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10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第二篇 因緣篇

《相應部》卷12【禪世界版】5

第一章 因緣相應(相應十二)
第一 佛陀們品

SN.12.1-10

SN.12.1  緣起

如是我聞。 有一次,世尊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緣起(dependent origination),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什麼是緣起呢?比丘們!以無明(ignorance)為條件(condition)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為條件而有識(cons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生(birth);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比丘們!這就稱為緣起。

比丘們!以無明的無餘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與終止(cessation)而行終止;以行終止而識終止;以識終止而名色終止;以名色終止而六處終止;以六處終止而觸終止;以觸終止而受終止;以受終止而渴愛終止;以渴愛終止而取終止;以取終止而有終止;以有終止而生終止;以生終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終止,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終止。」

世尊如是所說。那些比丘們興高采烈,歡喜世尊的宣說。


SN.12.2  緣起的分析

在舍衛城。「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緣起,並分析它。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緣起呢?比丘們!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行;以行為條件而有識;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悲傷、哀慟、痛苦、苦惱和絕望生起,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老死呢?在各種類別的眾生中,不同眾生的年老、衰弱、齒落、發白、皮皺、壽命衰減、諸根退化:這就稱為老。在各種類別的眾生中,不同眾生的逝世(passing away)、毀滅(perishing)、諸蘊的破裂(breakup of the aggregates)、殘骸的倒下:這就稱為死。這樣,這老與這死,合在一起就稱為老死。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生(birth)呢?在各種類別的眾生中,不同眾生的出生(birth)、生出(being born)、入胎(descent into the womb)、生產 (production)、諸蘊顯現和諸處獲得。比丘們!這被稱為生。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有呢?有這三種有:欲有(sense-sphere existence)、色有(form-sphere existence)和無色有(formless-sphere existence)。比丘們!這被稱為有。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取(cling)呢?有這四種取:欲取(感官享樂取;cling to sensual pleasures)、見取(cling to view)、戒禁取(cleaning to rules)和自我論取(cling to a doctrine of self)。比丘們!這被稱為取。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渴愛呢?有這六類渴愛:對諸色(forms)的渴愛、對諸聲(sounds)的渴愛、對諸氣味(odors)的渴愛、對諸味道(tastes)的渴愛、對諸所觸(tactile objects)的渴愛和對諸法(mental phenomena)的渴愛。比丘們!這被稱為渴愛。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受(feeling)呢?有這六類受:眼觸所生(born eye-contact)受、耳觸(ear-contact)所生受、鼻觸(nose-contact)所生受、舌觸(tongue-contact)所生受、身觸(body-contact)所生受和意觸(mind-contact)所生受。比丘們!這就稱為受。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觸(contact)?有這六類觸:眼觸(eye-contact)、耳觸(ear-contact)、鼻觸(nose-contact)、舌觸(tongue-contact)、身觸(body-contact)和意觸(mind-contact)。比丘們!這被稱為觸。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六處呢?眼處(eye base)、耳處(ear base)、鼻處(nose base)、舌處(tongue base)、身處(body base)和意處(minde base),比丘們!這些叫作六處。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名色呢?受(feeling)、想(perception)、思(意志;volition)、觸(contact)和作意(注意;attention),這就稱為名;四大(the four great elements)和四大之所派生(derived)的色,這被稱為色。這樣,比丘們!這名與這色,合起來就稱為名色。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識(consciousness)呢?有這六類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和意識。比丘們!這就稱為識。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行(volitional formations)呢?有這三種行:身行、語行和心行。比丘們!這就稱為行。

而,比丘們!什麼是無明(ignorance)呢?不知苦、不知苦集(the origin of suffering)、不知苦滅(cessation; 終止)、不知導向苦滅道跡(the way leading to the cessation of suffering)。比丘們!這就稱為無明。

比丘們!就是這樣,以無明(ignorance)為條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為條件而有識(cons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生(birth);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

比丘們!以無明的無餘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與終止(cessation)而行終止;以行終止而識終止;以識終止而名色終止;以名色終止而六處終止;以六處終止而觸終止;以觸終止而受終止;以受終止而渴愛終止;以渴愛終止而取終止;以取終止而有終止;以有終止而生終止;以生終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終止,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終止。」


SN.12.3   兩條道路(The Two Ways;道跡)

在舍衛城。「比丘們!我將教導你們錯誤的道路與正確的道路。你們要諦聽!你們要密切注意!我要說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那麼,比丘們!什麼是錯誤的道路(道跡)呢?比丘們!以無明(ignorance)為條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為條件而有識(con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生(birth);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集起。比丘們!這就稱為錯誤的道路(道跡)。

比丘們!什麼是正確的道跡呢?比丘們!以無明的無餘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與終止(cessation)而行終止;以行終止而識終止;以識終止而名色終止;以名色終止而六處終止;以六處終止而觸終止;以觸終止而受終止;以受終止而渴愛終止;以渴愛終止而取終止;以取終止而有終止;以有終止而生終止;以生終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終止,這樣是這整個苦蘊的終止。比丘們!這就稱為正確的道路(道跡)。」


SN.12.4  毘婆屍(Vapassi)

在舍衛城。「比丘們!在毘婆屍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達到正覺以前,還是一位菩薩(Bodhisatta)時,如是想道:「唉!這個世間陷入苦難,在其中它出生、衰老、死亡,它逝去並且重生,但是對這老死率領的痛苦的出離(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不了知。現在什麼時候對這老死率領的痛苦的出離(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才能辨識的出呢?」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老死,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老死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生會帶來老死,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生,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生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有會帶來生,以有為條件而有生。」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有,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有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取會帶來有,以取為條件而有有。」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取,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取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渴愛會帶來取,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渴愛,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渴愛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受會帶來渴愛,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受,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受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觸會帶來受,以觸為條件而有受。」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觸,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觸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六處會帶來觸,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六處,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六處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名色會帶來六處,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名色,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名色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識會帶來名色,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識,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識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行會帶來識,以行為條件而有識。」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行,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行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無明會來行,以無明條件而有行。」 就是這樣,以無明(ignorance)為條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為條件而有識(cons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生(birth);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 集起,集起!」 –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之前從沒有聽過這些法義,在這些法義之中,眼(vision)生出來,智(knowledge)生出,慧(wisdom)生出來,明(true knowledge)生出來,光(light)生出來。

(二)

比丘們!那時,毘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老死,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老死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生便沒有老死,生的終止帶來老死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生,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生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有便沒有生,有的終止帶來生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有,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有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取便沒有有,取的終止帶來有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這樣想:「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取,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取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渴愛便沒有取,渴愛的終止帶來取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愛,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愛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受便沒有渴愛,受的終止帶來渴愛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受,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受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觸便沒有受,觸的終止帶來受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觸,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觸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六入便沒有觸,六入的終止帶來觸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六處,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六處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名色便沒有六處,名色的終止帶來六處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名色,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名色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識便沒有名色,識的終止帶來名色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識,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識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行便沒有識,行的終止帶來識的終止。」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行,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行的終止呢?」 於是,毗婆屍菩薩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無明便沒有行,無明的終止帶來行的終止。就是這樣,無明的終止帶來行的終止,行的終止帶來識的終止……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終止。」

「終止,終止!」 –  比丘們!毗婆屍菩薩之前從沒有聽過這些法義,在這些法義之中,眼(vision)生出來,智(knowledge)生出來,慧(wisdom)生出來,明(true knowledge)生出來,光(light)生出來。」


SN.12.5  屍棄(Sikhi)

「比丘們!當屍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其餘同SN.12.4)


SN.12.6  毘舍浮 (Vessabhu)

「比丘們!當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其餘同SN.12.4)


SN.12.7  拘留孫(Kakusandha)

「比丘們!當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中略)。」

(其餘同SN.12.4)


SN.12.8  拘那含(Konagamana)

「比丘們!當拘那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其餘同SN.12.4)


SN.12.9  迦葉(Kassapa)

「比丘們!當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

(其餘同SN.12.4)


SN.12.10  喬達摩偉大的釋迦族聖人

「比丘們!在我達到正覺以前,還是一位菩薩(Bodhisatta)時,如是想道:「唉!這個世間陷入苦難,在其中它出生、衰老、死亡,它逝去並且重生,但是對這老死率領的痛苦的出離(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不了知。現在什麼時候對這老死率領的痛苦的出離(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才能辨識得出呢?」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老死,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老死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生會帶來老死,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生,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生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有會帶來生,以有為條件而有生。」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有,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有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取會帶來有,以取為條件而有有。」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取,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取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愛會帶來取,以愛為條件而有取。」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愛,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愛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受會帶來愛,以受為條件而有愛。」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受,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受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 觸會帶來受,以觸為條件而有受。」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觸,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觸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六處會帶來觸,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六處,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六處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名色會帶來六處,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名色,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名色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識會帶來名色,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識,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識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行會帶來識,以行為條件而有識。」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什麼東西會帶來行,以什麼東西為條件而有行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無明會來行,以無明條件而有行。」 就是這樣,以無明(ignorance)為條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為條件而有識(consciousness);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處(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處為條件而有觸(contact);以觸為條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為條件而有渴愛(craving);以渴愛為條件而有取(cling);以取為條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為條件而有生(birth);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傷(sorrow)、哀慟(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惱(displeasure)和絕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集起。

「 集起,集起!」 –  比丘們!我之前從沒有聽過這些法義,在這些法義之中,眼(vision)生出來,智(knowledge)生出,慧(wisdom)生出來,明(true knowledge)生出來,光(light)生出來。

(二)

比丘們!那時,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老死,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老死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生便沒有老死,生的終止帶來老死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生,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生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有便沒有生,有的終止帶來生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有,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有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取便沒有有,取的終止帶來有的終止。」

比丘們,我這樣想:「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取,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取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愛便沒有取,愛的終止帶來取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愛,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愛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受便沒有愛,受的終止帶來愛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受,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受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觸便沒有受,觸的終止帶來受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觸,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觸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六入便沒有觸,六入的終止帶來觸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六處,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六處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名色便沒有六處,名色的終止帶來六處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名色,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名色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識便沒有名色,識的終止帶來名色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識,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識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行便沒有識,行的終止帶來識的終止。」

比丘們,我如是想道:「沒有什麼東西才會沒有行,什麼東西終止才會帶來行的終止呢?」 於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徹了解:「沒有無明便沒有行,無明的終止帶來行的終止。就是這樣,無明的終止帶來行的終止,行的終止帶來識的終止……這樣就是整個苦蘊的終止。」

「終止,終止!」 –  比丘們!我之前從沒有聽過這些法義,在這些法義之中,眼(vision)生出來,智(knowledge)生出來,慧(wisdom)生出來,明(true knowledge)生出來,光(light)生出來。」

第一品終。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7.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