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禪世界版】KN.3自說經4

返回《小部》


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第六品第七品第八品


KN.3.4 第四品 梅吉亞(Meghiya)

(KN.3.4.31-KN.3.4.40)


KN.3.4.31 梅吉亞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奢利伽山(Calika Mountain)的奢利伽人中。當時,尊者梅吉亞是世尊的侍者。那時,尊者梅吉亞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站立。他站在那裡時,他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我想進入闍斗村(Jantu Village)托缽乞食。”

“那麼,梅吉亞!就做你現在認為是時候去做的事情吧。”

於是尊者梅吉亞一大早就穿好衣服,拿着缽和上袍,進入闍斗村托缽乞食。在闍斗村托缽乞食而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他前往金鞞河(the Kimikala River)河岸。當他沿着河岸來回走動鍛煉雙腿時,他看到了一片清凈的、合意的和令人愉快的的芒果林。看見時,他想道:“這芒果園多麼清凈、合意和令人愉快啊!

這裡對意圖努力的一位年輕善男子來說,足夠他在禪修上於此精勤努力。如果世尊允許,我想在這芒果林精勤努力。”

因此尊者梅吉亞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他在那裡坐着時,他對世尊如是說道:

“大德!我剛才一大早就穿好衣服,拿着缽和上袍,進入闍斗村托缽乞食。在闍斗村托缽乞食而行,食畢,從施食處返回,我前往金鞞河(the Kimikālā River)河岸。當我沿着河岸來回走動鍛煉雙腿時,我看到了一片清凈、合意和令人愉快的的芒果林。看見時,我想道:“這芒果園多麼清凈、合意和令人愉快啊!

這裡對意圖努力的的一位年輕善男子來說,足夠他在禪修上於此精勤努力。如果世尊允許,我想在這芒果林精勤努力。”

如是所說時,世尊對尊者梅吉亞如是說道:“梅吉亞!只要我還獨處,就留在這裡,直到另一個比丘來。”

第二次,尊者梅吉亞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世尊不再有更進一步的事情可做,沒有什麼事情可增加到他已經做的事情上了。可是我還有一些進一步的事情要做,還有一些事情可增加到我已經做的事情上。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想去芒果林在禪修上精勤努力。”

第二次,世尊對尊者梅吉亞如是說道:“梅吉亞!只要我還獨處,就留在這裡,直到另一個比丘來。”

第三次,尊者梅吉亞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世尊不再有更進一步的事情可做,沒有什麼事情可增加到他已經做的事情上了。可是我還有一些進一步的事情要做,還有一些事情可增加到我已經做的事情上。如果世尊允許我,我想去芒果林在禪修上精勤努力。”

“梅吉亞!你一直說“精勤努力”,我們還能說什麼呢?梅吉亞!就做你現在認為是時候去做的事情吧。”

於是尊者梅吉亞從座位起來,向世尊禮敬,然後右繞,前往那芒果林。抵達後,已經深入那芒果林,他坐在某一棵樹下作日中所持。

那時尊者梅吉亞正呆芒果林,多半受到三種不善念頭(three kinds of unskillful thoughts)的攻擊:諸感官貪慾的念頭、諸惡意的念頭和諸實行傷害的念頭(欲尋、惡意尋和加害尋)。尊者梅吉亞想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實在非同尋常啊!我儘管出於信念,從在家出家過非家生活,但卻仍被這三種不善念頭,即諸感官貪慾的念頭、諸惡意的念頭和諸實行傷害的念頭所壓倒。”

尊者梅吉亞在傍晚時,從隱退中起來,去拜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禮敬,在一旁坐下。在那裡坐着時,他對世尊如是說道:“大德!我剛才呆在芒果林時,多半受到三種不善念頭(three kinds of unskillful thoughts)的攻擊:諸感官貪慾的念頭、諸惡意的念頭和諸實行傷害的念頭(欲尋、惡意尋和加害尋)。我想道:“實在不可思議啊!實在非同尋常啊!我儘管出於信念,從在家出家過非家生活,但卻仍被這三種不善念頭,即諸感官貪慾的念頭、諸惡意的念頭和諸實行傷害的念頭所壓倒。””

“梅吉亞!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五種品質使它成熟。是哪五種呢?

梅吉亞!在這裡有一種情況,一位比丘有令人欽佩的人作為朋友、同伴和同事。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這是使之成熟的第一種品質。

再者,梅吉亞!這位比丘有戒徳。他根據波羅提木叉(the Patimokkha)住於受到約束,完善他的行為和活動範圍(正行和行境)。他訓練自己。持守修學規則(學處),在最輕微的諸過失中看到危險。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這是使之成熟的第二種品質。

再者,梅吉亞!他能隨意、輕鬆、無困難地聽到真正清醒、有助於覺知打開(opening of awareness; 開悟)的談話,即關於謙虛(少欲)、知足、隱退、不糾纏(交際)、發奮、戒、定、慧、解脫、解脫智與見(the knowledge & vision of release)的談話。 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這是使之成熟的第三種品質。

再者,梅吉亞!他保持因捨棄不善巧的諸精神品質並接受善巧的諸精神品質而激起的堅持。他堅定不移,精進努力,在善巧功德方面不推卸其責任。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這是使之成熟的第四種品質。

再者,梅吉亞!他是有慧的,具有與生滅相關的慧 – 聖、洞徹,導向痛苦的正確終結。當其覺知解脫(awareness-release; 心解脫)還未成熟時,這是使之成熟的第五種品質。

梅吉亞!當一位比丘有令人欽佩的人作為朋友、同伴和同事時,可以預期他將有戒徳,他將根據波羅提木叉(the Patimokkha)住於受到約束,完善他的行為和活動範圍(正行和行境),並且他將訓練自己。持守修學規則(學處),在最輕微的諸過失中看到危險。

梅吉亞!當一位比丘有令人欽佩的人作為朋友、同伴和同事時,可以預期他將隨意、輕鬆、無困難地聽到真正清醒、有助於覺知打開(opening of awareness; 開悟)的談話,即關於謙虛(少欲)、知足、隱退、不糾纏(交際)、發奮、戒、定、慧、解脫、解脫智與見(the knowledge & vision of release)的談話。

梅吉亞!當一位比丘有令人欽佩的人作為朋友、同伴和同事時,可以預期他將保持因捨棄不善巧的諸精神品質並接受善巧的諸精神品質而激起的堅持。他堅定不移,精進努力,在善巧功德方面不推卸其責任。

梅吉亞!當一位比丘有令人欽佩的人作為朋友、同伴和同事時,可以預期他將是有慧的,具有與生滅相關的慧 – 聖、洞徹,導向痛苦的正確終結。

再者,梅吉亞!當一位比丘在這五種品質上得到建立時,他應該修習四種另外的品質:應該為捨棄貪慾(passion)而修習不凈(the unattractive)。應該為捨棄惡意而修習善意(慈)。應該為切斷尋思(尋)而修習入出息的正念(mindfulness of in-&-out breathing)。應該為根除狂妄我慢而修習無常想(the perception of inconstancy),即“我是”。梅吉亞!對一個能察覺無常的比丘來說,無我的想是穩定的。覺知無我者,即能斷除‘我是’的狂妄我慢——在此時此地解脫涅槃。”

於是,世尊意識到那個的重要性,吟唱此優陀那:

“小的尋、微細的尋,

跟隨它們時,激蕩人心。

沒有理解此心的諸尋時,

一個人跑來跑去,

心意失控。

可是理解此心的諸尋時,

一個熱忱、充滿正念的人,

約束了它們。

跟隨它們時,激蕩人心,

而一個覺醒的人

卻讓它們無影無蹤。”


 

 

 

 

 

 


KN.3.3  第四品品終。


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第六品第七品第八品


返回《小部》


【Chanworld.org出品】2021.05.11-2022.05.28-MG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知識共享許可協議

禪世界版的內容採用知識共享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 4.0 國際許可協議進行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