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5【禪世界版】

SN.15.1-10 和 SN.15.11-20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5【禪世界版】

第四章 無始相應(相應十五)
第一品  草木品

SN.15.1-10

SN.15.1  草木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比丘們!假設一位男子把這贍部洲中所有的草、木、枝和葉,集成一堆。然後他會放下它們,對每一個說“這是我母親,這是我母親的母親”。那位男子這人把這贍部洲的草、木、枝和葉用盡和耗盡,也到不了此人的母親們和外婆們的序列的盡頭。這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因為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2  大地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比丘們!假設一位男子將這大地的泥土全部製成棗核大小的土團後,他會放下它們,對每一個說“這是我父親,這是我父親的父親”。那位男子把大地的泥土用盡和耗盡,也到不了此人的父親們和祖父們的序列的盡頭。這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3  淚水經

在舍衛城。 “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比丘們!你們會怎麼想呢?在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而長期漫遊和徘徊中,你們曾跟不喜愛的事物在一起和跟喜愛的事物分離而哭泣、痛泣,你們拋灑的淚水與四大海的水相比,哪個較多呢?”

“大德!就我們所了知的世尊教導的法,在長期漫遊和徘徊中,我們曾跟不喜愛的事物在一起和跟喜愛的事物分離而哭泣、痛泣,我們拋灑的淚水比四大海的水更多。”

“比丘們!很好!很好!比丘們!你們能如是了知我教導的法。比丘們!長久以來,你們經歷過一位母親的死亡,曾跟不喜愛的事物在一起和跟喜愛的事物分離而哭泣、痛泣,你們拋灑的淚水比四大海的水更多。比丘們!長久以來,你們經歷過一位父親的死亡……經歷過一位兄弟的死亡……經歷過一位姊妹的死亡……經歷過一個兒子的死亡……經歷過一個女兒的死亡……經歷過親戚們的失去……經歷過財富的失去……由於疾病的失去;隨着你們經歷過這個,曾跟不喜愛的事物在一起和跟喜愛的事物分離而哭泣、痛泣,你們拋灑的淚水比四大海的水更多。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4  母乳經

在舍衛城。 “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比丘們!你們會怎麼想呢?在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而長期漫遊和徘徊中,你們曾飲的母乳與四大海中的水相比,哪個較多呢?”

“大德!就我們所了知世尊教導的法,在這裡,在長期漫遊和徘徊中,我們曾飲的母乳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

“比丘們!很好!很好!你們能如是了知我教導的法。比丘們!在長期漫遊和徘徊中,你們曾飲的母乳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那是什麼原因呢?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5  大山經

在舍衛城。 那時,某位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一劫(aeon)有多久呢?”

“比丘!一劫很久,它不容易計量,說起來它是如此多年,如此多百年,如此多千年,如此多十萬年。”

“那麼,大德!能否用譬喻來形容它呢?”

“比丘!這是可能的。” 世尊說道。 “比丘!假設有一座無洞(holes)、無縫(crevices)、通體堅固的大岩山,長一由旬、寬一由旬和高一由旬。一位男子每過一百年會用迦屍出產的布來擦它一次。那個巨大的岩山可能因此而磨損和耗盡,而一劫還沒有完。

比丘!一劫如此之長。比丘!這樣長久的歷劫以來,我們徘徊如此多劫,如此多百劫,如此多千劫,如此多十萬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6  芥子經

在舍衛城。 那時,某位比丘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一劫有多久呢?”

“比丘!一劫很久,它不容易計量,說起來它是如此很多年,如此很多百年,如此很多千年,如此很多十萬年。”

“那麼,大德!能否用譬喻來形容它呢?”

“比丘!這是可能的。” 世尊說道。

“比丘!假設一座有鐵牆的城市,長一由旬、寬一由旬和高一由旬,當中充滿緊密如頭飾(topknot)狀的大量芥子。一位男子每過一百年會從那裡拿走一粒芥子。這一大堆芥子可能因此而殆盡(depleted)和耗盡,而一劫還沒有完。

比丘!一劫如此之長。比丘!這樣長久的歷劫以來,我們徘徊如此很多劫,如此很多百劫,如此很多千劫,如此很多十萬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7  弟子們經

在舍衛城。那時,眾多比丘去見世尊。……在一旁坐好後,那些比丘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有多少劫已度過、已逝去了呢?”

“比丘們!很多劫已度過、已逝去了。它們不容易計量,說來起它們是如此很多劫,如此很多百劫,如此很多千劫,如此很多十萬劫。”

“那麼,大德!能否用譬喻來形容它呢?”

“比丘!這是可能的。” 世尊說道。“比丘們!假設有四位各有一百年壽命、生活一百年的弟子,他們每一天都追憶十萬劫。比丘們!直至一百年後四個弟子命終,還有沒有追憶完的很多劫。

比丘們!它們不容易計量,說起來它們是如此很多劫,如此很多百劫,如此很多千劫,如此很多十萬劫。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8  恆河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栗鼠庇護所。 那時,某位婆羅門去見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敬。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喬達摩先生!有多少劫已度過、已逝去了呢?”

“婆羅門!很多劫已度過、已逝去了,它們不容易計量,說來它們是如此很多劫,如此很多百劫,如此很多千劫,如此很多十萬劫。”

“那麼,喬達摩先生!能否用譬喻來形容它呢?”

“婆羅門!這是可能的。”世尊說道。“婆羅門!假設這恆河從源頭至入海口當中的沙粒是不容易計量的,說來有如此很多沙粒,如此很多百沙粒,如此很多千沙粒,如此很多十萬沙粒。婆羅門!已度過、已逝去的很多劫比那沙數還多。它們不容易計量,說來它們是如此很多劫,如此很多百劫,如此很多千劫,如此很多十萬劫。那是什麼原因呢?婆羅門!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婆羅門!你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當如是所說時,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喬達摩大德以種種法門來闡明正法,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為那些有視力的人們高擎明燈以看見諸色一般。我皈依喬達摩大德、法和比丘僧團。願喬答摩大德作記我為優婆塞,從今天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SN.15.9 棍棒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

比正如向上空拋擲棍棒,它有時以底部落下,有時以側邊落下,有時以頂端落下。同樣地,比丘們!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他們有時從這個世界到另一世界,有時從另一世界世界來到這個世界。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比丘們!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SN.15.10  人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鷲峰山)。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一個人在一劫中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漫遊和徘徊,如果有人收拾而不會腐壞,他會留下一排骨骸,一堆骨骸,和大量骨骸,堆起來會猶如這座毗富羅山(Mount Vepulla)那樣大。那是什麼原因呢?比丘們!輪迴(samsara)是無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無明覆蓋和渴愛系縛的眾生,漫遊和徘徊,無法識別起點(the first point)。婆羅門!你們如此長久地體驗過痛苦(suffering),體驗過苦惱(anguish),體驗過災難(disaster),和隆起過墓地。這足以要對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厭離!足以要對一切行冷靜離欲!足以要從一切行中解脫!”

這就是世尊所說。如是所說後,善逝、大師又進一步如是說道:

“一個人在一劫中

所留下的骸骨堆積起來,

會如一座大山那般高:

大聖人如是所說。

它如高大的毘富羅山那麼大,

矗立在摩揭陀的山中和耆闍崛山的北邊。

- 

但是當以其人以正慧看見諸聖諦,

苦、苦集,苦的克服,

以及導致苦的息滅的

八聖道

然後其人最多七迴流轉漫遊,

通過摧毀一切結縛,

得到苦的終結。”

第一品草木品終。


SN.15.1-10 和 SN.15.11-2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8.31-2018.08.0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