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禪世界版】KN.5經集5

KN.5.1KN.5.2KN.5.3KN.5.4 KN.5.5


《小部》【禪世界版】KN.5《經集》5
第五品 彼岸道(On the way to the beyond)品 (KN.5.5)

KN.5.5.1-5.5.17 (共十六章和尾聲)

Snp.5.976-Snp.5.1149


KN.5.5.1 第一章 引偈(Introductory Verses)

Snp.5.976 

一位掌握了諸頌歌的大師婆羅門,

渴望著無所有的境界(the state of nothingness),

從拘薩羅人的風光旖旎之城

前往南方的一個地區。

Snp.5.977 

在阿薩迦(Assaka)領地

的阿羅迦(Alaka)附近,

他住在瞿達婆利河(the Godhavari River)岸上

憑藉撿拾和果實為生。

Snp.5.978 

在附近座落著

一個大村莊。

用在那裡獲得的收入,

他舉行了一次盛大祭祀。

Snp.5.979 

舉行了盛大的祭祀後,

他再次回到隱居處。

當他已經再次進入時,

來了另一位婆羅門。

Snp.5.980 

他雙足紅腫,唇焦舌燥;

牙齒污穢,滿頭塵土。

已經走近他的待客主人(his host),

這位客人乞求五百個硬幣。

Snp.5.981 

看到他後,

巴婆利(Bavali)邀請他到一個位子上就座。

巴婆利向客人問及其快樂和財富,

並且說道:

Snp.5.982 

「凡我所有,都必須施捨而盡,

我已經處理完了。

婆羅門!相信我:

我沒有五百個硬幣。」

Snp.5.983 

「當我作出這個請求時,

如果你不把它給我,

在從今天起的第七天,

願你的頭裂成七瓣。」

Snp.5.984 

作了一番表演後,

這個騙子(charlatan)發出這樣一個可怕的詛咒。

聽到他的這個說法後,

巴婆利憂心忡忡。

Snp.5.985 

他不思飲食,日漸消瘦,

被悲傷之箭擊中。

於是在這樣一種心境下,

他無法欣喜於禪修。

Snp.5.986 

看到巴婆利擔驚受怕,憂心忡忡,

一位仁慈的神祗

去見他,

並提出這個說法:

Snp.5.987 

「那個渴望財富的騙子

不了知頭是什麼。

他對頭或者頭裂

沒有任何知識。」

Snp.5.988 

「賢達者,如果你知道,

那麼關於頭和頭裂

被問到時,請告訴我:

我們要聽聽你說的話。」

Snp.5.989 

「我也不知道這個事情;

我不具備這方面的任何知識,

對於頭和頭裂:

眾征服者已經看到這個。」

Snp.5.990 

「那麼在這大地圈子之內,

誰知道頭

和頭裂呢?

啊,神祗!請告訴我這個。」

Snp.5.991 

「早先已經是世界領袖

烏迦格王(King Okkaka)的一位後代,

一位釋迦族之子,造光者(the maker of light),

從迦毗羅衛城(Kapilavatthu)出家。

Snp.5.992 

婆羅門!他是正覺者(the Enlightened One),

已經超越一切現象(all phenomena),

成就了一切超級知識和力量(super-knowledge and power),

具有洞悉一切現象的眼力遠見。

成就了一切業力的摧毀,

他在眾獲得的滅絕里得到解脫。

Snp.5.993 

佛陀,此世間的世尊,

有眼力遠見者(the One with Vision),教導正法。

去見他並向他詢問你的問題:

他將給你解釋那件事情。」

Snp.5.994 

已經聽到「正覺者」一詞,

巴婆利興高采烈。

他的悲傷減少,

而獲得充分的狂喜。

Snp.5.995 

巴婆利興高彩烈,喜氣洋洋,

向那位神祗問道:

「這位世界的庇護者住在哪個村莊

或城鎮,或那個國家呢?

我們要到哪裡去見和禮敬正覺者和兩足尊(兩足類眾最好的; the best of bipads)呢?」

Snp.5.996 

「那個征服者,具有豐富智慧,具有廣大聰穎,

住在拘薩羅國的舍衛城。

那位釋迦族之子,無與倫比,毫無諸內流(諸煩惱),男人們中的公牛,

是一個了知頭裂的人。」

Snp.5.997 

於是,他對他的學生們,

掌握了諸頌歌的眾婆羅門說道:

「來吧,婆羅門學生們!

我要講話。聽我之言吧。

Snp.5.998 

現在此世間里出現了

作為」正覺者(the Enlightened One)「的一個聲名卓著的人,

其表現在此世間很少會碰到。

快去舍衛城,

並看望這位兩足尊。」

Snp.5.999 

「婆羅門!當我們看見他時,

我們如何能知道他是佛陀呢?

因為我們不知道,請告訴我們

我們如何能認出他。」

Snp.5.1000 

「在諸頌歌中

流傳下來一位偉人的特徵。

三十二種這樣的相(marks)

按照它們的順序得到完整解釋。

Snp.5.1001 

對於其身有這些

一個偉人所具有的特徵的人,

只有兩個趣處(目的地; destinations);

因為不存在第三個。

Snp.5.1002 

如果他住在家裡,

沒有暴力,沒有一件武器,

征服了這大地,

他正當地統治它。

Snp.5.1003 

可是如果他從在家

出家而無家,

那麼他成為一個諸遮蔽已被除去的佛陀,

一位無與倫比的阿羅漢。

Snp.5.1004

只用你們的心

向他詢問我的出生、族姓、特徵、

諸頌歌和學生們,

並進一步就頭和頭裂向他詢問。

Snp.5.1005 

如果他是一個佛陀,

一個具有不被遮蔽的眼力遠見的人,

他將親口回答

以心詢問的諸問題。」

Snp.5.1006 

已經聽了巴婆利的話

他的十六位婆羅門學生 –

阿耆多(Ajita)、帝須彌勒(Tissa Metteyya)、

富那迦(Punnaka)和梅塔古(Mettagu),

Snp.5.1007

陀多迦(Dhotaka)、烏婆濕婆(Upasiva)、

難陀(Nanda)和海摩迦(Hemaka),

兩位都是提耶(Todeyya)和迦波(Kappa),

和明智的諸多迦尼(the wise Jatukanni),

Snp.5.1008 

跋陀羅弗達(Bhadravudha)、烏德耶(Udaya)

和波婆羅婆羅門(Brahmin Posala),

善巧的摩伽羅諸(the intelligent Mogharaja),

和賓吉耶大仙(the great rishi Pingiya) –

Snp.5.1009 

都是他們自己群體的領導者們,

在整個世間聲名卓著,

形成了過去習慣性諸行的

歡喜於禪那的禪修者們,

Snp.5.1010 

向巴婆利致敬,

並且已經繞他而行,

都有束髮髮髻,身著皮裘,

他們向北方出發而去 – 

Snp.5.1011 

到阿羅迦的波提達那(Patitthana),

然後到以前的摩希薩帝(Mahissati),

到優禪尼(Ujjeni)和瞿那(Gonaddha),

吠地薩(Vedisa)和婆那薩訶耶(Vanasa),

Snp.5.1012 

到喬賞彌(Kosabi)和娑蓋多(Saketa),

城中之冠舍衛城,

塞多維耶(Setavya)和迦毗羅衛(Kapilavatthu),

和鳩希那羅城(the city Kusinara)。

Snp.5.1013 

又到巴婆(Pava)和薄迦城(Bhoga city),

到吠舍離(Vesali),摩揭陀城(Magadhan city [Rajagaha]),

併到帕薩納迦塞梯耶(Pasanaka Cetiya(石寺)。

Snp.5.1014 

如同一個口乾舌燥的人尋求涼水一般,

猶如一位商人尋求巨大利潤,

或者一個被熱浪窒息的人尋求蔭涼一般,

他們迫不及待登山。

Snp.5.1015 

當時世尊

正在僧團前

為眾比丘說法,

猶如林中發出吼聲的一頭獅子那般。

Snp.5.1016 

阿耆多看到佛陀,

象有一百道光芒的耀眼的太陽一般,

象兩周的第十五日的月亮,

當它達到滿月一般。

Snp.5.1017 

接著已經看到他的身體

和他所有的特徵,

他顫慄著,

並且在心裡提出這些問題:

Snp.5.1018 

「就他的出生而言

告訴他的族姓和特徵相;

告訴他對頌歌的精通圓滿程度。

那位婆羅門教導多少學生呢?」

Snp.5.1019 

「他有一百二十歲,

並且依族姓他是一位巴婆利;

在他身上有三個特徵;

他是一位三吠陀的掌握者(a master of Three Vedas)。

Snp.5.1020 

他是一位與詞典和諸禮儀規則一起

諸特徵相和諸歷史的掌握者。

他教導五百學生;

他對自己的教導已經達到圓滿。」

Snp.5.1021 

「啊,最高之人(supreme man)!請詳細揭示

巴婆利的諸特徵相吧。

啊,已經切斷了渴愛的你,

不要讓我們存有懷疑!」

Snp.5.1022 

「他能用其舌覆蓋其面孔,

在他的雙眉之見有一簇白毫,

他的雄性器官封閉在護套中:

如是知道,婆羅門學生!」

Snp.5.1023 

沒有聽到被問到任何問題

而已經聽到諸問題得到回答,

興奮激動,紛紛致意,

所有人都心懷疑問:

Snp.5.1024 

是一位天神或梵天,

或甚至是因陀羅,須闍之夫(husband of Suja)呢?

誰用心問了這些問題呢?

他回答了誰呢?」

Snp.5.1025 

「巴婆利詢問

頭和頭裂。

解釋這一點吧,世尊!

除去我們的疑惑吧,啊,仙人(rishi)!」

Snp.5.1026 

「要知道無知就是「頭」;

當與信念、正念、

專註得定、慾望和精進活力相聯結時

清楚的知識(clear knowledge)是「頭裂」。」

Snp.5.1027 

於是這位婆羅門學生,

興高采烈,振奮不已,

將他的斗蓬搭到一邊肩上

並俯身而下在世尊的雙足行觸足禮。

Snp.5.1028

「親愛的先生!巴婆利婆羅門

及其眾弟子們一起,

眉飛色舞,滿心歡喜,

崇敬你的雙足,有眼力遠見者(明眼者)!」

Snp.5.1029 

「願巴婆利婆羅門

及其眾弟子幸福。

願你也幸福!

願你長壽,婆羅門學生!

Snp.5.1030

「無論巴婆利、

你們和所有其他人有什麼懷疑 – 

你們得到許可,那麼就詢問

你們心中希望的任何東西。」

Snp.5.1031 

得到佛陀的許可,

阿耆多坐下,恭敬致意,

他在那裡問如來

第一個問題。


KN.5.5.2 第二章 阿耆多的諸問題

Snp.5.1032 

尊者阿耆多說道:

「此世間被什麼覆蓋遮蔽呢?

它為何不發光呢?

你說什麼是其沾染(adhesive)呢?

什麼是其巨大危險(peril)?」

Snp.5.1033 

世尊說道:

「阿耆多!此世間被無明覆蓋遮蔽;

由於貪婪和懈怠(avarice and heedlessness),它不發光;

我說渴望(hankering)是其沾染;

痛苦是其巨大危險。」

Snp.5.1034 

尊者阿耆多說道:

「諸流到處流淌,

什麼是抵擋諸流的障礙物呢?

說到諸流的約束,

通過什麼諸流被關斷呢?」

Snp.5.1035 

世尊說道:

「阿耆多!在此世間無論有什麼諸流,

正念是抵擋它們的障礙物。

我說到作為諸流約束的這一點

它們被智慧(wisdom)所關斷。」

Snp.5.1036 

尊者阿耆多說道:

「智慧和正念(wisdom and mindfulness),

以及名色(那-and-form),親愛的先生!

被我問到時,請宣告:

在哪裡這個會終止呢?」

Snp.5.1037 

「至於你詢問的這個問題,

阿耆多!我將告訴你,

名還有色在何處無餘終止:

正是通過識的息滅

這個在這裡終止。」

Snp.5.1038 

那些已經理解正法的人

和在這裡各色各樣的修學者:

就他們的行為操守被我問到時,

親愛的先生!就讓這位明智者(the judicious one)宣告它吧。」

Snp.5.1039 

「一個人不應該對諸感官享樂貪婪;

一個人應該心裡無染。

對於一切現象十分善巧,

一位比丘應該充滿正念地遊行。」


KN.5.5.3 第三章 帝須彌勒的諸問題

Snp.5.1040 

尊者帝須彌勒說道:

「在此世間,誰是滿足的呢?

對誰來說誰沒有躁動呢?

已經直接知道(directly;證知)兩個極端時,

通過思考觀照,誰沒有在中間被卡住呢?

Snp.5.1041 

世尊說道:

「彌勒!在諸感官享樂之中過精神生活(梵行),

沒有渴愛,總是充滿正念的一個人,

寂靜,完全理解的一位比丘:

對於他來說沒有躁動。

Snp.5.1042 

已經直接知道(directly know;證知)兩個極端時,

通過思考觀照,一個人不會被卡在中間。

我稱他是一個偉人:

他已經超越了渴愛(seamstress)。」


KN.5.5.4 第四章 富那迦的諸問題

Snp.5.1043

尊者富那迦說道:

「沒有衝動的一個人,根源的看見者,

我來求教一個問題:

在此世間很多眾仙人、眾男子、

眾剎帝利和眾婆羅門,他們根據什麼

在這裡向諸神祗祭祀呢?

世尊!我問你:請向我宣告這一點。」

Snp.5.1044 

世尊說道:

「富那迦 !在此世間很多眾仙人、眾男子、

眾剎帝利和眾婆羅門,

他們在這裡向諸神祗祭祀,

富那迦 !他們渴望著一個有的狀態(a state of being)而如此而行。」

Snp.5.1045 

尊者富那迦說道:

「在此世間很多眾仙人、眾男子、

眾剎帝利和眾婆羅門,精勤於祭祀之道,

他們在這裡向諸神祗祭祀:

親愛的先生!他們越過了出生和已高年事嗎?

世尊!我問你:請向我宣告這一點。」

Snp.5.1046 

世尊說道:

「富那迦 !他們盼望(yearn),褒揚(extol),貪圖(hanker),獻出(offer up),

他們因為有所獲得而貪圖諸感官享樂。

熱衷祭祀,興奮於對存在的貪慾,

我說他們沒有越過出生和已高年事。」

Snp.5.1047

尊者富那迦說道:

「如果那些熱衷於祭祀的人,

通過諸祭祀而沒有越過出生和已高年事,

那麼在有眾天神和眾人的此世間,親愛的先生!

誰已經越過出生和已高年呢?

世尊!我問你:請向我宣告這一點。」

Snp.5.1048 

世尊說道:

「富那迦!在此世間已經理解了遠處和近處的事物

在此世上任何地方都不衝動的一個人,

平靜,無嗔,無憂無慮,毫無慾望,

我說他已經越過超越出生和已高年事。」


KN.5.5.5 第五章 梅塔古的諸問題

Snp.5.1049

尊者梅塔古說道:

「世尊!我向你提出一個問題,請回答我這個。

我認為你是一位吠陀掌握者,一個已內向修習的人。

此世間里形形色色的諸痛苦

是從哪裡生起的呢?」

Snp.5.1050 

世尊說道:

「梅塔古!你已經問我關於痛苦的起源,

作為一個了知的人,我將告訴你這個。

此世間里形形色色的諸痛苦

基於獲得而集起(originates based on acquisition)。

Snp.5.1051

創建獲得的無知蠢貨

一再遇到痛苦。

因此,了知時,一個人不應該創建獲得,

而應把它作為成因和痛苦的起源來觀察思考。」

Snp.5.1052 

「你已經告訴了我們所要問的東西。

我向你詢問另一個問題 – 請說說這個。

明智者們如何渡過洪流,越過出生和已高年事,悲傷和哀慟呢?

牟尼!給我清楚地解釋這一點,

因為你已經了知了這個正法。」

Snp.5.1053 

世尊說道:

「梅塔古!我將向你宣告這個正法,

已經在此生看見此正法,無論什麼傳聞,

已經了知它,充滿正念地生活,

一個人可以越過對此世間的依著(attachment to the world)。」

Snp.5.1054 

「大仙!那麼我對

那個無上正法很歡喜,

已經了知它,充滿正念地生活,

一個人可以越過對此世間的依著(attachment to the world)。」

Snp.5.1055 

世尊說道:

「梅塔古!無論你理解了什麼,

上面,下面,和穿過中間,

已經驅除了對這些的歡喜和依著,

識不會持續存在(consciousness would not persist in existence)。

Snp.5.1056 

「這樣住於的、充滿正念的和精勤的一位比丘

已經捨棄將諸事物當作「我的」(mine),

這樣一個明智者就在這裡可能捨棄痛苦:

出生和已高年事,悲傷和哀慟。」

 

Snp.5.1057 

「我對大仙的這一言辭很歡喜;

喬達摩!很好地宣告了沒有諸獲得的狀態(the state without acquisitions)。

世尊當然捨棄了痛苦,

因為你已經了知了這個正法。

Snp.5.1058 

牟尼!經常受到你告誡的人

的確也能捨棄痛苦。

因此,已經遇見你,啊,龍(naga)!我禮敬:

也許世尊會一直告誡我。」

Snp.5.1059

「你可能知道作為一位吠陀掌握者的無論什麼婆羅門,

一無所有,不依著於諸感官享樂和存在,

他的確已經渡過了這洪流,

並且已經越過到彼岸,他不荒蕪,除去了懷疑。

Snp.5.1060

並且在這裡的明智者,吠陀的掌握者,

已經鬆開了對存在的種種狀態的系縛(tie to various states of existence),

去除了渴愛,無憂無慮,毫無慾望,

我說已經越過了出生和已高年事。」


KN.5.5.5 第五章 陀多迦的諸問題

Snp.5.1061 

尊者陀多迦說道:

「我問你,世尊!請給我說說這個,

大仙!我渴望你的言語:

聽了你的話後,

我就為自己的涅槃(Nibbana)而修學。」

Snp.5.1062 

世尊說道:

「陀多迦!在這種情況下,你要用熱忱修學,

就在這裡明智和充滿正念。

已經聽了我的話,

你應該為你自己的涅槃而修學。」

Snp.5.1063 

「我在這眾天神和眾人的此世間,

一位一無所有的婆羅門,到處旅行。

啊,普眼(universal eye)!因此我向你禮敬,

釋迦!使我擺脫困惑吧。

Snp.5.1064 

「我無法在此世間解放

任何依然受到困惑折磨的人,陀多迦!

可是了知這最高正法時,

你將因此而渡過洪流。」

Snp.5.1065

 「梵天!在我能了知的隱退遠離狀態中

憐憫地指導我吧。

正如空間完全不會被阻礙,

我就在這裡會生活,平靜而無所依著。」

Snp.5.1066 

世尊說道:

「陀多迦!我將為你描述那種平靜,

無論什麼傳聞,已經了知在此生被看見了的事物,

充滿正念地生活時,

一個人能越過對此世間的依著。」

Snp.5.1067 

「那麼我對這種無上的平靜

很歡喜,大仙!

已經了知它,充滿正念地生活時,

一個人能越過對此世間的依著。」

Snp.5.1068

世尊說道:

「陀多迦!在上面、下面和穿越中間,

無論你理解什麼,

已經了知作為一種在此世間的系縛的這個,

不要對存在的各種狀態產生渴愛。」


KN.5.5.6 第六章 烏波濕婆(Upasiva)的諸問題

Snp.5.1069 

尊者烏波濕婆說道:

「釋迦!獨自一人,沒有支持,

我不能渡過這巨大的洪流。

啊,普眼!向我宣告一種基礎,

由於它的支持,我可能渡過這洪流。」

Snp.5.1070 

世尊說道:

「烏波濕婆!觀察思考「無所有」(nothingness),充滿正念,

由「沒有」(there is not)」的支持而越過洪流。

已經捨棄了諸感官享樂,避免困惑,

日日夜夜看到渴愛的摧毀。」

Snp.5.1071 

尊者烏波濕婆說道:

「擺脫對一切感官享樂的貪慾的人,

由「無所有」支持,已經捨棄了所有其它東西,

在感知(想)的無上解放中解脫:

他會呆在那裡而不離開嗎?」

Snp.5.1072 

世尊說道:

「烏波濕婆!擺脫對一切感官享樂的貪慾的人,

由「無所有」支持,已經捨棄了所有其它東西,

在感知(想)的無上解放中解脫:

他會呆在那裡而不離開。」

 

Snp.5.1073 

「如果他呆在那裡而不離開,

甚至多年,啊,普眼!

他會變得清涼,就在那裡得到解脫 –

或者這樣一個人的識(consciousness)會逝去嗎?」

Snp.5.1074 

世尊說道:

「烏波濕婆!正如一個火苗,被一陣風吹去因此息滅

而無法被指稱一般,

同樣地,牟尼擺脫了名身(mental body),

息而無法被指稱。」

【注】:菩提比丘說明:「在這裡已經出現的受訓牟尼,早先自然從色身(the form body)得到解脫,在那裡從無所有處(the base of nothingness)產生第四道;因為他之後已經證知法身(the Dhamma body),也也就從名身(精神身;the mental body)得到解脫。」

Snp.5.1075 

「可是已經息滅的一個人是不存在呢,

還是通過永恆他是完好的呢?

啊,牟尼!請向我清楚地解釋這個問題,

因為你已經了知了這個正法。」

Snp.5.1076 

世尊說道:

「烏波濕婆!沒有一個息滅了的人的形量(measure),

也沒有任何辦法他們可能用來談論他。

當一切現象已經得到根除時,

一切言語的通道也被根除。」


KN.5.5.7 第七章 難陀(Nanda)的諸問題

Snp.5.1077 

尊者難陀說道:

「在此世間有牟尼,

人們這樣說,可是怎麼是這樣呢?

他們宣告一個有知識的人為牟尼呢,

還是一個遵循特定生活之道的人為牟尼呢?」

Snp.5.1078 

「善巧之人在這裡說起牟尼,

不是不依據見(觀點)、修學或知識。

住在偏遠之處,無憂無慮,沒有諸慾望的人們,

我說他們是眾牟尼。」

Snp.5.1079 

尊者難陀說道:

「那些說清凈通過所見和所聞,

也通過良善舉止和諸守持,

那些說清凈通過數不清的方法而獲得的沙門和婆羅門 – 

世尊!親愛的先生!他們在那裡矜持地生活,已經越過了出生和已高年事嗎?

我問你,世尊!請回答我。」

Snp.5.1080 

世尊說道:

「難陀!那些說清凈通過所見和所聞,

也通過良善舉止和諸守持,

那些說清凈通過數不清的方法而獲得的沙門和婆羅門 – 

儘管他們在那裡矜持地生活,

我說他們還未越過出生和已高年事。」

Snp.5.1081 

尊者難陀說道:

「那些說清凈通過所見和所聞,

也通過良善舉止和諸守持,

那些你說他們還未渡過洪流,

那麼親愛的先生,誰在眾天神和眾生的此世間,

已經越過出生和已高年事呢?

我問你,世尊!請回答我。」

Snp.5.1082 世尊說道:

「難陀!我不是說所有的沙門和婆羅門

都被出生和已高年事(age and the old age)所籠罩覆蓋。

那些已經捨棄所見的,所聞的,所感到的

以及一切良善舉止行為和諸守持的人,

已經也捨棄數不清種類的每一個事物的人,

已經全部了知了渴愛而沒有諸內流(influxes;諸漏;諸煩惱 )的人:

我說那些人是「已經渡過洪流的人們」。

Snp.5.1083 

「我歡喜大仙的這一言語。

啊,喬達摩!沒有諸獲得的狀態(the state without acquisitions)

已經很好地被宣告。

那些已經捨棄所見的,所聞的,所感到的

以及一切良善舉止行為和諸守持的人,

已經也捨棄數不清種類的每一個事物的人,

已經全部了知了渴愛而沒有諸內流(influxes;諸漏;諸煩惱 )的人:

我也說「他們是已經渡過洪流的人」。」


KN.5.5.8 第八章 海摩迦(Hemaka)的諸問題

Snp.5.1084 

尊者海摩迦說道:

「在遇到喬達摩的教導之前

過去那些給我解釋諸事物的人,

說『從前如此,現在也得如此』,

那一切都是傳聞,

都是一種思維的增長(all is an increase of thought);

我對它不歡喜。

Snp.5.1085 

向我宣告正法吧,

啊,牟尼!

已經了知渴愛的摧毀,

充滿正念地生活時,

一個人可以越過對此世間的依著。」

Snp.5.1086 

「海摩迦!對於在這裡所見的,所聞的,所感到的,和所認識的諸事物

的慾望和貪慾(desire and lust)的驅除 –

對於有一種令人愉快性質的無論什麼事物 –

就是涅槃的境界狀態(the state of Nibbana),不滅不朽。

Snp.5.1087

已經了知這一點,

那些充滿正念的人就在此生平靜寂滅(quenched)。

並且總是平靜的,

他們越過了對此世間的依著。」


KN.5.5.9 第九章 都提耶(Todeyya)的諸問題

Snp.5.1088 

尊者都提耶說道:

「對於一個在其中諸感官享樂不住、

找不到渴愛的人,

和已經越過了困惑的人,

他的解放(emancipation)是什麼樣的呢?」

Snp.5.1089 

世尊說道:

「都提耶!對於一個在其中諸感官享樂不住、

找不到渴愛的人,

和已經越過了困惑的人,

對他來說沒有進一步的解放。」

Snp.5.1090 

「他是無欲呢,還是有慾望呢?

他擁有智慧呢,還是僅擁有一種明智的態度方式呢?

啊,釋迦!讓我了知吧,

啊,普眼!向我解釋牟尼吧。」

Snp.5.1091 

「他無欲,他沒有慾望。

他擁有智慧,而不僅僅擁有一種明智的態度方式。

都提耶!如是作為一個一無所有、對諸感官享樂和存在

無所依著的人來了知牟尼。」


KN.5.5.10 第十章 迦波(Kappa)的諸問題

Snp.5.1092 

尊者迦波說道:

「對於那些站在水流中間,

當一個危險的洪流已經出現時的人

對那些被已高年事和死亡壓迫的人,

親愛的先生!宣告一個島洲吧。

向我解釋島洲,

如此,這可能不再出現。」

Snp.5.1093 

世尊說道:

「迦波!對於那些站在水流中間,

當一個危險的洪流已經出現時的人

對那些被已高年事和死亡壓迫的人,

讓我向你宣告一個島洲。

Snp.5.1094 

一無所有,一無所取:

這就是沒有任何更進一步的島洲。

我稱之為涅槃,

已高年事和死亡的滅絕(The extinction of old age and death)。

Snp.5.1095 

已經了知這一點,

那些充滿正念的人就在此生平靜寂滅(quenched)。

他們既不受魔羅的控制

也不是魔羅僕從(Mara』s footmen)。」


KN.5.5.11 第十一章 諸多迦尼(Jatukanni)的諸問題

Snp.5.1096 

尊者諸多迦尼說道:

「已經聽說對諸感官享樂無欲的英雄,

我來向已經出離了洪流的無欲者詢問。

具備先天眼力遠見的你,說說平靜的境界(the state of peace)吧。

世尊!把它如實地告訴我

Snp.5.1097 

因為就象光滿萬丈的太陽用它的輝煌克服地大地一般,

世尊已經克服了諸感官享樂。

因為我是一個智慧有限的人,給我教導正法吧,你這智慧廣大之人(廣慧者)!

讓我在這裡了知出生和已高年事的捨棄。」

Snp.5.1098

世尊說道:

「諸多迦尼!除去對諸感官享樂的貪婪,

已經以放棄(renunciation)為安穩(security)。

不取任何東西,不拒絕任何事物:

對你來說,這些中的任何一樣都會存在。

Snp.5.1099 

乾涸屬於過去的東西,

也不取之後出現的任何事物。

如果你不在中間抓握,

你將平靜地生活。

Snp.5.1100

婆羅門!

對於一個完全缺乏對名色貪婪的人來說,

因之一個人可能處於死亡控制之下的

諸內流(諸漏;諸煩惱)不存在。」


KN.5.5.12 第十二章 拔陀羅弗達(Ghadravudha)的諸問題

Snp.5.1101 

尊者跋陀羅弗達說道:

「我懇求這位離家者,

渴愛的切斷者,沒有衝動者,

已經捨棄了喜悅,渡過了洪流,贏得了解脫的人,

捨棄了諸精神建構(mental constructs) – 極為明智的一個人:

已經從龍(the naga)處聽到這個,

他們將從這裡離開。

Snp.5.1102 

各色各樣的人們從各國

期待你的言語而彙集在這裡,啊,英雄!

為了你所了知的正法,

好好地給他們解釋諸問題吧。」

Snp.5.1103 

世尊說道:

「跋陀羅弗達!一個人應該除去所有獲得性的渴愛(all acquisitive craving),

上面,下面,和在中間穿過。

他們在世間無論執取什麼,

因其魔羅追尋此人。

Snp.5.1104 

因此,了知這一點,一位充滿正念的的比丘

應該不執取於這整個世間里的任何東西。

觀察到「他們被拿取(taking up)卡住」時,

他知道這群人依著於死亡之界(the realm of death)。」


KN.5.5.13 第十三章 烏德耶(Udaya)的諸問題

Snp.5.1105 

尊者烏德耶說道:

「我要向坐著的禪修者,纖塵不染,

已經完成了任務,沒有諸煩惱(諸內流),

已經超越了一切現象的人

詢問一個問題。

說說因究竟智的解放(emancipation by final knowledge),

即無明的破裂吧。」

Snp.5.1106 

世尊說道:

「烏德耶!對諸感官享樂和沮喪

兩者的捨棄(the abandoning of sensual pleasures and dejection);

對精神遲鈍的驅散(the dispelling of mental dullness),

對諸後悔的避免(the warding off of regrets)。

Snp.5.1107

通過寧靜和正念而清凈,

正法之念在前(preceded by thought on Dhamma) – 

我稱這為因究竟智的解放(emancipation by final knowledge),

即無明的破裂。」

Snp.5.1108 

此世間受到什麼束縛呢?

什麼是到處旅行的辦法呢?

通過對什麼捨棄

而說到涅槃呢?」

Snp.5.1109 

「此世間被歡喜束縛;

思維(thought)是其到處旅行的辦法。

通過對渴愛的捨棄

而說到涅槃。」

Snp.5.1110

「一個人如何充滿正念地生活

而讓識息滅呢?

已經來詢問世尊,

讓我們聽到你的言語吧。」

Snp.5.1111

「對於不在受里

內在和外在地尋求喜悅的一個人,

對於一個如是充滿正念生活的人,

識息滅。」


KN.5.5.14 第十四章 波娑羅(Posala)的諸問題

Snp.5.1112 

尊者波娑羅說道:

「我要向指出過去的人,

沒有衝動,已經切斷懷疑的人,

已經超越了一切現象的人

詢問一個問題。」

Snp.5.1113 

「釋迦!關於其對色的感知(色想)已經消失的一個人的知識

其人已經完全捨棄此身,

其人看見「無所有」(there is nothing),內在和外在地:

這樣一個人如何要被引導呢?」

Snp.5.1114 

世尊說道:

「波娑羅!如來直接知道

識的一切狀況,

知道這個人駐留,

他(在無所有處)得到解脫,

以那個作為支持。

【注】:菩提比丘註:「如來如是直接知道識的所有狀況:「通過諸意志活動的四和通過概念的七。」 知道這個人通過業力的諸意志活動如是而駐留:「這個人將有這樣一種未來重生趣處。」 以那個作為支持,似乎意味著去往那個界重生。」

Snp.5.1115 

已經如是知道無所有的起源(the origin of nothingness ),

「歡喜是束縛「,

已經用這樣一個方式知道它,

一個人於是用洞察(觀)看到它。

這是婆羅門,已經過了精神生活(梵行)之人的真正知識。」


KN.5.5.15 第十五章 摩伽羅(Mogharaja)的諸問題

Snp.1116 

尊者摩divine伽羅諸說道:

我已經兩次問過釋迦,

可是眼力遠見者(the One with Vision)沒有回答我。

我聽說聖仙會

在三請後回答。

Snp.1117 

至於此世間,另一個世間,

有諸天神一起的釋天界,

我不知道你的見(觀點),

著名的喬達摩的見。

Snp.1118 

如是我來向

具有卓越眼力遠見者詢問一個問題。

一個人如何看待此世間,

而死亡之王(the King of Death)才不會看見他呢?」

Snp.1119 

以虛空看待此世間(Look upon the world as empty),

摩伽羅諸!永遠充滿正念。

已經根除「我(self)」之見,

一個人象這樣可能越過死亡。

死亡之王不會看見一個如是看待此世間的人。」


KN.5.5.16 第十6章 賓吉耶(Pingiya)的諸問題

Snp.1120 

尊者賓吉耶說道:

「我年邁體衰,形容憔悴,

耳聾眼花。

不要讓我糊裡糊塗而殞命。

宣告我可能了知的正法吧,

在這裡對出生和已高年事的捨棄。」

Snp.1121 

世尊說道:

「賓吉耶!已經看到那些被諸色(forms)擊打之人,

粗心懈怠的人們,受諸色折磨,

因此,賓吉耶!你要精勤努力,

捨棄色以終止更新的存在(abandon form for an end to renewed existence)。」

Snp.1122

 「在四個方向,四個中間的方向,

上面和下面:在這十個方向,

你無所不見,無所不聞,無所不感知,無所不認知。

宣告我可能了知的正法吧,

在這裡對出生和已高年事的捨棄。」

Snp.1123 

「賓吉耶!觀察到墮入渴愛的人們,

受到折磨,被已高年事所擊垮,

因此,賓吉耶!你要精勤努力,

捨棄渴愛以終止更新的存在(abandon form for an end to renewed existence)。」


KN.5.5.18 尾聲

頌揚彼岸道諸偈

這是世尊在眾摩揭陀陀人中住在石寺時所說。當他被十六個參加的婆羅門懇求和輪流詢問時,他回答了他們的諸問題。如果一個人了知在諸問題的諸小節中每一個問題里的義理和教導,並根據正法修習實踐,那麼其人會超越已高年事和死亡。因為教這些教誡會導向彼岸,這個正法的解答被稱為「Parayana」,即「彼岸道」(the Way to the Beyond)。

Snp.1124 

阿耆多、帝須彌勒、富那迦 、梅塔古、

陀多迦和烏波濕婆、難陀還有海摩迦。

Snp.1125 

兩位都是提耶和迦波,和明智的諸多迦尼,

跋陀羅弗達、烏德耶,和波婆羅婆羅門,

善巧的摩伽羅諸, 和賓吉耶大仙:

Snp.1126 

他們去見品行卓越的

仙人佛陀;

詢問精微的諸問題,

他們來見無上的佛陀。

Snp.1127 

當被他們問到諸問題時,

佛陀根據真諦(truth)作答。

牟尼對這些問題的回答,

使這些婆羅門滿意。

Snp.1128 

他們對眼力遠見者(the One with Vision),

佛陀 ,太陽的親族感到滿意,

他們在具有卓越智慧的人座下

過精神生活(梵行)。Snp.

Snp.1129 

如果一個人按照佛陀針對他們

的每一個問題所教導的方式

修行實踐,

其人會從此岸去往彼岸。

Snp.1130 

修習無上之道,

一個人會從此岸去往彼岸。

那條道路是為了去往彼岸,

因此稱之為「彼岸道」。

 

關於彼岸道所誦讀的諸偈

Snp.1131 

尊者賓吉耶說道:

「我將誦讀彼岸道,

當他看見它時,就如此闡釋它,

這無染之人,這廣智善巧之人,

這無欲、無糾結的龍

還會為了什麼原因而妄語(speak falsely)呢?

Snp.1132 

來吧!讓我解釋

已經捨棄了諸染污和妄想痴迷,

已經捨棄了狂妄我慢和詆毀的人

的優美言辭。

Snp.1133 

黑暗的驅除者,佛陀,普眼(the universal eye)

他已經到達此世間的盡頭,超越了所有的諸存在,

他沒有諸內流(諸煩惱),已經捨棄了一切痛苦,

他真正得名,

啊,梵天!我要侍奉他。

Snp.1134 

猶如一隻鳥兒離開灌木叢,

定居在果實累累的樹林上,

同樣如此,我也離開那些目光短淺的人,

我象已經抵達一座巨大的湖泊一樣。

Snp.1135 

那些在我遇到世尊的教導之前

在過去給我解釋諸事物的人,

說「過去如此,也將如此」,

那一切都是傳聞,

都是一種思維的增長(all is an increase of thought)。

Snp.1136 

黑暗的驅除者獨坐,

燦爛者,光造者(the maker of light),

廣慧的喬達摩,

廣智的喬達摩 –

Snp.1137 

他是一個給我教導

直接可見,直截了當的正法,

沒有災厄的對渴愛的摧毀,

其處處無可譬喻的人。」

Snp.1138 

「啊,賓吉耶!

為何你與他

– 廣慧的喬達摩,

廣智的喬達摩 –

Snp.1139 

給你教導

直接可見,直截了當的正法,

沒有災厄的對渴愛的摧毀,

其處處無可譬喻的人

甚至片刻分離而居呢?」

Snp.1140

 「啊,婆羅門!

我沒有與他

– 廣慧的喬達摩,

廣智的喬達摩 –

Snp.1141

給我教導

直接可見,直截了當的正法,

沒有災厄的對渴愛的摧毀,

其處處無可譬喻的人

甚至片刻分離。

Snp.1142 

啊,婆羅門!我日日夜夜精勤努力,

我用我的心如同用我的眼看見他。

我向他禮敬而度過夜晚,

因此我不認為我與他分離。

Snp.1143 

我的信念和狂喜,我的心和正念,

不離喬達摩的教導。

這位廣慧者無論去往何方,

我都朝那個方向他禮敬。

Snp.1144 

因為我年邁體衰,

我的身體到不能旅行到那裡,

可是我一直走在思維的旅途中,

婆羅門!因為我的心與他相連。

Snp.1145 

當我陷入泥潭戰慄發抖時,

我從這個島漂浮到那個島。

然後我看見沒有內流

已經渡過洪流的正覺者(the Enlightened One)。」

(佛陀)

Snp.1146 

「當婆迦利、跋陀羅弗達、阿羅維喬達摩發出信念,

你也這樣發出信念:

宜吉耶!你於是超越死亡之界。」

(宜吉耶)

Snp.1147 

「聽了牟尼的言語,

我甚至更為高興。

正覺者,諸遮蔽已被除去,

並非荒蕪,善巧而富有創造力。

Snp.1148 

已經直接知道諸天神,

他知道高高低低的每個事物。

對於那些處於懷疑當中承認這一點的人

導師(the Teacher)是一切問題的終結者。

Snp.1149 

那個不可戰勝、不可動搖的人,

處處無可譬喻。

我一定將去往那裡;我對此毫無懷疑。

如是作記我為一個心堅定之人。」

第五品彼岸道品終。


《經集》終。


KN.5.1KN.5.2KN.5.3KN.5.4 KN.5.5


【Chanworld.org】2017.08.08-2021.01.14-CB-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