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禪世界版】kn-5經集1

KN.5.1KN.5.2KN.5.3KN.5.4 KN.5.5


《小部》【禪世界版】KN.5《經集》1

禪世界 譯

翻譯中……

想參與禪世界翻譯組的項目?請與我們聯繫

《經集》是最接近原始佛教的早期佛教的經文彙編,屬於巴利語三藏《小部》,列在經藏《小尼柯耶》的第五部。它彙集了部分早期佛教經文,其中多數經文的產生年代相當古老,有的甚至是最古老的。《經集》分為五品,七十二章,共1149偈誦。《經集》禪世界版參考了郭良鋆的現代漢語版、Thanissaro Bhikkhu菩提比丘(2017)等的英譯版本。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的元亨寺古漢語版本,未作參考。

  • 章號:KN.5.m.n – m: 品號 (1-5); n: 在該品中的章號。
  • 經句號:Snp.m.o – m: 品號 (1-5); o: 該經句在《經集》中的序號 (1-1149)。

【翻譯進展】KN.5.1和KN.5.4完成;KN.5.2翻譯中。


《小部》【禪世界版】KN.5《經集》1
第一品 蛇品 (KN.5.1)

KN.5.1.1-5.1.12

Snp.1.1-1.221


KN.5.1.1 第一章 蛇經

Snp.1.1 除去已生起的憤怒的比丘,猶如用草藥除去一旦擴散開的蛇毒一般: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2 已完全切斷貪慾(lust)而無跡可尋(without leaving a trace)的比丘,猶如摘取生長在一個池塘里的一朵蓮花一般: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3 已完全切斷渴愛(craving)而無跡可尋(without leaving a trace)的比丘,猶如使快速流動的溪流枯竭一般: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4 已完全掃除狂妄我慢(conceit)而無跡可尋(without leaving a trace)的比丘,猶如一道洪流掃除一座十分脆弱的蘆葦橋一般: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5 在存在狀態(states of existence)中找不到核心(finds no core)的比丘,猶如在一棵無花果樹(udumbara tree)中沒有找到花朵一般: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6 沒有內向的激怒(irritations),如是超越了種種存在狀態(such and such states of existence)的比丘: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7 燒毀了雜亂的眾思想(thoughts),內在完全地運用(exercise)而無跡可尋(without leaving a trace)的比丘: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8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超越了這一切混亂擴散(transcending all this complication /  proliferation) :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9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了知此世間“這一切都是虛妄”: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0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沒有貪婪(greed),因為“這一切都是虛妄”: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1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沒有貪慾(lust),因為“這一切都是虛妄”: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2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沒有厭惡(aversion),因為“這一切都是虛妄”: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3 既沒有跑得太遠,也沒有折回的比丘,沒有妄想痴迷(愚痴; delusion),因為“這一切都是虛妄”: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4 沒有潛在傾向性的比丘,他的不善諸根(unwholesome roots of )已被根除: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5 沒有出於將他領回此岸的不幸所生狀態(no states born of distress)的比丘: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6 沒有出於將他系縛於存在的願望所生狀態的比丘: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Snp.1.17 己捨棄五蓋(貪嗔睡憂疑), 沒有困擾,跨越煩惱,沒有痛苦的比丘:拋棄此岸和彼岸 – 就象一條蛇蛻去它衰老的皮那樣。

【注】:郭註:“五蓋(Pañcanīvaraṇa)是指貪慾蓋(Kāmacchanda, 對感官對象的執着),瞋恚蓋(Abhijjhāvyāpāda, 由於慾望得不到滿足而產生的忿怒),睡眠蓋(Thīna-middha,昏沉 遲鈍),掉悔蓋(Uddhacca-Kukkucca, 焦急憂慮),疑法蓋(Vicikicchā,懷疑猶豫)。”

第一章蛇經終。


KN.5.1.2 第二章 特尼耶(Dhaniya)經

Snp.1.18 牧人特尼耶說道:

“米飯已經煮好,

我也已經擠完了奶牛。

我和我的家人

一起延摩喜河(the Mahi)岸居住。

我的小屋有頂,我的火己點燃(kindled):

那麼,如果雨神(sky god;天空之神)願意,就下雨吧!”

Snp.1.19 世尊說道:

“我毫不激憤(boil with anger),

我的荒蕪(barrenness)已經消亡,

我延摩喜河岸住一夜,

我的小屋露天無頂,

我的火已熄滅:

那麼,如果雨神願意,就下雨吧!”

Snp.1.20 牧人特尼耶說道:

“沒有發現牛虻和蚊子,

牛群在水草茂盛的濕地牧場上漫遊。

它們能承受降落的大雨:

那麼,如果雨神願意,就下雨吧!”

Snp.1.21 世尊說道:

“我己紮好了製作精良的木筏,

我已征服了洪流,渡過而抵達彼岸。

我不再需要木筏:

那麼,如果雨神願意,就下雨吧!”

Snp.1.22  特尼耶說道:

“我的妻子柔順、迷人而不輕浮,

長期與我一起生活。

我沒聽說她有任何罪惡: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3 世尊說道:

“我的心柔順、解脫,

長期受到培育和調伏。

在我身上找不到任何罪惡: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4  特尼耶說道:

“我自己僱傭自己,

我的兒子們和睦地生活而沒有疾病。

我沒有聽說他們有任何罪惡: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5 世尊說道:

“我不為任何人所雇,

我憑自己覺醒的獲得漫遊這整個世界。

我不需要任何薪水: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6  特尼耶說道:

“我擁有母牛和未斷奶的(suckling)小牛,

帶小牛的母牛和繁育母牛,

以及統領牛群的一頭大公牛: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7  世尊說道:

“我沒有母牛和未斷奶的(suckling)小牛,

也沒有帶小牛的母牛和繁育母牛,

我也沒有統領牛群的一頭大公牛: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8  特尼耶說道:

“木樁深埋,搖撼不動。

這些嶄新的蒙草(Munjia)韁繩(halters),編織結實,

就是未斷奶的(suckling)小牛也不能掙斷: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29  世尊說道:

“猶如一頭大公牛那樣,我掙脫了束縛;

猶如一頭大象我切斷了腐藤(the rotting creeper)。

我將永遠不再投胎:

那麼,如果雨神你願意,就下雨吧!”

Snp.1.30  頓時烏雲密布,雨水傾泄而下,充滿了低地和高地。聽到傾盆大雨聲,特尼耶說道:

Snp.1.31

“我們見到世尊,

確實獲益巨大!

那個具足眼力者!我們皈依你!

大牟尼!願你成為我們的導師!

【注】:郭註:“牟尼(muni)是古代印度對聖人的尊稱。佛教中常為修禪者的尊稱。”

Snp.1.32

我和我的妻子都很柔順,

讓我們在善逝的指引下過着精神生活。

讓我們超越生死,

結束痛苦和磨難。”

【注】:郭註:“梵行(Brahmacariya)在婆羅門教中是指婆羅門生活四階段(梵行期、家居期、林棲期和遁世期)的第一階段,即從師學習階段。在佛教中泛指擺脫世俗爭執的清凈生活。善逝(Sugata)是佛陀釋迦牟尼的稱號。”

Snp.1.33  惡魔波旬說道:

那些有兒子們者

因兒子們而歡喜;

那些擁有牛群者

因他們的母牛們而歡喜。

一個人的歡喜來自獲取執着,

因為一個沒有獲取執着的人,不會有歡喜。”

Snp.1.34 世尊說道:

“那些有兒子們者因兒子們而憂慮;

那些擁有牛群者因他們的牛群而憂慮。

一個人的憂慮來自他的獲取執着,

因為一個人沒有獲取執着,就不會憂慮。”

第二章特尼耶經終。


KN.5.1.3  第三章  犀牛獨角經

Snp.1.35  對所有眾生放下棍棒,甚至不傷害其中任何一個,不期望子嗣的一個人,怎麼還會期望有一個同伴呢?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注】:印度犀牛不象非洲犀牛,只有獨角。獨處,獨行,獨居,如犀牛獨角。

Snp.1.36  對形成了很多羈絆(bonds)的人來說,存在喜愛(affection);緊隨着喜愛(affection),生起這痛苦(this suffering)。洞察喜愛帶來的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37  同情自心所親愛的朋友們,一個人的心意(mind)陷入同情的糾纏,而捨棄(forsakes)良善。看見在親密關係當中的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38  對妻子們和兒子們的擔心,就象攤開的的竹子互相糾纏。猶如一顆竹筍不會卡住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39  就象在山林里的一隻無拘無束的鹿,它想在哪裡就在哪裡啃草一般,一位智者注重自由,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0  在夥伴之間,無論休息,站立,前往,還是旅行,身受各種要求之害。注重別人不會垂涎的自由,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1  在夥伴之間有娛樂和友愛,對兒子們有豐富的喜愛。預想與親人離別而感到不願,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2  在四方之處毫無惱怒,無論所得都滿意自足,忍受患難無所畏懼,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3  甚至有些出家人和那些在家人,他們難以善待相處。不必為其他人的子嗣擔心,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4  拋棄在家人的各種標誌,猶如一棵葉子落盡的俱毗陀羅樹(kovilara tree),謹慎者斬斷所有在家人的束縛,英雄啊,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注】:郭註:“俱毗陀羅(Koviḷara)是天國的一種神樹。”

Snp.1.45  如果一個人找到一位明智的夥伴,一位品格端正而果斷堅決的同行旅人,在克服一切險阻後,應該與他愉快地和充滿正念地同行。

Snp.1.46  如果一個人找不到一位明智的夥伴,一位品格端正而果斷堅決的同行旅人,那麼就如一位國王拋棄所征服的一塊疆域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7  是的!我們稱讚夥伴情誼,應該選擇那些優於自己或同於自己的人為夥伴。找不到這樣的夥伴,就象無咎飲食者,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8  已看到一位金匠精心打造的一對亮閃閃的金鐲,在一隻手臂上相碰撞,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49  如是我有一位伴侶,也會有甜言蜜語或言語摩擦。留意到這種將來的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0  因為感官享樂,優雅、甜蜜和迷人,並以它們的繁多花樣,蠱惑人心。已在感官享樂的繩索中看見這種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1  “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災禍(adversity),沸騰(boil),災難(disaster),疾病(illness),一隻利箭和一種危險。”  已在感官享樂的繩索中看見這種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2  冷熱饑渴,風吹日晒,牛虻和蛇:已耐心地忍受所有這些,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3  猶如一頭捨棄了它的象群的大象,背部寬碩,蓮花一般,傑出 – 會在山林里自由自在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4  熱衷交往的人並不能獲得片刻解脫。留意太陽親族所說的話吧,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注】:郭註:“太陽親屬(Ādiccabandhu)指佛陀,因為佛陀的祖先屬於太陽族。”

Snp.1.55  ”我已超越諸見(views)的扭曲,獲得確切之道(the sure way attained),得到正道(the path)。無須他人指引,我已讓智生起”,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6  沒有貪婪,沒有欺騙,沒有渴求,沒有虛偽 – 摒除妄想和染污,不對所有此世界的任何事物寄予期望,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7  避開心術不正、目標不明的壞朋友,不要漫不經心與渴望執着的人交友,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8  結交博學多聞、恪守正法和高尚機智(quick-witted)的朋友。已明了利益,消除疑慮,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59  不嚮往也不喜愛此世間的娛樂、喜愛和感官享樂(sensual pleasures),不裝飾打扮,言語真實,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0  已捨棄孩子和妻子,父親和母親,錢財,穀物和親屬們,以及達到限度的感官享樂,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1  “這是一種束縛,這裡幸福很少,緊接不滿的還有更多的痛苦,這是一隻帶誘餌的釣鉤。“ 了知這一點,一個謹慎細心的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2  已切斷諸種束縛,猶如在水中的一條魚衝破魚網,象一團火焰不再返回到它燒過的東西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3  眼際低垂,諸根自製,守護心意,毫不沾染,沒有過份熱情,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4  捨棄在家人的標誌,猶如一棵波利質多樹(珊瑚樹)捨棄它的樹葉一般,穿上赭色僧袍而捨棄在家,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注】:郭註:“波利質多樹(Pārichatta)是因陀羅天國鎮南關的珊瑚樹。”

Snp.1.65  不貪圖美味,也不渴望;不滋養他人,挨家挨戶乞,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6  摒棄心的五障,排除一切精神污染(mental defilements) ,獨立不羈,斬斷喜愛和厭恨,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注】:五障,即五蓋。

Snp.1.67  把快樂和痛苦以及之前捨棄的喜悅和憂傷留在身後,達到純粹的安寧和平靜,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8  為了達成無上目標而堅持不懈(with persistence aroused),心意清澈(with the mind unsmeared),勤於行動,穩固努力(firm in effort),堅定不移(with steadfastness),並且果敢有力(and strength arisen),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69  堅持遠離和禪定,不斷地如法行持,洞察在存在狀態中的危險,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0  專心於渴愛的終結,謹慎關注,博學多聞,充滿正念,清醒無疑,認知正法,目標堅定,勤奮努力,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1  猶如一頭獅子不會在聲音中震驚,猶如風在羅網中不會被捕獲,猶如一朵蓮花不會被水玷污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2  猶如一頭獅子,勇猛堅強,利牙牢固,作為獸王和征服者而孤獨棲息一般,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3  在正確的時間通過慈悲(loving-kindness)、平靜(equanimity)、憐憫(compassion)和利他的快樂(altruistic joy)尋求解放,不受所有此世界的對抗(antagonized),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4  已摒棄貪慾、厭恨和迷惑;已衝破種種束縛,在生命的終止處泰然自若,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Snp.1.75  人們因心存動機而跟隨和交往,沒有動機的朋友如今稀少難遇。不單純的人們為了自己的好處精於世故:其人應該獨處,象一枚犀牛獨角一樣。

第三章犀牛獨角經終。


KK5.1.4 第四章 耕田婆羅墮若(Kasibharadvaja)經

(參見《相應部》SN.7.11)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國南山(Dakkhinagiri)一葦(Ekanala)婆羅門村的摩揭陀人中。當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在播種,有五百具犁裝上了軛。

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缽與僧袍,去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勞作之處。 當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正在給眾人分配食物。那時,世尊到了食物分配處,在一旁站立。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看到世尊為了乞食站立着,對世尊如是說道:“沙門!我耕田、播種,並且在耕田、播種後,才吃東西。沙門!你也應該耕田、播種,並且在耕田、播種後才有東西吃。”

“婆羅門!我也耕田、播種,並且在耕田、播種後才有東西吃。”

“但是我們確實沒有看到喬達摩大德的軛、犁、犁頭(ploughshare)、刺棒(goad)或牛。然而喬達摩大德卻如是說道:“婆羅門!我也耕田、播種,在耕田、播種後才有東西吃。””

那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以偈頌對世尊說:

Snp.1.76

“你自稱是耕田的農夫,

我卻沒有看見你耕田。

受到詰問時,告訴我們耕種之事,

讓我們了知你的耕耘。”

Snp.1.77

“信仰是種子,苦行為甘雨,

智慧是我的軛與犁;

慚為犁桿,意為韁繩,

正念為我的犁頭與刺棒。

Snp.1.78

身得到守護,語得到守護,

節制自己的食量,

我用真理來鋤草,

用溫雅作為我的解脫。

Snp.1.79

勤勉精進是我負重的牲畜,

把我從束縛之中帶到安全之處。

前行而不迴轉,

一直到一個人不再憂傷之處。

Snp.1.80

我通過這種方式耕耘,

獲得不死的果報。

在如是耕耘之後,

一個人解脫一切痛苦。”

然後,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把牛奶米飯(牛乳粥)倒進一個大青銅碟中,遞給世尊,說道:“請喬達摩大德吃牛奶米飯吧!因為喬達摩大德耕耘獲得不死之果,的確是一個耕耘者。”

Snp.1.81

“為此唱誦過偈頌的食物,

不適合我食用。

婆羅門!

這不是那些看見者們所遵循的原則。

諸佛排斥為它唱誦過偈頌的食物

婆羅門!因此存在此原則,

這就是他們行為的準則。

Snp.1.82

供奉其它食物和飲料

這圓滿者,大聖者

煩惱已盡,遺憾已得到平息,

他是尋求福德者們的福田。”

“那麼,喬達摩大德!我應將這牛奶米飯施與別人嗎?”

“婆羅門!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這一代中,婆羅門!除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以外,我不見任何能食用、完全消化這牛奶米飯者。婆羅門!因此請你把牛奶米飯丟棄到植被稀疏處,或沉入沒有活物的水中。”

那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把牛奶米飯沉入沒有活物的水中。 那時,那牛奶米飯被丟入水中嘶嘶作響,發出煙霧,猶如把中午被曬得很熱的犁頭被丟入水中嘶嘶作響,蒸發出煙霧一般,同樣地,那牛奶米飯被丟入水中嘶嘶作響,發出煙霧。

那時,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震驚、毛髮悚立地去見世尊,俯身以頭觸世尊的雙足,對世尊說道:“好極了,喬答摩先生大德! 妙極了,喬答摩大德!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為那些有視力的人們高擎明燈以看見諸色一般,喬達摩大德以種種法門來闡明正法。我要皈依喬答摩大德,皈依法,皈依比丘僧團。願我在喬達摩大德座下出家,願我獲得具足戒,”

於是,耕田婆羅墮若婆羅門在世尊座下出了家,獲得了具足戒。在獲得具足戒之後不久,獨居、退隱、注意、熱忱和堅決,尊者婆羅墮若不久後,通過以證智(with direct knowledge)親自實現它,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善男子們從在家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的梵行的無上目標。他直接證知:”出生已盡,梵行已歷,該辦已辦,存在的狀態不。” 而且尊者婆羅墮若成為阿羅漢們中的一員。

第四章 耕田婆羅墮若(Kasibharadvaja)經終。


KK5.1.5 第五章  純陀(Cunda)經

Snp.1.83 鐵匠子純陀說道:

“我問牟尼、大智者、

佛陀、法主,消滅了渴愛,

兩足無上尊、最優調御者:

請告訴我,此世間有多少種沙門?”

Snp.1.84 世尊說道:

“純陀!有四種沙門,此外沒有第五種,

既然親自被問,讓我給你解釋:

勝道者(the conqueror of the path) 、示道者(the teacher of the path)、

命道者(who lives on the path)和污道者(the defiler of the path)。”

【注】:參考“正命”的翻譯“命道”。正命,指正確的謀生方式。

Snp.1.85 鐵匠子純陀說道:

“佛陀們稱什麼樣的人為勝道者?

示道者如何無與倫比?

被問到時,請告訴我關於命道者,

並給我解釋污道者。”

Snp.1.86 世尊說道:

“一個穿越困惑(perplexity),擺脫內箭(inner darts),

樂於涅槃,棄絕貪婪的人,

是此世間與其諸天一起的導師:

佛陀們稱此公正之人為勝道者。

Snp.1.87

“在這裡一個懂得至上者是至上者的人,

在此處正確地解釋和分析正法,

切斷疑惑而無衝動的牟尼,

佛陀們稱這第二種比丘為示道者。

 

Snp.1.88

“一個在善於教導的法道上,

生活在道上(正命),自製和充滿正念,

訴諸於言行的無咎方式,

佛陀們稱這第三種比丘為命道者。”

Snp.1.89

“一個披着嚴守戒律的偽裝,

厚顏無恥、辱沒家族、膽大妄為、

虛偽狡詐、缺乏自製、插科打諢和偽善而行的人,

他就是污道者。”

Snp.1.90

“當一個在家人,博學,賢智,

一個聖弟子,他洞察這些,

因為他了知,“他們並不都象他”,

如此看見,他不拋棄自己的信仰。

一個人如何能把他們等同:

不污者與污者,純凈者與不純凈者?”

第五章純陀(Cunda)經終。


KK5.1.6 第六章 毀滅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當時夜已深沉,有位絕美的天神發放殊勝妙光,照亮整個祇樹園,去見世尊。天神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然後用偈頌對世尊說道:

Snp.1.91

“我們請教喬達摩

關於一個人的毀滅的一個問題。

我們前來詢問世尊:

一個毀滅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92

“一個成功的人容易為人所知,

一個毀滅的人也容易為人所知。

一個熱愛正法的人是成功的;

而一個憎恨正法的人會毀滅。”

Snp.1.93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一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二種毀滅的情形:

第二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94

“對他來說惡人是親愛的,

他不親愛地對待善人。

他贊成惡人的教導: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95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二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三種毀滅的情形:

第三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96

“如果一個人昏昏欲睡,喜歡社交,

不作努力,

激憤於胸,顯示憤怒: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97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三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四種毀滅的情形:

第四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98

“一個有能力的人卻不

贍養父母雙親,

當他們已經年邁,青春已逝時: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99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四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五種毀滅的情形:

第五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00

“如果一個人用妄語

欺騙一位婆羅門,或一位沙門

或某位其他行乞者: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01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五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六種毀滅的情形:

第六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02

“如果一個人有豐裕的財富,

賦有金子和食物,

但獨自享用美味佳肴: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03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六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七種毀滅的情形:

第七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04

“一個人以社會門第自傲,

以財富自傲,以家族自傲,

看不起他自己的親屬: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05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七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八種毀滅的情形:

第八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06

“一個沉湎於女色的人,貪愛烈酒,

賭博成癮,

將一切所得揮霍一空: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07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八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九種毀滅的情形:

第九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08

“一個不滿足於自己的妻子們的人,

被看見與妓女們廝混,

被看見與其他人的妻子們廝混: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09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九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十種毀滅的情形:

第十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10

“當一個青春己逝的人與

一個有町婆羅雙乳的的女子結婚時,

他由於對她的猜忌而不能入眠: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11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十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十一種毀滅的情形:

第十一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12

“如果一個人依賴於

一個放蕩的女子,一個敗家子

或一個本質類似的男子的權威: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13

“如是我們懂得了這個;

這是第十一種毀滅的情形。

世尊!請告訴我們第十二種毀滅的情形:

第十二種毀滅的情形的原因是什麼呢?”

Snp.1.114

“如果一個財產微薄,而渴愛巨大的人

出生在在剎帝利家族,

在這裡他渴求統治權:

那是一個毀滅的一個原因。”

Snp.1.115

已經檢查了在這個世間中的

這些毀滅的情形,一個明智的人,

高貴,具有眼力遠見,

去往一個吉祥的世界。”

第六章毀滅經終。


KK5.1.7 第七章 無種姓者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那時,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缽和外袍,進入舍衛城托缽乞食。當時,拜火者婆羅豆婆遮婆羅門(Aggika Bhāradvāja)在家中點燃了一把聖火,正在祭祀供養。世尊挨家挨戶有條不紊地托缽乞食,向拜火者婆羅豆婆遮婆羅門的家走來。拜火者婆羅豆婆遮婆羅門看見世尊遠遠地走來,望着世尊時,對他說道:“就在那裡停下,你這渺小的禿頭!就在那裡,你這渺小的沙門!就在那裡,你這渺小無種姓者!” 當如是所說時,世尊對拜火者婆羅豆婆遮婆羅門說道:“婆羅門!可是你知道什麼是無種姓者,或者什麼行為讓人成為一位無種姓者嗎?” – “喬答摩大師!我其實不知道什麼是無種姓者,或者什麼行為讓人成為一位無種姓者。如果喬達摩大師給我教導正法,讓我知道什麼是無種姓者,或者什麼行為讓人成為一位無種姓者,那就好了。” – “那麼,婆羅門!要聆聽和密切注意我要說的。” – “好的,大師!” 拜火者婆羅豆婆遮婆羅門回答道。世尊說道:

Snp.1.116

“任何憤怒的、不滿的、

邪惡的、無情的,

欺騙的,和在他的諸見中有錯誤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17

在這裡,任何傷害一個出生一次

或出生兩次的生物的人,

他沒有對一個生物的同情: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18 

任何毀壞或圍攻

眾鄉村或眾城鎮的人,

一個聲名狼藉的壓迫者: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19

任何來自村莊或荒野,

偷取他人的財物,

據為己有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0

任何實際上借了一筆債的人,

當被迫還債時,逃避而去,

反而說道:“我沒欠你債”: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1

任何渴望無論什麼東西,

襲擊路上一個行人,

只為取得無論什麼東西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2

任何為了自己

為了別人,

或為了財富,

當被要求作證時提供偽證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3

任何與親屬們或朋友們的妻子們

通過強力或得到她們的同意

而行為不軌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4

任何有能力,

但是不贍養他的年老的、青春已逝和終結的

母親或父親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5

任何用言語

打擊或唾罵母親或父親、姐妹或兄弟,

或岳母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6

任何被問及什麼是有益的東西

卻教導無益的東西,

並遮遮掩掩一些觀點而給出忠告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7

任何做了一件壞事,

卻希望“願我不被知曉,”

而行動鬼鬼祟祟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8

任何到了別人家裡

被主人提供了純凈的食物,

而不作為回報來款待來到其家的主人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29

任何用一個謊言欺騙

一位婆羅門、沙門

或其他行乞者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0

任何用言語羞辱在吃飯的時候出現

的一位婆羅門或沙門,

用言語唾罵他並不施捨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1

任何裹在妄想之中

在這裡說不實之語,

貪於無論什麼東西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2

任何抬舉自己

並貶低他人

因自己的驕傲反而渺小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3

憤怒的,卑鄙的,在諸慾望中邪惡的,

吝嗇的,詭詐的,

毫無羞恥和悔恨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4

任何對一個覺悟的人

或者他的弟子、遊行者或屋主

累積言語辱罵的人:

他應該作為“無種姓者”為人所知。

Snp.1.135

任何儘管不是一位阿羅漢,

卻宣稱是一位阿羅漢的人:

他是在包括眾梵天的此世間中的竊賊。

他是最卑鄙的無種姓者。

Snp.1.136

這些人都是所謂的無種姓者,

因為我已經給你們宣布了他們。

一個人不因出生而是一位無種姓者,

也不因出生而是一位婆羅門。

由於業,一個人是一位無種姓者,

由於業,一個人是一位婆羅門。

Snp.1.137

我舉個例子,你們也就知道;

旃陀羅(Sopāka),一個無種姓者的兒子,

以摩登格(Mātaṅga)而廣為人知:

他,摩登格,

成就了難以獲得的

至高榮譽特權。

Snp.1.138

許多剎帝利武士和婆羅門

都去侍奉他。

Snp.1.139

他登上神車,

進入偉大無瑕的道路,

對感官激情冷靜離欲,

他抵達眾梵天界。

他的出身並不阻礙他

抵達眾梵天界。

Snp.1.140

儘管眾婆羅門

出生於書香門第學者之家,

以聖歌作為他們的親屬,

卻被反覆地看見耽於眾惡行。

Snp.1.141

在此時此地為人詬病,

在來世墮入惡趣。

他們的出生不能阻止

他們免於為人詬病和一個惡趣。

Snp.1.142

一個人不因出生而是一位無種姓者,

也不因出生而是一位婆羅門。

由於業,一個人是一位無種姓者,

由於業,一個人是一位婆羅門。”

當如是所說時,拜火者婆羅豆婆遮波羅門對世尊說道:“好極了,喬答摩大師! 好極了,喬答摩大師!猶如能撥亂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點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為那些有視力的人們高擎明燈以看見諸色一般,同樣地,喬達摩大師以種種法門來闡明正法。我皈依喬達摩大師、法和比丘僧團。請喬達摩大德作記我為一位優婆塞,從今天起終生皈依。”


KK5.1.8 第八章 善意經;慈經;Goodwill

【注】:此經以《慈經》之題聞名,很多上座部佛教修行人作為日常所誦之經。

Snp.1.143

一個要獲得突破達致寂靜境界的

擅長於諸目標的人會做到:

有能力,正直,直率,

易於教導,柔和,不狂妄我慢,

Snp.1.144

知足和易於供養,

職責甚少,輕鬆生活,

諸根平靜,精明,

謙虛,不貪婪於眾支持者。

Snp.1.145

不做任何最細小的

而嚴格守持者後來會譴責的事。

想一想:快樂,休息,

願所有眾生都心存愉快!

Snp.1.146

無論會有什麼樣的眾生,

脆弱或堅強的,無一例外,

長的,大的,

中等的,短的,

Snp.1.147

被看見的和沒有被看見的,

住在近處和遠處的,

已出生的或尋求出生的:

願所有眾生都心存愉快!

Snp.1.148

不要讓任何人欺騙另一個人

或鄙視任何地方的任何一個人,

或通過憤怒或抵抗感知,

而希望另一個人受苦。

Snp.1.149

猶如一位母親會冒着生命危險

保護她的孩子,她唯一的孩子一般,

甚至也是如此,一個人要無止境地

培養對於一切眾生的心。

Snp.1.150

用善意對整個眾宇宙

無止境地培養此心:

上面,下面,和所有周圍,

沒有障礙,沒有敵意或嗔恨。

Snp.1.151

無論站着,走着,

坐着或躺着,

只要一個人已經放逐了遲鈍,

一個人應該堅定於

這一正念。

Snp.1.152

在這裡,

這被稱為一種梵界住處(a Brahmā abiding)。

不帶諸見,

具足戒德和在眼力遠見中圓滿,

已經平息了對有感官愛欲的貪婪,

一個人將永遠不會

再次投胎。


KK5.1.9 第九章 雪山夜叉(Hemavata the yakkha)經

樂山夜叉(Sātāgira the yakkha):

Snp.1.153

“今天是第十五日

布薩日(the uposatha day)。

一個神聖的夜晚就在眼前,

讓我們去見喬達摩,

受到完美地命名的尊師。”

雪山夜叉:

Snp.1.154

“此人之心是否很有針對性,

並如此導向眾生呢?

對於合意和不合意的,

他的諸意志是否都能得到掌握了呢?

樂山夜叉:

Snp.1.155

“此人之心很有針對性,

並如此導向眾生。

對於合意和不合意的,

他的諸意志都能得到掌握。”

雪山夜叉:

Snp.1.156

“他是否不取未予的東西呢?

他是否對眾生矜持克制呢?

他是否很自滿懈怠呢?

他不會忽視禪那(jhāna)吧?”

樂山夜叉:

Snp.1.157

“他不取未予的東西。

並且他對眾生矜持克制。

他完全不自滿懈怠,並且

他已經覺醒,不忽視禪那(jhāna)。”

雪山夜叉:

Snp.1.158

“他不說謊吧?

他說話的諸方式不會隔斷遮蓋諸事物吧?

他不會破壞性地說話吧?

他不會閑扯吧?”

樂山夜叉:

Snp.1.159

“他不說謊,

他說話的諸方式不會隔斷遮蔽諸事物。

他不會破壞性地說話,

仔細考慮時,他說有益之語。”

雪山夜叉:

Snp.1.160

“他是否對感官愛欲充滿熱情呢?

他的心是否沒有受到染污呢?

他是否超越了妄想痴迷呢?

他是否有關於諸現象(法)的一隻眼呢?”

樂山夜叉:

Snp.1.161

“他對感官愛欲沒有熱情。

他的心沒有受到染污。

他已經超越了所有妄想痴迷。

已經覺醒,他擁有關於諸現象(法)

的一隻眼。”

雪山夜叉:

Snp.1.162

“他在清凈知見(clear-knowing)上圓滿嗎?

他清凈於行嗎?

他的流出的諸煩惱被終結了嗎?

他沒有進一步的流變形成(becoming)嗎?

樂山夜叉:

Snp.1.163

“他在明知上圓滿

並清凈於行。

他的流出的諸煩惱被終結了。

他沒有進一步的流變形成。

雪山夜叉:

Snp.1.164

“在行和說話的諸方式中

這位牟尼的心都是圓滿的。

因為他在明知和行中都是圓滿的,

你正確地讚美了他。

在行和說話的諸方式中,

這位牟尼的心都是圓滿的。

因為他在明知和行中都是圓滿的,

你正確地對他歡欣。

在行和說話的諸方式中,

這位牟尼的心都是圓滿的。

讓我們去見喬答摩,

他在明知和行中都是圓滿的。

Snp.1.165

來吧!讓我們去見喬答摩,

已經覺醒,

雙腿象一隻羚羊那樣,瘦削,

吃得很少,毫不貪婪,

在山林里修習禪那(jhāna)。

Snp.1.166

已經達致了獨來獨往的龍象或獅子,

對感官愛欲漠不關心。

關於從死神的羅網的釋放

讓我們問他吧。

Snp.1.167

讓我們問喬達摩,

他是宣告者,佈道者,

已經成就至

一切現象的彼岸:

已經獲得覺醒,

過去的敵意和恐懼已經逝去。”

雪山夜叉:

Snp.1.168

“此世間在什麼當中生起呢?

此世間在什麼當中熟識呢?

此世間執取於什麼呢?

此世間在什麼當中受苦呢?”

世尊:

Snp.1.169

“此世間在六當中生起。

此世間在六當中熟識。

此世間執取於六。

此世間在六當中受苦。”

【注】:郭註:六指“眼耳鼻舌身心”六種感官。

雪山夜叉:

Snp.1.170

“哪一個是那種執取者

在那裡此世間受苦?

當被問及出路,

請告訴一個人如何

從痛苦和壓力得到釋放?”

世尊:

Snp.1.171

“在此世間有五種感官貪慾之索,

而意(心)是第六種:

在那裡對慾望冷靜離欲;

那就是一個人如何

從痛苦和壓力得到釋放。

那就是我如實向你宣告的

此世間的出路,

我已經向你如實地宣告:

那就是一個人如何

從痛苦和壓力得到釋放。”

雪山夜叉:

Snp.1.173

“在這裡誰渡越了洪流呢?

在這裡誰渡越了大海呢?

沒有得到建立,沒有得到支持,

誰不會沉入深處呢?”

世尊:

Snp.1.174

“總是戒德圓滿,

清晰洞察,恪守中道,

內在知覺,

充滿正念,

一個人渡越難以渡越的洪流。

Snp.1.175

放棄對感官享樂的諸感知(想),

克服所有的束縛,

已經完全地終結了對流變形成(becoming)的歡喜,

一個人不會沉入深處。

雪山夜叉:

Snp.1.176

“深入地清晰洞察,

看見精微的目標,

一無所有,

對感官流變沒有依着的一個人:

看見他,處處解脫,

這偉大的先知,行走在神聖的道上。

Snp.1.177

被完美地稱呼,

看見精微的目標,

賦予洞察力,

不依着於感官愛欲:

看見他,無所不知,明智,

這偉大的先知,行走在神聖的道上。

Snp.1.178

今天我們看見一個自我覺醒者

跨越洪流,沒有流出的諸煩惱 –

真的,今天這一情形被完全看見,

如日破曉,燦爛生起。

Snp.1.179

這一千個強大的

和聲望赫赫的夜叉

全都皈依於你。

你是我們至高無上的老師。

Snp.1.180

我們將從一個村子到一個村子,

一個城鎮到一個城鎮漫遊,

向這位自我覺醒者

和正法的真實正確性禮敬。”


KK5.1.10 第十章  阿羅毘(林主夜叉; Āḷavaka)經

(此經與《相應部》SN.10.12相同。)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阿羅毘的阿羅婆迦(Alavi)夜叉的棲息地。 那時,阿羅婆迦夜叉去見世尊。抵達後,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世尊進來了。

第二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 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 世尊進來了。

第三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好!朋友!” 世尊出去了。

“進來!沙門!”

“好!朋友!” 世尊進來了。

第四次,阿羅婆迦夜叉對世尊如是說道:

“出去!沙門!”

“朋友!我不要出去,你要做什麼就做吧!”

“既然這樣,沙門!我要問你,如果你不回答我,我要使你的心混亂,或我要使你的心臟破裂,或我要抓住你的雙足後,把你扔到恆河的彼岸。”

“朋友!我在包括眾天神、眾魔羅和眾梵天的此世間,在包括眾沙門、眾婆羅門、眾天子和眾人的這一代中,我沒看見任何能使我的心混亂,或者能使我的心臟破裂,或者能抓住我的雙足後,把我扔到恆河的彼岸者。然而,朋友!就問你想問的吧!”

Snp.1.181

 “在這裡什麼是男子的無上財富呢?

什麼修行得很能好帶來快樂呢?

什麼確實是最殊勝的美味呢?

一個人如何過活是他們說的最好的生活呢?”

(世尊:)

Snp.1.182

 “在這裡,信念是男子的無上財富,

很好地修習的正法帶來快樂,

真理確實是最殊勝的美味,

依智慧過活的人是他們說過得最好。”

(天神:)

Snp.1.183

“一個人如何渡過洪流呢?

一個人如何渡過洶湧的海洋呢?

一個人如何克服痛苦呢?

一個人如何得到凈化呢?”

(世尊:)

Snp.1.184  

“一個人通過信仰渡過洪流,

一個人通過精進不放逸渡過洶湧的海洋,

一個人通過活力克服痛苦,

一個人通過智慧得到凈化。”

(天神:)

Snp.1.185

 “一個人如何獲得智慧呢?

一個人如何尋求財富呢?

一個人如何得到聲譽呢?

一個人如何能結交朋友呢?

當從此世前行到來世,

一個人如何不會悲傷呢?”

(世尊:)

Snp.1.186

“信仰阿羅漢們的正法

為了涅槃的獲得,

如果其人不放逸而明察,

通過修學的願望一個人獲得智慧。

Snp.1.187  

做合適的事情,盡責,

一個努力的人發現財富。

通過正直一個人得到聲譽,

給予,能結交朋友。

當從此世到來世,

這樣做死後不悲傷。

Snp.1.188  

在家生活的有信仰的尋求者,

住於這四種品質:

真理、正法、堅定和慷慨 –

他死後確實不會悲傷。

Snp.1.189  

來吧!也問其他人,

很多沙門和婆羅門,

是否在這裡能發現

比真理、自製、慷慨施捨和耐心更好的東西。”

(天神:)

Snp.1.190

 “如今我為何還須問

其他沙門和婆羅門這個問題呢?

今天我已經了知

來世的利益。

Snp.1.191

確實,為了我的緣故,

佛陀來到阿羅毘而住。

今天我已了知

有大果報的所施之處。

Snp.1.192

我自己將從一個村莊到另一個村莊,

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遊歷,

禮敬正覺者,

和正法的優越殊勝性。”

【注】:在上經的結尾處譯為:

我們將從一個村子到一個村子,

一個城鎮到一個城鎮漫遊,

向這位自我覺醒者

和正法的真實正確性禮敬。”


KK5.1.11 第十一章 勝利經

Snp.1.193

行走、站立、

坐着或躺着,

蜷曲和伸展:

這是身體的運動。

Snp.1.194

由諸筋健和諸骨骸連在一起,

貼滿肌肉和皮膚,

由容色所藏,

身體就無法如實地被看見:

Snp.1.195

裝滿腸子、胃、

肝臟塊、

膀胱、雙肺、心臟、

腎臟、脾臟、

Snp.1.196

還有粘液、汗液、唾液、脂肪

血液、滑液、膽汁和油脂。

Snp.1.197

在那之上,

在九個液流中,

污物總是從它當中流出 –

從雙眼:眼睛分泌物,

從雙耳:耳朵分泌物,

Snp.1.198

從鼻子:粘液,

從嘴嘔吐:

現在嘔吐,

現在有痰,

現在有膽汁;

從身體:眾汗珠。

Snp.1.199

在那之上,

它的中空的頭顱裝着腦子。

一個傻瓜,被無明所困擾,

才覺得它很美,

Snp.1.200

可是當它倒斃,

腫脹,鐵青,

被扔在一個墳場,

甚至親人們不再關心。

Snp.1.201

群犬來吃它,

群豺、群狼、眾蛆蟲、

眾烏鴉和眾禿鷲,

和那裡的任何其他動物來吃它。

Snp.1.202

已經聽到正覺者的言語

這位能洞察的比丘,

理解了身體,因為他如實地看見它:

Snp.1.203

“就象這個,那個也是如此。

就象那個,這個也是如此。”

從裡到外,

他應該讓對身體的慾望

消失褪去!

Snp.1.204

隨着慾望和激情消失褪去,

能洞察的比丘抵達此處:

在無死之境,

寧靜之境,

不墮之境,

解除束縛的

不朽之境。

Snp.1.205

這個兩足的東西需要得到照看,

骯髒,惡臭,

充滿到處流淌液汁的屍體:

Snp.1.206

在這樣的身體的基礎上,

無論誰還想

抬舉自己或貶低他人 –

那種人除非瞎子,

還是什麼人嗎?


KK5.1.12 第十二章 牟尼經

Snp.1.207

從親密中產生恐懼,

從一個家室中產生塵垢。

不要一個家室,

不要親密:

牟尼的眼力遠見就是如此。

Snp.1.208

剷除已經出生的人,

不會再次種植

或滋養正在生育的東西:

人們稱其為獨來獨往而漫遊的牟尼聖者。

他,偉大的先知

已經看見平靜之境。

Snp.1.209

考慮大地,

碾碎種子,

他不會滋養樹液

– 一個真正的牟尼聖者 –

終結出生的先知,

捨棄臆想,

無法被歸於何類。

 

Snp.1.210
知道一切居處,

不渴望任何地方任何一處,

– 一個真正的牟尼聖者 –

沒有貪圖,沒有貪婪,

他不營建,

因為他已經超越。

Snp.1.211

征服一切,

知道一切,

明智。

對於一切事物:

沒有被染污,

捨棄一切,

在渴愛的結束中,

得到解脫: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2

憑着洞察力量,

具足天賦於習慣和實踐,

恪守中道,

歡喜禪那,

充滿正念,

從諸附着中得到釋放,

柔順,

沒有流出的諸煩惱染污: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3

這位獨來獨往而漫遊的牟尼聖者,

毫不自滿,任憑褒貶 –

就象獅子對聲響波瀾不驚,

就像風兒不會在羅網中被擒,

就像一朵蓮花在水中不會染污,

其他人的領袖,不會被其他人領導: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4

當其他人說極端的話時,

他就象一個沐浴淺灘的柱子默然無語;

他,沒有激情狂熱,

他的諸感官恪守中道: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5

真正地鎮定,直截了當如一枚梭子,

他厭惡邪惡的諸行為。

思考和諧與不和諧的事物: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6

克制於心,不行邪惡。

年輕和中年時,

自我控制的牟尼聖者,

從來不被激怒,他不激怒任何人: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7

從最好的

中等的

剩飯剩菜

他接受施食。

依靠其他人的布施維持自身,

即不諂媚奉承,

也不出言貶低: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8

漫遊的聖者牟尼,

戒絕淫慾,

在年輕時不被任何人系縛,

戒絕迷醉和自滿懈怠,

完全分離: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19

知道此世間。

看見最高目標,

穿越大海

和洪流,

他的諸鎖鏈被斬斷,

沒有依着而獨立不羈,

沒有流出的諸煩惱染污:

覺悟者稱其為一位牟尼聖者。

Snp.1.220

這兩者截然不同,

他們相距很遠而處:

贍養妻子、無私和有德行的屋主。

殺害其他眾生,屋主不能自我剋制。

而牟尼聖者不斷地保護其他眾生,能夠自我控制。

Snp.1.221

正如長有頂冠的

藍頸孔雀,

飛翔時永遠達不到天鵝的速度一般,

甚至也是如此,屋主永遠跟不上比丘 –

這位牟尼聖者在山林中隱退遠離,

精勤地禪修。


第一品蛇品終。


KN.5.1KN.5.2KN.5.3KN.5.4 KN.5.5


【Chanworld.org】2017.08.21-2020.07.10-CB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