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3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3

第一章 因緣相應(相應十二)
第三品  十力 (The Ten Powers)

SN.12.21-30

SN.12.21  十力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擁有十力和四無畏(four grounds of self-confidence),如來宣稱牛群中牛王的最上位,在會眾中作其獅子吼,如是轉動起梵輪(the Brahma-wheel):「這樣是色,這樣是色的集起,這樣是色的息滅;這樣是受,這樣是受的集起,這樣是受的息滅;這樣是想,這樣是想的集起,這樣是想的息滅;這樣是諸行,這樣是諸行的集起,這樣是諸行的息滅;這樣是識,這樣是識的集起,這樣是識的息滅。就象這樣,當這個存在了時,則有那個;由於這個的生起,則有那個的生起;當這個不存在了時,則沒有那個;由於這個的息滅,則那個息滅。即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然而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諸行息滅;以諸行的息滅而識息滅;……這樣就是這整個苦蘊的息滅。」」


SN.12.22  十力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擁有十力和四無畏(four grounds of self-confidence),如來宣稱牛群中牛王的最上位,在會眾中作其獅子吼,如是轉動起梵輪(the Brahma-wheel):「這樣是色,這樣是色的集起,這樣是色的息滅;這樣是受,這樣是受的集起,這樣是受的息滅;這樣是想,這樣是想的集起,這樣是想的息滅;這樣是諸行,這樣是諸行的集起,這樣是諸行的息滅;這樣是識,這樣是識的集起,這樣是識的息滅。就象這樣,當這個存在了時,則有那個;由於這個的生起,則有那個的生起;當這個不存在了時,則沒有那個;由於這個的息滅,則那個息滅。即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然而就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諸行息滅;以諸行的息滅而識息滅;……這樣就是這整個苦蘊的息滅。」

比丘們!正法(the Dhamma)已被我如是闡釋(expounded)、說明(elucidated)、披露(disclosed)、揭示(revealed)、剝掉拼縫(striped of patchwork)。比丘們!當正法(the Dhamma)已被我如是闡釋(expounded)、說明(elucidated)、披露(disclosed)、揭示(revealed)、剝掉拼縫(striped of patchwork)時,就足以使出於信仰而出家的善男子激發精進:「樂於讓我的皮膚、肌腱、骨骸留下,而讓身體的血肉乾枯。但是只要我還沒有達成只憑藉人的力量、人的精進和人的努力所可以達成的,我將不會放鬆我的精進。

比丘們!懈怠者住於痛苦,受到諸邪惡不善狀態的污染,而自己所忽視的個人利益很大。 比丘們!但是已激發精進者住於快樂,遠離諸邪惡不善狀態,而且自己獲得的個人利益巨大。

比丘們!低俗的方式不能使人達到最高的證悟,高尚的方式才能使人達到最高的證悟。比丘們!這個梵行好比醍醐,導師正在面前。比丘們!因此在這裡,為了達到還未達到的,為了取得還未取得的,為了實現還未實現的,你們要激發精進,如是想道:「通過這種方式,我們的出家會功不唐捐,而且碩果累累;我們受用的衣服、施食、住處和別人供養的醫藥必需品,那些供奉我們服務的人會給他們自己帶來利益,享有巨大的果報。」  比丘們!你們應該如是修學。

比丘們!在考慮自己的利益時,就足以通過精進不放逸來使目標達成;比丘們!在考慮別人的利益時,就足以通過精進不放逸來使目標達成;比丘們!在考慮自己和別人兩者的利益時,通過精進不放逸來使目標達成。」


SN.12.23  近因經

在舍衛城。 「比丘們!我說知道和看見的人可使諸漏(諸污垢)得到摧毀,而不知道和不看見的人是不能使諸漏得到摧毀的。比丘們!什麼是「知道和看見的人可使諸漏得到摧毀」呢?「這樣是色,這樣是色的集起,這樣是色的息滅;這樣是受……這樣是想……這樣是諸行……這樣是識,這樣是識的集起,這樣是識的息滅。」 比丘們!對此知道和看見的人可使諸漏得到摧毀。」

比丘們!我說漏盡智(the knowledge of destruction in regard to destruction)是有一個近因(a proximate cause)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漏盡智的近因呢?應該說是解脫(liberation)。

【注】:因緣,即原因和條件。

我說解脫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解脫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冷靜離欲(dispassion)。

我說冷靜離欲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冷靜離欲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厭離(revulsion)。

我說厭離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厭離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如實智見(the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things as they really are)。

我說如實智見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如實智見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定(concentration)。

我說定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定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快樂(happiness)。

我說快樂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快樂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寧靜(tranquility)。

我說寧靜也是有一個有近因而不是沒有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寧靜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喜(rapture;狂喜)。

我說喜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喜的近因呢?應該說是歡悅(gladness)。

我說歡悅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歡悅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凈信(faith;信念)。

我說凈信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凈信的近因呢?應該說是痛苦(suffering)。

我說痛苦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痛苦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出生(birth)。

我說出生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出生的近因呢?應該說是有(existence)。

我說有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有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執取(clinging)。

我說取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取的近因呢?應該說是渴愛(craving)。

我說渴愛也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渴愛的近因呢?應該說是受(feeling)。

比丘們!……受的近因:應該說是觸(contact)。

比丘們!……觸的近因:應該說是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比丘們!……六處的近因:應該說是名色(name-and-form)。

比丘們!……名色的近因:應該說是識(consciousness)。

比丘們!……識的近因:應該說是諸行(volitional formations)。

我說諸行是有一個近因而不是沒有一個近因的。比丘們!什麼是諸行的近因呢?應該說是無明。

比丘們!就是這樣,以無明為近因而有諸行,以諸行為近因而有識;以識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為近因而有六處;以六處為近因而有觸;以觸為近因而有受;以受為近因而有渴愛;以渴愛為近因而有取;以取為近因而有有;以有為近因而有出生;以出生為近因而有痛苦;以痛苦為近因而有凈信;以凈信為近因而有歡悅;以歡悅為近因而有喜;以喜為近因而有寧靜;以寧靜為近因而有快樂;以快樂為近因而有定,以定為近因而有如實智見;以如實智見為近因而有厭離;以厭離為近因而有冷靜離欲;以冷靜離欲為近因而有解脫,以解脫為近因而有諸漏盡智。

比丘們!猶如在山頂下了一場大暴雨,順着山坡向下流的雨水使裂縫(cleft)、溝壑(gullies)、溪流(creeks)充滿;在裂縫(cleft)、溝壑(gullies)、溪流(creeks)充滿後,使諸池塘充滿;在諸池塘充滿後,使諸湖泊充滿;在諸湖泊充滿後,使諸小河充滿;在諸小河充滿後,使諸大河充滿;在諸大河充滿後,使大海充滿,同樣地,比丘們!以無明為近因而有諸行;以諸行為近因而有識;以識為近因而有名色;以名色為近因而有六處;以六處為近因而有觸;以觸為近因而有受;以受為近因而有渴愛;以渴愛為近因而有取;以取為近因而有有;以有為近因而有出生;以出生為近因而有痛苦;以痛苦為近因而有凈信;以凈信為近因而有歡悅;以歡悅為近因而有喜;以喜為近因而有寧靜;以寧靜為近因而有樂;以樂為近因而有定;以定為近因而有如實智見;以如實智見為近因而有厭離;以厭離為近因而有冷靜離欲;以冷靜離欲為近因而有解脫;以解脫為近因而有漏盡智(the knowledge of destruction)。」


SN.12.24  其他外道遊行者經

在王舍城竹林。

(1)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缽乞食而進入王舍城。那時,尊者舍利弗如是想道:「這時在王舍城為托缽乞食而行還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叢林(the park of the wanders of other sects)吧。」 那時,尊者舍利弗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叢林。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那些外道遊行者對尊者舍利弗如是說道:

「舍利弗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舍利弗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他人造成的;舍利弗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與他人造成的;舍利弗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造成的,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可是,舍利弗道友!在這裡,喬答摩沙門對這個問題如何主張呢?他教導什麼呢?當我們要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我們要如何回答呢?怎樣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呢?」

「道友們!世尊說過痛苦(suffering)是緣起的(dependently arisen)。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contact)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那裡,道友們!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他人造成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和他人造成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道友們!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由他人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由自己和他人造成,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沙門婆羅門,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

(2)

尊者阿難聽到尊者舍利弗與那些外道遊行者的這些談話。那時,尊者阿難在王舍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將尊者舍利弗與那些外道遊行者間的談話全部告訴了世尊。

(世尊說:)

「阿難!很好!很好!舍利弗那樣的回答,是正確的回答!阿難!我說痛苦是緣起的。痛苦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我所說的。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那裡,阿難!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而痛苦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阿難!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

阿難!在這裡,有一次,我住在這王舍城的竹園栗鼠庇護所。 那時,我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為了托乞食缽而進入王舍城。 阿難!那時我如是想道:「這時到王舍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還過太早,讓我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叢林。」

阿難!我於是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叢林。抵達後,與其他外道遊行者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阿難!那些外道遊行者對我如是說道:「喬達摩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喬達摩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他人造成的;喬達摩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由自己和他人造成的;喬達摩道友!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造成的,又不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在這裡,尊者喬達摩,對這個問題如何主張呢?他教導什麼呢?當我們要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我們要如何回答呢?怎樣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呢?」

阿難!外道遊行者說了後,我對那外道遊行者如是說道:「道友們!我說痛苦是緣起的。痛苦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我所說的。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那裡,道友們!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而痛苦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道友們!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無緣無故而生起,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的。」」

「不可思議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一句話竟然可以宣說所有的涵義!大德!可否通過深入透徹的和影響深遠的方式詳細宣說這相同的義理呢?」

「既然這樣,阿難!請你想明白這個相同的道理吧!」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阿難學友!老死,什麼是其來源(source)呢?什麼是其集起(origin)?從什麼而出生(born)和產生(produced)?」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學友們!老死,出生(birth)是其來源,出生是其集起,從出生(birth)而出生(born)和產生(produced)。」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那麼,阿難學友!出生,什麼是其來源?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而出生和產生呢?」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學友們!出生,有是其來源,有是其集起,從有而出生和產生。」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那麼,阿難學友!有,什麼是其來源呢?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而出生和產生呢?」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學友們!有,取是其來源,取是其集起,從取而出生和產生。」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那麼,阿難學友!取……那麼,阿難學友!渴愛……那麼,阿難學友!受……。」

大德!如果他們如是問我:「那麼,阿難學友!觸,什麼是其來源呢?什麼是其集起呢?從什麼而出生和產生呢?」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學友們!觸,六處是其來源,六處是其集起,從六處而出生和產生。」

學友們!以六觸處(the six sense bases for contact)的無餘褪去與息滅而觸息滅(終止);以觸息滅而受息滅;以受息滅而渴愛息滅;以渴愛息滅而取息滅;以取息滅而有息滅;以有息滅而出生息滅;以出生息滅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息滅,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息滅。」

大德!當被如是所問時,我會這樣回答。」


SN.12.25  浮彌遮(Bhumija)經

在舍衛城。

(1)

傍晚時,尊者浮彌遮從靜坐禪修中起來,去見尊者舍利弗。抵達後,與尊者舍利弗相互致意。致意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浮彌遮對尊者舍利弗如是說道:

「舍利弗學友!有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造成的;有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他人造成的;有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和他人造成的;有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現在,舍利弗道友!世尊對這個問題如何主張呢?他教導什麼呢?當我們要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我們要如何回答呢?怎樣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呢?」

「學友!世尊說過痛苦(suffering)和快樂(pleasure)是緣起的(dependently arisen)。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contact)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這裡,學友!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造成的,而痛苦和快樂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他人造成的,而痛苦和快樂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和他人造成的,而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而痛苦和快樂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學友!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由他人造成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由自己和他人造成,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沙門婆羅門,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

(2)

尊者阿難聽到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浮彌遮的這些談話。那時,尊者阿難在王舍城為了托缽乞食而行後,從施食處返回,食畢,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阿難將尊者舍利弗與尊者浮彌遮間的談話全部告訴了世尊。

(世尊說:)

「阿難!很好!很好!舍利弗那樣的回答,是正確的回答!阿難!我說痛苦和快樂是緣起的。痛苦和快樂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我所說的。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那裡,阿難!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造成的,而痛苦和快樂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和快樂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而痛苦和快樂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阿難!那些堅稱痛苦和快樂是由自己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那些堅稱痛苦和快樂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

(3)

阿難!當有此身時,由於身思,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當有語時,由於語思,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當有此意時,由於意思,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

阿難!或者自發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身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由他人引起,一個人自己造作身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刻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身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或者無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身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

阿難!或者自發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由他人引起,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刻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或者無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

阿難!或者自發地,一個人自己造作意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由他人引起,一個人自己造作意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阿難!或者刻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或者無意地,一個人自己造作語行,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

阿難!在這些狀態(法)中包含無明。

【注】:無明不是從這些法中生起。

阿難!但是,以無明的無餘褪去與息滅,沒有身,不會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沒有語,不會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沒有意,不會因而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沒有能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的 『田』(the field),沒有能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的「地」(the site) ,沒有能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的 「處」(the base) ,沒有能內在地生起痛苦和快樂的基礎(the foundation)。」


SN.12.26  優波梵那(Upavana)經

在舍衛城。那時,尊者優波梵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尊者優波梵那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大德!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他人造成的;大德!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是由自己與他人造成的;大德!有一些支持業的沙門和婆羅門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造成的,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現在,大德!世尊對這個問題如何主張呢?他教導什麼呢?當我們要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世尊所說,我們要如何回答呢?怎樣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呢?」

「優波梵那!我說過痛苦(suffering)是緣起的(dependently arisen)。以什麼為條件呢?以觸(contact)為條件。假如其人如是所說,他就正確地宣說而不會以不實之詞歪曲喬答摩沙門所說。他就按照正法解說,而不會讓任何如法的主張受到無理的責難」。

在那裡,優波梵那!那些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堅稱痛苦是由他人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堅稱痛苦是由自己和他人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那些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沙門和婆羅門,而痛苦也是要以觸為條件的。

在那裡,優波梵那!那些堅稱痛苦是由自己造成的沙門和婆羅門,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那些堅稱痛苦既不是由自己又不是由他人造成的,是無緣無故而生起的沙門和婆羅門,是沒有可能離開觸而經歷痛苦和快樂的。


SN.12.27 諸條件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諸行;以諸行為條件而有識;……這樣就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老死呢?在各種類別的眾出生中,不同眾出生的年老、衰老、牙齒破碎、頭髮灰白、皮膚起皺、壽命衰減和諸根退化:這就稱為衰老。在各種類別的眾出生中,不同眾出生的逝去(passing away)、毀滅(perishing)、諸蘊的破裂(breakup of the aggregates)、殘骸的倒下:這就稱為死亡。這樣,這衰老與這死亡,合在一起就稱為老死。

出生的集起帶來老死的集起,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的息滅;八正道 – 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息滅老死的途徑。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出生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有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取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渴愛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受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觸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六處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名色呢?……可是,比丘們!什麼是識呢?……。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諸行呢?有這三種行:身行、語行和意行。比丘們!這些就稱為諸行。

無明的集起帶來諸行的集起,無明的息滅帶來諸行的息滅;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息滅諸行的途徑。

比丘們!當一位聖弟子知道什麼是條件,知道什麼是條件集起,知道什麼是條件息滅,知道什麼是條件息滅之道,那麼他被稱為一位具有正見(view)、具有正眼(vision)、已達真實正法(Arrived at this true Dhamma)、見真實正法、具備有學智(a trainee』s knowledge)、具備有學明(a trainee』s true knowledge)、進入法流(the stream of the Dhamma)、具洞察慧(with penetrative wisdom)、在通向無死之門前堅定不移(stands squarely before the door to the Deathless)的聖弟子。」


SN.12.28  比丘經

在舍衛城。「比丘們!在這裡,一位比丘了知什麼是老死,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老死息滅之道;了知什麼是出生……了知什麼是有……了知什麼是取……了知什麼是渴愛……了知什麼是受……了知什麼是觸……了知什麼是六處……了知什麼是名色……了知什麼是識……了知什麼是諸行,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

比丘們!什麼是老死呢?在各種類別的眾出生中,不同眾出生的年老、衰老、牙齒破碎、頭髮灰白、皮膚起皺、壽命衰減和諸根退化:這就稱為衰老。在各種類別的眾出生中,不同眾出生的逝去(passing away)、毀滅(perishing)、諸蘊的破裂(breakup of the aggregates)、殘骸的倒下:這就稱為死亡。這樣,這衰老與這死亡,合在一起就稱為老死。

出生的集起帶來老死的集起,出生的息滅帶來老死的息滅;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息滅老死之道。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出生呢?……。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有呢?……。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取呢?……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

可是,比丘們!什麼是諸行呢?有這三種行:身行、語行和心行,比丘們!這些就稱為諸行。

無明的集起帶來諸行的集起,無明的息滅帶來諸行的息滅;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是息滅諸行之道。

比丘們!如果一位比丘如是了知什麼是老死,如是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如是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如是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之道;如是了知什麼是出生……有……取……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諸行……諸行的集起……諸行的息滅,如是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那麼他被稱為一位具有正見(view)、具有正眼(vision)、已達真實正法(Arrived at this true Dhamma)、見真實正法、具備有學智(a trainee』s knowledge)、具備有學明(a trainee』s true knowledge)、進入法流(the stream of the Dhamma)、具洞察慧(with penetrative wisdom)、在通向無死之門前堅定不移(stands squarely before the door to the Deathless)的比丘。」


SN.12.29 諸沙門和婆羅門經 (1)

在舍衛城。「比丘們!至於那些沙門或婆羅門不了知什麼是老死,不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不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不了知什麼是老死息滅之道;不了知什麼是出生……有……取……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不了知什麼是諸行,不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不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不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我不認為他們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而且這些尊者通過證智親自實現(by realizing it for themselves with direct knowledge),也不會在當出生中進入後住於沙門義目標(the goal of asceticism)或婆羅門義目標(the goal of brahminhood)。

可是,比丘們!那些沙門或婆羅門了知什麼是老死,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老死息滅之道;了知什麼是出生……有……取……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了知什麼是諸行,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的話,我認為他們是沙門中的沙門或婆羅門中的婆羅門,而且,這些尊者通過證智親自實現(by realizing it for themselves with direct knowledge),會在當出生中進入後住於沙門義目標(the goal of asceticism)或婆羅門義目標(the goal of brahminhood)。」


SN.12.30 諸沙門和婆羅門經 (2)

在舍衛城。「比丘們!至於那些沙門或婆羅門不了知什麼是老死,不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不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不了知什麼是老死息滅之道,那麼他沒有可能超越老死;不了知什麼是出生……有……取……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不了知什麼是諸行,不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不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不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那麼他沒有可能持續超越諸行。

可是,比丘們!那些沙門或婆羅門了知什麼是老死,了知什麼是老死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老死的息滅之道,那麼他有可能超越老死;了知什麼是出生……有……取……渴愛……受……觸……六處……名色……識……了知什麼是諸行,了知什麼是諸行的集起,了知什麼是諸行的息滅,了知什麼是諸行息滅之道,那麼他有可能持續超越諸行。」

第三品十力終。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7.24-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