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6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1,和SN.12.82-93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6

第一章 因緣相應(相應十二)
第六品  痛苦品

SN.12.51-60

SN.12.51 徹底研究(Thorough Investigation)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徹底研究時,應該通過什麼方式來徹底研究一切痛苦的完全息滅呢?” – “大德!我們的教導是以世尊為根本,由世尊引導,並依賴於世尊的。大德!如果世尊能釐清這一闡述的義理,那就好了!聽聞世尊的闡述後,比丘們將會好好憶持。” – “既然這樣,比丘們!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在這裡,當一位比丘徹底研究時,他如是徹底研究:“在此世間生起的由老死領銜的這種種不同種類的痛苦:什麼是痛苦的來源呢?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其降生和產生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會有老死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呢?” 當他徹底研究時,他如是了知:“在此世間生起的由老死領銜的這種種不同種類的痛苦:出生是痛苦之源,出生是其集起,從出生其降生和產生;當出生存在時,則有老死;當出生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

他了知什麼是老死,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以及了知什麼是老死息滅之道。他通過那種方式修學,並隨法而行。比丘們!他能被稱作一位為了一切痛苦的完全息滅,為了老死的終止而修學的比丘。

接着,在進一步徹底研究時,他如是徹底研究:“什麼是出生的來源呢?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其降生和產生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出生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出生呢?” 當他徹底研究時,他如是了知:“有是出生之源,有是其集起,從有其降生和產生;當有存在時,則有生;當有不存在時,則沒有生。” 他了知什麼是出生,了知什麼是出生的集起,了知什麼是出生的息滅,以及了知什麼是出生息滅之道。他通過那種方式修學,並隨法而行。比丘們!他能被稱作一位為了一切痛苦的完全息滅,為了出生的終止而修學的比丘。

接着,在進一步徹底研究時,他如是徹底研究:“什麼是有的來源呢?……什麼是取的來源呢?……渴愛……受……觸……什麼是六處的來源呢?……什麼是名色的來源呢?……什麼是識的來源呢?……那麼,這名色……那麼,這識……什麼是諸行的來源呢?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其降生和產生呢?當什麼存在,則有諸行呢?當什麼不存在,則沒有諸行呢?” 當他徹底研究時,他如是了知:“無明是行之源,無明是其集起,從無明其降生和產生;當無明存在時,則有諸行;當無明不存在時,則沒有諸行。” 他了知什麼是諸行,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以及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他通過那種方式修學,並隨法而行。比丘們!他能被稱作一位為了一切痛苦的完全息滅,為了諸行的終止而修學的比丘。

比丘們!如果一個沉浸在無明中的人造作福德之行,則識向福德行進;如果造作非福德之行,則識向非福德行進;如果造作不動之行,則識向不動之行行進。

但是,比丘們!當一位比丘已捨棄無明,而生起了明時,則以無明的消褪和明的生起,他不造作一個福德之行,或一個非福德之行,或一個不動之行。由於他不造作或構造(generate or fashion)思(volitional formations)時,他在此世間中不執取任何事物。沒有執取便不會動搖,不動搖便自證湼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成,該辦已辦,此存在的狀態不再。”

如果他感受一個快樂的受時,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 它是沒有依附的。”  他了知:“它不令人歡喜。” 如果他感受一個快樂的受時,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 它是沒有依附的。”  他了知:“它不令人歡喜。”  如果他感受一個既不痛苦的也不快樂的受時,他了知:“它是無常的。”  他了知:“ 它是沒有依附的。”  他了知:“它不令人歡喜。”

如果他感受一個快樂的受,他感受它而不受束縛;如果他感受一個痛苦的受,他感受它而不受束縛;如果他感受一個既不痛苦的也不快樂的受,他感受它而不受束縛。

當他在感受一個隨着身體終止的感受時,他了知:“我在感受一個隨着身體終止的感受。” 當他在感受一個隨着生命終止的感受時,他了知:“我在感受一個隨着生命終止的感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崩解,跟着生命的衰竭,所有感受到的,不會令人愉快,都將在這裡變得清涼;所剩下的將只有遺骸。

比丘們!設想一個人從陶匠的窯中拿出燒熱的陶器放在平地上:就在那樣,它的熱力會逐漸減退,而陶器在使用一段時間後,最終只有碎片留下。同樣地,比丘們!當他在感受一個隨着身體終止的感受時,他了知:“我在感受一個隨着身體終止的感受。” 當他在感受一個隨着生命終止的感受時,他了知:“我在感受一個隨着生命終止的感受。”   他了知:“隨着身體的崩解,跟着生命的衰竭,所有感受到的,不會令人愉快,都將在這裡變得清涼;所剩下的將只有遺骸。”

比丘們!你們怎麼想呢?一個煩惱已盡的比丘會造作一個福德之行,或一個非福德之行,或一個不動之行嗎?” – “不會,大德!”

“當沒有任何行,息滅所有行的時候,會不會分辨出識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識,息滅所有識的時,會不會分辨出名色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名色,息滅所有名色的時,會不會分辨出六處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六處,息滅所有六處的時,會不會分辨出觸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觸,息滅所有觸的時,會不會分辨出受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受,息滅所有受的時,會不會分辨出渴愛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渴愛,息滅所有渴愛的時,會不會分辨出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取,息滅所有取的時,會不會分辨出有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有,息滅所有有的時,會不會分辨出出生呢?” – “不會,大德!” – “當沒有任何生,息滅所有生的時,會不會分辨出老死呢?” – “不會,大德!”

“比丘們!很好!很好!比丘們!正是這樣,不會有其它那樣。比丘們!你們要在這一點上對我有敬信,要在這一點上堅定不移。在這一點上不要困惑和懷疑。這一點就是痛苦的終結。


SN.12.52 執取(Clinging)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法)(things that can be cling to)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gratification)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有十車柴薪、二十車柴薪、三十車柴薪或四十車柴薪所燃起的大營火,一個人在大火上不斷加上乾草、干牛糞和乾柴。比丘們!這樣,那大營火不斷得到燃料供應,便能長久燃燒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在會被執取的事物(法)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danger)時,則渴愛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以有息滅而有生滅,以出生的息滅而得到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設想有十車柴薪、二十車柴薪、三十車柴薪或四十車柴薪所燃起的大營火,一個人在大火上不再加上乾草、干牛糞和乾柴。比丘們!這樣,當先前的燃料供應耗盡時,其它更多的燃料又沒有補進,那大營火便會熄滅,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3  諸結縛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法)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以油和燈芯為條件,一盞油燈便能燃亮,一個人不斷為油燈倒油和調整燈芯。比丘們!這樣,那盞油燈不斷得到油供應,便能長久地燃亮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以有息滅而有生滅,以出生的息滅而得到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設想以油和燈芯為條件,一盞油燈便能燃亮,一個人不再為油燈倒油和調整燈芯。比丘們!這樣,當先前的燈油供應耗盡,而又沒有其它更多的油來補充,那油燈就會熄滅,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過患時,則渴愛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4  諸結縛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設想以油和燈芯為條件,一盞油燈便能燃亮,一個人不斷為油燈倒油和調整燈芯。比丘們!這樣,那油燈不斷得到油供應,便能長久地燃亮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以油和燈芯為條件,一盞油燈便能燃亮,一個人不再為油燈倒油和調整燈芯。比丘們!這樣,當先前的燈油供應耗盡,而又沒有其它更多的油來補充,那油燈就會熄滅,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同樣的,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5 大樹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它的所有根向下和橫向生長,將樹液向上輸送,那棵大樹不斷得到樹液的維持和營養,便能長久挺立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一個人帶着鋤頭和簍子來,將那棵樹從根部砍倒,挖掘根部,連根拔起,甚至細根、根須都被拔起。他將那棵樹切成碎塊。切成碎塊後再切碎。切碎後做成木屑。將木屑風乾和晒乾。在木屑風乾和晒乾後以火燃燒。以火燃燒後燒成灰燼,並收集灰燼。他讓在大風吹散那些灰燼,或讓湍急的水流沖走那些灰燼。比丘們!這樣,那棵大樹在根部被切斷,就象棕櫚樹樁,摧毀後在將來無法再生,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6 大樹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設想一棵大樹,它的所有根向下和橫向生長,將樹液向上輸送,那棵大樹不斷得到樹液的維持和營養,便能長久挺立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設想一棵大樹,一個人帶着鋤頭和簍子來,將那棵樹從根部砍倒,挖掘根部,連根拔起,甚至細根、根須都被拔起。他將那棵樹切成碎塊。切成碎塊後再切碎。切碎後做成木屑。將木屑風乾和晒乾。在木屑風乾和晒乾後以火燃燒。以火燃燒後燒成灰燼,並收集灰燼。他讓在大風吹散那些灰燼,或讓湍急的水流沖走那些灰燼。比丘們!這樣,那棵大樹在根部被切斷,就象棕櫚樹樁,摧毀後在將來無法再生,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有得到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7  幼樹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幼樹,一個人經常為它清理根部,為它培土,為它澆水。這樣,這棵小樹不斷得到護理和營養,便能生長、壯大,長得茂盛,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者,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這就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幼樹,一個人帶鋤頭和簍子來,……或讓湍急的河流沖走。比丘們!這樣,那棵幼樹在根部被切斷,就象棕櫚樹樁,摧毀後在將來無法再生,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息,以取息滅而有有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8 名色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有名色的降生。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它的所有根向下和橫向生長,將樹液向上輸送,那棵大樹不斷得到樹液的維持和營養,便能長久挺立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有名色的降生;……。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沒有名色的降生;以名色息滅而六處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滅。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一個人帶着鋤頭和簍子來,……同樣的,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沒有名色的降生;以名色息滅而有六處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59 識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有識的降生;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它的所有根向下和橫向生長,將樹液向上輸送,那棵大樹不斷得到樹液的維持和營養,便能長久挺立下去,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有識的降生;……。

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沒有識的降生;以識息滅而名色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滅。

比丘們!設想有一棵大樹,一個人帶着鋤頭和簍子來,……,同樣地,比丘們!當一個人在會被結縛的法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沒有識的降生;以識息滅而名色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60  因緣(Causation)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名叫葛馬沙達馬的俱盧國鎮的俱盧國人中。那時,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對世尊如是說道: “不可思議啊,大德!非同尋常啊,大德!緣起(dependent origination)如此深遂並且諸含義如此深刻,然而,對我來說,它似乎十分清楚。”

“阿難!不是如此。阿難!不是如此。阿難!這個緣起的內涵十分深邃。阿難!由於這一代不了知和不洞悉這個法義,就像一個糾纏的棉紗,一個打結的線球和一堆纏繞的蘆葦茅草那樣,不能超越苦界、惡趣、下界和輪迴(samasara)。

阿難!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時,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阿難!設想有一棵大樹,它的所有根向下和橫向生長,將樹液向上輸送,那棵大樹不斷得到樹液的維持和營養,便能長久挺立下去。,同樣地,阿難!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滿足者,則渴愛增長;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阿難!當一個人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時,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得到有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滅。

阿難!設想有一棵大樹,一個人帶着鋤頭和簍子來,將那棵樹從根部砍倒,挖掘根部,連根拔起,甚至細根、根須都被拔起。他將那棵樹切成碎塊。切成碎塊後再切碎。切碎後做成木屑。將木屑風乾和晒乾。在木屑風乾和晒乾後以火燃燒。以火燃燒後燒成灰燼,並收集灰燼。他讓在大風吹散那些灰燼,或讓湍急的水流沖走那些灰燼。阿難!這樣,那棵大樹在根部被切斷,就象棕櫚樹樁,摧毀後在將來無法再生,同樣地,阿難!在會被執取的事物上住於觀察思考危險者,則渴愛得到息滅;以渴愛的息滅而取得到息滅;以取的息滅而得到有息滅;以有的息滅而得到出生息滅;以出生的息滅而得到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第六品痛苦品終。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1,和SN.12.82-9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8.15-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