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支部》【禪世界版】2-1

AN.2.1-20AN.2.21-40AN.2.41-62AN.2.63-128AN.2.129-161 AN.2.162-283


禮敬世尊、阿羅漢和遍正覺者

Homage to the Blessed One, the Arahant, 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

《增支部》【禪世界版】2-1

眾二集 (The Book of Twos)

第一品 進入雨季 (Entering upon the Rains)

AN.2.1-10

AN.2.1 諸過失經

如是我聞。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Sāvatthī)祇樹給孤獨園(Jeta』s Grove, Anāthapiṇḍika』s Park)。 

在那裡,世尊對比丘們說道:「比丘們!」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說道: 

「比丘們!有這兩種過失。是哪兩種呢?與今生有關的過失和與來世有關的過失。 

那麼什麼是與今生有關的過失呢?在這裡,某人看見國王們逮捕一個盜賊,一個罪犯,他們讓他受到各種懲罰時會看到那種過失:他們用鞭子鞭打,用手杖擊打,用棍杖擊打他;他們切斷他的雙手,切斷他的雙腳,切斷他的雙手與雙腳,切掉他的雙耳,切掉他的鼻,切掉他的雙耳與鼻;他們讓他受到粥鍋刑(porridge pot)、拋光的貝殼剃剮刑(『polished-shell shave)、羅侯口刑(Rahu』s mouth)、火圈刑(fiery wreath)、燭手刑(flaming hand)、草葉片刑(blades of grass),樹皮衣刑(bark dress)、羚羊角鉤肉刑、硬幣刑、鹼浴刑(lye pickling)、扭轉門閂刑(pivoting pin)、稻草足踏台刑(rolled-up palliasse),向他潑熱油,把他扔出去讓眾狗吞咬,把他活著釘在樁上,以劍砍掉他的頭。

他想道:「當國王們逮捕了一個盜賊,一個罪犯,他們因為他的眾惡行而讓他受到各種懲罰:以他們用鞭子鞭打,用手杖擊打,用棍杖擊打他;他們切斷他的雙手,切斷他的雙腳,切斷他的雙手與雙腳,切掉他的雙耳,切掉他的鼻,切掉他的雙耳與鼻;他們讓他受到粥鍋刑(porridge pot)、拋光的貝殼剃剮刑(『polished-shell shave)、羅侯口刑(Rahu』s mouth)、火圈刑(fiery wreath)、燭手刑(flaming hand)、草葉片刑(blades of grass),樹皮衣刑(bark dress)、羚羊角鉤肉刑、硬幣刑、鹼浴刑(lye pickling)、扭轉門閂刑(pivoting pin)、稻草足踏台刑(rolled-up palliasse),向他潑熱油,把他扔出去讓眾狗吞咬,把他活著釘在樁上,以劍砍掉他的頭。現在如果犯下這樣的惡行,他們會讓我受到同樣的各種懲罰。他們切斷我的雙手,切斷我的雙腳,切斷我的雙手與雙腳,切掉我的雙耳,切掉我的鼻,切掉我的雙耳與鼻;他們讓我受到粥鍋刑(porridge pot)、拋光的貝殼剃剮刑(『polished-shell shave)、羅侯口刑(Rahu』s mouth)、火圈刑(fiery wreath)、燭手刑(flaming hand)、草葉片刑(blades of grass),樹皮衣刑(bark dress)、羚羊角鉤肉刑、硬幣刑、鹼浴刑(lye pickling)、扭轉門閂刑(pivoting pin)、稻草足踏台刑(rolled-up palliasse),向我潑熱油,把我扔出去讓眾狗吞咬,把我活著釘在樁上,以劍砍掉我的頭。」 由於害怕與今生有關的過失,他不掠奪屬於其他人的東西。這被稱與今生有關的過失。

那麼什麼是與來世有關的的過失呢?在這裡,某人如是反思:「身惡行(Bodily misconduct)在來世會有一種惡的、痛苦的果報;語惡行(verbal misconduct)在來世會有一種惡的、痛苦的果報;意惡行(mental misconduct)在來世會有一種惡的、痛苦的果報。現在如果我以身行惡行、以語行惡行、以意行惡行,那麼隨著身體的破裂,死後我會在苦界、一個惡趣、下界、地獄重生!」 由於害怕與來世有關的過失,他捨棄身惡行而修習身善行;他捨棄語惡行而修習語善行;他捨棄意惡行而修習意善行;他保持自己的清凈。比丘們!這被稱這被稱與來世有關的過失。

比丘們!這些是兩種過失。比丘們!因此你們應該如是訓練你們自己:「我們要害怕與今生有關的過失;我們要害怕與來世有關的過失。我們要害怕諸過失並看到諸過失里的危險。」 你們應該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來訓練你們自己。可以預期一個害怕諸過失並看到諸過失里的危險的人將免於一切過失。」 


AN.2.2 精勤努力(striving)經

「比丘們!此世間里有這兩種難以取得的精勤努力。是哪兩種呢?在這裡,為僧侶們供養諸衣袍、施食、住宿,藥品和病人的供給品的目的居家的在家人的精勤努力,以及為了對所有獲取物(all acquisitions)的放棄從在家生活進入無家而出家的那些人的精勤努力。這些是此世間里兩種難以取得的的精勤努力。

比丘們!在這兩種精勤努力中,最重要的是為了對所有獲取物的放棄的精勤努力。因此,比丘們!你們應該如是訓練你們自己:「我們要為了對所有獲取物的放棄而精勤努力。」 你們應該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來訓練你們自己。」 


AN.2.3 造成折磨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造成折磨的事物。是哪兩種呢?比丘們!在這裡,某人已經從事了身惡行而失於從事身善行;從事了語惡行而失於從事語善行;從事了意惡行而失於從事意善行。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身惡行。」 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失於從事身善行。」;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語惡行。」 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失於從事語善行。」;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意惡行。」 他很痛苦,想到:「我已經失於從事意善行。」 比丘們!這些是造成折磨的兩種事物。」 


AN.2.4 不造成折磨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不造成折磨的事物。是哪兩種呢?比丘們!在這裡,某人已經從事了身善行而避免了從事身惡行;從事了語善行而避免了從事語惡行;從事了意善行而避免了從事意惡行。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身善行。」 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避免了從事身惡行。」;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語善行。」 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避免了從事語善行。」;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從事了意善行。」 他不痛苦,想到:「我已經避免了從事意善行。」 比丘們!這些是不造成折磨的兩種事物。」


AN.2.5 已知(Known)經

「比丘們!我已經知道兩種事物:對於諸善品質的不知足性和對於精勤努力的不知疲倦。比丘們!我不知疲倦地精勤努力,下定決心:「心甘情願只留下皮膚、筋骨,讓我身體的血肉乾涸,但只要我還沒有成就可以通過人的力量、活力精進和努力能成就的東西,我不會放鬆我的活力精進。」 正是由於精勤不放逸我獲得正覺(enlightenment;覺悟);正是由於精勤不放逸我獲得無上的離軛安穩。

比丘們!如果你們也不知疲倦地精勤努力,下定決心:「心甘情願只留下皮膚、筋骨,讓我身體的血肉乾涸,但只要我還沒有成就可以通過人的力量、活力精進和努力能成就的東西,我不會放鬆我的活力精進」, 你們不久也將親自以證智(with direct knowledge)實現,在當生中進入後住於善男子們從在家正確地出家成為非家的梵行的無上目標。因此,比丘們,你們應該如是訓練自己:「我不知疲倦地精勤努力,下定決心:「心甘情願只留下皮膚、筋骨,讓我身體的血肉乾涸,但只要我還沒有成就可以通過人的力量、活力精進和努力能成就的東西,我不會放鬆我的活力精進。」」 你們應該以這樣的方式訓練自己。」


AN.2.6 束縛(Fetter)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事物。是哪兩種呢?對可以造成束縛的諸事物滿足感的觀察思考(隨觀樂味; Contemplation of gratification in things that can fetter),以及對可以造成束縛的諸事物不滿失望的觀察思考(隨觀厭; contemplation of disenchantment in things that can fetter)。一個住於對可以造成束縛的諸事物滿足感的觀察思的人,不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lust, hatred, and delusion)。還未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時,一個人沒有從出生,沒有從衰老和死亡,沒有從憂傷、哀慟、痛苦、憂愁和絕望中解脫出來;我說,一個人沒有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一個住於對可以造成束縛的諸事物不滿失望的觀察思考的人,捨棄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已經捨棄了貪慾、嗔恨和妄想痴迷時,一個人從出生,從衰老和死亡,從憂傷、哀慟、痛苦、憂愁和絕望中解脫出來;我說,一個人從痛苦中解脫出來。比丘們!這些是兩種事物。」


AN.2.7 黑暗(Dark)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黑暗品質(黑法)。是哪兩種呢?道德上的無慚(Moral shamelessness;無恥)與道德上的無愧(moral recklessness;魯莽)。比丘們!這些是兩種黑暗品質。」 


AN.2.8 明亮(Bright)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明亮品質(白法)。是哪兩種呢?道德上的慚(moral shame)與道德上的愧(moral  dread)。比丘們!這些是兩種明亮品質。」 


AN.2.9 行為經

「比丘們!這兩種明亮品質保護此世間。是哪兩種呢?道德上的慚與道德上的愧。如果這兩種明亮品質不保護此世間,那麼在這裡不會有對於某人的母親、姨母們、舅母們、某人的師母們以及其應受尊重者的妻子們的任何克制的認識。此世間將走向混亂,象眾山羊和綿羊、雞和豬、犬和豺一般不知倫常。比丘們!可是因為這兩種明亮品質保護此世間,在這裡會有對於某人的母親、姨母們、舅母們、某人的師母們以及其應受尊重者的妻子們的剋制的認識。」 


AN.2.10 進入雨季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進入雨季安居的情形。是哪兩種呢?較早與較晚。比丘們!這是兩種進入雨季安居的情形。」

第一品進入雨季終。


第二品 眾戒律問題品 (Disciplinary Issues)

AN.2.11-20

AN.2.11 (1) 經

「比丘們!有這兩種力。是哪兩種呢?反思力與修習力(The power of reflection and the power of development)。 

那麼什麼是反思力呢?在這裡,某人如是反思:「身惡行在現世和來世中有一個壞的果報;語惡行在現世和來世中有一個壞的果報;意惡行在現世和來世中有一個壞的果報。」 已經如是反思時,他捨棄身惡行並修習身善行;他捨棄語惡行並修習語善行;他捨棄意惡行並修習意善行;他在清凈里保持自己。比丘們!這就稱為反思力。 

那麼什麼是修習力呢?在那裡,修習力是眾有學們(trainees)的力。由於依靠一位有學之力。一個人捨棄貪慾、捨棄瞋恨、捨棄妄想痴迷。已經捨棄了貪慾、瞋恨、妄想痴迷時,一個人不做任何不善的;一個人不追求任何惡的。比丘們!這就稱為修習力。 

比丘們!這些是兩種力。」


 

 


AN.2.1-20AN.2.21-40AN.2.41-62AN.2.63-128AN.2.129-161 AN.2.162-28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Chanworld.org】2017.7.4-2022.05.22-MG-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