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一阿含經》第一卷

《增一阿含經》第一卷

悟慈法師

序品第一

大意:本品敘述結集本經的由來,以及方法和目的,也談到菩薩發心與六度行法,也有彌勒之告囑等事,末後說阿難付囑於其弟子優多羅,並述優多羅的本生事迹。

自歸能仁第七仙演說賢聖無上軌永在生死長流河
世尊今為度黎庶尊長迦葉及聖眾賢哲阿難無量聞
善逝泥洹供舍利從拘夷國至摩竭迦葉端思行四等
此眾生類墜五道正覺演道今去世憶尊巧訓懷悲泣
迦葉思惟正法本云何流布久在世最尊種種吐言教
總持懷抱不漏失誰有此力集眾法在在處處因緣本
今此眾中智慧士阿難臣善無量聞即擊揵椎集四部
比丘八萬四千眾盡得羅漢心解脫以脫縛著處福田

(自當歸依於能仁〔釋迦〕第七仙人〔過去七佛的第七位仙人-佛陀〕。能演說賢聖的無上的軌道-真理。那些永遠在於生死長流的愛河苦海里的眾生們,世尊〔佛陀〕現在就是為了度化這些黎庶-眾生的。)

(尊長迦葉〔迦葉尊者為苦行第一,為第一結集時的上首〕,以及諸位聖眾,和賢哲們〔佛陀的諸弟子,僧伽〕,裡面的阿難〔佛的堂弟,多聞第一〕,乃為無量聞〔多聞、多記憶〕的人。善逝〔如實而逝至於涅槃的人-佛陀〕泥洹〔涅槃,滅盡煩惱,脫離系縛的境界,指佛寂滅離世〕後,他們都供養佛陀的舍利〔遺珠〕,從拘夷國〔拘屍那羅,東印度,末羅族的都城,佛陀在此入滅〕,到了摩竭陀國〔十六大國之一,迦毘羅城之南,憍薩羅國的柬南,以王舍城為首都〕。)

(迦葉尊者當時則端坐而思惟,而行四等心〔慈悲喜舍的四種怨親平等的無量心〕。他覺察這些眾生之類,乃墜落於五道〔地獄、餓鬼、畜生、人、天之五趣的眾生,都在此生死輪迴中,受無量之苦〕。於今正覺者〔正等覺的佛陀〕演說真理實道後,現在已經離開世間而去,他思憶世尊巧妙的教訓時,則懷著悲傷的心情而欲泣。)

(迦葉尊者曾思惟正法為根本,這到底要如何流布?要怎樣才能久住於世間?我們的最尊〔佛陀〕,曾經演說種種的言教,總持而懷抱在心,不使其漏失。到底誰有此能力能夠聚集佛陀遺留於世間的這些眾法,這些在在處處〔到處〕所說的因緣之本呢?現在於此大眾當中的智慧之士,阿難尊者可說就是第一賢善於無量之聞的人。此人即可以扣擊揵椎〔木製的厚板,傳信息,集大眾時所用的〕而集合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佛子當中的比丘〔乞士,以乞食來資養色身〕有八萬四千位之眾,都是得證阿羅漢(應供,解脫生死的聖者),而得心解脫的聖者,由於脫離系縛執著,而處於福田的境界〔福田為種福之田,也就是供養他們就能得大福德〕。)

迦葉哀愍於世故加憶尊恩過去報世尊授法付阿難
願布演法長存世云何次第不失緒三阿僧祗集法寶
使後四部得聞法已聞便得離眾苦阿難便辭吾不堪
諸法甚深若干種豈敢分別如來教佛法功德無量智
今尊迦葉能堪任世雄以法付耆舊大迦葉今為眾人
如來在世請半坐迦葉報言雖有是年衰朽老多忘失
汝今總持智慧業能使法本恆在世我今有三清凈眼
亦復能知他心智一切眾生種種類無有能勝尊阿難

(迦葉尊者乃由於哀愍世間之故,愈加憶念師尊的大恩,過去帶給他的果報。他覺知世尊普傳授教法,付囑於阿難,就請阿難而說:願尊者你布演佛法,傳其能長存於世間。要怎樣才能有次第,而不失去其頭緒?怎樣結集三阿僧祇劫(三無量劫)所修而成的法寶?使後世的四部眾,能得聽聞此大法?一旦聽聞,便得脫離眾苦呢?)

(阿難聽後,便婉辭此大任,說他不堪以擔任此工作。因為諸法乃非常的深妙,有若干之種類的。我怎樣敢分別〔解釋〕如來之教法呢?〔如來為佛陀〕。佛法的功德,乃為無量的智慧!現今唯有尊者迦葉您,能堪任此工作。世雄〔佛陀〕曾以法,付囑於耆舊您〔指迦葉長老〕,大迦葉!您現在應該為眾人著想,您乃如來在世之時,曾經讓半座請您和佛共坐過的聖者啊!)

(迦葉回答他說:雖然有如此的殊榮,但是現在已經是一名年衰朽老,而多忘失的人。阿難您現在能夠總持智慧的勝業,能夠使佛法的根本永恆的留在於此世間。我現在具有三種清凈之眼〔1.肉眼,能見現在的事法無礙,2.天眼,能見露現,不露現之事而無礙,3.慧眼,能見一切法而無礙〕,同時也具有能知道他人之內心的他心智。因此,而知道一切眾生的種種不同之類〔賢愚勝劣等〕,都沒有一人能勝過於尊者阿難您的!)

梵天下降及帝釋護世四王及諸天彌勒兜術尋來集
菩薩數億不可計彌勒梵釋及四王皆悉叉手而啟白
一切諸法佛所印阿難是我法之器若使不欲法存者
便為壞敗如來教願存本要為眾生得濟危厄度眾難
釋師出世壽極短肉體雖逝法身在當令法本不斷絕
阿難勿辭時說法迦葉最尊及聖眾彌勒梵釋及四王
哀請阿難時發言使如來教不滅盡阿難仁和四等具
意轉入微師子吼顧眄四部瞻虛空悲泣揮淚不自勝

(這時梵天〔初禪天主,住於色界而領世界的原理之神格化者〕下降,及帝釋天〔忉利天主,被認為對於世人之賞善罰惡的主神〕,和鎮護世間的四大天王〔東為持國,南為增長,西為廣目,北為多聞〕,暨諸天都來臨。彌勒菩薩也由兜術天,隨時來集會〔彌勒譯為慈氏,兜率陀天為欲界第四層天,有內院和外院。菩薩在內院,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當會降生於此世間成就佛陀。外院為諸天神所居之天〕,菩薩之眾,其數量乃不可憶計而出的多。彌勒菩薩、梵天王、帝釋天,以及四大天王們,都均叉手〔含掌〕,而啟白說:)

(一切諸法乃為佛陀所印證的,阿難乃為我佛法中的法器啊!假如不欲使佛法久存於世間的話,便為壞敗如來的教訓的了。願阿難您,能存根本法要,而為諸眾生,使眾生能得濟振危厄,而度諸眾苦難!)

(釋師〔本師釋迦〕出現在於世間的世壽,乃極為短暫,但是其肉體雖然已經逝去,而法身(真如法性的理體)卻仍然存在於世間。因此,應當使佛法的根本不能斷絕。阿難您!切勿謙辭,應於此時開始說法!)

(迦葉這位最尊的聖者,以及諸聖眾,和彌勤菩薩、梵天王、帝釋天,暨四大天王們,都哀請阿難,請阿難尊者及時開示說法,使如來的教法不致於滅盡。阿難尊者本來就為仁和的聖者,乃具有四等心〔慈悲喜舍四無量心〕,其意乃一轉而為入微,而有意作獅子吼。首先顧眄四部眾,其次瞻仰虛空,傷悲而泣,而揮淚不能自勝〔眼淚流個不停〕!)

便奮光明和顏色普照眾生如日初彌勒睹光及釋梵
叉十希聞無上法四部寂靜專一心欲得聞法意不亂
尊長迦葉及聖眾直視睹顏目不眴時阿難說經無量
誰能備具為一聚我今當為作三分造立十經為一偈
契經一分律二分阿毗曇經為三分過去三佛皆三分
契經律法為三藏契紅今當分四段先名增一二名中
三名曰長多瓔珞雜經在後為四分尊者阿難作是念
如來法身不敗壞永存於世不斷絕天人得聞成道果

(阿難尊者便奮發其光明,和顏悅色而普照眾生,有如太陽的初出之時那樣的柔軟光明。彌勒菩薩睹見此光明,以及帝釋天、梵天們,都叉十〔合掌〕,而希望聽聞無上之法。四部眾都寂靜,都專一身心,欲得聞法,其心意都不敢散亂。尊者迦葉長老,以及諸聖眾,都直視而睹阿難之顏,眼珠並不轉眴〔動〕。)

(這時,阿難尊者乃欲說算不盡的很多的經典,這,到底有誰能夠將這些具備而為一聚呢?我現在應當將它分作三分,造立十經〔十本之經〕為一偈頌。契經〔契合真理之經,所謂集錄佛陀的教說〕為第一分,律〔生活規範及禁戒〕為第二分,阿毗曇經〔論,教說之注釋〕為第三分。過去的三佛〔三佛陀-正覺〕均將其教說為三分,所謂契經、律、法〔對法,指論〕,為之三藏〔經律論之三,均含藏真理,為佛典之總稱〕。)

(契經現在當分為四段:首先名叫增一阿含,第二名叫中阿含,第三名叫長阿含,有很多的瓔珞,雜阿含經乃排在於最後,而為四段分。尊者阿難曾作如是之念:如來的法身並不會敗壞,能永存於世間而不斷絕,天神和人類們,得以聽聞佛法,而能完成道果。)

或有一法義亦深難持難誦不可憶我今當集一法義
一一相從不失緒亦有二法還就二三法就三如連珠
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八法義廣九次第
十法從十至十一如是法寶終不忘亦恆處世久存在
於大眾中集此法實時阿難升乎座彌勤稱善快哉說
諸法義合宜配之更有諸法宜分部世尊所說各各異
菩薩發意趣大乘如來說此種種別人尊說六度無極
布施持戒忍精進禪智慧力如月初逮度無極覩諸法

(或者有一種法,其義也很深奧,也難持難誦,同時也不可能憶念。我現在就應當聚集此一種法之義,一一的法相,都能相從而不失去其頭緒。也有二種法,就把它還就於二種之項,三種法的話,就於三之項之事,即如連珠一貫那樣,四種法的話,就統統就於四之項,如五種法的話,也同樣的處置,五種法之次,就是六種法,六種法之次,就是七種法,都如前數項之集法那樣的把它們連貫在一起。八種法之義,也同樣的廣妙,再來的次第就是九種法,其次為十種法,就從於十項里,最後至於十一種法,也是同樣的集結而連貫在一起。)

(像如是的話,即法寶就終究不會忘失,也會永恆的處於世間,久久的存在於人世。他決定在於大眾當中,聚集這些法後,實時阿難尊者就升上法座。彌勒菩薩乃稱嘆為善哉!讚歎其說為:快哉!而說:將諸法之義,集合而宜於分配。他又說:更有諸法應該要好好的分部,因為世尊所說的法,有各各不同的教的含義。)

(菩薩〔佛陀宿世修持的過程的本生譚〕發心而趣於大乘,如來曾說此種種分別法。所謂人尊〔天人尊,佛陀〕說六度,為登無極〔涅槃〕之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此六度之力,有如月初那樣,能逮得渡至於無極〔涅槃〕,而能覩見諸法。)

諸有勇猛施頭目身體血肉無所惜妻妾國財及男女
此名檀度不應棄戒度無極如金剛不毀不犯無漏失
持心護戒如壞瓶此名戒度不應棄或有人來截手足
不起瞋恚忍力強如海含容無增減此名忍度不應棄
諸有造作善惡行身口意三無厭足妨人諸行不至道
此名進度不應棄諸有坐禪出入息心意堅固無亂念
正使地動才不傾此名禪度不應棄以智慧力知塵數
劫數兆載不可稱書疏業聚意不亂此名智度不應棄

(諸所有的勇猛,莫過於布施其頭與眼,其身體的血肉都沒有吝惜的布施給人,連自己的妻妾、國家、財物,以及使用的男女,統統割捨給人,這叫做檀度〔檀那譯為布施,由布施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是不應廢棄之行。由於持戒,而能渡至於無極〔涅槃的彼岸〕,有如金剛寶石,不毀戒,不犯戒,而沒有半點的漏失,守持其心,護持其戒,有如注意壞瓶〔未燒成的陶器〕那樣的慎重,這名叫戒度〔由於持戒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是不應毀棄的。或者有人來割截你的手足,那時,並不生起瞋恚心,其忍辱之力很強,有如大海之含容一切,而沒有增減那樣,這名叫做忍度〔由於忍辱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不應毀棄的。諸有造作善惡之行,身口意的三業〔身行、口說、心思〕,都向於善而行,而沒有厭足,要預防人的諸行之不至於道之業,這名叫做精進度〔由於精進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為不應毀棄的。諸有坐禪的人,其出入息〔呼吸之數〕都不亂,其心意為堅固而沒有散亂之念,就是遇有大地搖動,其身心也不會因此而傾倒,這名叫做禪度〔由於禪定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是不應毀棄的。以智慧之力,而能知道塵沙之數,如劫〔長時,算不盡之久時〕之數,如兆載〔億萬年〕不可稱計的過去世之事,對於那些書疏的業聚,其意都很清楚而不混亂,這名叫做智度〔由於智慧而能渡至於涅槃的彼岸〕,是不應廢棄的。)

諸法甚深論空理難明難了不可觀將來後進懷狐疑
此菩薩德不應棄阿難自陳有是念菩薩之行愚不信
除諸羅漢信解脫爾乃有信無猶豫四部之眾發道意
及諸一切眾生類彼有牢信不狐疑集此諸法為一分
彌勒稱善快哉說發趣大乘意甚廣或有諸法斷結使
或有諸法成道果阿難說曰此云何我見如來演此法
亦有不從如來聞此法豈非當有疑設我言見此義非
於將來眾便有虛今稱諸經聞如是佛處所在城國土

(諸法為甚深,而論空理,是難以明白,難以了解,不可以觀測的,將來的後進〔後輩〕,必定會懷著狐疑的,這種深妙的菩薩的德業,是不應毀棄的。阿難尊者自己陳述,而有了如是之念:菩薩之行,那些愚痴之人是不會相信的,除了那些諸位阿羅漢,已具信而解脫的人,這些境地的人,才有信心而不會猶豫的。四部之眾〔出家、在家之男女〕之有發心學道之意念的,以及種種的一切眾生之類,也們有了牢信〔堅牢不拔的信念〕,而不會狐疑的,就集聚此諸法而為一分。)

(彌勒菩薩乃稱嘆善哉!快哉!而說:所謂發心趣於大乘,其意乃甚為廣大的!或者有諸法,能夠斷除結使〔煩惱,結縛自己的身心,驅使自己的身心,不得自在〕,或者有諸法能夠因之而成就道果的。阿難尊者發言而說:此為云何呢?我曾經看見如來演說此法,我發見也有人不從於如來處聽聞過,此法豈不是當會有疑嗎?假如我說我曾經看見〔聽過〕,這也是不對的,在於將來的眾生里,便也會有人認為是虛妄的。現在稱諸經乃聞如是〔我們親自聽聞佛陀說如是之法〕,佛陀那時所住的地方,在於某某城,某某國土,這樣才能有徵信的作用。)

婆羅捺國初說法摩竭國降三迦葉釋翅拘薩迦屍國
瞻波句留毗舍離天宮龍宮阿須倫干沓和等拘屍城
正使不得說經處當稱原本在舍衛吾所從聞一時事
佛在舍衛及弟子祇桓精舍修善業孤獨長者所施園
時佛在中告比丘當修一法專一心思惟一法無放逸
云何一法謂念佛法念僧念及戒念施念去相次天念
息念安般及身念死念除亂謂十念此名十念更有十
次後當稱尊弟子初化拘鄰真佛子最後小者名須拔

(佛陀成道後,在波羅捺國〔中印度,摩竭陀國的西北方,現在的貝那拉斯〕最初說法〔初轉*輪〕,其次,則在摩竭陀國降伏三迦葉〔1.優樓頻螺2.那提3.伽耶等三迦葉兄弟,擁有千名的弟子,原為事火教的外道,被佛降伏後,即率千名弟子們皈投佛陀〕。)

(佛陀在世時,曾在釋翅國〔釋羈瘦,釋迦族之國家-迦毘羅衛國〕、拘薩羅國〔中印度的西北,十六大國之一,首都為舍衛城〕、迦屍國〔迦屍族的國家,十六大國之一,位於現在的貝那拉斯的附近〕、瞻波國〔鴦伽國的首都,位於恆河流域,王舍城的東北,十六大國之一〕、句留國〔拘薩羅的西北,十六大國之一〕、毗舍離國〔跋耆國的都城,位於拘薩羅的東南,為離車族人所住之地,十六大國之一〕等處說法,也在於天宮、龍宮、阿須倫宮〔阿修羅,非天,處在須彌山北,大海之下,常和帝釋爭戰而有名〕、干沓和宮〔干闥婆,尋香,帝釋天的樂神〕等處度那些天龍八部之眾,最後在於拘屍那城〔藍毘尼園的東南〕入滅。假如不得尋究佛陀說法的固定的地方,當應稱謂其原本乃在於舍衛國〔拘薩羅國的首都,尼泊爾之南〕。)

(我所從而聽來的法,乃為在於某一個時候之事。那個時候,佛陀正在舍衛國,和其弟子們,都在祇桓精舍〔祇樹給孤獨園,為舍衛城的須達多長者購買祇多太子所有的林園,以蓋精舍,以呈獻給佛陀,而取祇多太子的樹林,和給孤獨長者所購而捐之園為名〕,在那裡修習善業,此精舍乃為給孤獨長者〔須達多長者,性仁慈,好賑濟孤貧者而有名〕所布施的園舍。)

(那時佛陀在大眾當中,告訴諸比丘們說:你們應當修習一法,應當專一其心,應當思惟一法,不可以放逸!甚麼叫做一法呢?所謂:念佛、法之念〔念法〕、僧之念〔念僧〕,以及戒之念〔念戒〕、施之念〔念施〕而接下去則繼之而相次〔連接〕的對於天之念〔念天〕、息之念〔念息止〕、念安般〔安那波那-數息,念出入之息〕,以及身之念〔念身〕、死之念〔念死〕,這樣的除棄亂心,就是所謂的十念。除這名叫十念之外,更為有十人之名,次後當會稱尊弟子們而說:最初說法教化拘鄰〔憍陳如,譯為火器,是姓,名叫阿若多,譯為已知、了本際。初轉*輪時所度的五比丘之一,為不失威儀,善能導化第一的尊者〕,他是一位真佛子〔得道的聖者〕,最後的小弟子,名叫須跋陀〔譯為善賢,住拘屍那婆羅林外,得五通的道家,年一百二十歲,皈依佛為出家的弟子,是世尊最後的弟子。〕)

以此方便了一法二從二法三從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十一之法無不了從一增一至諸法義豐慧廣不可盡
一一契經義亦深是故名曰增一含今尋一法難明了
難持難曉不可明比丘自稱功德業今當稱之尊弟子
猶如陶家所造器隨意所作無狐疑如是阿含增一法
三乘教化無差別佛經微妙極甚深能除結使如流河
然此增一最在上能凈三眼除三垢其有專心持增一
便為總持如來藏正使今身不盡結後生便得高才智

(以此方便而完了一法,第二乃從二法,第三則從三法,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等之法,都同樣的沒有不完了的。從一法開始,其次,則再增加一法,乃至於諸法,裡面的真義豐富,智慧甚廣,乃不可以用言語說盡的。增一阿含裡面的一一的契經所含的真義,也同樣是非常的深奧,因此之故,名叫增一阿含經。現在欲尋究一法,是難以明了的,也是難以受持,難以曉知,不可以明白的。)

(比丘如能自稱已修功德勝業,現在當應稱他為尊弟子了。有如陶家〔燒陶器之師〕所造的器物那樣,可以隨其意之所作,並不會有狐疑的。像如是的阿含增一之法,對於三乘〔聲聞、緣覺、佛乘〕的教化來說,並沒有甚麼差別的。所有的佛經,均為很微妙,極為甚深的,都能除去眾生的結使〔結縛、驅使吾人之心,均為煩惱〕,有如流河那樣的。然而此增一阿含經,乃最在於上〔勝〕的,能清凈三根〔肉、天、慧〕,能除棄三垢〔貪瞋痴〕的。如果有人專心一意的修持增一阿含經的話,便等於是總持如來藏〔為真如。真如能含藏如來的功德。這裡乃指佛陀經教的三藏〕。即使今生此身未能盡諸結縛煩惱,後生〔來世〕便能得證高才智慧的!)

若有書寫經卷者僧彩花蓋持供養此福無量不可計
以此法寶難遇故說此語時地大動雨天香華至於膝
諸天在空嘆善哉上尊所說盡順宜契經一藏律二藏
阿毗曇經為三藏方等大乘義玄達及諸契經為雜藏
安處佛語終不異因緣本末皆隨順彌勒諸天皆稱善
釋迦文經得久存彌勒尋起手執華歡喜持用散阿難

此經真實如來說使阿難尋道果成

(假如有那些書寫經卷的人,對此人而能夠奉持繒彩華蓋去供養的話,則此福德乃為無量,實不可以算計之多,因為此法寶乃為非常難遇之故。)

(說此語的時候,大地乃大振動,天空降下天上的香華,累迭而至於腳膝之高,諸天則在於空中稱嘆,而說:善哉!上尊所說的,都盡順於宜。以契經為第一藏,律為第二藏,阿毗曇經〔無比法,論〕為第三藏。方等〔方廣、廣經。廣說之義,將短的法為長說之義,就是方等經的原義〕的大乘的教,其義乃非常的玄邃〔深奧〕,這些經教,以及諸契經,統歸為雜藏。安處這些佛語,終究都不會有異,因緣本末均為隨順,彌勒菩薩和諸天們,都均稱嘆為善,釋迦文〔釋迦牟尼,釋迦為種族之名,譯為能仁,牟尼為寂靜,為聖者〕所說的經典,乃得以久存於世間。)

(彌勒菩薩乃隨手執起香華,禁不住其歡喜而將它用來散在於阿難的身上。此經真正實在為如來所說的,使阿難尊者尋至〔不久〕會完成其道果!)

這時,尊者阿難,以及梵天所率而來的諸梵迦夷天(梵天,色界初禪天)們,都來會集;化自在天(化樂天,欲界第五層天,能自變化諸娛樂),也和其所率領的諸營從,都來會聚;他化自在天(第六層天,將他天所變化而來的以自娛樂),也和其所率領的諸營從,都來會集;兜術天王(知足天,第四層天),也和其所率領的諸天之眾,都來會聚;艷天(夜摩天,時分天,第三層天),也和其所率領的諸營從,都來會聚;釋提桓因(帝釋天,第二層天,忉利天主),也和其所率領的三十三天眾(忉利天譯為三十三天),都來集會;提頭賴吒天王(持國天,居東方),也和其所率領的干沓和(干闥婆,樂神)等神,都來會聚;毗留勒叉天王(居於南方的增長天),也和其所率領的諸魘鬼神,都來會聚;毗留跛叉天王(居於西方的廣目天)和其所率領的諸龍眾,都來會聚;毗沙門天王(居於北方的多聞天),也和其所帶領的閱叉(夜叉,捷疾鬼神)、羅剎之眾(兇惡鬼神),都來會聚。

這個時候,彌勒大士(菩薩)告訴賢劫中(現在賢劫,為多出賢聖之劫)的諸菩薩們說:「卿等(你們)應該勸勵諸族姓子(善男子)、族姓女(善女人),去諷誦受持增一阿含經的尊法,去廣演流布,使那些天、人們都能受持奉行!」說此語的時候,諸天、世人、干沓和(干闥婆,嗅香,樂神)、阿須倫(阿修羅,非天)、伽留羅(迦樓羅,金翅鳥)、摩睺勒(摩睺羅伽,大腹行,人身,蛇首)、甄陀羅(緊那羅,疑人,人形,頭有一角的歌樂神)等鬼神們,各各都表白而說:「我們大家統統都會擁護那些善男子、善女人,會諷誦受持增一阿含經的尊法,會廣演流布,終究不會使其中絕的!」

那時,尊者阿難告訴優多羅(譯為上)說:「我現在將此增一阿含經囑累於你(交代給你),你要善諷誦讀,不可使其有些漏減!為甚麼呢?因為如果有人輕慢此尊經的話,便會墮落而為凡夫之行。為甚麼緣故呢?因為這,優多羅啊!此增一阿含經乃能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能趣於涅槃大道的品類),以及諸法都由此經而出生的。」(佛在王舍城竹林精舍時,城內有一長者,婦人懷妊,滿十月後生一男兒,端正殊妙,世所稀有,父母歡喜,就立名為優多羅)

這時,大迦葉問阿難說:「云何呢?阿難!增一阿含經乃為能出生三十七道品之教,以及諸法均由於此而出生的嗎?」阿難回答說:「如是!如是!(是的!是的!)尊者迦葉!增一阿含經乃出生三十七道品之教,以及諸法均由於此而生的。且置此事!就是增一阿含經裡面的一句偈當中,便會出生三十七道品,以及出生諸法的。」迦葉問而說:「到底那一種偈裡面會出生三十七道品,以及諸法呢?」

這時,尊者阿難便作此偈回答而說: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凈其意是諸佛教

(所有的惡業,不可以去作它,所有的善行都應該要去奉行;同時要自凈自己的心,這就叫做佛教的教義!)(此為七佛通誡之偈)。

為甚麼呢?因為諸惡莫作就是諸法的根本,便會由之而出生一切的善法。由於生諸善法之故,心意就會清凈。因此之故,迦葉!諸佛世尊對於身口意之行,都常修而清凈的。

迦葉問而說:「云何呢?阿難!增一阿含經,獨出生三十七道品,以及諸法,而其餘計為四阿含經(指阿含經全部),是否也會出生嗎?」阿難回答說:「且置此事,迦葉!在四阿含經裡面之教義的任何一偈當中,都為具足諸佛之教,以及具足辟支佛(獨覺、緣覺,無師而自觀察飛花落葉等,便能覺悟的聖者),具足聲聞(聽佛講四諦法而悟道的聖者)之教的。所以的緣故是如何呢?因為諸惡莫作,為戒具之禁,為清白之行;而諸善奉行,則為心意之清凈;自凈其意,乃為除棄邪念,除滅顛倒;是諸佛教,正正就是棄掉愚惑之想的。云何呢?迦葉!戒清凈的話,其意豈為不凈嗎?意清凈的話,則不會顛倒,由於沒有顛倒之故,愚惑之想就會消滅,諸三十七道品之果,便得以成就,既然成就道果,這豈不是諸法嗎?」

迦葉又問而說:「云何呢?阿難!為甚麼只將此增一阿含經付授給優多羅,而不囑累給與其餘的比丘以一切諸法呢?」阿難回答說:「增一阿含經就是諸法,諸法就是增一阿含經,是同一,而不是有二樣的。」

迦葉問而說:「為甚麼緣故,將此增一阿含經囑累給優多羅,而不囑累給與其餘的比丘呢?」阿難回答說:「迦葉!當知!在九十一劫的往昔之時,有一位尊號為毗婆屍的如來(勝觀,過去七佛的第一位,七佛之傳在於長阿含大本經),為至真(應供)、等正覺(正徧知),出現在於世間。那個時候,這位優多羅比丘名叫伊俱優多羅,當時那一位佛陀乃以增一阿含經之法囑累於此人,使其諷誦讀誦的。

自此之後經過三十一劫之時,又有一位佛陀名號稱做式詰如來(屍棄,頂髻、火首、過去七佛的第二位,)為至真、等正覺。當時,這位優多羅比丘名叫目伽優陀羅,式詰如來也是以此法囑累其人,使他諷誦讀誦的。在其三十一劫的期中,又有一位名號為毗舍婆的如來(毗舍浮,遍一切自在,為過去七佛的第三位),為至真、等正覺,出現在於世間。當時,這位優多羅比丘,名叫龍優多羅,那位佛陀也同樣的以此法囑累於他,叫他諷誦讀誦。

迦葉!當知!在此賢劫當中,又有一位名號為拘留孫的如來(譯為所應斷已斷,為過去七佛的第四位,也是現在賢劫千佛當中的第一位)。為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間。當時,這位優多羅比丘,名叫雷電優多羅,那位佛陀也是以此法囑累給他,使其諷誦讀誦的。在此賢劫當中,其次又有一位佛陀,名叫拘那含牟尼如來(金寂,為過去七佛的第五位,也是現在賢劫千佛當中的第二位),為至真、等正覺,出現於此世間。當時,優多羅比丘名叫天優多羅,那位佛陀又將此法囑累於他,使他諷誦讀誦。在此賢劫當中,其次又有一位佛陀,名叫迦葉(飲光,過去七佛的第六位,為現在賢劫千佛當中的第三位),為至真、等正覺,出現於此世間。那個時候的這位優多羅比丘,名叫梵優多羅,也是同樣的將此法囑累給他,使他諷誦讀誦的。

迦葉!當知!現在釋迦文如來(釋迦牟尼,能仁寂靜,過去七佛的第七位,現在賢劫千佛當中的第四位),為至真、等正覺,出現於此世間時,現在的這位比丘名叫優多羅,釋迦文佛雖然已經般涅槃(寂滅,煩惱永盡的境界,這裡指已離開世間之義),而比丘阿難我,猶然存在於此世間。世尊曾將其法統統囑累於我,我現在又將此法授與優多羅。為甚麼呢?因為當觀察其器,而察知其原本,然後乃授與其法的。為甚麼緣故呢?因為在過去世之時,正在此賢劫當中,有一位名叫拘留孫的如來(所應斷已斷,七佛之四,賢劫千佛之一),為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明行足,天眼等三明與身口意三勝業都具足)、善逝(向善處去)、世間解(了解世出世間的一切)、無上士(最上的人)、道法御(調御丈夫,已調伏諸煩惱)、天人師(天上人間的師父),號為佛(覺者),為眾佑(眾德具足,受人恭敬者),出現於世間。那個時候,有一位國王,名叫摩訶提婆(大天),乃用正法去治化,並未曾有過阿曲之事。其壽命非常的長,為端正無雙(沒有人比他端正),為世間所希有的。在八萬四千歲當中,當童子身時,都自由遊戲無礙(童子期很長之義),八萬四千歲當中,以太子身,而以正法治化,八萬四千歲當中,又用王法去治化天下。

迦葉!當知!那時(有一個時候),世尊遊行在於甘梨園中(庵婆婆梨女所獻的精舍),吃食之後,就如往昔的常法那樣的在於中庭中經行(慢步思義),我在那時,乃為侍者(「我及侍者」,我剛為侍者),而在佛的後面。當於此時,世尊曾經含笑,乃由其口裡放出五色之光來。我看見之後,就趨前長跪而白世尊說:『佛陀不曾妄笑(不會無緣無故的起微笑)。願聽聞佛陀為甚麼會含笑的本末!因為如來、至真、等正覺,終究不會妄笑的。』那時,迦葉!佛陀就告訴我說:『在過去世之時,在此賢劫當中,有一位如來,名叫拘留孫,為至真、等正覺,出現在於此世間。又在於這個地方,為他的諸弟子廣為說法。其次,在於此賢劫當中,又有一位名叫拘那含的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在於此世間。那個時候那位佛陀,也同樣的在於這個地方,為他的諸弟子們廣為說法。其次,在於此賢劫當中,又有一位名叫迦葉的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在於此世間。迦葉如來也同樣的在於這個地方為他的諸弟子廣為說法。』

那個時候,迦葉!我在於佛前長跪而向佛說:『願令釋迦文佛也同樣的在於此處,給諸弟子們具足說法!這個地方便為四位如來的金剛寶座,永恆的不斷絕!』

那個時候,迦葉!釋迦文佛在於那個座處,便告訴我說:『阿難!在往昔之時的此座,乃於賢劫當中有一位國王出世,名叫摩訶提婆。乃至於八萬四千歲之久,都以王法教化國民,訓誡民眾都以道德,經歷很久的年歲之後,便告訴劫比說:如果看見我的頭上有白髮的話,便隨時向我報告。』(叫劫比大臣提醒他已老了。)

那時,那人(劫比)聽王的教令(吩咐)後,又經過數年之時,曾經看見國王的頭上有白髮之生起,便趨前長跪而向大王說:『大王!當知!您的頭上已有白髮了。』這時大王就告訴那人說:『去捉取金鑷來拔我的白髮,然後放在我的手上吧!』那時,那人就受大王的教令,便去執拿金鑷,趨前去拔大王的白髮。

那時,大王看見其白髮後,便說此偈而說:

於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天使已來至宜當時出家

(現在在我的頭上已經生起衰老之徵的耗毛了。天使〔生老病死與刑罰牢獄為五天使〕已經來到了。我應當在於此時出家去修行為是!)

『我現在已經吃過人中之福,(享盡過世間的福報),應該要自勉修持升天的德業,應該剃除鬚髮,穿著三種的法衣,由於信心堅固,去出家學道,去離開眾苦為是。』

那個時候,大王摩訶提婆便告訴他的第一太子,名叫長壽的說:『卿今知否?(你知道嗎?)我的頭上已經生長白髮,我想去剃除鬚髮,穿著三種的法衣,由於信心堅固,而去出家學道,以祈離開眾苦。你如繼承我的王位時,就應以正法治化,不可使其有失,不可有違我的言教,不可造作凡夫的行為!為甚麼呢?因為如有人違逆我的教言的話,便就是凡夫之行為之故。所謂凡夫,都長久的處在於三塗(地獄、餓鬼、畜生,也就是火塗、血塗、刀塗、應為三途)與八難(地獄、餓鬼、畜生、長壽天、北俱盧洲、瘖瘂盲聾、世智辯聰、生於佛前佛後)之中的。』

那個時候,大王摩訶提婆講完後,便將他的王位授與其太子,同時又以財寶賜與劫比大臣。這些事情作完後,便在那個地方剃除鬚髮,穿著三法衣(大衣、上衣、內衣),由於信心堅固,而出家去學道,以祈脫離諸苦惱。在於八萬四千歲當中善修梵行(離開情慾的清凈行),行四等心(四無量心),所謂慈(與樂)、悲(拔苦)、喜(隨喜)、護(舍,捨棄怨親之念)。就這樣的用功之故,在其身壞命終之後,往生於梵天上。

這時,長壽王曾憶記其父王的遺教,未曾有暫舍,而以正法去治化,並沒有半點的阿曲,未經旬日(沒有幾天),便又同樣的得作一位轉輪聖王(最理想的有道的國王),而具足了七寶。所謂七寶,就是: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藏寶、典兵寶,這就是所謂的七寶。又擁有千子,都勇猛而有智慧,能除棄眾苦,能統領四方。

經過一段時期,長壽王也同樣的以前王之法,作出如上面所記的偈而說:

於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天使已來至宜當時出家

(現在在我的頭上已經生起衰老之徵的耗毛了。天使〔生老病死與刑罰牢獄為五天使〕已經來到了。我應當在於此時出家去修行為是!)

『我現在已經食過人中之福(享受過人中的福報)了,應當自勉升天的德行,應該剃除鬚髮,穿著三法衣(1.僧伽梨,眾聚時衣-大衣,2.郁多羅僧,上衣,3.安陀會,中著衣-內衣),以信念堅固去出家學道,祈求離諸苦惱。』

這時,長壽王乃告訴其第一太子,名叫善觀而說:『卿今知否?我的頭上已經長出白髮來了,我想剃除鬚髮,穿著三法衣,以信念堅固。去出家學道,去祈求離開一切苦惱。你紹繼我的王位後,應以正法治化,不可使其有失,不可違逆我的言教,不可以造凡夫的行為!為甚麼呢?因為如果有這種人違逆我的遺言的話,那就是凡夫的行為。所謂凡夫,乃長處在於三塗、八難之中的!』這時,長壽王乃以八萬四千歲的期間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所謂慈、悲、喜、護(舍)的四無量心,在其身逝命終之後,往生於梵天上。這時,善觀王,乃憶記其父王的遺教,未曾暫舍,都以正法治化,並沒有阿曲。

迦葉!你知道嗎?那個時候的摩訶提婆,豈為他人嗎?你千萬不可以作如是之觀。那時的摩訶提婆王,就是現在的釋迦文;那時的長壽王,就是現在的我-阿難是;那時的善觀王,就是現在的優多羅比丘是。都恆受王法,未曾舍忘,也永遠不斷絕。這時,善觀王又興他的父王的遺敕,都以正法治化,不斷絕王的遺教。所以的緣故就是因為其父王的遺教乃難得違逆之故。」

那時。尊者阿難便說偈而說:

敬法奉所尊不忘本恩報復能崇三業智者之所貴

(敬重法,奉承所尊的,不忘棄其根本的大恩,報答其恩。又能崇向身口意的三業〔勤勉於三業之修學〕的話,就是智者所尊貴仰望的)。

我觀察以上的真義之後,乃以此增一阿含經授與優多羅比丘。為甚麼綠故呢?因為一切諸法,皆有所由之故。」

這時,尊者阿難,告訴優多羅比丘而說:「你從前作轉輪聖王之時,不失前王的遺教。現在又以此法相囑累於你,也應不失去其正教,不可作凡夫的行為。你現在應當要知道!如果有違失如來的善教的話,便會墮入於凡夫之地(境界)當中。為甚麼緣故那時的摩訶提婆王,並不得證悟而至於究竟解脫之地呢?為甚麼未得解脫不能至於安隱之處呢?雖然得受梵天的福報,然而猶不至於究竟的。如來的善業,乃名叫究意安隱之處,為快樂無極,為天、人所尊敬,必得涅槃的!因此之故,優多羅!你應當奉持此法,應當諷誦讀念,不可以有所缺漏!」

那時,阿難便說偈而說:

於法當念故如來由是生法興成正覺辟支羅漢道
法能除眾苦亦能成果實念法不離心今報後亦受
若欲成佛者猶如釋迦文受持三藏法句逗不錯亂
三藏雖難持義理不可窮當誦四阿含便斷天人徑
阿含雖難誦經義不可盡戒律勿令失此是如來寶
禁律亦難持阿含亦復然牢持阿毗曇便降外道術
宣暢阿毘曇其義亦難持當誦三阿含不失經句逗
契經阿毗曇戒律流布世天人得奉行便生安隱處
設無契經法亦復無戒律如盲投於冥何時當見明
以是囑累汝並及四部眾當持勿輕慢於釋迦文佛

(對於法,當于思念之故,如來乃由是而生的。法興起時,而能成就正覺,成就辟支〔獨覺〕、羅漢之道。法乃能除棄一切苦惱,也能成就果實。如能念法而不離於心的話,則現在能得果報,在於後世也能享受其果報的。)

(如果欲成佛作祖的話,則應如釋迦文佛之受持三藏〔經律論〕之法,對於三藏的句逗都應不錯亂。三藏之法雖然很難受持,義理也不可窮盡,那就應當誦持此四阿含經,因為誦持四阿含的話,便能斷絕轉生於天人之徑〔道〕。阿含經雖然難以誦持,而經義也不可以窮盡,而戒律也不可使其遺失,因為這是如來之寶啊!禁律也是難以誦持,阿含經也是同樣的道理,應牢固的持誦阿毗曇〔對法,論〕,便能降伏外道的法術。要宣暢阿毗曇,而其義也同樣的難以誦持,那就應當誦持三阿含經〔增一與其它三阿含〕,不可失棄其經的句逗。)

(契經、阿毗曇、戒律〔經律論三藏〕,流佈於世間,天人得以奉行的話,便能往生於安隱之處。假如沒有契經,沒有法〔指阿毗曇,對法,論〕,又沒有戒律的話,就如盲目之人投入於冥(黑暗)那樣,這,到底甚麼時候當會見到光明呢?將此道理囑累於你,並及於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應該好好的受持,千萬不可以輕慢,釋迦文佛的教訓!)

尊者阿難說此語之時,天地則起六反(動起涌,震吼覺)的震動,諸尊神天在於虛空中,手執天華,散在於尊者阿難的身上,以及四部的大眾。一切的天、龍、鬼神、干沓和(干闥婆,嗅香,樂神)、阿須倫(阿修羅,非天)、加留羅(迦樓羅,金翅鳥)、甄陀羅(緊那羅,疑人,頭上有一角)、摩休勒(摩睺羅伽,大腹行,人身蛇首,以上為天龍八部)等眾生,都懷著歡喜,而感嘆說:「善哉!善哉!尊者阿難!你所說的上中下言(首尾中間一切言辭),都沒有不善,對於法應當要恭敬。誠如所說的,諸天、世人,都沒有不從法而得以成就的。如果有人行惡的話,便會墮入於地獄、餓鬼、畜生!」

那時,尊者阿難,在於四部眾當中,作獅子吼,勸化一切的人,叫人都要奉行此法。那個時候,座上有三萬位的天、人,都得法眼清凈(如實而觀察萬物的真相的心眼。)

那時,四部之眾,以及諸天、世人,聽尊者所說,都歡喜奉行!

十念品第二

概要:本品敘述修持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念休息(念靜止)、念安般(念呼吸)、念身(念肉體之無常)、念死等十念法,由之而能成就神力,去諸亂想,而得沙門之果,也就是能證涅槃。

【一】(念佛。憶念佛陀的大慈大悲,和無量的功德,而致於成就涅槃)。

聞如是(我們聽佛所講過的確實是如是:)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你們應當修行一法,應當廣演傳布一法。如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變化不思議),便能除去眾亂之想,而逮得沙門果(將證悟的階段分為四沙門果,1.預流果2.一來果3.不還果4.阿羅漢果),能自致於涅槃(寂滅,解脫生死輪迴)。那一法呢?所謂念佛(憶念佛陀的慈悲)是。應當要善於修行,應當要善於廣演流布。這樣去作的話,便能成就神通(成就道果後,自然會有能力發出神妙不可思議之力來),便能去除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念佛的一法,應當七貫演傳布念佛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的修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二】(念法。憶念佛陀所說的三藏十二部經,為能利益一切眾生的功德,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就是如是的: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如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去除諸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法(憶念佛陀所說的一切法,均為具有利益大地的一切眾生的功德)是。應當要善於修行念法之行,應當要廣演傳布念法的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去除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修念法的一法,應當廣演傳布念法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三】(念眾,念僧。憶念僧伽乃具足戒定慧,能為世間的眾生,作為良好的福田的功德,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就是如是的: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如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去除眾亂想,而能獲得沙門果,而白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眾(憶念僧伽乃具足戒定慧,能為眾生作福田的功德)是。應當要善於修行念僧,應當要廣演傳布念僧的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除棄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修行念僧的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念僧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四】(念戒。憶念戒行有大的勢力,能除眾生的諸煩惱,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都是如是的:

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如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除去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戒(憶念戒行為有大的勢力,能棄除眾生的煩惱)是。應當要善於修行念戒的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念戒的一法。如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除去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要修行念戒的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念戒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五】(念施。憶念布施有大功德,能除棄眾生的慳貪,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就是如是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廣演傳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除去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施(憶念布施有大的功德,能除眾生的慳貪)。應當善於修行念施,應當要廣演傳布念施之法。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除去眾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修念施的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念施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士應當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六】(念天。憶念三果的諸天,都因往昔修戒、布施的善報,而得此樂報的,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妙力,便能除去諸亂想,而獲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天(憶念三果〔不還果〕的諸天都由於修戒、修施的善根,而得此樂報的)是。應當善於修行,應當要廣演傳布。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除去諸亂想,而獲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念天的一法,應當要廣傳流布念天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七】(念休息。念寂靜,止息隨念,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都同樣的聽到如是之法: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除去諸亂想,而獲證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那一法呢?所謂念休息(念寂靜,所謂止息隨念,而念靜止)是。應當要善於修行,應當要廣演傳布。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去除諸亂想,而能獲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寂靜。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念休息的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念休息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八】(念安般。所謂數息觀、也就是觀念呼吸,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都同樣的這樣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要修行一法,應當廣演傳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除滅諸亂想,而獲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那一法呢?所謂念安般(觀念呼吸,長息則知長息,短息則知短息,而念呼吸)是。應當善於修行,應當廣演傳布。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去除諸亂想,而獲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一法,應當要廣演傳布一法。像如是,諸比丘們!應當作如是的學習!」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九】(念身。念吾人之身的發、毛、爪、齒等,到底是從何而來?為誰所造?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所聽到的就是如是: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修行一法,應當廣傳流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除去諸亂想,而逮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那一法呢?所謂念身(念吾人的肉體的一切,其來龍去脈,均為無常)的。應當善於修行,應當廣演傳布。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去除諸亂想,而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念身的一法,應當廣演傳布念身的一法。應該要如是的,諸比丘們!當應作如是之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都歡喜奉行!

【一O】(念死。念人身終皈都會死而不忘,而致於成就涅槃)。

結集者的我們都像如是的聽過的:有一個時候,佛陀住在於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之時。

那個時候,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應當修行一法,應當橫演傳布一法。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便能除去諸亂想,而獲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那一法呢?所謂念死(念人在一切時中,有身必有死,而不忘)是。應當善於修行,應當廣演傳布。這樣的話,便能成就神通,而有妙力,便能去除諸亂想,而得沙門果,而自致於涅槃。因此之故,諸比丘們!應當修行念死的一法,應當廣演傳布念死的一法。像如是的,諸比丘們!應當要作如是之學!」

那時,諸比丘們聽佛所說後,都歡喜奉行!

(結頌如下:)

佛法聖眾念戒施及天念休息安般念身死念在後

(1.念佛、2.念法,與3.聖眾之念〔念僧〕;4.念戒、5.念施,以及對於6.天之念〔念天〕,7.念休息、8.安般念〔念安般,念呼吸之息〕,9.念身,10.死念〔念死〕乃在於最後之一經。)

增一阿含經卷第一完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