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禪世界版】KN.4如是語經

返回《小部》


眾一集眾二集眾三集眾四集


禮敬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如是語經》KN.4【禪世界現代漢語完全版】

 禪世界 譯

南傳上座部經典《如是語經》【禪世界版】參考Ven. Thanissaro Bhikkhu的最新英譯版和其他英譯版本由禪世界翻譯組用現代漢語譯出。歡迎批評和建議

《如是語經》介紹

【注】:《如是語經》經號格式(KN.4.m.n):m: 集號;n:《如是語經》中的經號。


KN.4.1  眾一集

共三品

(KN.4.1.1-KN.4.1.27)


KN.4.1 第一品

KN.4.1.1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1)。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貪婪(greed),我保證你不還。」  這就是世尊所說的義理。因此,關於這一點,有人說(2):

眾生隨著它去往一個惡趣的貪婪,

覬覦著:

由於正確地知道那個貪婪,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會釋放它。

釋放它時,

他們永遠不會再次來到這個世間。

這也是世尊所說的義理,如是我聞(2)。

【注】:(1) 不還(non-return):四個覺醒等級中的第三個。當達到這個水平時,一個人將永遠不會在這個世界重生。一位在此當生中不繼續成就阿羅漢位的不還者將在被稱為諸清凈住處的諸梵天世界當中重生,並會在那裡成就涅槃。(2) 這兩個句子在每個如是語(itivuttaka)中都會重複。為了避免單調性,它們只在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如是語當中在這裡給出。(3)  諸壞目的地(惡趣):作為一個飢餓的鬼(餓鬼),作為一個憤怒的惡魔,或者作為一個普通的動物,在地獄裡重生。至於諸好的目的地(善趣):作為一個人重生,在天堂重生,或者在諸梵天世界中重生 – 這些狀態是無常的,並且依賴於業力(kamma)。

KN.4.1.2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厭惡(aversion),我保證你不還。」  

因為厭惡,眾生去往一個壞目的地(惡趣),

心煩意亂著(upset):

由於正確地知道厭惡,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放開手。

放開手時,他們永遠不再來到這個世間。

KN.4.1.3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妄想痴迷(delusion),我保證你不還。」  

因為妄想痴迷,眾生去往一個壞目的地,

困惑著(confused):

由於正確地知道妄想痴迷,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放開手。

放開手時,他們永遠不再來到這個世間。

KN.4.1.4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憤怒(anger),我保證你不還。」

因為憤怒,眾生去往一個壞目的地,

被激怒著(enraged):

由於正確地知道憤怒,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放開手。

放開手時,他們永遠不再來到這個世間。

KN.4.1.5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輕蔑(contempt),我保證你不還。」  

因為輕蔑,眾生去往一個壞目的地,

輕蔑的(disdainful):

由於正確地知道輕蔑,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放開手。

放開手時,他們永遠不再來到這個世間。

KN.4.1.6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捨棄一種品質,那麼我保證你不還(non-return)。是哪一種品質呢?捨棄作為一種品質的狂妄我慢(conceit),我保證你不還。」  

因為狂妄我慢,眾生去往一個壞目的地,

驕傲的(proud):

由於正確地知道狂妄我慢,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放開手。

放開手時,他們永遠不再來到這個世間。

KN.4.1.7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一切(1),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一切,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知道來自四面八方的一切,

沒有被在一切地方當中的激情所攪動:

他已經理解了一切時,

已經超越了一切痛苦(stress)。

【注】:「一切」等同於六種感官(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和思想; sight, hearing, smell, taste, touch, and ideation)和它們的各自的對象。這一點涵蓋了可以得到描述的經驗的每一個方面,但是不包括涅槃(nibbāna)。

KN.4.1.8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狂妄我慢,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狂妄我慢,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人們為狂妄我慢所擁有

為狂妄我慢所系縛

歡喜於流變(becoming;遷流)。

不理解狂妄我慢時,

他們會進一步流變。

但是那些放棄狂妄我慢的人,

在它的摧毀當中得到釋放,

征服了狂妄我慢的束縛(bond)時,

他超越了所有的系縛(bonds)。

【注】:becoming,流變,遷流,而非止息。

KN.4.1.9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貪婪,其心尚未從它分離和釋放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貪婪,其心已經從它分離和釋放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隨著它眾生去往一個惡趣的貪婪,

覬覦著:

由於正確地知道那個貪婪,

那些清楚看見的人會釋放它。

釋放它時,

他們永遠不會再次來到這個世間。

KN.4.1.10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嗔恨.,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嗔恨,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餘下的偈頌分別與KN.4.1.2中的偈頌相同。)


KN.4.1 第二品

KN.4.1.11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妄想痴迷.,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妄想痴迷,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餘下的偈頌分別與KN.4.1.3中的偈頌相同。)

KN.4.1.12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憤怒,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憤怒,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餘下的偈頌分別與KN.4.1.4中的偈頌相同。)

KN.4.1.13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個尚未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蔑視,其心尚未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尚未捨棄它的人,是沒有能力結束痛苦的。可是一個已經完全知道(遍知)和完全了知(證知)蔑視,其心已經為它清理了激情和已經捨棄它的人,是有能力結束痛苦的。

(餘下的偈頌分別與KN.4.1.5中的偈頌相同。)

KN.4.1.14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我沒有預想甚至一個別的障礙(蓋) – 人們受其阻礙而遊行和輪迴很長很長的時間 – 象無明之蓋一樣。被無明之蓋所阻礙時,人們遊行和輪迴很長很長的時間。」

沒有一個其他的事物如此阻礙人們,

致使他們日以繼夜地遊行,

如同當他們被妄想痴迷所阻礙時那樣。

可是那些把妄想痴迷釋放,打破那團黑暗的人,

不會進一步遊行 – 找不到他們的理由。

KN.4.1.15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我沒有預想甚至一個別的束縛 – 被結合的眾生,遊行和輪迴很長很長的時間 – 象渴愛的束縛一樣。被渴愛的束縛所系縛時,被結合的眾生,遊行和輪迴很長很長的時間。」

以渴愛為伴,一個人會遊行很長很長的時間。

既不是這裡在這個狀態當中,

也不是在其他任何地方

他超越了四處遊行。

知道這個缺點時 –

那渴愛帶來痛苦 –

那位比丘,沒有渴愛,沒有執取,而充滿正念,

過著托缽乞食的生活。

KN.4.1.16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對於諸內在因素,我沒有預見(envision)甚至單個別的因素象適當注意一樣,能對一位尚未達到心的目標卻仍然致力於無上離軛安穩的正在修學的比丘起到這麼大的作用。一位適當注意的比丘捨棄不善巧的東西而修習善巧的東西。

把適當注意作為

在一位修學中的比丘的品質:

沒有別的東西對成就最高級的目標

這麼大的作用

一位適當地努力奮鬥的比丘

成就痛苦的止息。

【注】:坦尼沙羅比丘指出「適當注意(yoniso manasikara)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導致痛苦的終結的諸問題上的能力。一個在修學中的人是指已經成就了至少覺醒的第一等級而沒有達到最終等級的人。束縛(軛;bondage),即四種軛(the four yokes):感官貪慾、流變、諸見和無明(無知)(sensual passion, becoming, views, and ignorance)。

KN.4.1.17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對於諸外在因素,我沒有預見甚至單個別的因素象與令人敬佩的人們的友誼一樣,能對一位尚未達到心的目標卻仍然致力於無上離軛安穩的正在修學的比丘起到這麼大的作用。一位與令人敬佩的人們為友的比丘捨棄不善巧的東西而修習善巧的東西。

一位與令人敬佩的人們為友的比丘,

– 他是尊敬的和尊重的,

做他的朋友們所建議的事 –

充滿正念(mindful),警醒(alert),

一步一步地成就

所有束縛的終結。

KN.4.1.18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件事,當它出現於世,為了很多人的損害,為了很多人的不快樂,為了很多包括人與天神兩者的眾生的損害和不快樂而出現。是哪一件事呢?就是僧團中的分裂。當僧團分裂時,眾比丘會互相爭執,互相攻訐,互相糾纏,互相拋棄。在那裡,那些對世尊的教誡信心很少的人會失去所有的信心,而其中那些有信心的人卻不然。」

一個分裂僧團的人,

註定去苦界、

去地獄一劫之久。

歡喜於宗派林立

而不明智 –

他被禁止於離軛安穩。

分裂了一個和諧的僧團,

他在地獄中受到一劫煎熬。

KN.4.1.19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件事,當它出現於世,為了很多人的福利,為了很多人的快樂,為了很多包括人與天神兩者的眾生的福利和快樂而出現。是哪一件事呢?就是僧團中的和諧(和合)。當僧團和諧(和合)時,眾比丘不會互相爭執,不會互相攻訐,不會互相糾纏,不會互相拋棄。在那裡,那些對世尊的教誡信心很少的人會變得有信心,而其中那些已經有信心的人會變得更加有信心。」

僧團的和合(和諧)是極為快樂的。

一個幫助僧團和合的人-

歡喜於和諧(和合),

並明智 –

他不會被禁止於離軛安穩。

已經為僧團帶來和諧(和合),

他歡喜於

在天堂中一劫之久。

KN.4.1.20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有一個情形,在那裡,某個人的心已腐壞。已經用我的覺知包圍那個心後,我明辨:「如果這個人當下死去,那麼他似乎將被帶走,他會如是置身地獄。」 那是為什麼呢?因為他的心是腐壞的。正是因為腐壞心性(corrupt-mindedness),會有諸情形,在那裡,眾生在身體破裂時,死後在一個苦界,一個惡趣,一個下界,地獄(a plane of deprivation, a bad destination, a lower realm, hell)中重現。」

知道一個心腐壞的人的情況,

世尊在眾比丘面前解釋了它的義理。

如果那個人當下死去,

因為他的心腐壞,他會在地獄重現 –

似乎他被帶走和置身那裡。

正是因為腐壞心性,眾生去往一個惡趣。


KN.4.1 第三品

KN.4.1.21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有一個情形,在那裡,某個人的心明確清楚。已經用我的覺知包圍那個心後,我明辨:『如果這個人當下死去,那麼他似乎將被帶走,他會如是置身天堂』。那是為什麼呢?因為他的心是明確清楚的。正是因為心明確清楚性,有諸情形,在那裡,一些眾生在身體破裂時,死後在一個天界中重現。」

知道一個心明確清楚的人的情況,

世尊在眾比丘面前解釋了它的義理。

如果那個人當下死去,因為他的心明確清楚,

他會在天堂重現 –

似乎他被帶走和置身那裡。

正是因為心明確清楚性,

眾生去往一個善趣。

KN.4.1.22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不要害怕諸福德行為業。這是一個極為快樂的、可意的、令人歡喜的、可愛的和迷人的事物的代名詞 – 即諸福德行為業。我親自證知:長期以來有福德的諸造作,我長久以來經驗了可意的、令人歡喜的、可愛的和迷人的諸果報(results)。已經修習一顆善意的心達七年,接著在七劫的收縮和擴張中,我沒有返回此世間。每當劫在收縮時,我進入光音天(the realm of Radiance)。每當劫在擴張時,我在一個空蕩的梵天住處出現。在那裡,我是梵天,大梵天,不屈服的征服者,全知者,威力持用者(Brahma, the Great Brahma, the Unconquered Conqueror, Total Seer, Wielder of Power)。接著三十六次我是眾神的統治者帝釋(Sakka)。我曾數百次成為一位國王,一位轉輪聖王,一位正道法王,大地四個角落的征服者,保持對鄉下的穩固控制,被賦予了七寶(a king, a wheel-turning emperor, a righteous king of Dhamma, conqueror of the four corners of the earth, maintaining stable control over the countryside, endowed with the seven treasures) – 更不用說我是一位本地國王。我想到:「這是我的什麼行為業的果報,什麼行為業的果報使得我現在有這樣的威力和強力呢?」 接著我想道:「這是我的三種行為業的果報,三種行為業的果報,使得我現在有這樣的威力和強力:慷慨、自製和約束(generosity, self-control, and restraint)。」

在帶來快樂的

最大利益的諸福德行為業中修學 –

培養慷慨,

一種和諧的生活,

一顆善意之心。

培養這三種帶來幸福的事物,

明智者將在純粹幸福的一個世間重現。

KN.4.1.23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這一種品質,當培養和追求它時,能夠同時確保兩種利益:當生的利益和諸來世的利益。是哪一種品質呢?對諸善巧品質的經心覺知(Heedfulness with regard to skillful qualities)。這就是那一種品質,當培養和追求它時,能夠同時確保兩種利益:當生的利益和諸來世的利益。」

【注】:「經心覺知」此處CBETA版作「不放逸」。有翻譯版作「念住」(mindfulness)。坦尼沙羅比丘英譯作Heedfulness,是仔細、經心、專註和覺知的意思,與「不放逸」的常用詞似乎不相同。感謝Saddha Yongjun的指出,在此加註。

那些明智者在造作諸福德行為業中,

他們讚美經心覺知(heedfulness)。

當充滿正念和明智時,

你會同時獲得兩種利益:

當生的眾利益

和諸來世的眾利益。

通過對你的利益突破,

你就被稱作是覺悟的和明智的(enlightened, wise)。

KN.4.1.24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如果單個一人要遊行和輪迴一劫,那麼他會在身後留下一串骨骸,一疊骨骸,一堆骨骸,如同這座須彌山(Mount Vepulla)之大,如果有某人去收集它們,而且收集沒有被摧毀。」

在一劫中單個一人的骨骸

會堆積如山,

偉大的先知如是所說。

可是當那個人以正確的判斷力

看見四聖諦 :痛苦,痛苦的集起,痛苦的超越息滅,和導向痛苦的止息之道,八聖道時,

已經遊行了至多七次,

隨著一切束縛的終結,

他止息了痛苦。

KN.4.1.25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對於過犯一件事情的人來說,我告知你們,沒有不會去造作的邪惡之行。是哪一件事情呢?這就是故意撒謊(telling a deliberate lie)。」

對於撒謊之人,

他過犯這一個事物,

不在乎對來世的關註:

沒有不會去造作的邪惡之行。

KN.4.1.26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如果眾生能夠如我知道的那樣知道布施和分享的諸果報,那麼他們不會食未施之食,自私的雜染也不會征服其心。即使它是他們的最後一嚼,最後一口,他們不會未分享而食用,如果有某人接受他們的供養的話。但是由於眾生不如我知道的那樣知道布施和分享的諸果報,他們食未施之食。自私的雜染征服其心。」

如果眾生知道

這偉大先知(the Great Seer)所說,

分享的結果如何

有這樣巨大的果報,

那麼,以增強的覺知

平息自私的雜染時,

他們會按季

向眾聖者布施,

在那裡一份供養結出巨大的果報。

已經作為一份施捨

給那些值得諸施捨的人們施予食物後

許多捐助者

當他們從這裡人的狀態逝去

而前往天堂時,

已經去了天堂,他們

享受諸感官享樂而歡喜。

毫不自私,他們參與分享的果報。

KN.4.1.27

如是我聞。世尊,阿羅漢如是說道:「比丘們!一切導向在天堂中化生的造作福德的諸基礎都不及通過慈心善意的覺知釋放(the awareness-release through good will)的十六分之一。慈心善意 – 遠超它們 – 閃亮、輝耀和奪目(shines, blazes, and dazzles)。

正如所有星辰的光亮不及月亮的光亮的十六分之一,並且月亮 – 遠超它們 – 閃亮、輝耀和奪目(shines, blazes, and dazzles)一般,甚至同樣地,一切導向在天堂中化生的造作福德的諸基礎都不足通過慈心善意的覺知釋放(the awareness-release through good will)的十六分之一。慈心善意 – 遠超它們 – 閃亮、輝耀和奪目(shines, blazes, and dazzles)。

正如在秋天,雨季的最後一個月,當天空晴朗無雲時,太陽升至大地的上空,以其閃亮、輝耀和奪目驅散空中的所有黑暗一般,甚至同樣地,一切導向在天堂中化生的造作福德的諸基礎都不足通過慈心善意的覺知釋放(the awareness-release through good will)的十六分之一。慈心善意 – 遠超它們 – 閃亮、輝耀和奪目(shines, blazes, and dazzles)。

正如破曉前的晨星,閃亮、輝耀和奪目一般,甚至同樣地,一切導向在天堂中化生的造作福德的諸基礎都不足通過慈心善意的覺知釋放(the awareness-release through good will)的十六分之一。慈心善意 – 遠超它們 – 閃亮、輝耀和奪目(shines, blazes, and dazzles)。」

當一個人,充滿正念,

培養無量慈心善意時,

看見諸獲得染著的終結

諸束縛被磨破,

如果以沒有腐壞的心

你對甚至一位眾生感受慈心善意,

那麼你會因此而精通嫻熟。

可是一位聖者

對一切眾生產生一顆同情之心,

一種福德的豐富性。

王者般的先知們,

他們征服擁有眾生的大地,

要做出了眾犧牲祭祀:

馬祭,人祭,

諸水儀式,諸軀體儀式,

和「無遮」大儀(the 「Unobstructed」)

但是這些不及通過慈心善意的

覺知釋放(the awareness-release through good will) –

正如所有星辰的光亮不及月亮的光亮的十六分之一那般,

一個不殺害

也不讓其他人去殺害,

也不征服,

也不讓其他人去征服的人

帶著對一切眾生的慈心善意,

不會對任何人抱有敵意。

【注】:本卷SK初譯;RM-MG修訂編輯。


KN.4.1《眾一集》終。


眾一集眾二集眾三集眾四集


返回《小部》


【Chanworld.org出品】2017.09.07-2021.03.28-SK-RM-MG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知識共享許可協議

禪世界版的內容採用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