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7【禪世界版】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7【禪世界版】1

第六章 利養榮譽相應(相應十七)

第一品  初品(可怕的品)

SN.17.1-10

SN.17.1  可怕的(Dreadful)經

如是我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利養(gain)、榮譽(honor)和讚美(praise)是可怕的(dreadful)、苦楚的(bitter)和卑鄙的(vile),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the unsurpassed security from bondage)。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2  釣鉤(The Hook)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設想一個漁夫往一個深水湖中投入一隻有餌的釣鉤,一條覓食的魚會吞下釣鉤。那條吞下漁夫釣鉤的魚會遭遇不幸和災禍,任由漁夫所左右。

比丘們!漁夫是給惡魔摩羅(Mara the Evil One)的一個名稱。有餌的釣鉤,是給利養、榮譽和讚美的一個名稱。任何一位期盼(relishes)和享受(enjoys)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的比丘,就稱為一位已吞下釣鉤的比丘,他已遭遇不幸和災禍,任由惡魔波旬所左右。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3  龜經

在舍衛城。 “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從前,在某個湖中住着一個龜的大家族。那時,一隻龜對另一隻龜說道:“親愛的龜!你不要去某某地區。”  可是那隻龜去了那個地區,而且一位獵人用帶索的魚叉打到它。接着那隻龜去見第一隻龜。當第一隻龜看見那隻龜遠遠地走來,對那隻龜說道:“親愛的龜!我希望你沒有去那個地區” – “親愛的龜!我的確去了那個地區。” – “親愛的龜!我希望你沒有挨打或被打到。” – “親愛的龜!我沒有挨打或被打到,可是我身後有一條索(cord)一直跟着。” – “親愛的龜!你確實挨打了。親愛的龜!你確實被打到了。你的父親與祖父也因這條索而遭遇不幸和災禍。親愛的龜!現在你走吧!你不再是我們當中的一員。”

比丘們!“獵人”,這是惡魔摩羅的一個名稱。“帶索的魚叉”,這是利養、榮譽和讚美的一個名稱。“索”,這是歡喜(delight)與貪慾(lust)的的一個名稱。比丘們!任何一位期盼(relishes)和享受(enjoys)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的比丘,就稱為被一個帶索魚叉打到的比丘,他遭遇不幸和災禍,任由惡魔波旬所左右。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4  長毛山羊(The Long-Haired Goat)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設想一隻長毛母山羊進入一處荊棘(briar)叢,它會在這裡那裡被勾住,在這裡那裡會被抓住,在這裡那裡會被系縛,會到處遭到不幸和災禍。同樣地,比丘們!一位心被利養、榮譽和讚美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村落或城鎮。他會在這裡那裡被勾住,在這裡那裡會被抓住,在這裡那裡會被系縛,會到處遭到不幸和災禍。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5 蜣螂(The Dung Beetle)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設想一隻甲蟲,食糞的蜣螂,塞滿糞,充滿糞,在它前面有一大團糞。它因此而會蔑視其他蜣螂:“我是食糞的蜣螂,塞滿糞,充滿糞,在我前面有一大團糞。”  同樣的,比丘們!一位其心被利養、榮譽和讚美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村落或城鎮。在那裡,他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會受邀明天吃飯,而且他的施食充足。當他回到叢林寺院,在比丘僧團前誇耀:“我已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已受邀明天吃飯,而且我的施食充足。我是衣袍、施食、住處和醫藥必需品的利養獲得者。但是其他這些比丘的福德和影響力很少,並且他們沒有獲得衣袍、施食、住處和醫藥必需品的利養。”  如是,因為其心被利養、榮譽和讚美所征服和困擾,他蔑視其他行持良善的比丘。比丘們!這將導致這個愚蠢之人長久的損害和痛苦。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6  雷電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雷電會襲擊哪些人呢?利養、榮譽和讚美會襲擊那些修行還沒有取得圓滿的學人。

比丘們!“雷電襲擊”,這是利養、榮譽和讚美的一個名稱。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7  毒箭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一隻毒箭會刺穿哪些人呢?利養、榮譽和讚美會刺穿那些修行還沒有取得圓滿的學人。

比丘們!“毒箭”,這是利養、榮譽和讚美的一個名稱。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8  豺(The Jackal)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你們有沒有在黎明時聽見老豺的嚎叫呢?”

“有的,大德!”

“比丘們!那隻老豺患了疥癬(mange),它受疥癬的折磨,無論去一個洞穴、一棵樹下或露天曠野,都不會感到舒服;所到之處、所立之處、所坐之處、所卧之處,它都會在那裡遭遇不幸和災禍。

同樣的,比丘們!一位其心被利養、榮譽和讚美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無論去一間空屋、一棵樹下或露天曠野,都不會感到舒服;所到之處、所立之處、所坐之處、所卧之處,他都會在那裡遭遇不幸和災禍。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9  疾風(The Gale Winds)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在高空中會颳起一陣疾風,當一隻鳥高飛被卷進那裡時,它的足、翼、頭、身會飛散四方。同樣地,比丘們!一位其心被利養、榮譽和讚美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進入村落或城鎮。他不防護身、語和意,沒有保持正念,不約束諸根(六根)。在看見一些衣服穿得輕浮或穿着輕浮的女人時,貪慾便侵蝕他的心。他的內心受貪慾所侵蝕,便放棄修學,而返回低俗的生活。他的衣袍、缽、坐具和針筒被別人拿去,象被疾風扯得足、翼、頭和身飛散四方的鳥那樣。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SN.17.10  有偈經

在舍衛城。“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在這裡,我看見一位其心被榮譽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已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和地獄。比丘們!在這裡,我看見一位其心被沒有榮譽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已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和地獄。比丘們!在這裡,我看見一位其心被有和沒有榮譽所征服和困擾的比丘,他以身體的崩解,死後已往生到苦界、惡趣、下界和地獄。比丘們!利養、榮譽和讚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礙達到無上的離軛安穩。比丘們!因此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我們要捨棄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而且不讓已生起的利養、榮譽和讚美持續困擾(persist obsessing)我們的心。” 比丘們!你們應如是自己修學。”

世尊如是所說。如是所說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不論榮譽、非榮譽,或者

兩者都向他顯現,

他的定不動搖(vacillate),

當他安住於無量的法(the measureless state)時。

當他堅定地禪修時,

細微見(subtle view)的一位毘婆舍(insight-seer;內觀賢者)

歡愉於執取的摧毀,

他們把他確實稱作一位高超之士。”

第一品可怕的品終。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09.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