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0【禪世界版】

第一篇 有偈篇

《相應部》卷10【禪世界版】

第十章 夜叉相應 (相應十)

SN.10.1-12

SN.10.1  因陀迦(Indaka)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因陀頂山因陀迦夜叉(yakkha Indaka)的棲息地。

那時,因陀迦夜叉去拜見世尊。抵達後,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802  「因為諸佛說那種色不是命(soul),

那麼這個人如何得到身體呢?

一個人的諸骸骨和肝臟從哪裡來呢?

這個人如何受生(begotten)母胎呢?」

(世尊:)

803  「首先有凝滑(迦羅邏; kalala),

從凝滑而有胞(阿部曇; abbuda),

從胞生出肉片(pesi),

從肉片生出堅肉(ghana),

從堅肉生出肢體(limbs)、

頭髮、體毛及指甲。

804  而無論母親吃什麼食物,

她食用的飯食和飲料,

住於母胎的人,

依靠這些而養活。」


SN.10.2  釋羅(Sakkanamak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那時,釋羅那摩迦夜叉去拜見世尊。抵達後,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805  「已經捨棄一切系縛,

當一個人完全得到釋放時,

你,作為一個沙門,去指導其他人,

對你而言不是太好。

(世尊:)

806  「啊,釋羅!如果由於某種原因,

與任何人親密結交,

有慧者不該擾動他的心,

對如此一個人有所憐憫。

807  但是如果他的心清晰和純凈,

他指導其他人,

他不會被

他的憐憫和同情所束縛。」


SN.10.3  針毛(Sucilom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伽耶(Gaya)的登居得床(the Tankita Bed)針毛夜叉的棲息地。 當時,柯樂夜叉(yakkha Khara)與針毛夜叉在離世尊不遠處路過。那時,柯樂夜叉對針毛夜叉如是說道:「這是一位沙門。」

「這不是一位沙門,這是假沙門,我將很快地知道他是沙門或是假沙門。」

那時,針毛夜叉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將身體向世尊前傾。那時,世尊把身體退回。 於是針毛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沙門!你怕我嗎?」

「朋友!我不怕你。只是你的接觸是邪惡的。」

「既然這樣,沙門!我要問你,如果你不回答我,我要使你的心混亂,或者我要使你的心臟破裂,或者我要抓住你的雙足後,扔到恆河的彼岸。」

「朋友!在包括諸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和在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天和眾人的這一代中,我沒看見任何能使我的心混亂,或能使我的心臟破裂,或能抓住我的雙足後,扔到恆河的彼岸者。然而,朋友!無論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那時,針毛夜叉以偈頌對世尊說道:

808  「貪慾與瞋恚的源頭是什麼呢?

從哪裡生起不快、喜悅和毛髮悚立的恐懼呢?

又從什麼生起心的種種想法,

猶如童子們向上釋放雙腳被長繩系縛的烏鴉來折磨烏鴉一般呢?」

(世尊:)

809  「貪慾與瞋恚的源頭就在這裡;

從這裡生起不快、喜悅和毛髮悚立的恐懼;

從這裡生起心的種種想法,

猶如童子們向上釋放雙腳被長繩系縛的烏鴉來折磨烏鴉一般。

【注】:菩提比丘註:童子們用一根長繩將一直烏鴉的雙腳綁住,將繩子的另一端系在他們的指頭上,然後釋放烏鴉。它飛了一段距離,又掉在他們的腳邊。

810  猶如從榕樹的枝幹生起嫩枝一般,

從情感生起,從一個人自己生起,

各種各樣,執取於諸感官享樂,

如一根葛藤(maluva creeper)在林中蔓延。

811  那些了知它們源頭的人,

他們去除它們的生起 – 聽吧!啊,夜叉!

他們渡過之前從未渡過的

這難以渡越的洪流,不再領受重生。」

【注】:又見《經集》第五章針毛夜叉經。


SN.10.4  吉祥寶珠(Manibhadd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的華鬘寶珠塔廟(the Manimalaka Shrine)吉祥寶珠夜叉的棲息地。 那時,吉祥寶珠夜叉去拜見世尊,以偈頌在世尊面前說道:

812  「一個充滿正念的人總是吉祥,

充滿正念的人幸福興旺,

充滿正念的人每天會更好,

並且他從敵意得到解脫。」

(世尊:)

813  「一個充滿正念的人總是吉祥,

充滿正念的人幸福興旺,

充滿正念的人每天會更好,

但是他沒有從敵意得到解脫。

814  一個其心在日日夜夜裡

喜悅於無害(harmlessness)的人,

慈愛地對待一切眾生,

因為他沒有任何敵意。」


SN.10.5  沙奴(Sanu)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某位優婆夷的兒子名叫沙奴,被夜叉所附體。

那時,那位優婆夷在那時哭泣著唱誦這些偈頌:

816  「在十四或十五日里,與半月的第八日,

以及神變月(special periods),

八支圓滿的(complete in eight factors),

817  那些遵守布薩(Uposatha),

行持梵行者們,

夜叉們不能去耍弄:

我從那些阿羅漢處如是聽聞。

可是今天我卻親自看見,

夜叉在耍弄沙奴。」

(附體沙奴的夜叉:)

818  「在十四或十五日里,與半月的第八日,

以及神變月(special periods),

八支圓滿的(complete in eight factors),

819  那些遵守布薩(Uposatha),

行持梵行者們,

夜叉們不能耍弄:

你從阿羅漢們處所聽聞的確實不錯。 」

820  當沙奴清醒後,

希望你告訴他夜叉的這項禁令:

不要公開地或秘密地,

造作任何一個惡業。

821  如果你要造作一個惡業

或者你現在正在造作它,

儘管你飛起來逃走,

也不會從痛苦解脫。」

(沙奴:)

822  「母親!他們為死者哭悼,

或者為無法可見的生命悲泣。

母親!當看見我活著時,

啊,母親!你因何為我哭泣呢?」

(沙奴的母親:)

823  「兒子啊!他們為死者哭悼,

或者為無法可見的生命悲泣。

但是在棄絕諸感官享樂之後,

當一個人回到在家生活,

兒子啊!他們也為此人哭泣,

因為他雖生憂死。」

824  親愛的!已從熾熱的灰燼中出來,

你還想再落入熾熱的灰燼;

親愛的!已從地獄中出來,

你還想再落入地獄。

825  趕快往前跑!祝福你吉祥!

我們會對誰訴說我們的悲傷呢?

一件從烈火中搶救出的物品,

你還想它再被燒掉嗎?」


SN.10.6  夜叉童子(Piyankara)經

有一次,尊者阿那律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當時,尊者阿那律在拂曉時起來,正在誦讀諸法句。那時,夜叉童子的母親女夜叉哄她的幼子如是說道:

826  「夜叉童子!不要出聲,

一位比丘正在誦說諸法句。

已經了知一支法句後,

我們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修行。

827  我們要自我約束不去傷害有生命的東西,

我們不說存心有意的謊言,

我們應該修學戒德,

也許我們將能從惡鬼界解脫。」


SN.10.7  富那婆藪(Punabbasu)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世尊以關於涅槃的法說開示、勸誡和鼓勵比丘們,使之歡喜,而且那些比丘們全神貫注地聆聽,十分注意,將所有念頭導向法談。

那時,富那婆藪的母親女夜叉哄她的幼子如是說道:

828  「郁多羅(Uttarika)!請安靜!

富那婆藪!請安靜!

我想聽到大師,無上佛陀的正法。

829  當世尊說到涅槃,

從一切系縛中的釋放時,

在我心中生起了,

對正法深深的喜愛。

830  在此世間自己的兒子是親愛的,

在此世間自己的丈夫是親愛的,

但是對我來說,

對正法的探求比他們更為親愛。

831  因為雖然親愛,既不是兒子,也不是丈夫,

能把一個人從痛苦釋放。

而聽聞正法,

可令人解脫活著的眾生的痛苦。

832  在痛苦中沉浸的此世間,

被衰老和死亡所束縛,

為了解脫衰老和死亡,

我願聽聞正法,

佛陀所完全地覺醒至的正法。

因此,富那婆藪!請安靜!」

(富那婆藪:)

833  「親愛的母親!我不會說話,

郁多羅也會保持安靜。

只傾耳聽取正法,

由於聽聞正法令人快樂。

因為我們還不了知正法,

母親!我們已經悲慘過活。

834  而行持此最後身的佛陀,他已覺悟,

為愚痴的天人

帶來光明,

有眼者現在教導正法。」

(富那婆藪的母親:)

835  「這些話說得很好!我所生養的,

在我懷裡躺的兒子確實變得賢智。

我的兒子喜歡無上佛陀的

沒有染著的純凈白法。

836  富那婆藪!一定要幸福!

今天我已最終出離。

郁多羅!你也聽我訴說!

我已看見諸聖諦。」


SN.10.8  須達多(Sudatta)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寒林(the Cool Grove)。當時,屋主給孤獨因一些事務抵達王舍城。屋主給孤獨聽說「佛陀確實出現在此世間,」 想立即去拜見世尊,但屋主給孤獨如是想道:「現在不是去拜見世尊的合適時機,我將在明天早晨早些時候去拜見世尊。」

他向世尊處持念而躺下,在夜裡以為天亮了,起身三次。那時,屋主給孤獨走向前往墓地的門。諸非人為他打開了門。那時,當屋主給孤獨出城時,光明消失而黑暗顯現。他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因此想返回。可是無形的屍婆迦夜叉宣說道:

837  「一百千大象,

一百千馬,

一百千騾拉的戰車,

一百千裝飾珠寶與耳環的少女,

也不值向前一步的價值的十六分之一。

前行!屋主!前行!屋主!向前行進對你較好,不要退避返回。」

那時,屋主給孤獨的黑暗消失而光明顯現,已經生起的的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的恐懼都平息下來。

第二次,屋主給孤獨的光明消失而黑暗顯現。他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因此想返回。  

第二次,無形的屍婆迦夜叉讓他聽道:

838  「一百千大象,

一百千馬,

一百千騾拉的戰車,

一百千裝飾珠寶與耳環的少女,

也不值向前一步的價值的十六分之一。

前行!屋主!前行!屋主!向前行進對你較好,不要退避返回。」

那時,屋主給孤獨的黑暗消失而光明顯現,已經生起的的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的恐懼都平息下來。

第三次,屋主給孤獨的光明消失而黑暗顯現。他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因此想返回。  

第三次,無形的屍婆迦夜叉讓他聽道:

839  「一百千大象,

一百千馬,

一百千騾拉的戰車,

一百千裝飾珠寶與耳環的少女,

也不值向前一步的價值的十六分之一。

前行!屋主!前行!屋主!向前行進對你較好,不要退避返回。」

那時,屋主給孤獨的黑暗消失而光明顯現,已經生起的的害怕、戰慄和毛髮悚立的恐懼都平息下來。

那時,屋主給孤獨前往寒林去拜見世尊。當時,世尊在拂曉時起來後,在屋外經行。世尊看見屋主給孤獨從遠處走來。看見之後,不再經行,在設置好的座位上坐下。坐下後,世尊對屋主給孤獨如是說道:

「來!須達多!」

那時,屋主給孤獨心想「世尊叫我的名字開始說話,」  他激動、興奮,當即以頭落在世尊的足上,然後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師!我希望世尊睡得安詳。」

(世尊:)

840  「徹底解脫的婆羅門,

確實總是安眠,

不依附於諸感官享樂,

內心清涼而無獲取依著。

841  他在諸感官慾望上心不沾染。

切斷了一切執著,

已經獲得心的平靜後,

平靜者安眠。」


SN.10.9  叔迦羅(Sukka)經 (1)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竹園栗鼠庇護所。當時,叔迦羅比丘尼被大眾圍繞著說法。那時,對叔迦羅比丘尼極具信心的一位夜叉到舍衛城後,從一條街道到另一條街道,從一個十字路口到另一個十字路口,在那時唱誦這些偈頌:

842  「舍衛城中的人們怎麼了呢?

像喝了蜜酒那樣酣睡,

當她教導不死之境時,

為什麼他們不關注叔迦羅比丘尼呢?

843  然而無法抵擋的正法的美味,

如果有慧者飲之,

芬芳,充滿營養,

猶如甘霖之於乾渴的旅人們。」


SN.10.10 叔迦羅經經 (2)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竹園栗鼠庇護所。當時,某位優婆塞施與叔迦羅比丘尼食物。那時,對叔迦羅比丘尼極具信心的一位夜叉到舍衛城後,從一條街道到另一條街道,從一個十字路口到另一個十字路口,在那時唱誦這些偈頌:

844  「他確實做了許多福德,

這位優婆塞確實是有慧的。

那施與叔迦羅比丘尼食物的人,

會從一切系縛得到釋放。」


SN.10.11 毘羅(Vira)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竹園栗鼠庇護所。當時,某位優婆塞施與毘羅比丘尼衣服。 那時,對毘羅比丘尼極具信心的一位夜叉到舍衛城後,從一條街道到另一條街道,從一個十字路口到另一個十字路口,在那時唱誦這些偈頌:

845  「他確實造作了許多福德,

這位優婆塞確實是有慧的。

那施與毘羅比丘尼衣服的人,

會從一切系縛得到釋放。」


SN.10.12  阿羅毘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阿羅毘的阿羅婆迦(Alavi)夜叉的棲息地。 那時,阿羅婆迦夜叉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世尊進來了。

第二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 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 世尊進來了。

第三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 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 世尊進來了。

第四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朋友!我不要出去,你要做什麼就做吧!」

「既然這樣,沙門!我要問你,如果你不回答我,我要使你的心混亂,或我要使你的心臟破裂,或我要抓住你的雙足後,把你扔到恆河的彼岸。」

「朋友!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在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我沒看見任何能使我的心混亂,或者能使我的心臟破裂,或者能抓住我的雙足後,把我扔到恆河的彼岸者。然而,朋友!就問你想問的吧!」

846  「在這裡什麼是男子的無上財富呢?

什麼修行得很能好帶來快樂呢?

什麼確實是最殊勝的美味呢?

一個人如何過活是他們說的最好的生活呢?」

(世尊:)

847  「在這裡,信念是男子的無上財富,

很好地修習的正法帶來快樂,

真理確實是最殊勝的美味,

依智慧過活的人是他們說過得最好。」

(天神:)

848  「一個人如何渡過洪流呢?

一個人如何渡過洶湧的海洋呢?

一個人如何克服痛苦呢?

一個人如何得到凈化呢?」

(世尊:)

849  「一個人通過信仰渡過洪流,

一個人通過精進不放逸渡過洶湧的海洋,

一個人通過活力克服痛苦,

一個人通過智慧得到凈化。」

(天神:)

850  「一個人如何獲得智慧呢?

一個人如何尋求財富呢?

一個人如何得到聲譽呢?

一個人如何能結交朋友呢?

當從此世前行到來世,

一個人如何不會悲傷呢?」

(世尊:)

851  「信仰阿羅漢們的正法

為了涅槃的獲得,

如果其人不放逸而明察,

通過修學的願望一個人獲得智慧。

852  做合適的事情,盡責,

一個努力的人發現財富。

通過正直一個人得到聲譽,

給予,能結交朋友。

當從此世到來世,

這樣做死後不悲傷。

853  在家生活的有信仰的尋求者,

住於這四種品質:

真理、正法、堅定和慷慨 – 

他死後確實不會悲傷。

854  來吧!也問其他人,

很多沙門和婆羅門,

是否在這裡能發現

比真理、自製、慷慨施捨和耐心更好的東西。」

(天神:)

855  「如今我為何還須問

其他沙門和婆羅門這個問題呢?

今天我已經了知

來世的利益。

確實,為了我的緣故,

佛陀來到阿羅毘而住。

今天我已了知

有大果報的所施之處。

我自己將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

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遊歷,

禮敬正覺者,

和正法的優越殊勝性。」


《夜叉相應》完成。返回《相應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7.02-2018.05.06-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