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一阿含經》第三卷

《增一阿含經》第三卷

悟慈法師

弟子品第四

【二一】

概要:本品乃簡述百位弟子的功能。首先為有關於阿若拘鄰(阿若憍陳如)比丘等聖者的擅長之法。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我的聲聞當中的第一比丘,為寬仁博識,善能勸化,將養聖眾,而不失去其威儀的人,就是所謂阿若拘鄰比丘是(阿若憍陳如,譯為解了,知本際,也就是已開悟之義。佛陀成道後,在鹿野苑初轉*輪時,為最先了悟的人。是最初悟道,梵行第一的比丘。憍陳如是其姓)。我的弟子當中,最初領受法味,而思惟四諦(苦集滅道的四種真理,為佛教的基本哲理。所謂使人了解一切都是苦的,苦的原因就是集-煩惱之集聚〔此苦與集為現實的迷惑的因果〕。使人從苦中獲得解脫的寂滅之理,由學正道而得救的道理等,此滅與道為悟界的因果),也是這位阿若拘鄰比丘(五比丘之一)。

其次為善能勸導,福度人民的聖者,就是所謂優陀夷比丘是(迦留陀夷譯為黑光。其身色粗黑而光耀,為佛弟子當中的教化第一)。又有一位:速成神通,中不有悔的聖者,就是所謂摩訶男比丘是(摩訶那彌,譯為大名,為佛成道後所化度的五比丘之一)。而恆飛虛空,足不蹈地的聖者,就是所謂善肘比丘是。乘於虛空而教化,其意卻沒有榮冀(不求榮譽)的聖者,就是所謂婆破比丘是。居在於快樂的天上,不處在於人中的聖者,就是所謂牛跡比丘是。恆常觀察一切為惡的顯露,一切為不凈之想的聖者,就是善勝比丘是(跋提梨迦,佛陀成道後,最初化度的五比丘之一)。將養聖眾,四事供養(衣服、卧具、醫療、飲食)的聖者,就是所謂優留毗迦葉比丘是(優樓頻螺迦葉,譯為木瓜林迦葉,為三迦葉的老大。本為事火的外道,被佛教化後,和其它二位兄弟與千名弟子,統統皈依佛教)。心意寂然,降伏諸結(諸煩惱)的聖者,就是所謂江迦葉比丘是(那提迦葉,三迦葉的老二)。觀了諸法,都不會有執着的聖者,就是所謂象迦葉比丘是(伽耶迦葉,三迦葉的老三)。」

(結偈如下:)

拘鄰陀夷男善肘婆第五牛跡及善勝迦葉三兄弟

(第一就是拘鄰〔憍陳如〕比丘,第二為優陀夷比丘,第三為摩訶男比丘,第四為善肘比丘,婆破比丘則排為第五位。第六為牛跡比丘,以及第七為善勝比丘,迦葉三兄弟分別為第八、第九、第十位)。

【二二】

大意:本經乃繼前經而敘述各弟子的擅長之法,是以馬師〔阿說示〕比丘為始,當然也是一種簡述。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以威容端正,行步庠序(舉止動作都很有教養)的第一比丘,就是所謂馬師比丘是(阿說示,譯為馬勝、馬師,為威儀端正而有名。為佛陀初轉*輪時的五比丘之一)。其次就是智慧無窮,能夠決了諸疑(以智慧而斷除諸疑惑),就是所謂舍利弗比丘是(舍利為母名,譯為鶖鷺,弗為子。母眼如鶖眼之銳利故名,從父名為優婆提舍,譯為大光。為智慧第一。本為外道刪闍耶的弟子,後與目揵連等二百名同道皈投佛陀而有名)。有神足而能輕舉,而能飛到十方的聖者,就是所謂大目揵連比丘是(釆菽氏,為母姓,從父取名為拘律陀,譯為天抱,和舍利弗同投佛陀如前項,為神通第一)。能勇猛精進,堪任苦行的人,就是所謂二十億耳比丘是(為中印度,伊爛拏缽伐多國的長者之子,出生時腳下生毛有二寸,很柔軟凈好,父親很悅,而予金二十億兩,故有其名。後出家,散盡家財,精進用功,為精進第一的比丘)。能行十二種頭陀(譯為抖擻,為棄除,所謂棄除貪慾,抖擻衣服、飲食、住處等三種貪着的行法。都守如下的十二頭陀行:1.在阿蘭若處〔閑靜處〕,2.常行乞食,3.依次第乞食,4.受一食之法〔一日一食〕,5.節量食,6.過午後不飲漿,7.穿弊納衣,8.唯持三衣,9.冢間住,10.樹下坐,11露地坐,12.唯坐不卧),這種難得之行,就是所謂大迦葉比丘是(大飲光,佛陀寂滅後,召集五百阿羅漢,結集經律而有名,也以頭陀第一被稱讚的比丘),天眼第一,能見十方的界域的聖者,就是所謂阿那律比丘是(無貧。為佛陀的堂弟,聽佛說法時,坐睡而被呵責後,乃發憤精進,致於失明,因此,而修得天眼,為天眼第一)。坐禪而入定,心不錯亂(心無顛倒),就是所謂離曰比丘是(離婆多,譯為星宿,求其星而生的。曾遇二鬼爭食屍體,而悟此身為假合,為無倒亂第一)。善能廣為勸率,施立齋講的聖者,就是所謂陀羅婆摩羅比丘是。能安造房舍,而與招提僧的人(招提譯為四方,魏太武造寺時,以招提為名,遂為寺院。這裡乃指四方的出家人),就是所謂小陀羅婆摩羅比丘是。貴豪的種族,去出家學道的人,就是所謂羅吒婆羅比丘是(賴吒惒羅,譯為護國。拘留國鍮蘆吒村第一財富之子。曾以絕食,以明出家之志,父母不得已,才允他出家。能修凈行,善住山岩第一)。善於分別教義,敷演道教(善於論議教導)的人,就是所謂大迦旃延比丘是(譯為文飾,名叫那羅陀。曾依外舅阿私陀仙修學,後從師遺言而皈佛,為論議第一)。」

(結頌如下:)

馬師舍利弗拘律耳迦葉阿那律離曰摩羅吒旃延

(1.馬勝比丘〔阿說示〕、2.舍利弗比丘,3.拘律陀〔大目揵連〕比丘,4.二十億耳〔予金二十億兩〕比丘,5.大迦葉比丘,6.阿那律比丘, 7.離曰〔離婆多〕比丘,8.陀羅婆摩羅比丘〔抱括小摩羅比丘〕,9.羅吒婆羅〔賴吒惒羅〕比丘,10.大迦旃延比丘。)

【二三】

大意:本經也同樣的敘述諸弟子們之擅長之法。乃由軍頭波漠比丘開始的。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能夠堪任受籌(為細板,如滅諍,或布薩之時,都用它來計算比丘之數的器物,竹、木、銅、鐵均可),不違背禁法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謂軍頭波漠比丘是(取籌好運第一)。能降伏外道,履行正法的人,就是所謂賓頭盧比丘是(賓頭盧頗羅墮,賓頭盧為名,譯為乞,頗羅墮為姓,譯為捷疾,福田第一)。能瞻視疾病(看護他人之病),供給醫藥的人,就是所謂讖比丘是(差摩比丘)。以四事供養,也就是以衣、被(卧具)、飲食(包括上述的醫藥),也是這位讖比丘。能造偈頌,來稱嘆如來之德的人,就是鵬耆舍比丘是(婆耆舍,譯為取善,佛弟子當中的第一詩人)。以言論而能辯論了義,而沒有疑滯(自在無礙)的人,也是鵬耆舍比丘。能得四種辯才(對於法、義、辭、樂說之四辯。所謂1.能說諸法的名稱,2.能明諸法的義理,3.能妙用一切語辭,4.知眾生所欲,而說法自在),能觸難而答對的人,就是所謂摩訶拘絺羅比丘是(譯為大膝,為舍利弗的母舅,勤行於梵行,而無暇剪其指甲,爪長尺余,故為長爪梵志,佛弟子中答問第一)。住於清凈的閑居,不喜樂於人群當中的人,就是所謂堅牢比丘是。乞食時能夠耐辱,而不避於寒暑的人,就是所謂難提比丘是。獨處而靜坐,專心一意的念道的人,就是所謂金毗羅比丘是(俱毗羅,譯為是孔非孔)。一坐食(一坐食,中午之食以外一概不食,如餅果粥等類均不食),不移乎其處,就是所謂施羅比丘是。堅守執持三衣,而不離於食與息(食時、休息之時,都不離身),就是所謂浮彌比丘是(浮磨,譯為地)。」

(結頌如下:)

軍頭賓頭盧讖鵬拘絺羅堅牢及難提今毗施羅彌

(1.軍頭波漠比丘,2.賓頭盧比丘,3.讖〔差摩〕比丘,4.鵬耆舍〔婆耆舍〕比丘,5.拘絺羅比丘,6.堅牢比丘,7.難提比丘,8.金毗羅比丘,9.施羅比丘,10.浮彌比丘)。

【二四】

大意:本經同樣的敘述各弟子的擅長之法。是以狐疑離曰比丘為始,乃至迦淚之十位聖者。

「在我的聲聞弟子當中,於樹下坐禪時,心意不移轉第一的人(內心不動),就是所謂狐疑離曰(前出,離婆多)比丘是。苦其身在於露天而坐,並不避風雨的人,就是所謂婆蹉比丘是(毗舍離的離車族的公子)。獨自一人樂於空閑之處,專心一意的思惟的人,就是所謂陀素比丘是(馱索迦,譯為苦,給孤獨長者之奴之子)。穿着五納衣(納衣為衲袈裟,破弊之布所縫成的法衣。1.糞掃處衣,2.路邊棄衣,3.河邊棄衣,4.死人衣,5.破碎衣等,都是為人所忌諱之衣),不執着於榮飾(不裝飾)的人,就是所謂尼婆比丘是。常樂於冢間,不住在於人群中的人,就是所謂優多羅比丘是(烏多羅,譯為善勝,在舍衛城見佛顯雙神變而被感動,而出家,為婆羅門種出身的)。恆坐於草蓐上,每日福度他人的人,就是所謂盧酰寧比丘是。不和他人講話,唯視地而行的人,就是所謂優鉗摩尼江比丘是。不管是坐,是起,是行步,都常入於三昧的人,就是所謂刪提比丘是(憍薩羅國長者之子)。愛好遊行於遠國去教授人民的人,就是所謂曇摩留支比丘是(曇摩留枝,譯為法樂,一六四經里,有其前生事迹,說其前身為大魚等事)。喜歡邀集聖眾,論說法的義味,就是所謂迦淚比丘是(迦摩、伽摩)。」

狐疑婆蹉離陀蘇婆優多盧酰優迦摩息曇摩留淚

(1.狐疑離曰比丘,2.婆蹉離比丘,3.陀蘇〔陀素〕比丘,4.尼婆比丘,5.優多羅比丘,6.盧酰寧比丘,7.優迦摩比丘〔優鉗摩尼江〕,8.息比丘〔刪提〕,9.曇摩留比丘,10.迦淚比丘)。

【二五】

大意:本經也是敘述諸弟子之擅長之處,是以婆拘羅比丘為始的。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壽命極為長,終究並不中間夭折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謂婆拘羅比丘是(薄拘羅,譯為善容,未曾生過病,也是壽命第一)。常樂居於閑靜處,不處在於眾人之中的人,也是所謂婆拘羅比丘是。能為人廣為說法,分別義理的人,就是所謂滿願子比丘是(滿慈子,也就是富樓那。和佛同年生,容姿端正,曾為外道,而通曉於諸典及神通,後皈依佛,而證果,為說法第一)。能奉持戒律,並沒有所觸犯,就是優婆離比丘是(優婆離,譯為近執,本為釋迦族的理髮師,蒙佛開四姓平等之例,而出家,而守持戒律不誤。第一次結集時,誦出律藏而有名,為持律第一。)得證信解脫,其意已沒有猶豫的人,就是所謂婆迦利比丘是(末朅利,譯為著樹皮衣,為信解堅固第一而有名)。天體端正(天然的身體很莊嚴),和世人有殊異之人(大有不同、非常的美麗),就是所謂難陀比丘是(譯為善歡喜,佛陀的異母弟,為制御諸根第一的尊者)。諸根寂靜,心不變易,也是難陀比丘。辯才突然發起,而能解開他人的疑滯的人,就是所謂婆陀比丘是(跋陀羅,譯為賢善,舍衛城長者之子)。能廣說教義,對於真理並不有違的人,就是所謂斯尼比丘是。喜歡穿着好衣(穿着整齊),本行為清凈的人,就是所謂天須菩提比丘是。常常愛好教授諸後學的人,就是難陀迦比丘是(難那哥,常行警誡諸比丘尼的尊者)。善於教誨禁戒比丘尼僧的人(比丘尼為乞士女,為出家受具足戒的女眾弟子),就是所謂須摩那比丘是(須曼那,譯為悅意,為花名,宿世以耳上花供佛,而得天上人中之樂,後出家而證果)。」

(結頌如下:)

婆拘滿波離婆迦利難陀陀尼須菩提難陀須摩那

(1.婆拘羅比丘,2.滿願子比丘〔富樓那,滿慈子〕,3.優波離比丘,4.娑迦利比丘〔婆迦利〕,5.難陀比丘,6.婆陀比丘〔跋陀羅〕,7.斯尼比丘,8.天須菩提比丘,9.難陀迦比丘,10.須摩那比丘)。

【二六】

大意:本經同樣為諸弟子們之各有擅長之處之敘述,乃由屍婆羅比丘開始的。

「在我的聲聞弟子當中,其功德很盛滿,所適而沒有短處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謂屍婆羅比丘是(尸利羅,作功德第一)。能具足眾行的道品之法,就是所謂優婆先迦蘭陀子比丘是(烏波細那末朅梨子)。所說的都和悅,不傷害他人之意的人,就是所謂婆陀先比丘是(譯為賢軍)。修行安般(數息觀,禪觀),專心思惟一切都是惡露的人,就是所謂摩訶迦延那比丘是。計我為無常(推理想象而覺知我為無常之法),心裡並沒有雜想的人,就是所謂優頭盤比丘是。能以雜種之論,暢悅其心識的人,就是所謂拘摩羅迦葉比丘是(譯為童子迦葉,善解美語而說法第一)。穿着弊惡衣,而不會覺得羞恥的人,就是所謂面王比丘是(謨賀啰惹,樂妙色衣〔弊惡衣〕第一)。不毀壞禁戒,又誦讀不懈的人,就是所謂羅雲比丘是(羅睺羅,譯為覆障,為佛未出家時之子,學行第一)。用神足之力,能自隱曀(隱形)的人,就是般兔比丘是(摩訶盤陀迦,譯為大路,生時被置路邊,祈出家人之賜福故名。聰明利根,能斷疑惑)。能化其形體,作為若干的變化的人,就是周利般兔比丘是(為大盤陀迦之弟。和兄同樣的被置於路邊,或為父母旅行在中路所生,故譯為繼道。本性愚鈍,而被佛教以專心掃地除垢,而解悟證果)。」

(結頌如下:)

屍婆優波先婆陀迦延那優頭迦葉王羅雲二般兔

(1.屍婆羅比丘,2.優波先迦蘭陀子比丘,3.婆陀先比丘,4.迦延那比丘,5.優頭盤比丘,6.拘摩羅迦葉比丘〔童子迦葉〕,7.面王比丘,8.羅雲比丘〔羅睺羅〕,9.10.二位般兔兄弟比丘〔般兔比丘、周利般兔比丘〕。)

【二七】

大意:本經仍然是以各弟子之擅長為敘述的目的。首先乃以釋王比丘為始,也是集十名的高僧的特長。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以豪族富貴,天性柔和為第一的,就是所謂釋王比丘是。乞食不厭足,教化無窮的比丘,就是所謂婆提波羅比丘是。氣力非常的強盛,並沒有所畏難的人,也是婆提波羅比丘是。其音響非常的清徹,其聲音向至於梵天的人,就是所謂羅婆那婆提比丘是。身體很香潔,能熏及於四方的人,就是所謂鴦迦闍比丘是。在我的聲聞弟子當中,知時而明物,所至都沒有疑惑,所憶的不會忘掉,多聞而廣遠,又堪任於奉上的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謂阿難比丘是(阿難陀,譯為慶喜,為佛的堂弟。佛成道日誕生,後出家為侍者,有二十五年之久,為多聞第一)。莊嚴服飾,行步時只顧其影的人(勤慎其行動),就是所謂迦持利比丘是。受諸王之敬待,被群臣之所宗仰的人,就是所謂月光比丘是(旃陀婆羅脾)。為天人所奉承,恆朝侍省(常為天人之所奉侍不缺)的人,就是所謂輸提比丘是(樹提陀婆,為婆羅門出身,本奉大迦葉,後聞佛法而出家)。以捨棄人形(超越人形),好像天神的形貌,也是輸提比丘是。為諸天的師導,指授其正法的人,就是所謂天比丘是。自己能憶念其無數劫前的宿命之事的人,就是所謂菓衣比丘是。」

(結頌如下:)

釋王婆提波羅婆鴦迦闍阿難迦月光輸提天婆酰

(1.釋王比丘,2.婆提波羅比丘,3.羅婆那婆提比丘,4.鴦迦闍比丘,5.阿難比丘,6.迦持利比丘,7.月光比丘,8.輸提比丘,9.天比丘,10.菓衣比丘〔婆酰〕。)

【二八】

大意:本經所敘述的同樣為各弟子的擅長之法,是以鴦掘摩羅為始的。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以體性利根,智慧淵遠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謂鴦掘魔比丘是(鴦掘摩羅,譯為指鬘,誤聽師言,以為殺人為鬘,則能生梵天,故殺九百九十九人的生命,最後遇佛不但殺不了佛,還而皈依佛陀去修行,而得阿羅漢果)。能降伏魔,外道的邪業的人,就是所謂僧迦摩比丘是(僧伽羅摩,降魔第一)。入水的三昧(正定),並不為難事的人,就是所謂質多舍利弗比丘是(象舍利弗,舍衛城農家子,出家而還俗六次,最後的第七次出家,終成證果)。所識的很廣,都受人所敬念的人,也是質多舍利弗比丘是。入於火的三昧,能普照於十方的人,就是所謂善來比丘是(修伽陀)。能降伏龍,使牠尊奉三尊(佛法僧三寶)的人,就是所謂那羅陀比丘是(能斷已生的煩惱)。能降伏鬼神,使其改惡修善的人,就是所謂鬼陀比丘是(舍衛城婆羅門,聽聞目揵連神通變化之事而出家)。降伏干沓和(干闥婆,嗅香,樂神),使其勤行善行的人,就是所謂毗盧遮比丘是。恆常喜樂於空定,而分別空義的人,就是所謂須菩提比丘是(譯為善現、空生,生時家中財物皆空,為空生,未幾未得,故為善現,為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的尊者!。其意志在於空寂的微妙的德業,也是須菩提比丘。行持無想定(滅盡一切心作用的禪定的境界),除去諸雜念的人,就是所謂耆利摩難比丘是(王舍城人,為頻婆娑羅王的輔相之子、婆羅門種)。入於無願之禪定,心意不起雜亂的人,就是所謂炎盛比丘是。」

(結頌如下:)

鴦掘僧伽摩質多善那羅閱叉浮盧遮善業摩難炎

(1.鴦掘摩羅比丘,2.僧迦摩比丘,3.質多舍利弗比丘,4.善來比丘,5.那羅陀比丘,6.閱叉〔鬼陀〕比丘,7.毗盧遮比丘,8.善業比丘〔須菩提〕,9.耆利摩難比丘,10.炎盛比丘。)

【二九】

大意:本經仍然以各弟子的擅長為敘述的對象,首先是以梵摩達比丘為始的。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入於慈三昧,其心已沒有恚怒第一的人,就是梵摩達比丘是(舍衛城波斯匿王之子,托缽時,被外道辱罵,也能默然忍耐,而度化對方)。入於悲三昧,而成就本業的人,就是所謂須深比丘是(譯為善結。本為外道,被人使至佛處去盜法,後向佛懺悔,而修持證果)。得善的行德,並沒有若干之想的人,就是所謂娑彌陀比丘是(三彌離提,王舍城人,為剎帝利種,自他出生後,其家中則增富,本人的容貌很俊美)。常時守護其心,意不舍離的人,就是所謂躍波迦比丘是。行持炎盛三昧,終究不懈墮的人,就是曇彌比丘是(達磨哥,譯為頑鈍,以殊勝心善解妙法)。言語麄獷,而不息避尊貴的人,就是所謂比利陀婆遮比丘是(畢陵伽婆蹉,於苦中,善行悲行)。入於金光三昧的人,也是比利陀婆遮比丘。入於金剛三昧,不可沮壞的人,就是所謂無畏比丘是(舍衛城的婆羅門,托缽時遇見美麗的淑女而動心,皈後,以為恥,而精勤修行而證果)。所說的都能決了(有毅力果斷),不懷怯弱的人,就是所謂須泥多比丘是(王舍城人,貧窮而為人掃路作工的人,後出家而證果)。恆樂於靜寂,意不處亂的人,就是所謂陀摩比丘是。其義不可以勝,終究不能被伏的人,就是所謂須羅陀比丘是(譯為善得,為王舍城婆羅門,羅陀長老之弟,由兄之引進而出家)。」

(結頌如下:)

梵達須深摩婆彌躍曇彌比利陀無畏須泥陀須羅

(1.梵摩達比丘,2.須深比丘,3.娑彌陀比丘,4.躍波迦比丘,5.曇彌比丘,6.比利陀比丘,7.無畏比丘,8.須泥多比丘,9.陀摩比丘,10.須羅陀比丘。)

【三O】

大意:本經為敘述百名比丘的最後十名,以星宿比丘為始,而簡述各弟子的擅長。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能夠曉解星宿,預知吉凶第一的人,就是所謂那伽波羅比丘是(譯為龍護。曾作摩鳩羅鬼之形,欲恐怖佛的人)。恆喜於三昧,以禪悅為其食的人,就是所謂婆私吒比丘是(婆悉吒)。常以喜為其食,就是所謂須夜奢比丘是。恆行忍辱行,敵對之人事來時,也不起瞋恨心的人,就是所謂滿願盛明比丘是。修習日光三昧的人,就是所謂彌奚比丘是(彌企哥,能止息,未生煩惱)。明自算術之法,沒有半點的差錯的人,就是所謂尼拘留比丘是(譯為無恚,為舍衛城婆羅門,被祇園精舍之建立所感動,也聞佛法而出家)。能夠分別等智,永恆的不忘失的人,就是所謂鹿頭比丘是(蜜哩誐屍啰,善解占相,明醫藥和星宿的尊者)。得入雷電三昧,而不懷恐怖的人,就是所謂地比丘是。觀察了知身本的人,就是所謂頭那比丘是(徒盧那)。最後取證,而得證漏盡通(滅盡有漏的煩惱,而脫離生死所具有的功行)的人,就是所謂須拔比丘是(須跋陀羅,譯為善賢,本為梵志,也就是婆羅門外道的出家人,以耆舊多智而稱,為佛將涅槃之時,受佛教言而證果的人,壽命一百二十歲)。」

(結頌如下:)

那伽吒舍那彌奚尼拘留鹿頭地頭那須拔最在後

(1.那伽波羅比丘,2.婆私吒比丘,3.須夜奢比丘〔舍〕,4.滿願盛明比丘〔那〕,5.彌奚比丘,6.尼拘留比丘,7.鹿頭比丘,8.地比丘,9.頭那比丘,10.須拔陀羅比丘,乃排在於最後的一名。)

「以上的此百名的賢聖者,都應廣演如上。」(都值得廣為宣傳的人物)。

比丘尼品第五

【三一】

概要:本品乃簡述五十位比丘尼的功能。首先為有關於大愛道瞿曇彌(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等聖者的各具擅長之法。

「我的聲聞弟子當中的第一位比丘尼,為久來就出家學道(比丘尼中最初的出家人),為國王所尊敬的人,那就是所謂大愛道(摩訶波闍波提)瞿曇彌比丘尼是(為佛陀的養育之母,也是摩耶夫人〔佛母〕之妹,是難陀的生母,出家後常修梵行。瞿曇為姓,為日炙甘蔗種,是世尊之姓,彌為女之義)。智慧聰明第一的人,就是所謂讖摩比丘尼是(差摩)。神足第一,而能感致於諸神的人,就是所謂優缽華色比丘尼是(譯為蓮花色,出身於舍衛城的長者之家,因家庭的不幸,而到各處流浪,終於出家為威德無比的比丘尼)。行頭陀之法之十一項規條之限礙的人(不輸越頭陀行的十一法,本經大部份都提十一法,唯弟子品之二,曾舉出十二頭陀難得之行),就是所謂機梨舍瞿曇彌比丘尼是(訖哩舍。舍衛城的貧女,遇幼兒之死亡而喪心,逢佛而開心眼,為弊衣第一,善能持律,軌範無虧的比丘尼)。天眼第一,所照的都無礙,就是所謂奢拘梨比丘尼是(譯為賢,舍衛城婆羅門種)。坐禪而入定,其心意並不分散,就是所謂奢摩比丘尼是(憍賞彌人,和於顛王后很友善,王后死後,深感世間的一切均為無常,而出家)。能分別義趣,廣演道教(教理)的人,就是所謂波頭蘭闍那比丘尼是。能奉持律教,並沒有所加以犯過的人,就是所謂波羅遮那比丘尼是(缽吒左啰,譯為微妙。為舍衛城的長者之女,為持律第一)。得證信解脫,不再退還的人,就是所謂迦旃延比丘尼是(巴利本作得大神通中的第一)。具得四辯才,不懷怯弱的人,就是所謂最勝比丘尼是。(四辯才為:1.法辯,能說諸法的名稱,2.義辯,明白諸法的義理,3.辭辯,妙用一切的語辭,4.樂辯,如眾生所欲,而說法自在。)」

(結頌如下:)

大愛及讖摩優缽機曇彌拘利奢蘭闍波羅迦旃勝

(1.大愛道瞿曇彌比丘尼,以及2.讖摩比丘尼,3.優缽華色比丘尼, 4.機梨舍瞿曇彌比丘尼,5.奢拘利比丘尼,6.奢摩比丘尼,7.波頭蘭闍那比丘尼,8.波羅遮那比丘尼,9.迦旃延比丘尼,10.最勝比丘尼。)

【三二】

大意:本經所敘述的內容,同樣為各尼師的擅長處。首先是以拔陀迦毗離比丘尼為始,計為十名。

「我的聲聞弟子比丘尼當中,能夠自識無數劫前的宿命之事為第一的,就是所謂拔陀迦毗離比丘尼是(跋陀羅迦卑梨耶、婆陀,譯為妙賢,為沙伽羅市的人,嫁給大迦葉,共修梵行,後俱皈依佛陀,而知宿命)。顏色很端正,為人所敬愛的人,就是所謂酰摩闍比丘尼是。能降伏外道,建立以正教的人,就是所謂輸那比丘尼是(輸盧,舍衛城人,生有很多子,然而其夫死後,被子疏遠,故出家。曾顯示神變,以降伏六師外道。)能分別義趣,能廣說分部的人,就是所謂曇摩提那比丘尼是(譯為施法、法與,出身為王舍城,被稱為說法第一)。身穿麄衣,都不以為羞愧的人,就是所謂優多羅比丘尼是(譯為善勝)。諸根都寂靜,永恆的如一心的人,就是所謂光明比丘尼是。衣服很齊整,都常如法教的人,就是所謂禪頭比丘尼是(為毗舍離城的離車族人,其夫死後出家,聞法而悟道證果)。能以雜種之論,也沒有疑滯的人,就是所謂檀多比丘尼是(憍薩羅國舍衛城輔師之女,後來跟從大愛道比丘尼出家。在耆闍窟山,看大眾之被調順,而感動,因之而開悟證果)。堪任於造偈,而稱嘆如來的功德的人,就是所謂天與比丘尼是。多聞而博知,以恩惠而接下從的人,就是所謂瞿卑比丘尼是。」

(結頌如下:)

拔陀闍輸那曇摩那優多光明禪檀多天與及瞿卑

(1.拔陀迦毗離比丘尼,2.酰摩闍比丘尼,3.輸那比丘尼,4.曇摩提那比丘尼,5.優多羅比丘尼,6.光明比丘尼,7.禪頭比丘尼,8.檀多比丘尼,9.天與比丘尼,以及10.瞿卑比丘尼。)

【三三】

大意:本經也同樣的敘述十位比丘尼的擅長之處(依經文則有十一名),是以無畏比丘尼為開始的。

「我的聲聞比丘尼弟子當中,都恆處於閑靜之處,而不居在於人間雜鬧的地方的人,就是所謂無畏比丘尼是(為於禪尼國的人,曾在王舍城的寒林〔墓地〕修不凈觀,佛陀乃令她觀法的對象,也用偈頌鼓勵她。)苦其身體,而行乞食,不簡擇於貴賤的人,就是所謂毗舍怯比丘尼是(迦毘羅城的人,為剎帝利種,本為宮女,後來和大愛道一同去出家。)在一處,而一坐,終不移易的人(一打坐就不換位,直至不坐為止),就是所謂拔陀婆羅比丘尼是。遍行去乞求,去廣度人民的人,就是所謂摩怒呵利比丘尼是。速成道果,中間並不滯遲的人,就是所謂陀摩比丘尼是。執持三衣(大衣、上衣、內衣),終身不舍離的人,就是所謂須陀摩比丘尼是。恆坐在於樹下,其意並不改易的人,就是所謂珕須那比丘尼是。恆居於露地,不思念有無覆蓋(露天之處,沒有遮風雨之物之處)的人,就是所謂奢陀比丘尼是。樂於空閑之處,不在於人間的鬧處的人,就是所謂優迦羅比丘尼是。長坐在於草蓐,不着於文飾的人,就是所謂離那比丘尼是。穿着五納衣(綴納種種的衣片而成之衣,其中自具五色之義,所謂非純色是),以次第去分衛(乞食,其音為擯荼波底迦。依次序去托缽)的人,就是所謂阿奴波摩比丘尼是。」

(結頌如下:)

無畏多毗舍拔陀摩怒訶檀須檀珕奢優迦離阿奴

(1.無畏比丘尼,2.毗佑佉〔多毗舍〕比丘尼,3.拔陀婆羅比丘尼, 4.摩怒呵利比丘尼,5.陀摩〔檀〕比丘尼,6.須陀摩〔須檀〕比丘尼,7.珕須那比丘尼,8.奢陀比丘尼,9.優迦羅比丘尼,10.離那比丘尼,11.阿奴波摩比丘尼〔實際為十一名〕。)

【三四】

大意:本經所敘述的也同樣為各比丘尼之擅長之處,是以優迦摩比丘尼為始的十位。

「我的聲聞弟子的比丘尼當中,樂於空冢之間的第一的人,就是所謂優迦摩比丘尼是。多游於慈念當中,而愍念眾生之類的人,就是所謂清明比丘尼是。悲泣於那些不及於道的眾生的人(哀憐那些在於生死輪迴的眾生,不學道的眾生),就是所謂素摩比丘尼是。歡喜於得道的人,願普及於一切的人,就是所謂摩陀利比丘尼是。護守諸行,其意並不遠離的人,就是所謂迦羅伽比丘尼是。守於空,而執虛,了解一切為無有的人,就是所謂提婆修比丘尼是。心樂於無想,而除去諸着的人,就是所謂日光比丘尼是。修習無願,而其心即永恆的廣濟的人,就是所謂末那婆比丘尼是。對於諸法並沒有疑惑,而度人為無限的人,就是所謂毗摩達比丘尼是。能廣說法義,能分別深法的人,就是所謂普照比丘尼是。」

(結頌如下:)

優迦明素摩摩陀迦提婆日光末那婆毗摩達普照

(1.優迦摩比丘尼,2.清明比丘尼,3.素摩比丘尼,4.摩陀利比丘尼,5.迦羅伽比丘尼,6.提婆修比丘尼,7.日光比丘尼,8.末那婆比丘尼,9.毗摩達比丘尼,10.普照比丘尼。)

【三五】

「我的聲聞弟子的比丘尼當中,心懷忍辱,如大地之容受一切的人,就是所謂曇摩提比丘尼是。能教化他人,使人建立檀會(檀那為布施,會就是大會)的人,就是所謂須夜摩比丘尼是。能辦具床座的人,也是須夜摩比丘尼是。心意已經永遠息滅,已不會興起亂想的人,就是所謂因陀闍比丘尼是。觀察完了諸法,而不會厭足的人,就是所謂龍比丘尼是。意志強毅而勇猛,並沒有所染着的人,就是所謂拘那羅比丘尼是。入於水三昧,而能普潤於一切的人,就是所謂婆須比丘尼是。入於焰光三昧,而能均照萌類(眾生)的人,就是所謂降提比丘尼是。觀想一切為惡露不凈,而能分別緣起的人,就是所謂遮波羅比丘尼是。能育養眾人,布施給與所缺乏的人,就是所謂守迦比丘尼是(叔迦羅,譯為自凈,為王舍城之人,受該城人供養恭敬。有一天缺供,有一鬼神就逐家說偈,去勸人供養這位阿羅漢)。在我的聲聞的比丘尼當中,最後的第一位,就是拔陀軍陀羅拘夷國比丘尼是(君荼羅系頭,為王舍城的長者之女,和盜人陷入戀愛,而到處流轉,終為尼乾子外道的弟子,後被舍利弗所度而皈依佛教,為智慧捷疾第一)。

(結頌如下:)

曇摩須夜摩因提龍拘那婆須降遮波守迦拔陀羅

(1.曇摩比丘尼,2.須夜摩比丘尼,3.因陀闍比丘尼,4.龍比丘尼,5.拘那羅比丘尼,6.婆須比丘尼,7.降提比丘尼,8.遮婆羅比丘尼,9.守迦比丘尼,10.拔陀軍陀羅拘夷國比丘尼。)

「此五十位比丘尼,都當應廣說如上。」(都值得廣為宣揚懷念的聖者。)

清信士品第六

概要:本品所敘述的為有關於優婆塞(清信士)當中的最為出色的人物。所謂各具擅長之法。是以三果商客為始,計錄有四十名的在家學佛而有果證(初果至三果)的人。

【三六】

「我的弟子當中,初聞法葯(佛法如治病人之樂),而成就賢聖之證的第一優婆塞(清信士、近事男,親近三寶,奉事三寶的在家學佛的男人),就是所謂三果商客是(佛陀成道後,未離菩提樹時,將蜜麨供養佛陀,為最初皈依佛陀的人。是帝波須,和跋利迦二位商人)。第一有智慧的人,就是質多長者是(居住於舍衛城外的居士,常和比丘們論法,為說法第一的優婆塞)。神德第一的人,就是所謂揵提阿藍是。能降伏外道的人,就是所謂掘多長者是。善能演說深法的人,就是所謂優波掘長者是。恆坐而禪思的人,就是所謂呵侈阿羅婆是(譯為手寶象,為手長者。阿臘毗人,險被阿臘毗夜叉所食,而被佛救度。以四攝法攝受大眾,也具有八未曾有法。)能降伏魔宮的人,就是所謂勇健長者是(能在於眾會中談論,而作獅子吼,為不壞信第一的居士)。福德盛滿的人,就是所謂闍利長者是。大檀越主(檀為檀那,為布施,越就是超越,如布施三寶,親近三寶的話,就是超越貧窮的苦海,故為梵漢兼具的所謂施主之義),就是所謂須達長者是(譯為善授,舍衛城的長者,性仁慈,常憐恤於孤獨的人,而常施衣食,時人稱之謂給孤獨長者。為建立精舍,而鋪金於地,去購買祇陀太子的園地而有名)。門族成就的人,就是所謂泯兔長者是(旻荼、民大,為鴦伽國的長者,能在信中,常行慈悲行的人)。」

(結頌如下:)

三果質干提掘波及羅婆勇闍利須達泯兔是謂十

(1.三果商客,2.質多長者,3.揵提阿藍居士,4.掘多長者,5.優波掘長者,6.呵侈阿羅婆長者,7.勇健長者,8.闍利長者,9.須達長者,10.泯兔長者,就是所謂的十位優婆塞。)

【三七】

「我的在家弟子當中,好問義趣第一的人,就是所謂生漏婆羅門(生聞婆羅門。婆羅門為四姓中之第一,為神職人物,也是特種階級的最為尊貴的人。自以為由梵天之口所生,而誦吠陀聖典,而司祭祀的人)。利根而通明的人,就是所謂梵摩俞是。為諸佛的信使的人,就是所謂御馬摩納是(御馬為該居士之名。摩納為儒童,為凈行的青少年人。這位居士為善調馬的聚落主)。能計身為無我的人,就是所謂喜聞琴婆羅門是。所謂不可能勝他的人,就是所謂毗裘婆羅門是。善能造作誦偈的人,就是所謂優婆離長者是(烏波離長者,本為尼揵的教徒,欲問難佛陀,反而被佛陀所度化,從初發信心,而能具大智的長者)。言語速疾的人,也是優婆離長者。喜歡布施好的寶物,而一點也不悋心的人,就是所謂殊提長者是。能建立善本的人,就是所謂優迦毗舍離長者是(郁伽長者、譯為最首,為毗舍離族的人,本為耽樂於五欲,見佛的威容、聞法,而得法眼。常設大施會,為供養第一的長者)。能說妙法的人,就是所謂最上無畏優婆塞是。所說的都無畏,而善察人之根的人,就是所謂頭摩大將領毗舍離是(毗舍離族的人)。

(結頌如下:)

生漏梵摩俞御馬及聞笒毗裘優婆離殊提優畏摩

(1.生漏婆羅門,2.梵摩俞居士,3.御馬優婆塞,4.喜聞笒婆羅門,5.毗裘婆羅門,6.優婆離長者,7.殊提長者,8.優迦毗舍離長者,9.最上無畏優婆塞,10.頭摩大將領毗舍離。)

【三八】

「我的優婆塞弟子當中,好喜於惠施的第一人,就是所謂毗沙王是(頻婆娑羅王,譯為模實,為摩竭陀的國王,阿闍世

王的父王,庫藏豐盈,廣聚人民,多聞第一)。所施的對象都是狹少的人,就是所謂光明王是(本為性情暴惡,被人稱為猛暴燈光,後來皈依於佛)。建立善本的人,就是所謂王波斯匿是(譯為和悅、勝軍,憍薩羅國王。和佛同日出生,由於末利夫人的勸化而皈依佛)。得到無根的善信,而起歡喜心的人,就是王阿闍世(阿闍世王為頻婆娑羅王和韋提希王后所生之子,譯為未生怨。由於聽從提婆達多之言,而逆害其父王,心悔熱之故,遍體生瘡。就依耆婆名醫兼大臣的勸導,而至佛處聽法。而得無根之信。所謂無根之信,就是皈依佛教後,明事達理、身心都健安,而懺悔自己所造之逆罪,自喻為由於伊蘭的毒樹,而生栴檀的香樹,自己本無善之根,而能生信仰,而大歡喜,就為教團的大護法。佛經第一次結集時的護持大施主)。專心一意的向佛,其意並不變易的人,就是所謂優填王是(譯為曰子,為拘睒彌國王,造佛像,以表仰慕敬念而有名)。承事於正法的人,就是所謂月光王子是。供奉於聖眾,其意都恆常的平等的人,就是所謂造祇洹的王子是(祇陀太子,為波斯匿王之子,有一園約為八十公頃,為須達多長者布金於地,感動祇陀太子,太子就以地上物奉獻,就這樣的完成建立祇園精舍)。常喜於濟助他人,不為自己打算的人,就是所謂師子王子是。善於恭奉他人,並不分高下的人,就是所謂無畏王子是(阿婆耶,頻婆娑羅王之子,本奉尼干外道,後皈依於佛)。顏貌非常的端正,與人以殊勝的人,就是所謂雞頭王子是。」

(結頌如下:)

毗沙王光明波斯匿闍世月祇桓優填師子畏雞頭

(1.毗沙王〔頻婆娑羅王〕,2.光明王,3.波斯匿王,4.阿闍世王, 5.優填王〔依偈則為7.〕,6.月光王子,7.祇洹王子〔祇陀太子〕,8.師子王子,9.無畏王子,10.雞頭王子。)

【三九】

「我的弟子當中的優婆塞,為恆行於慈心第一的人,就是所謂不尼長者是。心恆悲念一切眾生之類的人,就是所謂摩訶納釋種是(摩訶男,譯為大名,阿那律之兄,釋種為釋迦族之義。為王時,遇琉璃王起兵征伐迦毘羅城時,為救族人之逃生,而自沒於水底。恆為病者施湯藥的人)。常行歡喜心的人,就是所謂拔陀釋種是。恆行護心(為慈悲喜舍四無量心的舍心。所謂超越怨親憎愛的平等心),不失去善行的人,就是所謂毗闍先優婆塞是。堪任於行忍的人,就是所謂師子大將是(毗舍離的將軍,本奉尼干外道,後皈依佛教)。能夠為雜種之論的人,就是所謂毗舍御優婆塞是。能以賢聖的默然的人,就是所謂難提婆羅優婆塞是。勤修善行,而沒有休息的人,就是所謂優多羅優婆塞是(譯為善勝,王舍城長者子,端正殊妙,世所希有,故為名)。諸根都寂靜的人,就是所謂天摩優婆塞是。在我的弟子中,最後受證的人,就是拘夷那摩羅是。」

(結頌如下:)

不尼摩訶納拔陀毗闍先師子毗舍難優多天摩羅

(1.不尼長者,2.摩訶納釋種〔摩訶男〕,3.拔陀釋種,4.毗闍先優婆塞,5.師子大將,6.毗舍御優婆塞,7.難提婆羅優婆塞,8.優多羅優婆塞,9.天摩優婆塞,10.拘夷那摩羅)。

「以上之四十位特殊的優婆塞,都統統如上廣說過的。」(以經文看,為略說)。

清信女品第七

概要:本品敘述佛教在家學佛的女眾弟子當中的特殊人物。以難陀婆羅為始,計為三十名的女信徒的擅長之處。

【四O】

「我的弟子當中,第一優婆斯(優婆夷,譯為近事女,清信女,為在家學佛的女信徒),而最初受道證的人,就是所謂難陀難陀婆羅優婆斯是(為難陀、難陀婆羅二位牧女。佛陀經過六年的苦行後,由尼連禪河出浴時,巧遇此二女,二女則以乳糜供養佛陀,俾佛陀得以恢復體力,乃至成道)。智慧第一的人,就是久壽多羅優婆斯是(酤沒儒怛啰,譯為度勝。為憍賞彌的王妃的宮女,聽法而向王妃轉說,為多聞第一)。恆喜坐禪的人,就是所謂須毗耶女優婆斯是(須比耳。被稱為看護病者第一)。慧根了了的人,就是毗浮優婆斯是。堪能說法的人,就是鴦竭闍優婆斯是。善於演說經義的人,就是跋陀娑羅須焰摩優婆斯是。能降伏外道的人,就是所謂婆修陀優婆斯是。音響非常的清徹的人,就是無憂優婆斯是。能和人作種種之論議的人,就是婆羅陀優婆斯是。勇猛精進的人,就是所謂須頭優婆斯是。」

(結頌如下:)

難陀陀久壽須毗鴦竭闍須焰及無憂婆羅陀須頭

(1.難陀、難陀婆羅優婆夷,2.久壽多羅優婆夷,3.須毗耶優婆夷,4.毗浮優婆夷,5.鴦竭闍優婆夷,6.跋陀娑羅須焰摩優婆夷,7.婆修陀優婆夷,8.無憂優婆夷,9.婆羅陀優婆夷,10.須頭優婆夷。)

【四一】

「我的優婆斯弟子當中,第一能供養如來的人,就是所謂摩利夫人是(末利夫人,譯為勝發,為憍薩羅國波斯匿王的王妃,非常的虔敬三寶而有名)。能承事正法的人,就是所謂須賴婆夫人是。能供養聖眾的人,就是舍彌夫人是。能瞻視當來與過去的賢士的人,就是所謂月光夫人是。為檀越(布施)第一的人,就是雷電夫人是。能恆行慈三昧的人,就是所謂摩訶光〔大光〕優婆斯是。能行悲而哀愍眾生的人,就是所謂毗提優婆斯是(韋提希夫人,譯為勝妙身,為摩伽陀國頻婆娑羅王的夫人,阿闍世王之母)。喜心不絕的人,就是拔陀優婆斯是。行持守護之業的人,就是難陀母優婆斯是(難陀比丘尼之母,被稱為禪定第一)。得信解脫的人,就是照曜優婆斯是。」

(結頌如下:)

摩利須賴婆舍彌月光雷大光毗提陀難陀及照曜

(1.摩利夫人〔末利夫人〕,2.須賴婆夫人,3.舍彌夫人,4.月光夫人,5.雷電夫人,6.摩訶光優波斯〔大光優婆夷〕,7.毗提優婆斯〔韋提希夫人〕,8.拔陀優婆斯,9.難陀母優婆斯,10.照曜優婆斯。)

【四二】

「我的優婆斯弟子當中,能恆行忍辱第一的人,就是所謂無憂優婆斯是。能行空三昧的人(空三昧就是由於禪定而觀察一切諸法〔萬有〕的自性本來就是空的,一切均為是暫時假有的現象,就是入於空三昧),就是所謂毗讎先優婆斯是。能行無想〔無相〕三昧的人(入定時,知道萬事萬物均為是空的之故,無相可取,而不想念一切,不執着於一切,就是無相三昧),就是所謂優陀那優婆斯是。能行無願三昧的人(由於一切都是空,都沒有相可執着,故為沒有甚麼願可求之觀,入了證悟涅槃妙境,即如船筏之舍那樣,並沒有甚麼願求之物的禪觀就是無願三昧。合上面之空三昧、無想三昧,為之三三昧),就是所謂無垢優婆斯是(曾經請教佛陀有關於掃佛塔地及供養,和修四梵行等功德福報之事的人)。善能教授他人的人,就是尸利夫人優婆斯是。善能持戒的人,就是所謂鴦竭摩優婆斯是。形貌端正的人,就是所謂雷焰優婆斯是。諸根寂靜的人就是所謂最勝優婆斯是。多聞博知的人,就是泥羅優婆斯是。能造頌偈的人,就是修摩迦提須達女優婆斯是(須摩提,譯為善無毒,給孤獨長者之女。本嫁外道信者之家,後皈依佛教後,能開導他人奉行佛教)。一切都無所怯弱的人,也是須達多女優婆斯是。我的聲聞女弟子當中,最後取證的優婆斯,就是所謂藍優婆斯是。」

(結頌如下:)

無憂毗讎先優那無垢屍鴦竭雷焰勝泥修摩藍女

(1.無憂優婆斯,2.毗讎先優婆斯,3.優那陀優婆斯,4.無垢優婆斯,5.尸利夫人優婆斯,6.鴦竭摩優婆斯,7.雷焰優婆斯,8.最勝優婆斯,9.泥羅優婆斯,10.修摩迦提須達多女優婆斯,11.藍優婆斯。)

「以上所列的諸位優婆斯,計為三十名〔實際為三十一,或三十二名,以大數而算為三十位〕,其擅長之處,廣說如上〔詳細分開說明如上,實為簡述耳〕。)

阿須倫品第八

概要:本品分為十經,是以阿修羅的形體之大開始,其次乃述佛出世之利益、一道、光明、闍冥、道品、沒盡、信、熾盛、無畏等,都是有關於佛出世,或沒世等時的感受。

【四三】

大意:本經敘述阿修羅的形體之大之可畏開始,而論及其能使日月王恐懼,然而卻不能觸惱日月王。其次說波旬雖化六情來誘惑行者,但比丘們卻不被其所惑。並有不起染着等的訓示。

結集者的我們,都同樣的聽到如是之事: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位比丘們說:

「受形體之大的眾生,莫過於阿須倫王(阿修羅,非天,常和帝釋天爭鬥而有名)。比丘們!當知!阿須倫的形體,其廣長為八萬四千由旬(印度計里程的數目,一由旬約為二、三哩,或為十三哩不等,為古時帝王一日行軍的里程)。其口的縱廣就為一千由旬之大。比丘們!當知!或者有一個時候,阿須倫王想欲去觸犯日的時候,就會變化其身為一倍之十六萬八千由旬之大,而住在於日月的前面。日月王看見之後,都各懷恐怖的心理,而不安寧於其本處。所以的緣故就是因為阿須倫的形體甚為可畏的緣故,那日月王由於懷着恐懼之故,一時不再有光明。不過阿須倫也是不敢趨前去執捉日月的。為甚麼緣故呢?因為日月自有其日月的威德,而具有了大神力,壽命也極長,顏色也很端正,受樂為無窮盡的。如果欲知道其壽命之長短的話,就以一劫的單位來算其住壽就是了(壽命有一劫之久)。這又是此間的眾生的福佑,使日月王不會被阿須倫有所見到觸惱(日月為普照眾生,故為不可傷害)。那個時候,阿須倫看見不能得逞其毀壞日月之欲,就懷着愁憂,實時在那個地方隱沒不現。

像如是的,諸比丘們!那些弊卑的惡魔波旬,都恆在於你們的後面,都在尋求其方便,欲來壞敗你們的善根。波旬(殺者、惡者,波卑夜。為成就惡法的眾生),會化作極為奧妙奇異之色、聲、香、味、細滑(觸)等法,欲來迷亂諸比丘們之心。波旬曾作如是之念:我當會遇得比丘們之眼之便,也當會得到比丘們之耳、鼻、口(舌)、身、意之便的。那個時候,比丘們雖然看見極妙的六情之法,然而其心卻不會染着。那時,那位弊魔波旬便會懷着愁憂,就會退沒而去。所以的緣故就是因為多薩阿竭(陀多阿竭多,譯為如來,佛十號之一)、阿羅呵(阿羅漢,譯為應供,也是佛陀十號之一)的威力所致的。為甚麼緣故呢?因為諸比丘們受佛的教化,都已不親近於色、聲、香、味、以及細滑、法之故。那個時候,比丘們都恆作如是之學:能夠受他人的信施,及極為甚難之事。如沒有功行的話,是不可以消化的,會墮墜於五趣(六道輪迴),不得至於無上正真之道。應該要專心一意的念:對於未獲的法,應努力去獲,未得之道,應勉力去得。對於那些未度的人,應該去度他,未得證的人,應該教令他,使他能夠成就證悟。因此之故,諸比丘們!如果未有信施的話,則不起想念人家的信施,已有信施的話,就應該能夠把它消化,而不生起染着之心。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四】

大意:本經敘述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就會多所饒益於人,而愍念世間、安隱世間的眾生,會欲使天人獲得其福佑,誠如結偈所說的法『益』。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都如是: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位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時,就會多多的饒益於人,會安隱眾生,會愍念世間的群萌(眾生),會欲使天人獲得其福佑。甚麼為之一人呢?(那一種人呢?)所謂多薩阿竭(如來)、阿羅呵(應供)、三耶三佛(三藐三佛陀,正等覺,佛十號之一,所謂正徧知)是。這就是所謂一人出現於世間,則會多所饒益於人,會安隱眾生,會愍念世間的群萌(眾生),而欲使天、人獲得其福佑的。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常興恭敬於如來之處(向如來常起恭敬的心)。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之學(要這樣的修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五】

大意:本經敘述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諸道法便會出現於世間,如結偈所說的『一道』是。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便會有一人入道在於世間,也會有二諦(真諦、俗諦。真諦為宇宙人生的真理,也是聖人所證悟的真理,俗諦為世俗凡夫所認知的道理)、三解脫門(空、無相、無願等三種三昧。由於禪定而入於解脫的門徑,故為解脫門)、四諦真法(苦集滅道的四聖諦)、五根(信、勤、念、定、慧。此五法能出生而導致於解脫,故為五根)、六邪見之滅(1.我實存在嗎?2.我實不存在嗎?3.我是何存在?4.我如何存在?5.此存在由何處來?6.他將去何處?)、七覺意(1.念覺支,2.擇法覺支,3.精進覺支,4.喜覺支,5.輕安覺支,6.定覺支,7.舍覺支)、賢聖的八道品(八正道:1.正見、 2.正思惟、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九眾生居(九有,九種眾生所居的地方:1.人天,2.梵天,3.光音天,4.遍凈天,5.無想天,6.空處天,7.識處天,8.無所有處天,9.非有想非無想天)、如來十力(十一經:1.處非處智力2.業異熟3.靜慮解脫等持等至4.根上下5.種種勝解6.種種界7.遍趣行8.宿住隨念9.死生10.漏盡等智力)、十一種慈心解脫(修慈心解脫的話,就能獲得十一種果報:1.卧安,2.覺安,3.不見惡夢,4.天護,5.人愛,6.不毒,7.不兵,8.不水,9.不火,10.不賊〔毒藥、刀兵、水災、火災、盜賊等,終不侵入〕,11.身壞命終之後,會往生於梵天上),這些勝法,都會由於一人出世,而出現於世間。甚麼樣的人,為其一人呢?所謂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是(如來、應供、正徧知)。這就叫做一人出現在於世間,便會有一人入道,而在於世間,也會有二諦、三解脫門、四諦真法,五根、六邪見滅、七覺意、賢聖八道品、九眾生居、如來十力、十一慈心解脫等勝法,便會出現於世間。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興起恭敬於如來之處,也應當作如是之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六】

大意:本經敘述佛陀出現於世間,便會有智慧光明之出現於世間,如結偈所謂的『光明』是。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便會有智慧光明之出現於世間。那一種人呢?所謂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徧知)。這就叫做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便會有智慧光明出現於世間。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發起信心而向佛,不可有傾於邪之心。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七】

大意:本經敘述佛陀出現於世間時,那些無明大冥便自會消滅,如結偈所說的『闇冥』會消滅!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無明的大冥便自會消滅(無明為煩惱,是闇鈍而不能明白諸法的真實之相的心,故喻為大冥暗)。那時,也就是眾生痴冥之時,凡愚之士,都被這種無明所見(被無明所蔽)所纏結,都被生死所趣(都趣於生死),都不能如實而知(如實不知),都周旋往來於今世、後世,從劫至於劫,沒有解脫的一天(一劫一劫的過去,都在漫長的歲月里轉生、死亡沒有休止)。如果有一位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等覺)出現於世間時,那些無明的大冥闇便會自然的消滅。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思念承事諸佛。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八】

大意:本經敘述如果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便會有三十七道品之出現於世間,如結偈所記的『道品』是。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便會有三十七品道之出現於世間。甚麼叫做三十七品道呢?所謂四意止(四念處。對於自身內外,而以智去觀境,此智觀境就是念處、意止。所謂1.身念處2.覺念處3.心念覺4.法念處)、四意斷(四正斷,四正勤,捨棄惡法,而增上善法的四種努力法1.已生的惡法令斷,2.未生的惡法令不生,3.未生的善法令生,4.已生的善法令增長。)、四神足(四如意足,為得三明六通而修的禪法,所謂能發神通,所願皆遂,而名如意足。1.欲神足2.勤神足3.心神足4.觀神足。)、五根(如樹之根,能持生枝業,能生花果。1.信根2.精進根3.念根4.定根5.慧根等法,能生而導至於涅槃寂滅)、五力(由於五根之增長而具大力用,所謂欲得證悟而具之力:1.信力2進力3.念力4.定力5.慧力)、七覺意(七菩提分。由於慧力所發的無漏之智,善能覺了,所謂1.念覺支2.擇法覺支3.精進覺支4.喜覺支5.輕安覺支6.定覺支7.舍覺支等,為得證悟所須的七項腳石)、八真行(八正道:1.正見2.正思惟3.正語4.正業5.正命6.正精進7.正念8.正定等,為到達涅槃寂靜的八種修道之徑),便會出現在於世間。到底是那一種人呢?所謂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徧知)是。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常常承事於佛,也應當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九】

大意:本經敘述假如如來沒盡於世間(由世間隱沒)的話,則天、人都會普失蔭覆,三十七道品也會滅盡,如結偈所說的『沒盡』。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假若有一人沒盡於世間(由世間隱沒)的話,則人民之類都會多懷愁憂,天神及人民都會普失蔭覆。到底是那一種人呢?所謂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徧知)。這就是所謂一人沒盡於世間,人民之類都會多懷愁憂,天神及人民都會普失蔭覆。所以的緣故就是說:因為如果多薩阿竭(如來)在於世間終告滅盡(涅槃而離開世間)的話,則三十七道品也會滅盡之故。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常常恭敬於佛。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作如是之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五O】

大意:本經敘述如果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則天神、人類便會承蒙其光澤,便會有信心於戒、聞、施、慧,有如滿月之普照一切那樣。如結偈所謂『信』是。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則在於那個時候,天神及人民,都便能承蒙其光澤,便會有信心於戒律、聞法、布施、智慧,有如秋天之時的月光盛滿,而沒有塵穢,而會有普照那樣。這也是如是的道理,假若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徧知)出現於世間的話,則天神,以及人民,便能承蒙其光澤,而有信心於戒律、聞法、布施、智慧,有如月亮之盛滿(如十五夜之圓月)那樣的普照於一切。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興起恭敬心於如來所(向如來生起恭敬心)。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五一】

大意:本經敘述如果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則天神、人類都會熾盛,三惡道的眾生都會減少,有如結偈所說的『熾盛』。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則在於那個時候,天神及人民,都均會熾盛。三惡道的眾生(地獄、餓鬼、畜生),便自會減少(人天的善道會增多,墮入三惡道的眾生自會很少)。猶如在國界的聖王治化之時,其城中的人民會很熾盛,鄰國就會轉其力為微弱。這也是如是的道理,如果有一位多薩阿竭(如來)出現於世間時,則三惡道便自會減少(墮落惡道的人會很少)。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信向於佛。因此之故,諸比丘們!當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五二】

大意:本經敘述假若如來出現於世間的話,就沒有人與其相等的(沒有人能和佛相提並論),所謂天、人莫及,信、戒、聞、施、智慧,都均具足,如結偈所謂『無與等』。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如果有一人出現於世間的話,則沒有人能與其相等的(無與等者)不可以摸則(不能仿效,也就是不能摸擬,同時也不能探索其底細),為獨步無侶,沒有儔匹的人,所有的諸天、人民,都無能及者,信、戒、聞、施、智慧,也是無能及者。到底是那一種人呢?所謂多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如來、應供、正徧知)。這就是所謂一人出現於世間,無與等者,不可摸則,獨步無伴,無有儔匹,諸天、人民,都無及者,信、戒、聞、施、智慧,都均具足。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信敬於佛。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而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結頌如下:)

須倫益一道光明及闇冥道品沒盡信熾盛無與等

(1.須倫〔阿修羅〕,2.益,3.一道,4.光明,以及5.闇冥,6.道品,7.沒盡,8.信,9.熾盛,10.無與等)。

增一阿含經卷第三完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