺穿她,撕裂她,而她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過去曾在這同一個王舍城是一個通姦邪淫者。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4  醜陋女子(The Ugly Woman)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身有惡臭和醜陋的女子在空中而行,鷲、烏鴉、老鷹們一直尾隨她,啄她,刺穿她,撕裂她,而她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過去曾在這同一個王舍城是一個占卜看相者。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5  悶熱女子(The Sweltering Woman)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身體被燒焦的、悶熱的、被熏黑(sooty)的女子在空中而行,而她則痛苦哀號。……比丘們!比丘們!那個眾生過去曾在迦林伽(Kalinga)是國王的主王后,因受嫉妒驅使,她將一桶火炭倒在妃嬪身上。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6  無頭軀幹(The Headless Trunk)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個無頭軀幹在空中而行,它的胸部有眼睛與嘴巴,鷲、烏鴉、老鷹們一直尾隨它,啄它,刺穿它,撕裂它,而它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過去曾在這同一個王舍城是一個劊子手,綽號取頭者(Harika)。他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7  惡比丘(The Evil Bhikkhu)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比丘在空中而行,他的外袍、缽和腰帶在燃燒(burning)、閃耀(blazing)和火紅(flaming),而他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比丘。他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8  惡比丘尼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比丘尼在空中而行,她的外袍、缽和腰帶在燃燒(burning)、閃耀(blazing)和火紅(flaming),而她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比丘尼。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19  惡式叉摩尼(The Evil Probationary Num)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惡式叉摩尼在空中行進,她的外袍、缽和腰帶……比丘們!那個眾生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式叉摩尼。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20  惡沙彌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惡沙彌在空中行進,他的外袍、缽和腰帶……比丘們!那個眾生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沙彌。他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SN.19.21  惡沙彌尼經

「學友!當我下耆闍崛山時,看見一位沙彌尼在空中行進,她的外袍、缽和腰帶在燃燒(burning)、閃耀(blazing)和火紅(flaming),而她則痛苦哀號。……比丘們!那個眾生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沙彌尼。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學友!那時我如是想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實在非同尋常啊!竟然會有這樣一位眾生,竟然會有這樣一位夜叉,竟然會有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於是世尊對比丘們如是說道:

「比丘們!確實有安住在這種眼力遠見(vision)、這種智(knowledge)之中的弟子們,能知道(know)、看到(see)和見證(witness)這一景象(such a sight)。比丘們!以前我就曾見到那眾生,但我沒有對別人說起。如果我沒有對別人說起它,別人對我會不相信;如果他們不相信我,那就會給他們帶來長久的損害(harm)和苦惱(suffering)。

「那個惡沙彌在迦葉等正覺教化眾生的時代是一個惡沙彌。她以該業的果報在地獄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十萬年,之後就以該業的殘餘果報體驗如此單個存在之有。」

第二品終。


《勒叉那相應》終。


SN.19.1-10SN.19.11-2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20.05.25-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