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5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1,和SN.12.82-93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5

第一章 因緣相應(相應十二)
第五品 屋主 (The Householder)

SN.12.41-50

SN.12.41  五種可怕的敵意經 (1)

在舍衛城。

(1)

那時,屋主給孤獨(Anathapindika)去拜訪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著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如是說道:

「屋主!當一位聖弟子的五種可怕的敵意(five fearful animosities)已經平息,具備四預流支(the four factors of stream-entry;四入流支),以智慧善見、善洞察聖道(the noble method)時,如果他願意,他就能為自己授記:「我已除盡地獄(finished with hell)、畜生界(the animal realm)、餓鬼道(the domain of ghosts)。我已除盡悲慘之界(the plane of misery) 、諸惡趣(the bad destinations)、下界(the nether world)。我是入流者(stream-enter;須陀洹),不再系縛於下界,命運決定以正覺為我的終點。

是哪五種可怕的敵意已平息呢?屋主!一位殺生者,因殺生之行而產生當生可怕的敵意,也產生來生可怕的敵意,也使自己體驗內心的痛苦和不快。這樣,對不殺生者來說,可怕的敵意已平息。

屋主!一位未給予而取者(who takes what is not given),因未給予取而產生當生可怕的敵意,也產生來生可怕的敵意,也使自己體驗內心的痛苦和不快。這這樣,對非未給予而取者來說,可怕的敵意已平息。

屋主!一位邪淫者(who engages in sexual misconduct) ,因邪淫而產生當生可怕的敵意,也產生來生可怕的敵意,也使自己體驗內心的痛苦和不快。這樣,對非邪淫者來說,可怕的敵意已平息。

屋主!一位妄語者(who speaks falsely),因妄語而產生當生的可怕的敵意,也產生來生的可怕的敵意,也使自己體驗內心的痛苦和不快。這樣,對非妄語者來說,可怕的敵意已平息。

屋主!一位對果酒、烈酒、麻醉品沉溺者,因沉溺於果酒、烈酒、麻醉品而而產生當生可怕的敵意,也產生來生可怕的敵意,也使自己體驗內心的痛苦和不快。這樣,對不沉溺於果酒、烈酒、麻醉品者來說,可怕的敵意已平息。這些是已平息的五種可怕的敵意。

(2)

什麼是他具備的四預流支呢?屋主!在這裡,一位聖弟子對佛如是具備一種確認的的凈信:「此世尊是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御者們的無上調御者、眾天人之師、佛陀和世尊。」 聖弟子對法具有一種確認的的凈信:「法是由世尊諄諄教導的的、直接可見的、即時的、吸引人來見的、適宜的和明智者自己體驗的。」  聖弟子對僧團具有一種確認的的凈信:「世尊的弟子僧團實踐善道(the good way),實踐直道(the straight way),實踐真道(the true way),實踐宜道(the proper way),是四雙之人(the four pairs of persons),八輩之士(the eight types of individuals)的聖者;世尊的弟子僧團值得受人供養(gifts),值得殷勤相待(hospitality),值得受人布施(offerings),值得虔誠的致敬(reverential salutation),是此世間的無上的福田。」

聖弟子具有高貴者們所推崇的戒德:「無毀壞的(unbroken)、無撕裂的(untorn)、無污點的(unblemished)、無雜色的(unmottled)、自在的(freeing)、受明智者所稱讚的、不取著的(ungrasped)和導致定的(leading to concentration)。」

這就具有四預流支。

什麼是以智慧善見、善察的聖道(noble method)呢?屋主!在這裡,一位聖弟子能對緣起如是密切地和仔細地如理思維:「當這個存在,則有那個;當這個生起,則那個生起。當這個不存在,則沒有那個;當這個息滅,則那個息滅(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這就是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cons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birth);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但以無明的無餘褪去(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與息滅(cessation)而諸行息滅;以諸行息滅而識息滅;以識息滅而名色息滅;以名色息滅而六處息滅;以六處息滅而觸息滅;以觸息滅而受息滅;以受息滅而渴愛息滅;以渴愛息滅而取息滅;以取息滅而有息滅;以有息滅而生息滅;以出生息滅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息滅,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這就是以智慧善見、善察聖道。

屋主!當聖弟子的五種可怕的敵意平息下來,具備四預流支,以智慧善見、善洞察聖道時,如果他願意時,他就能為自己授記:「我已除盡悲慘之界(the plane of misery) 、諸惡趣(the bad destinations)、下界(the nether world)。我是入流者(stream-enter;須陀洹),不再系縛於下界,命運決定以正覺為我的終點。」


SN.12.42 五種可怕的敵意(2)

「比丘們!當一位聖弟子的五種可怕的敵意(five fearful animosities)已平息,具備四預流支(the four factors of stream-entry;四入流支),以智慧善見、善洞察聖道(the noble method)時,如果他願意,他就能為自己授記:「我已除盡地獄(finished with hell)、畜生界(the animal realm)、餓鬼道(the domain of ghosts)。我已除盡悲慘之界(the plane of misery) 、諸惡趣(the bad destinations)、下界(the nether world)。我是入流者(stream-enter;須陀洹),不再系縛於下界,命運決定以正覺為我的終點。

(本經的其他內容與SN.12.41 五種可怕的敵意(1)的內容相同,除了本經是對「比丘們」所說)。


SN.12.43  痛苦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苦的集起與息滅。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1)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集起呢?以眼和色為條件而有眼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痛苦的集起。

以耳和聲音為條件……

以鼻和氣味為條件……

以舌和味道為條件……

以身和所觸為條件……

以意(the mind)和諸法(諸精神現象;the mental phenomena)為條件而有意識(mind-consciousness)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痛苦的集起。

(2)

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息滅呢?以眼和色為條件而有眼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這種渴愛的無餘消退和息滅,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息滅。比丘們!這就是痛苦的息滅。

以耳和聲音為條件……

以鼻和氣味為條件……

以舌和味道為條件……

以身和所觸為條件……

以意和諸法為條件而有意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這種渴愛的無餘消退和息滅,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痛苦的息滅。


SN.12.44 此世間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我將給你們教導此世間的集起與息滅,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1)

世尊如是說道:「比丘們!什麼是此世間的集起?以眼和色為條件而有眼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此世間的集起。

以耳和聲音為條件……

以鼻和氣味為條件……

以舌和味道為條件……

以身和所觸為條件……

以意和諸法為條件而有意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比丘們,這就是此世間的集起。

(2)
比丘們!什麼是此世間的息滅呢?以眼和色為條件而有眼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這種渴愛的無餘消退和息滅,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息滅。比丘們!這就是此世間的息滅。

以耳和聲音為條件……

以鼻和氣味為條件……

以舌和味道為條件……

以身和所觸為條件……

以意和諸法為條件而有意識的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這種渴愛的無餘消退和息滅,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一個大苦蘊的息滅。這就是此世間的息滅。


SN.12.45 在(At-)那提迦(artika)經

如是我聞。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提迦的磚屋(the Brick Hall)。

(1)

那時,當世尊獨自禪修時,如是宣說法義:

「依賴於眼與諸色(the eye and forms)而眼識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依賴於耳與諸聲音(the ear and sounds)……依賴於鼻與氣味……依賴於舌與味道……依賴於身與所觸……依賴於意與諸法(the mind and metal phenomena)而意識(the mind-consciousness)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出生,以出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生起(come to be)。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依賴於眼與諸色而眼識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但就是以這渴愛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依賴於耳與諸聲音……依賴於鼻與諸氣味……依賴於舌與諸味道……依賴於身與諸所觸……依賴於意與諸法而意識生起,三者在一起便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但就是以這渴愛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可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出生的息滅,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的息滅。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2)

當時,某位比丘站立聆聽世尊的宣說。世尊看見那位比丘在那裡站立聆聽,對那位比丘如是說道:

「比丘!你聽見對此正法的闡述了嗎?」 – 「是的,大德!」 – 「比丘!要學習對此正法的闡述。比丘!你要掌握它,要憶持它。對此正法的闡述是有益的,是梵行的相應基礎。」


SN.12.46   某位婆羅門經

在舍衛城。那時,有位婆羅門去拜訪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個造作者與一個感受結果者是同一個人嗎?」 – 「婆羅門!這是第一種極端:一個造作者與一個感受結果者是同一個人。」 – 「那麼,喬達摩先生!怎麼樣:造作者是一個,感受者是另一個人嗎?」 – 「婆羅門!這是第二種極端: 造作者是一個,感受者是另一個人。婆羅門!不轉向這兩個極端中的任何一個,如來以中道教導正法:「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就是一個整個苦蘊的集起。但是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諸行息滅;以諸行息滅而識滅息;……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當如是所說時,那位婆羅門對世尊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我去皈依喬答摩大德、法和比丘僧團。從現在起請喬答摩先生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SN.12.47  若奴索尼(Janussoni)經

在舍衛城。那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去拜訪世尊。抵達後,與世尊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位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存在嗎?」 – 「婆羅門!這是第一種極端:一切存在。」 – 「那麼,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不存在嗎?」 – 「婆羅門!這是第二種極端:一切不存在。婆羅門!不轉向這兩個極端中的任何一個,如來以中道教導正法:「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但是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諸行息滅;以諸行息滅而識滅息;……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當如是所說時,若奴索尼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終生皈依!」


SN.12.48  一位順世論者(A Cosmologist;一位宇宙論者)經

在舍衛城。那時,一位順世論婆羅門去拜訪世尊。抵達後,……在一旁坐好後,順世派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存在嗎?」 – 「婆羅門!「一切存在」,這是最古老的順世論(宇宙論)。」 – 「那麼,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不存在嗎?」 – 「婆羅門!「一切不存在」,這是第二種順世論(宇宙論)。」 – 「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都歸於一體(a unity)嗎?」 – 「婆羅門!「一切都歸於一體」,這是第三種順世論(宇宙論)。」 – 「那麼,喬達摩先生!怎麼樣:一切是一種多數(a plurality)的嗎?」 – 「婆羅門!「一切是一種多數」,這是第四種順世論(宇宙論)。

婆羅門!不轉向這兩個極端中的任何一個,如來以中道教導正法:「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這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但是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諸行息滅;以諸行息滅而識滅息;……這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當如是所說時,那位順世論婆羅門對世尊如是說道: 「太偉大了,喬達摩先生!……終生皈依!」


SN.12.49  聖弟子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一位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會如是想道:「當什麼存在時,則有什麼呢?以什麼的生起時,則什麼生起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諸行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識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名色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六處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觸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受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渴愛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取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有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出生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老死呢?

然而,比丘們!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依賴於他人,會有此智(knowledge about this):「當這個存在,則有那個;以這個的生起,則那個生起;(當無明存在時,則有諸行;當諸行存在時,則有識)當識存在時,則有名色;當名色存在時,則有六處;當六處存在時,則有觸;當觸存在時,則有受;當受存在時,則有渴愛;當渴愛存在時,則有取;當取存在時,則有有;當有存在時,則有出生;當出生存在時,則有老死。」

他如是了知:「通過這種方式,此世間集起。」

比丘們!一位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會如是想道:「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什麼呢?以什麼的息滅,則什麼得到息滅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諸行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識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名色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六處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觸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受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渴愛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取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有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出生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呢?」

然而,比丘們!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依賴於他人,會有此智(knowledge about this):「當這個不存在時,則沒有那個;隨著這個的息滅,則那個得到息滅;(當無明不存在時,則沒有諸行;當諸行不存在時,則沒有識)當識不存在時,則沒有名色;當名色不存在時,則沒有六處;……則沒有有;……則沒有出生;當出生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

他如是了知:「通過這種方式,此世間息滅。」

比丘們!當一位聖弟子能如實了之此世間的集起和息滅時,他就可以稱為一位具有正見(view)、具有正眼(vision)、已達真實正法(arrived at this true Dhamma)、看見真實正法、具備有學智(a trainee』s knowledge)、具備有學明(a trainee』s true knowledge)、進入法流(the stream of the Dhamma)、具洞察智慧(with penetrative wisdom)、在通向無死之門前堅定不移(stands squarely before the door to the Deathless)的聖弟子。」


SN.12.50  聖弟子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一位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會如是想道:「當什麼存在時,則有什麼呢?以什麼的生起,則什麼生起?(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諸行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識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名色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六處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觸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受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渴愛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取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有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出生呢?當什麼存在時,則有老死呢?

然而,比丘們!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依賴於他人,會有此智(knowledge about this):「當這個存在時,則有那個;以這個的生起時,則那個生起;(當無明存在,則有諸行;當諸行存在,則有識)當識存在時,則有名色;當名色存在時,則有六處;當六處存在時,則有觸;當觸存在時,則有受;當受存在時,則有渴愛;當渴愛存在時,則有取;當取存在時,則有有;當有存在時,則有出生時;當出生存在時,則有老死。」

他如是了知:「通過這種方式,此世間集起。」

比丘們!一位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會如是想道:「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什麼呢?以什麼的息滅,則什麼得到息滅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諸行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識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名色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六處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觸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受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渴愛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取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有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出生呢?當什麼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呢?」

然而,比丘們!已受到教導的聖弟子不依賴於他人,會有此智(knowledge about this):「當這個不存在時,則沒有那個;隨著這個的息滅,則那個得到息滅;(當無明不存在時,則沒有諸行;當諸行不存在時,則沒有識)當識不存在時,則沒有名色;當名色不存在時,則沒有六處;……則沒有有;……則沒有出生;當出生不存在時,則沒有老死。」

他如是了知:「通過這種方式,此世間息滅。」

比丘們!當一位聖弟子能如實了之此世間的集起和息滅時,他就可以稱為一位具有正見(view)、具有正眼(vision)、已達真實正法(arrived at this true Dhamma)、看見真實正法、具備有學智(a trainee』s knowledge)、具備有學明(a trainee』s true knowledge)、進入法流(the stream of the Dhamma)、具洞察智慧(with penetrative wisdom)、在通向無死之門前堅定不移(stands squarely before the door to the Deathless)的聖弟子。」

第五品屋主終。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1,和SN.12.82-9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8.15-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