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句经》(现代汉语)4

DhP.1.1(1)  -6.14(89)  DhP.7.1(90)  -13.12(178)  DhP.14.1(179)  -19.17(272)  ,和DhP.20.1(273)  -26.41(423)  


南传《法句经》(现代汉语)  卷四
第二十 道品 – 第二十六 婆罗门品

DhP.20.1(273)  -26.41(423)


第二十 道品

DhP.20.1(273) 在诸道中八圣道最为殊胜;在诸真谛中四圣谛最为无上;在诸法(精神状态)  中离弃贪欲最为至上;在二足中具眼(有洞察力)  的人们最为无与伦比。

【注】:具眼,指佛陀。佛具五眼:肉眼、天眼、慧眼、佛眼和一切智眼。

DhP.20.2(274) 这就是正道。导向知见(洞察力)  净化的,是此道而非他道。进入此道。魔王为之迷惑混乱。

DhP.20.3(275) 进入了此道,你们将结束痛苦。已了知如何去除此箭刺后,我教给你们此道。

【注】:箭刺,喻贪、嗔、痴等。

DhP.20.4(276) 你们必须努力。诸佛只是教诫者。那些在此道上的禅定修行者,将从魔王的束缚获得解脱。

DhP.20.5(277) 一个人用智慧来观照所有依缘起的事物是无常的,然后他就会厌离痛苦。这是清净道。

【注】:这里所有依缘起的事物,all conditioned things are impermanent,这里依尊者Walpola Rahula的说法。

DhP.20.6(278) 一个人用智慧来观照所有依缘起的事物是不令人满意的,然后他就会厌离痛苦。这是清净道。

【注】:这里所有依缘起的事物,all conditioned things are dukkha,这里依尊者Walpola Rahula的说法。

DhP.20.7(279) 一个人用智慧来观照所有事物(诸法)  是无我的,然后他就会厌离痛苦。这是清净道。

【注】:这里诸法,是Dhammas are without self,这里依尊者Walpola Rahula的说法。

DhP.20.8(280) 懒人该努力时不努力,虽年轻力壮却充满懈怠,怠惰、心里散乱压抑 – 如此之人无法发现智慧之道。

DhP.20.9(281) 一个人因该守护自己的言语和约束自己的心意。一个人不应该造作身恶业。一个人应该净化此三业道。一个人应该获得佛陀宣说的正道。

DhP.20.10(282) 通过实践(禅定)  ,正知就会出生。没有实践(禅定)  ,就会损失正知。已了知此二道(正知的出生和断灭)  , 一个人应该自我实践,以便智慧得以增长。

DhP.20.11(283) 砍掉贪欲的森林,而不只是单个的树木。恐惧从(贪欲的)  森林生起。砍掉(贪欲的)  森林和下层丛林,比丘们就没有(贪欲的)  森林。

DhP.20.12(284) 只要一个男人对女人们的(贪欲的)  下层丛林,甚至极小之类,还没有切断,其心还是受到束缚,如吃奶小牛不离母牛一般。

DhP.20.13(285) 断除自己的贪欲,犹如用你的手折采秋天的莲。实践寂静之道,善逝(佛陀)  所教导的涅槃。

DhP.20.14(286) 雨季我将在此度过,冬季、夏季也住于此:愚者作如是之想。他不了知各种危险。

【注】:诸危险,“不知何处何时及怎样死的危险。”

DhP.20.15(287) 一个人喜悦于他的儿子们与家畜,执着于心。而死亡把他带走,犹如洪水冲走沉睡的村庄。

DhP.20.16(288) 儿子们,不能保护你,或者父亲,或者其他眷属,(也不能保护你)  。如果你被死亡所俘获,所有的眷属对你毫无帮助。

DhP.20.17(289) 明白这个道理,守持戒律的智者,应当迅速净化此心,进入导向涅槃之道。

道品第二十终。


第二十一 杂品

DhP.21.1(290) 看见舍弃小乐会获得大乐,一个贤智者考虑到大乐,应该舍弃小乐。

DhP.21.2(291) 通过把痛苦施加到他人身上,一个人攫取自己的快乐。一个人充满怨恨,将无法获得对怨恨的解脱。

DhP.21.3(292) 该做的事没有去做。不该做的却已在做。那些骄慢和放逸的人们,他们的诸漏保证会增长。

DhP.21.4(293) 那些正念坚定不变、精勤修身,那些不去做不该做的人们,他们在该做的事情中百折不挠。那些充满正念和正思惟的人们,他们的诸漏灭尽。

DhP.21.5(294) 已杀了(渴爱)  母、(我慢)  父与两位(常见与断见)  刹帝利王,已摧毁了(十二处)  王国和它的(乐欲)  追随者们之后,(漏尽)  的圣者泰然自若地行走。

DhP.21.6(295) 已杀了(渴爱)  母、(我慢)  父与两位(常见与断见)  婆罗门王、已消灭了作为第五的猛虎(疑)  ,此婆罗门泰然自若地行走。

【注】:第五的猛虎(疑)  ,因为在五盖的次第中,疑盖为第五。五盖为:贪欲、嗔恚、昏沉睡眠、掉举恶作和怀疑。

DhP.21.7(296)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不变地指向佛陀,(念佛陀)  。

DhP.21.8(297)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不变地指向正法,(念正法)  。

DhP.21.9(298)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不变地指向僧伽,(念僧伽)  。

DhP.21.10(299)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不变地指向身(而观身不净)  。

DhP.21.11(300)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不变地指向非暴力(而无害)  。

DhP.21.12(301) 乔达摩的圣弟子们总是在觉醒中,他们的正念不论昼夜都致力于禅定修行。

DhP.21.13(302) 成为沙门难而乐在其中更难。居家生活不快乐而且难以忍受。与不同类的人相处充满痛苦。在重生的轮回中的游行者总是要遭受痛苦。因此不要做重生的轮回中的游行者,不要做不断遭受痛苦的人。

DhP.21.14(303) 他信戒具足,获得名声和财富 – 无论他去往何处,他都处处受到尊敬。

DhP.21.15(304) 贤善者们犹如雪山,在远处照耀。邪恶者们,犹如黑夜里放射的箭,虽近不为人见。

DhP.21.16(305) 独坐,独卧,独行、精勤修行,单独调御自己,此人会喜悦于在山林栖居。

杂品第二十一终。


第二十二 地狱品

DhP.22.1(306)  言说妄语的人堕入地狱。造作了后说“我没有造作”的人也是如此。这造作低级行为的二者,他们死后在另一个世界里(同受痛苦)  。

DhP.22.2(307) 有许多身穿袈裟的人,个性邪恶且没有自制。这些邪恶之徒会由于他们自己的恶业,在地狱里重生。

DhP.22.3(308) 吞下热得象烈火一般的铁球,也要好过破戒和无自制的人,受用一个国家的施食。

DhP.22.4(309)  追逐他人的妻子的放逸男子会遭遇四种情形:恶业累积、睡不安眠、遭受谴责和死堕地狱。

DhP.22.5(310) 恶业累积;又会在恶趣重生。一对男女担惊受怕的的欢乐十分短暂。而且国王又会判处严厉惩罚。因此一个男人不应追逐他人的妻子。

DhP.22.6(311) 犹如没握好古沙草会割破手一般,错误而行的出家生活会把一个人拽入地狱。

DhP.22.7(312)  一个散漫懈怠的行为,一个不纯净的誓戒,一个可疑的沙门生活 – 所有这些都无大果。

DhP.22.8(313) 如果某事需要做完,一个人应该去做,并且坚定地去承担它。一个散漫懈怠的沙门生活,将累积更多的障碍尘埃。

DhP.22.9(314) 不造恶业较好。一个人造恶业后会受懊悔折磨。造善业较好,做了善事后一个人不会后悔。

DhP.22.10(315) 犹如一个边界城市,其内外都需要守护一般,因此你们应该保护自己。在一刹那也不要放逸。因为一刹那的疏忽,一个人会堕入地狱受苦。

DhP.22.10(316) 他们羞耻于毫不可耻的。他们对令人可耻的却不感到羞耻。相信错误邪见的有情们会去往恶趣。

DhP.22.12(317) 他们害怕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不怕真正可怕的事物。相信错误邪见的有情们会去往恶趣。

DhP.22.13(318) 他们把无过失的看作有过失的。他们在有过失处看不到过失。相信错误邪见的有情们会去往恶趣。

DhP.22.14(319) 他们已了知有过失的为有过失的。他们已了知无过失的为无过失的。相信正确之见的有情们会去往善趣。

地狱品第二十二终。


第二十三  象品

DhP.23.1(320)  就像战场上的一个大象要忍受弓弩射来的箭矢一般,我也如此忍受毁谤。在此世间许多人的确(破戒而)  道德败坏。

DhP.23.2(321)   一头已驯服的大象被领进人群。国王骑在一头已驯服的大象上。能忍毁谤的已调伏者,他在众人中最为殊胜。

DhP.23.3(322)   已驯服的骡子(在各种骡子中)  最好,来自信度(Sindh)  的良种马(在各种马中)  最佳,憍罗(Kuñjara)  的大象(在所有的大象中)  最强。调伏自己的人在众人中最优。

DhP.23.4(323)   靠所有这些车乘,一个人不能到达以前未曾到过之地(涅槃)  ;只有完全调伏和控制自己的人才能亲往(那里)  。

DhP.23.5(324)    那头名为“财护”(Dhanapāla)  的大象,象发情期的大象一般难以控制,它不吃食物,只想着它在大象园的生活。

DhP.23.6(325)   若人迟钝且吃得太多,贪着睡眠且眠中辗转,如此懒惰的家伙犹如饱食的大肥猪一般,会(在轮回中)  一再投生。

DhP.23.7(326)    以前我的此心毫无目地、兴致所至地四处游荡,今天我将彻底约束此心,犹如象师持钩降伏发情期的大象一样。

DhP.23.8(327)   你们应致力于尽责不放逸。守护你们的心。提升自己脱离此邪恶之地,犹如一头大象陷入泥沼一般。

DhP.23.9(328)   如果你找到一位举止纯净和有智慧的同行旅伴,那么你应该克服一切困难,高兴地、充满正念地与一个人同行。

DhP.23.10(329)   如果你找不到一位举止纯净和有智慧的同行旅伴,象一个国王把舍弃的王国留在身后一般,你应该独自旅行,如在大象园里的一头大象一样。

DhP.23.11(330)   独自一人生活更好。绝对不和愚人作伴。一个人应该独自生活,不造恶业。一个人因该满足于很少所有,如在大象园的一头大象那样自在。

DhP.23.12(331)   有需要时有朋友们为好。满足于自己所拥有的为好。临终时有福德为好。完全放弃所有的痛苦为好。

DhP.23.13(331)   在此世间一个人孝养父母为好。在此世间做一个沙门为好。做一个真正的婆罗门也为好。

DhP.23.14(333)   秉持戒德到老为好。一个稳固成就的正信为好。获得智慧为好。不造作诸恶业为好。

象品第二十三终。


第二十四 渴望品

DhP.24.1(334) 行为淡漠放逸的人,其渴望象藤蔓般生长。他从一个存在到一个存在流动,犹如森林里希望得到果实的一只猴子那样。

DhP.24.2(335) 在此世间被令人痛苦的渴望和渴爱征服的人,其忧愁犹如雨后的“毗罗那”(Birana)  草一般生长。

DhP.24.3(336) 在此世间征服难以克服的令人痛苦的渴望的人,其忧愁犹如水珠从荷叶上(滑落般)  从他身上掉下。

DhP.24.4(337) 记住:祝福所有来此集会的你们。根除渴望,犹如期望得到芬香根(Usira)  者割掉“毗罗那”草(Birana)  一般。不要让魔王一次又一次地折磨你们,犹如洪流折断芦苇一般。

DhP.24.5(338) 犹如其根未受损而依然强大,被砍倒的树还会生长一样,假如潜藏的渴望还未摧毁,此痛苦将会一次又一次地回来。

DhP.24.6(339) 拥有奔向欲乐事物的三十六道(爱欲的)  洪流的人,被其充满贪欲的思惟带往诸邪见。

【注】:了参法师注:“爱欲有三重:一、欲爱(Kāmataṇhā)  ;二、有爱(Bhavataṇhā——与常见有关的爱)  ;三、非有爱(Vibhavataṇhā——与断见有关的爱)  。如是内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之爱及外六尘——色声香味触法之爱合为十二;欲爱十二,有爱十二,非有爱十二,合为三十六。”

DhP.24.7(340) 诸(爱欲的)  洪流到处泛滥。缠藤发芽生长出来后坚挺。已看到此缠藤生起后,你们应以智慧斩断其根。

DhP.24.8(341) 人们体验充满欲望和从诸根流入的愉悦。那些依着欲乐和期望获得快乐的人们,将经受出生与老老。

DhP.24.9(342) 被渴望引领的人们,如落网的野兔爬来爬去。被十结缚的束缚紧绑,他们要在很长时间里一次又一次地经受痛苦。

DhP.24.10(343) 被渴望引导的人们,如落网野兔爬来爬去。由此你们除却渴望,并期望从自己的诸贪欲解脱。

DhP.24.11(344) 设想一个舍弃在家生活而趋于林间比丘生活的人。接着,在解脱居家生活后,又跑回到居家生活。你们来看看这个人!获得解放后,又跑回该束缚。

DhP.24.12(345) 由铁、木或茅草所制成的束缚,贤智者们说它不是真正坚固的束缚。迷恋宝石、装饰品,对儿子们与妻子们的渴望,

DhP.24.13(346) 贤智者们说那个束缚才是真正坚固的束缚。它看起来柔软,但是它能把你们领上邪道,难以解脱。已切断此束缚,已放弃所有的感官欲乐,那些作为沙门们的无欲的人们四处漫游。

DhP.24.14(347) 那些迷醉于贪欲的人们掉入欲流,如蜘蛛掉进自己结的罗网。已切断此束缚,已放弃所有的感官欲乐,那些作为沙门们的无欲的人们四处漫游。

DhP.24.15(348) 放下过去,放下未来。放下现在。当你渡越达到存在的彼岸,你的心将完全自由解脱,你将不再来经历出生和衰老。

DhP.24.16(349) 一个人思想混乱、激情澎湃、只注视讨人喜欢的事物的人,他的渴望只是不断增长。如此之人使他的各种束缚更为坚固。

DhP.24.17(350) 一个人致力于诸思惟的平静,清净地禅修,总是充满正念,这样的人将终止渴爱。如此之人将会切断魔王的束缚。

DhP.24.18(351) 一个人已获圆满,没有畏惧,脱离渴望,臻至纯净,已切断(生、有)  存在的箭矢。对于如此之人,这是他最后一生。

DhP.24.19(352) 假如一个人没有渴望,没有染着执取,精通经文的语言,他应该知道次第正确的文字的安排, 那么他的确可被称为过着最后一生、智慧巨大的伟人。

【注】:了参法师注:“此二句原文 Niruttipadakovido 直译为“通达词与他句”。即指四无碍(Gatupatisambhidā)  :义(Attha)  、法(Dhamma)  、词(Nirutti)  和辨说(Patibhānā)  (知“字聚次第”一句当指辩说无碍)  。”

DhP.24.20(353) 我已征服一切,并且我了知一切。我对一切不染着。我已舍弃了一切,通过摧毁渴望而解脱。我已经亲自发现了一切;应该称谁为师?

【注】:了参法师注:“这是佛陀成道以后,从菩提场去鹿野苑的时候,在路上碰到一位异教的修道者 ——优波迦(Upaka)  ,问佛陀道:“你从谁而出家?谁是你的师父?你信什么宗教?”于是佛陀答以此颂。”

DhP.24.21(354) 正法的布施施胜过一切布施。正法的法味胜过一切味道。正法的法喜胜过一切喜乐。渴望的摧毁战胜一切痛苦。

DhP.24.22(355) 财产损害愚人,但不损害寻求彼岸的人。愚人因对财产的渴望损害了他人,同时也损害了自己。

DhP.24.23(356) 杂草损坏了田地。贪欲损害了众生。因此施予离贪者们,获得大果报。

DhP.24.24(357) 杂草损坏了田地。嗔恨损害了众生。因此施予离嗔者们,获得大果报。

DhP.24.25(358) 杂草损坏了田地。愚痴损害了众生。因此施予离痴者们,获得大果报。

DhP.24.26(359) 杂草损坏了田地;欲望损害了众生。因此施予离欲者,必将获得大果报。

渴望品第二十四终。


第二十五 比丘品

DhP.25.1(360) 克制眼为好。克制耳为好。克制鼻为好。克制舌为好。

DhP.25.2(361) 克制身为好。克制语为好。克制意为好。克制一切为好。克制一切的比丘,将解脱一切痛苦。

DhP.25.3(362) 一个人控制手、控制足、控制语、完全控制自己、内心喜悦修习禅定、坚定地独处和知足,人们的确称他为比丘。

DhP.25.4(363) 一个人控制自己的口,说话善巧,不自负,解说法义,如此之比丘,他的话语美妙甜蜜。

DhP.25.5(364) 喜悦于法、致力于法、思惟于法,总是忆念于法的比丘,将永远不会从正法退失。

DhP.25.6(365) 一个人不应轻视自己的精神所得。一个人不应羡慕他人(的精神所得)  。嫉妒他人的比丘,一个人不会得定。

DhP.25.7(366) 即使一个人所得很少,却不轻视自己的精神所得,甚至诸天称赞这一位生活清净不懈怠的比丘。

DhP.25.8(367) 一个人对于自己身心的一切不染着,对不存在的事物不忧伤,他的确可称之为比丘。

DhP.25.9(368) 住于慈悲及信仰佛陀的教法的比丘,他将会证悟寂静涅槃,止息诸行与欲乐。

DhP.25.10(369) 比丘!空掉这只船(中的水)  。空掉它后,能行走轻快。断除贪欲和嗔恨后,你将会抵达涅槃。

DhP.25.11(370) 切断五个(下分结)  ,舍弃五个(上分结)  ,再勤修培育五个(五根)  。已超越五种执着的比丘被称之为“已渡过洪流者”。

【注】:了参法师注:““五种断”指断除五下分结(Pañcaorambhāgiyasamyojanāni)  。即欲界贪(Kāmarāgo)  、瞋(Vyāpādo)  、身见(Sakkāyadiṭṭhi)  、戒禁取(Sīlabhatapāramāso)  、疑(Vicikicchā)  ;“ 五种弃 ” 指舍弃 五上分结 ( Pañcauddhambhāgiyaysamyojanāni )  。 即 色界贪(Rūparāgo)  、无色界贪(Arūparāgo)  、掉举(Uddhacca)  、慢(Māna)  、无明(Avijjā)  ;“五种修”指勤修五根——信(念)  、(精)  进、念、定、慧;“五着”指贪、瞋、痴、慢、见;“瀑流(洪流)  ”(Ogho)  有四——欲瀑流、有瀑流、见瀑流、无明瀑流。”

DhP.25.12(371) 修禅定吧,比丘!不要放逸!不要让让你的心沉迷于感官欲乐的五支中。不要放逸而吞(热)  铁球。不要在地狱里被焚烧时哀号“这真是苦!”。

DhP.25.13(372) 愚昧者无禅定。不修禅定者无智慧。一个人拥有禅定与智慧两者,他确实已接近涅槃。

DhP.25.14(373) 独居、心意寂静、洞察而确见正法的比丘,体验超人的快乐。

DhP.25.15(374) 每当观照五蕴的生灭时,他获得喜悦和快乐。这就是那些了知者所知的“不死”之境。

DhP.25.16(375) 对于有慧的比丘,这里是基本任务:警醒诸根、知足、守戒。与清净生活和精勤不懈的有戒德的朋友们相交。与人为善,行为端正。因此充满了喜悦,将所有的痛苦终止。

DhP.25.17(377) 就像跋悉迦(或茉莉)  花树脱落枯萎的花,诸比丘,你们也应捨弃贪欲与瞋恨。

【注】:了参法师注:““跋悉迦”(Vassika)  是花名,据说此花之香胜于诸花。”

DhP.25.18(378) 身平静、语平静、意平静、善平定、已舍弃世俗利养的比丘,可以称作一位“已寂静”者。

DhP.25.19(379) 你应训诫自己、控制自己。防护自己及保持正念的比丘,将快乐地生活。

DhP.25.20(380) 自己是自己的主宰,(他人怎能作为主宰?)  自己是自己的归宿。因此你应约束自己,就像商人约束良马。

DhP.25.21(381) 充满喜悦和信仰佛陀的教法的比丘,他将会获得涅槃的寂静之境,止息诸行与欲乐。

DhP.25.22(382) 这个年轻的比丘,精勤实践佛陀的教法,如无云遮挡的明月,他照亮此世间。

比丘品第二十五终。


第二十六  婆罗门品

DhP.26.1(383) 已精进地努力,切断了痛苦之流。驱除感官欲乐,婆罗门!已实现了诸行(诸蕴)  的摧毁,你了知了涅槃,婆罗门!

【注】:了参法师注:“这里所说的婆罗门(Brāhmaṇa)  ,是指断惑证真的人,和通常所讲的婆罗门意义不同。读本品颂文可知。”

DhP.26.2(384) 假如一个婆罗门于(止观)  二法渡过到达彼岸,此了知者的一切束缚全部消失。

DhP.26.3(385) 他无此岸或彼岸,也无此岸和彼岸 ,他毫不畏惧,不再染着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4(386) 一个人修禅定、无染、安定、所作已办,无漏,已达最高的成就者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5(387) 白天太阳照耀,夜晚月亮澄明;刹帝利甲胄闪光,婆罗门以禅修辉映。而佛陀夜以继日光辉普照。

DhP.26.6(388) 远离邪恶者被称为“一个婆罗门”;在宁静中生活者被称为“一个隐居沙门”;如果一个人放弃了自己的污垢,因此被称为“一个出家人”。

DhP.26.7(389) 一个人不应该去殴打一个婆罗门。但是一个婆罗门不应对殴打他的人发怒。伤害一个婆罗门的那些人是可耻的!对伤害一个婆罗门的那些人发怒更为可耻!

DhP.26.8(390) 对于一个婆罗门,没有什么比心远离渴爱时更好。当一个人害人之心不再生起,一个人的痛苦就会止息。

DhP.26.9(391) 一个人没有通过身、语、意造作恶业,一个人克制这三种(造作恶业的)  方式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10(392) 不论从谁处学会了那圆满遍正觉者所教诫的正法,都应该礼敬他,就象在祭祀中一个婆罗门礼敬圣火一样。

DhP.26.11(393) 一个人不因发髻、种姓或出身,就是一个婆罗门。一个人拥有真谛与正法,一个人清净,他才是一个婆罗门。

【注】:了参法师注:“指四谛。”;幸福”(Sukhi)  锡兰版本作 Suci,则应译为“清净”。”

DhP.26.12(394) 愚人,你的发髻又有何用?你的麂皮衣又有何用?你的内心是(烦恼)  的丛林,你只触及(修饰的)  外表而已。

DhP.26.13(395) 一个人身着粪扫衣、清瘦及筋脉暴露、在山林中独自禅定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注】:了参法师注:“ “粪扫衣”(Pansukula civara)  是出家人把人家丢掉的碎布捡来,洗干净后,把它联缀起来作袈裟穿的。”

DhP.26.14(396) 并非只因一个人由一个(婆罗门)  母亲生下,我就称他为一个婆罗门。如果他还是有执着障碍,他只是叫作“说菩者”。一个人无执着、无执取,我才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注】:了参法师注:“原文 Bhovādi 为 bho+vādi,译为“说菩”。因为印度的婆罗门教徒谈话之时,称呼对方为 “菩——Bho”(喂)  !但这是他们一个特别尊称的字。”

DhP.26.15(397) 一个人切断一切束缚,确实不再渴爱一切,一个人超越一切执着,安定并放下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7.16(398) 已切断(愤怒的)  皮带、(贪爱的)  绳索、(邪见的)  束缚及其附属物(随眠)  ,已除掉(无明的)  门闩,已觉悟(四圣谛)  的人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17(399) 他能无嗔恨地忍受辱骂、殴打和捆绑,他有强大的忍耐力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18(400) 他友好没有嗔怒 、尽责、具备戒德、不傲慢、自制已调伏,过着最后的一生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19(401) 如一片荷花叶上的水,如针尖上的一粒芥子,他不执取于感官欲乐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0(402) 一个人在此世间亲自了知痛苦的摧毁,一个人已卸下自己的重负和放下一切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1(403) 一个人获得甚深知识、智慧,了知道和非道、一个人已达到最高的成就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2(404) 一个人不与在家人和出家人两者厮混,在无家中游行,欲求很少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3(405) 一个人对一切或强或弱的众生放弃惩罚,一个人不杀害也不引起他人去杀害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4(406) 一个人在被障碍的众人中不受障碍,一个人在众暴力者中不施暴力,在染着的众人中不执取任何事物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5(407) 一个人已摧毁贪欲,嗔恨,我慢和虚伪,如箭矢尖上的一个芥子掉落,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6(408) 一个人说话柔和、有内容、词句真实,由此他不触怒任何人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7(409) 一个人在此世间不取非与之物,无论长短、小大,开心与不开心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8(410) 一个人对此世间或来世没有渴望,一个人独立无贪着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29(411) 一个人没有贪着,了悟了真谛并断除了疑惑,已达到目的,进入涅槃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0(412) 一个人在此世间已超越了对善恶两者的系缚,一个人无忧无垢、纯洁清净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1(413) 一个人如明月无垢、清净、澄明和安详,一个人已摧毁了欲乐的存在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2(414) 一个人已克服了危险,坏处,重生的轮回和愚痴,一个人渡过(四洪流)  到达彼岸,修习禅定,没有渴爱和疑惑,通过不执取而彻底解放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3(415) 一个人在此世间已弃绝诸欲,无家游行,一个人已摧毁了欲望的存在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4(416) 一个人在此世间已弃绝渴望,无家游行,一个人已摧毁了渴望的存在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5(417) 一个人已弃绝了人界束缚,逃离了天界的束缚,一个人卸下一切束缚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6(418) 一个人已弃绝了喜欢与不喜欢,宁静没有执着, 一个人是征服全世界的英雄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7(419) 他遍知一切众生的生起与死亡,一个人不执着、善逝及觉悟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8(420) 一个人的去向不为诸天、乾达婆和众人所知,一个人是漏尽的阿罗汉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39(421) 一个人不执着过去(蕴)  、未来(蕴)  与现在(蕴)  ,一个人没有执着和没有执取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40(422)  一个人坚强、高尚,他是一个英雄,大贤者,战胜(三魔)  的胜利者,一个人脱离渴爱,该作已办、觉悟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DhP.26.41(423) 一个人了知过去世、看到天界与地狱两者,一个人已达重生的终点,一个人已成就更高的智慧,一个人已获得所有的成就 – 我称他为一个婆罗门。

婆罗门品第二十六终。


《法句经》终。


DhP.1.1(1)  -6.14(89)  DhP.7.1(90)  -13.12(178)  DhP.14.1(179)  -19.17(272)  ,和DhP.20.1(273)  -26.41(42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4.24-MG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