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應部》卷1【禪世界版】2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第一篇  有偈品

第一章 諸天相應 (相應一) 2
第二品 歡喜園(NANDANA)品

SN.1.11-20

SN.1.11  歡喜園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世尊在那裡對比丘們如是說道:“比丘們!” – “大德!” 那些比丘們回答道。 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從前,有位三十三天主的天神在歡喜園裡狂歡,具足和被賦予五種天界的感官享樂之索,由一群隨行的天女相伴。那時,他說了此偈:

20  “沒見過歡喜園的人,

他們不懂何謂極樂。

這屬於三十三天主的歡喜園,

是榮耀的男神們的住處。”

比丘們!當如是所說時,有位天神以偈頌回答那位天神:

21  “愚痴的你不明了

那個阿羅漢們的座右銘嗎?

一切諸行是無常的,它們的本質是生起和息滅。

已經生起後,它們息滅:

它們的平息才是極樂。””

【注】:佛教稱欲界第六天為三十三天,即忉利天,後形容最高的地方,乃六欲天之一。


SN.1.12  歡喜

在舍衛城。站立一旁時,那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2  “有兒子們的人喜愛兒子們,

有牛群的人喜愛牛群。

諸依戀獲取真的就是一個人的歡喜,

沒有諸依戀獲取,則他不會歡喜。”

(世尊:)

23  “有兒子們的人為兒子們悲傷,

有牛群的人為牛群悲傷。

諸依戀獲取真的就是一個人的悲傷;

沒有諸依戀獲取,則他不會悲傷。”


SN.1.13  對一個兒子的愛無有等同

在舍衛城。站立一旁時,那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誦此偈:

24  “對一個兒子的愛無有等同,

沒有等同於牛群的財富。

沒有等同太陽的光明,

大海在水界中至高無上。”

(世尊:)

25  “對自我的愛無有等同,

沒有等同於穀物的財富。

沒有等同於智慧的光明,

雨在水界中至高無上。”


SN.1.14  剎帝利

(天神:)

 26  “剎帝利是兩足中最好的,

在四足動物中則是公牛最好,

 在妻子們中一位少女最好,

在兒子們中長子最好。”

(世尊:)

  27  “正覺者是在兩足中最尊貴的,

在四足動物中則是一匹駿馬最好,

  在妻子們中一位柔順的女子最好,

在兒子們中一位孝順的男孩最好。”


SN.1.15  低語

(天神:)

 28  “正午時分,

鳥兒們已經安頓下來,

 廣大的山林低聲自語,

那在我看來極為恐怖。”

(世尊:)

29  “正午時分,

鳥兒們已經安頓下來,

廣大的山林低聲自語,

那在我看來極為歡喜。”

【注】:在山林中修行時,不同對象的心理感受不同。


SN.1.16  睏倦與昏睡

(天神:)

30  “睏倦、昏睡、伸懶腰,

悶悶不樂,餐後遲鈍,

在這裡的眾生中,因為這種情形,

聖道不會顯現。”

(世尊:)

31  “睏倦、昏睡、伸懶腰,

悶悶不樂,餐後遲鈍,

當一個人用精進驅逐這種情形後,

聖道就得到了澄清。”


SN.1.17  難為

(天神:)

32  “沙門苦行生活是很難過的,

並且不適者很難忍受,

對很多人來說,

有愚人墮入其中的諸障礙。”

33  “如果不駕馭自心,

一個人能過幾天沙門苦行生活呢?

在其人諸意向的控制下,

一個人每一步都會摔倒。”

(世尊:)

34  “一位比丘攝入諸想法,

如一隻龜將手足收納殼中,

獨立的,不困擾他人,徹底寂滅,

就不會非難任何人。”


SN.1.18  一種羞恥感

(天神:)

35  “在此世間什麼地方,

有這樣由一種羞恥感所約束的,

不引起非難

如一匹良馬不用着鞭的人嗎”

(世尊:)

36  “很少有人能由一種羞恥感所約束,

他總是充滿正念地住行;

很少有人能在已經獲得苦的終止,

他在不平衡中平衡地住行。”


SN.1.19  一個小屋

(天神:)

37  “你沒有一個小屋嗎?

你沒有一個小巢嗎?

你沒有子嗣們嗎?

你從束縛解脫了嗎?”

(世尊:)

38  “我確實沒有一個小屋,

我確實沒有一個小巢,

我確實沒有子嗣們,

我確實束縛解脫。

(天神:)

39  “你認為我說的一個小屋是什麼呢?

你認為我說的一個小巢是什麼呢?

你認為我說的子嗣們是什麼呢?

你認為我說的束縛是什麼呢?”

(世尊:)

40  “你說的一個小屋是母親,

你說的小巢一個是妻子,

你稱為子嗣們的是兒子們,

你告訴我的渴愛是束縛。”

(天神:)

41  “好在你沒有小屋,

好在你沒有小巢,

好在你沒有子嗣們,

好在你從束縛解脫。”


SN.1.20  三彌提經

【注】:三彌提,又作沙彌提。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溫泉園。那時,尊者三彌提在拂曉時起來,去溫泉洗澡。在溫泉洗完後回來,身着一件長袍,站着等身體晾乾。

當夜已深沉時,有位絕美的天神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溫泉園,去見尊者三彌提。已經抵達後,她站在空中,並且用偈頌對尊者三彌提說道:

(天神:)

42  “比丘!你不先享受然後乞食,

你不在享受後乞食。

比丘!你要先享受然後乞食,

你不要讓時間白白流逝!”

(尊者:)

43  “我不知道時間可能會是什麼,

時間隱藏着並不能看見。

因此,我不先享受而去乞食,

不要讓時間白白流逝!”

然後天神飛落到地上並對尊者三彌提說道:“比丘!你年輕時已經出家,一位黑髮青年,具備青春的祝福,在人生的一個全盛時期,不在諸感官享樂中追風逐月。比丘!你要暢享諸感官享樂欲;不要捨棄直接可見的事物而去追逐那些耗時的東西。”

(尊者:)

“朋友!我還沒有為追逐那些耗時的東西而捨棄直接可見的事物。為了追逐直接可見的事物,我已經捨棄了耗時的東西。朋友!因為世尊已經說過:諸感官享樂是耗時的、充滿痛苦的、充滿絕望的,並且在它們中的危險仍然更大,而此佛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吸引人來見的、能受用的和智者能自己個人來體驗的。”

(天神:)

“可是比丘!世尊是怎樣說“感官享樂是耗時的、多苦的、多絕望的,裡面的危險仍然更多,而此法是直接可見的、即時的、吸引人來見的、能受用的、智者能自己體證的” 的呢?”

(尊者:)

“朋友!我剛獲得剃度,出家不久,新近來參學這個法和律。我不能夠詳細解說它。但是那位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住在王舍城溫泉園。你去見世尊,然後問他這個道理。當他向你解說時,你應該憶持它。”

(天神:)

“比丘!我們不易見到那位世尊。比丘!因為世尊被其他威力巨大的諸天神所圍繞。如果你去見世尊,然後問這個道理,我們也會為聽法而跟着去。”

很好,朋友!” 尊者三彌提回答道。接着他去見世尊,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講述他和那位天神的整個交談,補充說道:“如果那位天神所說是真實的,大德!那位天神應該就在此處不遠。”

如是所說時,那位天神對尊者三彌提說道: “問吧!比丘!問吧!比丘!因為我已經到了。”

於是,世尊以偈頌對那位天神說道:

46  “可覺察感知能被表達的東西的眾生,

會建立於能被表達的東西當中。

不能完全覺察感知能被表達的東西,

他們就會被死神所控制。

47  但是如果能完全了知(證知)能被表達的東西,

其人就不會構想有“一位表達者”。

因為那個對他來說不存在,

通過那個一個人可以描述他。

(尊者:)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大聲說出來。”

(天神:)

“尊者!我不了知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尊者!請讓世尊為我說明,以便我能詳細地了知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

(世尊:)

48  “一個構想“我是相同、較殊勝或較低劣”的人,

可能因為那樣而參與各種爭辯。

一個在三種分別中不動搖的人,

就不會認為“我相同或較殊勝”。”

(尊者:)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大聲說出來。”

(天神:)

“這次也一樣。尊者!我不了知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尊者!請讓世尊為我說明,以便我能詳細地了知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

(世尊:)

49  “他捨棄了名稱計較,也沒有狂妄輕慢;

他在這裡切斷對名色的渴愛。

儘管諸天神和眾人,上天入地,

在此處和別處到處搜尋,

他們找不到,

已經切斷他的諸結、已經沒有苦惱和已經沒有渴望的人。”

(尊者:)

“夜叉!如果你了知,請你大聲說出來。”

(天神:)  “尊者!我這樣了知世尊簡要所說的詳細義理:

50  “在任何一切世間中,

一個人不應該以身、語和意作惡。

已經捨棄諸感官享樂後,

充滿正念和正知,

一個人不應該追求

一個痛苦的和有害的歷程。”

第二品歡喜園品終。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8.05.06-1.2-MG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